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
別哭,我的愛(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26元
定  價:NT$156元
優惠價: 578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當狗仔隊遇上小明星,當網絡寫手撞上警隊神槍手,一場美麗的邂逅,一次宿命的重逢,一對孿生姐妹的前情舊債,一雙異姓兄弟的愛恨相爭。一個步步緊逼,為愛誓不言棄;一個深情如許,為愛默默守候。她節節敗退,愈掙扎愈沉淪,終於失陷在那霸道而溫柔的桎梏中。然而情深終究敵不過緣淺,又一場人質危機,她被青梅竹馬的初戀劫持,他向情敵射出了狙擊手生涯的最後一顆子彈——是拯救生命,抑或毀滅愛情?
納蘭華箏,出生于六朝古都,成長于渤海灣畔,現定居嶺南。天蝎座的夜貓子,感性而理智,愛睡懶覺,愛做白日夢。自幼喜愛舞文弄墨,雖誤入工科,從事IT行業多年,卻一直有一顆天馬行空、胡思亂想的心。平生愛好是游歷五湖四海,品嘗天下美食,在鍵盤上快意人生,在文字中探尋愛的真諦。
有些遇見,一眼望去,便是一生一世;
有些心動,一旦開始,便是覆水難收。
他的那一眼,她的那顆淚,注定了他一輩子的堅持:別哭,我的愛!

納蘭華箏爆發力十足的最新力作
狗仔隊與狙擊手的火爆愛情
激蕩讀者靈魂的深情守候,演繹誓不言棄的霸道溫柔!
優美動人的文字演繹幽幽的癡戀情懷。納蘭華箏筆下的余浩帥得驚人,愛得令人動容,當失蹤多年的戀人出現在眼前,他有愛卻不能說,有恨卻無力掙脫;假裝妹妹身份的喬依,滿懷的深情卻恨所托非人,憑滿腔深愛負流年。當癡戀遭遇無情,深愛卻盼相依,余浩的霸道溫柔演繹了無限的深情守候,是否最后贏得美人歸?

在納蘭華箏的文字里,你可以感到愛情像玻璃一樣刺穿了自己。那些細膩的文字、可愛的人物、曲折的愛情,無時無刻不在撬動你記憶的根,那些逝去的愛戀便會在毫無防備的夜晚有預謀地搖曳,讓你思念成災。她的文字讓人充滿了期待,是經過了時光沉淀的好作品。
——言情界“悲情女王”千尋千尋
楔子一觸即發
第一章一見驚心
第二章再見驚情
第三章雙面伊人
第四章曾經最美
第五章心依何處
第六章生日驚變
第七章愛莫能棄
第八章桃之夭夭
第九章別無選擇
第十章彼岸繁花
第十一章無路可逃
番外那一滴淚

有些遇見,一眼望去,便是一生一世;
有些心動,一旦開始,便是覆水難收。
剎那相望,咫尺天涯,
風雨過後,你是否還在等待,愛的花開?

 

楔子一觸即發
“實驗中學?這裏的學生,可全是我們江城的尖子生呀!現在什麼情況?”
“歹徒身上綁了炸藥,教室裏大概有三十來個學生,老師受傷,傷勢不明,有一個學生被歹徒用刀挾持,站在門口。歹徒提出來要見喬副市長!”
“要見喬副市長?大劉,把望遠鏡給我!”刑警隊王隊長接過望遠鏡,只見二樓教室“高三五班”的牌子底下,站著個身材高挑的女孩,身體微微顫抖,臉色發白,卻緊咬著嘴唇沒有哭。瘦小的歹徒躲在了女孩的身後,只露出了半隻胳膊,一把閃著寒光的匕首,架在女孩的脖頸上。
“靠!”王隊長陡然罵了一聲,放下望遠鏡,神色嚴峻,“那女孩就是喬副市長的女兒!趕緊聯繫喬副市長!還有,向省城特警隊請求支援狙擊手!”
江城是個充滿靈氣的江南水鄉城市,人口不到兩百萬,尚未組建自己的特警隊,不過距省城只有五十多公里,馳援方便。
“已經到了。”旁邊傳來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
“老周?你簡直是天降神兵啊!”王隊長看清來人,喜出望外地去握手,“有你在我就踏實多了。歹徒很狡猾,用人質擋在前面,把可能的射擊位都封死了,而且他身上綁了炸藥,如果談判不成,可就要靠你這個王牌狙擊手了……”
“你運氣好,全國公安特警狙擊手大賽正好就在離這不到二十公里的楊山,今天上午剛結束。我給你帶來了新鮮出爐的王牌狙擊手,就在那邊。”老周指了指身後寬闊的廣場對面一座賓館大樓。
“那邊?”王隊長有些疑惑,“雖然是角度最好的制高點,不過會不會遠了點?有快四百米了吧?”
“直線距離四百五十米。”老周緩緩地說,“那可是我們最好的狙擊手,和最好的狙擊槍——五點八毫米口徑重彈,有效射程八百米。”
“隊長!喬副市長去了省城,秘書說他手機關機了聯繫不到,可能正在開會;喬夫人帶著小女兒在北京治病,也聯繫不到。現在市委李書記正在趕過來!”
“那就想辦法打電話到省委,務必聯繫到喬副市長!”王隊長皺著眉頭,“歹徒看來是專門沖著喬副市長的,李書記來怕是也不管用。先喊話過去,就說喬副市長很快就到!”
一旁的老周按下通訊器:“獵隼,情況怎麼樣?”
“獵隼已就位,距離四五五,風速靜風,命中概率百分之五十,可能會傷及人質。”通話器裏傳來狙擊手年輕卻低沉冷靜的聲音。
近一個小時過去了,聞訊趕來的市委李書記和談判專家進行了幾輪喊話都無濟於事,歹徒堅持要見喬副市長,情緒越來越不穩定,終於開始破口大駡:“姓喬的,你個縮頭烏龜,你再不出來,就等著給你女兒收屍吧!還有這一屋子的人,全部做陪葬!”
“不好,人質危險!”王隊長扭過頭,焦急地看向正在接電話的大劉,“找到喬副市長了?”
“喬副市長他……”大劉舉著電話,神色古怪,“喬副市長他,剛剛在省城的一家賓館,跳樓自殺了……”
“什麼?!”在場眾人都是大吃一驚,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與此同時,狙擊手透過瞄準鏡,看到那一直沒有哭的女孩突然睜大了雙眼,兩行清淚,似斷了線的珍珠般倏地湧出,沿著清秀蒼白的面頰,一路滾落到緊抿著的唇角。
女孩抬起眼簾,那蒙著水霧的目光竟似向狙擊手所在的樓頂看來。然後,女孩做了一個讓所有人難以置信的動作:她微微揚了揚嘴角,把頭一偏。
鋒利的刀刃劃入女孩白嫩脖頸的同時,歹徒的額角也從後面露了出來。電光火石的瞬間,狙擊手毫不猶豫地扣下了扳機。子彈以超音速沖出槍膛,劃破空氣,發出尖利的嘯鳴,仿佛死神的喟歎……
喬依卻不動,只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
這時裏面打檯球的人注意到了她們倆,其中一人向她們招呼:“嗨,美女,怎麼路過兩次都不進來呀?過來一起玩嘛。這裏又沒有老虎,不會吃人的。”
說話的人看起來二十八九歲的年紀,穿一件V領羊毛背心,品質上乘的細條紋修身襯衣,抱著球杆,姿態慵懶地看著她們,手腕處精巧的袖扣在燈光下閃閃發光。
“好像是。”喬依低聲說了一句,精神大振,拉著蘇東月走進去。
“兩位美女,要不要玩一局?”那人笑了笑,長長的眼尾略向上翹,好似兩道彎彎的月牙,眼神迷離中帶著些勾魂的意味,典型的一對桃花眼。
“贏一局一千?”喬依問。一千元,那可抵得上豆豆半個月的奶粉錢了。
那人似是頗為驚訝地挑了挑眉,然後笑道:“美女要是能贏得了我孟哲,兩千!”
“喬依,你要幹什麼?”蘇東月急了,把喬依拉到一邊,低聲道,“玩真的呀?輸了我可沒錢借給你。”
“你放心,輸不了。”喬依低聲回了一句,又走到桌旁看了看,對孟哲道:“我要是贏了,不要你的錢,我要這個。”說著一指他手裏的球杆。
孟哲一愣,隨即竟然收起了戲謔的神情,贊許地點了點頭:“好,識貨!”然後扭頭吩咐旁邊的侍者,“給這位美女找一根最好的杆來。”
侍者未及轉身,後面便有一個人沉聲叫道:“小孟!”
孟哲應了一聲走過去,和那邊那人低低地說了幾句,又笑嘻嘻地回來,手裏多了根球杆,遞給喬依:“這是我大哥的杆,你先用著。我大哥說了,要是你贏了這局,他的杆,和我的杆,一起都給你。不過有個條件,局中誰先落了下風,他就幫誰打一杆,只是一杆。”
喬依扭頭看去,只見那人蹺著二郎腿坐在角落,臉剛好隱在光線的陰影裏。她努力想看清楚,卻只能看見一隻夾著雪茄的手搭在沙發扶手上,心中不由泛起絲奇異的感覺,生出些不好的預感來。
穩了穩心神,喬依接過球杆,掂了掂,又仔細看了看。三七比例,前肢是頂級白蠟木,後肢是拼花黑檀木,純手工定制,比起孟哲那根JohnParris的球杆只會更值錢,於是對孟哲道:“好,沒問題。咱們開始吧。”
“別急,我還沒說完呢。”孟哲勾了勾嘴角,“要是你輸了,我也不要你的錢。”
“那你要什麼?”喬依問。
“要你、還有你的一個KISS。”孟哲指了指喬依,又指了指蘇東月。
“關我什麼事?”蘇東月急忙往後退了一步,小聲嘀咕了一句,“流氓!”
“好,就這麼定了!擺台。”喬依毫不猶豫。
“喬依!”蘇東月緊張地叫了一聲。
“放心,不會把你輸掉的。”喬依不以為然地說了一句,拿起粉開始擦杆頭。
“你叫喬依?好名字。”孟哲饒有興味地看了她一眼。也姓喬?難怪從來不主動搭理美女的老大也行為反常了,莫非……
喬依拿起球杆,就仿佛變成了另一個人,嘴角微抿,目光專注,沉著、冷靜,一招一式有板有眼。
“太有范兒了!”蘇東月幾乎看呆了。
不過孟哲果然不是吃素的,開局二十多分鐘後,就已經領先局勢。
又過一會,眼看就要被“超分”(即使獲得臺面上的最高分數仍會落後于對手),喬依仍不慌不忙地繞著臺子轉圈,彎下腰從幾個不同的角度比劃著。
孟哲在一旁抱著球杆,一對桃花眼又彎成了月牙,笑吟吟地說:“別費勁了,不如直接認輸吧,一個KISS而已。”
蘇東月一把捂住嘴,往後退了兩步,緊張地看看孟哲,又看看喬依。
喬依瞥了孟哲一眼,鼻孔裏輕哼一聲,然後緊抿著唇,俯下身,一記右低杆擊打主球,將黃色的目標球撞擊至頂岸附近,白色的主球靠自身逆旋回退至綠色球和棕色球後面。
——死球!
“帥呆了,喬依!”蘇東月歡呼。
雖然她對檯球只是略知皮毛,但現在的形勢她還是看得明白的。孟哲被喬依製造的障礙球斯諾克(Snookered)了!
如果主球在直線距離內能擊打到目標球,這時的主球稱為“活球;此時喬依應該擊打紅色球,而紅色球被綠色球和棕色球阻擋,主球在直線距離內無法直接擊打到紅球,這時候的主球就稱之為“死球”。
通常情況,這時孟哲可以隨意擊打一杆,只判犯規,不判失球,然後換由喬依擊打。但這樣一來,局勢就會逆轉。
這回孟哲是真的傻眼了,看了看臺面,扭過頭向著角落頗為無奈地道:“老大,死球了……”
“你小子忒沒出息了,被個丫頭都能玩死,丟人!”餘浩揶揄了一句,站起身,向球桌走來。
喬依手下悄悄扯了扯蘇東月的一角,飛快地沖著門口打了個眼色。
什麼意思?閃人?蘇東月一愣,未及動作,來人已經走到近前。
喬依臉上不動聲色,腳下卻暗自退了半步,想往蘇東月身後躲去。誰料他看也沒看蘇東月一眼,徑直跨到了她面前。
“不認得我了?”面前的人聲線低沉,帶著悅耳的磁性,濃眉下一對狹長的眼睛,漆黑深邃,仿佛有吸光的功能,深不見底。
喬依被他盯著,竟然無法避開目光,腳下又向後退了半步,抵到了台桌堅硬的棱角,只得訕訕地笑了笑,搖搖頭。
“知道我是誰嗎?”探究的目光從頭到腳把她掃描了一遍,並在她穿著高領毛衣的脖頸處多停留了一秒鐘。
喬依心慌慌地向蘇東月求救,卻見這傢伙正不知死活地從口袋裏往外掏手機。她想幹什麼?找死啊!
果然,兩道淩厲無比的目光飛快地向蘇東月掃射過去。
蘇東月一個激靈,果斷地把手機塞回口袋,低頭故作無意地整了整衣襟,又撩了撩頭髮。
“知道我是誰嗎?”聲調稍稍拔高了些,審犯人一般的語氣。
喬依厚著臉皮嘿嘿一笑:“您是……孟先生?”
那濃璨的眉毛一挑,隨即眼睛微微眯起,盯著喬依,緩緩開口:“不,我姓余,餘浩。人未餘,浩歌待明月的浩。”
——“借問此何時,春風語流鶯。浩歌待明月,曲盡已忘情”。
浩歌,浩哥……
心底似乎傳來一聲遙遠的歎息,喬依想避開他的目光,卻被他越來越近的氣息壓迫著,上半身不由自主地向台桌上微微仰去:“原來……是余先生。”
“你叫喬依?”餘浩的語氣恢復平淡,目光卻緊追著一直看到她眼眸深處,仿佛要從那裏挖出點什麼來。
旁邊孟哲早已驚得眼珠都快掉出來了。不得了啊不得了,什麼時候見老大和哪個女孩這麼近過?賽過近身格鬥的危險距離啊!
卻見喬依把球杆抱在胸前,就像是老鷹爪子下的小雞,全沒了剛才打球時的氣勢,一個勁地點頭:“對,喬依,南有喬木的喬,春風依舊的依。”
“好一個春風依舊。”余浩退開半步,勾了勾嘴角,向台桌揚了揚下巴,“你說這球,還有沒有的救?”
“當然沒救了!”喬依脫口而出,看了一眼餘浩,又遲疑道,“也許……還有救。”
“好,丫頭,今兒就教你一招。”餘浩走過去接過孟哲遞過來的球杆,“小孟,你也好好學著點。”
他似是隨意地繞著台桌走了半圈,然後站定,俯身仔細看了看,緩緩抬高身體,一記紮杆!
球杆幾乎與臺面垂直地擊打向主球,出手不快,但力量顯然極大,白色主球暫態產生了強烈的旋轉,在前進過程中突然轉向,繞過了綠色障礙球。
——“砰”、“噗”,紅球入袋!
“天!”蘇東月捂住了嘴巴。
在場眾人都被這個解救了高難度斯諾克的漂亮“香蕉球”驚呆了,而餘浩風輕雲淡地站直身,擦了擦杆頭,交回給孟哲。
“美女,還要繼續嗎?”孟哲笑吟吟地看著喬依和蘇東月,竟然還無恥地舔了舔嘴唇。
蘇東月冷汗都快下來了,喬依反倒梗起了脖子,一揚臉:“願賭服輸!”
“好,爽快!”孟哲贊了一聲,又看向餘浩,很狗腿地道,“老大,要不咱倆一人一個?你先挑。”
蘇東月急了,向孟哲叫道:“喂喂喂,你什麼意思?這只是你們倆的賭注,可別扯上我。我一開始就沒答應。”
喬依扭頭瞪她一眼,皺了皺眉,用眼神憤怨:不講義氣!
蘇東月也瞪她一眼,一撇嘴,用眼神回應:是你自己非要賭的!
孟哲看了看她們倆,哈哈一笑:“到了這會兒,答應不答應,也由不得你們了。”
蘇東月環顧一下四周,這才發現檯球室裏就只剩下了他們四個人,門口倒是站著兩人,雙手抱胸,面色不善。
怎麼,難道遇上黑社會了?蘇東月畢竟見多識廣,此時反倒鎮靜下來,風情萬種地抬手撩了撩大波浪秀髮,然後好整以暇地對孟哲說:“我說,這位孟先生,其實本來就是大家在一起玩玩而已,何必較真呢?”蘇東月說完手一攤,歪頭望著他,一臉的無辜。
“嗯,說得也是。”孟哲誠懇地點點頭,又道,“請問這位小姐,貴姓芳名?”
“我叫蘇東月,蘇東坡的月亮,不是那個浩歌待明月的月亮。”蘇東月瞥了眼餘浩,馬上又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頭——為什麼要說真名呀?隨口編個名字就是了。
“好名字!”孟哲湊過來,伸出手,“蘇小姐,我們重新認識一下。我姓孟名哲,合起來就是:孟子的哲學。”
蘇東月白了他一眼,不說話。
孟哲又道:“要不這樣吧,兩個選擇:要麼讓我一人親一口;要麼你們兩個來個法式濕吻。”
“我們倆不是拉拉!”蘇東月連忙反駁,而孟哲則飛快看了餘浩一眼。沒反應?老大這是什麼意思?目標錯誤?
“我沒說你們是拉拉呀。如果你們肯來個濕吻,那這兩根杆,你們全拿走!”孟哲說著,拿過球杆,往喬依面前一遞,眼中帶著促狹的笑意,心裏很想扭過頭去看餘浩的表情。
喬依看了他一眼,挺起胸膛,大義凜然地接過球杆,然後深吸了口氣,一把拉過蘇東月。
“喂……啊……唔……”蘇東月反應過來,待要掙扎,奈何喬依身高上占了優勢,兩片嘴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壓了下來,接著便是口水橫飛、吐沫四濺……
“行了吧?”喬依站直身,用手背擦了擦嘴角,也不待孟哲回答,拉起嚇傻了的蘇東月就跑,留下兩個男人目瞪口呆地站在當地。
餘浩首先回過神來,“嗤”的一聲低笑,低頭撥弄了一下臺桌邊上的球,若有所思地自語:“喬……依……”
孟哲眼睛一亮:“老大,這丫頭……?”
“喬爾有個孿生姐姐。”餘浩緩緩道。
“姐姐?”孟哲向門口望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要不要跟?”
餘浩有些疲憊地搖了搖頭:“算了。找到了,又能怎樣?”
“起碼要她還錢啊!連本帶息,既往不咎。不然,抓她個詐騙罪!”孟哲把手向下用力一劈,又搖搖頭,“不過瞧她姐姐這樣子,為了兩根球杆什麼都做得出來,估計她也混得不怎麼樣,討債怕是有難度。”
餘浩手裏握著個球轉著,心情複雜,沉默良久也沒有出聲,看得孟哲在一旁乾著急。
他其實一直都很想見識一下,是什麼樣的女孩子能勾得當年熱血純情的老大七魂不見了六魄,今天見到了有著相同面孔的喬依,果然不愧是孿生姐妹,行事也非一般人所能為。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