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格林血色童話02:幸福結局後的禁忌真實
格林血色童話02:幸福結局後的禁忌真實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 6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毛骨悚然的黑暗童話

    揭開歷史暢銷讀物的驚悚原貌
    兒童不宜的 「最佳課外讀物」

     差點被親生母親吃掉的公主復仇記……《白雪公主》
     公主們夜夜跳破舞鞋的意外原因……《十二個跳舞的公主》
     以食人來洗清自我罪惡的可怕王子……《強盜新郎》
     反應現實社會黑暗面的惡魔之家……《惡魔的三根金髮》
     受父親追殺而性格扭曲的王子兄弟……《十二兄弟》
     藉骨頭申冤並追求殘酷復仇……《唱歌的骨頭》
     看似陰錯陽差的誤會後的悲情真相……《三個軍醫》
     受慾望催使最終成為畸形的女人們……《荷勒太太》
     藉由死亡而得到救贖的悲慘飢荒……《上帝的食糧》
     拯救沈睡公主的王子所隱藏的神祕過去……《睡美人》
     
     ……共收錄10篇從未受到世人真正了解的格林童話。
     

  • 由良彌生
    自小就對日本與世界文學感興趣。
    學生時代專攻文學,
    不斷鑽研遍傳世界各國的古典與傳承。
    注意到不同地區卻使用相同的比喻方式,
    於是挑戰重現世界各地的童話與傳說,
    寫出一本本暢銷書。
    筆者探索當時的社會情勢、風俗、戀愛,
    甚至背後隱藏的眾人深層心理,
    重新大膽描寫,其巧妙的筆法獲得眾多支持及相當高的評價。

    譯者介紹

    黃薇嬪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
    1998年進入日文翻譯世界,2002年起,亦參與編輯工作。
    夢想是希望能將日文作品中的情感準確傳達給讀者。

  • 前言

                      
    只要踏進一步,就再也無法回來
    歡迎進入《格林童話》的黑暗世界。

    英俊的王子救出美麗的公主。
    小時候經常在母親溫暖懷中聆聽的童話故事,讓我們的睡前時光充滿興奮期待。等到主角公主得到幸福快樂的結局,我們才總算鬆一口氣閉上眼睛,安心入睡。
    然而,從大人的角度再次閱讀《格林童話》,才發現其中充滿無盡的殘酷,且隱藏性愛的暗示,在在令人心驚。
    小時候無從聽說人類的可怕,現在才明白現實中存在著不合理,所以更有重新閱讀這些寫實童話故事的價值,不是嗎?
    《格林童話》的原型,多半在基督教進入歐洲之前就已成形,不過幾乎要到中世紀才成為完整的故事。
    解讀《格林童話》的過程中,我們逐漸了解中世紀歐洲人生活的時代背景。他們所處的環境,可說是與我們現代人的道德觀、習俗全然不同的異世界。
    不過,儘管我們遵循現代社會的道德、價值觀、倫理等社會規範,但這些真是永恆不變的嗎?
    以結論來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永不改變的社會規範。這些規範,會隨著時代、地區或宗教而改變。
    中世紀這個時代是擁有強烈基督教道德觀的「神之世紀」。而《格林童話》就是受過基督教洗禮後,負責傳承故事的命脈。
    中世紀歐洲經常聽說,彌撒進行時,象徵耶穌基督的血與肉的葡萄酒與麵包會變成真正的血與肉。人們在湧溢而出的鮮血及淌著血的肉塊上看見神之子降臨現世的姿態,因此更加深信仰,樂於參與「奇蹟」,並崇拜那些血與肉。
    對於有食人傳統的狩獵民族歐洲人來說,品嚐神之子神聖的血肉就是信仰的基礎。
    對我們農耕民族來說,這類傳統與習俗太激烈也太血腥。
    中世紀的殺人案判決上有個血腥的傳統,必須將遭到殺害的被害人遺體送進法庭,當作原告。因此判決是在充滿腐臭的氣氛中肅穆進行。這情景光是想像就覺得可怕,但為了在上帝面前伸張正義,當時的人們認為「遺體=原告」是必要的。
    揭開中世紀歐洲人們封閉生活的關鍵,或許就隱藏在格林兄弟流傳下來的童話世界裡。

    本書收錄了前一本暢銷著作《格林血色童話 夢幻糖衣後的殘酷世界》沒能夠介紹的作品,可視為前作的續集。倘若讀者能夠將兩書一併閱讀,筆者甚感榮幸。
    另外,本書與前作一樣,在每篇故事的最後均加上了解說,提到許多故事的時代背景、社會普遍的觀念等,當作解讀故事時的提示,希望各位也別錯過。

    由良彌生

  • 前言
    睡美人(Dornröschen)
    惡魔的三根金髮(Der Teufel mit den drei goldenen Haaren)
    白雪公主(Schneewittchen)
    強盜新郎(Der Räuberbräutigam)
    上帝的食物(Gottes Speise)
    十二兄弟(Die zwölf Brüder)
    十二個跳舞的公主(Die zertanzten Schuhe)
    會唱歌的骨頭(Der singende Knochen)
    三個軍醫(Die drei Feldscherer)
    荷勒太太(Frau Holle)
     
  • 婚禮即將在數日後舉行。
    鏡子裡的自己顯得一臉憂鬱。公主輕聲說:
    「我問妳,我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呢……?」
    鏡子裡的藍色雙眸回望著公主。

    婚禮用的服裝一件接著一件送進房間裡。幾乎每天都有豪奢用品擺進來。這些都是國王,也是公主的父親希望女兒幸福所做的準備。
    但是,即使看著鑲有耀眼奪目寶石的王冠、手裡拿著更加襯托美麗的禮服,公主的心情仍舊無法感到雀躍,甚至更加憂心忡忡。公主忍不住嘆息。
    「哎呀,公主,妳為什麼如此悲傷呢?」
    過來看看公主的國王驚訝問道。
    「欸,父王。我沒有覺得悲傷。只是、只是……只是在想王子殿下是否真的喜歡我而已。」
    公主露出微笑假裝堅強。
    「哈哈哈。沒想到妳這麼膽小。用不著擔心。不管怎麼說都是那位王子自己屢屢上門來提親,希望娶妳為妻的啊。」
    王子打扮氣派且彬彬有禮,輪廓也顯得高貴;即使決定婚期之後,他每次到城堡裡來,仍不忘帶上送給公主的禮物。前幾天也是,他帶了好幾枚相當華麗的戒指造訪城堡。
    國王十分滿意,稱讚女兒的未婚夫,也溫柔觀察著女兒的表情。
    「是的,王子殿下的確有錢又優雅,是個很好的對象。但是,我仍無法對他產生愛意……」
    公主以委屈的眼神凝視著國王,國王卻沒有聽懂公主話裡的意思。
    國王露出困惑的表情,執起公主的手,說:
    「乖女兒,都是因為快要舉行婚禮了,妳才會這麼害怕吧?只要明白王子是什麼樣的人,妳或許就會嫌婚期太遠了。明天妳要自己一個人過去吧。」
    明天是約好要前往王子城堡的日子。習俗上規定,第一次造訪未婚夫家時,必須單獨前往。要讓不曾獨自外出的公主前往王子城堡,國王感到十分不安,也拿不定主意。
    「我們不可以自己打破這個國家的習俗。妳就別想那麼多,去就是了。只要在王子城堡裡接受溫馨款待,妳的不安一定也會消失。」
    公主的視線看向下方。
    (不能夠讓父王困擾……)
    公主抬起臉,嘴邊露出淺笑,點點頭。
    「好的,父王。明天一大早,我就會前往王子的城堡,和他好好聊聊。我一定能夠愛上這位即將成為丈夫的人。」
    公主目送國王安心離開房間的背影。


    如蜂蜜般甜美的時刻
    躺在床上已經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公主還是睡不著。
    (不曉得為什麼,從第一次見到對方,我就不喜歡這個人。他明明看來光鮮亮麗啊……直到現在我的感覺還是一樣。但是……對方為什麼會愛上我呢?)
    公主凝視著昏暗的天花板。

    王子第一次造訪城堡那天,是大約兩個月前一個吹著舒適春風的午後。
    公主坐在中庭的水池旁邊享受陽光。那時刻猶如蜂蜜般甜美。公主心裡有股甜甜的預感,似乎有什麼好事要發生了。
    接著,遠處傳來衛兵的號角聲。有客人來訪。不久,侍女就過來稟報。
    「公主殿下,打擾您了,國王找您過去。聽說是鄰國王子來訪。」
    「哎呀!」
    公主無法抑制狂跳的心臟,連忙趕到國王與王子等待的大廳去。
    大廳裡站著一位穿著華服、身形修長的年輕人,身邊跟著幾位隨從。這位態度沉著的男子有著深邃端正的輪廓。
    「王子殿下,歡迎您的到來。這是敝國的榮幸。」
    公主害羞地行禮問候,靜靜抬起頭時,正好與王子的視線對上。那瞬間,公主感覺背後一陣寒意竄過。
    王子那對冰塊般透明的藍灰色眼睛,就像在估價一樣緊盯著自己。
    (總覺得這個人的眼神……。為什麼要用這種眼神盯著我?)
    公主轉向側邊,想要避開他的視線。
    儘管如此,王子還是流利地這樣說:
    「美麗的公主殿下,您真的與傳說中一樣美;金髮耀眼炫目,肌膚雪白如瓷,眼睛有著藍寶石的光輝;玫瑰色的雙頰與木莓般的紅唇也令人憐愛。您就是我想追求的女性。請嫁給我吧。」
    公主只是沉默低著頭,卻強烈意識到王子的視線不曾離開過自己身上。
    國王以為公主的反應是害羞,於是代替公主答應了王子的求婚。

    婚禮的準備快速進行著。王子每次造訪公主的城堡時,總是說:
    「親愛的公主,妳已經是我的未婚妻了,怎麼不到我的城堡看看呢?」
    公主每次總是冷冷重複著同樣的藉口:
    「好啊,王子殿下。但我不知道您的城堡位在何處。而且,您告訴我您的城堡在森林裡,就算知道地方,我還是會迷路。」
    於是,王子不疾不徐地深深坐進椅子裡,手臂擺在扶手上,雙手在胸前交握。接著以冰冷的雙眼凝視公主好一會兒後,稍微扭著嘴唇,露出微笑。
    公主斜眼瞥看王子時,正好與王子的視線對上。
    與第一次見到王子那瞬間一樣,公主感覺背後一陣冷。
    公主不曉得說了幾次藉口之後,王子終於從容這麼說:
    「我就知道妳一定又會這麼說,所以我已經想好方法了。為了避免妳迷路,我會從妳的城堡開始沿途撒灰,指引妳走向我位在森林深處的城堡,也會在森林的樹上到處綁上白布,當作記號。如此一來,妳一個人也能夠抵達我的城堡不會迷路了。」
    公主驚訝睜大雙眼看著王子,她已經找不到藉口不去了。
    「聽好了,這個禮拜天請務必到我的城堡來。我會準備好路標,所以請獨自前來。我想為妳邀請賓客開一場宴會。妳不需要大陣仗帶著隨從過來,這是親朋好友參加的小型宴會。只要一大早從城堡出發,以妳的腳程,大約傍晚也可抵達。晚上就在我的城堡裡過夜,隔天我會送妳回來。」
    不同於嘴上溫柔的話語,王子的雙眼顯然充滿不容反駁的力量。
    躺在床上的公主重重嘆息,然後用力閉上眼睛,用被子矇住頭,不再想起王子的長相。

    天才剛亮,一片寧靜的森林彷彿在豎耳傾聽公主的腳步聲,有時成群的黑鳥會對森林的入侵者尖銳鳴叫,振翅飛遠。
    不知道走了多久,太陽已經升到空中,陽光變得強烈。
    公主沿著白布與撒灰的痕跡繼續往前走。
    森林的太陽很早就下山了。等她注意到時,四周已經被黑暗包圍。在漆黑的黑暗中,隱約有月光照耀。公主靠著月光,沿著灰的痕跡,找尋白布往前走。
    雖說這季節已經快到夏天,入夜的森林還是寒冷徹骨。四周充滿詭異的寒氣,脖子有時會感覺陣陣涼意。
    每踏出一步,地上積得厚厚的枯葉就會發出潮濕的聲響。
    感覺有野獸跑過去。在黑暗中不清楚那是狼或是鹿。
    公主湧上一股莫大的恐懼。
    (對了,萬一有什麼情況的話……)
    今天早上從城堡出發之前,公主心裡突然有股不安的感覺,於是她在衣服的暗袋裡裝了許多豌豆。她一邊走在撒上灰的森林小徑上,一邊不忘或左或右撒下豌豆。假如找不到灰或白布時,她打算憑著自己撒下的豆子當作路標,回到城堡。
    白布在黑暗中仍然顯眼。飄動的白布彷彿是在對公主招手的亡靈。
    (啊啊,腳好痛。我已經走不動了……)
    才這麼想,她就看見林木間有點點燈火。
    (城堡到了!)
    公主忍不住大大吐了一口氣,再度用力踏出腳步。

    駐足黑暗中的老婆婆
    那是一座過去不曾看過的老舊城堡。零星的燈光讓城堡朦朧浮現眼前;滿佈茂密藤蔓的城牆四處崩塌;煙囪緩緩冒出黑煙,卻感覺不出有人在,四周一片靜悄悄。
    「請問,這裡是我未婚夫王子的城堡嗎……?」
    公主鼓起勇氣出聲問。
    於是,頭上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
    「年輕的姑娘!快回去!快回去!」
    公主嚇得心臟差點跳出來。她戰戰兢兢抬頭仰望上方,只見城牆上掛著一只鳥籠,裡頭關著一隻小鳥。公主豎耳想聽清楚鳥叫聲,卻只聽見小鳥像發了狂似的嘎嘎亂叫。
    (剛才的聲音究竟是……?我不該到這裡來嗎?)

    公主的腦海中閃過不安與恐懼。但是往回走又太累了。公主下定決心打開城門,踏入城堡內。
    她走在燈光零落的走廊上,窺視一間間的房間裡頭;到處都空蕩蕩而且沒有半個人在。
    (……!)
    地下室洩出燈光。公主開始走向通往地下室的階梯。臭氣撲鼻而來。腥臭味。臭味的源頭似乎就是地下室。她覺得這股臭味以前曾經聞過,但她想不起來究竟是什麼氣味。
    樓梯底下的房間有一扇小門。
    (這個房間裡到底有什麼?)
    她輕輕打開門。
    (……!)
    在昏暗的房間裡,灶火燒得通明。在旁邊椅子上坐著一位老婆婆。
    公主見到她凝視著火的側臉,瞬間有些猶豫,還是下定決心開口:
    「老婆婆,您好。我的未婚夫王子殿下,人在這座城堡裡嗎?」
    轉過頭的老婆婆眼裡交雜著驚訝與憐憫。她不發一語,只是看著公主。
    最後,老婆婆揮舞細如枯枝的手臂,朝公主招招手。
    「……過來這裡。別出聲……可憐的孩子,妳什麼也不知情吧。」
    公主不安地走近老婆婆身邊。
    「『什麼也不知情』是什麼意思?」
    公主反問,老婆婆卻沒有回答,只是拉起公主的手,將她帶往擺在房間角落的大酒桶旁邊。
    「來,妳躲在這裡。那些壞傢伙差不多要回來了,被他們發現可就慘了。妳聽好了,千萬別發出半點聲音啊。」
    此時,她聽見男人們吵鬧的聲音,以及年輕女孩的尖叫聲。
    老婆婆小跑步前去打開入口的門。
    公主不明所以地聽話屏息躲在酒桶後面。
    「喂,老太婆,我們回來了。有沒有什麼狀況啊?」
    灶火照著男人的臉,從外表看來一臉兇惡。男人以銳利的雙眼環顧四周。
    「沒有,沒有什麼特殊狀況發生。」
    老婆婆滿臉不悅地回答,便匆匆忙忙開始在爐灶前煮熱水。
    「不要!住手!放開我!」
    跟著一位年輕女孩被幾個男人抱進房間裡。年齡大約十六、七歲,長得很美,在昏暗中也能夠一眼看出她身上穿的衣服是高級品,手指上有許多戒指閃閃發亮。也許是哪座城堡的公主吧。
    「喂,妳給我乖一點。妳要負責代替今晚應該到城堡來的女孩,接受王子殿下的款待。我們會好好照顧妳的。」
    「不要,讓我回去!別碰我!」
    女孩搖亂了原本紮得漂亮的豐盈金髮,瞪著男人們一邊說。
    (一定是被抓來的吧。那麼,王子也──)
    被抓住、關了起來吧。──公主心想。就在這時候。
    (那個人是……!)
    王子靜靜進入房間裡。
    「小姐,是不是有人對妳無禮?」
    「啊啊,請救救我。這些人想對我亂來。」
    女孩這麼告訴王子,於是王子指示男人們放開女孩的手臂。那群男人快速離開女孩。王子在葡萄酒杯裡注入白酒,微笑交給女孩。
    「我替他們的失禮道歉。這是我們國家最上等的白酒。喝下去,情緒就能夠平復了。來,請用。」
    女孩大概是口渴了,她默默喝光王子遞過來的白酒。
    「如何?心情好多了吧?」
    王子這麼說完,溫柔撫摸女孩的亂髮。
    「讓妳受驚是我不對,都是因為我覺得自己一個人喝酒太寂寞,問了這些傢伙認不認識什麼美麗姑娘,所以他們就把妳帶了過來。來,要不要再喝一杯呢?」
    王子這次在玻璃杯裡注入血紅的紅酒。
    女孩大概是覺得心安了,也喝光了第二杯酒。但或許是醉意突然襲來,女孩大大晃了一下身子。
    「哎呀,妳似乎有點醉了。來,只要再一杯就好。我請妳喝又甜又好喝的葡萄酒。」
    王子在玻璃杯中注入閃耀金黃色的葡萄酒。女孩左搖右晃地喝光杯中的酒之後,就倒在王子的胸口。王子露出獰笑,用力抱緊女孩。
    「已經醉倒了嗎?接下來才是歡樂時光啊。」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