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劉湛恩紀念集(簡體書)
  • 劉湛恩紀念集(簡體書)

  • ISBN13:9787313068439
  • 出版社: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
  • 作者:章華明 編
  • 裝訂/頁數:平裝/294頁
  • 規格:26cm*19cm (高/寬)
  • 版次:1
  • 出版日:2011/06/15
人民幣定價:49元
定  價:NT$294元
優惠價: 8324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劉湛恩紀念集》講述了:劉湛恩先生是著名愛國人士,滬江大學首任華人校長,革命烈士。章華明主編的《劉湛恩紀念集》收錄了劉湛恩遇難後,滬江大學師生及社會各界紀念、研究他的文章、詩詞及部分照片。《劉湛恩紀念集》的讀者對象為在校學生、教師及相關研究人員。
《劉湛恩紀念集》是滬江文化叢書之一。
我的滬江歲月 徐中玉 抗日戰爭爆發以前,我原在青島的國立山東大學中文系學習過三年,堅持抗日活動,參加中共的“民族解放先鋒隊”(簡稱“民先”)工作。後來隨校西遷,在重慶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畢業,并加入“中國文藝界抗敵協會”,發表許多抗日的文藝論文,擔任“中央大學文學會”的主席。接著又考入遷在云南的國立中山大學研究院文科研究所深造,兩年後畢業留校,在中文系任講師後又任副教授。抗戰勝利後,山東大學在青島復校,1946年即回母校任教,并主編濟南《山東新報》的“文學周刊”及青島《民言報》的“每周文學”兩個周刊。因公開支持黨的“反內戰,反饑餓”的學生運動,競受到國民黨政府迫害。由于青島警備司令丁治磐稱我支持革命學生的這些活動有“奸匪”嫌疑,報經教育部長朱家驊密令山大一定要把我中途解聘,讓我離開青島。這根本不是母校的意思。山大趙太侔校長把密令給我看了,他出于安全考慮,勸我暫時離開為妥。不得已,我就回到上海,借住在親戚家,艱苦寫作,維持一家生計。後承師友幫助,先後蒙大夏大學、滬江大學兩校聘請,最後決定接受滬江大學聘請,于1947年暑期後到中文系任教。稍後還曾同時在同濟大學中文系及復旦大學中文系兼過課。直到1952年全國高校院系調整,調到華東師范大學中文系,才離開滬江大學。我過去學習與任教,都在國立大學,與教會大學從無關系,很不了解,去了才感覺并無多少差異,同樣有貢獻、有成績。可能是因教會大學後已有所改制。在滬江大學中文系五年,我很有感情,相當順心,滬江中文系同事素質高,又很和諧、精簡。我除教課之外,先後還兼任過圖書館館長、工會副主席、“中國民主同盟”的滬江區分部負責人、校“革新會”成員等。我至今還牢記不忘的,是當年這些老同學、老朋友(即朱東潤、余上沅、施蟄存、章靳以、朱維之五位),都已逝去了。有些在中文系或別系我教過“大學語文”課的同學,見面時都很親切,各有成就。我的三個孩子,當年都曾在滬江小學讀過書,現在也仍牢記著當年的小學生活,說是環境好,地方大,老師們也教得好。他們有的至今還在美國任教任職,有的還回國推動貿易,目標是對雙方都有益。所有這些現象都使我欣慰,國家之間都有共同發展愿望,便是人類都在進步的象征。過去的滬江有不少成績,即教會大學依然同樣培養出了不少創下革命實績的英才。燕京大學、金陵大學、協和大學、嶺南大學、華西大學、滬江大學、聖約翰大學等等教會大學都是這樣的。“滬江大學”現在發展成了上海理工大學,一定能更加前進。 在抗日戰爭時期,滬江大學首任華人校長劉湛恩深受國內教育界和宗教界重視重用。他抗日救國的斗爭精神特強,終遭日偽敵人暗殺,引起國際國內群情聲援。這些事跡我們永志不忘。劉湛恩的犧牲是“滬江”的不幸,也是“滬江”的光榮。解放後,經過思想改造的“滬江”的教授們要求能去北京學習各大學的新生改革情況,消息傳到北京,得到周恩來總理的批準。滬江大學教授們自發組織的國內第一個大學參觀訪問團得以順利前往北京,同北京各大學的負責同志交流,請予賜教;還蒙周總理特在北京飯店開了一個大會表示歡迎,亦鼓勵我們多多自覺改造,辦好新的大學。可以說,這是“滬江大學”歷史上兩件最突出的事情,無論是抗日救國斗爭還是革命解放後的力求前進,都是值得我們永遠牢記的大事。多少年過去了,學校會有各種改革創新,相信這些重大事件仍會對後來的同志起鼓勵作用,令他們不斷前進。劉湛恩校長的為國犧牲對我為耳聞、心照,周總理對滬江的指導與鼓舞,是我直接深刻的親身經驗。相信後來此地的同志們也會留下類似印象、產生感激之隋。 上海理工大學百年校慶時,我也承邀回去參加祝賀過。知道上海理工大學已對滬江大學的歷史進行系統的挖掘和整理,并取得不少成果。我略知近年國內教育界對教會大學在我國的功過有了客觀、持平的研討,改變了過去由于國家關系不和、政治制度有異而致的一味懷疑、不顧事實的態度,對滬江大學也有直接的研討,這是很正常的進展。我相信將來能取得更多更確實的成績,對此我感到高興。 作為曾在滬江大學中文系工作過’5年的人,雖然距今已近60年了,我對“滬江,,還是深有感情的。校慶時看到有不少校舍仍保存得很整齊牢固,更看到已增加了許多新的建筑,各方面都欣欣向榮,深感振奮。“滬江”之後,會有更多、更大、更好的大學跟上,百年千年直到無窮的將來,我們中國的一切都會如此發展。我不久將會帶領當年在滬江小學讀書的兒女以及他們的兒孫一道再到老滬江來愉快地重游。 匆匆雜寫此文,題名《我的滬江歲月》謹作為一個95歲老人對滬江大學久久的懷念之情吧。 2009年9月6日于上海寓中
序一序二 我的滬江歲月劉公湛恩之生平先夫劉湛恩先生的死憶父親哀記父親遇難豆芽菜情思祭父寫于先父塑像及紀念圖書館揭幕日難以磨滅的記憶獻給劉校長滬江大學校長劉湛恩昨遇狙殞命——大華路上子彈橫飛西捕奮勇捉獲一人劉湛恩被害經過紀念劉湛恩博士劉校長與滬江大學簇簇新的校長敬悼不受偽命的劉湛恩先生敬悼劉湛恩先生悼劉湛恩博士壯烈的完成殉國者劉湛恩博士紀念詞——殉國第二周年紀念記劉張二先生的被刺談劉湛恩先生之死蔡鈞徒與劉湛恩悼滬江大學校長劉湛恩一個有政治風度的教育家——劉湛恩的生前死後我與劉湛恩博士初次會面之回憶從章乃器與劉湛恩的友誼說起悼劉湛恩先生劉校長治校的十年劉湛恩之哀榮第一位華人校長(1928~1938)來自中國本土的領導者我們永遠懷念他——紀念劉湛恩校長誕辰百周年在劉湛恩校長家做客悲痛的回憶我與滬江的緣分竟然是這樣開始的憶劉湛恩校長終生難忘的風雨之夜一件往事從一個側面看劉校長的辦學思想記劉校長的教誨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開創業余大學的先河我們永遠懷念您緬懷劉湛恩校長緬懷劉校長不拘一格廣聘人才的辦學精神又逢辛未話當年——懷念劉湛恩校長一個值得紀念的音樂會憶五十余年前的一個中秋之夜得自劉校長的教益萬世流芳我們敬愛的校長劉博士原是我家的鄰居劉校長倡導的“勤工儉學”讓我受益匪淺緬懷劉校長二三事劉校長是一位愛國愛教的先導飲水思源懷念劉校長悼劉湛恩先生永不消逝的懷念尊榮與紀念他的鮮血染紅了愛國主義的大旗憶劉校長湛恩圖書館馥賚堂落成典禮特寫拜會劉湛恩瞻仰劉湛恩校長故居小記滬江大學校長劉湛恩烈士銘紀念先夫劉湛恩先生為國殉難悼劉湛恩先生悼校長一位“天使”的故事——謹以此詩紀念劉湛恩校長殉難50周年沉痛的悼念哀辭悼念恩師劉校長劉校長受難50周年感賦湛恩校長殉難50周年祭湛公頌緬懷滬江大學校長劉湛恩博士湛恩公校長劉殉難50周年紀念恩師壯烈撼神州紀念劉校長烈士焉戀爵和祿懷念劉湛恩校長紀念劉校長殉難50周年劉湛恩校長殉國50周年追悼劉湛恩校長四絕暮春重游滬大校園憶舊思恩劉校長殉難50周年紀念丹心照千古“唐湯”學府似尚在湛恩紀念圖書館在劉湛恩烈士殉難70周年紀念大會上的講話在劉湛恩校長塑像、湛恩紀念圖書館揭幕典禮上的講話我參加過1951年4月追悼劉校長的大會紀念劉湛恩校長逝世47周年劉校長永遠活在我們心中“茍利國家生死以”——緬懷敬愛的劉湛恩校長敬愛的劉校長永垂不朽致滬江大學校友們的一封公開信一封日本女子的來信一封公開信為紀念劉湛恩博士給全市師長和同學的信愛國教育家劉湛恩博士赤誠印寸心浩然天地間——記中華職業教育社早期社員、著名教育家、職業指導專家劉湛恩劉湛恩與近代職教運動劉湛恩教育思想對于當代高等教育的啟示歷史選擇了劉湛恩——劉湛恩就任滬江大學首任華人校長始末滬江校魂劉湛恩遇刺案劉湛恩與“滬江模式”下的圖書館劉湛恩與滬江大學一位赤誠的愛國者——記滬江大學校長劉湛恩一腔熱血化碧濤——滬大首任中國籍校長劉湛恩劉湛恩遇刺不同時期的“湛恩紀念圖書館”“湛恩紀念圖書館”的前世今生附錄一 劉湛恩校長傳略附錄二 劉湛恩紀念活動概覽編後記
現在讓我們仍舊回到“盧溝橋事件”吧!這兒是成就了日本侵華政策的導火線,它的勢頭兇猛,正如野火燎原,不到一月半的工夫,上海已在龐大的火焰中被燃燒著。在8月12號那天,因“虹橋事件”(9號下午五時半有日本海軍陸戰隊軍官二人,乘汽車駛入滬西虹橋飛機場之華軍警戒線內,為我國保安隊所阻,該日人則發槍擊斃保安隊一名,保安隊遂亦還擊,致該兩日人均斃命)日本所提條件——撤退保安隊,并撤除防衛工事——遭俞市長鴻鈞駁斥,租界外江灣閘北的人民均感著戰爭的迫近,惶恐不堪。“一二八”之役,為時雖短,可是敵人的兇殘卻仍舊痕留在他們的腦海中。大家好像都有先見之明,這次戰爭如果發生,敵人將比以前更厲害,至少要兇殘至一百倍。為著未來的安全,所以在這些地帶居住的人民無一不是焦急著:如果一旦戰事發生了,他們將往哪兒去?尤其在租界上布了電網,閉了鐵門以後,因為那時租界仍保持著它那安全的威信。形勢一分鐘比一分鐘緊張,所以在晚飯時,在上述兩處的居民成千成萬地爭先恐後地扶老攜幼,有的還帶著他們生命中所有的不能分離的龐大的不值價的東西,如燒飯的鍋,蓋身的被及馬桶等物直向租界方面沖逃。蘇卅『河的白渡橋、四川路橋、老垃圾橋等尤擁擠不堪。租界巡捕們無法維持秩序,最後只好發動萬國商團來幫忙。凡人看見過這種悲慘的情況的,除非他是鐵石心腸,他畢生也不能忘記!這時正是暑期學校結束的當兒,先夫所掌的滬江大學因校址在黃浦江的左岸,氣候風涼。校景美麗,同那些歇夏的地域沒有多大差別,因此先夫同家內的人都沒有他往。可是,在繁忙的秋季尚未開始,我們正慶著將要過幾天安靜生活的時候,忽然間,像其他在上海的民眾一樣,被戰爭的死神支配住了。雖然這兒是一個最高的學府,而且許多產業是為美國南北浸禮教會所有,它卻沒有安全的保障。先夫已感覺到這一點,所以在和平解決“虹橋事件”變僵了的時候,他便告訴在校內凡能離去的人即時離去。他們都很聽他的指揮,在12號的下午,教授及他們的家屬們,差不多都走光了,在下午六點鐘的時候,我押了最後的陣,帶了我的第二個孩子光華、幼女光坤,只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離了我那十年的住宅,風景美麗的滬江。但是,先夫卻沒有走,他同著幾位自愿臨危不退的中西教員們留在那兒守校。我的大孩子光舁,那時他不過13歲,覺得他的任務是“保護他的父親”,所以也留在校中。美麗的夜,同著清明的月兒,在天空里高照著,涼風陣陣地白海邊吹來,靜悄悄地度過了,但是每一個人的心中,無一不是被未來的戰爭的殘酷所驚擾。果然的,違反著愛好和平人類的志愿,在第二日,那不幸的8月13號下午六點鐘的時候,滬江的門前軍工路上已是血肉橫飛,校園本身也變成了個戰場!在租界方面已能聽見清晰的槍聲,那時我整個的心靈是完全陷入了恐怖,我預感著未來,一切均是黑暗。我不知道我是否仍能再與我的夫兒相見,所以當我在安慰別人不要心急的時候,我是時刻在默禱著上帝,求他保全先夫及與他同在的人的生命。黃昏到了,爆炸聲到處都是,比以前更可怕,好像戰爭的地帶也擴大了。我設法忘卻我的痛苦,便跑到街上去招呼那班逃來無處安身的難民,帶著無限的同情把他們領到所設的那些臨時收容所內去。這些難民收容所有的是政府立的,有的是慈善團體合辦的。雖然我是時刻地在忙著,但叫我忘記校內校門外那班人的安全是不可能的事。可是,有一次當我正在疑慮不定的時候,好像上帝還要使用先夫。在夜間十一時左右,他已經過了敵人的飛機場、敵人荷著光芒的刺刀所看守的軍工路的夾道,左邊便是公大紗廠——敵人的軍營——而逃到城中區的商學院來了!在這院的對面便是我同孩子避難的地方——中華婦女節制協會——我因是這會的主任,當然我的辦公處也在這會里面。他來到的消息傳到了我的耳邊,我半信半疑地跑到街中去。果然,不到五六丈遠的距離我便能看見從慎昌洋行那面來了數逾一百以上的一大堆人。我還不信先夫便是這班難民的領袖,但是在我們越相靠近的視線中,他一件白色夏布長衫褂在一只手臂上,滿面熱汗淋淋的確然是已站在我的面前了,在他身側便是我那留校“看護父親”的孩子,後面是那些自愿守校的中西教員和那些住在校門外的校工及他們未走的家屬。他們那副狼狽的神情真太可憐而又可笑了。我一下子想到了歷史上“十字軍”的那段故事,因想減少點他們的痛苦惹他們笑一笑,我便提高我的嗓子唱起“前往基督的雄獅,為耶穌力戰……”的歌來。哪知我那未受切1的聲音卻使得先夫十分難堪,同時不知怎的而又觸著了他的發笑處,所以他抬起頭雙眼怒視著我,後來忽又發出笑聲在我的手臂上捻了一下,用英語說“你這永遠長不成器的女孩(you-thesameoldgirl!)”。晚飯沒有吃,他們的肚子是餓極了,幸而那時尚有些賣粥的在街上,我便把婦女節制會在對街所開設的“女子生產合作社”打開,請他們坐下,一人吃一碗稀飯。雖然食物不多,看來他們好像覺得十分地滿足了。他們一面吃,一面說,夜已漸漸地入深。疲乏的身體,他們在商學院的課室里安度了這晚;先夫、孩子們同我便用我辦公室的地板當作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