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晴天就去圖書館吧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書是通往新世界的門扉,
書是開啟新世界的鑰匙。

茅野?(?在日文中有書籤的涵義),是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女生,父母親在她很小時已經離異,她與母親同住。她的媽媽是報章雜誌的編輯,也為地方小報撰寫專欄。她的父親則是一位作家。或許因為這樣的緣故,小?最大的興趣就是看書,經常到雲峰市立圖書館借書、看書,並把在圖書館館員的表姐美彌子當成偶像。
故事由五個短篇事件組成,描寫主角小?在圖書館中遇見不同的事件,嘗試從中抽絲剝繭,找出謎題的解答,或是解決遇到的問題。
綠川聖司(Midorikawa Seiji)

日本大阪人。大學時了解到圖書館的樂趣後就沉溺其中,而後想到以圖書館為舞台寫作推理小說。初出茅廬,便在2003年以本書獲得第一回日本兒童文學者協會長編兒童文學新人獎佳作,本書同時也是作者的第一本單行本作品。作者亦曾以「湯川聖司」筆名發表短篇推理作品,作品多收錄於日本推理作家推理小說年鑑、各家文庫等中。

譯者 
王華懋

熱愛閱讀,嗜讀故事成癮,尤其喜愛推理小說與懸疑小說。現為專職譯者,譯有《白色巨塔》(合譯)、《華麗的喪服》、《無止境的殺人》、《夏天煙火我的屍體》、《完美的藍》、《鐵鼠之檻》、《惡人》、《今昔續百鬼:雲》、《詐欺師與空氣男》、《盜夢偵探》、《黑蜥蜴》、《共讀繪本,教出全人格的孩子》等作品。

名家推薦 

以淡淡推理小說味道,寓「圖書館利用知識」於兒童小說中,傳達家庭教養和責任、性別偏見、地方歷史等議題,並鼓勵孩子勇於表達自我、自我負責,也為讀者開啟了一扇圖書館知識之門。
──前國家圖書館編審 王岫

本書描述圖書館中發生的故事,表現出人與人、人與書間濃郁情感;圖書館不再只是提供借閱書籍和閱讀的地方,更可以讓歷史在其中串流、讓人獲得心靈療癒的地方。所以,不只是「晴天就去圖書館吧」,雨天去應該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新北市板橋國小圖書館閱讀教師 江福祐推薦

在綠川聖司筆下,圖書館是全民共享資源的園地,是人們心靈生活的補充劑,更是充滿著等待讀者一同挖掘奧祕的寶庫。打開書,所有的趣味故事正等著你呢!
──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館長 呂春嬌推薦

以淺白順暢的文字,透過讀者之間、館員與讀者之間的互動,探討單親、責任、性別、戰爭等議題;穿插圖書館運作、禮儀、歷史介紹;在輕鬆有趣的閱讀歷程,讓孩子學習觀察及解決問題的方法。
──國家圖書館館長 曾淑賢推薦

小?及她的朋友環繞著圖書館的生活故事,帶領大家認識圖書館;在這本書中的圖書館溫柔敦厚、讀者通情達理,這才稱得上圖書館存在的價值。
──臺南市立圖書館館長 葉建良推薦
(依姓名筆畫排列)

推薦序 
寓「圖書館利用知識」於兒童小說中
文/前國家圖書館編審 王岫

在三十年的圖書館員生涯中,我總覺得圖書館員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在推展圖書館資源的使用,並搭起讀者和圖書資料間的橋樑。而這項任務,除了日常在圖書館的工作中呈現外,對於許多從來不進或不常到圖書館的讀者而言,他們需要更多的報導、啟發或潛移默化,才能認識圖書館的好處,而樂於走進圖書館。

讀到綠川聖司「晴天圖書館」系列的兒童小說《晴天就去圖書館吧!》和《圖書館的小奇蹟》時,我感到很驚喜!這就是我認為推廣兒童認識圖書館的最好方式之一──以孩子喜愛的精采故事情節發展書寫成兒童小說,在內容中巧妙的穿插、安排許多圖書館設施和資源的介紹及圖書館的使用……等等知識,讓孩子在閱讀小說的情境裡,無形中就認識圖書館的功能和利用方法了,這對他們的未來將受益無窮。
《晴天就去圖書館吧!》和《圖書館的小奇蹟》每本書都由五個短篇故事組成,每篇故事人物和情節,都有延續性,但也有其獨立性,可以分別閱讀,這顯示作者花了相當多功夫在鋪陳小說的組織和發展。

兩本書都帶有淡淡推理小說的味道,描述主角──小?──一位喜愛閱讀又熱愛圖書館的五年級小女生,在家鄉的公共圖書館遇見不同的懸疑事件,需要她和同學,及圖書館員表姊一同努力去解開迷題的。小說中各章出現的人物,在傳達現代家庭和社會的許多問題,如單親孩子、離婚夫妻、家庭教養和責任、性別偏見;也有二戰留下的戰爭後遺症及地方歷史等描述;也有一些是在討論孩子勇於表達自我、自我負責的議題。

小說的吸引人閱讀和傳達主題的功能都有了;難得的是,故事又寫得如日常生活化般的通俗;雖有推理小說的味道,卻也不是令人撲朔迷離般的曲折難解,很容易閱讀。最讓人敬佩和高興的當然就是書中不時穿插的圖書館利用和圖書閱讀的介紹,如電子書、書籍的排列、檢索知識、借書過期的問題、圖書館收費問題、參考服務、修書、成本等等現代圖書館的運作模式,也有圖書館員的工作及在圖書館應有的禮儀;同時也介紹有趣味或特色館藏分類等,在書中都能在小說情節中介紹給孩子了,雖是入門常識,但對小讀者而言,已算是開啟了一扇圖書館知識之門了。

6序章
9第一章 魔女的書之謎
一個三歲的小女孩指著高年級才看懂的文字小說,說:「這是我的書。」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三歲小女孩會自己跑到圖書館來,還會一直說媽媽是來圖書館工作的。而且,轉眼間又跑不見了。小女孩的媽媽到底是誰?是來圖書館工作,卻又不是圖書館員?不識字的三歲孩子又怎麼可能看懂小說呢?

47第二章 古老的書之謎
安川同學家有一本逾期六十年的書,他想歸還,卻又怕被罰錢。但是,雲峰市立圖書館最有名的就是,除了影印費之外,是不收取民眾任何費用的。這本書的借期是安川同學年紀的六倍耶!而且,那時候雲峰市立圖書館應該也還沒有設立吧?到底那又是怎樣的一本書,會讓人借了六十年了,才想要歸還給圖書館呢?

77第三章 濕掉的書之謎
還書箱被惡作劇,倒進了泥水。但奇怪的是,這一次的濕掉的書中還夾雜著河邊的小草。到底誰是兇手?對愛書的小?而言,可是怎麼樣也想不通,怎麼會有人刻意這樣惡作劇啊!

111第四章 消失的書之謎
小?想要介紹一些自己覺得不錯的奇幻作品給同學讀。但怎麼樣也找不到顯示在架上的書。原來是因為圖書館有一批書失竊了。小?和同學扮起偵探,想要找出兇手到底是誰,便在圖書館裡「監視」起讀者來了。但卻馬上被美彌子表姊制止了。小?想了很久,才找出失竊的書的共通點。但是,該怎麼找回那一批書呢?偷書的人,又為了什麼理由偷書呢?

157第五章 終章也是序章
圖書館館長邀請了知名作家關根要先生來演講。因此圖書館裡顯得有些熱鬧,甚至還有小孩子在圖書館裡吵鬧,但父母卻在旁邊充耳不聞。小?鼓起勇氣制止小孩子的吵鬧,小男孩的母親卻不理會小?,只是輕輕的嚇唬了孩子而已。此時,關根要先生卻出面教訓了孩子的母親。而小?在一旁害羞了起來,也覺得這個關根要先生似曾相似呢。他是……

序章

「外頭天氣那麼好,小孩子都應該去外面玩!」
每回碰上大晴天,大人總會這麼說。
但聽到這樣的話,我總是感到納悶。
為什麼大人老愛認為所有的小孩都一樣呢?
沒錯,有些小孩喜歡在外頭玩,但有些小孩卻認為待在家裡打電動比較開心;有些孩子甚至只要有音樂聽,不管人在哪裡都會覺得很高興哩。說不定,也有一些孩子就是喜歡下雨天出門散步呢!

像我就最喜歡看書了,我覺得一本書就是一個世界。只要翻開書的封面,就能看見一個個未知的嶄新世界。
所以對我來說,收藏書籍的圖書館就像通往無數新世界的門扉。
好多書我都想要看,而且在我看書的時候,世界各地也有好多人正在創造新的書。如果只有下雨天才看書的話,怎麼可能讀得完呢!
所以我要大聲主張:
「晴天就上圖書館吧!」

第二章  古老的書之謎

「茅野,聽說你表姊在圖書館工作?」
我轉頭看到同班的安川同學提著書包站在那裡。
「嗯,是啊,怎麼了嗎?」我困惑的問。
「我有問題想請教她。」安川同學口氣冷冷的說。
我跟安川同學是升上五年級才同班的,這是我們第一次說話。
「什麼事呢?如果是我知道的……」
「嗯……」明明是自己來問的,安川同學卻顯得遲疑。
過一會兒,他才下決心抬起頭來問:
「如果超過期限才還書,會怎麼樣嗎?」
「什麼叫會怎麼樣?」我不解的回問。

「就是……會不會被罰錢那類的啦。」安川同學的語氣有點不耐煩。
「怎麼會?」我笑了。「不會被罰錢啦。不過可能會被念一、兩句吧。」
我聽美彌子姊說過,有些圖書館比較嚴格,可能會懲罰逾期還書的人在一定期間內不能借書,不過雲峰市立圖書館就只是叮嚀「下次要記得在期限內歸還」而已。
「這樣啊……」
安川同學露出了鬆口氣的表情,但他馬上又把臉沉了下去。
「可是如果是過了很久、很久才還的話,會怎麼樣?」
他特別強調「很久、很久」。

「怎麼了?你有過了很久都沒還的書嗎?」
我也曾有幾次超過期限才還書,不過最久也只過了三天而已。去年夏天,我沒注意還書期限快到了,還跑去參加三天兩夜的旅行。
「如果你擔心,我可以幫你還。」
不過這樣一來等於轉手又借人,並不是很恰當,借書人最好還是親自歸還。不過,只要馬上把書拿去還就沒事啦,但安川同學還是搖搖頭說:
「不、不用了。我自己還就好了。」
他把書包掛上右肩,就要離開教室,我趕緊叫住他:
「安川同學,你到底逾期多久呀?」
安川同學在門口停下腳步,轉過頭來低低說了句:
「大概六十年吧。」
說完,安川同學就快步離去了,只剩我瞠目結舌的站著。

「六十年?」
當天晚上吃過飯後,媽媽喝著咖啡聽我說話,眼睛睜得老大。媽媽的媽媽也就是我的外婆,今年才五十八歲而已。如果安川同學說的是真的,那麼他是在我外婆出生前就借了書沒有還。
「小?,你會不會被同學捉弄啦?」媽媽忍不住問。
不難想像她會這麼想,因為連我自己也都半信半疑。
「可是,」我嘟著嘴巴說。「安川同學的表情並不像在撒謊啊。」
「安川同學是什麼樣的人呢?」
「唔……」

我想起安川同學的臉,他的個子比我矮一點,上課時會戴上眼鏡。我不知道他的功課好不好,但他很會畫圖。他總是跟竹澤還有矢鳴一起玩,下課時都在外面踢足球。
關於安川同學,我知道的就只有這些。他不像是會開那種玩笑的人。
聽我說完,媽媽又接著說:
「唔,就算真的逾期六十年沒還,應該也不會是安川同學借的吧……」
「啊,對耶。」我恍然大悟的叫了一聲。
「那是當然的。」媽媽笑了。「這應該是安川的爺爺或奶奶借的吧。這樣時間上也比較吻合。」
「搞不好還是從倉庫裡挖出來的。」我說。

聽我這麼說,媽媽笑著說「是啊!」,然後納悶的問:
「六十年前就有圖書館了嗎?」
關於這一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明天去問問美彌子姊。」
明天是星期六,美彌子姊應該是晚班。晚班的人在傍晚時有四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我打算在那個時候去找她。
「嗯,你表姊應該會知道吧。」
「六十年啊……我記得圖書館的館長也才五十多歲。這麼一想,六十年真的是好長的時間呢……」媽媽有點感慨的說著。
圖書館館長叫立石先生,是個有點胖胖的男士。有時候我會在圖書館碰到他,他總是笑咪咪的。

「倒是……」媽媽突然探出身子來問。「那本逾期六十年沒還的書,究竟是什麼書呀?」
「啊……」
我這時才想到,我忘記問書名了。不過那麼久以前的書,就算聽到書名我應該也不曉得,但還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下次遇到安川同學,我再問問他。」我把剩下的紅茶喝完說。
媽媽笑著叮嚀:「別忘囉。」

「六十年?」
美彌子姊一聽到我的話,馬上出現和媽媽一樣的反應。她們的外表看起來不是很像,但不愧是親戚,吃驚的表情簡直一模一樣。說不定我吃驚時也是那種表情。
美彌子姊沉思了一會兒後問:「你會不會是聽錯了?」
「應該不是。」我搖搖頭。
「因為我問他:『到底逾期多久?』安川同學回答:『大概六十年。』不可能聽錯才對。」
「唔……」美彌子姊歪著腦袋苦思。
「怎麼啦?這麼嚴肅。」
突然聽見和藹的嗓音伴隨著一股清爽的香味而來。
「我的表情很嚴肅嗎?」美彌子姊紅著臉問。
老闆把茶端到我們前面,用長滿白鬍子的嘴巴說:
「眉毛都連在一起囉。」
「哎呀。」美彌子姊趕緊揉揉眉間。
老闆笑著說:「好了,這樣就不嚴肅了。兩位請慢用。」
他禮貌的鞠個躬便回櫃台了。

星期六傍晚,我和美彌子姊來到圖書館旁邊的小咖啡廳「油燈亭」。
「油燈亭」本來是一家煤油燈專賣店,但現任老闆把它改裝成咖啡廳。店
內仍擺飾著各式各樣保存良好的煤油燈,是老闆的父親一個手藝高超的煤油燈師傅的作品。
在喜愛的咖啡廳喝著美味的茶,讓我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大人。
「六十年啊……」美彌子姊一邊用湯匙攪拌著俄羅斯紅茶,一邊輕聲說著。「好期待喔。」
「期待什麼?」我模仿美彌子姊,慢慢攪拌玫瑰茶。
「期待安川同學來還書啊。安川同學說他要親自來還,對吧?」
「嗯。」我想起那天安川同學的樣子,笑了起來。

「安川同學在擔心超奇怪的事喔,他問如果逾期太久沒還,會不會被罰錢?」「怎麼會?」美彌子姊面帶微笑,有些得意的說:「我們圖書館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全館不收費;圖書館只會收取影印費而已。」
的確,我認為上圖書館是個很划算的主意。借書當然不用錢,而且還有CD和影片,大廳甚至有免費的飲水機呢。
「對了,美彌子姊。」我想到媽媽的疑惑。「六十年以前就有這座圖書館了嗎?」
當美彌子姊正要開口時,另一頭傳來了回答:「六十年前就有囉!」
我們轉頭望去,老闆正堆滿笑容、在櫃台裡擦著杯子。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偷聽的,只是無意間聽到你們的對話。」
「真的從那麼久以前就有了嗎?」我激動的問。

「我也是聽我父親說的。據說圖書館是昭和(註:日本以前的年號,期間為一九二六年至一九八九年。)初年成立的喔。」老闆繼續擦著杯子說。
坐在門口附近的客人正好用完餐準備離席,於是老闆往收銀台走去。
我趁機問:「美彌子姊,你也知道圖書館從那麼久以前就有了嗎?」
「知道呀。」美彌子姊小聲的說。「圖書館裡有五十年周年紀念冊,而這本紀念冊又是十年前出版的,所以圖書館已經有六十年以上的歷史……」
「你們,」老闆突然出聲,嚇了我們一跳。抬頭望去,老闆正在櫃台裡向我們招手。「要不要坐到這裡繼續聊?」
我留神一看,店裡只剩我們三個人了。整間店好像被我們包了下來般,真不可思議!我和美彌子姊互望一眼,便端著各自的茶杯走到櫃台坐下。
老闆告訴我們圖書館的過去,遠比我想像中的更充滿戲劇性。

今年秋天,雲峰市即將迎接「市制七十周年」了。所謂「市制」,就是「變成市」的意思,「雲峰町」升格為「雲峰市」到今年正好滿七十年。
但老闆明明說,圖書館成立是距今一百年以上明治(註:日本以前的年號,期間為一八六八年至一九一二年。)時代的事情。
「可是那時應該還沒有雲峰市吧?」我忍不住插口問。
老闆笑著說:「是呀!所以一百年以前的圖書館,並不是『雲峰市立圖書館』。」
「是町立圖書館嗎?」美彌子姊接著問。
老闆搖搖頭說:「當時並不是公家圖書館,而是一個擁有很多藏書的人,出借書籍供鎮上民眾閱覽的私人空間。」

原來雲峰町以前有一位姓前田的大人物,他是個大富翁,家中有數不清的藏書,他把這些書出借給鎮裡的居民,這就是雲峰市立圖書館的起源。
「書在古時候是奢侈品呢!」美彌子姊補充說。「所以很多人家裡都買不起書。」聽她這麼說,我心想,古時候缺少的應該不只是書,還有很多其他東西,而且有許多事物現在也已經消失了。
老闆從明治時代開始說起,經過大正(註:日本以前的年號,期間為一九一二年至一九二六。)再談到昭和時代。
昭和初年,有人建議以富翁前田家的藏書為基礎,設立公立圖書館。
當時,雲峰町人口也逐漸開始增加,在町長及前田等鎮民的合作下,「雲峰町」不但升格為「雲峰市」,圖書館也在同一時間落成,也就是現在的「雲峰市立圖書館」。

「好厲害!」聽到圖書館成立,我忍不住拍手叫好。
「老闆知道得真詳細呢。」美彌子姊也敬佩的說。
「沒什麼啦,我都是從父親那裡聽來的。」老闆不好意思的笑說。
「我父親正好在市立圖書館落成的那年出生,也許因為這個緣份,我父親一直以圖書館為基礎來研究小鎮歷史,我們家也是從那個時候就一直在這裡……」
「圖書館從一開始就在同一個地方嗎?」
聽美彌子姊這麼問,老闆微笑說:「是呀,不過建築物在戰後又重新改建過。對了,葉山小姐,你不是要上班嗎?」老闆指著掛在店裡的咕咕鐘說。
「咦?啊,已經這麼晚了!我得回去工作了。」美彌子姊趕緊站了起來。
由於陽山小學規定,學生進咖啡廳一定要有監護人同行,所以美彌子姊離開的話,我也得回去了。

「謝謝老闆告訴我們這麼多有意思的故事。」
結完帳後,美彌子姊有禮的道謝,我也在旁邊跟著致意。
「謝謝老闆。」
「哪裡,不客氣。」老闆害羞的揮揮手。我一邊向老闆揮手道別,一邊想著下次再遇到安川同學,我也要把這些故事跟他說。

星期一去學校時,我卻聽到安川同學爺爺過世的消息。吉岡導師在上課前告訴我們,安川同學應該會請兩、三天假。
第一節下課後,我馬上去問竹澤。
「安川同學的爺爺怎麼突然過世了?」
「不曉得生了什麼病……」竹澤同學神情凝重的說。「聽說已經住院一個多月了,安川每星期天都會去探病。」
竹澤告訴我,安川的爺爺住在S縣,醫院也在那附近。S縣距離雲峰市車程要兩個小時。

「他跟爺爺很親,所以非常難過呢……」
竹澤消沉的樣子就像是自己的爺爺去世一樣。
「安川很傷心吧……」
「茅野,你跟安川很熟嗎?」竹澤好奇的問。
「嗯,還好啦……」我只好隨口敷衍。
「這樣啊……」
還好竹澤沒有繼續追問。他沉默了一會兒,小聲說著:「我原本跟安川約好下星期要去釣魚,現在還是別去比較好……」

「為什麼?」
「安川說是他爺爺教他釣魚的,所以……」竹澤沮喪的說。
「可是,」我大聲的說,「如果安川的爺爺知道是因為自己過世,害安川不能釣魚的話,一定會很難過的。」
「嗯,你說的也沒錯。等他回學校後,我再問他吧。」竹澤點頭說道。
安川一直到星期三才來上課。
他像平常一樣,一下課就跟竹澤還有矢鳴同學踢足球。他看起來好像
沒有過於傷心;不過媽媽說,一個人是不是真的傷心,得從他獨處的時候
才看得出來。
安川像上次一樣,一直到放學時間才來找我。

「茅野。」安川開口叫我。
我停下收拾書包的手,因為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只好沉默不語。
「你等一下有事嗎?」安川有點緊張的說。
「沒什麼事……」我輕輕搖了搖頭。
「那麼……不好意思,可以請你陪我去圖書館嗎?」
「好哇。你要去還上次說的那本書對吧?」我馬上用力點頭答應。「我已經跟美彌子姊說過了。」
她說不會罰錢唷──聽到我這麼說,安川終於不再緊張了。

從學校去圖書館,大概要走十五分鐘。一路上,我把從「油燈亭」老闆那裡聽到的歷史說給安川同學聽。
安川沒有說話,一路默默聽我說著,但在聽到我講到以前的書本很珍貴時,他小聲的說了句:「原來書在以前是奢侈品啊……」
一到圖書館,我趕緊找尋美彌子姊的身影,她正好在櫃台外整理書本。
我跟美彌子姊說安川同學來了,並請她去大廳。

「你就是安川同學?」
美彌子姊問,安川有點緊張的點了點頭。
「你來還逾期書?」
美彌子姊帶著親切的微笑,這笑容似乎讓安川不再那麼緊張。
「是的。」
安川同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一股作氣把話說完………

★本書獲得第一回日本兒童文學者協會長編兒童文學新人獎。
★日本亞馬遜網站獲得綜合評價5顆星。
★2007年,日本導演深川榮洋將本書改編為電影『晴??日??書館???? -????? ????本』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