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絕版無法訂購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9315

絕版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海豚的微笑,是自然界最大的謊言!」

這部紀錄片,曾經讓全世界無數觀眾為之心碎;
全球唯一中文版原著終於在台問世,完整揭露紀錄片背後的點滴血淚、
影片沒能收錄的更多險峻真相…以及希望的微光。

˙本書為紀錄片原著作品/德國亞馬遜讀者★★★★★評價

▲揭露鮮為人知的事實——
˙每年從九月到翌年三月,當海豚游到日本一個有如鯨豚主題公園般的漁業小鎮「太地町」的海灣,就再也回不到大海:狀況好的被交易到世界各地受訓娛樂人類、成為海洋公園的超級明星……狀況不好的,直接就地宰殺,成為「來源不明肉品」上桌!
˙每年有23,000隻海豚在日本被「合法」圍殺!
˙擁有高度智慧的海豚,無法在人類環境生存!海洋公園裡的海豚,快被彷彿放大10倍的噪音給逼瘋,讓牠們罹患胃潰瘍,甚至選擇自殺……
 
▲關於海豚,我們不知道的還有……
˙寬吻海豚會「以名字稱呼彼此」,其口哨聲是透過音序定義,沒有一隻相同,被視為海豚獨特的名字。這現象在動物界仍屬獨一無二。
˙「海豚醫生」被認為可以治療心靈受創的人,事實上沒有明確研究能證明海豚治療法有效。
˙軍事上的利用:包括用寬吻海豚的回聲定位發現敵軍隱藏的水雷、訓練海豚看守禁區或發現潛水員蹤跡、利用海豚將炸藥包或竊聽器固定在敵船上。戰區變化無常的水溫和水下爆炸,對海豚來說是可怕的折磨。
˙全球存在約兩百座海豚館、「海豚治療法」提供者,以及與海豚暢泳的節目活動。諸多研究機構也需要海豚。被圈養海豚的高死亡率,造成這些機構必須經常補充新海豚。
˙圈養海豚的死因,絕大多數來自觸摸或親吻海豚的人類身上帶有的病原體。
˙據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統計,自然生長的海豚可以活到三十多歲,被圈養的海豚平均壽命只有五.三歲。

人類,真的是海豚的好朋友嗎?
全世界的鯨豚買賣交易,究竟利潤有多龐大?
人類每天吃牛羊豬雞,為什麼不能吃鯨豚?
以傳統文化、維生經濟之名,飽了多少人的荷包,累及多少生物的存續?

從人類本位主義出發,貪婪與失衡必將亦步亦趨……
我們還有另一個選擇:以生命為本位,平等看待所有生命,
重新思考人類與世間萬物的關係。

 ◆

他用十年的時間,讓海豚成為海洋世界的超級明星;
再花一輩子時間拯救海豚,彌補自己親手犯下的錯。
一九六○年代,瑞察‧歐貝瑞為電視劇《飛寶》(Flipper)訓練海豚,成為這個價值數十億產業的開路先鋒,直到親見海豚在自己懷裡選擇死亡,歐貝瑞開始進行抗爭、釋放一些被關禁豢養的海豚,最後在偶然的機緣下,發現獵捕海豚的大本營:一個座落日本漁業小鎮太地町的神秘小海灣。
在那裡,海豚被圍獵、篩選、剔除、運送到世界各地。那些看起來不夠漂亮、不夠大隻、不夠聰明的海豚,只有被宰殺一途。每年從九月到翌年三月,幾千隻海豚受到屠殺,水域被牠們的鮮血染紅。

為了制止這種圍獵行為,歐貝瑞帶領了一批各有專長的人員,包括:潛水專家、前陸戰隊隊員、好萊塢電影道具組等,冒險深入太地町拍攝一部紀錄片。瑞士記者漢斯–佩特‧羅德為其中一員。他和瑞克在本書中以戲劇性手法描述太地町的海豚灣事件,並提供關於海豚與全世界海豚館的背景資料。深具爆炸張力的拍攝過程,引爆全世界對此議題的廣泛關注。

瑞克‧歐貝瑞 (Richard O’Barry)
一九六○年代美國熱門影集《飛寶》的海豚馴養師,用十年之久的時間,圍繞著永遠微笑的海豚,幫忙建立起一個價值幾十億的產業之後,接下來的四十年,他透過建立一個保育海豚的組織「拯救日本的海豚」(Save Japan Dolphins)、釋放海豚、演講、著述,以及這部廣受矚目的紀錄片《血色海灣》(The Cove–Die Bucht),日復一日為終止這個產業而奮鬥。

漢斯–佩特‧羅德(Hans Peter Roth)
瑞士記者。從小著迷於鯨魚和海豚,瑞士「保護海洋協會」(OceanCare)成員,針對這個主題發表過無數的文章。在尋找資料的過程中,他遇到了瑞克‧歐貝瑞。歐貝瑞。瑞克主動邀請他一起到日本參與紀錄片《血色海灣》的拍攝工作,近距離參與所有行動。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全片的拍攝過程。

譯者
侯淑玲 Shu-Ling Hou
輔仁大學德國語文學研究所碩士、德國馬堡大學德語教學研究所碩士,現為哥廷根大學德國語文學博士生。曾任教馬堡大學漢學系、法蘭克福樹人華僑小學、哥廷根大學跨文化日爾曼學系。現任教於隸屬馬堡大學的中黑森邦預科班。喜愛與女兒藉由共讀和旅行發現世界。譯有繪本《只要快樂不要哭泣,可以嗎?》、《一定要誰讓誰嗎?》、《當鴨子遇見死神》。

「具備諜報片的驚悚,是獨一無二的紀錄片。」——《紐約時報》
「令人腸斷的真實電影。」——《浮華世界》雜誌
「有如《神鬼認證》般的海豚電影。」——《滾石雜誌》
「一部充滿勇氣的作品。」——Cinematical網站

2010年 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
2009年 美國日舞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2009年 雪梨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2009年 國家電影評論協會(National Board of Review)最佳紀錄片
2009年 西雅圖國際影展  Golden Space Needle 金太空針奬
2009年 加拿大Hot Docs國際紀錄片「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2009年 藍色海洋影展「最佳劇本」、「最佳影片」等
全球超過40個影展與協會最佳紀錄片&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前言
●一、開始行動
來自當地的警告
瘋狂圍獵
便衣警察現身
牠們為什麼不逃
長刀染血之晨
暴力侵犯
血色海灣
●二、為什麼要捕殺海豚和鯨魚?
大會廳裡的「恐怖分子」瑞克s
水產廳的謊言
「文化帝國主義」對抗「傳統」?
捕鯨──回顧濫捕的歷史
日本的捕鯨歷史
被收買的聲音
●三、天堂和地獄
篩選:太地町的海豚交易
太地町海豚館
日本和全世界的海豚館
鯨豚表演是怎麼開始的
反對聲浪萌芽
世界動物園協會能夠做些什麼
●四、從《飛寶》馴養師到海豚援救者
海軍和尋寶潛水員
瑞克,獵捕海豚的人
飛寶,家喻戶曉的海豚明星
「摧毀我建立的一切」
釋放海豚
太地町之鑰
●五、如同諜報片的紀錄片
《血色海灣》紀錄片問世
海洋保護協會小組
衝浪客、明星和瀕死的海豚
四十小時的惡夢
觀眾起立鼓掌
《血色海灣》在東京上映

●六、我們的朋友與幫手
鯨豚小百科
不可思議的經歷
海豚在神話學和文化上的地位
援救者來了
海豚成為國家英雄
海豚拯救日本漁夫
●七、第三類接觸
置身野生海豚中
海豚聰明嗎?
關於海豚治療法
軍隊濫用海豚
傷心且危險的小丑
●八、還要持續多久?
太地町不是唯一的屠宰場
最後一隻獨角獸?
普琳西拉活下來了!
被獵捕的獵人
最大的危險
●九、覺醒
迴力鏢:毒菜單和食物鏈
再次出現的水俁病
送給幼稚園的海豚肉
「擔當大臣」仔細聆聽
日本媒體開始報導
●十、希望
重返太地町
從獵捕海豚者到海豚觀察者
從追獵回歸自由的大海
珠美與野生海豚的友誼
未來的願景
我們能夠做什麼

後記——陳迪茵,2010年「世界保護海豚日」香港召集人
致謝
圖片來源
文獻與出處
相關網站

本書的故事讓人產生勇氣。故事從一個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的、駭人聽聞的事件開始,結束於一個充滿希望的體認:僅僅幾個熱情投入的人也可以完成許多事。這個故事最初使人驚慌失措,而後興奮緊張,最後深受感動。說到西雅圖酋長(Chief Seattle)常常被引用的一段話:「直到最後一棵樹被砍掉,直到最後一條魚被捕捉,然後人類才會了解,錢是不能吃的。」這句話在本書的故事裡卻不適用,或者至少有部分是相反的。

德國有句俗語:「世界走著歪歪斜斜的步伐。」這幾年來,我運用本身有限的可能性:作為捐款者、各種不同的環境和人權組織的成員或者只是掛名成員而已,以及作為電視(這個目前﹝依然是﹞最有影響力的媒體)從業人員,我試著讓這歪歪斜斜的步伐至少能稍微修正。如同本書作者,我試著利用紀實性節目來傳遞和我們大家都有關、而我們應該強烈關注的資訊──關於我們的星球和星球上的居民發生了什麼事。

對種種弊端感到驚愕與憤慨是不足以改變事情的現狀;沒有付諸行動和滿腹牢騷也不可能改變什麼。而且,人類所有感覺裡最虛幻的就是無力感,「反正我們沒法改變什麼」。眾所周知,啟蒙是第一步,接著就是採取行動。而且每一個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機會作出貢獻,不管這貢獻是大是小。
瑞克‧歐貝瑞,這個世界知名的海豚保育人士,以前的《飛寶》(Flipper)馴養師,紀錄片《血色海灣》的主角,以及這本書的共同作者,是那些勇敢、有膽量,而且常常驚險萬分的行動之典範。

我們每個人沒有辦法都像瑞克一樣,身為援救者而馬上動手開始,甚至完成難如移動大山般的創舉。但是我們大家都可以一小步一小步地,以小小的行動從簡單的開始做。想想看:幾百萬住在德語系國家的居民改用綠色能源、不再購買過度捕撈的海產、避免使用塑膠製品、只開環保車輛、關掉多餘的電燈和電器用品、冬天時將暖氣調降兩度──如果大家都這麼做,將會帶來多大的改變啊!

我們還可以援引這本書中的建言:如果沒有人再去拜訪海豚館,每個人都設定購買魚的條件,拒絕購買用錯誤方式捕到的魚,那麼就不會再有數十萬隻的海豚在流刺網和拖網裡喪命,我們就已經為海豚這全世界最受歡迎的動物作出了極大的貢獻。
《血色海灣》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一個啟發。本書和電影反駁了大家常掛在嘴邊的說詞:「一個人改變不了什麼。」本書內容告訴我們,這樣的觀點是錯誤的。

如同驚悚片一般的真實情況報導,這部卓越的電影現在以書本形式出版。我必須盛讚本書的作者,謝謝你!請繼續努力!漢訥斯‧耶尼克(1960-)為德國最有名的演員之一。從一九八○年代開始,他在德國和美國的電視節目及電影裡擔綱演出無數次的主角,也以劇本作家的身分成名。此外,他致力於社會政治利益以及動物和環境保護議題已有好幾年的時間。從二○○八年起,德國電視二台(ZDF)不定期播放紀錄片系列《漢訥斯‧耶尼克:投入……》。二○一○年晚夏或秋天預計播放影片《漢訥斯‧耶尼克:投入保育海豚》。

在這祥和如畫的海景中,瑞克突然發現獵捕海豚者的船隻。很明顯的,他們還沒有發現海豚。瑞克再次戴上太陽眼鏡,然後轉動鑰匙發動車子。現在要盡量低調,返回位在紀伊勝浦的浦島飯店(Hotel Urashima),並且駛經這個事件發生的所有現場;因為這個事件,瑞克已經來太地町二十多次了。
行車途中,他眺望了整個海港,緊臨港口的是一長排泡在海水裡的籠子,裡面關著──海豚。瑞克開車經過靠船處、魚市場、合作社,以及屠宰場──這個數萬隻海豚的血腥終點站。經過將新鮮巨頭鯨魚肉和海豚肉當作「本地產品」販售的商店時,瑞克沒有轉頭,只用藏在太陽眼鏡下的眼睛向左瞟了一眼。車子繼續往前駛,經過鎮公所,然後是位在郊區的漂亮房子,賺了不少錢的漁夫和一些海豚商就住在那裡。接下來是隧道,隧道入口裝飾著充滿藝術感的鯨魚圖案。

不久,隧道出口就出現在前方,入眼一片亮光,好不刺眼。這裡就是海灣所在地,死亡正虎視眈眈地等待著。瑞克的眼神瞟過廣袤的海洋、越過海灣來到街道的右邊,開闊的景致真是美極了。一座石階和一道斜坡往下直直通到海灘,這真是一個宜人的地方,不過明天一早,這裡將成為海豚的地獄。
混雜了無助、憤怒和傷感的特殊情緒,再一次在瑞克的腹部翻騰著。「昨天此刻,所有現在被囚禁在海灣裡的海豚,原本還在海洋裡自由自在地嘻鬧玩耍,呈現了我們世界最美好與最優雅的一面。」瑞克的手指緊扣方向盤。「然而幾個小時之後,那裡將只剩下血淋淋的肉塊和被血染紅的海灣。」

座頭鯨的輪廓已出現在縣道二四○號旁。再過來是海豚總部、海豚度假勝地,這些是太地町的「海豚中途站」,它們不僅提供「跟海豚一起暢泳」的活動,同時也作為海豚交易平台,本身充滿了矛盾諷刺,鯨類博物館和海豚館也深具這樣的特質。行車經過博物館之後,還有一座林木茂密的山崖,名叫海嘯山,擋在這兩輛車和海灣之間。從發出螢光的汽車控制面板上方看出去,已經可以看到小小的停車休息處。一個小小的,像公園的場地,有眺望台、洗手間和直接通往海灣沙灘的通道。瑞克最後一次深深吸了一口氣,就好像馬上要跳進冰冷的海水裡一樣。他抓住車門把手說:「行動開始了。」深具攻擊性的發電機噪音,像銑刀切割般劃破清晨。獵捕海豚的人已經開始忙碌,更多的夥伴駕駛小小的馬達船從太地町港口趕來。整群海豚擠在漁網旁,盡可能遠離那令牠們神經緊張的噪音。牠們的頭和背鰭在陽光照射下明顯易見,壓抑且沉重的呼吸聲傳來,直到街道這邊都能聽得到。「寬吻海豚」瑞克傷心地認出:「和飛寶一樣的海豚種類。」一些獵捕人駕駛船隻航向海豚,海豚驚恐地四處逃竄。

電視攝影機被固定在三腳架上的動作,對那些站在岸邊的獵捕人來說就像是一個信號。他們之前早已滿腹猜疑,密切注視瑞克和媒體工作者的一舉一動。瑞克一行人抵達此地後,一個當地人從停車場那裡不停地拍攝他們,只有在用手機打電話時,才把小型攝影機放下來。我們很快就會知道為什麼了。
「一群傢伙來了。」瑞克簡短地說道。一整隊典型的白色裕隆日產小貨車開過太地町隧道,前往這裡的停車場。大概有十二個人下車。「不許拍照」這幾個字寫在他們從貨斗拿出來的警示牌上。

他們馬上沿著人行道排成一列,誰想要看海灣一眼、照相或攝影,現在通通都會被警示牌擋住。瑞克和媒體工作者對此已有所準備了。他們沒有亂了陣腳,反而繼續攝影這個適合上電視鏡頭的遊行隊伍,獵捕人妨礙媒體工作者進行不受法律所約束的事。

這時,獵捕人把所有的海豚趕進形狀像手套的海灣的「拇指」部分,趕進右手邊一條不到二十公尺寬的小支流裡。小支流被一座陡峭的山崖遮蔽住,從街道這邊根本看不到小支流的存在。這裡就是死亡海灣,獵捕人此刻用更多的網子把小支流封鎖住。海豚因恐懼而發出的尖銳哀鳴傳到媒體工作者那裡,清楚可聞。一些小船航行過封鎖網,進入小支流。船上站著已做好準備的男人,手上拿著類似鏢槍的長矛和鈎子。「現在最可怕的一幕來了,」瑞克在這一片混亂中異常鎮靜地說:「惡夢。」現在完全可以明瞭「無助」一詞對瑞克這個海豚保育積極份子來說代表了什麼。在不遠處,隱蔽在陡峭的山崖後面,獵捕人正準備把長矛捅進毫無抵抗能力的海豚身體裡。「這就是全世界最慘烈的海豚屠殺。」

瑞克插在褲子口袋裡的手攥成拳頭。「數萬隻海豚必須在此結束生命。為什麼?這樣的瘋狂還要持續多久?直到一隻海豚也不剩嗎?」瑞克面對攝影中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工作小組,描述山崖後面隱藏了什麼:「屠殺者站在船上,拿著磨尖的雙刃長矛、鏢槍、刀子,盲目地刺進海豚的身體,使牠們受重傷。不管是雄海豚、雌海豚,還是海豚媽媽和牠們的小海豚,全都傷痕累累。

有時候獵捕者也穿著潛水衣站在水裡,用刀子和鈎子刺殺海豚。整個海豚家族就這樣被既殘忍,又有系統的屠殺行動誅滅了。因害怕和疼痛到瘋狂邊緣的海豚蜷縮在淺水灘裡,水都被海豚的鮮血染濁了。有一些海豚在極度驚恐的情況下,跳起來衝撞礁石。牠們聽著家人恐懼和疼痛的哀鳴──直到自己也淪為刀下俎。」瑞克擦掉額頭上的冷汗。「大量出血的海豚垂死的過程通常持續好幾分鐘──有時候是好幾個小時。」

清晨第一道曙光出現,海灣整個沐浴在金紅色的光芒裡,陽光照亮正在進行中的恐怖事件,有種詭異的美感。「您恨捕殺海豚的人嗎?」寬子在攝影機前突然問瑞克這個問題。「不恨,」他一點也不猶疑地回答:「我感到憤怒。不過,『恨』是另外一回事。捕殺海豚者的行為也許充滿恨意,但也可能只是無知。獵捕人把海豚和小型鯨魚當作魚類,不是當作高度發展,而且甚至擁有自我意識的海洋哺乳動物。不過獵捕人的無知並不能合理化他們的行為,所以我滿腔怒火。我可以感覺到,海豚此刻在那外面遭受什麼樣的恐怖對待。對獵捕人來說,這一切都無所謂──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血色海灣
瑞克和媒體記者沿著步道往上走向海嘯山,枯乾的秋天葉子在鞋底下窸窣作響。他們之前把車子停在鯨類博物館和海豚館的對面,剛好看到警長的黑色豪華轎車就停在博物館前方。這條公共小徑以天然石塊鋪設,十分漂亮,兩旁分別為松樹林和闊葉林,小徑隨著低矮的台階盤旋而上,通往將海豚館和海灣分隔開來的丘陵。這個約莫六十公尺高的山崗叫做「海嘯公園」,因為當地震或海底地震引發致死巨浪呼嘯而來時,地方居民可以先爬上這個高處避開巨浪。

他們一行五人到達丘陵頂端後,瑞克停下來喘口氣。這是一片簡單的草地,也許有二十公尺寬、五十公尺長,被一道木籬笆圍了起來。恣意生長的樹木圍繞這片小小的公園,丘陵的三面陡然向下,特別是面海和面向死亡海灣的方向,石壁有部分幾乎是垂直的。通往海灣的那方,木籬笆後兩公尺之處,一面繃緊的網子封鎖了小徑。「是因為安全問題而設置的,我們可以這樣猜想。」瑞克下評論:「但事實上,他們的目的是要遮蔽人往下看海灣的視野。」我可以從網下匍匐爬過去,讓別人把攝影裝備遞給我。我再繼續往前走一段,果真又出現一面繃緊的塑膠帆布,即使人透過茂密的小樹叢窺看,什麼也看不清楚。在木籬笆後二十公尺之處,甚至出現一個用一種像轆轤的東西拉高準備好的藍色遮蓬,也是擋住視線的障蔽物。可是再往前走二十步,稍微朝海灣的方向,就沒有網子和帆布蓬了。在公園低矮的籬笆後面,灌木叢裡有個小缺口。瑞克回頭望了一眼,似乎沒有人跟踪。全部五個人都鑽過這個口子通到另外一邊去了──大家到達時往下一看,著實嚇了一大跳,他們的前方出現一個深谷,稍微跑一下幾乎就可以從這裡掉到海裡去。看往右邊,更是令人驚愕──可以直接看進死亡海灣。

瑞克早就知道這個地點了,他把其他人此刻腦袋裡所浮現的想法說了出來:「完美的瞭望地點。從這裡,可以將不到兩百公尺遠的海灣裡所發生的事,完全收進眼裡。使用高倍數的攝遠鏡頭,就可以近距離攝影,我們同時還可以躲在矮灌木叢裡不被發現。」
瑞克用一隻手支撐著一根粗大的樹枝,用另一隻手幫眼睛遮光。「不過捕殺海豚的人在獵捕季節時會定期巡邏公園,當你獨自一人時,你不會希望在這裡被他們抓到,特別是他們還在發怒和微醉狀態下,就像今天一早那樣。」瑞克意味深長地指著深谷說:「從這個山崖掉下去,可以看起來像是自己無知,不小心所造成的意外……」

目前獵捕人沒有必要巡邏這個地方,清晨的大屠殺已經結束了,下一場尋找海豚的行動才剛開始。獵捕人今天是否還能找到海豚,不得而知。從海上吹來一陣清新的海風,所以今天有看進深谷的開闊視野。然而,即使微風在海面上撩起一陣陣漣漪,我們也能非常清楚看見:即使屠殺行動發生過後已經幾個小時,海灣的潮水依然是血紅的。

「他們在屠殺!」路易透過無線電對講機大叫:「快!快!」一到達海灣,一切都進行得如同閃電般快速。那裡沒有警察和守衛,礫石在迅速移動的腳步下喀喀作響,之後所有六人已趴在衝浪板上游向海灣。當他們穿過第一道網子,他們看到稍遠處外面的長肢領航鯨,牠們恐慌地擁擠在封鎖住海灣的外網。十隻或是十五隻──昨天還有三十隻。當衝浪者來到拐角處,支流的死亡之口敞開。在破曉的白晝下,海水閃耀著鮮豔的紅色,如濃重的顏料──好像嗜血的咽喉吐出鮮血一般。這六個人排成一個緊密的圓形,手牽著手,祈禱。長肢領航鯨──一種大型的海豚種類──愈來愈平靜。一隻小寶寶把頭從水裡伸出來。

一艘馬達船繞過山崖,從外頭疾馳前來。一個憤怒到臉部扭曲的漁夫叫喊、揮動雙臂,朝著這些不受歡迎的西方人比手勢,要他們馬上離開。他倒退開船駛近這群人,用船艉推進器嚇唬他們。大家都保持冷靜。不過,當船艉推進器很危險地靠近的時候,海蒂得把一隻腳縮回來。漁夫破口謾罵一氣,最後邊咒罵邊駛向沙灘。

大衛指示大家,不要游進去了,繼續往外游向鯨魚。很勇敢,因為他知道,警察現在列隊嚴陣以待。他們漂浮到接近活著的長肢領航鯨的位置,聽到牠們清楚的呼吸聲,牠們在已經死去的家人流出來的鮮血裡游泳。海蒂開始低聲哭泣,然後是伊莎貝爾、漢娜和彼得。

2010年 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
2009年 美國日舞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全球超過40個影展與協會最佳紀錄片&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揭穿謊言背後的血淋淋真相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