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正紅旗下 小型的復活(簡體書)
  • 正紅旗下 小型的復活(簡體書)

  • 系列名:老舍作品集10
  • ISBN13:9787544725057
  • 出版社:譯林出版社
  • 作者:老舍
  • 裝訂/頁數:平裝/178頁
  • 規格:19cm*13cm (高/寬)
  • 本數:31
  • 出版日:2012/05/01
人民幣定價:18.8元
定  價:NT$113元
優惠價: 8394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老舍在這部作品中以自傳為線索,表現社會風習與歷史的變遷。隨著老舍的筆在舞臺上呈現一個個鮮活的人物——溫和老實的父親、勤儉樸實的母親、尖刻自大的姑母、吃喝玩樂的大姐夫、蠻橫無理的大姐婆婆、無過是福的大姐公公、聰明能干的福海二哥、奸滑鉆營的多老大、性格直率的多老二、正直善良的老王掌柜,倔強耿直的王十成、養尊處優的定大爺、逍遙自在的博勝之、妄自尊大的牛牧師……一朝子民,他們在自己的世界里都活得有滋有味無憂無慮,可當他們賴以支柱的大清王朝搖搖欲墜破碎飄零時,他們的命運就同樣不濟了……
老舍(1899.2.3—1966.8.24),我國現代文豪,小說家,戲劇作家。原名舒慶春,字舍予,滿族,北京人。出身寒苦,自幼喪父,北京師范學校畢業,早年任小學校長、勸學員。1924年赴英在倫敦大學東方學院教中文,開始寫作,連續在《小說月報》上發表長篇小說《老張的哲學》、《趙子曰》、《二馬》,成為我國現代長篇小說奠基人之一。歸國後先後在齊魯大學、山東大學任教,同時從事寫作,其間代表作有長篇小說《貓城記》、《離婚》、《駱駝祥子》,中篇小說《月牙兒》、《我這一輩子》,短篇小說《微神》、《斷魂槍》等。抗日戰爭爆發後到武漢和重慶組織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對內總理會務,對外代表“文協”。創作長篇小說《四世同堂》,并對現代曲藝進行改良。1946年赴美講學,四年後回國,主要從事話劇劇本創作,代表作有《龍須溝》、《茶館》,榮獲“人民藝術家”稱號,被譽為語言大師。曾任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及北京市文聯主席。1966年“文革”初受嚴重迫害後自沉于太平湖中。
《正紅旗下》可能成為老舍先生最偉大的作品
  如果先生有機會將其寫完的話
  老舍的經典作品
  自傳體的長篇小說
  由丁聰、方成、夏葆元、林旭東插圖
正紅旗下
小型的復活
自傳難寫
自擬小傳
小人物自述
假若我姑母和我大姐的婆母現在還活著,我相信她們還會時常爭辯:到底在我降生的那一晚上,我的母親是因生我而昏迷過去了呢,還是她受了煤氣。幸而這兩位老太太都遵循著自然規律,到時候就被親友們護送到墳地里去;要不然,不論我慶祝自己的花甲之喜,還是古稀大壽,我心中都不會十分平安。是呀,假若大姐婆婆的說法十分正確,我便根本不存在啊!似乎有聲明一下的必要:我生的遲了些,而大姐又出閣早了些,所以我一出世,大姐已有了婆婆,而且是一位有比金剛石還堅硬的成見的婆婆。是,她的成見是那么深,我簡直地不敢叫她看見我。只要她一眼看到我,她便立刻把屋門和窗子都打開,往外散放煤氣!還要聲明一下:這并不是為來個對比,貶低大姐婆婆,以便高抬我的姑母。那用不著。說真的,姑母對于我的存在與否,并不十分關心;要不然,到後來,她的煙袋鍋子為什么常常敲在我的頭上,便有些費解了。是呀,我長著一個腦袋,不是一塊破磚頭!盡管如此,姑母可是堅持實事求是的態度,和我大姐的婆婆進行激辯。按照她的說法,我的母親是因為生我,失血過多,而昏了過去的。據我後來調查,姑母的說法頗為正確,因為自從她中年居孀以後,就搬到我家來住,不可能不掌握些第一手的消息與資料。
  我的啼哭,吵得她不能安眠。那么,我一定不會是一股煤氣!我也調查清楚:自從姑母搬到我家來,雖然各過各的日子,她可是以大姑子的名義支使我的母親給她沏茶灌水,擦桌子掃地,名正言順,心安理得。她的確應該心安理得,我也不便給她造謠:想想看,在那年月,一位大姑子而不欺負兄弟媳婦,還怎么算作大姑子呢?在我降生前後,母親當然不可能照常伺候大姑子,這就難怪在我還沒落草兒(注:落草兒——降生。落讀作lao(澇)。),姑母便對我不大滿意了。不過,不管她多么自私,我可也不能不多少地感激她:假若不是她肯和大姐婆婆力戰,甚至于混戰,我的生日與時辰也許會發生些混亂,其說不一了。我舍不得那個良辰吉日!那的確是良辰吉日!就是到後來,姑母在敲了我三煙鍋子之後,她也不能不稍加考慮,應否繼續努力。她不能不想想,我是臘月二十三日酉時,全北京的人,包括著皇上和文武大臣,都在歡送灶王爺上天的時刻降生的呀!在那年代,北京在沒有月色的夜間,實在黑的可怕。大街上沒有電燈,小胡同里也沒有個亮兒,人們晚間出去若不打著燈籠,就會越走越怕,越怕越慌,迷失在黑暗里,找不著家。有時候,他們會在一個地方轉來轉去,一直轉一夜。按照那時代的科學說法,這叫作“鬼打墻”。
  可是,在我降生的那一晚上,全北京的男女,千真萬確,沒有一個遇上“鬼打墻”的!當然,那一晚上,在這兒或那兒,也有餓死的、凍死的,和被殺死的。但是,這都與鬼毫無關系。鬼,不管多么頑強的鬼,在那一晚上都在家里休息,不敢出來,也就無從給夜行客打一堵墻,欣賞他們來回轉圈圈了。大街上有多少賣糖瓜與關東糖(注:糖瓜與關東糖——又叫“灶糖”,祭灶時的供品,用麥芽做成。)的呀!天一黑,他們便點上燈籠,把攤子或車子照得亮堂堂的。天越黑,他們吆喝的越起勁,洪亮而急切。過了定更(注:定更——即初更,晚上七時至九時。),大家就差不多祭完了灶王,糖還賣給誰去呢!就憑這一片賣糖的聲音,那么洪亮,那么急切,膽子最大的鬼也不敢輕易出來,更甭說那些膽子不大的了——據說,鬼也有膽量很小很小的。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