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 流傳千年的中國神話故事

  • 系列名:大智慧
  • ISBN13:9789866276378
  • 出版社:知青頻道
  • 作者:鐘怡陽
  • 裝訂/頁數:平裝/298頁
  • 規格:23cm*17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0/09/01
  • 中國圖書分類:中國神話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9270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屬於中國的一頁浪漫傳奇
你不能不知道的美麗故事

盤古如何開天闢地? 女媧為什麼要造人?
伏羲怎樣創造八卦? 炎黃為什麼要相爭?
燧人如何取得火種? 夸父為什麼要追日?
八仙是如何成仙的? 蚩尤為何兵敗涿鹿?

中國神話是中華民族的智慧財富,神話中的人物,性格鮮明、精神豐足。流傳至今為數眾多的神話,既反映了中華民族的獨特個性,也映照出原始時期先民的生活、思想與情感。

鍾怡陽

中國文學系畢業。

對於中國古典文學有深入且透徹的研究,曾發表多篇引人注目的論文。在專業之餘,對於中國、日本、阿拉伯等各地的神話故事充滿興趣,經多年研究整理,儼然成為神話故事專家。

當我們沉浸在古希臘、羅馬神話的恢弘壯麗之中,回過頭來反觀中國神話——我們自己民族的神話,都忍不住無奈地歎氣。在世界學術界,一個觀點已經深入人心:中國,是個沒有神話,沒有史詩的國度。

中國的確沒有大型的史詩巨著,也正因為如此才令人誤解中國沒有神話。但是,在古典文明時期的「史詩時代」,中國社會由於地質情況、氣候狀況、人口增加、農業發展、交通發達、商業開始通有無等原因,過於早熟地產生了各種思想學說,甚至在那樣的時代就出現了「至聖」、「亞聖」。

然而說中國沒有神話,則是大大的謬誤。實際上,中國神話的瑰麗與奇美,比之世界上任何一個源遠流長的民族都毫不遜色。它最早產生於原始社會,《易》、《詩》、《書》中都有記載,當然,這些書裡的記載更偏向於人事。先秦古籍中記載神話最為詳盡的首推《山海經》,而且其中保存的神話也沒有經過多少改動,可謂彌足珍貴。其次,就是《楚辭》了。《楚辭》想像比較誇張,將神話、傳說、鬼怪紛紛納入詩中,描繪出一幅浪漫主義的畫卷,從而保存了不少神話。其餘的散見《左傳》、《國語》、《韓非子》、《莊子》、《淮南子》等等。

中國神話有其獨特的特點,首先,它零散,沒有一個完整的系統,篇幅也很短小,故事性不強。比如《山海經》裡記載舜的妻女「舜妻登比氏生宵明、燭光,處河大澤,二女之靈能照此所方百里」,雖然簡單,但不能不說其想像充滿了瑰奇的「神」性。其次,中國的神話和歷史很難分開。炎帝、黃帝、神農等等,既是傳說中的英雄,又是神話裡的神祇,可見在中國先民的心理,祖先和神靈是一體的。再次,充滿尚德精神,歌頌勞動,讚美堅韌不拔、勇於犧牲的精神,讚美對愛情的追求。

本書從《山海經》、《淮南子》等書中,精選了一些經典的神話故事,最能代表中國神話傳說的特點和風貌,給讀者帶來最純正最原汁原味的閱讀感受。

神之篇
1. 開天闢地
2. 造人補天
3. 伏羲八卦
4. 神農百草
5. 精衛填海
6. 炎黃相爭
7. 蚩尤兵敗
8. 戰神刑天
9. 燧人倉頡
10. 羿射九日
11. 嫦娥奔月
12. 大禹治水

仙之篇
13. 夸父追日
14. 哪吒傳奇
15. 八仙過海
16. 太陰夫人
17. 黃雀銜環
18. 白水素女
19. 仙地淵源之飛來峰
20. 仙地淵源之七星岩
21. 仙地淵源之黃鶴樓
22. 仙地淵源之落翮山
23. 仙器異寶之隋侯珠
24. 仙器異寶之清水珠
25. 仙器異寶之聚寶盆
26. 仙器異寶之夜光杯

怪之篇
27. 怪國軼聞之丈夫女子
28. 怪國軼聞之君子小人
29. 怪國軼聞之聶耳貫胸
30. 怪國軼聞之白民姑射
31. 怪國軼聞之終北梯仙
32. 怪獸圖鑑之風生五里
33. 怪獸圖鑑之比翼姑獲
34. 怪獸圖鑑之商羊痴龍
35. 怪獸圖鑑之患獸猩猩
36. 怪獸圖鑑之嫁養金蠶

鬼之篇
37. 碾玉觀音
38. 聶家小倩
39. 畫皮女鬼
40. 小謝秋容
41. 陸判換頭

妖之篇
42. 白蛇素貞
43. 葛巾玉版
44. 花姑報恩
45. 袁氏嘯雲
46. 追魚傳奇

人之篇
47. 水府傳書
48. 師曠辯音
49. 萇弘碧血
50. 神醫扁鵲
51. 俠女隱娘
52. 有女葉限
53. 韓憑夫婦
54. 干將莫邪

鬼之篇 : 畫皮女鬼
太原有個姓王的書生,本來家境貧寒,父母早亡,與其弟二郎相依為命。所幸王生勤奮有加,讀書不輟。

二十歲那年他在山間趕路時無意間救了陽泉城中陳家的小姐,陳小姐對王生一見鍾情,自此二人便常常來往。此事很快被陳家人發現,陳家本是城中的大戶,自然是不太喜歡一介布衣做女婿,無奈陳小姐放出話來非君不嫁,父母只有這一個掌上明珠,便只得應允。

不久,二人成了親,婚後夫妻恩愛不在話下。不到一年,王生考取了功名,此時便提出尚有一弟,如今功名在身,要帶妻子回家鄉,陳家人便備了份豐厚嫁妝送了小倆口回鄉。此時的王生已今非昔比,歸鄉後功名錢財無一不得,妻子陳氏雖無天仙之貌,卻也端莊溫柔,裡外舉辦家務,將事情辦得妥妥帖帖,更對王生噓寒問暖,夫妻一直相敬如賓。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婚後已經兩年,陳氏的肚子卻沒有任何反應。

有親戚朋友便向陳氏出了給王生納小妾的主意,陳氏心中雖然百般不願意,無奈肚子不爭氣,生怕落下妒婦之名,只得答應,不過找來的幾個都被王生以各種理由打發了,陳氏覺得這是丈夫的一片體貼,心中暗暗歡喜,卻不知丈夫其實是另有打算的。

俗話說的好:飽暖思淫慾。王生心中早存著納妾的心思,只是他覺得現在自己家產殷實功名在身,只缺個佳人相伴,因此打定了主意想要個絕色美人,而自己的妻子找來的俱是平庸之色,只為傳宗接代,便找尋些理由搪塞過去。

王生為了讀書,在郊野處專門建了座書齋,有時讀書讀得晚了便不回家,直接在書齋睡下,清晨才回府。這天大霧,王生從書齋往家中走去,途中見到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正在趕路,步履非常艱難,似乎再走幾步就要倒下一樣。

王生頓生惻隱之心,急跑幾步追上那人影,走進了才發現是個女子,懷抱包袱,這女子看到王生趕來,驚恐地看了他一眼便想逃走。這女子大約十六七歲的模樣,冰肌瑩澈,唇色朱櫻,眉宇間雖有驚恐之色,但卻顧盼生輝,撩人心懷,王生不由得看呆了。

女子見王生面露輕薄之色不由大窘,正想離開卻被王生拉住。王生問道:「小娘子為何天色未明便一人孤零零出行?」女子掙脫了一下,卻發現力氣不足,勉強答道:「你不過只是一行路之人,我的憂愁不是你能解決的,請不必費心再問了。」
王生道:「妳有什麼憂愁,先說來聽聽吧。我雖不才,在這裡卻也能保護妳,只要能幫上忙的,絕不推辭。」女子黯然道:「妾身姓梅,父母貪圖彩禮,將我賣給一大戶人家做小妾,正妻見我美貌,怕我奪了她的寵愛,整日裡辱罵責打我,前些天挑了我的一個錯,將我重重責打一頓關進了柴房,我實在不堪忍受了,才偷偷跑出來的。」

王生道:「那打算去何處呢?」女子道:「逃亡之人,哪裡會有確定的地方,不過走一步算一步罷了。」

王生聽到此話心中狂喜,暗想:這莫不是上天賜給的機緣嗎?於是忙殷切道:「我家離此處不遠,小娘子如果信得過我,就煩請妳屈駕到我家去。」女子猶豫了再三,細細的打量了王生一番,便將自己的包袱遞了過去,輕輕道:「那便勞煩相公了。」王生十分高興,接過了女子的包袱便將她帶回了自己的書齋。

到了書齋之後,王生先把女子安頓了下來,女子前後轉了轉,發現室中並沒有其他人,便問道:「相公家中沒有家眷嗎?」王生邊收拾床鋪邊答道:「此處是我的書齋,平時沒有我的允許沒有人會進來的,安全得很,梅姑娘且安心住下吧。」

梅氏並沒答話,一時間書齋靜了下來。王生抬頭看去,只見梅氏面帶微笑,顏色豔若桃李,一雙妙目定定地看著自己,目光所及之處便如暖水泡過般身體上下無一處不舒服,當時便有些把持不住,心猿意馬起來。

此時便聽得梅氏嬌滴滴道:「郎君心中所想妾身早已知道,感謝您的救命之恩,此處很好,不知能否長久地住下陪伴您左右。如若郎君對妾身有憐憫之意,愛護之情,請一定保守祕密,切勿將行蹤透露給他人。」王生大喜過望,自是滿口答允。當夜兩人便成就好事,一番海誓山盟之後,王生方才離開。

自此日之後,王生便將梅氏金屋藏嬌起來,頻繁來往於書齋和家宅之間,過得好不快意。時間長了,妻子陳氏有所察覺,某天張口問了王生,王生當下也不隱瞞,便將如何遇到梅氏,如何成就好事一一說了,只是隱去了梅氏是別家逃妾這一節。陳氏當時便如同遭了晴天霹靂,愣在原地半晌說不出話來,心下苦痛不已。

王生安慰道:「妳是正妻,她不過只是一小妾,自然比不上妳的位置,如果妳不喜歡,等她生下孩子打發她離開便是了。」陳氏聽了這話稍許安慰,只是轉念一想,問丈夫道:「你可知她的詳細來源嗎?」王生道不知。

陳氏急道:「萬一她是哪家大戶人家的陪嫁侍妾,這一跑怎麼得了,人家找上門來便麻煩了,趕快打發她走吧。」王生自然不肯,陳氏也無可奈何。

這些日子,王生與梅氏打得火熱,梅氏十分喜愛整理妝容,胭脂水粉消耗極大,而王生不以為然,只覺得佳人上妝美不勝收,有時還親自上街市為愛妾挑選上品。這天,王生再去集市,迎面走來一人,道士打扮,但道衣破損,絲毫沒有修道人應有的方外之氣。

道士見了王生,十分驚訝,連忙上前問道:「不知施主近日是否遇見什麼不潔之物嗎?」王生只當對方是為了訛詐錢財的宵小之輩,冷淡答道:「不曾。」

道士道:「施主印堂發黑,目光無神,近日應當精氣大損,時常感到疲勞,這便是邪氣縈繞之兆,怎麼會說是沒有呢?那近日可見了什麼奇怪的人沒有?」王生這時才覺得有些奇怪,自己近日是漸感精神不佳,總以為是與梅氏縱慾太過,莫非這道士指的便是梅氏?再轉念一想,梅氏明明是漂亮女子,白日可出行,照光有影,軀體溫如常人,怎麼會是妖怪呢,這印堂發黑之語往日裡也有人拿來哄騙錢財的,於是再不理會道士的詢問,轉身便離開了。只聽得道士在身後自言自語:「真是糊塗!這世上竟真有死到臨頭而不醒悟的人啊!」

胭脂水粉沒買成,王生便早早地回了書齋,走到門口卻發現推不開,仔細一瞧門從裡面被堵住了,經過道士剛才那一鬧,他雖然不信,心中到底生了疑,於是從後院的殘牆翻過,偷偷進了書齋,沒想到內室的門也被鎖住了。

王生躡手躡腳走到窗口窺看,這一眼望去,嚇得險些魂飛魄散,內室之中,只見一隻面目猙獰的鬼,翠色臉皮,牙齒長而尖利,像鋸子一般。平日裡供二人歡愉的榻上正鋪著一張人皮,這鬼正手拿畫筆將各式胭脂水粉調和起來,然後在人皮上細細描塗,過了一會兒就扔下筆,抓起人皮在空中抖了抖,接著便像穿衣服般將人皮披在了身上,轉眼之間就化為了容貌豔麗的梅氏,披上人皮的厲鬼還在鏡前演練惑人的姿態。

看到此刻,王生的腿早已軟在當地,站立不住,想邁步離開,卻發現腿根本不聽使喚,最後只得爬行而出。如此過了大半個時辰,才出了書齋。剛出了門,王生便一路狂奔到市集,想找到剛才見到的道士,誰知四下裡都找不到,問了別人,說這道士往野外去了。王生便一路趕到野外,終於見到了他,嚎啕大哭地跪在道士面前乞求他救自己一命。

道士道:「你讓我趕走鬼卻也不難,不過這鬼我認得,命很苦,剛剛找到替身,我也不忍心傷害她的性命。」說著,便把自己手中的蠅拂交給王生,令王生把蠅拂掛在臥室門上,臨別時道士叮囑道,若有變故便在青帝廟見面。

王生回家後,不敢進書房,便睡在了內室,在門上懸掛蠅拂。妻子不明白這是何意,王生將事情全盤托出,夫妻競相駭然。是夜一更左右,只聽到門外有牙齒磨動的聲音,王生嚇得躲在被子中,叫妻子去窺看情況。果然是那女子來了,此時已全然不是美人兒的模樣,顯出厲鬼的猙獰,只是遠遠望見蠅拂不敢進門,站在門外咬牙切齒,霍霍有聲,繞了很久才離去。

陳氏這才放下心來,回去告訴了王生,夫妻兩人長長舒了一口氣方才睡下。半夜時,家中僕人只聽主人房內陳氏一聲慘叫,婢女們連忙跑進房內,只見陳氏昏倒在地,王生直挺挺躺在床上,已經被生生撕裂了肚腹,腹腔中的心臟早已不知去向,血從床上漫出淌了滿地。眾人皆駭然,連忙喚醒陳氏。

陳氏清醒後邊流淚便說了這趟變故,原來兩人睡著後那厲鬼並未離開,過了一會兒便回來,直接取下蠅拂扯碎,撞壞臥室門闖了進來,在床前罵道:「道士嚇我!想讓我將吃到嘴裡的東西再吐出來?白日作夢!」說完便直接登上床,一把抓過陳氏摔在地,接著卡住王生的脖子直接撕裂肚腹,掏心而去。

事已至此,天亮後,陳氏便讓王生弟二郎往青帝廟一趟,告之道士事情原委。道士聞言大怒:「我本來同情她,鬼東西竟然敢這樣!」於是便隨二郎一起來到了王生家,到了地方道士仰首四面眺望道:「幸好還沒逃遠。」接著問道:「南院住的是哪位?」二郎道:「是我在住。」

道士道:「那鬼現在就在你那裡。」二郎十分驚愕,矢口否認。道士問:「那家中是否有一個不認識的人來?」二郎回答:「我早上趕赴青帝廟,實在不知道。待我回去問問。」去了一會兒又返回來,道:「果然有個這樣的人。早晨一名老嫗來,想要為我們家做僕傭,我妻子留住了她,現在還在我家。」道士道:「這便是那個鬼了。」

於是道士便隨二郎到了他家。進門後道士手拿木劍,站在庭院中心,大喝道:「孽鬼!賠償我的蠅拂來!」老嫗在屋子裡,立時怕的變了臉色,轉身出門便想要逃跑。道士連忙追上去擊打,老嫗僕倒,人皮嘩的一聲脫下來,立時變成了惡鬼,躺在地上像豬一樣地嗥叫。道士一劍砍下了厲鬼的腦袋,那鬼身便變作濃煙,旋繞在地,成為一堆。

道士拿出一個葫蘆,拔去塞子把葫蘆放在濃煙中,像口吸氣一樣,濃煙颮颮地進入葫蘆,瞬息間濃煙就被吸盡。道士塞住葫蘆口,把葫蘆放入囊中。大家一同去看人皮,皮上眉目手足,沒有一樣不具備。道士把人皮捲起來,一併也裝入囊中,於是告別準備離去,被陳氏攔在了門口,女人跪拜著,哭著求問能讓丈夫起死回生的辦法。道士推辭無能為力。陳氏更加悲傷,伏在起上不住磕頭。道士沉思了一陣道:「我的法術尚淺,實在不能起死回生。我給妳指示一人,或許能做到這一點,去求他一定會有效果。」陳氏問:「何人?」道士道:「集市上有個瘋子,常常躺在糞土中。夫人可以試著問他哀求他。如果他發狂侮辱夫人,請千萬不要發怒。」

二郎經常來往於集市,對此人也有耳聞,立時便告別道士,同嫂嫂一起去找了那個瘋子。在集市上,見到一個乞丐瘋瘋顛顛地在道上唱歌,鼻涕流有三尺長,全身骯髒得不能靠近。陳氏跪下來用膝蓋行走上前,乞丐大笑道:「佳人愛我嗎?」陳氏告訴討飯的人來求他的緣故。

乞丐又大笑道:「人人都可以成為妳的丈夫,救活他做什麼?」陳氏堅決地哀求他。這人立時臉變了色道:「奇怪啊!人死了求我把人救活,我是閻羅王嗎?」接著怒氣沖沖地用手裡的拐杖向陳氏打去。陳氏忍痛挨打。

此時看到這場熱鬧,集市上的人們漸漸聚攏過來,將四周圍得水洩不通。乞丐見狀咯出滿把的痰和唾液,托著送向陳氏口邊說:「吃了它。」陳氏面孔脹得通紅,十分為難;可是想起道士的囑咐,又想起家中的夫君,勉強咬牙吃了下去,只覺得那東西進入喉嚨中,像團絮那麼硬,結果吞下去,便停在胸口部位。

乞丐大笑著道:「佳人愛我啊!」於是起身,大步走開不再回頭。陳氏連忙尾隨跟上,一路便進入了青帝廟中。陳氏正想追上去接著哀求,乞丐卻突然不見了蹤影。陳氏不死心,在廟宇前前後後細細搜尋,一無所獲,只有慚愧怒恨地回家。

到家後,只見王生依舊開膛破肚地躺在床上無人收殮,家中人站著看,沒有誰敢靠近。陳氏一把抱過屍首,將丈夫被生生扯出的腸子放回腹中,邊整理便放聲大哭,既傷心丈夫死得淒慘,又後悔受吃人痰唾的羞辱,仰向天、俯向地哀哭,恨不得立刻就隨丈夫而去,哭到聲嘶力竭之時,突然覺得胃中一陣翻騰,胸腹之間方才吞下去梗在那兒的穢物突然從口裡奔出來,來不及細看,已然落在王生屍身的腹腔中。

陳氏大吃一驚,慌忙奔過去,看到那竟是一顆人心,在王生屍體的腹腔中突突地跳動,並且冒著熱氣。陳氏感到十分奇怪,上前用兩隻手合住腹腔,撕開的身子層層裹上來,屍身漸漸由涼變溫。半夜裡她打開被子看看,鼻子裡已有呼吸了。到天亮,王生竟然活轉了過來。後來有人問起當初的情形。王生道:「恍在夢中,只覺得腹上隱隱作痛而已。」

尋根溯源
《畫皮》因為涉及到了美色及家庭問題,所以歷來都是人們最津津樂道的故事之一。如果說浪漫是皮,現實是肉,那麼能夠左手抱老婆,右手和諧地摟著小三兒,大抵是很多男人的終極夢想。

然而好事兒怎麼可能全讓你一個人遇上呢?在美色之下,是有多少判斷被表象所迷惑的?各方心思角鬥,真真假假難以捉摸,身邊的人,哪個是安全的?哪個是危險的?《畫皮》的結局從不會讓任何一個有個完美的收場,厲鬼被滅,王生經過一場大驚,怕是以後都對美人有了恐懼之心,可憐陳氏一片真心,誤嫁如此狼心狗肺之人,不知這場風波過後,夫妻之間還能像往常那樣無間無隙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