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缺貨無法訂購
你那樣愛過別人了
  • 你那樣愛過別人了

  • 系列名:Love
  • ISBN13:9789571357683
  • 出版社:時報文化
  • 作者:葉揚
  • 裝訂/頁數:平裝/256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3/05/17
  • 中國圖書分類:短篇小說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缺貨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新生代寫作能手葉揚,25個拒絕遺忘的微小愛情。

不得不承認,大多數時候,生命裡第一個狠狠愛上的人,
形塑了我們對愛情的能見度。

關於愛情,每個人記得的方式不同。
細節不同,氣味不同,就像在心裡埋著深深淺淺的小種子,久而久之,會長出各種形狀的葉子和花朵。
有人在愛情裡盡心盡力地奔跑,可是對方從不知道。
有人背負著第一個愛上的女人過日子,任由自己的感情如流水般損耗。
一些愛情很有趣,讓人在一面走鋼絲的時候,還一面練習跳火圈。
一些愛情很殘忍,讓人深陷在裡面,慢慢體會長大的代價。
「欸,如果是假裝的愛情,還算是愛情故事的一種嗎?」一個女人帶著無謂的口氣問我。她在愛情裡玩過太多把戲,現在只看財經雜誌了。
另一個同性戀朋友,很誠實地表示,經常被一堆女生喜歡著,那感覺就像告訴山羊:「喂,五分熟的牛排真的很好吃呦。」

這世界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種愛情故事。
這25個故事所記錄的,便是這樣細微的時刻。

葉揚

臺北人。
現為「男人幫」雜誌專欄與「姊妹淘」網站駐站作家。
喜歡故事,著迷於其中的人性,盡力花時間在找尋各式奇奇怪怪的人生經歷。

曾以〈阿媽的事〉榮獲 2010 年「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
出版著作:《FYI,我想念你:葉揚短篇小說集》(皇冠,2012)
小野盛讚:「葉揚的小說相當有天分,是新世代最有前途的耀眼明星。」

大 A 作家
小野 知名電影人‧作家 
沈春華 金鐘主播主持人 
高翊峰 小說家‧FHM 總編輯 
肆一 人氣暢銷作家

感動推薦!(依姓氏筆畫排列)

葉揚的文字就像精靈的翅膀,拍起了這個世界的灰塵。它們在空氣中閃爍眨眼。──大A

總有些人,會讓你確定「天賦」這種東西的存在,就像是葉揚。這並不是說她不用努力,能夠持續寫作,就是一種奮發。葉揚的文字,很靈巧、很溫柔,看似大剌剌,其實很細微。──肆一


你那樣愛過別人了 
現在什麼都不同了 
到底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連跟自己一樣的那個人都不要自己了 
第三者常以為別人才是第三者 
請走到我看不見的地方 
不需要她屬於我 
曾經有那麼多男人等著她 
我愛他愛得很衝動 
如果這是你要的我也可以接受 
倒反過來活算了 
所謂簡單並不存在 
我才是詐騙集團首腦 
除了她以外的女生都長得好像 
我們不適合 
我天生屬於所有人 
我愛我老婆
可是我做錯了 
我們真的只是朋友 
白馬王子的形象如同年久失修的雕像 
她是我的菜 
你這樣做,我會怕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為人非常正直?
那不是我的女朋友

你那樣愛過別人了
現在什麼都不同了
到底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連跟自己一樣的那個人都不要自己了
第三者常以為別人才是第三者
請走到我看不見的地方
不需要她屬於我
曾經有那麼多男人等著她
我愛他愛得很衝動
如果這是你要的我也可以接受
倒反過來活算了
所謂簡單並不存在
我才是詐騙集團首腦
除了她以外的女生都長得好像
我們不適合
我天生屬於所有人
我愛我老婆
可是我做錯了
我們真的只是朋友
白馬王子的形象如同年久失修的雕像
她是我的菜
你這樣做,我會怕
你不是真正的快
Vol.1你那樣愛過別人了
因為提供不了純粹濃烈的愛情服務,他換女伴的速度開始加快。她們來來去去,甜蜜地擁抱親吻,共同迎接陌生的第二天早晨。

想聽聽我的感情生活嗎?沒有性愛場面喔。很乏味的,怕妳睡著。他說。

穿著體面的他,今年剛滿三十歲,他左手拿著一杯咖啡,右手輕鬆地拎著一個公事包,沉穩設計的黑色皮鞋,看上去是稱職的白領上班族。
跟別人沒有什麼不同,剛踏入社會時,他曾經轟轟烈烈地愛過一個女人。那女人比他大五歲,有一張清秀的臉,偏瘦的身體,複雜的個性。他無可避免地被那樣的條件深深吸引住,他熱切地追求她,把自己擺在一個很卑微的位置。然而那樣的一廂情願終究沒有成功。

當時,在酒吧裡,他喝得微醉才敢開口表明心意。
但女人比誰都清醒,「抱歉這樣對你回覆,不過我對感情沒有嚮往。」女人用一種惋惜的口氣說話:「坦白說,到了我這個年紀,各式各樣的男人我都看過,尤其像你這種的,」她指指他的臉:「請務必不要浪費感情在我身上。」
失落感像黃昏的陽光灑滿他的身體,他吞了一口酒,裝作明白似地點點頭,或許她就是因此而迷人。她只對事業有興趣,其他東西,就像是鐵製的錨,都沉到心的底部去了。
總而言之,他沒有為難她,他站到一邊去,默默地守候,用自己衡量出來的安靜而有禮的距離。

直到他滿了三十歲。家人的急切詢問跟自己的空白讓他明顯焦慮起來。坐在他隔壁,有個可愛的助理,仔細想起來,他不怎麼討厭她,於是決定往前走。
 他們交往了五個月,過程中風和日麗。「對不起。」有一天在茶水間,那女孩說:「我不能在這樣的關係下,繼續假裝幸福地生活,我很明白,你對我好,但不是真心的。」

「我對妳是認真的。」他握著茶杯說,女孩心意堅決地搖著頭,他感到無助。
「交往一年後,我想跟妳結婚。」
「我們要的東西不一樣,這種事情騙不了誰喔。」那女孩一面露出為難的表情,一面向他說明:「我才二十三歲,我不要結婚,我要轟轟烈烈、純粹濃烈的愛情哪。很可惜你不是這樣的對象。」
「我也可以那樣對妳,我知道怎麼做。」他強調著,他真的懂得什麼叫做愛情。
「你很明顯地那樣愛過別人了。」她擦掉眼淚,側過身來準備離開。「對男人來說,這種事只有一次。你明白嗎?」
他點點頭,讓女孩先行走開,不過五個月的約會,她已經把他看透徹了。

終歸,他又獨身一人了。夜晚不工作的時候,他去酒吧喝酒尋歡。花生米有四種口味,紅酒他喜歡香氣裡有酸味的年份。
因為提供不了純粹濃烈的愛情服務,他換女伴的速度開始加快。她們來來去去,甜蜜地擁抱親吻,共同迎接陌生的第二天早晨。
寂寞躺在他左邊。

後來他聽說,那個讓他轟轟烈烈地愛著的女人,是某個老闆長期持有的第三者,他們的關係在第五年被發現,她離開原來的公司,一切都結束了。
不曉得為什麼,他為她感到難過。當年她對他那樣冷淡,其實自己也是熱心地愛著別人,跟他一樣得不到全部啊。
他按照往年擺脫不了的習慣,在她生日的時候,送花到她的住處。他想,她應該也是這樣吧,在家裡等著某個人,期待一個男人剩餘出來的關心。可惜那個人不是他。

平心而論,世界用某種詭異的方式,相當平衡地運作著。
那個助理女孩得到真愛了嗎?
他不知道。自從分手以後,他們相安無事地坐在隔壁,除了午餐飯盒的內容以外,不再討論其他的話題。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他從不曾對誰不好,但一個他深愛的女人愛著別人,另一個女孩說他沒有全力以赴。他拿捏不出輕重比例。
最近,連酒吧都引不起他的興趣了。那些湊過來甜笑的女孩,仗著自己年輕,膽大包天。可是一想到她們跟他本質上一樣,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時,有一種蒼老的感受,讓他的心情,好像一瞬間乾掉的泥土。

「請務必不要浪費感情在我身上。」
他坐在角落,客氣地跟那些主動搭訕的女孩說。

Vol.2現在什麼都不同了
她不是沒有想過一次只跟一個男人,但現在什麼都不同了,時間變得很重要。她不是貪心,而是看清了自己的能耐。仔細盤算,她在四十歲之前,還有撈的本事。

掛上電話時,男人還在客廳,她對著反光的窗整理好頭髮,躺進被窩裡。
兩分鐘後,男人拿著一瓶酒走了進來,他把年份高聲念出來,她回了一個迷人的笑,把被單掀開,讓他看到薰衣草色的蕾絲內衣。

一切都如她所預料的,發生得不快也不慢。

男人把深紅色的葡萄酒放下,邊解開襯衫,邊向她靠近過來。在不被發現的限度下,她快速地瞄了時鐘一眼,十點四十五分。她計算著同一時間,另一個男人正抓起鑰匙,準備驅車前往她的住處,車子低沉而持續地發出聲音。今天是她的生日,就像其他的好日子一般,她的心情如同作戰,一刻都不容許鬆懈下來。

「喂,妳還沒有拆生日禮物呢。」激情過後,她起身穿衣,
方才握著酒瓶的男人,手指著桌邊的一個小盒子,微笑著說。
她望著男人的眼睛,他舒服地陷在床墊裡,看起來非常快樂,好像這輩子第一次那麼快樂地活著。他在高興什麼呢?她不知道,對她來說,男人總是太輕易地顯露出情緒,這是難以理解的事情。
「讓我回家再打開。」她拿起盒子,用嫵媚的姿勢扣上胸罩,把桌上的酒瓶拋到床上,「我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拆禮物。」
「妳高興都好。」男人瞇著眼睛,鬆散著身體。
秒針一下一下地搖動,十一點二十二分,就要來不及了。
她把墨綠色的蛇皮高跟鞋套上,給正在床上開酒瓶的男人一個吻。
「生日快樂。」他說。
「晚安。」她回答。

夜色從淺黑到墨黑向前推著,計程車像是鮮豔的黃色小旗子,在街頭滑行前進。四周很安靜,司機嚼著檳榔,看著無聲的電視。
寧靜中,坐在後座的她用大衣掩飾著,輕輕慢慢地把絲襪套上。在剛剛激烈的拉扯下,絲質的內衣肩帶鬆脫了,她索性將另一邊的肩帶卸下,塞進皮包裡。
在巷口下車的時候,她看見那輛BMW停在前頭。今晚沒那麼容易結束,她吸了一口冷風,把大衣口袋裡,另一個男人贈的鑽石戒指套上,額間掉落的頭髮收攏,走上前去。
安靜的天,沒有月亮雲朵,風吹著落葉,葉子跟空罐頭在地面滾動。夜裡只留下不可思議濃稠的靜。她打開後座車門,將皮包放下,男人回頭,她看了他一眼,接著就像一場個人秀,慢慢地,她脫下大衣,鬆開髮髻,拉下洋裝的拉鏈,露出無肩帶的光滑肩膀。

「不好意思遲到了,我知道怎麼補償你……」她低聲地在他耳邊細語。
男人的眼睛盯著她的動作,什麼話都沒有說。她在他面前拉下胸罩,脫下內褲,只剩手上的珠寶和銳利的高跟鞋,墨綠鮮豔的蟒蛇皮。
深黑色的轎車,走出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她不疾不徐地,用跳舞似地腳步下了車,男人將座椅傾斜向後,昏黃的路燈,豔紅色的唇,她打開前門,跨坐在男人身上,那雙顯眼的乳頭,垂吊在他的嘴角。
「生日快樂……」空氣裡,飄盪著濃郁的法式香水味,她將男人的領帶解開,讓男人沒有說下一句話的機會。

回到四樓的公寓,已經是一個半小時之後了。
她泡了一杯咖啡,混合了牛奶,用小湯匙叮叮咚咚地攪拌著。時鐘規律地行走著,無論她珍不珍惜,仍然毫不留情地移動過去。她口中還殘留有男人的味道,兩個男人混合的奇異口味。這樣的氣味讓她放下發燙的馬克杯,皺著眉頭走到浴室漱了口。

這兩個男人是認識的。與其說是運氣,不如說是設計好的先後順序。在募款餐會上,她先是認識了總經理,接著是坐在一旁的董事。
從小到大,她喜歡冒險。她也不是沒有想過一次只跟一個男人,尤其是年輕的那段日子。但現在什麼都不同了,時間變得很重要。跌跌撞撞中,她學會不把感情看成一樣純粹的東西,而是投資的組合形式。一頭漲,一頭跌,她關心的,是整體獲利的結果。她並不是貪心,而是在這個年紀看清楚了自己的能耐吧。仔細盤算的話,她在四十歲之前,還有撈的本事。

天漸漸以藍灰交替的態勢亮起來。這夜在無聲的歡騰過後,就要自行褪去了。過了夜半,她翻來覆去睡不著,便用手機打開社交網站。有幾個生日祝福的訊息,輕盈地彈跳出來,那話語甜甜蜜蜜地,和她的生活拉出一條深深的鴻溝。嗯,這幾年來,那些不識相、問她何時嫁人的朋友,也逐漸少了。
塗鴉牆上一張全家福出遊的照片,吸引了她的目光。她點進一個親近朋友的個人頁面瀏覽,有個尚看不出性別的小寶寶,坐在卡通人物的蛋糕前面拍手,跟她同一天生日,瞪著圓圓的眼睛,穿著淡藍色連身衣,嘴裡吐著泡泡,彷彿永遠不會受傷似地,被緊緊抱住。Baby Blue。無來由腦海裡出現這個字眼,那是她三十歲之後的衣櫥裡,絕不可能出現的顏色。

她伸了一個懶腰。又老了一歲。好奇怪,竟一點點難受的感覺也沒有。或許這是上次勵志節目提到的,女人懂得愛自己的結果。
複雜的,簡單的,野心勃勃的人生。癱坐在沙發上一會兒,她想起什麼似地,爬下床,打開皮包裡瞧。有兩個靜靜躺在裡頭的珠寶盒子,一副耳環,一條項鍊,她仔細戴上後,站在鏡子前面,望著自己閃閃發光。不知怎麼,雖是兩個男人挑的禮物,卻像是約定好似地,剛好搭配成一個系列。

那是當然。她帶著得意的心情想著。
有錢的男人啊,昂貴的鑽石啊,怎麼樣,總是配得好好的。

Vol.3到底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我們都是為了生活,儘管面對著有缺陷的東西,最後還是說好好好、沒關係,就那樣妥協下去的人。這樣的人,眼淚是倒流的。

「妳知道嗎,我被深深傷害過喔。」

她是那樣開頭說這個故事的。就這麼突如其來地冒出這句話,沒有其他鋪陳。儘管過去這幾年,我跟她並不算非常熟的朋友。我們不過是很久不見的國中同學,一起參加同學聚會,碰巧坐在旁邊而已。而且我們原本還熱烈地談論著國中時代流行的偶像歌手。那是三分鐘前的話題。
「妳知道嗎,我被深深傷害過喔。」一陣短短的沉默之後,她這樣提起。
我抬起頭看她,她比以前瘦了很多。但說話時,眉間細微的表情,還是讓我記起當年短髮圓臉的模樣。由於腦袋中還有剛剛討論的林志穎,擺著帥氣姿勢的殘影,我並不知道下一句話該說什麼。於是只能微微地上下點點頭,接著左右搖搖頭。

「那是剛進公司的時候,當時我跟大學男友已經交往了三年多,妳記得嗎?我好像在哪次同學會裡,有給妳看過他的照片,你們是同個星座的。」
抱歉,我不記得了。我說。她無所謂地搖搖手。
「並不重要。總而言之,畢業以後,我進了一家國貿公司當助理,有一個小主管開始追我,很認真的,以結婚為前提的方式追求。我覺得很迷惑。
「你知道的,那小主管跟我男友比較起來,事業算是成功很多,他還買了一間三十多坪的房子,在中正區。因為慶祝業績達成的關係,我跟其他同事一起去過一兩次。

「在那個年紀,我什麼都沒有,我男友也是。大部分的時候,我們月底就把薪水花個精光,月初要繳的房租,還要用現金卡先借錢出來還,對於吃人的循環利息也只能默默地忍受,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欸,說出來妳不要笑喔,其實對我來說,在臺北市那種精華地段,我小主管買的那間三十幾坪的房子,就跟城堡一樣。」
「這沒有什麼好笑的啊。」我回答。
我向她表示,最近我也在看房子,臺北市衝高的房價比立刻頭下腳上倒立的腦充血還厲害,所以我可以理解她的意思。

「當那個小主管提出交往的請求時,我很掙扎,我畢竟不想要變成那種見錢眼開的女人。
「但真的追究起來,我的男朋友什麼都沒有,這也是事實。我只要閉上眼睛,就看見兩個人坐在家裡為錢煩惱的畫面。真的不騙妳,兩個人好悽慘地在家裡面,把皮夾裡所有的錢都掏出來,翻著沙發椅的角落,撈著每件牛仔褲的口袋,拚命找零錢,但算來算去都不夠的那種畫面,非常清楚地映在腦袋裡,像是用馬克筆畫圖一樣,擦也擦不掉。

「請不要這樣,我很愛我男朋友。我向小主管這樣說。
「但我說的時候總是有點猶豫,每聲明一次,意志就像被美工刀削薄一次。那小主管告訴我,妳不用急著決定什麼,只要讓我繼續照顧妳就好。我願意照顧妳,也希望妳願意。他就這樣說。表情很平靜的樣子。」
一個年輕的服務生走過來,依序地替我們這桌的女生倒了水。她舉起杯子啜了一口,安靜地望著搖晃的水面。

「一年後,我就跟男友分手,然後嫁給了他。」

我張大眼睛,盡力掩飾驚訝的表情。
在這件事裡,沒有人能扮演仲裁者的角色,我當然不行。旁邊幾個同學大笑著說著其他的話題,她也跟著隨意地輕輕地笑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她輕聳的肩膀,對映著我的表情,我們像是立在天平的兩端。從她的笑容中,似乎也感覺到了那個有些不以為然的感受。但她沒有嘗試多做辯解,只是繼續將自己的故事說下去。

「結婚以後,我將工作辭掉,也是他的主意。我覺得也好,天天住在那個三十坪的城堡裡面挺愜意的。我變得很賢慧,偶爾去做做瑜伽,學些家庭式的料理,還養了一些魚,把水族箱當作家裡的護城河。
「就這樣過了兩、三年吧,跟大部分的婚姻沒什麼兩樣。我們有些好過的日子,也有些艱難的日子。倒是錢的部分,沒有需要特別擔心的地方。
「有天晚上,喝了一些酒、躺在身邊的先生,突然轉過頭來對著我說:嘿,說出來,妳不要太介意,其實我最愛的人不是妳喔。

「他這樣說的時候,我的眼淚就快掉出來了,但他還是一臉認真的表情。我問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畢竟他看起來有點喝醉了。
「但他臉紅紅地說,我就是有點醉,才敢這麼誠實講出來,我其實沒有那麼強烈地愛妳,我強烈地愛過另一個女人,不過已經過去了。
「放心啦,我不會拋棄妳的啦。他安慰著我,又繼續向我解釋。
「他說,當時他賺的錢少,女方的家人覺得他沒出息,所以沒有辦法結婚。後來,他工作順利,升了官,賺了一點錢,但為了自尊,他也不願回頭找她。『時機就這樣過去了』,他嘆了一口氣。

「最近他常常想起她,先生告訴我,她是他這輩子用盡力氣去愛的女人。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當初最想要在一起的人,因為一些原因,沒有走到最後,兩人就因此各自過著懷有遺憾的人生。他覺得很可惜。」
哇,好瘋狂的男人。我說。但他這樣說太過分了。
「這還不是最過分的部分。」她接著說,我注意到她的眼角微微抽動,裡面閃著一些說不上來的成分。
「最後,先生居然一臉理所當然的問我:『喂,妳也是這樣,不是嗎?喂,妳不也是拋棄自己的情人,後來妥協地嫁給我了嗎?』他逼問著我,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還理直氣壯地對我說:『妳不要那個表情,我們都是為了生活,儘管面對著有缺陷的東西,最後還是說好好好、沒關係,就那樣妥協下去的人。』
「喂,妳不要不好意思,到底我們都是本質一樣的人啊。」

說到這裡,她停下來,像是徵詢意見似地,她轉過頭看著我。反倒是我一下子不敢直視她的眼睛,低下頭來攪拌著熱牛奶。
「所以我說,我被深深傷害過喔。」她淡淡地說著。
「那當下,不是誰傷害誰的問題,沒有人真的可以怎樣欺負人。妳明白嗎?那當下,先生酒醉地說了那樣的話,我才發現我是被自己給陷害了。
 「誰也沒有逼我,是我做了那樣的決定。三年前,有兩個男人要我的時候,我選擇的是現實,不是愛情。而我現在要自己負責這樣的後果。我被現實緊緊黏著,就不能要求愛情也同時存在在裡面。至少我的情況不行。
「很好笑吧,像我這麼實際的人,在這種情況下,躺在先生身邊,住在城堡裡面,要是抱著愛情麵包兩種兼得的奢望,就太不現實了。」

我了解的她,不過是十多年前,穿著制服一起打掃廁所的模樣。那時候的我們,背著同樣的書包,讀著學校規定的課本,人生沒有那麼多的條件跟選擇。

她不停地搖著頭,表情複雜。整段話裡,她用各式各樣的方式笑著,沒有掉下一滴眼淚。「不過,就算是再實際的人,再多了解現實社會的殘忍的人,也還是會無可避免地,被現實給傷害的喔。我想說的是這個。」

天灰灰的好像要下雨了。
我平常是多話的人,但一時之間,在她一口氣說了這麼多事情以後,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現實很逼人,對嗎?把人都逼得不成人了。」
當細細微微的雨,終於忍耐不住地飄散在地面時,她下了這個結論。

嗯。
轉頭望向窗外的雨勢,我不能再多說什麼,只能用一個字,緩緩做了回答。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