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殭屍來了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阿福很膽小,很怕殭屍,但殭屍只會出現在電視或電影上,而且是虛構的人物,劇情再怎麼驚聳恐怖,只要拿起遙控器按下靜音,殭屍就不再鬼吼鬼叫,或者拿起小靠枕遮住不看他,就不會那麼恐怖了。但在廁所窗外的殭屍是怎麼回事?怎麼沒乖乖待在電影裡頭,竟然活生生站在眼前?
更恐怖的是阿福還聞得到殭屍的千年口臭,嚇得他只好半夜拉爸爸起來看殭屍,爸爸卻什麼也沒看到。
沒想到殭屍來了之後,阿福的運氣變好了,去大賣場刮中頭獎液晶電視,寄明信片去摸彩也抽中一萬元的儲值卡,殭屍還會懲罰欺負他和爸媽的壞人。
但是每到晚上,殭屍便如影隨形跟在他身後,讓膽小的阿福變成很神經質,晚上不敢關燈睡覺,跟爸媽求救,也沒有用,他們只會說他電視看太多了,到底殭屍跟著阿福有什麼目的?要怎樣殭屍才會消失呢?
顏志豪

拿起筆時,我是神,也是鬼。放下筆時,我是人,還是個手無寸鐵的孩子。現就讀於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博士班。
曾獲國語日報牧笛獎、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秀威青少年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童話組、吳濁流文藝獎兒童文學類、大墩文學獎兒童文學類、童話類、海洋文學獎童詩類、林君鴻兒童文學獎童詩類等。在國語日報週刊有專欄連載,作品「種子」入選九十九年度童話選。已出版作品有:《變色羊不吃青菜》、《送馬給文昌帝君》、《一個傻蛋賣香屁》。

李偉文(少兒文學名家):
這本《殭屍來了》生動幽默,從電影跳出來的殭屍不但與寂寞的阿福交上朋友,跟在身邊還能帶來福氣,懲罰壞人,大快人心。故事節奏明快,對白極為真實爆笑,簡直可以直接拍成電影,是一個難得的有趣又感人的精彩故事。

黃秋芳(少兒文學名家):
從《暮光之城》引領出來的一片「吸血鬼熱」裡,喚醒東方吸血鬼的殭屍記憶,復古中摻進敦實溫厚的本土熱,呈現一種雋永的「時間之輪」的存在感,反覆循環而又不斷往前滾去。

王宣一(少兒文學名家):
雖然殭屍不是什麼新鮮的題材,但是這本書裡面卻把殭屍這個元素卡通化了,讀起來一點也不可怕,反而覺得有趣。更厲害的是,在寫到主角的父母親,一對市場小攤販,描述得活靈活現,有一點點平凡和一點點滑稽,非常寫實,彷彿就是生活在我們周遭的那些人物。

1.

深夜時分,殭屍來了,他照樣坐在阿福的床邊,阿福趕緊拉起棉被,躲在裡面,直到睡去。
幾天前,小鎮裡面的一個商人賺了大錢,為了酬謝土地公,便僱請露天電影酬神,準備在晚上的時候,播放電影給神明看。他非常後悔,跟著老媽去看了那場電影,若是不去看的話,殭屍就不會來了。
晚上的露天電影,只有神明自己看,多無聊,當然鎮民的老老少少,老早就集合在這小小的土地公廟,等待著冬夜電影。
冬天的晚上,寒風咻咻的吹,吹得大榕樹的樹葉,窸窸窣窣的響著,鬧著。
少了夏夜知了的歌唱,冬夜的土地公廟顯得格外清冷,不過現在土地公看到鎮民都來了,百般熱鬧,可笑得合不攏嘴。
播放電影的阿伯,在土地公廟前面的小台子前,挖了一大片的空白,等會,所有的演員將會在這個空白裡面,演出一齣好戲,娛樂觀眾,當然還有土地公。
台子的兩側擺著直立式的黑色大喇叭,台子正前方的大約十公尺的地方,則架起差不多一個人高的播映機,阿伯將黑膠卷放入,電影準備上映。

鎮民紛紛找到適當的位置,擺著帶來小板凳,坐了下來。
直到大喇叭的音響出現,鎮民的聲音才逐漸被消音,取而代之的,是屬於電影世界裡傳過來的說故事聲。
那片被挖出的空白,慢慢被故事所填滿。
電影的開頭是跳加官,祝福鎮民,也向土地公致敬。
接下來,斗大的四個字:殭屍來了。填補空白的螢幕。
本片開始。
膽小的阿福,看到殭屍兩個字,頭皮一陣發麻,他挪了挪小板凳,讓小板凳離老媽再靠近一點,他最怕殭屍了。
老媽笑在心裡。
電影的情節其實很簡單:
有一個神祕的老爺爺,深居簡出,幾乎不與人來往,行事相當低調,村民都喊他一聲:福爺。因為他是個受福神眷顧的人,總是有著超乎常人的運氣。村中貪汙欺民的惡知縣,耳聞福爺的事蹟後,希望透過他的好運氣,幫助他賺進大把銀子,但是福爺就是不肯,最後福爺就被知縣陷害枉死。
在世上,福爺並無任何的親人。他的後事,在許多受過福爺恩惠的村民合力幫忙之下,簡單處理,就草草埋葬。

令人津津樂道的是,這些幫忙福爺處理後事的村民,在過了幾年後,竟然個個都發達起來,賺了不少錢。因此,村間就謠傳著:那是福爺顯靈,報答他們的仁心。
甚至更有謠傳,在福爺的身上,總是配戴著一個玉珮,從不離身,若是能得到,就能終生享受著榮華富貴,擁有無盡的福氣。
知縣耳聞此事,動了心,發令深夜掘墓,勢必取得玉珮。
那是個農曆十五號的夜晚,月亮正圓,當棺木被挖開時,一片月光灑滿福爺,福爺被照得晶晶亮亮,令人吃驚的是,福爺的屍身竟然沒有腐化。
原來,福爺的冤氣遲遲停留在屍體未散,久而久之,就成了陰屍,也就是殭屍。
幾年間,長長的獠牙,更是嚇人。
知縣看到福爺的模樣,雙腳疲軟,連站都站不穩,一片噁心和暈眩。
在知縣仍舊處於不知所措之際,福爺突然睜開血恨大眼,殺氣騰騰,他立起雙手,跳出棺材。所有的小卒見狀,早都已經逃得無蹤影,知縣的腳更軟了,像兩根沾了豆漿的濕油條。

福爺一把就將知縣架了過去,吸血。
知縣身體抖了幾下,死了。
之後,殭屍開始往觀眾跳著,跳著。
殭屍看了螢幕外的阿福一眼,就朝著阿福跳了過來。
殭屍離阿福愈來愈近,愈來愈近。
蹦蹦,蹦蹦,蹦蹦。
殭屍竟然跳出了螢幕。
啊~~~媽呀。
阿福大叫,暈倒了。
阿福醒來之後,殭屍竟然沒回到電影裡面,而是大喇喇的在真實生活中,跳著。天啊!這該怎麼辦是好,看了一下時間,電影早已結束,代表著殭屍也回不去了。
這可是阿福始料未及的,孰能料想到自己的生命當中,有殭屍的角色出現參與,不可能的。
雖然他恐懼可怕的殭屍,但畢竟殭屍只會在電視,或者是電影上出現,是個虛擬的人物;就算他再怎麼樣恐怖,也不會跳出來掐你的脖子,吸你的血,頂多在螢幕裡面,裝聲作勢,嚇嚇你而已!

儘管劇情驚悚,搭配可怕的音效和配樂,通常嚇得阿福屁滾尿流,但是儘管再怎麼可怕,阿福總是可以拿起遙控器,若要殭屍不要鬼吼鬼叫,就按下靜音。
或者,若是阿福還是覺得殭屍的鬼吼鬼叫雖然可怕,但是還滿過癮的!他也可以拿起沙發上的小靠枕,遮住不看他,畢竟他不會跑出來吸血,讓你變成殭屍。
不過,阿福萬般也沒想到,殭屍竟然不在螢幕裡面,乖乖做他的殭屍,而是活生生的跳出螢幕,跳到他的眼前,觸手可及的殭屍。
剛開始,阿福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差點摘掉自己的眼睛,以為自己的眼睛壞了。
但是,一天過了,殭屍還在。兩天過了,殭屍還在。三天過了,直到現在殭屍還在,阿福也清楚知道自己的眼睛並沒有壞掉,他死心了,雖然不願意面對,但他知道殭屍真的來了。
雖然殭屍都離他遠遠的。

「媽,我的頭殼好像壞掉了。」阿福說。
「你到現在才知道喔!又發生什麼事了?」
老媽邊說邊拖地。
「我看見殭屍。」
「喔。」老媽相當冷靜,「然後呢?」
阿福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老媽的問題,索性回答:「就很恐怖。」
「那你應該在他的額頭上貼張符咒,不然就暫時停止呼吸,電視不都是這樣演的嗎?」
不過,一直要到發生那件事,阿福才知道老媽的建議,不是胡亂說說而已。
那是在看完電影,殭屍跳出來後不久的晚上。
因為阿福在睡覺前,喝了太多的飲料,導致在睡夢當中,尿意愈來愈濃,過了不久後就淹滿阿福的小腦袋瓜。小腦袋瓜即時發出警訊:若是再晚一分鐘,將有下列的情況:第一、尿褲子。第二、膀胱炸裂。當然這兩種狀況,都會有不小後遺症,理智迫使阿福還是掙扎起身。
他勉強睜開眼睛,不過睡蟲貪睡在阿福的眼皮上,壓得他的眼皮再度闔上,可是尿意可不會因而退縮,再次緊壓膀胱,膀胱的壓力已經到達臨界點。
阿福這次真的醒了,確實的睜開眼睛,掀開棉被,快步衝到廁所去,等待解脫。
「喔~~~~真是舒服!」充滿龐大壓力的膀胱,終於得到紓解,阿福一副春風的表情。

他吹起口哨,索性往旁邊的窗戶一看。
有時候,真的要聽老媽的話,晚上的時候,不要隨便亂看。
不看還好,這一看,可不得了!
眼前所見,是一雙自然不過的煙燻眼妝,再往下看,是一對驚人的鋒利獠牙,還可隱約聞得到口臭。
阿福的嘴巴張得老大。
這不是殭屍嗎?
殭屍給了阿福一個微笑。
阿福的嘴巴張得更大了。
阿福轉頭想逃,但是他可還沒尿完,這尿可不能說不尿就不尿,就像土石流一樣,一旦開始,就得洩到完,才肯停止。
殭屍的臉與阿福的臉,僅僅相隔拳頭般的小距離。
縱使之前殭屍老是跟著阿福,但絕沒有像現在那麼靠近過。
阿福隱隱還聞得到殭屍口中的口臭,猶如千年餿水在他的口中細細發酵得到的甘醇死老鼠味。

殭屍不肯罷休,他嘗試再把頭往窗子裡面鑽。
阿福下意識的立即停止呼吸。
一來是為了不再聞到可怕的驚人惡臭,二來是為了避免殭屍吃掉自己。
阿福一邊憋氣,一邊緩慢的把頭盡量撇到另一邊去,試圖離殭屍遠一點。
尿依舊汩汩流著,要快也快不動。
不過說也奇怪,阿福一憋氣,就好像穿了隱形衣,殭屍因為找不到阿福,而不斷的東張西望。
阿福心裡嘀咕著,原來電視上演的,暫時停止呼吸能讓殭屍找不到你,是真的。
畢竟阿福的肺活量有限,剛剛倉皇的一口氣,不足以讓他能安然尿完。
他忍著,就快要尿完了,可是實在已經到達臨界點,阿福忍不住再哈一口,那鮮甜的空氣。
這下可不得了!
這口驚為天人的吸氣,幾乎要把廁所裡面的空氣全部吸光;當然這舉動立刻驚動殭屍,他張開血盆大嘴,尖銳的牙齒,蠢蠢欲動,面前可是熱騰騰的新鮮嫩血。
「啊~~~不要過來。」阿福叫著。
尿仍然持續溫熱流著,源源不絕。
阿福趕緊再暫時停止呼吸。
殭屍又將頭縮回窗外。

好不容易,最後一滴尿,終於落入馬桶,響亮的一聲──叮咚。
宣告阿福可以穿回褲子,恢復自由之身,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他第一時間就決定,前往老爸與老媽的臥室。
「媽,媽~~~」阿福搖晃著熟睡的老媽。
「是誰啊?」老媽的聲音很小,只見嘴巴微微的顫動,就像是水族缸裡面的金魚一樣,而她的眼睛根本懶得睜開。 
「我是阿福。」
「你半夜不睡覺,找我幹嘛?」
「媽,有殭屍。」
「是吼!」老媽的眼睛仍舊沒有睜開,「好,媽明天炒給你吃。」
「炒什麼?」阿福摸不著頭緒。
「你不是要吃薑絲炒大腸。」
「吼,不是啦!」阿福有點生氣:「是電影裡面會跳的殭屍。」
「那你拿一張符仔,貼在他的頭,他就不會跳了。」老媽說:「好啦,不要吵老媽了,我明天還要早起,趕緊去睡。」
「媽,真的有殭屍。」
「阿福,希望你不要挑戰我的極限。」
對於老媽的冷漠,阿福只好移轉戰場。
阿福搖著老爸。

「怎麼了?」老爸睜開眼睛。
「爸,有殭屍。」
「在哪裡?」
阿福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為了讓老爸信服,他帶著老爸到廁所去。
「在哪裡?」老爸再問。
「他剛才真的在那裡。」阿福指著廁所裡的窗戶,詳詳實實的把他遇到的整個過程,說了一次。
但是窗戶外,只有簌簌的冷風,和搖曳的樹影,連個鬼影都沒有,殭屍影就不必說了。
老爸瞪了阿福一眼。
阿福避開老爸的憤怒眼神,低著頭說:「剛才真的有啊。」
「我以前都不知道,你那麼會說故事。」老爸看著阿福說。
阿福覺得老爸根本放錯重點,一時語塞。
「好啦!我明天還要工作,你也趕緊去睡覺。」
老爸走回臥室。
只留下阿福待在被冷風霸占的廁所。
阿福提起勇氣,再次往廁所的小窗戶外,探了探頭,殭屍果然不見了。
現在連阿福都覺得,是不是自己眼花,太過於敏感所致。
他搔搔自己的頭髮,睡蟲再度爬上他的眼皮,阿福打了一個大哈欠。
阿福心想:算了!睡覺要緊。
在夢中,殭屍死命追著阿福,無論阿福躲到哪裡,殭屍就是有辦法找到。
阿福與殭屍的初次面對面,沒有好的印象。

★ 第二十一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評審獎作品
★ 少兒文學名家李偉文、黃秋芳、王宣一聯合推薦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