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天遙事件簿01:消失的那一天
陸天遙事件簿01:消失的那一天
  • 定  價:NT$260元
  • 優惠價: 79205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悲慘的人生才算得上精采的故事,
    你的人生,夠悲慘嗎?

    博客來、金石堂年度暢銷作家尾巴最新奇幻靈異力作!


    徐欣完全不記得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座詭異的「圖書館」。
    偌大的圖書館裡除了直通天頂的書櫃,只有一位全身黑衣黑褲的俊美少年。少年自稱「陸天遙」,是這座圖書館的「記錄者」,專門負責將被引導前來這裡的人們的故事記錄成書。
    我的媽媽,是被「鬼」殺死的,你相信嗎?
    說也奇怪,明明是初次見面,徐欣卻忍不住開始娓娓述說自己的親身經歷。她小學時因為一樁意外被迫搬家,卻在新家看到一對恐怖的「母女」。她試圖警告家人,卻只換來質疑和斥責,直到妹妹掉進水溝受傷、哥哥變得異常暴躁,媽媽更從三樓一躍而下,全身扭曲死在血泊中,一切都為時已晚,留在她記憶裡的,只剩下那對「母女」令人不寒而慄的冷笑……
    徐欣始終不明白「那一天」的真相,但陸天遙卻說:「我們不需要知道真相,我只想知道妳的故事。」而他沒說的是,這裡專門收集黑暗的故事,越血腥、越離奇,「借閱率」就越高……
  • 尾巴
    也以另一個筆名「Misa」活躍於創作之中。
    該是理性的金牛B型,卻從小就被說是不切實際以及天馬行空。
    但我十分感謝自己的天馬行空卻又時不時理性吐槽自己的矛盾,才能讓我創作出這麼多不同種類的故事,最大的願望便是能一直寫到不能寫為止。
    最喜歡「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這句話,只要你細心觀察生活周遭,每一道風景都是畫面,每一個人都是故事。


    繪者簡介︰
    ALOKI
    全自動貓咪餵食器。
  • 徐欣的記憶出現了短暫的空白,例如,她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來到這奇怪的地方。
    她用力敲了敲額頭,昨夜的宿醉似乎尚未消退,記憶也像團漿糊一般,令她腦袋沉甸甸並且頭痛欲裂。
    但仔細一瞧,自己穿著正式,腳踩黑色跟鞋,以及貼身的黑色A字裙,配上新漿棉質襯衫,而長髮整齊地梳在後腦束成俐落的馬尾。
    啊……是了,昨天是公司的創立紀念會,自己一手經營起的網拍事業這兩年終於轉虧為盈,今年甚至接下了東南亞的長期合約,讓昨晚的紀念會更增添了歡樂的氣氛,一同打拚許久的同事們甚至掉下了眼淚。
    公司雖然規模不大,但總歸是自己歷經一切的心血,更是改變她人生的契機,為此她十分珍惜,也因此得到成就時才會更加高興,導致在紀念會上喝了超過負荷的酒。
    想到這,徐欣不禁一笑,五年前她的酒量可遠遠不只如此。
    一陣冷風吹過,讓徐欣打了個哆嗦,但也讓她頭痛的感覺和緩許多,頓時清醒不少,她終於能環顧四周。
    自己身處於一個從未見過的地段,周遭全是一看便知價值不菲的高級大廈,但即便高樓林立,卻人煙罕至。
    每戶住家都點著燈,甚至可以從窗戶看見裡頭虛晃而過的人影,但徐欣卻聽不見任何聲響,乾淨平整的柏油路上無車無人,連紅綠燈都沒有運作,她邁出腳步,只有自己的跟鞋聲響迴盪在大樓之間,顯得格外清晰。
    「有人嗎?」一開始,她只是輕聲呼喚,但到了後來已成為高聲吶喊,但無論她往哪條路走,朝哪個方向嘶吼,皆無人,亦無聲。
    她可以瞧見隨著她的聲響,某些建物中的影子會站在窗邊好奇地看,但即便他們貼在窗前,徐欣也看不清他們的容貌,這讓徐欣不太想靠近,更別說進去那些建築物了。
    轟隆隆───
    忽然一陣像是地鳴般的巨響,從另一個方向出現,徐欣嚇了一跳,但沒猶豫太久,便朝聲音的方向跑去。
    即便周遭的大樓大同小異,但徐欣對於自己的方向感還是有一定程度的自信,她很確定這地方方才走過,並沒有這棟三層樓的建築物。
    暗紅色的面磚建造的西式建築,正中央的圓頂格外醒目,入口處是朝外對開的黑色大門,一旁的紅磚有著許多浮雕,分別是十二生肖,個個栩栩如生。
    從白色格窗中發出的黃色燈光,一抹白色的身影從窗邊掠過,徐欣瞪大眼睛,立刻朝這平空出現的建築物跑去。
    當她來到黑色巨門前時,那門卻自動朝內開啟,她以為有人在裡頭幫忙開門,但進去後卻空無一人。
    她還來不及思考緣由,便對眼前的景象感到目瞪口呆。
    這棟帶有西洋風格卻又不失東方色彩的建築物,裡面居然是直通天頂的偌大書櫃,環繞著周邊的牆,滿滿全是不同語言的書籍,這裡是圖書館。
    「哇……」徐欣忍不出發出讚嘆,站在原地抬頭轉了一圈,每層深褐色書櫃塞滿了書籍,分門別類並且依照書籍大小,井然有序的放在書架之上。
    「妳怎麼會來到這裡?」一道聲音從前方出現,徐欣嚇了一跳,順著聲源看去,一位穿著黑衣黑褲的纖細少年,手中捧著一本偌大的暗紅色精裝書,從另一扇門走出來,他看起來有些訝異。
    「我、我不知道,這是哪裡?」來到這裡這麼久,終於看見除了自己以外的活人,這讓徐欣十分欣喜,像是抓到了浮木般趕緊朝那少年走去。
    少年看似十六,絕不超過二十,皮膚淨白,雙眼深邃,貼身的黑色衣裳襯托他膿纖合度的高䠷身形。
    此刻他眉宇帶點不解,拿著那本百科全書走到一張胡桃木的大書桌,那放有文房四寶,桌面上還有放滿各種大小的毛筆架。
    少年坐到了書桌後的木椅,徐欣跟著跑向前,少年卻示意她坐在桌前的另一張檜木椅上,但徐欣愣了下,她坐不慣木製家具,但才這麼一想,她眼前卻換成了暗紅色的皮質沙發。
    她揉揉眼睛,方才的方形木椅彷彿是錯覺一樣,消失無蹤。
    「妳怎麼會來到這裡?」少年又問了一次。
    「我、我說了我不知道,忽然就在這了,我明明昨天才參加過公司開創紀念會……這是哪裡?為什麼外頭都是黑的,建築物裡面好像都有黑影,但是都亂詭異的,而且沒有聲音、也沒看見其他人,你是我來這看見的第一個正常人!」徐欣亂糟糟地簡單敘述了剛才看見的一切。
    但眼前少年卻了然於胸地一笑,「所以妳是忽然聽見怪聲,循聲過來才發現這囉?」
    「是,這是哪?」徐欣又問了一次。
    「這是圖書館。」少年兩手一攤,雙眼朝左右看了看,又轉回徐欣身上,彷彿這是多麼明顯的答案。
    「我知道……但為什麼……」
    「妳叫什麼名字呢?」少年起身,沒來由地問。
    「欸?徐欣……雙人徐,欣賞的欣。」
    「徐欣呀!」少年忽然綻開笑容,像是久違的老熟人一樣,「原來如此,是呀,所以妳才會來到這。」
    「欸?」徐欣不明白。
    少年走向另一邊的書櫃,手指在一排書籍上滑過,最後抽出了一本十分輕薄的黑色書籍,說是書籍,不如說是簿子。
    他走回來,將簿子放在桌面上,黑色的皺面紙張,連封底都如此隨便,彷彿是書局隨意買的紙張,疊起來在左側釘上釘書針而已,如此簡便的裝訂,像是孩子的勞作般。
    「這是怎麼回事?」徐欣問,因為她瞧見了簿子上頭寫著自己的名字。
    「就像記錄簿一樣,既然指引妳來到這,那就有其緣由了。」眼前的少年愉快的打開了本子,並伸手拿起毛筆架上的毛筆,沾了沾硯台裡的墨汁,在白色的紙張上寫下六個字。

    記錄者:陸天遙。

    「這是我的名字,那請開始吧。」
    「開始?開始什麼?」
    「啊,差點忘了呀。」陸天遙將身子往後,看著桌邊下方,彷彿在摸索什麼般,等他手伸出來的時候,多了一支孩子吃的棒棒糖。
    但是徐欣看到那隻棒棒糖卻愣了,她接過陸天遙給的騙孩子糖果,卻不禁陷入回憶之中。
    「小時候,我媽常給我這糖果。」她撕掉了包覆在外的包裝紙,裡面的糖果色彩繽紛。
    「嗯嗯。」陸天遙揮筆,在紙上右上角寫上了───徐欣。
    她將糖果含入口中,酸澀與甜膩衝入舌尖,如此衝擊又矛盾的味覺,竟不知覺讓她濕了眼眶。
    「嗚……」她趕緊低頭,不讓眼前少年看見自己掉下的眼淚。
    「妳可以在那坐著,歇息一下。」陸天遙再次比了那深紅色的沙發,這一次徐欣含著糖果,沒有猶豫地坐上了那沙發,比外型看起來更佳舒適,讓她整個人陷入其中,像是被人懷抱一樣,充滿了安全感。
    說也奇怪,她的手邊何時多出了一張圓桌,上頭甚至放著紅茶壺與巧克力餅乾,而頭上的圓頂為八角狀穹頂,並用黃色為背景底色,一旁的白窗彷彿有陽光照射進來,使她覺得好舒服。
    於是,讓她不自覺地默默開口……
    「我的媽媽,是被鬼殺死的,你相信嗎?」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先說出這句話,也許是陸天遙營造的環境太過舒適,讓她講出對自己最深的恐懼。
    也許除了這句,她還會接著說:「我看得見鬼,你相信嗎?」
    自從離開那個家以後,她再也沒向其他人說出這些往事,也許是怕他人不信,也許是怕他人排斥自己,但也許她更怕的,是厄運再次降臨,讓其他人離開自己。
    她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自己對於周遭的事物只剩下怒火,也許是多年來許多事情都不明不白,又或者是她對記憶有所空白的關係。
    她有時候會懷疑,那些到底是真實的,還是她幻想出來的?
    所以她曾走上了偏離常軌的道路,也曾以為自己的人生就此完蛋了,但當時深陷泥沼的自己,對於人生早已沒有其他奢望,更不可能知道自己有一天能回到常人生活,更甚至擁有了自己的公司。
    她原本想著,等公司穩定些了後,要將這個喜訊告知他們,她記得紀念會後,她藉著酒意,的確打了電話給她,但……
    但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她應該有接起電話,但她說了什麼?
    還是她沒接電話?
    她是打給了誰?打給她還是打給他?
    忽然,徐欣覺得自己腦子一片混亂。
    「也許妳可以嘗試著,從最一開始說。」陸天遙忽然插話,將她的意識拉回來。
    「啊……」她差點忘記,自己身在圖書館之中。
    「還可以喝一杯茶。」陸天遙笑著,歪頭比了一旁的小圓几,一壺熱騰騰的紅茶不知由誰倒入了一旁的杯中,冒著蒸汽,她伸手拿起,溫暖了口舌,也沁入她的心窩。
    「然後,我們從小開始吧,從妳有記憶時開始。」陸天遙的聲音如此悠遠輕柔,像是有看不見的線一般,指引著她。
    她的雙眼慢慢閉上,只剩下毛筆滑過紙張的順柔聲響。
    徐欣,她有兩個手足。
    哥哥徐禮,妹妹徐容,三個人的名字皆來自媽媽的名字拆解而組,媽媽是李欣容。
    從媽媽身體內孕育而生的他們,各別擁有著媽媽的一個字,以及爸爸的姓氏,表示三個孩子都來自父母的愛。
    有人說手足憑運氣,好的手足,就是彼此的支柱與父母給的最好禮物,但不好的手足,會將妳帶往人間煉獄。
    徐欣自認自己運氣很好,她與妹妹以及哥哥從小便相處融洽,當別人家的孩子還在抱怨父母偏心,他們已經懂得分享。
    不過比起徐禮,徐欣和徐容更加親密,或許是因為兩人相差不到三歲,又或許是兩人都是女生的關係,從小她們便有徐禮進不了的小圈圈,甚至兩人雖各有房間,但卻時常跑到彼此房間串門子甚至入睡。
    徐欣對兒時的記憶大多都是美好卻又模糊的,她記得和徐禮、徐容在家中奔跑玩樂的畫面,也記得與父母出遊的畫面,又或是一家人窩在客廳看卡通吃爆米花的畫面。
    但是真正深刻,宛如電影般清晰放映的記憶,大概是那一隻黑貓開始。
    「喵~」
    徐欣停下腳步,左右張望,在下雨的放學回家路上,撐著紅色雨傘的她,聽見了小貓的叫聲。
    她以為是自己被大雨落在地板的聲響所搞混產生的錯聽,但她還是稍微看了看路旁的草叢。
    「徐欣,妳怎麼了?」那是小二時期,總是與她一同放學的女孩方儀,她撐著藍色雨傘站在前方,嘴裡還吃著雞蛋糕。
    「妳有聽到貓叫聲嗎?」
    「貓叫?」方儀歪頭,安靜幾秒專心聆聽,「沒有呀,只有雨聲。」
    「是嗎?」也許真的是自己聽錯了吧,徐欣邁開腳步,黃色的雨鞋踩過水窪,濺起了水花。
    「喵~」
    這一次,兩個女孩都停下了腳步對看,她們都聽到了。
    接著她們分別往兩旁樹叢找,徐欣甚至彎腰用手撥弄草叢,最後在垃圾堆疊處發現了一個濕透的紙箱,裡頭堆疊了五隻小貓,有些一動也不動,但還是有幾隻浸在因下雨而積起的水中奮力掙扎,正咪咪叫著。
    「快點!」兩個小女孩立刻將還有氣息的貓從箱子中抱出來,抱在懷中,企圖要增加點溫暖給牠,當時還小的兩人不知道要先將貓帶去動物醫院,直覺地先跑回離最近的徐欣家。
    「媽媽!媽媽!」徐欣在家門外喊著,她感受到手中小貓的體溫越來越低,但也可能是雨水與緊張使她自身體溫下降,徐欣分不清楚。
    聽見女兒匆忙的叫喊聲,李欣容趕緊開了玄關的門,只見徐欣臉色蒼白,身上還被淋濕了,連同後面的方儀也一樣。
    「怎麼了?妳的雨傘呢?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李欣容趕緊彎腰,手放在徐欣的肩膀上,並且仔細檢查她的身體。
    「小貓牠……」徐欣攤開掌心,手裡的兩隻小貓奄奄一息,而方儀的手中抱著三隻小貓。
    李欣容明白了孩子在為貓擔心,趕緊讓她們進屋,準備好了毛巾與暖爐,讓小貓保暖,也囑咐兩個孩子快去洗澡。
    當徐欣感受著溫熱的水花爬過自己身上肌膚,那舒適地溫度彷彿也減緩了她的擔憂,她想起方才一路奔往家方向的時候,小貓在自己手掌心的觸感,濕潤、柔軟,似乎一個不小心,就會將牠們捏碎一般。
    當她擦著頭走出浴室,方儀已經在媽媽的照料下吹乾了頭髮,並穿著徐欣的便服坐在小貓邊,喝著熱牛奶。
    徐欣聽見後陽台傳來烘乾機的運轉聲,李欣容也泡了杯熱牛奶來到徐欣邊,「寶貝,暖暖身子。」
    熱牛奶發出的霧氣凝結在李欣容的眼鏡上,她勾起美麗的微笑,徐欣接過了溫熱的牛奶,喝起來十分順口。
    但她同時發現,原本有五隻小貓,但現在一團毛巾之中,只剩下兩隻在取暖。
    「媽媽……?」
    而李欣容撫摸著她的頭,她瞧見了一旁放著一個紙箱,三隻小貓正安詳地睡在裡頭。
    當時她對生死似懂非懂,只在李欣容的指導之下,與方儀用色紙做了許多小花,放在紙箱裡頭的小貓邊,幫牠們裝飾一番,之後說了些「不痛了」、「當天使了」之類的話語。
    「我要將蓋子蓋上了。」李欣容對兩個小女孩說著,對小二的孩子來說,她明白也許太早,但這社會可不會因孩子年紀小就給她們寬容的世界,既然遇上了,便機會教育了起來。
    畢竟生死,是人生遲早得面對的課題。
    於是她教兩個懵懂的女孩,說著三隻小貓先行去了彩虹橋的那一端,牠們在短短的生命之中,會感謝曾經有兩雙小手,在雨天中奔跑,只為了給牠們一絲溫暖。
    「我可以摸摸牠們嗎?」徐欣提出這個要求,李欣容雖猶豫一下,但還是點點頭。
    所以徐欣將手伸到了箱子之中,碰觸了其中一隻閉眼小貓的頭頂,但卻不如她記憶中那般軟嫩,而是稍微冰冷又僵硬的。
    這瞬間她彷彿觸電一般,趕緊伸回了手,一旁的方儀看見她這樣的反應,便不敢碰了。
    還是太早了嗎?李欣容如此想著,但見徐欣並沒有哭也沒有被嚇到的感覺,於是她摸了摸徐欣的頭,將紙箱的蓋子闔上。
    而徐欣搓著她的小手,轉身摸了在暖爐邊熟睡的小貓,牠們溫暖、柔軟,和在紙箱裡面的不一樣。
    活下來的小貓一黑一白,方儀家中沒辦法養,所以都留在了徐家。
    小六的徐禮對於家中多了兩隻貓沒太大的感覺,只抱怨過在半夜去廚房時,時常會被黑暗中發亮的雙眼嚇到。
    而徐容當時才幼稚園,似乎還分不清楚貓與玩偶的差別,時常喊著小白與小黑的名字,抱著牠們到床上睡,還想餵牠們吃一些人類的食物,李欣容總是會阻止,但徐懿總笑著說孩子的純真得來不易。
    過了童年,那份純真便會消失。
    徐懿當時事業蒸蒸日上,一間小成衣工廠的老闆,雖規模不大,但也足夠生活優渥,他與李欣容相戀多年後完婚,接連生了三個孩子,一家五口好不甜蜜。
    那大概是,徐家最快樂、最幸福的時光了。
    一切,都在撿到兩隻貓後起了巨大變化。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37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現代實用日本語文法
      • 優惠價:205元
      • 劉伯溫:燒餅歌與推背圖
      • 優惠價:211元
      • 紅學六十年-三民叢刊15
      • 優惠價:117元
      • 我的缺點是缺你(簡體書)
      • 優惠價:139元
      • 團扇
      • 優惠價:132元
      • 佛家哲理通析(二版)
      • 優惠價:191元
      • 保證成交的客戶心理操控術
      • 優惠價:211元
      • 雜談力:不管跟誰都聊得來
      • 優惠價:185元
      • 甘地(平)
      • 優惠價:169元
      • 輕井澤
      • 優惠價:238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