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詐騙,三民提醒您!來電有「+」號不接,無分期付款、批發商、12筆訂單、購買點數機制,不依電話操作ATM。有疑慮請來電確認或撥打165諮詢。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總論

    • 史地

    • 哲學

    • 總論

    • 思想學問

    • 中國哲學

    • 總論

    • 先秦哲學

    • 總論

    • 易經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名家

    • 法家

    • 其他家

    • 漢代哲學

    • 魏晉六朝哲學

    • 唐代哲學

    • 宋元哲學

    • 明代哲學

    • 清代哲學

    • 現代哲學

    • 東方哲學

    • 西方哲學總論

    • 論理學

    • 形上學

    • 心理學

    • 美學

    • 倫理學

    • 社會學

    • 政治/法律/軍事

    • 傳記

    • 新聞學

    • 圖書資訊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不如讀莊子:教你如何活得自由的寓言
不如讀莊子:教你如何活得自由的寓言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5210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社會人文 > 哲學 > 中國哲學 > 先秦哲學 > 道家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人生懸而未決之事都交給莊子吧!────
    你是否感到人生受困無助,生活備受束縛,世事嘈雜紛擾?
    不如讀讀莊子,一起領略讓心自由、超越生命的大智慧!

    ★必讀名家選輯經典白話本,流傳千年的智慧寓言,人生問題的最佳解答★
    |莊周夢蝶|看待萬物的眼光,就是決定我們能否活得自在的關鍵?
    |井底之蛙|資訊爆炸的紛擾年代,如何超越人世知識的拘束?
    |邯鄲學步|為何我們找不回屬於自己生活的節奏?
    |螳臂當車|立意良好的事,只要方法用錯了,美事也會變憾事?
    |螳螂捕蟬|人們為什麼大多都見利忘害、事事糾結,迷而不返?


    人,生活在現實的社會中──是不自由的。

    莊子察覺了人的根本問題,就在於人的不自由。人為什麼不自由?因為人有依賴。人依賴物質、情感、知識、藝術、上帝而生活。這些依賴,便使人人陷入「不自由」的困境。如果人要實現自由,便須先去掉依賴之心。

    莊子的哲學,是自由的哲學。是把生命放入無限的時間、空間去體驗的哲學。就讓莊子教我們如何解開心中束縛、突破生命限制,讓心活得自由。

  • 編撰|羅龍治

    台大歷史研究所畢業、文學博士。曾任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副教授,現已退休。著有《進士科與唐代的文學社會》、《唐代的后妃與外戚》、《似水情懷》、《狂飆英雄的悲劇》、《露泣蒼茫》、《歷史的藥鋤》、《雲水之緣》、《紫色的夢》等作品。

  • 《莊子》序
    人,生活在現實的社會中,是不自由的。莊子學說的要旨,便是把人推到極限的狀態,以求實現自由的願望。
    本書的原作者叫做莊周。莊周的身世,到現在仍在五里霧中。
    根據《史記.老莊申韓列傳》上說:他是戰國時代,宋國的人。他和梁惠王、齊宣王同時。他做過管理漆樹園的「吏」(園長?)。楚威王想聘他做宰相,他笑著說:「我還是自由自在的好!」
    這是現存一篇最早的傳記。這篇傳記是莊子死後約二百多年,由大史學家司馬遷所記錄的。傳記的內容,十分簡略。對於莊周的父母是誰?他的子女是些什麼人?我們都一無所知。
    《史記》的〈宋世家〉和《戰國策》,也沒有莊子的記錄。根據莊子自己所說的話,他是結過婚的。但是他的妻比他早死。他的生活很窮。他穿著寬大的布衣,上面打了許多補綻,腰間繫上一根草繩,腳上穿的草鞋,鞋子的後跟都脫掉了,但他毫不在乎。
    莊子只有一個最能談話的朋友,叫做惠施。就是那個和公孫龍一樣喜歡談論「雞三足,卵有毛」的惠施。惠施也比莊子早死。惠施死後,莊子說:「我再也找不到說話的人了!」此外,在莊子身邊周旋的,只有幾個他的弟子,這些弟子的面孔也很模糊。
    因此,我們可以說:莊子是一個最寂寞的人。他一生沒有一個知己,如果要說他有知己,他的知己便只是一些大自然的化身。像高飛九萬里的大鵬鳥,餐風飲露的姑射山神女,歌吹天籟的南郭子綦(綦),以及和他在夢中相會的蝴蝶,寥寥數子而已。
    莊周所著的《莊子》這本書,原來有幾篇?原書是什麼樣子?已經沒有人知道。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莊子》,是晉代郭象所重編的三十三篇本。這三十三篇包括:內篇七篇(〈逍遙遊〉、〈齊物論〉、〈養生主〉、〈人間世〉、〈德充符〉、〈大宗師〉、〈應帝王〉);外篇十五篇(〈駢拇〉、〈馬蹄〉、〈胠篋〉、〈在宥〉、〈天地〉、〈天道〉、〈天運〉、〈刻意〉、〈繕性〉、〈秋水〉、〈至樂〉、〈達生〉、〈山木〉、〈田子方〉、〈知北遊〉);雜篇十一篇(〈庚桑楚〉、〈徐无鬼〉、〈則陽〉、〈外物〉、〈寓言〉、〈讓王〉、〈盜跖〉、〈說劍〉、〈漁父〉、〈列禦寇〉、〈天下〉)。據唐代陸德明的《經典釋文.序錄》說:崔譔有《莊子注》二十七篇,向秀有《莊子注》二十六篇,司馬彪有《莊子注》五十二篇,李頤有《莊子集解》二十篇,孟氏有《莊子注》五十二篇。《漢書.藝文志》也說《莊子》五十二篇。可見至少到晉代,《莊子》的舊本已經散亂。
    莊子生活的時代是戰國時代。那是一個「強凌弱、眾暴寡」的時代。那是一個離亂、痛苦的時代。《莊子》書中,處處反映那時代的痛苦。《莊子.則陽篇》上說:柏矩到齊國去,剛踏入齊國的郊外,第一眼看見的便是一具罪犯的屍體。柏矩跪了下去,把他扶起來,用自己的衣服披在他的身上,放聲大哭道:「哎呀,天下最大的災害,你先就遇上了!真可憐啊!國法上說:『不要去做強盜,不要去殺人』,但是,誰在做強盜,誰在殺人呢?強盜殺人的行為,要責備誰才好呢?」
    莊子出生的地點在宋國,宋國在河南洛陽附近,是一個小國,又處在四戰之地。宋國本是殷商民族敗亡以後的殘餘,被征服者的歷史,總是塗上許多悲慘的色彩。而到了莊子的時代,征服者周王朝的權威,也只剩下一抹斜陽,捲縮在洛陽的城頭。城外,那座商朝大臣箕子的墳墓,早已籠罩在一片蒼茫暮色之中。
    現實世界的痛苦,是一個無底的陷阱。夕陽下的權威,丘壟黃土下的賢者,是偉大?還是渺小?莊子的視線,從此移開了人世,他所曠觀的乃是無窮的時空。
    莊子察覺了人的根本問題,在於人的不自由。人為什麼不自由,因為人有依賴:人依賴物質而生活,人依賴情感而生活,人依賴知識而生活,人依賴藝術而生活,人依賴上帝而生活。這些依賴,便使人人陷入自我播弄的「不自由」的境地。如果人要實現自由,便須先去掉依賴之心。
    莊子認為:人必須自覺人的存在,是和無限時空中大自然的有機運作,息息相關的。人必須用自然來觀察「一切」。自然像是一個渾沌,人也要像一個渾沌。換句話說:人不要從他人而畫出自己,不要從自然畫出人,不要從無價值畫出價值,不要從過去和未來畫出現在,不要從死亡畫出生存,不要從無限畫出有限。這樣才能超越束縛而得到自由。這就是莊子哲學最不同於諸子百家的地方。
    莊子的哲學,是自由的哲學。是把生命放入無限的時間、空間去體驗的哲學。許多哲學家是把一棵活生生的樹砍死了,才作分析。莊子則就一棵活生生的樹來體驗他的生命。
    從《莊子》的架構和層次來看,莊子是太偉大了。世俗是距離他太遠了。莊子的大鵬高飛在九萬里的天空,小麻雀自然要笑他了。所以,世俗對於莊子的誤解、誹謗是必定要發生的。世俗的人說莊子是消極的、避世的、頹廢的、虛無的。但事實上,究竟誰才是真正面對生命的真實呢?世俗又說莊子是個人主義、神秘主義、無政府主義。其實,莊子的睿智卻高高地超出了這些主義。這些主義和莊子沒有什麼相干。正如一切的知識不能附麗在大道上面一樣。
    人世的生活,在莊子看來,是「無生命的秩序」,莊子所要追求的卻是「有生命的無秩序」。
    人,喜歡樹的形狀和顏色。莊子卻喜歡樹的生命。
    我這本白話《莊子》,是以郭慶藩的《莊子集釋》,王先謙的《莊子集解》、王叔岷的《莊子校釋》等做為底本,把《莊子》原典中最具故事性的部分,採選出來,改寫成白話故事,做為一般讀者的家庭讀物。由於莊學十分深奧,改寫所發生的錯誤必然不免,請海內外方家多批評指正是幸。
    羅龍治序於臺北

     

  • 《莊子》序

    ▍逍遙遊第一
    巨大的怪鳥/小麻雀自鳴得意/寒蟬和靈龜/列子御風而行/許由不受天下/姑射山的神女/越人文身/惠施的大葫蘆/宋人的秘方/無用的樗樹

    ▍齊物論第二
    大地的簫聲/天的簫聲/誰是主宰?/西施是美女嗎?/朝三暮四/昭文不再彈琴/惠施靠在梧桐上/莊子說話不說話?/王倪不知道/王倪知道不知道?/麗姬的哭泣/長梧子的大夢/影子的對話/蝴蝶夢的大覺

    ▍養生主第三
    庖丁解牛/一隻腳的人/籠中的野雞/自然的刑罰/薪盡火傳/養生主

    ▍人間世第四
    螳臂擋車/養虎的人/愛馬的人/土地神的樹/河神的祭物/不可想像的怪人/楚狂人接輿/油把自己燒乾了/顏回心齋/飲冰的人

    ▍德充符第五
    跛腳駝背的怪人/人是無情的嗎?/小豬不吃奶/沒有腳趾頭的廢人/孔子的知名度/申徒嘉責子產

    ▍大宗師第六
    相忘於江湖/自然是大力士/四個知己/方內和方外/人相忘於道術/君子和小人/孟孫才哭泣不動心/自然的生滅/顏回坐忘/子桑唱貧窮之歌

    ▍應帝王第七
    沒有累贅的帝王/海中鑿河/什麼叫做明王?/神巫不敢再相命/渾沌死了

    ▍駢拇第八
    第六隻手指/大道的歧路/鴨腳太短嗎?/牧羊人走了羊/伯夷和盜跖

    ▍馬蹄第九
    伯樂的罪過

    ▍胠篋第十
    防盜術/田成子盜齊國/盜亦有道/趙國的美酒/諸侯大盜/智慧的陷阱

    ▍在宥第十一
    黃帝問道廣成子/自然的友伴

    ▍天地第十二
    黃帝遺失玄珠/灌園的老人/柵欄中的虎豹

    ▍天道第十三
    擊鼓追逃犯/把聖人當牛馬/做車輪的老人

    ▍天運第十四
    虎狼也有愛/東施效顰/海鷗和烏鴉/鳥蟲的風化/孔子看到龍/天地日月

    ▍刻意第十五
    無江海而閒

    ▍繕性第十六
    顛倒的人/不住山林的隱士

    ▍秋水第十七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鴞鳥吃腐鼠/污泥中的龜/井底之蛙/邯鄲學步/管錐測天地/聖人的勇氣/風和蛇/河伯和海神的對話【一、黃河和北海。二、天地和羽毛。三、大小和極限。四、大道和貴賤。五、謝施。六、不怕水火。七、不要穿牛鼻。】

    ▍至樂第十八
    莊子鼓盆/柳生左肘/莊子夢見骷髏 /海鳥不愛音樂/人不生不滅

    ▍達生第十九
    黏蟬的老人/操舟如神/黃金做賭注/牧羊人/祭盤上的犧牲/桓公打獵遇鬼/紀渻子養鬥雞/瀑布下游泳的人/梓慶做鐘架/東野稷盤馬/工倕的手指/酒醉墜車的人

    ▍山木第二十
    浮遊於道德/北宮奢鑄鐘/甘井先竭/林回棄璧/莊子在荊棘中/燕子結巢梁上/螳螂捕蟬/美妾不可愛了

    ▍田子方第二十一
    寬衣解帶的畫師/伯昏無人的箭術/百里奚養牛/舜修倉通井/臧丈人釣魚/魯國只有一個儒者/老子剛洗過頭髮/魏文侯不想做國王/凡國不存不亡

    ▍知北遊第二十二
    道在屎溺/大馬捶鉤者/光曜和無有/道可以擁有嗎?/知識和大道/道超越知

    ▍庚桑楚第二十三
    后羿的技巧/用道術捉麻雀/庚桑楚逃名

    ▍徐无鬼第二十四
    匠石和郢人/徐无鬼相狗相馬/《詩》、《書》、《六弢》不如狗馬經/黃帝問道於牧童/九方歅論相/吳王射巧猿

    ▍則陽第二十五
    蝸牛角上的兩國/誰是盜賊?/孔子質詢太史/環中之道

    ▍外物第二十六
    莊周貸粟/任公子釣大魚/儒生盜墓/靈驗的白龜/自然的用/得魚忘筌

    ▍寓言第二十七
    無牽無掛的人/得道的階段/楊朱學道/孔子六十歲的變化

    ▍讓王第二十八
    顏闔搬家了/列子面有菜色/屠羊人不厭羊騷味/顏回不想做官/子貢衣服雪白

    ▍盜跖第二十九
    孔子會見大盜㈠/大盜的道理㈡

    ▍說劍第三十
    趙王愛劍客㈠/大劍客莊子㈡/莊子三劍㈢/劍客死光了㈣

    ▍漁父第三十一
    孔子遊黑森林/八病四患/討厭影子的人/討厭腳跡的人

    ▍列禦寇第三十二
    屠龍之技/打碎龍珠/不做犧牲/莊子快死了/知道不可說/泛若不繫之舟/列子露了形跡

    ▍天下第三十三
    方術和大道/關尹和老聃的道術/莊周的道術/惠施的方術有五車/和影子競走的人


    附錄|原典精選

  • ▍逍遙遊第一

    |巨大的怪鳥|
    北海有一條鯤魚,他的身子有幾千里那麼大。有一天,他突然變成了一隻大鵬。這隻大鵬的背,就有幾千里之廣。他的翅膀張開來,像是天邊垂下來的兩片黑雲。
    《齊諧》這本故事書上說:當北海上的巨風來臨的時候,海水混濁得像是沸騰了一樣。這時,大鵬不能住了,便張開翅膀,激起三千里的浪花,然後藉著旋風往天空衝去,一直飛上九萬里的高空。飛了六個月才到達南海,在那裡休息。南海是一個天然的大池。
    當大鵬在九萬里的高空,低頭向下一望,只見野馬般的游氣,和生物氣息吹動的浮塵,渾濛濛的一片,地面上所有的山河城屋,都消失不見了。大鵬又抬頭向上一望,只見天色蒼茫無際。天地和他渾然混合為一了。

    【Point】
    1. 莊子的大鵬一起飛,在九萬里高空的渾然蒼茫境界,便是打破一切人為的「相對價值」的世界。
    2. 大鵬要憑藉巨風才能高飛。如果他心中忘了巨風,自然而然、自由自在,這叫做「沒有依賴的逍遙」。莊子的術語稱做「無待的逍遙」。這就像姑射山的神人乘雲氣、御飛龍一樣了。
    (參見本篇〈姑射山的神女〉條。)


    |小麻雀自鳴得意|
    大鵬飛在九萬里高空的時候,小麻雀譏笑他說:「那傢伙花這麼大的力氣,飛那麼高幹什麼呀?我在地上想飛就飛。有時候,我一飛就到了榆樹上。有時候,我一飛,飛不到樹上,我就落回地面上罷了。像我這樣自來自去,在草地樹林裡穿梭,也可以說是飛的絕技了。」

    【Point】
    1. 小麻雀的飛行、小麻雀的知識、小麻雀的境界,都和大鵬不一樣。
    2. 小麻雀的飛行、知識、境界,根本不能了解大鵬。所以才會嘲笑。我們不必笑小麻雀,也不必羨慕大鵬。


    |寒蟬和靈龜|
    世人都說:「彭祖活了八百歲,是人間最長壽的了。」但是,把八百歲當做長壽,仔細想想,實在是很可悲的事。
    因為有一種小蟲叫做「朝菌」,朝生而暮死。他根本不知道世間有所謂的「一個月」。另外有一種蟲子,叫做寒蟬,春生而夏死,夏生而秋死。他又根本不知道世間有所謂的「四季」。可是楚國南方的海上,有一隻巨大的靈龜,五百年對他只是一個春季,五百年對他只是一個秋季。上古時代有一種椿樹,八千年對它只是一個春季,八千年對它只是一個秋季。
    朝菌和寒蟬叫做「小年」。靈龜和椿樹叫做「大年」。「小年」是不會了解「大年」的。
    彭祖八百歲,對靈龜和椿樹來說,不也是「小年」嗎?世人把彭祖認為是長壽,不也就是「小年」的悲哀嗎?

    【Point】
    「小年」不了解「大年」。所以人世上,小智慧也不了解大智慧。


    |列子御風而行|
    列子能夠駕御風飛行,輕飄飄的十分美妙,他出去了十五天才回來。他的這種幸福,世上已是罕見的了。
    但是,對於有道的人看來,列子雖然不必用腳走路,究竟還是要依靠「風」才能飛行,所以也不是真正的自在逍遙。

    【Point】
    世俗的「逍遙」,就像世人的幻想:「我要是能飛就好了。」其實,這種逍遙,仔細想想看,並不真正自在。列子御風的故事,可以喚醒我們的夢幻和淺見。列子御風而忘不了風,所以不是真的逍遙。


    |許由不受天下|
    堯想把天下讓給許由,怕許由一口回絕,所以堯說:「太陽、月亮都出來了,還要我這小火把幹嘛?及時雨都下過了,還要人工灌溉幹嘛?我認為我實在不如你,所以請允許我把天下交給你吧!」
    許由說:「算了吧!小鳥在樹林做巢,所需不過一枝;老鼠在溪流喝水,所需也不過滿肚。你把天下讓給我,我要拿來做什麼呢?況且天下已經給你治好了,你想把這個美名讓給我嗎?我要這『空名』做什麼呢?」

    【Point】
    智慧圓通的人,絕不妄求「空名」。這用莊子的話說,叫做「聖人無名」。(道家所謂聖人是智慧圓通的人,不要把他想成儒家的聖人。)


    |姑射山的神女|
    在遙遠的北海中,有一座姑射(ㄧㄝˋ)山。
    姑射山上有一個神女,肌膚像冰雪般的潔白,意態輕盈像處女。
    她不吃五穀,只是吸吮空氣和露水而已。
    她可以乘御著雲氣,駕馭飛龍,遨遊到四海之外的虛空。
    她的精氣凝聚起來,所到之處能使萬物不腐壞,也可使穀物成熟。
    她的精氣既廣被萬物,所以人世的治亂在她看來,只是大海中的一個泡沫。
    她的污垢、她的糟粕,不知道可以造就人世多少的堯舜?

    【Point】
    在廣大的宇宙中,人世的治亂如泡沫的生滅。所以神化莫測的人,明白自然生滅的道理,便不會妄想「立功」。


    |越人文身|
    有一個宋國人帶著帽子和衣服到南方的越國去販賣,他以為可以賺到一筆大錢。但是,越人的風俗是:剪斷了頭髮,赤裸著身子,身上刺畫著文彩,全不穿戴衣帽。所以宋人的衣帽對他全沒有用處。

    【Point】
    用和無用,功和無功,都是相對的,不可執著不化。所以,想通了這道理,堯舜的有功無功和宋人衣帽的有用無用,都同樣不是絕對的。姑射山的神人把堯舜的功勞看做泡沫的生滅,便是同樣之理。


    |惠施的大葫蘆|
    惠施是莊子的好朋友。有一次,惠施對莊子說:「魏王給了我一些大葫蘆的種子。我把它種了,結的葫蘆極大,可以裝五石的容量。可是,它的質料不堅固,用來盛水,一拿起來就破了。切成兩個瓢,又太淺裝不了多少東西。因此,這葫蘆雖然大,卻大得沒有用處。我就把它打破丟了。」
    莊子聽了,笑說:「可惜啊!你竟不會用大的東西。這個葫蘆這麼大,你何不做一個網絡把它套起來,然後把它綁在腰上,做為『腰舟』,讓你在水中載浮載沉,不是也很愉快嗎?為什麼一定要用來裝水呢?」

    【Point】
    有用和無用是相對的。惠施堅持以為葫蘆只能用來裝水,莊子卻認為不可以這樣堅持。因此惠施的想法行不通之後,莊子變通的用法,便顯出了妙用。這叫做「無用之用」。


    |宋人的秘方|
    宋國有一族人,善於製造一種藥。這種藥,冬天的時候,用來搽在皮膚上,可使皮膚不會乾裂。所以這一族人,世世代代便做漂白布絮的生意。
    後來,有個客人聽見這消息,便出了百金的高價,向他們族人收購了這個秘方。
    那個客人買得秘方以後,便把它獻給吳王,並說明這個秘方在軍事上的妙用。那時吳越雙方是世仇,吳王得到這秘方以後,就在冬天發動水戰。吳人持有秘方,軍士都不生凍瘡。越人沒有這種藥,軍士便生皮膚病而大敗。
    吳人打敗越人以後,獻秘方的客人,便受封了一大塊的土地,生活富裕,社會地位也不同了。

    【Point】
    同樣的一種藥方,有人不會用,只好世代漂絮。有人會變通使用,便裂土封侯。所以,有用無用,要看你怎樣用。


    |無用的樗樹|
    惠施對莊子說:「我有一棵很大的樹,樹名叫做樗(ㄕㄨ)。這樹的主幹,木瘤盤結。它的小枝,也都凸凹扭曲,完全不合乎繩墨規矩。這樹就長在路邊,但從來就沒有木匠去理會它。現在你所講的話,依我看也就和這大樹一樣,大而不適用,有誰人會採信呢!」
    莊子說:「你沒有看見過狐狸和野貓嗎?為了捕食,東竄西跳,不管高低,結果往往中了機關,死在陷阱裡。至於犛牛身子雖大,像天空垂下來的一塊雲,但他卻不能捉老鼠。現在你有一棵這樣大的樹而愁它無用,那何不把它種在廣大空曠的地方,很舒適地在樹下盤桓休息。這樹既然沒有其他的用處,自然也就不會有人來砍伐,而且它又不會妨害別人,自然你也不必操心了。」

    【Point】
    1. 樗樹沒有什麼用處,所以不會被砍伐。這對樗樹來講,「無用之用」正是它本身最大的用處。樗樹的逍遙自在也就顯示出來了。
    2. 許多人以為盤桓在樹下休息的人,便是真正逍遙的人。這是不正確的。因為有心依靠樗樹而得來的逍遙,仍然是「有待的逍遙」。所以,逍遙要看你的心境怎樣。有依賴心就不自由了。


    ▍齊物論第二

    |大地的簫聲|
    南郭子綦(ㄑㄧˊ)有一天斜靠著矮桌,仰頭向天慢慢地吐出了一口氣,悠然地進入了忘我的境界。
    他的弟子顏成子游便問道:「怎麼回事啊!你今天的樣子和往日大不相同哩。難道說人的形體可以變成枯木,心靈也可以化做滅灰(死灰)嗎?」
    南郭子綦說:「子游,你問得好。剛才我進入忘我的境界,你知道嗎?你聽過人的簫聲,卻沒有聽過大地的簫聲;你就是聽過大地的簫聲,也還沒有聽過天的簫聲啊!」
    子游說:「請問這是什麼道理?」
    南郭說:「人的簫聲,就是排簫或雲簫,是不必說了。大地的簫聲就是風聲。」
    子游說:「風聲我也聽過啊!」
    南郭說:「不要急,慢慢聽我講風聲的道理。」南郭繼續說:「大地吐發出來的氣叫做風。風一發作,所有的孔穴便大叫起來。記得大風嗎?大風一吹,山林巨木的孔穴,有的像鼻子、像嘴巴、像耳朵;有的像圈圈、像舂臼;有的像深池、像淺坑。這些孔穴一起發聲,有的像急流、像羽箭;有的像叫罵、像呼吸。有的粗、有的細,有的深遠、有的急切。所有的孔穴像在唱和一樣。大風過去以後,所有孔穴都靜了下來,只有樹枝還在搖動而已。這就是大地的簫聲。」

    【Point】
    1. 人吹出來的簫聲,使你聽來有喜怒哀樂。大地山林的簫聲,你會認為它也有喜怒哀樂嗎?
    2. 聲音的本身是沒有所謂喜怒哀樂的。這點只要你換一個立場去聽,就會明白了。用「人」的立場去聽簫聲,便有喜怒哀樂。用「自然」的立場去聽簫聲,便沒有喜怒哀樂了。
    3. 所以,喜怒哀樂是「人為的分別」,而不是自然。


    |天的簫聲|
    顏成子游對南郭子說:「剛才你講的大地的簫聲和人吹的簫聲拿來相比較,我好像聽懂了。那麼更高境界的天的簫聲又是怎樣的道理呢?」
    南郭說道:「用剛剛我講過的道理做基礎,你才能聽懂天的簫聲。現在你注意聽吧!天的簫聲是什麼呢?風吹各種不同的孔穴,發出不同聲音。這些聲音所以有千萬種的差別,乃是自然的孔穴狀態使然。而使它們發動的還會有誰呢?」

    【Point】
    1. 風是誰發動的?
    2. 風聲是誰發出的?(風聲指各種孔穴的聲音)
    3. 一切都是自然。
    4. 人的簫聲、大地的簫聲、天的簫聲,莊子原文分別是:「人籟」、「地籟」、「天籟」。


    |誰是主宰?|
    人的形體有許多的骨頭、孔穴、內臟。他們存在得很完備。他們之間是怎麼樣互相支配的呢?都是奴婢嗎?奴婢怎能互相支配?是奴婢們輪流支配嗎?還是另有真正的主宰呢?
    用人的立場去追尋「真正的主宰」的話,你說「有真正的主宰」,也不能增減自然的一分。你說「沒有真正的主宰」,也不能增減自然的一分。
    人生下來以後,用「人」的立場去追尋「真正的主宰」,就好像把「我」放在馬背上拚命奔馳一樣,永遠停不下來,最後呢?心靈和形體都消失了,這不是最大的悲哀嗎?

    【Point】
    1. 用人的立場去追尋「真正的主宰」,就好像用人的立場去聽人吹的簫聲一樣。永遠聽不到大地和天的簫聲。
    2. 用人的立場追尋「有」、「無」,不管是「以有為無」或「以無為有」都是迷路了。
    3. 一切都是「自然」。用自然的立場去追尋「主宰」,主宰便「非有非無」。「非有非無」就是超越「有無」的人為的分判。


    |西施是美女嗎?|
    如果我們當初把天地叫做「馬」,或是把天地叫做「指」,那麼天地便是馬,或便是指了。
    路是人走出來的,名稱是人叫出來的。人自己認為對的,就說「對」。人自己認為不對的,就說「不對」。但是「對」和「不對」的標準是什麼呢?
    人認為西施是美女。魚呢?魚看了西施,可能就沉入水底去了。

    【Point】
    人用人的立場去創造知識、創造藝術,人就被人所創造的「知識之環」、「藝術之環」套住了。


    |朝三暮四|
    有個養猴子的人,拿橡子餵猴子吃。有一天,他對猴子說:「早上給你們吃三升橡子,晚上給你們吃四升橡子,好不好?」那些猴子全都生氣了。
    他又對猴子說:「那麼,我早上給你們吃四升,晚上給你們吃三升好了。」猴子都高興得不得了。

    【Point】
    1. 「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在名稱上雖然不同,實質上並無增減。可是猴子的喜怒卻被支配著。
    2. 人是否經常也犯著和猴子相同的錯誤?想想看。


    |昭文不再彈琴|
    昭文是古代的琴師,他的琴彈得非常好。
    但是,後來昭文再也不彈琴了。因為他終於悟到:「當你彈琴的時候,只要你發出一個聲音便失掉了其他的聲音。只有當你住手不彈的時候,才能五音俱全。」

    【Point】
    1. 古代把宮、商、角、徵(ㄓˇ)、羽,稱做五音。
    2. 陶淵明的琴,沒有一根弦,他「彈」琴的時候,便只用手「摸摸」而已。淵明的琴,便叫「無弦琴」。


    |惠施靠在梧桐上|
    惠施口才很好,和人辯論了一輩子。每次當他辯論累了,就靠在梧桐樹上休息。
    惠施靠在梧桐樹上休息的時候,有一次,終於悟出了不辯論的道理。從此就不再勞神去和人家辯論了。

    【Point】
    利用口才的辯論,把人駁倒,你便算勝利了嗎?你認為你「勝利」,這正是你的「失敗」。因為大道是不能用任何人為的「語言」、「符號」來表達的。


    |莊子說話不說話?|
    莊子說:「我一輩子說了那麼多的話,但是,我實在沒有說過一句話。」

    【Point】
    佛陀為了不讓眾生誤解佛法、不執著在經文的字句名相上,就說:「吾四十九年住世,未曾說一字。」這是不是和莊子有異曲同工之妙?


    |王倪不知道|
    齧(ㄋㄧㄝˋ)缺問王倪說:「你知道萬物的知識,有共同的標準嗎?」
    王倪說:「我怎麼知道呢?」
    齧缺又問:「你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事物嗎?」
    王倪說:「我怎麼知道呢?」
    齧缺再問:「那麼關於萬物的知識,就無法知道了嗎?」
    王倪說:「我怎麼知道呢?」


    |王倪知道不知道?|
    齧缺問王倪三句話,王倪三問三不知。齧缺有點失望。
    王倪說:「你何必失望呢?你怎麼知道我所說的『知』不是『不知』呢?你又怎麼知道我所說的『不知』便是『知』呢?」
    齧缺聽了,心中若有所悟。王倪便又說道:「我且問你。人睡在潮濕的地方,會得到關節炎,泥鰍會這樣嗎?人住到高樹上就會害怕,猴子會這樣嗎?人、泥鰍、猴子住的地方都不一樣,誰知道哪個住處才標準呢?人喜歡吃肉,鹿喜歡吃草,蜈蚣喜歡吃蛇,烏鴉喜歡吃老鼠。這四種動物口味不同,誰知道哪個口味是標準的呢?」

    【Point】
    萬物的知識,標準不一。所以「人為」的標準,不是「唯一」、「絕對」的標準。如果不明白這一點,誤把「相對」當做絕對,那便離大道越來越遠了。


    |麗姬的哭泣|
    麗姬做新娘,嫁給晉獻公的時候,傷心得把衣服都哭濕透了,後來,到了晉國的王宮,睡在柔軟的床上,吃著四海的美味,才知道自己出嫁時哭泣,有多愚蠢啊!

    【Point】
    人都怕死。這是不是和麗姬出嫁時的心情一樣?這是不是像自幼流浪在外的人,到老了還不知道回家一樣?


    |長梧子的大夢|
    長梧子對瞿(ㄑㄩˊ)鵲子說:「做夢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在做夢。當他在夢中還在占卜吉利不吉利。到他醒來以後,才知道剛才在做夢。」
    長梧子又說:「有大覺悟的人,才知道生是一場大夢。但有時候,有些愚人卻自以為是大覺悟。」
    長梧子再說:「我和你都在做夢。我說你做夢,也是說夢話哩!我的話如果有人懂,就是在億萬年之後,也像剎那間遇到他一樣。」

    【Point】
    1. 有大疑惑的人,才可能有大覺悟。不疑不惑的人,終究不會有大悟。
    2. 愚人往往自以為大悟。所以愚人終究還是愚人。


    |影子的對話|
    罔兩是影子的影子。
    罔兩問影子說:「你一會兒走、一會兒停;一會兒坐、一會兒站。這是怎麼搞的?你不由自主嗎?」
    影子說:「我是有所依賴才這樣子的吧!我所依賴的東西又有他的依賴,才這樣子的吧!蛇靠橫鱗才能爬行,蟬靠翅膀才能飛。但牠們死了,雖有橫鱗、翅膀也仍然不會爬、不會飛呀!所以依賴『不依賴』,才是自然吧!」

    【Point】
    1. 自然之道,是一種變化之道。沒有固定的「君」,沒有固定的「臣」。
    2. 依賴「不依賴」,便是變化之道。這意思是說:不要有心去依賴,也不要有心不依賴。「有心」便是人為而不自然了。


    |蝴蝶夢的大覺|
    有一天的黃昏,莊周夢見自己變成了蝴蝶。他拍拍翅膀,果然像是一隻真蝴蝶,快樂極了。這時候,他完全忘記了自己是莊周。
    過了一會兒,莊周在夢中大悟,原來那得意的蝴蝶就是莊周。那麼究竟是莊周做夢變成蝴蝶,還是蝴蝶做夢變成莊周呢?
    莊周和蝴蝶在人為的「名分」上是有區別的。但是,到了夢中,莊周方才大悟:原來莊周也可以是蝴蝶。
    這叫做物化。物化就是自然的變化。

    【Point】
    1. 用自然的變化來看萬物,萬物才得自在。人也才得自在。這便是「齊物」的道理。
    2. 能「齊物」才能「逍遙」。逍遙遊的「無待的逍遙」在南郭子綦的故事和莊周夢蝴蝶的故事中,最能獲得啟示。
    3. 姑射山的神人,能駕飛龍、乘雲氣。龍、雲也都是指自然的變化。(想想看:這和列子御風有什麼不同?)
    4. 蝴蝶夢是夢中的大覺悟,是生死的大覺悟。這夢和覺的打通,便是了生死的要道。
    5. 許多譯蝴蝶夢的人,都把這故事割裂成夢、醒兩段,這是不對的。《莊子》原文是: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文中的「俄然覺」,是指在夢中的「覺」。莊子這種寫法,便是打破人為的「覺、夢」之分別。這便是「夢而不夢,覺而不覺。」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