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 應許之日(簡體書)

  • ISBN13:9787550009776
  • 出版社:百花洲文藝出版社
  • 作者:辛夷塢
  • 裝訂/頁數:平裝/307頁
  • 規格:23.5cm*16.8cm (高/寬)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4/06/30
人民幣定價:32元
定  價:NT$192元
優惠價: 87167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辛夷塢繼《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後全新感人暖愛力作
◆上帝給每個虔敬他的人以“應許之地”,而每個對愛虔誠的女人,又是否可以等來屬於她的“應許之日”?
◆很多讀者看過連載後都說:“辛大的所有書裡,《應許之日》必定會在我最愛的前三甲裡占一位。”
◆同名電影由國際頂級陣容傾力打造
◆超值贈送全套9枚辛夷塢暖傷紀念版書簽&當當網獨家贈送精美人物素描卡片

婚姻對於封瀾來說就像一扇門,她很渴望走進去,可她必須找到打開門的鑰匙,這把鑰匙就是愛一個人的感覺。
在遇見丁小野之前,封瀾一度覺得能夠修得正果的愛情是限量版,而她,拿不到號碼牌。
那天,丁小野驀然出現在她面前,帶著危險又誘惑的笑容,讓她想到了某種獸類。她恍然覺得自己和這個年輕的男人仿佛是荒原裡並行的兩隻野獸,萬籟俱寂,月色如鉤,只有呼吸間相似的氣味和體內奔流的血液在呐喊咆哮,一切的繁雜蕩然無存,存在的只有兩個溫熱的軀體本身,她願意被他啃食,也想把他吞進肚子裡。
他說:“我喜歡鮮活的、親手捕獲的。”
“包括自投羅網的嗎?”明知他不靠譜,她還是放任自己打了針強心劑,只因那顆心為一個人怦然而動的感覺太過美好。
二十歲才得到心愛的洋娃娃,四十歲才買得起俏麗的裙子,六十歲重遇初戀時的人……這又有什麼意思?世上沒有無辜的愛人,光陰從未被枉費。她做得最對的一件事,就是趁還能愛的時候放肆地愛過。
她在等她的應許之日。不是說,所有虔誠的人都配得到這一天嗎?

辛夷塢
當下最受歡迎的80後女作家,青春文學新領軍人物。其獨創的“暖傷青春”系列女性情感小說連續8年成為億萬讀者的心頭最愛,本本長居銷量排行榜冠軍位置。其中,《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更開創了國內青春電影先河,成為內地被成功搬上大銀幕的第一部青春小說。與趙薇的強強聯手,也開啟了辛夷塢作品的影視新紀元,其所有作品均輸出影視版權,且由豪華一線陣容打造,並將作為中國青春文學影視化最成功的典型輸出海外。

2014年,《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原來》《晨昏》《山月不知心底事》《許我向你看》《我在回憶裡等你》《蝕心者》《再青春》共八本辛夷塢代表作白金紀念版全新上市!

我以為,人的一生有三次受難:流浪、愛情、生存。但只有一種幸福,永遠而且唯一的,就是愛情。我沒有辦法不為這個故事感動,並且迫不及待地想分享給我電影界的朋友們。我會用國際頂配的幕後陣容去雕刻這段愛情。
——著名國際製片人 李柱益(韓)(代表作:電影《晚秋》《黃沙武士》等)

我喜歡《應許之日》,柴米油鹽的平凡細微之處都能折射出一道道彩虹,男女主角間的算計鬥嘴也很有趣。《應許之日》裡神秘的丁小野頗具《來自星星的你》都教授的魅力,至情至性的封瀾也是我喜歡的女主類型。
——騰訊文學網友

辛大的所有書裡,《應許之日》必定會在我最愛的前三甲裡占一位。
——新浪微博網友

每一場愛情,都是跨越萬水千山、經歷風霜雨雪的,從一顆心到另一顆心的,流浪。面對世俗的審判,大齡單女封瀾最終選擇走向遠方,做一朵曠野上的荊棘花,獨自面對時光的考驗。她在等她的流浪者。雖然這個流浪者註定是一無所有,甚至還帶著點危險——愛的光芒也正在這裡。
——《應許之日》電影出品人 李國靖
第一章 舊愛的“巴掌”
第二章 蟒蛇嘴邊的人
第三章 寶藍色很襯你
第四章 輸人不輸陣
第五章 讓我們冷靜一點
第六章 “狼”和“狽”的低級趣味
第七章 錯位亦是緣分
第八章 饑渴的眼神
第九章 惦記她的男人
第十章 一秒鐘心動
第十一章 白雪公主和毒蘋果
第十二章 限量版的“愛情”
第十三章 假如你愛上一個人
第十四章 在我後悔以前
第十五章 三次傷心的機會
第十六章 自私的慈悲
第十七章 心痛方知心動
第十八章 夢一起做才美
第十九章 愛情是一種疾病
第二十章 最可悲的騙子
第二十一章 愛我或者遠離我
第二十二章 鹽粒和火焰
第二十三章 贈送幸福的套餐
第二十四章 千年等一回
第二十五章 再給我一天
第二十六章 我希望你動搖
第二十七章 另一種相濡以沫
第二十八章 從報答一個好女人開始
第二十九章 鮮美的罪孽
第三十章 別讓我後悔
第三十一章 活該卻不犯法
第三十二章 住在謊言裡的人
第三十三章 早啊,老闆娘

  封瀾換上了軟底平跟鞋,以做賊的姿態躡手躡腳地走進了她自己經營的餐廳。今天晚上母親大人才恩准她回自己的家,她想都不想就徑直撲回店裡。員工們都下班了,倉庫裡還有一線光。她推開虛掩的小木門,丁小野安然側躺在單人床上,閉著眼睛,像是睡著了。
  封瀾輕輕走過去,伸出手往他的脖子掐,在將要觸及他的咽喉時,毫不意外地被他截住手腕。
  "我早知道你沒睡。"她不屑地說,"裝睡也不知道關上燈。"
  丁小野把她的手往外一推,鬆開了鉗制,"我怕你又喝多了,摔個四腳朝天再來賴我。"
  "別說得你好像多無辜,我早想跟你算帳了。"
  "非要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
  餐廳的倉庫不到十平方米,堆放了各種調味品和米油等東西,除了劉康康買的那張單人床,再沒有多餘的空間。天花板上只有一個不甚明亮的節能燈泡。燈光昏暗,空間逼仄,襯映得燈下的人也目光曖昧。
  封瀾斂了斂裙擺,坐在床沿,抬著下巴問:"你怕我?"
  丁小野像是聽到了一個很無聊的笑話。他保持著原來的姿勢,說:"你媽媽像個作風嚴謹的共產黨員,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女兒?要是她知道你現在做的事,會不會大義滅親把你綁了浸豬籠?"
  封瀾有些不快,他的語氣仿佛她是夜會姦夫的蕩婦。她本想嚴肅地告訴丁小野,自己過去言行端正得很,二十六歲以前都會乖乖在晚上十點半前回家。即使和周陶然在一起之後,他也始終認為作為一個成年女性,她太端著。可是她想想,這些話在此情此景中似乎並沒有什麼說服力,反讓丁小野以為她是為了他才如此出格。
  "我媽媽知道了,會說:'好端端的一個人就被你教壞了'。"
  丁小野不跟她鬥嘴皮子,一骨碌坐起來,隨口問道:"今天COCO小姐沒有陪你一起來?"
  他竟然察覺到她沒有噴香水,證明也並非毫不留意。封瀾有些意外,撇撇嘴說:"那倒楣香水?扔了。你不是鼻子不好?"
  丁小野撩起褲腳,把小腿亮給封瀾看,"晚上蚊子不少,也沒有驅蚊水……"
  封瀾一巴掌打在丁小野的腿上,佯怒道:"去你的。"
  看在手感還不錯的份兒上,她無節操地原諒了他的戲弄,可前幾天的事還是得說個清楚。
  "你覺得我特傻是吧。也邪門了,我在你面前怎麼老是像個小丑,盡讓你尋開心。"
  "你指哪一次?"
  "你再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試試?"封瀾悶悶地說,"我也是糊塗,居然被你攛掇兩下,就真把周陶然給打了。"
  "我攛掇你?"丁小野盤腿坐著,又笑了起來,"那天是誰哭著要揍他一頓解恨?勸都勸不住。是你求我的,我在這件事裡的角色最多是個'從犯'、'幫兇'。要說'狼狽為奸',你是那只'狽',我最多是被你搭肩膀的'狼'。"
  封瀾氣道:"狼比狽還壞!你說,你是用什麼辦法把周陶然弄來,還讓他一點也沒瞧見你的臉?為什麼攝像頭拍不到我們?你是不是個慣犯?"
  丁小野說:"小心點!你現在半夜三更地坐在一個慣犯的床上。"他見封瀾並無害怕的表情,也沒有再嚇她,"沒你想的複雜。你手機裡不是有周陶然的號碼?我隨便找了個公用電話打給他,說早些時候送過來的香煙批次有點問題,現在換了新的,讓他把剩下的帶過來親自確認一下。我在步行梯出口附近,他只要來了就簡單,隨便找個袋子往頭上一套,他整個人就軟了。至於攝像頭,只需要留心一下就可以了。"
  "這麼容易?"封瀾半信半疑。
  丁小野說:"你以為呢?大部分人對於危險的規避意識是很弱的,過慣了安穩日子,總以為那些事離自己很遠。就像你,被搶包的時候跟傻子沒兩樣。不要忘記你只不過是個女人。在那種時候錢財算什麼?上次那個賊膽子要是再大一點,你不死也要脫層皮。人要有自知之明。"
  "就像你一樣?你經歷過很多這種事情?要不怎麼可以那麼冷血,任何時候都想著置身事外?"封瀾質疑道。
  "我只是怕麻煩。"丁小野面無表情地說,"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闖了禍會有人擦屁股。一個人生活久了,自保比什麼都重要。"
  "你的親人呢?不可能一個親人都沒有的。"
  "我父母都不在了。別的親人,即使有也很少來往。"
  "他們是因為什麼去世的……我是說,你的父母。"
  "我媽是因為腎的毛病,拖了很多年。"
  "你爸爸呢?"封瀾知道自己問得有點多,然而她抑制不住自己對眼前這個人的好奇。在她看來,丁小野年紀輕輕就父母雙亡,既不同尋常,又讓人忍不住……憐憫。
  "車禍。"說這話時,丁小野低垂著頭,雙手分別擱在膝上,頗有幾分僧人入定的樣子,從封瀾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睫毛投映在眼下的陰影、挺直的鼻樑和一側抿著的唇角。
  "你還有什麼想知道的?老闆娘。"
  封瀾對自己的尋根問底感到有點慚愧。她把頭髮往耳後捋了捋,又說:"像你這樣的人很少會做讓自己後悔的事吧?"
  "這可不一定。"
  "比如說?"
  "比如當了你的'狼',還沒完沒了了。"丁小野似乎在暗指她的"騷擾"。
  "我比你還煩呢。"封瀾鬱悶道,"那一下我居然相信暴力可以解決問題。"
  丁小野笑著說:"暴力不一定能解決問題。可是你想的是解決問題嗎?你要的只是出一口惡氣。敢說揍他的時候你不痛快?我看你眼睛都放光了,我要是沒把你拉走估計得出人命。"
  "我是眼露凶光吧。你說說,我那時是不是特猙獰?"封瀾想著也忍不住笑了。她不否認丁小野的話是對的,她現在都還記得借助酒勁痛毆周陶然的感覺,別提有多痛快了。即使事後道德感和一貫做事的準則逼得她在內心也反省了好幾回,可如果時光倒流,她估計還是想揍周陶然一頓。丁小野這只"狼"不過是釋放了"狽"心中壓抑的惡意。
  "你現在也笑得挺猙獰。"丁小野一點面子也沒給她留。
  封瀾習慣了,竟也不以為忤。她挪了挪屁股,感興趣地問:"你們那邊是不是民風很彪悍,這樣的事你見多了?"
  "嗯。你不是賠了五千八?換成我們那就會用牛羊來抵。像你揍周陶然的程度,大概十幾頭羊就可以了……"
  "要是打死了人呢?"
  "那除了牛羊,還要賠上自家的一個黃花閨女。"
  "這樣也行?"
  封瀾一說出口就後悔了,丁小野壞笑的樣子擺明瞭是在瞎編糊弄她。她今天換了個皮質硬挺的新包,用來砸人再合適不過。丁小野一邊笑一邊招架,"你打人還上癮了?夠了……喂!我說夠了!"
  他輕而易舉就可以讓封瀾動彈不得。封瀾被他反剪著一隻胳膊,有點疼,又不是太疼。他的聲音從耳後傳來,"我再告訴你,我們那邊有種風俗叫'姑娘追'。年輕的女孩看上了一個男人,才會和他在馬背上追趕,然後用鞭子輕輕抽他。在男人看來,有時候皮鞭和皮包的用處也差不多……"
  "見你的鬼,還不放開我?"封瀾的耳根火燒般燙。丁小野似乎笑了一聲,隨即她整個人得以解脫。
  封瀾揉著胳膊,"你經常被姑娘用鞭子抽?"
  丁小野但笑不語。
  "不管你以前有多風光,我們這可沒人待見對女人太野蠻的男人。"
  丁小野說:"巧了,我也受不了太嬌滴滴的。"他有意無意地看了看封瀾裸露的胳膊,他並沒有使勁,卻依然在她皮膚上留下了"罪證"。他奇怪地問:"你是豆腐做的?一點經不起折騰!"
  "你還要怎麼折騰?"封瀾瞪著他說。
  丁小野做驅趕狀,"走吧,我要睡了。"
  封瀾說:"看過店裡掛著的營業執照吧?上面寫著法人:封瀾。你趕我走?"
  "我說你就是閑的。有錢,有家人,有朋友,什麼都不缺,大半夜地跑我這折騰什麼?"丁小野無奈道。
  封瀾大言不慚地說:"我缺個男人。"
  "這個我幫不了你。"丁小野往後一縮。
  "滾吧。我缺的是老公,你以為我會找你?"封瀾笑著擺擺手,看了眼堆放在倉庫角落裡的啤酒,"陪我喝兩口,悶得慌。"
  "不喝。"丁小野想都沒想就回絕了,"你酒量很好嗎?喝多了不怕丟人。"
  "所以我才找你喝,反正又不是沒在你面前丟過臉。"
  "你就不怕未來的老公知道你大半夜地和男人坐在床上喝酒?"
  "你不說誰知道?"
  "我保不准會說。"
  "算了吧,什麼未來的老公,我還不知道他是誰呢,如果他現在也坐在另外一個女人的床上喝酒,我會原諒他的。"
  丁小野拗不過她,乾脆躺倒,閉上眼睛,"你們夫妻倆相互原諒吧,我要睡覺。"
  封瀾裝聽不見,自顧自開了一聽啤酒。易開罐開啟時炸開的一點白沫飛濺到丁小野的額頭上,他抹了一把,發出嫌棄的感歎聲,翻過身去背對封瀾。
  封瀾喝了幾口,推了他一把。
  "哎,我問你。你們那的姑娘年紀大了還不結婚要怎麼辦?喂!喂!喂喂喂喂……"
  "我們那沒你這樣的老姑娘。"
  "也沒多老吧?"
  "你的年紀再過十年都可以帶孫子了。"丁小野背對著她說。
  封瀾手裡的易開罐幾乎要被捏扁,這番話的打擊對她來說太具毀滅性了。
  "你會聊天嗎?我二十九歲半,你做我孫子?"
  丁小野不出聲,她又自虐地在他耳邊吼道:"起來把話說清楚!連你都擠對我。是我故意單著?我挑三揀四了?人總得找個合適的吧,誰知道那個人肯不肯跟你結婚?我能控制別人?我能讓時間不要走那麼快,讓我青春留得更久一點?今天我將就找個人嫁了,萬一明天對的那個人就出現了呢?我就是不切實際,我就是吃飽了撐的想要一點點愛情才好把日子過下去,一點點就可以了,這很過分嗎……"
  丁小野捂著耳朵坐起來,一把奪下封瀾的半聽啤酒,三下兩下喝完,大聲吼回去,"這他媽的管關我什麼事?你找別人叨叨行不行?我看上去像婦女之友?"
  封瀾苦悶地跺腳,繼續喊道:"我到底差在哪裡?別人也談戀愛,我也談戀愛。別人是認真的,我也沒有虛情假意。到底哪不對了?我沒要房子,沒要錢。我學習認真,賺錢努力,心眼不壞,尊老愛幼,樂於助人,飯做得也不錯,憑什麼我剩下來呀?"
  "因為從男人看女人的角度來說,你剛才那一大堆全是屁話,沒一條有吸引力。"
  "你說,什麼才是吸引力?"
  丁小野拍掉封瀾揪住他T恤的爪子,毫不客氣地說:"胸大聽話好生養就行。"
  封瀾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指著他的臉連聲道:"庸俗,下流,低級!"她又去開了一聽啤酒,這次卻怎麼喝都覺得苦。她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是真的?男人都是這麼想的?你也一樣?"
  "廢話,我不是男人?"
  "再說詳細一點,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面對封瀾的逼問,丁小野隨手比畫了一個葫蘆的形狀,"懂嗎?身材要肉感,腦子要簡單。"
  封瀾不說話了,轉過去喝她的悶酒。
  "我說我的標準,你生什麼氣?你不是一直覺得自己像個仙女?"丁小野好氣又好笑。
  他驀地起身跪坐在床上,不料封瀾也突然轉身,鼻尖險些蹭上他胸口的衣裳。
  "在你看來我的身材很差?"她仰著臉。
  "想聽真話?"
  "說!"
  "屁股還可以,胸差點。"
  "老娘是B+!"
  "這就對了,門門課得A,也抵不過胸前一對C。"
  "算你狠!"封瀾再次像泄了氣的皮球。
  "被你吵得睡不著了。煩!讓我喝點。" 丁小野趁她發呆,又拿過啤酒喝了兩口。
  半晌,封瀾仿佛反應了過來,"你說我……屁股還不錯。"
  "是啊,我看到了,怎麼樣,要不告訴你什麼時候看到的……那天你轉圈問我你是不是女神……"
  封瀾飛撲過去捂他的嘴。丟死人了!這大概就是她為什麼在丁小野面前永遠也端莊矜持不起來的原因。和一個人如何開始,基本上就決定了兩人日後相處會保持何種基調。從她衣冠不整地在丁小野面前撒歡那刻起,他們之間就再也脫離不了低俗趣味了。
  丁小野試圖拿開封瀾的手,她撲過來的勢頭太兇猛,他一下就往後栽倒了,連帶著封瀾被牽引得趴在他的胸口。後背與床板接觸的那刻,丁小野還是大笑著,封瀾貼近他,手撐在他耳邊,聽到了他胸腔的震動,抬頭就對上了他的臉。
  封媽媽常說,月下不看女,燈下不看郎。
  看了會如何?一不小心就要了你的命,要了你的魂?
  媽媽比她多吃了幾十年的米,多走了幾十年的路。長輩的話不好聽,但大多數時候是對的。這是封瀾從慘痛經歷裡得出的結論。
  她沒來由地想起了李碧華的《誘僧》,情節已模糊了,裡面的一句話卻記得格外清楚--"就像野狗在咬食枯骨,就像野鳥在搶吃腐肉,就像逆風中拎著火把,反燒自身……"看書時的封瀾還是個純情少女,理解不了那種原始而兇猛的心動,成年後的她又享受著男女間循序漸進的遊戲過程,被追逐,被取悅,有時迂回,有時周旋,樂在其中。可她現在恍然覺得自己和眼前這個年輕的男人仿佛是荒原裡並行的兩隻野獸,萬籟俱寂,月色如鉤,只有呼吸間相似的氣味和體內奔流的血液在呐喊咆哮,一切的繁雜蕩然無存,存在的只有兩個溫熱的軀體本身,她願意被他啃食,血肉撕成碎片,也想把他吞進肚子裡。她就這樣直勾勾地看著丁小野,目光迷離。兩人身體接觸的部位有人的心在猛烈地跳動。
  "封瀾。"丁小野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他舔了舔自己乾涸的下唇,"你不會看上我吧?"

  《應許之日》經典語錄:
  1、我認真學習、賣力考試,辛辛苦苦打拼事業,為的就是當我愛的人出現,不管他富甲一方,還是一無所有,我都可以張開手坦然擁抱他。
  2、有人心疼時,眼淚才是眼淚,否則只是帶著鹹味的體液;被人呵護著,撒嬌才是撒嬌,要不然就是作死。
  3、婚姻對於封瀾來說就像一扇門,她很渴望走進去,可她必須找到打開門的鑰匙,這把鑰匙就是愛一個人的感覺,一丁點的心動也可以。
  4、不怕他愛,也不怕他不愛,只怕不夠愛。
  5、愛源於欲望而歸於責任,但這條定律反轉過來卻不能成立。責任只能產生義務,卻培養不出心動。
  6、專一並不是非要一輩子隻愛一個人,而是愛著那個人的時候只對她好。
  7、婚姻才是一個女人一生之中最大的事業,為"順利上崗"做出的任何努力都不算過分。
  8、很多女人不需要太廣闊的世界,再大的世界,不是她的,又有什麼意義?
  9、金錢、地位、美貌、青春最後都會撒手而去,哪裡比得過一頓平凡的午餐、溫熱的懷抱、疲憊時回首相視一笑和枕畔的那聲早安。
  10、二十歲才得到心愛的洋娃娃,四十歲買得起俏麗的裙子,六十歲重遇初戀的人……這又有什麼意思?世上沒有無辜的愛人,光陰從未被枉費。她做得最對的一件事,就是趁還能愛的時候放肆地愛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