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在莫斯科(簡體書)
  • 在莫斯科(簡體書)

  • ISBN13:9787532140862
  • 出版社:上海文藝出版社
  • 裝訂/頁數:平裝/376頁
  • 出版日:2011/07/15
人民幣定價:29.8元
定  價:NT$179元
優惠價: 87156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歲月流轉,風云變幻。閱盡大世界里的小悲歡,感悟大人物心中的大情懷。 《在莫斯科》是我國第一部真實解讀中國留蘇、留俄兩代留學生命運沉浮的長篇小說。 《在莫斯科》由范若丁編著。
原名范漢生,河南汝陽人。長期從事文學編輯工作,編審,曾任花城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花城》雜志主編。著有小說散文集《并未逝去的歲月》《相思紅》《暖雪》《莫斯科郊外》《皂角樹》和長篇小說《舊京,舊京》等。
范若丁的長篇小說《在莫斯科》主要描述一群留學生在莫斯科科學技術學院和列寧格勒大學的生活、學習、友誼與愛情。在他們一心向往未來,高唱理想之歌的同時,嫉妒和坦誠,自私和寬厚,虛偽和真摯,這些揮之不去的人性沖突,也浮現出來。那個時代,中國的“運動文化”已具規模,運動中表現出的各種“文化”特征,殘酷而生動地給他們的心靈,給他們的學習生活,甚至給他們一生投下了陰影。
中國人的俄羅斯情節,就像三套車留在冰河上的轍印,堅硬而悠長。曾有幾代中國人,在這里編織過他們的人生故事。 莫斯科是發人遐思的地方。單單莫斯科這個地名,就會給人以神秘與博大的想象。莫斯科一詞的語源有三種說法。一般人傾向于它來源于卡巴爾達語,意為密林。古代,這里應該是漫漫無際的原始森林,卡巴爾達人來了,羅斯人來了,密林里開墾出一片平地。平地延伸著,上面漸漸有了小木屋,有了坡形屋頂的茅舍,有了市場,有了教堂,有了宮殿和學校。……莫斯科與森林密不可分,至今在莫斯科城區還有大片大片的森林;街市與密林交融,構成一幅獨特的變幻不定的畫面。歲月在密密的泰加林地上飄滿黃葉,一層層落葉堆積出歷史,紛亂落葉上的腳印卻沒有留下多少痕跡。感謝大自然的給予吧,這里還有一條穿越城市的最彎曲的河流——莫斯科河;莫斯科河不是一條內陸河,通過運河它連接著白海、波羅地海、黑海、亞速海和里海;這條河想環抱世界,首先它那像臂彎一樣的河灣環抱了一座遠近聞名的山岡。 上世紀50年代,一批批中國留學生來到這座山岡上,并留下他們的故事。小說的主人公鄭慎立、何妤、童山花、陳愚天們,就是這樣一群中國留蘇學生。他們與前輩不同的是,在啟程之前已讀過許多蘇聯小說,看過許多蘇聯電影;從小說或電影中,他們對蘇維埃“天堂”、對俄羅斯無邊的森林、閃光的大河和華麗的宮殿,充滿幻想與向往。但遙遠的被形容為仙境似的遠方,并非世外桃源。生活并不是一葉靠幻想推動的白帆,幻想也許可以把白帆變成紙鳶飄向天空,卻不能靠它鼓起白帆通過波濤、暗流、風暴和平凡的塞滿淤泥的小河汊。這些前途似錦的幸運兒,這些天將降大任于斯的留學生們,面前并非只是金光閃爍的海面。 小說主要描述這群留學生在莫斯科科學技術學院和列寧格勒大學的生活、學習、友誼與愛情。在他們一心向往未來,高唱理想之歌的同時,嫉妒和坦誠,自私和寬厚,虛偽和真摯,這些揮之不去的人性沖突,也浮現出來。那個時代,中國的“運動文化”已具規模,運動中表現出的各種“文化”特征,殘酷而生動地給他們的心靈,給他們的學習生活,甚至給他們一生投下了陰影。 跨越數十年。又有一批中國留學生來到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後的俄羅斯留學,鄭慎立和新一代留學生沈明等在莫斯科相遇了。……小說通過雙重第一人稱敘述,在國際、國內風云變幻的宏大歷史背景下展示了兩代留學生的命運,同時也給歷史留下了一些沉重的疑問。
我挑了個壞日子來到莫斯科。 作為訪問學者的我,到大學那天是隆冬中最嚴寒的一天。走下剛進站的國際列車,眼前是一片站立起來的白霧。白霧似堵墻,當我從凜冽、凝重的墻壁穿越時,它又成了漫長的隧道。聽著沉悶雜亂的人聲卻看不清周圍人的面孔。人聲像碰到了洞壁,發出的回聲軟綿綿地跌落在腳下,凝結了。看不到接我的人,但我即刻認識了莫斯科的冬天。嚴寒凍僵了我的手,卻沒有凍僵我從北京出發後一路來的好心情。走出站口,看到一個寫有我名字的牌子。接我的是一個生得秀麗的中國姑娘和一位莫斯科大學的女工作人員。我握握中國姑娘的手自我介紹道:“我叫沈明。”姑娘說:“我叫蓮娜。”那雙隱在毛皮帽子下的含有幾分江南水汽的眼睛閃了閃,立刻又補充說;“我的中文名是曾劉芭。”一聽這個名字,我不覺說了句:“這個名字好像更帶俄羅斯味。”蓮娜扭頭笑笑,急忙把我介紹給站在身後的俄羅斯女工作人員。蓮娜和女工作人員把我帶到大學辦完一應手續,又把我送到住處。這是一座70年代興建的高層公寓。我的住處在15層的一套三房一廳單元內。放好兩件簡單行李,看看蓮娜還不走,我客氣地要她回去,她指指旁邊一間小房一笑說:“我們是鄰居啊。” “呵,芳鄰。” “沈老師真會開玩笑,以後我要多向你請教,你不怕麻煩就好了。”蓮娜說,很真誠。 “我也是來學習的。”我盯視著對方,忽然一張姣好的面容在腦海里一閃,向遠處滑去。“我好像在哪里見過你。” “不會吧,在哪里?”蓮娜輕輕一笑打趣道,“是剛才在車站吧。” “錯覺。可能是錯覺。”我搖搖頭,轉身瞧瞧四周。 有間大房緊閉著,我問是誰住在里面,蓮娜說,她原來住在校內,也是前天才搬過來,聽說那問房住的是一位中國老師,在大學教漢語的,她也沒見過。 蓮娜是個溫和而熱情的姑娘,交談中我知道她是讀俄羅斯文學的研究生,來莫斯科已快兩年。她不覺就成了我的向導,向我談了許多中國人在莫斯科需要掌握的生活知識。剛剛踏上異鄉他國心情難免惴惴的我,有了她的幫助不禁多了一份溫暖的安全感。 她從如何排隊買新鮮面包談到如何防備中國人騙中國人,如何避開“麻匪”,談得我一忽兒忍不住好笑,一忽兒又突然毛骨悚然。俄羅斯的“麻匪”確實厲害,真令人有點談虎色變。 “不要怕,以後你上街跟著我就行了。”想不到這個身材柔弱的姑娘說起話來倒有幾分氣概。 大約是看起來我的年齡大她許多的緣故,她總稱我沈老師。我說叫我沈明好了,告訴她我是“文革”後的大學生,畢業後在社會科學院研究國際關系,這次作為交流學者來莫斯科大學研究中蘇關系史,其實是來進修,嚴格說也是學生。 “那就更應該稱你老師,你已經是學者了嘛。”蓮娜露出一副整齊的白牙,天真一笑。 “其實我還沒有什么成果,同你一樣是個留學生罷了。” “蘇聯已經不存在了。還要研究嗎?” “所以我趕的是個背集。”我說,“你的俄羅斯文學在國內不是也不吃香嗎?” 蓮娜有點不好意思地莞爾一笑,“聽說當年的留蘇學生可是很受重視的。” “不可同日而語、同日而語。”我自嘲地搖著頭。 蓮娜的俄語比我好,身邊有她這位女同胞,我確實方便許多。我和她常常一起學習,一起討論,一起上街,甚至一起做飯吃,很快就同家人一樣。她年紀雖比我小許多,但她思維敏捷,爭論起來一點不客氣,我不得不把她當作平輩人看待。 一天從學校回住處,兩人在議會大廈旁邊遇到,她以為我在散步,開玩笑說:“今天怎么這樣悠閑呢?在看什么?不是俄羅斯美女吧!”我點著頭,說正是在看俄羅斯美女。她轉轉臉,見街上沒有行人,問是哪位,我本想說就在眼前,同她開個玩笑,一想自己應是叔叔輩的人了,急忙指指白宮說:“就是這。” 炮轟白宮事件過去才三個月,白宮被炮火燒過的墻壁正在粉刷,周圍的鐵絲網和巨大的水泥拒馬還沒有完全拆除。曾經美麗的白宮,這時只留下熏黑的墻壁和破碎的黑洞洞的窗口,像一具被吊在半空的尸體,在寒風中顫抖著帶一種宣示的意味。俄羅斯的議會政治道路是悲哀而艱難的,從杜馬到蘇維埃,再從蘇維埃到杜馬,好像都是俄式水連珠步槍槍刺上的一條彩帶而已。我和蓮娜爭論過,這屆杜馬是否真能在古老的俄羅斯土地上建立真正的民主,沒有沙皇也沒有斯大林的民主。我持懷疑態度,蓮娜卻堅信不疑。這些天,白雪覆蓋下的莫斯科總有一種隱隱的不安的陰郁氣氛。報紙倒是熱鬧,一下是總統如是說,一下又是剛從監獄放出來的副總統和最高蘇維埃主席回故鄉的熱鬧場面,不能不說有了點民主的樣子,但燒焦的議會大廈正在寒風中發抖,又像是誰開的一則反諷的玩笑。 走了一段路,蓮娜忽發奇想,要乘地鐵往高爾基大街買面包,我說為什么去那么遠,附近不是有面包店嗎。她說你去看看還有沒有面包賣,你不知道每天面包一出爐馬上就排隊買完了嗎? 我不想去,說:“高爾基大街就有面包賣嗎?” “你想吃新鮮面包不想!”她兀自向前走去,我急忙跟上。 P1-4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