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三民網路書店於2020/2/22 AM00:00 ~ AM06:00 進行系統升級維護,期間網站將暫停服務,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書局,感謝您的支持與愛護。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黑眼睛看世界(簡體書)
  • 黑眼睛看世界(簡體書)

  • ISBN13:9787550102354
  • 出版社:南方出版社
  • 作者:楊恒均
  • 裝訂/頁數:平裝/212頁
  • 出版日:2011/07/01
人民幣定價:28元
定  價:NT$168元
優惠價: 83139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6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黑眼睛看世界:一個民主小販眼里的世界》作者用最生活的眼光、最普通的事例,闡釋民主、自由、平等是如何在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中體現的。通過與民生息息相關的分析評論,指出支撐民主制度得以建立、維持和運行的各種因素,以及使其得以生長的社會民情。
楊恒均,1965年生于湖北省隨州市。復旦大學法學學士,澳大利亞新蘭威爾士大學文學碩士,悉尼科技大學博士。1987年至1997年,分別在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海南省人民政府、香港中資公司工作。1997年到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從事國際戰略問題研究,2000年在華盛頓和悉尼從事國際問題研究。2004年出任恒遠集團副總經理。2004年開始寫作,著有小說“致命”系列三部曲、評論集《家國天下》以及數百萬字的雜文、時評等。目前定居廣州。楊恒均博士以獨立思考和嚴肅題材寫作著稱,才華橫溢,粉絲無數,被讀者親切稱為“民主小販”,擁有極高聲譽。
序言 越民主越好嗎?
政治篇 有病,治病
給我們八分鐘,我們給你八年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問題
美國選民只關心經濟議題嗎?
CNN 為什么那么愛國
馬桶上的政治
誰有資格代表總理
中文好的澳大利亞總理為何讀不懂中國
換褲子的時間澳大利亞就可以換一個總理
對華外交怕中國
崛起了怎么再謙虛
別了,穆巴拉克們!
美國將軍因言論自由而到白宮作檢討
社會篇 現實照進夢想
不給肉吃,老虎還怎么猛
誰為絕望買單
美國是如何解決春運的
要社會還是要政治
抗災不是歌功頌德
開啟“民智”不如開啟“官智”
民生篇 動什么,不能動民眾
全民醫保太“恐怖”
食物還是出口的好
在中美兩國開車,不是堵與不堵
窮人心理都不正常?
民眾是什么級別
都是“弱勢群體”惹的禍
教育篇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噩夢
西方教育讓兒子失去了“理想”
最牛的價值輸出——高考噩夢
我對兒子講我們是少數民族
我們需要家長,但不需要大家長!
錢學森的最后提問
美國家長為啥不愿意讓總統教育自己的孩子?
網絡力量篇 君要臣死,臣Facebook
有人民沒民意
自由言論不等于言論混亂
把互聯網變成兒童樂園?
中國的“網民外交”
“跨省”的另一端
觀念篇 無夢一代的80后病
躺平了世界就不存在
一天才賺75 萬
留學的富不富都是“事”
打倒“三俗”主旋律
“寬容”這把鑰匙
當批評知識分子成為一種時髦
只給男性讀者的寄語
我們如何面對即將到來的2012?

序言

序言
越民主越好嗎?
民主的理念很簡單,了解西方的民主理論用一個星期的時間即可,但對民主的認識卻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有年輕的朋友想聽我講民主,一些學者也愿意和我討論,可不久他們就發現了一個問題: 我講民主既不從蘇格拉底講起,也不從托克維爾說起; 我不說歐洲,也不愛談美國。我都是喋喋不休地先談論我自己的經歷,甚至我的家庭,有時簡直像個自戀的暴露狂。為什么呢?除了因為我接觸民主就是靠實地觀察之外,還和我對民主的認識有關: 說到底,民主是一個非常個人的事,無論那些理論多么宏大,無論投票的場面讓個人顯得多么渺小,無論你多么喜歡夸夸其談,你最好在談論民主的時候弱弱地問自己一句: 民主對于我,對于我的家庭,意味著什么?
如果這個問題你不愿意回答,或者你不懂得如何回答,最好先停下來,從一個個體的角度去重新審視一下民主。
我們當然都知道,民主就是三權分立,就是投票選舉,就是有完善的制衡機制的制度,可以防止腐敗。但這個大道理說多了,人人都聽膩了,也就沒有人聽了。是的,民主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含義,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實際意義。在追求民主時,大家的想法也都會不一樣,而我只是從我在其他一些民主國家生活的經歷,從個人的角度解釋一下民主。
一位外國朋友對我說,你認為西方就是讓老百姓當家做主嗎?你看看日本,多少年都是那個黨以及少數幾個家庭在執政; 你看看印度,民主建國多少年了,總理幾乎都是出自那幾個大的家族與利益集團。就拿美國來說吧,為什么一直是兩黨執政,始終不能產生第三個黨,即便茶黨也力有不逮?因為那兩個黨的本質都一樣,始終代表大資產階級、大資本家的利益啊,這些國家都不是真正的民主!我問他,那么,哪一個國家是真正的民主?他說,根本沒有真正的民主。我說,既然沒有真正的民主,那“假民主”就是真正的民主了嘛!這個他不反對,隨后他說中國其實也可以搞這樣的“假民主”……設立一種選舉制度,用憲法把私產與人權牢牢地保護起來,把參政的門檻設高一點,讓其他的黨派與普通人進不來,保證選來選去,還是自己的人……
我們不妨按照他的思路繼續思考下去: 蘇聯社會主義國家七十多年的歷史里,最高領導人走馬燈似的換來換去,可沒有一個是子承父業。然而,他的對手民主美國,竟然出現了好幾起老子當完總統兒子再隔代當總統的事兒。蘇聯的體制,民怨極大,最終被推翻了,美國的這種制度卻成為世界楷模,到處推廣。這是怎么回事?
這就是民主制度的“妙用”,民眾在游戲規則(憲法與價值觀念)之內選舉領導人,讓渡自己的一部分權利,統治者“權為民所賦”,統治者與被統治者和諧相處,該發財的照樣發財,該窮的還是一樣尋不得機會,可人家不怨天尤人。即便這是“假民主”,也有假民主的妙用。
作為統治者,為何不考慮一下?那些沒有選票的老百姓總有一天會推翻你,沒收你全部財產,甚至威脅到你和你子孫后代的生命。
然而,越民主就越好嗎?全民普選真的就是衡量民主發展的終極標準嗎?民主和法治究竟以何為先?民主真是萬試萬靈的妙藥嗎?未必!
可以這樣說,一個民主國家的國民素質決定這個國家的民主質量。再好的制度,強加在一幫愚昧無知的人身上,也不一定顯得出優越性。
當今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是民主國家,然而,它們的民主卻顯出了不一樣的水平,除了新興的民主國家制度尚待完善之外,造成差別的最重要因素就是國民素質。俄羅斯與亞洲一些新興民主國家的民主常常出現一些問題,究其原因,根本上還是國民素質。很多人抱怨: 身邊的人只關心個人的經濟收入,根本不關心民主。于是有人就帶點期待地問: 是不是等到經濟停滯了,或者出現經濟危機,甚至經濟體系垮掉了,民主就有希望了?
從歷史上來說,經濟發展與民主制度的關系確實是太密切了。且不說東南亞和其他一些后進民主國家的轉型幾乎都是由經濟問題(危機)引發的,就拿世界上最老牌的民主國家英、法、美來說,當初促成民主制度建立起來的也都是經濟問題。更具體一點說,就是統治者日子不好過,要增加稅收(英國與法國是王室征稅,美國是印花稅),結果激起了老百姓和新興階層的不滿,起而推翻舊制度,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三個現代民主制國家。
如果中國的經濟出問題,苦的還是老百姓。所以民主與民生,兩者不但不矛盾,而且是相輔相成的。民生的改善將會促進民主,民主則保障民生長期向好。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如果沒有注重人權、自由和法治的民主制度來支撐,不但走不遠,還可能會車毀人亡。
所以,在民主與經濟的關系上,我是支持民生與民主兩不誤的。還有一個原因是,在一個各方面都沒有準備好,沒有經歷過文藝復興與啟蒙運動的地方,在一個洗腦特別嚴重、不明真相的人不是少數而是絕大多數的時候,真正發生了經濟危機,或者因經濟引起了混亂,不一定會帶來民主,反而有可能會倒退回專制,長期的混亂很可能接踵而至。
所以很多有識之士說,我們需要一場啟蒙。這應該不是一個問題了,問題是我們需要一場什么樣的啟蒙。我想試圖回答這樣的問題: 用什么來啟蒙,誰來啟蒙,啟蒙誰,等等,當然,還可以分得更細。
先說用什么來啟蒙。很多人可能想都不想就會說,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用先進的理論、普世的價值,用自由、民主和人權這些耳熟能詳的概念。
回想幾百年前歐洲的那場啟蒙運動,我們不會懷疑,把當時的啟蒙思想家盧梭、伏爾泰、孟德斯鳩、狄德羅等的理論拿來啟蒙中國人,不但不顯得過時,甚至還有些過于“先進”了。這大概也是我們的知識分子們一直沒有放棄啟蒙的努力,卻和民眾愈走愈遠,最后弄得自己比民眾還灰心喪氣,還更需要啟蒙的原因。
這些年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用什么來啟蒙中國更有效?用理論?講道理固然不能少,但根據中國的實際情況和國際的大環境,中國今天需要的啟蒙不一定要從那些塵封的理論入手,更簡單也更容易讓大眾接受的方式是睜眼看世界,用事實和實踐來啟蒙。
兩百年前歐洲有啟蒙運動,中國九十年前的新文化運動也是啟蒙運動,兩者都是知識分子們用先進的理論思想啟蒙大眾。歐洲的啟蒙成功了(在一些國家也走了彎路),中國的啟蒙不但沒有成功,現在還被有些學者認為是導致了五四運動,把中國引向了邪路(也許可以用一個“更大的彎路”來形容更恰當)。可見,在中國啟蒙和在外國啟蒙,雖然拿的理論是一模一樣的,結果卻大不相同。
今天的知識分子,作品汗牛充棟,可有多少真正能夠在思想高度上超過九十年前的那幫啟蒙先鋒們?有多少走出了歐美啟蒙學者的理論框框?
那我們今天還啟什么蒙?九十年前那幫人比我們差嗎?人家那樣折騰,都沒有成功,看看我們今天的處境,再折騰九十年,保不準還在原地踏步。
所以,今天的啟蒙和九十年前的啟蒙有什么不同?
我們不妨思考一個問題,從啟蒙的角度看,現在的中國和兩百多年前的歐洲以及九十年前的中國有什么不同?不同有很多,但我要強調一點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如果說兩百年前(中國九十年前)啟蒙前輩們用來啟蒙大眾的東西還只是停留在理念和理想階段,現在那些理念已經深入世界各個角落和絕大多數人的內心,當時的理想,也早就成為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人民的日常生活。
這就是最大的不同!他們在全人類尚在黑暗中徘徊的時候,就從文藝復興到啟蒙運動,悟出了人類的真諦,照亮了人類前進的路。要知道,就在他們大談人權、民主和個人自由的時候,當時世界上有幾個國家真正是自由、民主以及講究人權的?他們的偉大就在于此。至于九十年前中國的新文化啟蒙運動的先驅們,我也是要仰視的。但讀了他們用來啟蒙的作品,再去讀西方的啟蒙理論,我就感到有些不安了。因為迄今為止,我還沒有發現九十年前的中國知識分子對人類啟蒙的理論有什么新的貢獻。他們只是把西方啟蒙的理論照搬到中國,說服大眾這個理論能夠把我們國家帶向光明。問題在于,歐洲人自己悟出的道理,也堅信這個道理,而照搬過來的中國知識分子,在內心深處,是否真認為這些理論可行?如果說有實踐支持他們的信念,那就是已經開始把這些理念變成現實的西方國家把大炮戰船開到了中國的大門口。
而正因為這同一個原因,讓我們那些啟蒙思想家們感到了透頂的絕望,到后來幾乎都一夜之間改弦易轍了。理論本來就不是原創,面對復雜的現實的時候本來就顯得蒼白,加上他們幾乎沒有啟蒙幾個普通民眾,還有幾千年沉積的專制糟粕,到后來,他們把自己都弄“蒙”了
頭。現在有些知識分子站在九十年后的高度,責怪當時的知識分子怎么突然都向左轉,同情蘇聯。他們忘記了當時相比于蒼白的理論,鮮活的歷史事實是,五四運動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歐美國家陷入經濟危機,蘇聯的經濟卻以比現在中國GDP 增長還快的速度在飛速發展。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 被美英法三國啟蒙最快最徹底的日本和德國,走上了給全人類造成巨大災難的邪路。
因此,是不是可以這樣說,當初中國啟蒙運動沒有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中國人引進了先進的啟蒙理論,卻找不到實踐和事實來支撐這些理論。
然而今天已經完全不同了,如果現在還有人試圖坐在書房,拿蒙上塵土的兩百年前就誕生了的理論來啟蒙中國,甚至還絞盡腦汁地去向國人證明哪一個理論是正確的,哪一個理論更適合中國,我覺得肯定是吃力不討好的。我們不如順手打開窗戶,指著遠方和我們的周圍,告訴大家,這個世界上有一些方式方法可以讓我們活在更公平的世界里,讓我們少受別人欺負,讓我們充分享受到個人自由,讓絕對的權力受到限制,讓我們活得更有尊嚴……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