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生死流連(簡體書)
  • 生死流連(簡體書)

  • ISBN13:9787229052911
  • 出版社:重慶出版社
  • 作者:白晶
  • 裝訂/頁數:平裝/213頁
  • 出版日:2012/08/01
人民幣定價:23元
定  價:NT$138元
優惠價: 87120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最難以獲得的原諒,其實來源於你自己的內心。  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要麼活著,要麼死去,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狀態存在嗎?她處於非醫學意義上的「彌留」之際,卻獲得了感知現實與過去時空視角的超自然能力,她意識裡有些怎樣的內容?她又能去做些什麼? 流連在生與死之間,本應離開這個世界,卻因內心的羈絆而不願就此放手。因為無法相信究竟做錯了什麼要以生命為代價?因為沒有獲得死亡的真相,卻獲得了感知現實與過去時空視角的超自然能力,靈魂無法抵達地獄或者天堂……
白晶,女,天津作家協會會員。供職於某報社。發表長篇、中篇、短篇小說及散文、傳記文學、報告文學二百餘萬字,多篇作品獲獎或被全國知名刊物轉載。2003年獲天津市“文學新星”稱號;2009年獲天津市“職工藝術家”稱號。出版長篇作品有:《愛情跑單》、《就戀這把黃土》、《方正人生》、《大夢飛天》、《心的門》、《呂雉的戰爭》、《尋找白玫》。
《生死流連》編輯推薦:你相信一個人在死前的最後一刻,會因為他的愧疚,因為他渴望得到的原諒,而不願意離開這個世界嗎?在《生死流連》中你將會看到,人生中的很多畫面都是真假難辨的,也許,在靈魂離開肉身的那一刻,上帝會給予一個穿越時空的機會,讓你窺見人生中不曾知道的種種真相,你還願意離開這個世界嗎?
不是有別於以往其他類型的“穿越”,或許提不起我寫這部書的興趣。當一位朋友提議我寫當代穿越、人和人靈魂間的穿越時,這個奇妙想法似“噗”地一聲劃著的洋火,對準的正是煙花筒引信,我只有站在下面,仰望自己偌大的激情斑斕於漫漫長夜空。
這種“大突破”,雖然比僅寫年代間的穿越復雜、艱難、具有挑戰性,卻也更具現實意義。
希望看透對方,卻願意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似乎是人的共性。本書的視角就是把披在人身上的華麗外衣一層層剝除:你在我面前不是裝嗎?那我用“隱身”的方式吸附於你,窺見你不為人知的生活的另一面。展現眾生相只是表面文章,透過人生百態剖析人性直指人的靈魂,才是最終目的。
都說這是一個遊戲的時代,很似舊時男人喜歡把玩女人的小腳,浸淫於極度的扭曲與變形之中。不可思議的“審美”,造就了無數嘴臉怪異的“玩家”。一場場瘋狂的遊戲中,玩人的同時也不免落于強于自己的高手股掌。
“不就是玩嗎?玩唄,看他媽的誰玩死誰!”儼然像鋪天蓋地的蝗蟲,瘋狂地啃噬綠色的真情、真愛、善良、單純及與所有美德有關的事物。道德、理想、盛名、美德、浩然之氣、血氣賁張……都成了被譏諷調侃的對象,似把女人乳房臻美的哺乳功能剔除,只剩下被一隻只大大小小汙濁粗鄙的手無度撕扯與揉捏的效用。
滿目的瘡痍,令良知未泯的人在足以扼腕的哀痛中失神不已。不禁會問:當今的社會和生活於斯的人們,為什麼會如此瘋狂?瘋狂的背後,潛藏的巨大暗流又是什麼?
完稿之際,正是正月十五,年的尾聲在瘋狂的鞭炮與炫目的煙花中碎成一地紙屑。風可勁地刮著,天上的月亮也被吹得愈發清冷,像黑暗中透出一洞遙遠的光明。我不禁罵了句,該死的月亮,你所有的魅惑也不過是借了太陽的光來遊戲嚮往你的人,也多虧了現代科學戳穿你的真相!轉而一想,世上的一切物象都是無辜的,該問罪的還是以遊戲萬物為樂的人!
28天,當我經歷了這段看似瘋狂卻又奇妙的旅程,似乎把自己也穿越了一把。每次走完長篇,圈下最後一個句點時,我會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場,這次也不例外。似落在頁尾的注腳,不起眼卻非常重要。是對心中未盡情緒的徹底抒發,是對這段沒有白天黑夜日子的完全清理,也是對與文字28個日夜做愛般的顛狂表示敬意。
從沒想過要寫穿越,也從沒想過會如此順利地完成了這次瘋狂穿越。掩卷而思,卻又有些像斑駁的水泥老墻,早晨和晚上,都有露有霜,摸摸,卻一手的潮濕與冰涼。


蘇好伸了個懶腰,坐起身,發現自己竟然像個沒有任何重量的氫氣球,可以輕易騰身到半空中,而且想怎麼飄就可以怎麼飄。小時候無數次做過的飛翔夢,在這一刻奇跡般地實現了。
透過林隙間薄薄的霧靄,她打量著下面的一切。
林中小路上,兩輛“汪汪”叫的警車停在路邊,黃色的警戒線將仰臥於草叢中的白衣女子圍攏起來。五六個身穿警服、手戴透明膠手套的員警分散在周圍,有的拍照,有的搜索物證,有的檢查女屍,有的對報案人做筆錄,緊張忙碌的氛圍中透著濃重的不安與疑懼。
“天還沒亮,我到地裏割芹菜、捲心菜、大蔥,到市里賣,”農夫伸手去指,由於顫抖所指的方向有些偏離,他臉上的肌肉抽動著,氣息像被重物壓住了,聲音越發磕巴,“想——想解大手,把‘狗騎兔子’停那兒,沒走兩步被她絆了一腳。”
“大概幾點?”中年警官打斷他的話問道。
“天剛擦亮兒,也,也就5點。”
警官看了看表:“現在是6點,是一小時前!接下來,你又做了什麼?”
“打,打110!”
“陳隊長,”女法醫向警官喊道,“女事主大約25歲,身高1米68,瞳孔早已放大,頸部有明顯的紫色淤痕,胸部、小腿、腳腕處的皮膚上有淤青,沒有發現被強暴過的跡象。初步推斷,死亡時間大約離現在5小時,也就是午夜12點前後。”
“大家仔細勘查,一個腳印、一個車軲轆印、一根毛發也別放過。”他對身邊做筆錄的員警說,“讓技術部調查沿途所有的監控錄像,一個疑點都不要放過!”陳隊長神情凝重,目光卻是堅定的。
陳隊長再次走向草叢中的女子,那是一個身材高挑、面容清秀的女子,頭稍向一側歪著,眉峰蹙起,像是欲說還休的痛苦於那一刻凝固,又像是對生者無聲地講述自己慘痛的經歷。她上身穿V字領、抹袖的白色短款上衣,微微揚過頭頂的手臂將衣服向上扯起,露出圓圓的好看的肚臍。脖子上戴著一條鉑金項鏈,項鏈墜是一枚鉑金托嵌的扁方形淡黃色的黃晶,白皙的手腕上帶著三條五顏六色珊瑚珠串,在整個淡雅的裝束中非常惹眼。一條腿曲縮著,另一條腿伸得很直。白色長裙一端掩著膝部,一端掀到大腿上方。腳踝處戴有一條鉑金上鑲有黃晶的腳鏈,腳上穿著黑色的思加圖品牌的高跟涼鞋。
出於工作關系,陳隊長對人的著裝特別注意,這些可以間接地透露出一個人的身份、地位、生活狀態與情趣品位的資訊。就像思加圖品牌的鞋子,它是義大利品牌,品名源於音樂語言,寓意跳躍的音符,象徵一種充滿活力和歡樂的彈力。從她不事濃妝艷抹和淡雅的極有品位的著裝來看,她大致是哪類女性在他心裏已多少有了底。但她到底是什麼樣的女性,只有等水落石出才能見分曉。
“如果是搶劫殺人,她身上不會留有如此貴重的首飾,如果不是搶劫殺人,她身上卻沒有隨身攜帶的任何物品。情殺?仇殺?情仇殺?搶劫殺人?她給我們出難題了!”他說。他剛出任大隊長一職不久,就遇到如此棘手的命案,像一張考卷,答不好,同事們不會信服,老百姓也會笑話他無能。對此,他心裏明鏡似的。
蘇好來到陳隊長面前,望著這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想像不到的事情出現了,不只是這個男人沒有發現她,周圍的幾個人也都沒有發現,她像空氣一樣如入無人之境。以往小說和電影中的穿越,大都是活生生的人;現在穿越的竟是自己的靈魂,而且是真實發生的、毫無虛構的成分,令她錯愕不已。
靈魂指的是人的心靈、思想或人格、良心,也用來比喻事物中起主導和決定作用的因素。在宗教中認為,靈魂是附著在人的軀體上作為主宰的一種非物質的東西,靈魂離開軀體後人即死亡,而靈魂卻飛往了另一個空間。科學家分析說,由於科學在現階段依然處於落後時期,所以依然無法證明靈魂存在與否。在科學猜測中,靈魂可以是一種物質,而這種物質處於物質與能量的分界線上,所以在現實生活中會有人看到靈魂,此時靈魂由於一系列原因,其屬性更傾向於物質,所以可以被看見。在另一些情況下,靈魂更傾向於能量,因此可以被探測儀器捕捉。然而在大部分情況下靈魂都處於分界線上,因此無法被現代儀器觀察。
不管怎麼說,不管從哪個角度說,這事還是讓蘇好遇上了,令她感到可惜的是,出事前沒有給自己最親近的人一個交代,否則,就不會這樣不明不白地與親人陰陽兩隔。
她聽人說,靈魂一旦脫離肉身,便全知全能。她試了試,卻無法穿透陳隊長肉身並看到他的思想,也觀測不到女法醫和在場的所有人的思維。她不明白,是人們描述有誤,還是自己心智沒有完全打開,無法做到那個境界。
看來,傳說中的事,只是活生生的人一相情願臆想出的,不過是個傳說。
“清醒,是可怕的!”蘇好瞥了一眼橫陳的白衣女子,像被剜掉了一塊肉似的疼。自己才26歲,在沒有任何背景的狀態下經過幾年打拼,剛在事業上嶄露頭腳,遠在寧夏的父母還未來得及接到海城享受女兒給予的孝敬,深愛自己的蔡銘軒還未來得及娶自己為妻,一切就這麼像雲煙一樣飄散了。而唯一能安慰到自己的,就是可以趕去與兒時的小夥伴朗兒照面了。7年來,她篤定地認為朗兒的離世與自己有關,這下終於有機會可以與他說聲對不起了。
“對活著的人來說,是沒有明天的;對死了的人而言,則沒有今天”,當時她從人生意義的角度理解這句話,是說一定要做好今天的事,別到時日不多時再悔不當初。此時,她的開悟卻起自生命存在本身:一個連今天都沒有了的人,連生命都已經終止了的人,明天又從何談起!
海城是座大都市,事發地在離市區僅有十幾公里的近郊。蘇好在這裏度過了4年大學時光,畢業後在市廣播電臺工作。她說不上多愛這個城市,卻也有種第二故鄉的親近,況且銘軒也在這裏。當時,她拒絕某知名電視臺挖去做主播的邀請,一心想留在這裏,不僅是為了心愛的廣播事業,還為了與銘軒死心踏地安個家。可現在,不僅家沒了,連自己的性命也交待在這裏。扼腕之痛襲得她瑟瑟發抖。
面對員警的勘察結果,蘇好心有不甘。如果可能一定要親自行動,找出真相,讓自己死個明白。
2
一夜沒回家,銘軒不定多著急,先回去看看他。剛這麼一想,蘇好轉眼便來到家中。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撕心裂肺的情緒也跟著一下子裹挾而來:這裏的一切已與我不再有關系!自己再也不是這裏的女主人!自己已是這個家的不速之客了!
一切都像是昨天發生的,那天的情景仍觸手可及。
今年的情人節那天晚上,蘇好11點主持完節目,走出廣播電臺大門,站在路邊等出租車。初春的風像小刀子一樣割進肉裏,她這才意識到自己還穿著在暖和的直播間裏穿的單薄的衣衫。瑟瑟發抖間,忽聽不遠處有人不住地按喇叭,她瞥了一眼,見是銘軒坐在車裏,她欣喜得好像看到了大把大把的可以任意享受的溫暖,腳下的步子輕快地像踩在了音符上。
不過,她心裏有些納悶,銘軒下午還給自己打電話說,仍在外地出差,不能趕來接自己,怎麼說回來就回來了?
“我想給你個驚喜,一分鐘都等不了!”銘軒抱住她一陣狂吻,“我要送給你一件禮物!”話音未落,銘軒喜滋滋地啟動車子,沒有開往蘇好租住的小區,而是拐向一條剛建好不久的濱海路。濱海路寬敞平坦,兩邊修剪得非常精緻的植被間透出橘黃色的燈光。銘軒不時地偏過頭來興奮地沖她笑,或大吼一聲:“我要抱著你,我不讓你走,baby,baby……”
見他半天沒拿出任何禮物,蘇好忍不住問:“什麼好東東,這麼吊人胃口?”
“諒你也猜不到!”他神秘兮兮地說。
銘軒一直是這樣,總會弄些出其不意的小段子,不讓她雀躍而起,他是不會罷休的。
去年的情人節,那是他們相識後的第一個情人節。銘軒也是這個時間在電臺門口,一邊聽車載電臺她主持的“午夜傾情”節目,一邊等她。她剛走出播音室大樓,大門外一顆用數十支點燃的蠟燭圍成的大大的“心”便引起了她的注意。當時她還想,這人可夠浪漫的,哪個女孩兒見了,不芳心蕩漾!
“好兒——”
蘇好向不停地揮舞手臂的人望去,守候在那顆燭“心”旁的頎長身影正是銘軒,而被浪漫的人卻是自己,莫大的幸福像煙花一樣瞬間燦爛於她的心空。
銘軒看似不經意給自己製造的這些小浪漫,使蘇好無論工作多緊張、神經多緊繃,都會一下子放鬆下來。還有他說的那些能暖到心上的話語,做的那些體貼到肺腑上的事,把她拖離了其他追求者,只對他情有獨鐘。
既是同學又是好友的咪咪說:“情趣是個好東西,不是每個男人都能給你的;而能給你的人,未必是最適合你的人!願你抓了個大獎!”看蘇好笑得嘴上像淌著蜜汁,咪咪又說:“你命夠好的,從那麼偏遠的小地方出來,剛混了這才幾年啊,工作和男友都不錯!哪像我,雖然長在大城市,卻誰都指不上,還得靠自己!”
“我不也是靠自己嘛!”
“這‘靠’自己也不一樣啊!”咪咪把靠字說得很重,“你要臉有臉,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要腿有腿的!哪像我啊,除了身高造不了假,凡是能修整的地方不都修理過了!整個一個受累不討好的‘形象工程’!”
“你這麼說,像你天生沒臉沒胸沒屁股似的,那不成了被呂後人彘過的戚夫人了?那都是你自己樂意折騰的,又沒人逼你!”
“古人還說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歷史發展到現在,雖然一味的淑女不再吃香,但形象美好卻是可以大行其道的。為什麼現在還強調男女平等?就是我們的社會還存在著極為不平等!女人只有讓自己花枝招展,才能使感官動物的男人春風得意,把他們哄美了,女人也能得到一點甜頭吃!”
“不是每個女人都像你這麼想,這麼做!銘軒不也是一般人?也不是鉆石男!”
“反正,老天爺挺厚愛你的,一生下來就給了你一張通達四方的‘貴賓卡’,還有珠圓玉潤、充滿磁性的音質!每當我聽你的節目就想,我要是男人,也會像你家銘軒一樣沒見你人,只聽到你的聲音就會愛上你的!我挺看好銘軒的,他們設計院多肥啊,做一個招投標,只需稍動些心機拿6位數好處費像玩似的。這幾年在銀行工作,我沒少拉他們單位元的存款。”
車子在遠離市區的一個新建高檔小區蘭亭苑門口停下。電臺做過這處樓盤的廣告,價位之高不是一般工薪階層可以問津的。雖不在市中心,小區環境和各項配套設施都是上乘的。
蘇好疑惑地問:“來這裏幹嗎?”
“閉上眼睛!”銘軒並沒有解釋,解下脖子上的圍巾,蒙到蘇好眼睛上。
“你不會又想在車上做愛吧?也不怕進進出出的人看到?”蘇好“撲哧”一聲笑了。
銘軒在蘇好唇上吻了一下:“你啊,盡往歪處想!”
“你不歪,我能想嗎?”
“這回憑你怎麼想,也料不到你的男人有多歪!我的公主,快跟我走吧!”
“我就不信你能領我到火星上去!”
銘軒一邊調侃,一邊領著蘇好七拐八拐走進樓門,上到第三層停了下來。隨鑰匙“嘩嘩啦”幾聲轉動,門“吱”地一聲開了。
“先站著別動!”銘軒走開了,十幾秒後又回到蘇好身邊,掀下蒙在她眼上的圍巾。
通明的燈火讓她一下子難以適應,不知道這次他又會跟自己開什麼玩笑。
3
銘軒笑瞇瞇地帶著她挨間屋子看。
這是套150平方米,三室、兩衛、兩廳的單元房,室內裝修並不鋪張、奢華,到處卻彌漫著溫馨、雅致,許多居家的細節處理得很精心,當用的傢俱、物品一應俱全。看得出,這套房子剛裝修完不久,它的主人一定是個很會生活的人。
“喜歡嗎?”
“你還沒告訴我這是誰家?是‘孫子’家?”
銘軒連連搖頭,突然一把抱起蘇好往屋裏走,興奮地大聲說道:“我的好兒啊,這是咱們的火星!”
“這個玩笑可開大了!”蘇好根本不信,從他的手臂中掙脫出來,不動眼珠地盯著他看。
銘軒那張俊朗的臉繃了起來,無比莊嚴地伸出手,指了指蘇好又指了指自己:“這就是我送你的情人節禮物!為此,我忙活了大半年!”
蘇好還以為他不過是說著玩的。買這套房子,至少要250萬,裝修、傢俱、電器加在一起至少20萬,憑他的收入絕沒有這個財力。他的父母都是退休的中學教師,把原有的房子賣了再加上一生的積蓄,都無法把這個夢做真了。
“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告訴我?”
“我就想給你一個做夢都想不到的驚喜!”見蘇好仍不相信,銘軒從包裏拿出房產證。看到房產證上赫然寫著他們兩個人的名字。
蘇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驚詫地叫了起來:“天啊,你幹了這麼大的事,我竟一無所知!”
銘軒笑瞇瞇地在蘇好臉上親了一下,也不答腔,打開了音響,屋裏即刻蕩漾起美國爵士樂之父阿姆斯壯的《這是一個美妙的世界》。他將屋裏的燈調到了極溫馨的朦朧,又讓她在屋裏走了一圈。
“哇,我的天,真難以置信!”蘇好有種劉姥姥進入大觀園的感覺,無論走到哪兒,音樂都會在嵌入每間屋頂的擴音器裏傳到哪兒。
蘇好這才想起來,前些時候銘軒看似不經意地問起過,若將來買房將怎麼裝修房子。蘇好說,如果每個房間的屋頂安有小喇叭那才有創意呢!只要打開功放,在屋裏隨意走,曲子從屋頂柔柔地飄下來,蕩漾在各個角落。如果你正聽我的節目,在哪個屋裏都可以聽到,那豈不是件非常浪漫的事!當時她也只是隨便說說,聽者有意的銘軒真的照著做了。令她沒想到的是,他在每間屋裏都裝上了開關,可以聽,也可以關掉,非常人性化。
他得意地將蘇好拉到另一間較小的客廳。墻邊是一架吧臺,架子上的酒放得還不多,頂部的格子裏飲用不同酒的杯具卻已經吊掛齊備。拉開靠在墻邊的折疊木制雕花隔斷,儼然是一個私密的小酒吧。最有想像力的是,他在地面上鋪設了透明的鋼化玻璃,裏面安有小眼燈。打開開關,地上的小燈幽幽地閃出迷幻的色彩。
“這就是我送你的禮物。今天是叫你過來驗收的!”他讓蘇好坐在吧臺前的高腳凳上,給她倒了杯紅酒,“覺得哪兒不稱心,趁沒入住還可以修改!”
蘇好摸了摸酒瓶的瓶底,底部是深深凹陷進去的。凹得越深,說明紅酒的品質越好。蘇好對紅酒的瞭解是從一位專家那裏得來的。專家說,如果你對紅酒一點都不懂,只會這一招就夠了。上好的紅酒、鐘愛的音樂、銷魂的酒吧、偌大的像世外桃源一樣的房子,巨大的幸福與浪漫沖撞得她有些眩暈。再想到仍租住的房子,她感覺自己仍像在夢裏。
“好像在做夢!”蘇好雙手支著有些尖的下頜,像托起一臉的夢幻。似笑非笑的眼眸中,映著小眼燈的粼粼波光。
“如果你喜歡,我天天都會讓你生活在夢裏!對一個男人而言,沒有比讓自己的女人感到幸福,再幸福不過的事了!”銘軒無比溫柔地握住了她的手,“父親在我最需要愛的時候離開了這個家,雖然後來又回來了,可母親和我所受的苦這輩子我都忘不了。不給你和咱們未來的孩子一個安穩舒適的窩,我愧做男人!”銘軒把蘇好的手拉到自己的眉骨間,她感到有淚流到自己的手指上。他猛地吸了一下鼻子,抱住了她,緊緊的,像抱住了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一般,臉埋在她的頸窩:“我要讓你知道我有多愛你!為了你,我連鬼都不怕做,還怕做人!”
蘇好的心柔軟得化成了一汪溫泉,對他的疼惜由心底泛濫開來。
銘軒五六歲時,父親跟所教班裏一位女學生的母親好上了。那位學生很聰明,學習成績卻非常差,常拖班裏的後腿,影響了他考評中的業績。他去家訪,瞭解到她是單親家庭,父親早年病故,母親是單位的主管,工作繁忙常無暇顧及女兒。為了提高學生的成績,工作之余責任心強的他主動去給學生補課,女學生的成績直線上升。她的母親為答謝他,常留他在家裏吃飯。日子久了,那個女人不再拿他當外人,工作和生活中的大事小情常跟他說,他也像這個家裏的一員,給她出謀劃策,兩個人的距離拉近了。
銘軒的母親是位賢妻良母型的女人,丈夫經常不在家,她以為事業心強的他不願讓學生掉隊,沒有想到自己的婚姻受到威脅。直到有一天,丈夫說,咱們離婚吧。她傻了眼,方知在自己生活裏還有另外一個女人存在。畢竟她也是老師,極要面子的她,不想用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方式留住男人,把選擇權交給了丈夫。銘軒的父親糾結了半年之後,還是提出了分手。對婚姻失去信心的銘軒的母親沒有再嫁,與銘軒相依為命,銘軒的父親卻和那個女人結了婚。
銘軒15歲的時候,父親發現再婚的妻子跟她的上司有染,他想起了發妻的種種美德,跪到銘軒母親面前懺悔自己的錯誤,說想再回到這個家中,就是當牛做馬也要彌補這些年自己犯下的錯誤,給她和孩子一個完整的家。一直處於孤苦中的母親,大哭一場後原諒了他,這個破碎的家又恢復了完整。
蘇好推開銘軒,終於問出了自己的疑惑:“你哪來這麼多錢?中大獎了?”
“我從不把希望寄託在幸運上。不過,能娶到你真是我這輩子中的大彩!不是有人說嗎,教好一個男人,相當於只教好一個人,而教好一個女人,就教好了一家人。我這輩子要不寶貝好你,我的父母和兒孫還指望誰啊!”
“你還沒告訴我,不用月供,你哪來的這麼多錢?”
“不偷不搶不殺人不越貨,光明正大得來的!你只管享受就是了!”
“這樣就好。錢是好東西,卻不是最好的東西,我的心情你是知道的。”一向是這樣,許多事銘軒不多說,蘇好也不會多問,話只是點到而止。只是,他的回答過於模糊,絲毫沒有消減她心中巨大的疑惑。
“給我的女人最好的享受,也不愧我忙碌地努力著、付出著!”銘軒把蘇好抱起來,“老婆——”他將她抱進主臥室,放在寬大柔軟的床上,柔情蜜意地說:“十一長假咱們就舉行婚禮,你下面的任務就是做婚禮和蜜月策劃。對了,雲兒說給咱們做婚慶,主持人也由她這個老闆親自擔綱。”
許多心醉的蜜月計劃還沒有上路,一夜之間都不再屬於自己了,蘇好的靈魂在痛失中瑟瑟發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