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隱權力2 :中國傳統社會的運行遊戲(簡體書)
  • 隱權力2 :中國傳統社會的運行遊戲(簡體書)

  • ISBN13:9787309082685
  • 出版社:復旦大學出版社
  • 作者:吳鉤
  • 裝訂/頁數:平裝/253頁
  • 規格:26cm*19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1/08/01
人民幣定價:30元
定  價:NT$180元
優惠價: 87157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隱權力2:中國傳統社會的運行游戲》重點考察了亞權力集團(如糧胥、獄吏)、傳統士紳、近代紳商、民間宗教、幫會勢力、伶人、苦力等社會群體的“非正式權力”,以及其與官府的正式權力之間的互動關系,并以此勾勒出中國傳統社會的運作邏輯。  《隱權力2:中國傳統社會的運行游戲》的第一輯,主要考察寄生在權力鏈條上的有權者對無權者的盤剝;第二輯主要考察士紳群體與官府、官員之間的博弈;第三輯主要考察晚清紳商、一般商人與權力者的關系;第四輯主要考察官府對民間“神的代理人”的態度;第五輯則主要涉及對社會邊緣、下層群體與官方關系的觀察。
吳鉤,歷史研究者,主要關注領域為明清時段的政制與社會生活,習慣以社會學與政治學為分析工具,對正史野稗、前人筆記所記錄的明清社會、官場細節及其背後隱秘進行梳理分析。在《博覽群書》、《書屋》、《社會科學論壇》、香港中文大學《二十一世紀》等刊物發表有多篇歷史社會學隨筆,著有《隱權力:中國歷史弈局的幕後推力》(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2月)。
自序:從單軸社會到共治社會糧胥 獄吏食權者為刀俎,無權者為魚肉◎權治社會的路徑依賴◎監獄的刀俎格局◎食權者的分肥原理士紳 階層他們是社會精英,地方的非正式統治者◎官府的“勢利眼”◎士紳:私民社會的保護傘◎冤案是如何平反的賈師 宦官 紳商他們以私人關系接駁權力網絡,以權力網絡圈占市場◎政治宴席上的紳商◎靠山是靠不住的◎內務府之腐神 伶界大王神對人的支配力量,不亞于國家權力名伶只是權力卵翼下的光環◎神像與官印◎為權力而祈禱◎戲子與角兒游民 青幫游民的崛起,社會就會進入“自亂”,而非“自治”青幫為代表的黑社會,左右著上海政商兩界◎“自亂社會”的生成◎朝廷孵出黑社會◎從“叫歇”到“西家行”後記附錄一附錄二附錄三
刀俎之五:牢頭獄霸有意思的是,那大牢內,又有一些奸詐、兇狠的囚徒,慢慢適應了刀俎格局,從“魚肉”的角色變成了“刀俎”的角色,或者更準確地說,當上了“刀俎”宰割“魚肉”的權力代理與幫兇,并從中分一杯羹。這類角色,叫做“牢頭”。  當過山東郯城知縣的黃六鴻在他編撰的《福惠全書》中,列舉了牢頭折磨犯人的種種名目,希望“在上者留心體察而痛除之”,計有: “本管牢頭”聯合眾牢頭群毆新來的犯人,名曰“打攢盤”;夜間潑水將地鋪弄濕,逼令犯人睡臥,名曰“濕布衫”;將犯人雙足吊起,頭朝下睡覺,名曰“上高樓”;捏稱某犯人出入難以提防,將其套上枷鎖,關入木籠,名曰“雪上加霜”;勒索犯人出錢買雞肉,如不遂其意,即唆使眾犯人成群凌辱,名曰“打抽豐”;對無錢孝敬的犯人,每遇親屬送飯來,牢頭即命令餓犯搶走,名曰“請上路”。  此外,又有逼勒犯人終夜站立不許睡倒、用短索綁住犯人手腳過夜、以手扭撞擊犯人胸額、以柙板痛打犯人腳底、剝取窮犯衣服、用柏香熏焚犯人受刑的傷口等私刑。牢頭變著法子折磨犯人,無非是要從犯人身上刮下油水。黃六鴻說,如果新犯入監舍得花錢,“本管牢頭”則會設酒款待,并私下為其“開鎖松樞”,以示恩惠,第二天一早,眾牢頭都會來探望,新犯送禮三日,由“本管牢頭”開賬,開列各項規費,名曰“鋪監”。  “鋪監”就是牢頭的生財之道。方苞的文章提到了一個李姓牢頭的故事。李是山陰縣人氏,因為殺人蹲了監獄,每年都能從監獄中撈到幾百兩銀子。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皇上大赦,李某被放了出來,在家果了幾個月,卻無聊得發慌。同鄉有人失手傷了人命,李某居然出來給那同鄉頂罪,目的就是為了回到監獄中。按清律,過失殺人并非死罪,只需長期關押,這正合李某之意。康熙五十一年,又遇大赦,李某獲減刑,發配邊遠地區戍守。清代的慣例是,謫戍者要轉至順天府監獄暫時羈押,等候遣送。恰好遇上冬天,朝廷照例應暫停遣發犯人,李某便寫好呈文,請求留在刑部大牢中等候來年春天再行遣送,申請了好幾次,都未得到批準,最後他非常失落地被轉走了。  如果不了解牢頭在監獄刀俎格局中的角色與收益,恐怕很難理解山陰李某的行為選擇。方苞沒有細說那個李某是如何參與刀俎格局的分肥的,不過,從黃六鴻《福惠全書》的介紹,不難發現,只要煉成牢頭獄霸,魚肉監犯的手段多的是。張集馨《道咸宦海見聞錄》的一處記述,則更為具體地揭示了牢頭分肥的秘密:四川資州有個叫做周鳴同的人,因推跌父親致死,被判了終身監禁,坐監日久,成了牢頭。凡有新囚入監,必須向他孝敬錢物,不然就會受到種種凌虐。周鳴同虐待新囚很有一套,帶著其他緩決犯人將新囚吊在木柱上,用水桶盛水掛在背上,再用竹簽拷打逼贓,“贓不如數,拷逼不已” ,甚至迫著犯人,用嘴吹尿壺。平日,周鳴同還在監獄內聚眾賭博,做典當生意、放高利貸,“重利滾剝”犯人。——這當然不會是平等、自愿的交易,而是建立在“刀俎一魚肉”關系上的霸王買賣。順便說一下,任何存在著霸王買賣模型的地方,不管是不是監獄,必可發現刀俎格局的影子。  周牢頭之所以能在監獄里呼風喚雨、一手遮天,除了因為。他夠心狠手辣,手下有一班亡命之徒聽他使喚,更離不開獄官獄吏的庇護與縱容。  當時主管監獄的資州吏目(相當于縣司法局長)叫姜淳,每月接受周鳴同的規禮,所以對周從不過問,任其胡為。有一回,鄰縣一名官差押解犯人進省,路過資州,寄宿在監獄內,也遭受周鳴同吊打逼贓。這名官差忍受不了羞辱,跑到資州衙門喊冤告狀。知州舒翼問明情由,下令將周鳴同枷號,周竟鼓動眾犯鳴鑼擊鼓,放火燒監,舒翼生怕事情鬧大,竟不敢再深究,釋放了周鳴同。一個服刑的牢頭居然有著如此橫行霸道的隱權力,簡直匪夷所思。  不過周鳴同最後還是受到查處,被判秋後處死,資州吏目姜淳也被判了絞刑,這是因為周所得罪的那名官差不屈不撓,跑到省里控告,驚動了省政府。周的致命錯誤,是他過于狂妄自大,忘記了掂量自己的斤兩,將不是刀俎格局內的官差也當成了魚肉對象,而他的保護傘又覆蓋不到省城,所以從刀俎變成了一條落網的魚。如果他只是在監獄這個小天地內,對囚犯們作威作福,恐怕他還將繼續逍遙法外。  監獄這地方,自古就盛開著各種奇異的惡之花,其土壤便是那個刀俎格局。《居官日省錄》的作者將犯人備受“異樣凌虐”歸咎于禁卒牢頭的 “殘忍狠毒”,顯然未切中肯綮,毋寧說,禁卒牢頭因為處于刀俎格局的刀俎之位,其“殘忍狠毒”方能發揮效力。  蹲過大牢、見識過監獄惡之花的方苞期待“聖上好生之德”,能夠改善犯人的生存環境;與他同監的杜知縣則認為,再造一所管理人性化的監獄,才是“拔本塞源之道”。而在我看來,只要監獄里的刀俎格局不改觀,不管是聖上“推恩”也好,另建監獄也好,都阻止不了獄官獄吏、牢頭獄霸等正式、非正式的監獄權力集團魚肉囚犯,阻止不了“躲貓貓”、“ 喝開水”等荒誕事件的發生。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