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音証(簡體書)
  • 音証(簡體書)

  • ISBN13:9787510427275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 作者:張立波
  • 裝訂/頁數:平裝/282頁
  • 規格:26cm*19cm (高/寬)
  • 出版日:2012/04/01
人民幣定價:35元
定  價:NT$210元
優惠價: 83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音證》由張立波編著。
《音證》簡介:
記者魏澤西只身前往清川縣采訪,與落荒而逃的黃金大王金明峽撞了個滿懷;清川縣委書記牛世坤令縣公安局對金明峽實施追捕搜繳“可疑物品”,一無所獲;一個自由撰稿人無意間揀到一支錄音筆;多條線索圍繞錄音筆的下落交織展開了一場權力之間的博弈。
一支錄音筆引發權力之間的博弈。
腐敗的橋梁是怎樣架構的?
什么是貪官生存的潛規則?
他們“不慎”落馬的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原因何在?
面對官員的權力,我們的社會需要怎樣的權力規范和監督機制?在清川這個普通的城市,《音證》(作者:張立波)折射出一些人的命運悲劇。
第一章/001
1.晚上有行動/001
2.我送出去的錢,就沒有想過再要回來/013
3.難道你不知道清川是全國文明城鎮嗎/019
4.英國間諜把筆記本塞進了郵筒里/023
5.繳獲了一個帶有女人香昧的隨身聽/031
6.秘密接頭/042
7.請君入甕/047
8.這就是所謂的酒色了/051
9.先禮後兵/056
第二章/066
10.送溫暖/066
11.定時炸彈/070
12.一只飛虻/079
13.我就不信,收錢的高升。送錢的坐牢/087
14.你馬上帶5萬元到省城國際飯店/092
15.中國的新聞,特別是涉及官方的,是政治/096
16.盛宴招待/100
17.牛書記的名片。我一直保存著/104
18.大好形勢下,有一些雜音也是正常的/108
第三章/114
19.請你聽一段錄音/114
20.和平年代。公安最辛苦/121
21.我在車上丟了一個隨身昕/127
22.哪來的孩子/133
23.墜崖身亡/140
24.致死原因/145
25.死者遺物中的一張名片/155
26.綁架罪證/163
27.改變策略/167
第四章/170
28.學習11號文件掀高潮/170
29.我只想不能讓你這樣的貪官過得太舒服了/177
30.法律面前。人人平等/185
31.放虎歸山/192
32.用人問題。要解放思想/196
33.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198
34.早知如此。何必當初/205
35.我親自給你脫/207
36.人體有多少病菌,社會就有多少隱案/211
37.無可奉告/214
38.衣錦還鄉/221
39.犯罪的風險/224
第五章/231
40.市委換屆改選大會勝利召開的日子/231
41.千字千元.一個反腐英雄的誕生/236
42.證據啊,歷盡艱險。我將你呈上正義的法庭/240
43.莎莎小姐/247
44.這個渾蛋。竟然是個貪官/252
45.欒平要給座山雕獻出聯絡圖/258
46.零口供/266
47.一條大魚/269
48.涉及牛世坤的案子。縣里全包/273
49.原版證據/276
50.尾聲/281
第一章
1.晚上有行動
“我們晚上有行動,你有興趣嗎?”
魏澤西接到楊光電話的時候,正在網上看美女。美女在于暴露,他被形形色色的美女陶醉著,竟然沒有想到是什么行動,楊光為什么通知他,只是隨口問道:“重不重要啊?”話一出口,馬上就想起了,他曾經跟楊光說過,以後有這種行動通知他一聲,讓他也長長見識。
電話那頭,楊光半天沒有回答,大概也沒想到他會明知故問,只是回了一句“行動之前保密,你要記住嘍”。
放下電話,魏澤西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再看電腦屏幕上的美女,便有點隔靴搔癢了。公安局掃黃,他以前只是聽說過,還沒有見過,更沒有親身經歷過。
夜里12點,楊光準時開著警車來到市委省報駐清州記者站接魏澤西。因為晚上有行動,他一身警服,身上什么地方可能還別著手銬、手槍什么的。魏澤西一看,說:“?!全副武裝了嘛!”楊光說:“哪里,掃黃不過是小兒科。”再看,身上的零件還有和以前不一樣的,魏澤西又問道:“什么時候晉督了?”
楊光說:“上個月。你是不是也該晉副高了?”這倒使魏澤西想起了自己新聞研究生畢業實習期滿定的是中級記者,駐站三年按規定明年就該審報副高——主任記者了。不過這種事說不準,弄不好又有指標限制什么的。
魏澤西說:“好了,不說這些俗事。是不是該出發了?”說著,拿起早已準備好的照相機。
楊光說:“照相機你就免了,這次行動是省廳統一部署的,要不也用不著我們刑警參加,可市里并不想大張旗鼓地宣傳,可能考慮到投資環境吧。”
魏澤西有點不好意思了,“那我去干什么?”
楊光露出一個壞笑,“你不去拉倒!”
他們直接驅車來到粵海大酒店門口,把警車停在馬路對面的黑暗處。行動還沒有開始,午夜的城市靜悄悄的,大霧彌漫,隔著馬路望去,整個酒店大樓像一艘巨大的豪華游輪停泊在寧靜的港灣。酒店門前柵欄院子里依稀的燈光下靜靜地停放著各種各樣的轎車,它們的主人此時也許正沉睡夢鄉,并不見有什么色情的意味,更看不出大變之前的異樣氣氛。
魏澤西問:“能抓到現行嗎?”
楊光說:“想抓還能抓不到嗎?警察是干什么的?”
突然,酒店的門開了,隨著一道耀眼的燈光,一群衣衫不整、頭發凌亂的小姐擁擠著往外跑。她們有的穿著大衣,有的卻衣衫單薄,顯然是慌亂中“丟盔卸甲”,還沒來得及穿好衣服。楊光說:“壞了,有人走漏了風聲!”說著,從警車上跳下來,飛快地越過馬路,沖進柵欄門,奔向酒店門口。但他一個人無論如何也阻擋不了眾多的逃跑者,情急之下,他大叫:“站住!”小姐們先是一愣,接著發現只有一個警察,便向大院四處逃散。跟在楊光後面的魏澤西此時也已來到酒店的柵欄門前,并意識到逃跑的小姐只有這一條路可逃,自己站在這里算是怎么回事。正猶豫著,果然看見有一個小姐從黑暗中向他跑過來,他本能地伸手去抓她,可就在抓住她胳膊的一瞬間,他看見那小姐驚慌、哀求的眼神,又下意識地縮回了手。小姐像一條魚,從他身邊滑了過去,游向了大街,消失在夜的海洋里。
“你在干什么?擋住她們!”楊光一邊沖著魏澤西喊叫,一邊堵酒店的門。但他的叫聲和第一個小姐的逃跑無疑是一種提示,眾多的小姐們紛紛從轎車的後面跑出來,沖向柵欄門。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一排閃著警燈的警車恰在此時趕到,警察迅速下車包圍了酒店。未來得及逃跑的小姐們統統被趕進了酒店大堂。
看著大堂里一個個如驚弓之鳥的小姐們,魏澤西難以將她們與“美女如云”幾個字聯系在一起,此時她們已是風掃殘云,落花流水。楊光向刑警支隊長陸海洋匯報說:“幸虧我和魏記者先來,要不這些小姐都跑了。”陸海洋對魏澤西笑笑,說:“勞你大駕了。”魏澤西心想,早知道這樣就不來了。
陸海洋一邊命令一部分民警帶著這些逃出來的小姐“各就各位”——從哪跑出來還回到哪兒去,一邊指示另一部分民警分組到各樓層繼續查房。酒店老板早已領著夜班員工跑過來,一臉的無辜和虔誠,連連點頭表示配合。
仔細琢磨,這兩項任務都很有意思,可惜魏澤西只能選擇一項,便跟著陸海洋、楊光一組去查房。他們乘電梯上到最高層,然後自上而下對可疑房間進行逐一清查。802號,拿著住房登記簿的服務員在核對里面住著兩個男性後敲了兩下門,接著便用鑰匙把門打開。里面住著的兩個男人從睡夢中被驚醒,一看進來了男男女女好幾個警察,以為自己犯了什么事,早已嚇得暈頭轉向。警察在查驗了他們的身份證後,又仔細觀察了房間,還用鼻子嗅了嗅房間的空氣,說:“對不起,你們繼續休息吧。”直到警察離開房間的時候,他們才好像意識到了什么,嘟噥了一句“這什么事啊!睡得正香把人弄醒”。
808號,警察進去的同時,服務員打開了燈,一張床上一個人正蒙頭大睡,對闖人者毫無察覺。床下有一雙男式皮鞋。另一張床空著,雖然有人躺過的痕跡,但卻沒有人。陸海洋只看了一眼便說:“楊光你和韋敏留下,我去看看其他組。”韋敏是刑警支隊內勤,與魏澤西見過幾面。陸海洋等人走後,兩人這時才相對一笑。楊光對著房間嗅了嗅,走過去用手捅了捅睡覺的人,說:“起來吧,你沒睡著。”那人光著膀子迷迷糊糊地坐了起來,揉著眼問:“怎么回事?”
魏澤西一看,竟是溫家林!但撤退已經來不及了,只好本能地往楊光身後縮。楊光進一步追問:“小姐呢?”問話的同時,韋敏已經迅速檢查了衣柜、抽屜,不知從什么地方像變戲法似的拿出一個粉紅色胸罩,拎到他眼前問:“這是什么?”
溫家林有些緊張,但馬上脖子一橫,竟然生氣起來,大聲地抗議道:“我怎么知道?你們這是陷害!我要告你們!”
楊光冷笑一聲:“你是說這東西是我們帶進來的,是嗎?那這房間里的女人香味兒是從哪來的?先拿出身份證再說。”
溫家林還想說什么,突然眼睛一亮,認出了楊光身後的魏澤西,態度立刻來了個180度大轉彎:“這不是魏記者嗎?警察同志,這是誤會,絕對是誤會!”此時的魏澤西好像是溫家林的同謀,鸚鵡學舌道:“是,是,好像是個誤會。”
“是嗎?”楊光回頭看著魏澤西。
魏澤西還從來沒有見過楊光這樣咄咄逼人的目光,他猶豫了,心里直後悔自己不該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點,說了不該說的話,更沒有勇氣把“是個誤會”的話再說一遍。P1-3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