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塵埃萬里路,你待我如花(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19.8元
定  價:NT$119元
優惠價: 7994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本文的女主麥小涼身世複雜,情路坎坷,卻性屬野草,堅強不折,終尋找到屬於自己的溫暖。養小三而拋妻棄子的麥父遭了牢獄之災,為救父親她四處求助卻屢屢碰壁,無奈下只能找懦弱前男友,過程中卻意外遇到了男主角趙易山。一開始趙易山對她充滿誤會,甚至落井下石,卻在相處中慢慢瞭解到這個倔強女孩的美好,猶如溫潤珍珠並不耀眼卻無比誘人,由是展開猛烈追求,然而受過情傷且被一連串身世之謎打擊到的麥小涼卻在這份強勢的愛面前猶疑著……
那時翩然,晉江簽約寫手。
時光流轉,沉澱下來的是流光溢彩的記憶。
慢慢的寫文,那些曾經的感動,曾經的憤懣,最終化為一個又一個淡淡的故事。
紅顏彈指老,刹那芳華。
不同的花總是會吸引不同種類的昆蟲。
這句話是很久以前莊錦瑟對麥小涼說的,不知道為什麼麥小涼記得特別清楚。
所以,當麥小涼看到趙易山第一眼時,她的心裡明白,就是這朵花了。
趙易山是個非常斯文儒雅的男人,只可惜眼神有點冷。平時對待重要的人或者事的時候,他或許會將自己的驕傲掩藏得很好,但是,很顯然,眼前的這兩位並不是值得他敷衍的人,所以趙易山的冷淡顯而易見。
趙易山代表聯合採購團訂購了盛虹集團四分廠積壓的大部分羽絨服,合同上寫明瞭三天內付一半貨款作為定金,餘下的款項將於四月底之前付清。
今天是簽訂合同的第二天,定金已經到賬,小老闆靳何從的臉上終於綻放出了燦爛的笑容。
這個年關,靳何從暫時得以順利度過,所以,興奮過頭的他笑得很是諂媚。當然,你也可以將這理解為微笑服務。
神情倨傲的趙易山坐在沙發上慵懶地吸著煙。麥小涼則規規矩矩地坐在表哥靳何從的大辦公桌對面,將相關的檔交給靳何從簽字。
靳何從瀟灑地在一頁一頁的審批單上簽下了自己的大名。
麥小涼一早就知道趙易山是北京人,所以她小聲地用方言調侃了一下紅光滿面的表哥:“靳副總,請簽上您的大名吧。”
靳何從狠狠地瞪了麥小涼一眼說:“你這麼興奮幹什麼?這份訂單只是掛在你名下而已。”
麥小涼小聲哼了一下:“靳副總,有客人在,注意點形象啊。”
審批單上標注的成交價格實在是低到讓人想吐血,但這份訂單唯一能讓靳何從他們公司獲得好處的就是可以讓資金迅速回籠。
所以,麥小涼特別能理解靳何從此時痛並快樂著的矛盾心情。
在麥小涼走神的時候,靳何從已經簽完了所有的審批單。
靳何從剛放下筆,麥小涼便迅速地將資料整理好準備退出去了。
這時,趙易山說話了:“靳先生,你們廣台的西邊就是藕亭,對嗎?”
聽到“藕亭”這兩個字時,麥小涼的腳步不由得頓了一下,因為藕亭正是她的家鄉。
“廣台和藕亭中間還隔著一個合水,怎麼,趙先生要去藕亭嗎?”靳何從微笑著答道。
靳何從那樣子,嘖嘖,麥小涼微微別過臉去,不看也罷,真是有些熱情過頭了。’
“是的。”趙易山掐滅了抽到一半的香煙。
麥小涼不得不承認,即便是掐香煙這種小動作,由趙易山做出來也是顯得相當從容與優雅的。
靳何從看了一下手錶:  “趙先生,我在凱悅訂了位子,大家一起吃個便飯就當是替您餞行吧。席問我還可以將具體的行車路線告訴您的司機。”
微笑著對趙易山說話的同時,靳何從瞟了麥小涼一眼。愣在門口的麥小涼連連點頭,是是是,她失態了,她只是個跑腿的,免費午餐是沒有她的份兒的。
麥小涼拉開辦公室的木門迅速地消失了。
“如果方便的話,您是否能派個人為我做嚮導呢?由於和貴公司的事情都已經談妥了,所以我的同事們都已經返回北京了。”趙易山的這番話被合上的木門隔絕在了辦公室內。
剛剛辦妥相關手續的麥小涼還沒走出財務部的防盜門便接到了靳何從的指示:“吃了飯,給你的皮蛋加油,然後到凱悅來接趙先生。”
麥小涼感到有點莫名其妙:  “接他做什麼?”
“陪他去藕亭辦點事情。”靳何從的語氣很不客氣。麥小涼心知肚明,此刻必定是四下無人,否則靳何從的語氣不會這樣囂張。
麥小涼連笑數聲:“我還有工作。”
靳何從再次下命令道:“讓別的人幫你。”
麥小涼的理由永遠都是那麼合情合理:  “我們部門是靠業績吃飯的,別人就算願意幫我,我也不忍心麻煩別人啊。”
“獅子大開口你就別想了。你上次說的那個車險,我覺得還可以勉強接受。”靳何從冷冷地說道,“給你三秒鐘時間考慮一下,倒計時開始,三,二……”
麥小涼爽快地答道:“好吧,我接受。”
靳何從終於忍不住了,他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個小財迷!”
麥小涼哈哈大笑道:“表哥,還是你對我最好啦!”
靳何從的反應又變得冷淡了,麥小涼還未笑完他便掛斷了電話。
嘟嘟的忙音並沒有影響到麥小涼的好心情。
她飛快地跑去員工食堂湊合著吃了頓工作餐後就去洗車、加油,然後笑眯眯地要了發票收到皮夾裡。發票是有大用處的,發票是可以用來報銷的,麥小涼心情愉悅地想著。
麥小涼將皮蛋停在凱悅門口時遇到了一點小小的麻煩。
門童很勢利,打著手勢叫她讓路,麥小涼心一橫只當沒看懂他的手勢。
尷尬的場面並沒有維持多久,因為趙易山很快就出現了,斯文儒雅的他很輕易地就得到了門童的尊重。
麥小涼好笑地搖了搖頭。
神情冷漠的趙易山坐到了副駕駛位置,他簡單地對麥小涼點了個頭:“麻煩你了,麥小姐。”
麥小涼笑眯眯地發動車子:  “趙先生,你好。”
車子開出去不過兩百米趙易山便開始閉目養神了。
因為有帥哥相伴,所以麥小涼的心情非常好。雖說趙易山是個沉默寡言的帥哥,不過,她就愛這個調調。、
車子平穩地上了高速公路後,麥小涼給靳何從打了個電話:“所有的開銷都是我買單,對嗎?”
“是!之前不是都跟你交代清楚了嗎?”手機那頭傳來車間裡特有的嘈雜聲,靳何從可真是個愛崗敬業的好員工啊。
“那我的開銷你也要全包啊!”
“與工作無關的不包。哎!你到底有完沒完啊?”
“那你有沒有幫我買保險呢?”心情很好的麥小涼沒有要閉嘴的意思。
“總共才兩三天,買什麼保險啊?”
靳何從大概走到車間外面了,手機那頭的嘈雜聲漸漸消失了。
“萬一他是個壞人的話,那我要怎麼辦呢?”雖然吃准了趙易山聽不懂她的話,不過當著他的面誹謗他,麥小涼還是覺得有點不自在,所以她說得特別小聲、特別快。
“就你那樣?哈哈,誰會起歹心啊?”靳何從在電話那頭笑得特別大聲。
“難道我長得不美嗎?”
麥小涼冷冷的口氣逼得靳何從不得不改口了,他說:“呃,長得還可以,可惜不能深交,跟個二百五似的,除了章懷之那個瘋子,還有誰會多看你一眼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