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10
定  價:NT$230元
優惠價: 85196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海上花列傳》以趙樸齋兄妹在上海的經歷為主線,從一獨特的視角反映上海開埠後的另一個面貌──即對當時風月場所的描寫。小說內出現眾多人物,上至官吏富商,下至妓館幫傭,性格無一雷同,足見作者塑造人物之功力。全書用吳語創作,使作品具有一種地域特色。本書針對其中較難懂的吳語均詳細注解,讓讀者能細細品味作品中的人物樣貌與作者所要表達的主要精神。

韓邦慶(1856-1894),字子雲,號太仙,江蘇松江(今屬上海)人。其父韓宗文曾任刑部主事,素負文譽。韓邦慶幼時隨父居京師,後南歸,應童試,考取秀才。此後屢次應舉人試不第,遂淡於功名,瀟灑絕俗。雖家境寒素而不看重錢財,彈琴賦詩,怡然自得,尤擅圍棋,與知友對弈,氣宇閑雅,頗有名士風度;然染有鴉片癮,又耽迷女色,將資財揮霍殆盡,以致家貧如洗。父執輩謝某任官於河南,知邦慶家貧,召為幕僚,數年後至京師,終歸上海,為申報館撰稿,不久病故,年三十九。育有一子一女。韓邦慶除《海上花列傳》外,另著有《太仙漫稿》,筆意略近《聊齋》而詼詭奇誕,又類似《莊》、《列》之寓言。

引 言 姜漢椿

海上花列傳,原題「雲間花也憐儂著」,實為清末韓邦慶所作。
韓邦慶(西元一八五六一八九四年),字子雲,號太仙,江蘇松江(今屬上海)人。其父韓宗文曾任刑部主事,素負文譽。韓邦慶幼時隨父居京師,後南歸,應童試,考取秀才。此後屢次應舉人試不第,自此遂淡於功名,瀟灑絕俗,雖家境寒素而並不看重錢財,彈琴賦詩,怡然自得,尤擅圍棋,與知友楸枰相對,氣宇閑雅,頗有名士風度。然年未及二十,即已染上鴉片癮,又耽迷女色,出入滬上青樓,將資財揮霍殆盡,以致家貧如洗。有父執謝某官於河南,知邦慶家貧,召為幕僚,在豫數年,輾轉京師,後抵滬,為申報館撰稿,此後不久病故,年三十九。韓邦慶妻嚴氏,生一子,三歲即夭折,有一女,嫁聶姓。韓邦慶除海上花列傳外,另著有太仙漫稿,筆意略近聊齋而詼詭奇誕,又類似莊、列之寓言。
海上花列傳最初發表在光緒十八年(西元一八九二年)二月創刊的石印文藝雜誌海上奇書上,每期兩回,配有精美插圖。海上奇書原為半月刊,至第九期後改為月刊,共出十五期,海上花列傳刊登了三十回,因該刊停刊,未曾刊完。光緒二十年,全書出版,計六十四回,分八冊。此後,此書曾有以海上百花趣樂演義(光緒三十四年,日新書局)、海上看花記(上海書局石印本,光緒刊)、最新海上繁華夢(著者改署江陵漁隱,開通版,光緒刊)、繪圖青樓寶鑒、海上花、海上青樓奇緣等書名刊印。
海上花列傳的寫作,據作者在例言中說,該書「從儒林外史脫化出來,惟穿插藏閃之法,則為從來說部所未有」。所謂「穿插藏閃」之法,就是將小說的幾段情節在時間上同時展開,而在敘述時分拆開來,進行多頭敘述,使該書的故事情節「劈空而來,使閱者茫然不解其如何緣故,急欲觀後文,而後文又捨而敘他事矣;及他事敘畢,再敘明其緣故,而其緣故仍未盡明,直至全體盡露,乃知前文所敘並無半個閑字」(例言)。作者這樣的安排,使小說內容環環相扣,且留下懸念,令讀者欲罷不能。
海上花列傳以十七歲的青年趙樸齋到滬上訪母舅洪善卿、遊青樓始,至趙樸齋沉溺聲色,淪落街頭,以拉東洋車為生,及後來為洪善卿發覺,寄書其姐,洪氏無計,攜其女二寶來滬尋訪,二寶又留連不欲返鄉,竟至為娼。又遇史三公子,云欲娶其為妻,一直至史三公子揚州迎親,二寶聞信昏絕,救醒後,為還所欠巨款而重操舊業,驚惡夢而書止。是書以樸齋兄妹為線索,將眾多人物串聯起來,從一個獨特的視角反映開埠後上海的一個側面即對當時妓院的描寫。
海上花列傳雖寫妓女,但其宗旨卻是「為勸戒而作,其形容盡致處,如見其人,如聞其聲。閱者深味其言,更返觀風月場中,自當厭棄嫉惡之不暇矣」(例言)。書中沒有將人物臉譜化,既沒有寫成才子佳人的傳統故事,也沒有色情淫邪的描寫,而是以自然平淡的筆調,平靜地如實敘寫。書中所寫人物頗多,上至官吏富商,下至妓館幫傭,但性格各異,這從他們的行事、語言中都能見到。如陶玉甫、李漱芳的深摯愛情;沈小紅的潑辣、張蕙貞的懦弱,而又同樣的水性楊花;王蓮生對沈小紅刻骨銘心的眷戀;趙二寶的貪圖舒適又年輕幼稚;黃翠鳳的剛烈、幹練和狡詐;李浣芳的天真無瑕和憨態,均各具特色。書中對另一類人也有出色的描寫:洪善卿的勢利刻薄,史三公子的虛情假意,李鶴汀的千金豪賭,流氓無賴賴三公子的驕橫不法,以及趙樸齋、齊韻叟、陳小雲、羅子富……各色人等,無一雷同,體現了小說人物的成功。
此書的另一個特點,是用吳語寫作。據海上繁華夢作者孫玉聲在退醒廬筆記中云:「余則謂此書通體皆操吳語,恐閱者不甚了了;且吳語中有音無字之字甚多,下筆時殊費研考,不如改易通俗白話為佳。乃韓言:『曹雪芹撰石頭記皆操京語,我書安見不可以操吳語?』」可見作者特地將小說敘事、人物對話全用吳語。作者的這一大膽嘗試,使該書更具有地域特色,在吳語區、懂吳語的讀者中引起一種親切感,小說中人物的對話,他們的表情、神態,都活生生地呈現在讀者面前,也使小說增加了獨有的魅力。
然而,此書畢竟是用吳語寫作的,讀者面受到了限制。在不諳吳語的地區,讀者閱讀此書,則有如墮五里霧中之嘆了。
筆者應三民書局之邀,為此書作注。然注解僅限於較為生澀、冷僻和地域色彩較濃的詞語,雖努力為之,但對書中,特別在人物對話中,那種特有的神態、情狀,卻無法一一表達和譯出,這不能不說是一種深深的遺憾,這也只能請讀者諸君在讀此書時細細品味了。
海上花列傳由於種種原因,一度遭到冷落,但自八○年代以後,據不完全統計,上海古籍出版社、山東齊魯書社、江西百花洲文藝出版社等多家出版社均出版過以光緒二十年(西元一八九四年)最初的石印本為底本的整理本海上花列傳,此書的認識價值,正得到重新肯定和承認。
 
海上花列傳 總目
引 言
例 言
回 目
正 文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