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影武者:中國動作電影大揭秘(簡體書)
  • 影武者:中國動作電影大揭秘(簡體書)

  • ISBN13:9787308097567
  • 出版社:浙江大學出版社
  • 作者:張海
  • 裝訂/頁數:平裝/270頁
  • 規格:26cm*19cm (高/寬)
  • 出版日:2012/04/01
人民幣定價:45元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83224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影武者:中國動作電影大揭秘》內容簡介:在世界電影的百年歷史上,業內幾乎所有的“行當”都是外國人最早涉足的。只有武術指導,或者叫動作設計、動作導演,是中國電影人對世界電影的行業分工做出了一份重要的貢獻。而今,武術指導已經和美術指導、攝影指導一樣,成為電影夢工廠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這里,我們匯集了當今炙手可熱的幾位武指大師,將他們的成長故事、參與拍攝的電影內幕、對華語影視界的現狀以及對明星、名導的評價都一一做了揭示。
張海,職業電影人。兵器設計作品:《狄仁杰之通天帝國》《關云長》,制片人作品:《目擊者》《上海灘後傳》。
《影武者:中國動作電影大揭秘》編輯推薦:智武合一、極具觀賞性的中國功夫電影來自他們——徐克\李連杰\甄子丹\洪金寶\程小東\熊欣欣\董瑋\陳會毅\楊菁菁\譚俏……
一線中國武俠電影的代表人物前所未有,傾情推薦;首度揭秘中國功夫電影中的武指秘辛!
金庸、古龍們創作出驚心動魄的恩怨情仇故事,兩岸三地的導演們在銀幕上展現出我們心中的江湖世界,武指大師們則用刀光劍影創造出無盡的功夫魅力!
前言

中國百余年的功夫電影之路,其實走得很辛苦。詩人說“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這兩句話用來形容有過輝煌、也有過低谷的中國功夫電影也很恰當。如今功夫電影又煥發出新的活力,一部接一部的名片佳作陸續上映,大有將中國的武俠精神再次發揚光大之勢。《臥虎藏龍》以其飽含著人文氣息的江湖情懷,在世界影壇上掀起了中國古典武俠新的颶風;《英雄》的三個故事盡管色彩不同,講述的角度也不同,但其飄逸唯美的動作風格卻像一幅幅水墨畫一般凝固在光影長河中;《葉問》的主人公在民族大義面前英勇不屈,將傳統的詠春拳打出了威風,打出了中國人不向外敵低頭的英雄氣概……
但是,我們常常將關注的目光鎖定在銀幕上的電影明星身上,鎖定在新聞發布會上志得意滿的制片人、導演身上,不知不覺間就忽略了在動作電影幕後辛苦付出的動作指導們。殊不知,《臥虎藏龍》如果沒有袁和平精心設計的動作奇觀,影片不一定能夠在國際市場上一路走紅;《英雄》如果沒有程小東臨危受命,設計出凌波微步一般出神入化的武功,很難說張藝謀就能憑借這部影片開啟中國電影的大片時代;據統計,《黃飛鴻》系列電影已經不下百部,如果每一部的動作場面千篇一律,毫不出彩,不可能會有導演一再翻拍,更不可能得到中外影迷們的熱烈追捧。
在世界電影的百年歷史上,業內幾乎所有的“行當”都是外國人最早涉足的。我們已經習慣的導演、制片、美術、攝影甚至服裝、道具等稱謂都不是中國人的原創。還好,隨著電影工業不斷進步,還真給了我們一個原創的機會——武術指導,或者叫動作設計、動作導演。名稱不同,性質卻一樣,中國電影人總算對世界電影的行業分工做出了一份重要的貢獻。而今,武術指導已經和美術指導、攝影指導一樣,成為電影夢工廠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程小東為什么能把龍爭虎斗拍出詩情畫意的效果;甄子丹不但演技高超,在動作設計上也有一套;熊欣欣和譚俏怎樣在國內習武,香港揚名,好萊塢走俏;林正英和陳會毅如何成為李小龍的左膀右臂,沒有他們的輔佐李小龍寧可不開機;巾幗不讓須眉的紅顏楊菁菁能在男人主導的江湖中占據一席之地,一定有她的過人之處;戲班出身的董瑋為人低調、做事勤勉,他講原則不怕得罪人卻有著眾多的擁躉……他們都有什么成功秘訣呢?
在這里,我們匯集了當今炙手可熱的幾位大師,將他們的成長故事、參與拍攝的電影內幕、對華語影視界的現狀以及對明星、名導的評價一一揭示。
金庸、古龍們用一支生花妙筆創作出了一段又一段驚心動魄的江湖傳奇;徐克、陳嘉上、張藝謀們用純熟的電影技術在銀幕上展現出人們心中的江湖傳說;身手不凡的大師們則用他們的智慧和經驗幫助演員和導演完美演繹了一場場精彩紛呈的武俠大戲,以自己獨特的方式為中國的功夫電影、武俠世界貢獻著力量。
一代怪杰,笑傲江湖
——香港武俠電影的中流砥柱徐克
1.徐克的江湖夢
中國的武俠故事更浪漫
拍電影不是為了拿獎
2.“鬼才”電影人
興趣成就夢想
瘋狂的導演
新瓶裝舊酒
不給導演壓力的監制
說3D電影
3.“徐老怪”的“大腕”朋友們
音樂大師黃霑
用克爾曼為《深海尋人》配樂
帥也是一種錯——周潤發

堅持原則的李連杰
“口是心非”的張曼玉
“偶像”林青霞和“粉絲”楊采妮

二冠軍武者的功夫電影人生
——李連杰:一個博愛的“功夫皇帝”
1.行走江湖:用真功夫推廣中國武術
少年冠軍的習武之路
理想是做個公園看門人
光頭“覺遠”留名電影史冊
讓每一個電影角色都接近完美
2.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坎兒
三級殘疾證和內心的掙扎
在香港警察的保護下拍戲
混好萊塢要有“仙人掌”精神
2004年,三次與死亡擦肩而過
3.尋找生命的答案
過度的民族主義不是好東西
入禪境,看清自己
《霍元甲》闡釋武術最高境界
4.愛,是最強大的力量
“十年之約”的愛情故事
愛是沒有定義的
“壹基金”,用愛關懷受傷心靈
為了慈善變成“話嘮”
讓《海洋天堂》喚起更多人的善念

三俠骨柔情真英雄
——甄子丹的功夫電影人生
1.鐵骨錚錚,追求完美的甄子丹
愛電影,無懼傷痛
經常自我加壓
我最好的電影是下一部
2.反叛與渴求武術的童年生活
李小龍的崇拜者
來大陸學武的小華僑
3.歷經艱辛,終鑄成“甄功夫”
從影早期,成績平平
甄氏風格,全新出爐
對華語電影的看法
成龍大哥不要退休
4.論俠客,道武術精神
我看武俠精神
武俠精神的嬗變

5.鐵漢柔情,溫馨的家庭生活
可愛老媽和美麗老婆
不許寶貝女兒看動作片

四真性情的功夫電影“大哥大”
——香港武指第一人洪金寶
1.拜師學藝,藝成收徒
現學現賣的大師兄
被打也是幸福的回憶
自己逃學,元華受罰
走,報仇雪恨去也
怕師父怕到發抖
戲臺上的“周天王”
辦校收徒,遙寄恩師
2.風華正茂話當年
“七小福”與“七老夫”
“挑釁”李小龍
我是“大哥的大哥”
3.家里的“三好”男人
侍母甚孝的“好兒子”
疼愛妻子的好男人
寬濟結合的好父親

五浪漫武俠電影的開創者
——程小東的導演心語
1.武導風格:從“劍聖”到“戰聖”的升華
功夫分南北,融合最好看
把動作片拍出浪漫的味道
《投名狀》,我嘗試新的改變
他們做“陸軍”,我去做“空軍”
從寫意到寫實
2.武俠電影:打造成年人的童話夢工廠
武俠是成年人的童話
武俠電影不等于宣揚暴力

3.談同道:程導眼中的明星和接班人
演員張藝謀和導演張藝謀
大明星也希望被肯定
動作導演是這樣煉成的
歡迎年輕人加入我們的行列

六數生猛武指,還看“七哥”
——武指熊欣欣不一樣的成名路
1.玩命替身打出大名堂
第一次觸電的經歷

第一天到香港就“被車撞”
我的幸福來自大家的認可
打人比被打還難受
2.三十年從影路的華麗轉變
徐克邀我演“鬼腳七”
去好萊塢做動作指導
我崇尚實打實的動作風格
《戰?無雙》,我的導演處女作
3.談同道,品生活
洪金寶是當之無愧的“大哥”
“徐老怪”其實人很好的
好人劉家榮
對武行後輩的忠告
我很平常,我愛家庭
4.“七哥”也有無奈時
比賽不公,我要退役
艱難的赴港之路
同工不同酬的苦悶
自己栽樹,他人乘涼
和導演唱過反調
《臥虎藏龍》好看的不是動作

七“道理王”的武指人生路
——喜歡探究功夫哲學的動作設計師董瑋
1.盛名之下無虛士
名伶粉菊花的得意高徒
我不是TVB體制內的紅人
“無神論”導演拍鬼片
李小龍的小配角
2.拍電影也是良心活兒
徐克的超前意識
與“老謀子”說拜拜
不怕得罪陳凱歌的夫人
怪怪的《劍雨》,傻傻的剪輯
對自己參與的電影潑點冷水

3.電影人呼喚真的英雄
呼喚中價位電影
我的動作設計理念
誰是英雄

八全能電影人的功夫傳奇
——陳會毅:甘做幕後英雄的“龍之左右手”
1.愛功夫、愛電影的全能武將

戲班出身的“幸運兒”
不做明星,一心一意“打江山”

2.半個世紀的功夫“情緣”
謙遜師傅韓英杰
霸王猛將洪金寶
俊朗“瘋子”元彪

3.龍之密友憶當年
初見superstar
龍之秘密:李小龍的為人處事之道
自建班底的“霸道祖師爺”
龍拳一出,誰與爭鋒
龍之猝死,我心悲痛
龍之密友的截拳道情結

九不讓須眉的香港第一女武指
——楊菁菁欲罷不能的功夫電影路
1.超級女替身的演藝人生
初入香江,他鄉遇貴人
轉投TVB,開開心心做替身
替遍香港所有的明星
2.武指事業中的甜酸苦辣
給程小東當副武指
一場意外催生出的新工作
不好“捱”的女武指
當武術老師也很受歡迎
希望做內地電影的女武指
3.“菁眼”看同道
新人們的“福星”——劉家良、程小東
低調出精品的武指——董瑋
識英雄重英雄——甄子丹

十“新一代武指領軍人”是如何煉成的
——不愿做“富二代”的大牌武指譚俏
1.從武行到武指,十年磨一劍
“輸在起跑線”的天才武師
“我師父是黃飛鴻”
論腿功,咱還真不怕誰
八爺是我的領路人
2.《抗日奇俠》:打造俠義民族英雄
是“抗日”還是“武俠”
譚俏的武俠情結
3.在好萊塢當武指的日子
“就一個字,爽!”
國際巨星沒架子
一 一代怪杰,笑傲江湖
——香港武俠電影的中流砥柱徐克


如果說徐克是香港武俠電影界的領軍人物,想必不會有人反對。他的資歷擺在那里,他的作品擺在那里,30年了,所有港產的經典功夫影片都繞不開他的名字。前些年的《倩女幽魂》、《笑傲江湖》、《青蛇》、《新龍門客棧》也好,近幾年的《狄仁杰之通天帝國》、《深海尋人》、《龍門飛甲》也好,徐克的每一次出手都會引發影迷的追捧。
如果說王家衛以哲學家的姿態,締造了一個迷離幽深的光影世界,讓都市里的男男女女陷落迷霧而不能自拔;那么徐克就是以“敢為天下先”的氣魄,通過不斷的嘗試、創新,構建了一個另類的江湖,讓刀光劍影、斧鉞鉤叉多了一絲江湖兒女的鐵血柔情。
有人說,“徐克創造了香港武俠電影的巔峰”,這句話或許是他的鐵桿粉絲溢美之詞。但有一個事實毋庸置疑——徐克這30年的電影之路一直都在不斷地求變、求新,一直在以先行者的姿態引領著香港電影發展的新潮流。
徐克是一個矛盾體。他的作品的意蘊,既有東方傳統的悠遠意境,又有西方特有的干凈利落;故事的構思既有羚羊掛角、天馬行空的不羈想象,又有理性、冷靜的層層推斷。讓觀眾“驚為天人”的絕世美女林青霞扮成不男不女的東方不敗;讓充滿大家閨秀氣質的張曼玉化身為媚騷入骨的金鑲玉;讓被人稱作“最美花瓶”的李嘉欣扮假小子,流露出難得的嬌憨可愛……成功實現了這樣的想法的人除了徐克,不會再有第二個人。
他從來不拍四平八穩的正劇,卻往往能在偏險怪奇中走出一條大道,讓很多部原本“非主流”的故事變成多年之後還被人津津樂道的經典之作。熟悉徐克的觀眾基本上都能不看片頭就能猜到這是徐克的作品。他的個人色彩太濃郁了,以至于影片中無論他是做導演、編劇還是監制,你都能找到他的影子。
炯炯的目光、斑駁的銀發、稍顯凌亂的羊咩須,這就是徐克的經典形象。很難相信,在他如此瘦削的身體里會有無窮的精力。在所有人經過長時間的拍攝而變得無精打采時,只有“老爺”還能神采依舊、威嚴依舊。

主要作品:
《蝶變》(1979)、《第一類型危險》(1980)、《鬼馬智多星》(1981,又名《夜來香》)、《新蜀山劍俠》(1983)、《上海之夜》(1984)、《最佳拍檔女皇密令》(1984) 、《打工皇帝》(1985) 、《刀馬旦》(1986)、《英雄本色續集》(1987)、《笑傲江湖》(1990)、《豪門夜宴》(1991) 、《黃飛鴻》系列(1991)、《東方不敗》(1992)、《新龍門客棧》(1992)、《青蛇》(1993) 、《梁祝》(1994)、《花月佳期》(1995) 、《刀》(1995)、《順流逆流》(2000)、《七劍》(2005) 、《鐵三角》(2007)、《女人不壞》(2008)、《深海尋人》(2008)、《狄仁杰之通天帝國》(2009)、《龍門飛甲》(2011)



1.徐克的江湖夢

細數徐克30年來走過的光影之路,不難發現,他的眾多作品中,武俠電影占有相當大的比重。盡管他也曾經嘗試過時裝片和喜劇片,但最讓觀眾喜歡的、最能代表徐克風格的還是那些唯美、浪漫、奇詭的武俠動作片。
在他之前,在他之後,都不乏武俠題材的電影。但說到情節設置、人物刻畫、動作表現,只有徐克才能這樣匪夷所思,只有徐克才會時時給人全新的視覺沖擊。如果沒有對武俠癡迷到骨髓,他會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選擇武俠題材嗎?來聽聽“徐老怪”怎樣解釋自己的武俠情懷吧。
中國的武俠故事更浪漫
我從小就喜歡看武俠小說,羨慕大俠們出神入化的功夫,也敬佩他們行俠仗義的氣度。入行30多年,我一直對武俠電影情有獨鐘。雖然我自己不會功夫,但是不妨礙我對武術的濃厚興趣。在我看來,武術不僅僅是強身健體的方式,也不單純是民族精神,它還是一種很浪漫的東西,它容易激發人的想象力,尤其是用電影的語言來表達武術的時候,就更加顯示出武術的風貌與內涵。
我喜歡中華武術是因為它的博大精深,它適合拍成電影來傳播一種俠氣、正義的精神。
我心中的行俠仗義,是一個人從“大我”出發,從公平、正義和同情心出發,產生出來的一種很極端的行為。拍攝武俠電影對我來說,是一種處理感情的方式,在武俠世界里,我可以盡情發揮對人生或者生活的浪漫情緒以及幻想。
美國也有動作片,但那種實用的格斗技巧沒有中國武術展現出來那么優美、那么舒展。美國的歷史只有幾百年,而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相比之下,中國古代的俠客故事有更多值得發掘的地方。尤其是中國改朝換代比較多,不同的政治背景下不同的故事情節也會更加曲折離奇,引人入勝。
“江湖無處不在,有人就有江湖。”我認為這句話說得并不夸張,電影里的江湖其實就是現實生活的反映。只不過在電影當中,我們可以讓角色在大漠斜陽下仗劍騎馬,很瀟灑。生活中卻是乘公交、擠地鐵,很難產生浪漫的感覺。
拍電影不是為了拿獎
我只拍自己喜歡的東西,從來不會因為拿不拿獎而去費心思。有人告訴我,從來沒有一部武俠電影可以得到奧斯卡獎的獎杯,但我認為一部影片的好壞不能以得到多少電影節的獎杯為衡量標準。尤其是中國武術它還有一種哲學理念在里面,讓外國人去理解這種神奇的東西是很難為他們的。不懂中國的文化,就不能理解武俠的內涵,但是武術作為一種外在的表現形式,確實可以讓更多的外國人對中國感興趣,對中國的文化感興趣。
我始終相信,如果有充足的資金保證,有好的劇本,武俠片也可以拍出好萊塢大片的效果。武術運用的范圍很廣,可以言情、可以魔幻、可以夸張,還可以表達重要的歷史事件。
我現在遇到的難題是香港的投資方喜歡跟風,什么流行就拍什么。誰正當紅,就用誰來當主演,不太考慮劇本原創性的東西。盲目跟風只會人為地縮小拍攝范圍、縮小電影市場,從而失去電影廣闊的發展空間。比如,2002年劉偉強導演的《無間道》很受歡迎,很賣座,馬上就有很多人站出來,要拍同樣題材的戲,就是因為模仿永遠要比創新更容易。但我喜歡冒險,哪怕票房不好,哪怕成本收不回來,我也要嘗試新的東西。

2.“鬼才”電影人

一千多年前的大唐,一派文化鼎盛的雍容氣象。你可記得在“詩仙”“詩聖”之後還有一個驚才絕艷的李賀。因為他大膽、詭異的想象力,構造出波譎云詭、迷離惝恍的藝術境界,而被人稱為詩人中的“鬼才”。一千多年後的香港影壇,也出現了這樣一位有著讓世人驚艷的才情,同時又讓人捉摸不透的“鬼才”電影人,他就是徐克。
30年前,徐克是香港電影“新浪潮”的參與者;20年前,他是新武俠電影的締造者。而今,中國電影在3D技術上的空白,也只有寄希望于徐克。李連杰說:“如果連我跟徐克都不敢做3D嘗試,恐怕國內影壇也無人再敢嘗試。”
興趣成就夢想
我小時候有兩個愛好,一是看武俠小說,還有一個愛好是喜歡畫畫。沒想到長大後這兩個愛好都成為我事業上的助力。記憶中的武俠印象對我拍電影有很大的啟發,繪畫則落實到了具體工作上,每當拍電影的分鏡頭、特技等,都是自己出的畫稿給別人,讓專業人士照著我畫的樣子來制作。
很多人都不知道我還導演過動畫片,而且里面有一部分動畫形象就是我自己畫的。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動畫電影《白雪公主》在戲院里面上映。我的同學們都去看了,我就找媽媽去,告訴她我特別想去看一下動畫電影是怎么回事。媽媽就帶我去了,剛到戲院的大堂就帶著我返回來了。
回到家,她氣呼呼地教訓我:“這種電影怎么看,你看公主穿得那么暴露,那么低胸,還接吻,小孩子不應該看那種電影。”這樣我就沒有看成《白雪公主》,後來到了大學,離開媽媽身邊,我才敢去看。
我很喜歡看到銀幕上出現能動的圖畫,覺得動畫是一項很神奇的發明。我當時有個愿望,就是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變成動畫里的人物就好了。我有一幅珍藏的畫,是我13歲的時候《孫子兵法》里面的故事,孫子和他的師兄拜鬼谷子為師的畫面。
讓現實變成動畫的夢想沒有實現,但是我到美國念書卻成全了我後來的電影之夢。回到香港以後,我以為需要等上很長的時間才能實現自己的電影人之夢,但是沒想到上天很快就給了我一個機會,我被著名的獨立制作人吳思遠先生指定拍攝一部古裝劇《蝶變》。
從導演第一部電影《蝶變》到現在,我沒有數過自己到底拍了多少部影片。我知道金庸大俠在封筆之後,將自己的14部小說做成了一副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其中每一個字代表一本書的名字。
後來聽說也有高人把我拍過的電影做成了一首打油詩:“夜色險、宴席香、倩子蛇針寺起網,蜀地中、黑道上、人鬼仙妖雷打梁,風流門、歌傳堂、英雄魂警令俠道,笑東風、花滿城、青火龍蝶我最王。”很感謝這位熱心的觀眾,能用這樣別具一格的方式來總結我拍過的電影,可惜的是這首詩可能是前幾年寫的,沒有包括我最近幾年的作品。
瘋狂的導演
我這個人,一有什么想法就會馬上付諸行動,所以在旁人眼里,我是有點“怪”、有點“瘋狂”的。
2008年,我拍了一部與平時風格不大一樣的作品,叫《深海尋人》。拍這部電影的初衷是因為很多年以前,我看過一部關于海底的紀錄片,當時就被震撼了。我沒想到,那么深的海底會有一座龐大的古城。我就想,這座城堡里面一定發生過很多故事吧,如果我能把發生在深海的故事拍成電影會是什么樣子呢?
在看這部紀錄片之前,我對潛水不感興趣,但自從我構思了這個關于深海的故事之後,我就非常渴望潛到海底去親眼看一看,摸一摸。
在水下拍電影的難度很大,很多人都勸我不要親自下水,用特技或者海洋館拍一拍也就行了。但是,我就是執意要到現場去拍,我要那種真實感。演員們也都被我趕下海,我不讓他們用替身,就是要那種真人來演的感覺,跟我拍這部片子的演員都吃了不少苦頭。
因為自己的一個想法,就折騰那么多錢、那么多人來拍攝一部有可能票房失敗的新題材的電影,人家覺得我是個“瘋狂的導演”,這一點都不奇怪。有時候,我會一年之內拍6部電影,但也有些時候,一部電影我都要醞釀四五年。
跟我拍過戲的演員們給我取了一個外號叫“徐不睡”,意思是我只要到了片場就精神抖擻,可以24小時連軸轉,可以不用睡覺。拍戲是我畢生最大的愛好,所以只要在片場,我總是精力十足。
其實,他們不知道我為什么經常帶著一副墨鏡,其中的一個好處就是坐著睡覺的時候他們看不出來,以為我還醒著。或者我明明是醒著的,但可以裝作睡著了,這樣就可以聽到很多醒著的時候聽不到的真話。
新瓶裝舊酒
我當監制的幾部戲都是翻拍作品,《英雄本色》、《倩女幽魂》都是改編的,所以,我太太施南生說我有一種本事就是“新瓶裝舊酒”。
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我就說過,我想把自己童年時很喜歡看的電影都收集起來,存到我的檔案里面。在收集的過程中,我發覺很多老電影,即使拿到現在看也不會覺得過時。可是這些電影已經不再發行了,不是那么容易看到了。我覺得很可惜,就很想把自己對那些電影的感悟,在銀幕上再現。
比如,我拍過的《倩女幽魂》、《黃飛鴻》以及《龍門客棧》等都是前人拍過的題材。我很喜歡這些故事,就想把它們一一翻拍。我拍的時候,雖然還是沿用了故事本來的名字,但是在內容尤其是風格上都做了比較大的改動。
邵氏出品的《倩女幽魂》以前就很紅,當時李翰祥為這部電影花盡了心思,服裝、道具都是精益求精,還帶著《倩女幽魂》參加過法國的“坎城影展”。所以朋友們聽說我要翻拍的時候都說我瘋了,不過看到王祖賢和張國榮深情演繹出的人鬼情未了,大家也認可了。
“新瓶裝舊酒”還有一個好處就是會引發觀眾對“舊酒”的懷念,一高興就把早期的版本翻出來對比著看,讓我和原來的導演同時被人記得,也算是一舉兩得了。
不給導演壓力的監制
很多人都知道“監制”是電影行業的一個工種,在片頭或片尾的字幕上每次都會有“監制”兩個字出現,但是很少人能說出監制具體是負責什么工作的。在大家的印象中,導演、音樂、化妝、道具等職務都是很具體和清晰的,但是對監制的認識就比較模糊。
監制其實是一部電影拍攝時的核心角色,他負責電影的日常運作與策劃。大家不要把監制與制片人弄混了,制片人是投資人,也叫出品人,他們不管具體拍攝。但是監制要管,需要清楚地知道具體的拍攝計劃,對什么時候開機、什么時候殺青、拍攝進度如何等都要做到心中有數。
另外,監制還要負責攝制組的支出總預算和後勤保障工作,他要代替投資人來監督導演的工作,還要幫助導演向投資人申請必要的資金。對導演來說,有一個人在時刻監視自己的工作,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所以監制和導演之間有一點分歧很正常。
很多人做監制做久了,會變成我前面提到的那種老是給導演那種壓力的角色。他會讓導演不舒服,覺得好像後面有一個人監視他,有一雙眼睛看著他,常常挑他一些毛病。具體到我自己做監制時,可能會有些不一樣。我不喜歡給導演壓力,相反我希望能幫導演創造一個更好的拍攝條件,讓導演能心無旁騖、更專心地拍電影。
比如,吳宇森導演拍攝《英雄本色》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就是監制。我就需要幫他一起找投資方、找演員、寫劇本、找發行人,除此之外,我還要盡量幫助導演樹立信心,以便他能更好地發揮。所以,有人把監制看做一個聯絡官的角色也未嘗不可。
我覺得,監制其實完全可以讓導演很舒服,把導演想做的事情發揮出來。甚至有時候,我覺得這部分工作才是自己的強項。比如,程小東拍《倩女幽魂》的時候,當時他很怕拍愛情題材。因為他曾經拍過一些愛情題材的故事,可是效果沒有預想中好,使他對愛情題材有點質疑。當時,我就鼓勵他,讓他盡力把《倩女幽魂》中愛情的比重放大。後來,在戲里面出現很多很感人的場面,觀眾也都認可了程小東的這種感染力和他的這種浪漫。
具體到畫面處理上,那是導演分內的事情,我作為監制就不會插手太多。但是我會站在旁觀者的角度,提出自己的看法,供他參考。比如,導演有時候會受到某種條件的限制,對事物的看法會有一些偏差。就像拳手打拳一樣,他習慣了左手打拳,未必知道原來他右拳也很強。而我就可以告訴他,“你出多點右拳,右拳很有力的”。
說3D電影
如今,國內電影院的3D銀幕越來越多,可是放來放去都是好萊塢的片子。我想只要我們中國電影人敢于嘗試,也可以做到和好萊塢一樣好。在技術方面幾乎是一片空白的情況下,總得有人來冒這個險的,那就讓我邁出第一步吧。
兩年前拍攝《狄仁杰之通天帝國》的時候,我就打算運用3D技術了,後來因為技術人才和專業器材沒有及時到位才放棄。所以,我非常重視這一次《龍門飛甲》的拍攝,希望能告訴世人,華語影片也可以出現3D大片。
我發現香港和臺灣所謂的立體電影都是錯的。他們拍出來的立體電影會讓觀眾看得頭暈,就連他們自己也是暈頭轉向的。他們并沒有搞懂什么叫立體電影,有很多器材公司把最基本的理論都搞錯了。最好笑的是香港有一些自稱3D電影的“專家”大聲疾呼他們根本沒有錯。
我和我的拍攝團隊在一起研究為什么國內拍不出真正的3D電影,結論是之前做嘗試的人們前期工作沒有做好,就開工了。這好比有人急著過河,可是他們連碼頭在哪里都沒有搞清楚,就急匆匆上船了,這樣怎么到達對岸呢?
我認為3D技術是高清、雙鏡頭、動作、剪輯和後期調焦,“角度”和“平行”的拍攝方法都要用上的,對拍攝器材的要求也很高。
加入3D技術之後,武俠電影與以往最大的不同就是呈現出一種空間感,每個人物的武打動作都要從空間中找到著力點。這一次拍《龍門飛甲》,我是下了血本的,我不怕輸,我只想填補國產電影的空白。不過,有李連杰這樣的老搭檔合作,我還是比較放心票房的。而且,有了這次的拍攝經驗,以後我們就不怕技術層面的難題了。

3.“徐老怪”的“大腕”朋友們

“大腕”是圈外人對影視圈比較成功的導演、演員的一種叫法。但是對于圈內的人來說,彼此都是合作關系,甚至更近一點的是朋友關系。作為笑傲江湖30年的大導演,徐克當然有很多的明星朋友。不過在這些“朋友”的眼中,恐怕他才是真正的“大腕”。
他和音樂才子黃霑的友情讓人在捧腹之余更多的是感動,兩個天才碰撞出多少經典的歌曲,讓江湖兒女一唱再唱。周潤發、李連杰、林青霞、張曼玉等俊男美女們無一不是娛樂圈的實力派,他們又都在徐克麾下塑造了各自的經典銀幕造型。徐克說:“如果非要讓我在合作過的演員中選出一個最棒的人,我只能說對不起,這個問題我答不出來。這個問題等于是要用同一個條件同一個角度看不同的人,這個太難了,因為每個人都有他的特點的。”
音樂大師黃霑
大家都知道已經辭世的黃霑大師是我的至交好友,我們合作了很多年,一同經歷過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我們兩個第一次合作是《上海之夜》。之前我偶爾聽到他寫的歌,很是喜歡,就主動打電話給他,說:“黃先生,我們可不可以合作?你能為我的電影寫一首主題曲嗎?”
他很認真,一下子寫了四首給我。關于這件事情,還有一個小故事。當時是凌晨兩點多鐘,黃霑突然給我打電話,要我過去選曲。我一聽,這家伙不止寫了一首歌啊,還有的可選?我就去了。到了凌晨4點左右,我們定下了《晚風》作為電影的主題曲。我說詞曲出來了,如果有一架鋼琴試試音就好了。他點頭稱是,就打電話給戴樂民,想讓他過來彈鋼琴。可是戴樂民還在錄音,出不來,我們倆就駕車到他家去。彈琴到了6點鐘,我們就想再找一個人來演唱,就給電影的女主角葉倩文打電話,讓她來試唱。葉倩文當時剛收工,正想好好睡一覺呢,結果被我們叫了起來。結果這首歌就是這樣不可思議地出爐了。
後來,我和黃霑一直合作,他為我的很多電影都做了配樂。我們兩個在一起時,我總是欺負他。有時候,晚上一起喝酒,他把寫好的歌給我看,我就說“很好很好”。等到第二天酒醒了,我就會跑到他的家里對他說“我昨天醉酒的話不算數,那首歌還是再推敲推敲比較好”。所以,很多大家喜歡的主題曲都是在我地不斷“蹂躪”之下,他才創作出來的。
我自己在音樂方面并沒有什么造詣,只是喜歡而已,所以在這方面我做得更多的是給黃霑提意見,不斷逼著他修改,改到我滿意為止。在我眼中,黃霑是一個很狂野很率性而為的人。
當然,他也很有才華,要不然他也不會和金庸、倪匡、蔡瀾并稱為“香江四大才子”了。他的狂放體現在隨時隨地都是真實的自己,從來不表演、不做作。他可以在很高級的餐廳吃飯,然後用蠟燭在餐布上寫字,寫著寫著就把人家桌子燒著了。他還可以買上一瓶很貴的威士忌,走到街角之後,就灑在地上,為了祭奠某一個逝去的朋友。
大家都很熟悉的《笑傲江湖》的主題曲《滄海一聲笑》就是黃霑在我的逼迫之下改了又改才成稿的。寫這首歌讓他很苦惱,那段時間,他總是問我在忙什么,我就說要拍金庸的小說《笑傲江湖》;他又問我《笑傲江湖》有什么亮點?我說里面有一首歌很特別,小說里面是一首琴譜,只彈不唱的。我想不如我們改編一下,加入歌詞唱出來,然後讓這首歌在影片中反復出現,應該會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就開始寫這首歌。一直寫了五個版本,我看過之後還是覺得差強人意,就問他可不可以再來一版。最後,大家喝酒聊天說:“真正能夠笑傲江湖的能有幾人呢?”在這種氛圍中,最終的版本《滄海一聲笑》定稿了。
別的導演做電影音樂,會根據不同的題材找不同的音樂人合作,但我比較念舊,我一直就是和黃霑合作,最後到他身體不行,在他家人極力反對之下,我們才終止了合作。
我經常會被生活中的某一件事情或者電影中的某一個鏡頭感動,但是聽到黃霑去世的消息,我并沒有大家想象中的失控。因為我很早就知道他病了,知道這一天遲早都會來臨。之前,我已經經歷過梅艷芳、張國榮的離去,施南生也張羅了他們兩個人的後事。在梅艷芳、張國榮的事情上,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做些什么,他們太年輕了,走得也太突然了。黃霑不一樣,我們兩個共同的經歷更多。對于他的去世,我當時還算平靜。但是直到他去世很久了,我還是不忍心看他生前的錄像、不忍心聽他寫的歌。他的葬禮我沒有參加,我怕聽到我們一起合唱過的那首《滄海一聲笑》。
用克爾曼為《深海尋人》配樂
我在《深海尋人》這部電影中找了一個新人來配樂。那是我在一家新疆餐廳吃飯時,發現的一個叫克爾曼的年輕人。當時我看到他在臺上演唱,唱得很好,就把他叫到我的包廂,跟他聊起了電影音樂。
交談中,我得知克爾曼在幾年前就組建過樂隊,也寫過不少好聽的歌。我還知道他曾簽約中國最專業的音樂網站,是那個網站所有簽約演員中唯一一位維吾爾族的吉他手,不過他從來沒有為電影寫過音樂,剛開始還不敢答應我。
我聽了他的吉他演奏和演唱後,就相信他能寫出我要的感覺。聊天之後,我更加認定這個小伙子可以配合我的想法為電影配樂。
當時我約他到我們做後期的地方,給他看了片子,然後給他一個樣曲,讓他按照這個感覺創作。他問我對這首歌曲有沒有什么特殊要求?我說怎么寫都可以,只要好聽就行,可以用維語寫,也可以用漢語寫,詞曲都交給你來做。
他是音樂人,所以創作時更多的是從樂理這樣比較“教條”的方面落腳。而我是電影人,我更多的是從全局考慮,考慮音樂與故事是否搭調。最後改了十幾次吧,我覺得非常好聽了,讓我想聽很多次都不會覺得疲倦,才算完工。
帥也是一種錯——周潤發
周潤發當時出演《英雄本色》,也是我極力推薦的。當時他在無線臺演電視劇,除了《上海灘》很紅之外,後來的幾部都不太賣座,甚至還被稱為“票房毒藥”。但我一直很喜歡他,覺得他是一位很有魅力的演員。
為什么說他不被別人看好呢?這就需要提一提當時香港電影的大環境了。拍《英雄本色》的那個時代是喜劇當紅的時代,最有票房號召力的明星都是那種外形比較特殊的人,也可以說是“丑男當道”。而周潤發太帥了,英俊小生不符合那個時代的市場需求。
籌拍《英雄本色》的時候,我和吳宇森為男主角的人選討論了很久,最後一致認為周潤發就是《英雄本色》的不二人選。有一次我去探班,正好看到在倉庫里拍的一場戲,鏡頭中周潤發穿著長風衣,戴著墨鏡,拿著一支煙,那個形象太帥了。我就感到很慶幸:果然選對人了!
我一直認為在《英雄本色》中,周潤發飾演的小馬哥最讓人感動的地方不是他叱?風云的時候,而是他低落失意的時候。當時,我們同周潤發講這部戲的時候就告訴他:這部戲中,讓你表現很風光、很威武的機會不多,反倒是落魄、低潮的時候很多。不要把這個角色想象成英雄人物,你要努力把他能打動人心的那一面演出來。
我後來聽到很多人說,從周潤發所扮演的角色身上,體會到了江湖大哥的親切、體會到了男人之間的情和義。我們為周潤發設計的用假鈔點煙的動作、抿著嘴角叼根牙簽的神態,還有風衣墨鏡,也都成為他的經典鏡頭。
堅持原則的李連杰
我第一次知道李連杰的名字,是看了他演的《少林寺》之後。這部電影太好了,無論主角還是配角都是貨真價實的中國功夫,我很欽佩他們的。我當時覺得他是有點害羞、很內斂的一個人。
後來,有機會與李連杰相識,我就很想為他拍一部電影。我對他說,我手邊有一個劇本已經放了三四年了,但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來演,現在我覺得你再合適不過了,你考慮考慮到我的劇組來吧。
當時,大家覺得李連杰身形比較瘦小,和黃飛鴻這樣一代宗師的氣質不太相符。可是我覺得他很不錯,他當時是很可愛的小伙子,要他來演黃飛鴻也很有意思。你想一個年輕的宗師,要面對很多來自不同方面的挑戰,他必須機智、靈活,還要保持大家風范,這一點李連杰表現得十分到位。
李連杰現在做了很多善事,生活中他是一個很正義的人。我一度擔心他會息影,不再拍武俠電影了,還好我們又在《龍門飛甲》中合作了。
李連杰是一個很注重原則的人,他做事有自己的一套行為準則。比如,在拍戲過程中,他會很善待與他搭戲的武師,他要求不能傷害對方。有時候他會對劇組選的道具提出質疑,原因是那樣的道具有可能會傷到對方。
曾有人讓我評價成龍、趙文卓、李連杰這三個動作明星的真功夫,讓我說他們之中哪一個更厲害。這個問題不太好回答的,他們三個的風格不一樣,不可以放在一起比較的。我從導演的角度來看,成龍對完成比較危險動作很有經驗,李連杰在武術方面表現得比較有美感,趙文卓很有爆發力,他的動作很有力度。

“口是心非”的張曼玉
大家都很熟悉的《新龍門客棧》也是我做的監制,其中張曼玉扮演的客棧老板娘歷來被人稱贊。其實,張曼玉之前沒有演過古裝武俠片,我找她的時候她覺得很奇怪,還問我為什么找她演武俠片。
我說:“如果你活在那個年代,你就是武俠人物。”
她就答應試一下。拍攝過程中,只要有她出現的場面,我都在現場,我們在片場一直保持著很密切的溝通。
我一直告訴她:“其實你可以放開一點,不要太拘謹,把自己想成古裝現代人。既然你在那個環境里面穿古裝衣服,你就是古代人。”
不過張曼玉有一次開玩笑,說她上了我的當,是被我“騙”到《龍門客棧》的。原來開拍之前我曾經安慰過沒拍過打戲的她“不用怕,有替身!”可是實際開拍之後,我發現張曼玉擺起動作來有模有樣,就為她加了很多打戲。有一場拍她和林青霞被“活埋”的戲,剛埋到小腿,張曼玉就開始叫苦,埋到腰部的時候,她帶著哭腔說了一句“我以後再也不拍古裝戲了”。說歸說,第二年她還是很愉快地主演了《青蛇》。
影片上映後,大家都認為張曼玉版的龍門客棧老板娘形象塑造非常成功,她把金鑲玉這個角色演繹得風情萬種,令人難忘。
我的新作《龍門飛甲》是延續《新龍門客棧》三年後發生的故事,也就是說金鑲玉把龍門客棧燒了三年之後,再次出現在龍門客棧的事情,但是新電影沒有出現新的“金鑲玉”。在我眼中,只有一個金鑲玉,她就是張曼玉,何必要再造一個呢?

“偶像”林青霞和“粉絲”楊采妮
我和林青霞有過多次合作,我喜歡她演的電影,很喜歡她在銀幕上展現的魅力。與她合作之前,我一直想我這一生當中有機會一定要和林青霞合作一次,我是她的影迷,她是我的偶像。
林青霞自己後來說,她拍完《東方不敗》後,所有人見到她都叫她東方不敗,所以,我們的合作也算是她演技的一個飛躍,畢竟女扮男裝很不容易演好。
看到林青霞被我塑造成英氣逼人的東方不敗,很多人就說我喜歡把美女變男人,是因為我喜歡帶男子氣的女人。其實,我還是根據題材來選擇的,既然是行走江湖的女俠,那么她就一定跟我們一般看到的女性不太一樣,她一定有自己的性格。況且,男人也有斯文的、柔弱的,女人為什么不可以有豪放、堅強的呢?
楊采妮和林青霞不一樣,她是我的影迷。因為在我發現她之前,她沒有演過什么戲,只是在MTV客串演一個新娘,只有幾個鏡頭。我無意間發現這個女孩很符合我要拍的《梁祝》中的祝英臺的形象,就讓她來試試,就這樣算是從影迷到合作伙伴的開始。楊采妮後來也說,在她所有扮演過的角色中,祝英臺是和她本人最相像的。
我拍《七劍》的時候,楊采妮正處在人生的低谷期,我讓施南生給她打電話鼓勵她,還特意把武元英這個角色給了她。為了讓她盡快振作起來,我刻意安排她在戲中摸爬滾打,在臉上涂滿泥漿,還為她安排了縱馬狂奔的戲。“她以前都演乖乖女,這次我要讓她變成狂野之女!”這場戲拍完之後,楊采妮也重拾了對生活、對事業的信心,我很欣慰。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