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樂迷閒話(修訂版)(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4元
定  價:NT$204元
優惠價: 87177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在中國,喜歡聽古典音樂的人,很少有不知道辛 豐年的。《中學圖書館文庫:樂迷閑話(修訂版)》 這本小書以充滿人文氣息的講解,介紹了鋼琴、小提 琴和管弦樂隊的發展史,著名作曲家的生活創作和樂 譜、音樂會、唱片等音樂文化方面的知識,對于初涉 古典音樂的樂迷讀者來說,本書是最為簡明、優雅的 入門讀物。
  辛豐年,一九二三年生,江蘇南通人。早年在軍中從事文化工作,八十年代末以來為《讀書》、《萬象》、《音樂愛好者》等刊物撰寫音樂隨筆,著書十余種,馳譽書林樂界。辛豐年先生以《讀書》雜志的音樂專欄“門外讀樂”而知名,這批專欄文字在一九九五年結集為《如是我聞》,被納入遼寧教育出版社《書趣文叢》第一輯,風行一時。數年以來,《如是我聞》絕跡書林,愛書家與音樂愛好者均難得一見,此次由作者本人在原版基礎上重加修訂,并補入發表于“門外讀樂”專欄而未及編入原書的文章數篇,是為辛豐年先生《讀書》專欄的最完備匯總。
   
  自由聽,自由談,自得其樂,不亦樂乎?辛豐年編著的《樂迷閑話(修訂版)(精)/中學圖書館文庫》的隨意性,看似游談,并非無根。多年來,作者不滿足于就曲聽曲,還想有所知,因為有所知頗有助于傾聽。于是對各種資料多方涉獵,日積月累,細大不捐,搜羅了一大堆,經整理就成了這一本音樂隨筆著作.
看似游談卻有根
鋼筋鐵骨有詩心——閑話鋼琴
  洋琴入中土
  一大功勞
  丑小鴨長成了天鵝
  靈巧的擊弦機
  是機械又是工藝品
  各式各樣的鋼琴
  反對派與改革者
  鋼琴自動化
  回過頭去看看鋼琴的老前輩
  從六指彈到十指彈
  唱獨腳戲
  從雙手彈奏到多手彈奏
  鋼琴文獻浩如煙海
  移譯的功能
  普及與庸俗化
超級歌手——閑話小提琴
  小提琴傳入中國之后
  “古提琴”
  美妙琴音的不傳之秘
  演奏技巧的演變
  技、藝之分
  小品熱及其他
  技巧點滴
  神童提琴家
  小提琴演奏藝術走下坡路?
完美的合成樂器——閑話管弦樂隊
  管弦樂隊在中國
  如果巴赫聽到了現代管弦樂隊
  從小到大,又復歸于小
  從配器這窗口探勝
  角色分配
  特性演員與陳詞濫調
  弦樂是主力
  木管各有個性
  銅管的進化
  打擊樂用到點子上
  人聲的引進
  總譜、鋼琴、指揮棒、速度
  管弦大軍的布陣
  管弦樂隊樂器的“吐故納新”
“流動建筑家”怎樣施工——閑話作曲家的創作習慣
  巴赫
  亨德爾
  莫扎特
  貝多芬
  羅西尼
  舒伯特
  舒曼
  門德爾松
  柏遼茲
  肖邦
  李斯特
  瓦格納
  勃拉姆斯
  德沃夏克
  鮑羅廷
  布魯克納
  比才
  圣·桑
  胡戈·沃爾夫
  理查·施特勞斯
  威爾第與里姆斯基·科薩科夫
  格什溫
  戴留斯
  斯梅塔那
  約翰·施特勞斯
  拉威爾
  普羅科菲耶夫
  十九世紀前的作曲家
  流動建筑工程師的血汗代價
同行與隔行之間——閑話樂人的交往和愛好
  樂人之間的互相崇拜
  肖邦落落寡合 李斯特交游廣闊
  勃拉姆斯的友與敵
  大師之間的互相褒貶
  抗衡與交惡
  隔行不隔山
  音樂家與非音樂家
張冠李戴和未可盡信——閑話某些樂曲的作者和曲題
  一連串的疑案
  冒牌的貝多芬作品
  誤認和偽作
  標題使你誤入歧途
  洋洋大觀的海頓作品標題
  許多名作的標題并非作者自取
  先有曲后有題的樂曲
音樂“文字”及其復制——閑話樂譜
  古譜難通
  改革樂譜方案多
  麻煩的附點
  盧梭與抄譜
  樂譜還不完善
  印刷術為音樂效勞
樂中之舞與舞中之樂——閑話樂舞姻緣
  樂舞結合,自古已然
  從名曲中發掘舞蹈
  歌劇中的舞蹈
聽音樂的文明——閑話音樂會及其他
  音樂會小史
  方便聽眾,輔導欣賞
  “安可爾”的災難
  捧場和喝倒彩
  音響效果與建筑
音樂信使——閑話唱片音樂文化
  原始的“錄放機”
  唱片音樂的普及與泛濫
  早期的唱片
  必要與無必要的重復
  唱片的進化
  唱片中的珍奇
  唱片對音樂欣賞的影響
  音樂教室中的助教
  唱片的功與過
  辛豐年著譯目錄(附錄)
    如果了解一下大師巨匠們的交往,相互之間的喜 惡褒貶,那么我們對音樂史的概念便可以立體化,聽 起名作來,可以有更豐富的聯想。
     在有些大師之間,本該有一定的聯系,然而事實 上卻找不到,這往往另有原因,值得了解。例如人們 從貝多芬擁有的樂譜資料中發現,他并沒有多少巴赫 和亨德爾的作品。對于巴赫的音樂,他只知道其中的 一小部分。這不能怪貝多芬不好學,而是說明,在貝 多芬的時代,老巴赫已經被人們遺忘了。即使像《平 均律琴曲集》如此重要的經典之作,貝多芬也不過熟 悉其中的幾首。至于亨德爾的作品集,直到貝多芬晚 年臥病在床期間才收到,那是從倫敦寄來的一份禮物 。
     樂人之間的互相崇拜 事實上,許多音樂家之間是互相崇拜的。關于舒 伯特如何對貝多芬五體投地地崇拜,如何渴望一見而 又不敢冒昧,貝多芬又如何賞識他的作品等等,這方 面的佳話之多,據說不難匯集成一本專書。可惜的是 ,這些佳話大都真真假假,難以核實。
     有那么一件事令人聯想頗多。舒伯特寫過一首鋼 琴二重奏的變奏曲,題獻給貝多芬。貝多芬常常喜歡 拿它來同別人四手聯彈。
     對于舒伯特的音樂,舒曼是一個不倦的鼓吹者。
    正是多虧了他,人們才發現了舒伯特。
     要不是他一八三七年親自到舒伯特兄弟家去訪求 ,在那兒發掘出成堆的遺稿,恐怕有些杰作就要從此 迷失了。我們額手稱慶之余又不禁想到至今杳無蹤跡 的《紅樓夢》后幾十回的稿本! 然而即使是知音如舒曼,他也只是傾心于舒伯特 的歌曲,對此外的器樂作品則不甚措意。甚至如舒伯 特最后三部奏鳴曲那樣輝煌之作,他也沒當回事。當 然,后來他為《C大調交響曲》的推廣出了力,也功 不可沒。
     離奇的是,這三部奏鳴曲竟是“奉獻”給他的! 老前輩的舒伯特怎么會去題贈給一個剛進大學年方十 八的學生呢?原來,鋼琴家洪梅爾才是那被題獻者。
    舒伯特死后十年,這三部作品才有可能出版,其時洪 梅爾已不在人世,出版家并未取得已長眠地下的作者 同意,竟把它改題了舒曼的名字! 這個做法,舒伯特在地下估計也不見得會反對。
    因為當舒伯特的死訊傳到舒曼耳中時,有人聽到,這 個大學生嗚咽之聲徹夜不絕。
     后來舒曼自云,青年時期他最熱衷的便是舒伯特 的音樂,對貝多芬也是一樣,對巴赫的愛好便差一些 了。
     舒曼當年還鼓勇寫了一封給舒伯特的信。然而又 終于并未付郵。否則這兩位歌曲大師可能早就結識了 也未可知。
     對帕格尼尼的演奏,舒曼也迷得了不得,雖說對 帕格尼尼的藝術思想他是抱懷疑態度的。
     至于他同青年勃拉姆斯的真摯友情,更是人所共 知的樂壇佳話。只消提示一個鏡頭就夠了:當他死于 瘋人院時,最后時刻守在他身邊的,便有勃拉姆斯。
     舒曼、勃拉姆斯和舒曼的門人狄特里赫三人曾經 合作了一部部小提琴奏鳴曲。完稿之后便交給小提琴 家約阿希姆同舒曼夫人克拉拉視奏。后來又經過舒曼 改寫,便成了他的《第三小提琴奏鳴曲》。
     肖邦落落寡合李斯特交游廣闊 不大和同行交往的音樂家也有,這便是肖邦。
     一八二七年,貝多芬這顆巨星隕落之年,肖邦尚 未離開波蘭,寫成了作品第四號《第一奏鳴曲》。從 風格上看,一點也不像他后來之作。顯然,他還剛邁 開步子,受陳規舊套的影響是免不了的。
     在舒伯特、舒曼和李斯特等一大幫音樂家被帕格 尼尼迷住了的時候,肖邦也聽過那位怪杰的演奏。
     一八二八年,也即舒伯特去世那年,肖邦游學柏 林,見到門德爾松,卻又怯于攀交。兩人正式相識是 后來的事了。對門德爾松,肖邦敬其為人而不喜其作 品,反應冷淡。反過來呢,門德爾松也感到肖邦的作 品難以理解。他有過這樣的看法:有時很難說他的音 樂是對還是錯。
     舒曼寫評論,要大家向肖邦的天才脫帽致敬,這 是人所共知的。除了那篇名文之外,他還慫恿自己的 妻子克拉拉演奏肖邦的作品。肖邦在來比錫聽了她的 演奏,印象頗深,然而這匹千里馬對自己的伯樂并不 怎么感興趣。當他自覺欠了舒曼的情,應該題贈一首 敘事曲的時候,不想顯得過于親密,將“我友舒曼” 改成了“舒曼先生”。
     舒曼對肖邦的作品,也并非只說好話,對于《葬 禮進行曲》,他便有些看法。
     同柏遼茲的關系也與此相似。柏遼茲雖不會彈鋼 琴,對肖邦的作品總是抱著友好的態度。但有點怕去 指揮肖邦的作品(蓋指鋼琴協奏曲,因為肖邦沒寫過 什么樂隊作品),說肖邦“在節奏上自由得過了分, 他受不了嚴格的節拍”。
     肖邦對柏遼茲的音樂更難容忍。他曾告訴別人: “寫得出那種音樂的人,同他絕交也沒錯!” 他既然對鋼琴藝術愛之如性命,照理應該同李斯 特有共同語言,可是兩人之間的關系從一度的親熱降 到了“相敬如賓”。
     其實,幾乎沒有哪一個同時代人是他佩服的。
     前一代的,他崇拜莫扎特。再古些的,是巴赫。
    至于貝多芬,他自認“理解不了”! 同肖邦相反,李斯特交游之廣,像是十九世紀音 樂活動中的“甘草”。肖邦同他的關系由親密而冷淡 ,據云是因為肖邦看不慣他同一班貴胄們要好。門德 爾松對他也不怎么滿意,那卻是由于李斯特演奏經典 作品往往擅加改動。
     一八四〇年繪成的一幅油畫上,可以看到李斯特 在沙龍里彈奏。圍著他傾聽,或坐或倚的有羅西尼、 帕格尼尼等人。
     從李斯特改編的大量作品中,也不難聯想到他和 同時代人的關系。
     柏遼茲是他提倡標題音樂的同道。《幻想交響曲 》初演于一八三〇年時,在場的便有他。他不但將這 部交響曲改編成鋼琴曲,還用其中的“固定主題”寫 過一首可愛的小品。為了推廣柏遼茲的作品,他在魏 瑪舉辦了“柏遼茲音樂周”。
     瓦格納同李斯特之間的關系可就更深了。一直到 瓦格納死后,李斯特還繼續為瓦格納的樂劇改編鋼琴 曲;雖然其間由于他的私生女柯西瑪同瓦格納的秘密 交往,曾經一度引起不和。馬克思在一篇文章里,對 這一家子的糾葛也曾捎帶過一筆,措辭相當辛辣。
     柴科夫斯基的歌劇《奧尼金》中有一首波蘭舞曲 ,李斯特也拿了改編為鋼琴曲。
     當年樂壇上好多后起之秀,都見過這位樂于獎掖 后輩的長者。這份名單上有格里格,有鮑羅廷,有圣 -桑、福雷等等,還有堪稱李斯特第二的安東?魯賓 斯坦。更晚一些的印象派開山祖師德彪西,也曾于一 八八五年在羅馬與李斯特相見。老前輩還奉勸那位小 青年,去聽教堂里詠唱的帕萊斯特里那以及拉絮斯的 復調音樂哩。
     然而李斯特并非沒有對頭。小提琴大師約阿希姆 曾到魏瑪,在李斯特領導的樂隊中擔任首席小提琴, 兩年之后便不干了,原因是他不欣賞李斯特一派的“ 新派音樂”。后來還發生了更激烈的交鋒。一八六。
    年,柏林《回聲報》上刊出了一篇聯合聲明,簽名的 是勃拉姆斯和約阿希姆等人,他們公開打出了反對以 李斯特為盟主的所謂“新德意志樂派”的旗幟。
     ……P164-P171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