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社情漫畫:公民的肥皂箱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9315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警告!本書非常可能引起您的身心不適,特别是對精神、心理造成强烈影響,觀看前請做好心理準備。衛道、膽小者亦請慎入!

(色)社情漫畫第一發,請用有色的眼光來觀看這一切!

肥皂箱,起源於「倫敦海德公園」內的著名的演講聖地──演講角(speak corner)。
在那裡,只要拿著木箱站上去就可以開始發表演講,台下的人可以提問或是展開辯論,但絕不能阻止演講者發表言論,現場也有警察保護演講的人,讓他們可以暢所欲言。

如果你擔心核電廠會把我們都變成畸形人
懷疑不公平的稅制讓自己愈工作愈窮
害怕在媒體巨獸的天羅地網下,將會失去自己的判斷力
請別切斷自己發言的權利,將你的想法大聲表達出來

11組來自各行各業的創作人,有音樂人、廣告人、漫畫家、塗鴉客與藝術家,他們不是社運分子,但就跟一般公民一樣,對於社會上發生的一些議題、現象有「意見」或感到憤怒。這次,他們要把對於台灣現況的觀察與不滿,用畫筆描繪出一幅幅具體的景象。

希望用更直接、更易懂的方式,和所有生活在這塊土地的人,一同思考、一起討論為什麼會有這些現象,而這些狀況又是如何影響我們的想法、改變我們的生活。此外,本書也特別收錄主編鴻鴻與吳音寧、黃哲斌的對談,深刻探討圖像與社會反抗的關係,以及議題背後更大的社會變化。

所以,我們期待的本書後遺症是:希望讀者迫不及待地成為下一個站上肥皂箱的公民,勇敢出聲,表達自己對於社會議題的看法。

本書特色

集合多位年輕創作者針對社會議題發聲的作品。容納流浪動物、核能、都更、兩性關係、抽菸問題、韓流、消費社會、稅改與全球化等多元問題,創作有連環漫畫、單幅創作甚至壁畫、塗鴉等形式,使用到的媒材有木板、紙張、絹印甚至是,牆壁。

鴻鴻

詩人,劇場及電影編導。現為「黑眼睛文化」及「黑眼睛跨劇團」總監,《衛生紙+》主編,並在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兼任教職。歷任台北詩歌節、新北市電影節、圖博文化節之策展人。著有詩集《仁愛路犁田》等,散文《阿瓜日記──八○年代文青記事》等,小說《灰掐》(與漫畫家智海合作),及劇本、評論等多種。為行動團體「文化元年」成員。

阿強

龐克/藍調/民謠/搖滾/飛踢/口琴/LIVE/人生/沙啞/漫畫
天龍特攻隊/瑪莉歐兄弟/相聲/漫才/摧毀/建設/性感帶
威士忌/啤酒/人類/地球/棒球/高熱量派對/比獸還帥/

奇哥

一個不稱頭的創作歌手,不稱重的音樂製作人,不稱職的業餘漫畫創作人

阿信

阿信,本名詹曜維
1985年生,一個想成為漁人、獵人、畫家、流浪漢的廣告人
「信念比真實更重要。」

EXPERIENCE

2008 奧美數位廣告營 優勝/自由時報AAAA廣告獎 佳作/時報廣告金犢獎 銅獎
2009 時報廣告金犢獎 佳作/新一代設計展 包裝組 佳作/新一代設計展 平面組 佳作/龍璽設計百大新人獎 入選
2010 奧美互動行銷 實習/奧美林宗緯紅領帶計劃 受獎助者
2011 任職於智威湯遜廣告(J. Walter Thompson)台灣分公司
2012 亞太廣告節青年營 Young Lotus 台灣代表 

Freakie Pam-Pam Liu

25歲二次處女,業餘漫畫家,兩性觀察家,興趣是開設FB粉絲團,表面上是憎恨男人的憤世忌俗女,但其實內心是容易受傷的小動物,最喜歡的事情是叫囂。

手指

{手指}由兩個人組成,學習人合作的力量讓1+1=3
叫{手指}因為柏納韋柏的《螞蟻》一書。 螞蟻稱呼人類為手指,因為螞蟻的眼界只看得見人類的手指。

小肆

4 micro presses微型出版
部分人對微型出版、漫畫、插畫有些歧視,認為這類的書籍太另類或是暴力情色而忽略它帶來的時事與知識。這書店主張用微型出版的方式,希望帶給群眾另一種視線、另一種娛樂、另一種觀點,重要的是另一種生活。

Candy Bird

1982年生於台北,現從事壁畫、塗鴉和插畫。兩年前為了補貼收入而去作快遞員,常在商業大樓之間穿梭,有機會觀察在辦公室工作的人,家人也是上班族出身。
不久之後我找了一處東區商業大樓旁邊的公園,我畫了一個180公分高的低頭人手持空酒杯和公事包在公園牆上,並加上「何謂人生」幾個字,表現上班族身不由己的沉悶心情,這是用壁畫替社會發聲的開始。

捲貓

捲貓是一個喜歡畫插畫和漫畫的人,擅長畫各類思想不正確的絨毛小動物。熱愛在可愛繪本風格中偷偷塞入黑暗邪惡的內容。畢業於英國金士頓大學插畫系,目前在個人出版品的道路上行進。
入選2012安古蘭漫畫展台灣區隨團漫畫家

MIA

把自己投射在掙扎、矛盾、歪斜的怪物形象裡
藉由軀體之間的連結、重組、循環
讓情緒得以蔓延釋放
讓不安得以安定

米奇鰻

米奇鰻,非典型漫畫工作者,生活和工作像雞排跟胡椒一樣密不可分;常用超摳的態度出國旅行取材,還順便偷賣自己作品補貼旅費,從心齋橋到東倫敦、北京到巴黎都曾被目擊。

Bbrother

Bbrother,1982生,於政治大學就學期間與同伴成立上山打游擊組織,開始塗鴉生涯。2005至2009期間在台北市街頭舉辦各活動如廢墟占領行動、以物易物市集、果菜市場大學。2011年金匠大學(Goldsmiths)藝術碩士畢,現居工作與居住於倫敦。

主編序:糞青塗鴉救台灣行動/鴻鴻
搖滾能夠改變世界嗎?/阿強
i少女/奇哥
page. 八又二分之一/阿信
不可抗拒之因素/Freakie Pam-Pam Liu
目前的人/手指
獵殺吸菸者/小肆
新老大哥時代/Candy Bird
稅美人/捲貓
世界末日還沒有要來吧/MIA
獻給另一個星球的人類/米奇鰻
向前走—林強樂曲下的倫敦城/Bbrother
附錄對談:圖像與社會反抗的三方辯證——鴻鴻、吳音寧、黃哲斌

糞青塗鴉救台灣行動
鴻鴻

這不是革命的時代,但卻是抗議的時代。因為民主社會的遊戲規則是有話就說,異議可以理直氣壯。民主的品質不在於服從多數,而在於尊重少數。抗議的方式,於是也能看出每一代人的特質。

這一代年輕人或許衣食無慮,但卻面臨貧富差距日益增大的現實。他們或許不像威權時代成長的上一代有那麼多壓抑的憤怒、多餘的顧慮,卻擅長採用遊戲或嘲諷的美學,把話說出來,或者是這裡你看見的,提筆塗鴉。

小時候我們都會在課本的空白處塗鴉,與其說是繪畫的天才蠢動,更多其實是一種發洩。發洩自己被困在課堂身不由己的無能為力,發洩對於被餵食的難吃的知識的無能為力。畫得好壞無所謂,在跟同儕分享時,那更像是一種自我肯定,肯定自己在劃一的分數標準之外,還有獨特的個性與存在價值。

11位圖像創作者,端出一本集體創作,發抒對當前社會的不滿與洞見。稱他們「圖像創作者」而非「畫家」,因為他們的身分非常多元。有人是漫畫家、插畫家、塗鴉客,也有設計者、音樂創作者、廣告人。事實上,在口水橫飛的時代,圖像或許更能具體表達意見與感觸。從主題的構思、畫風的選擇、甚至使用的媒材,他們都極盡多樣性之能事。

有人畫在牆上、有人畫在木板上、也有人使用絹印。有人批判都更、有人嘲諷廣告、有人反媒體壟斷、有人拆解偶像神話、有人反反菸、有人抗議稅制不公、有人關心流浪狗、有人想再唱一次〈向前走〉,也有人只是單純幹譙台灣女生怎麼都那麼哈老外。從個人到集體,從諷刺到哀悼,從搞笑到詩意,從囈語到怒吼。這些問題並不全面,也不避雞毛蒜皮,但是比起課本上的大道理、或政客的統計數字,這些小塗鴉毋寧更真實也更寶貴。

許多創作者其實平日相當低調,餬口都煩惱不完了,哪有時間來救國救民?與其說他們是憤青,不如說是糞青,是在社會邊緣苟延殘喘的無謂青年。但是,他們並不甘於自我陷溺,相信即令身不由己,卻不至於無能為力,這小小的參與,便是和社會恢復連結的努力。這已經不止是小時候那種無名的發洩行為,而是有意識的介入行動。

他們的漫畫當然是藝術,是獨創的現代藝術,但是作者毋須標榜「藝術性」、「獨創性」這類聊以自滿的價值──重要的不是作品展現出誰誰誰的個性,而是它們所傳達的、豐富而直接的訊息。「古之王者,欲觀民間之風俗,藉知政教之得失,故設采詩之官。」這本《社情漫畫:公民的肥皂箱》就是今天的詩,就是這群人在101國慶日獻給台灣最真心的禮物。

要理解「糞青」們的牢騷不是恨、而是愛,對社會大眾可能有點障礙。畢竟,許多人永遠覺得現狀比改變好。但是我們也不能忘記,讓世界進步的,正是許許多多的反叛青年們,不管是康有為、林覺民、胡適,或是西方的耶穌、莫札特、畢卡索。沒有他們的叛逆,今日世界也不會是這個樣子。

桑內特(Richard Sennett)在《再會吧!公共人》一書中談到十九世紀中葉的劇場時指出,當街道無法提供人們真相時,你必須成為福爾摩斯一樣見微知著的偵探,不然,舞台就有責任說出街道不再說出的真相。在今天,當主流媒體各陷於意識型態的攻伐,吹起漫天迷霧,漫畫──這群糞青自設的舞台、自己搬來的肥皂箱,卻能毫不遲疑地見微知著,表達生存的真實。大人往往告誡孩子丟掉漫畫,拿起課本,才能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我們的建議剛好相反:丟掉課本,拿起漫畫。世界的真相,便在其中。

圖像與社會反抗的三方辯證——鴻鴻、吳音寧、黃哲斌
鴻:我想請音寧從運動者的經驗來談這樣一種行動,請哲斌從抗議的形式,也就是從媒介的角度出發來談。
我想先請問音寧,接觸到這本書的時候妳的直覺反應是什麼?

保守化的社會
音:我覺得這些都是很年輕的作品,但是我有點驚訝年輕人怎麼都這麼……不憤怒,或者是說,憤怒的力點我有點不太能感受得到。
鴻:我覺得,這是因為他們有時候不去追究結構性的問題或是根源,而是直接對現象反應。這些作品像是他們從切身相關的生活做出的直接反應,用一個比較嘲諷輕快的方式來呈現。當然也不是所有,有些作品還是有去挖一些比較深的東西,但有許多人就是直接反應,這就是年輕的特色。

音:我最近一直在講一件事情,我覺得台灣的社會比起我們年輕的時候,整體是相對更保守化的。因為我們年輕的時候,是朝向一個開啟新時代的衝撞期。怎麼衝撞完之後,現在反而是漸漸退回保守化的傾向,這讓我覺得蠻……不知道要怎麼說的……

我最近看到報紙上的一個新聞,有一對男女在捷運上擁吻的畫面,被上傳到網路上。捷運局的態度竟然是,可能有妨礙風化之嫌,如果查得出來這對男女的身分,要起訴他們。就是這樣,從很多生活的細節一直不停地在保守化。還有一個新聞是,前陣子情人節的時候,有一個單身工人因為沒有情人,鬱卒地跑到公園喝悶酒,因為很熱就把衣服脫了,在涼椅上睡著。

隔天早上,路人看到一個全身沒有穿衣服的工人睡在椅子上,就馬上報警了。我覺得這種種跡象都在顯示,這個社會對身體或是種種觀念,都有一種倒退的感覺。雖然我們那個時候也並不是全面地激進。但是,我們今天都可以談同性戀,在許多名詞上面都可以自由地討論,但是實際上這個社會好像並沒有想像中的開放自由,這是我最近最大的感受。

這些作品讓我看不太到,屬於年輕人生活中遇到的限制或困境。
但其實我覺得Freakie的作品還滿好玩的,可以感覺到她對這件事情非常有感觸。她作品裡面所指的外國人是指白種男人,但是外國人不只有白人,如果可以更清楚地點出來,台灣女性對於黑人或是東南亞的泰國勞工這樣的外國人,又各自抱持什麼樣的態度,也許會更有意思。

圖像與社會意識的連結

斌:我的看法是,的確可以說台灣社會這一、兩年出現很多事情,讓大家感覺到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自由開放。有所謂整體來說比較保守倒退的情形,這個我都贊成,這也是我覺得,在這個時間點出版這個作品還蠻有意思的地方。我在書裡面看到一些創作者,他們對某些社會脈絡是生疏的、有距離的,但是相對也讓我很感動,就是他們願意進去看看。因為傳統台灣的漫畫界,除了少數政治漫畫之外,台灣本土的漫畫家一般來說是對社會現實是不關心的。

像捲貓也承認一開始真的完全不懂稅,為了這個作品,還特別找公平稅改聯盟的peggy幫她上課,試圖去理解這個議題,讓它變成一個完整的作品。我覺得這就是一個開始,這個開始的氛圍也有點對應到台灣這幾年的氛圍。

我開始跑社會新聞的時候是九○年代,那是街頭運動和抗爭非常頻繁、非常大量的時代,真的有草莽的活力存在。但大概從兩千年開始,這個部分是弱很多、沉寂很多的,連社會運動都有這樣的現象。可是在這兩、三年,我感受到有另外一種憤怒、力氣或是想說話的慾望又跑出來了,而且是透過不同的管道,有些透過文學、有些透過音樂,這本合集讓我看到,有些圖像作者願意試著把自己的作品和現實社會產生一些關係和連結。

鴻:其實這些作者多數都不是專業的漫畫家,有些人是做音樂、有些人是做設計、做廣告,大家各有不同的工作。像Candy Bird是一直在街頭塗鴉抗議,他對於環境、事件比較能掌握到切入點。其他創作者就像是市井小民,不是資深的抗議者也不是專業的圖像作者,但是他們都用圖像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生活的一點感觸,或是用圖像來表達、思考自己和社會的關係。

希望這個作品不是那麼口徑一致的,但是可以比較表現現在年輕人文化的一個狀態,我們看到香港小克、楊學德的作品就會覺得:「欸,怎麼那麼有力氣!」畢竟圖像還是年輕人比較容易接受的一個方式,但是在台灣的漫畫界卻不太有這個脈絡,台灣是不是可以找到一種方式用圖像來講這些問題,所以就往這個方向去做嘗試,衛城希望這是系列的第一本,以後還可以往這個方向繼續發展下去。

斌:我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傳統的圖像創作者比較不見得那麼有社會意識。可是現在,很多有社會意識的運動者反而漸漸開始善用圖像的能力。一個例子,就是FACEBOOK前陣子反旺中的事件,很多人用各種方法惡搞旺旺公仔,對於圖像不管是嘲諷或是玩弄,其實是有另外一種的力量。許多社會運動者也開始了解,有些反抗的方式是在街頭、有些要用身體的碰撞,甚至是要跟警方的盾牌接觸,可是有時候反抗的方式可以藉由某種圖像的展示,或是認同的投射。我自己感覺到,比起十幾年前的街頭運動者,現在比較年輕的運動者似乎更能掌握到圖像和反抗之間的一些關係。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