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代的武林09:藏龍臥虎
這一代的武林09:藏龍臥虎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71199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武林中藏龍臥虎,高手雲集,王小軍莫名地當上了武協主席,要想平息來自各大門派質疑的聲浪,勢必得使出絕招做好做滿才能服眾,他該怎麼做才能提升民調率,贏得眾人的支持呢?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沒聽過的武林,沒玩過的武林,讓人欲罷不能的武林!年度十大作品之一最受歡迎網路作家張小花讓人崩潰的神來之作!看了立即腦洞大開!
    ※沒有很混亂,只有更混亂!王小軍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當上了鐵掌幫第四順位繼承人,本以為可以好吃好騙混過一生,誰知一堆奇怪的人找上門來,案子應接不暇,讓他不想管事也不得閒。既然無法置身於武林之外,乾脆做好做滿,將門派發揚光大,終成一代「叫主」,無人敢惹。且看這一代的武林如何高手過招!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
    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

    人在矮簷下,怎能不低頭;
    常在江湖混,別忘拜碼頭!
    要想學得會,得跟師父睡?
    武林高峰會,華山來論賤!
    只聽過斧頭幫跑單幫,鐵掌幫是個什麼幫?
    果真是高手在民間?還是武俠小說看多了?
    不是舞鞋也不是五邪,武協又是哪位同學?
    高手紛紛來踢館,難道是真人挑戰實境秀?

    上一代的武林殺人於無形;
    這一代的武林到底行不行?
    山雨欲來,一場驚天風暴正要席捲武林……
    為了阻撓王東來續任武協主席一職,神秘人物竟暗中勾結不法人士偷竊各大門派的鎮派之寶以為要脅,一時間武林中暗潮洶湧,隱隱有另一股勢力呼之欲出,原來是有人不滿武協老派陳腐、行事守舊,私下另組新的協會,然而,這個新協會真的是為了武林新氣象而組嗎?或是少數人野心操控武林的障眼法呢?這個幕後的神秘人物又是誰?他會有更大的陰謀嗎?
    【武林秘笈】
    輕功:中國傳統武術的功法。練習輕功並不能使體重變輕,卻可以大幅提高奔跑、跳躍能力,並可站立或行動於不可承重的物體之上,甚至運氣提氣借用輕小物體騰起於空中。如水上飛即屬其中一種。
  • 張小花
    男,內地網路大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 第一章 各奔前程
    第二章 藏龍臥虎
    第三章 隔山打牛氣
    第四章 諜中諜
    第五章 蓮花掌
    第六章 臥底
    第七章 名利而已
    第八章 亂花漸欲迷人眼
    第九章 新網紅
    第十章 內鬼
  • 王小軍他們人手一杯奶茶走進購物廣場。
    這家購物廣場的頂棚是一面碩大無比的玻璃天窗,顯得十分高檔時尚,所謂的顧客休息區,其實就是一樓中心地帶圍繞立柱擺放的一圈長條木凳。
    這個日子這個時間,並沒有多少人來逛商場,王小軍他們四個頗為扎眼。所以他們最終選擇在二樓肯德基坐下,通過玻璃牆,可以清楚地觀察下面的情況。
    陳覓覓道:「兩點到五點見面,這個口信有點怪啊。」
    胡泰來道:「說明青青現在的人身自由受到了約束,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脫開身,所以只好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時段。」
    唐思思不解道:「青青武功那麼高,誰能限制她的自由?」
    陳覓覓道:「她能把我們引到這裡,那她就還有一定的活動許可權,青青大概是想告訴我們什麼事,而且你們注意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沒有,我們現在可是在河北,她利用奶茶店老闆通知我們到這裡和她見面,又說明了什麼?」
    王小軍道:「我們的行蹤暴露了!」
    陳覓覓道:「沒錯,扣押青青的人一直在關注著我們的去向,如果幕後主使是綿月,那我們現在就是獵物而不是獵人,我甚至想,這會不會是一個圈套,綿月把我們引進陷阱,對付我們這些人,他一個就夠了!」
    唐思思緊張道:「那怎麼辦?」
    王小軍道:「是禍躲不過,不過為了保存實力,你們還是先到別處躲一躲吧。」
    陳覓覓搖頭道:「晚了,要真是那樣,我們一進來就被人盯上了。」
    王小軍把頭枕著胳膊上,含混道:「不管了,我先養養神,一會打起來也不至於太吃虧。」
    王小軍在睡覺,其他三個則多疑地東張西望,一邊還要盯著樓下的動靜,大約下午四點的時候,來來往往的人開始多了起來。
    唐思思已經瞪得眼睛發酸,她揉了揉臉,無意中發現一樓顧客休息區,一個俏麗的女郎信步走到一張長凳邊,看似很隨意地坐下,然後整理手上一堆嶄新的購物袋。
    唐思思遲疑道:「那個……是不是青青?」
    胡泰來和陳覓覓也發現了這個女孩,王小軍聽到動靜抬頭看了一眼,篤定道:「沒錯。」
    他站起身就要走,陳覓覓一把拽住他道:「先看看再說!」
    王小軍失笑道:「有什麼好看的,我師妹我能認錯嗎?」
    陳覓覓道:「不是讓你看青青,是看有沒有可疑的人。」
    王小軍馬上冷靜下來,開始逐一地觀察段青青身邊的人。
    唐思思一指樓下的某個角落道:「那不是丁青峰嗎?」
    眾人順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見丁青峰一身白衣,站在一根立柱邊上,他的腰上插著一根木棍,做成笛子模樣,其實誰都明白那是他的武器。丁青峰半隱半現地站在那,目光死死盯著段青青,顯然是在監視她,而段青青似乎並不知道。
    王小軍道:「果然有尾巴。」
    胡泰來道:「我去引開他。」
    王小軍道:「不行,咱們都是熟臉,一露面就完了,我來想辦法。」
    他忽然把喝剩的半杯奶茶端起來,掂量了掂量,又覺得哪裡不如意,隨即把眾人的杯子都捏開,把裡面的顆粒都倒騰在一起,喃喃道:「丁兄多日不見,我請你喝杯加量不加價的『珍珠』奶茶。」
    陳覓覓道:「你是想……」
    王小軍道:「咱們在二樓,丁兄在一樓,所以——」他做了一個傾倒的姿勢。
    陳覓覓斷然道:「不行,他一抬頭就會看到是你幹的。」
    丁青峰站的位置恰好是在二樓玻璃圍欄下面,如果有人在他頭上倒東西,他確實一抬頭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你們看著就好了。」王小軍端起經過加工的奶茶,躡手躡腳地來到丁青峰頭頂,他端著那杯奶茶瞄了下面半天,然後把它半凌空放在護欄上,接著又悄悄退到丁青峰看不到的靠牆位置,一掌拍在了牆上!
    陳覓覓恍然道:「他是想用剛學會的隔山打牛氣!」
    王小軍一掌過後,那杯奶茶凝立不動,玻璃倒是嗡嗡響了起來,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滿臉懊悔,隨即接二連三地在牆上拍了起來。
    那一道道內力順牆而下,經過地面又爬上護欄,想到達奶茶杯底,對準頭的要求很高,王小軍初學乍練,只能估摸著來,眼見越來越不準,心裡不禁起急。
    丁青峰站在那裡,就聽頭頂上彷佛有異響,開始也沒在意,過了一會兒,那聲音越來越不對勁,他終於忍不住抬頭看去,恰逢一杯奶茶呼嘯而降。
    以丁青峰的身手,他要是早發現,零點幾秒都可以躲開,妙就妙在他抬頭時那杯奶茶已經身在半途,丁青峰眼見躲閃無望,下意識地長大了嘴……
    「嘩——」一大杯奶茶不偏不斜地澆在丁青峰臉上、身上,無數「珍珠」更是遍佈全身,更有不少直接落進他嘴裡,丁青峰呸呸連聲,猝不及防下還是咽了幾顆。
    他一身乾淨的白衣頓時成了黃褐色,圓滾滾的珍珠在他頭髮裡追逐打鬧,丁青峰抹了一把臉,跳到天井爆喝道:「誰幹的?」
    二樓平臺空無一人,顯然那杯無人認領的奶茶是被風吹落的,對一個愛穿白衣服、有潔癖的人來說,丁青峰只覺身上臉上脖子裡無一處不黏,甚至連眨眼都變得費力,他無力地抖落幾顆珍珠,滿腔怒火無處發洩,只好垂頭喪氣地鑽進了洗手間。

    丁青峰身上發生的一切,段青青置若罔聞,當丁青峰無奈去了洗手間之後,她忽然起身,大步走向購物區。
    王小軍在暗中看得真切,顧不上招呼別人,落後十幾步跟在了段青青身後。
    段青青進了一家精品店,隨手拎起一件大衣,走向後面的試衣間,王小軍緊跟著也一頭鑽了進去,回手插上了門。
    段青青微笑道:「二師兄,想不到你還挺機靈的嘛。」
    王小軍急吼吼道:「這些天你都去哪兒了?」
    段青青道:「我參加武協考試沒過,你應該知道了吧?當時我覺得丟人敗興,沒臉去見你和大師兄,直想著乾脆回家算了。」
    王小軍點點頭,段青青的脾氣他是很瞭解的,這位天之驕女從小到大就沒受過什麼挫折,心高氣傲,這就像學霸考試,一心以為穩上第一志願,結果成績下來連所三流學校也沒考上,心裡的挫折可想而知。
    段青青又道:「我失魂落魄地離開少林寺,正不知該去哪的時候,綿月大師忽然找到了我,他跟我說他自己組了一個民協,主要是由江湖上的後起之秀組成,大家本著公平和睦的精神,要為武林和社會做一些事……」
    王小軍嗤聲道:「他的傳銷課我已經聽過很多次了,後來呢?」
    段青青道:「可想而知,這對當時的我來說幾乎是唯一的選擇,也沒有多想,心說先加入民協也好,又不妨礙我明年再加入武協,而且他跟我說,你也很快就會來的。」
    王小軍苦笑道:「這個綿月大師壓根就不是什麼好鳥,他創立民協之後,首要的目標就是拆散武協,達到隻手遮天的陰謀,最主要的,他和余巴川是一夥的。」
    段青青道:「這些我後來也知道了,當天我跟著綿月到了所謂的民協,卻發現這裡老朋友不少。」
    王小軍插口道:「有武經年、丁青峰,嗯,唐缺可能也在。」
    「沒錯。」段青青道:「這些人都是被武協考試淘汰下來的,也都即刻被綿月招攬進了民協,然後綿月告訴我們,為了給長輩們一個驚喜,先不要和師長聯繫,他馬上要有一個大動作,會讓整個武林都對我們民協刮目相看。從那時起,我們的電話就都被沒收了,而且要互相監督。」
    王小軍道:「因為那時正在開武協大會,他要防止你們走漏風聲。」
    段青青道:「再後來的事,綿月都沒有隱瞞,包括你們和他三局兩勝、師父出現、他帶著沙麗和余巴川敗走,我都知道。」
    王小軍疑惑道:「他都人人喊打了,你們還跟著他?」
    段青青道:「並沒有像你說的那樣,綿月說了,每件新生事物在開始的時候都免不了會被人誤解、排斥,我們只要堅持下去,遲早有一天會得到武林的承認。當然,他說得比我精彩多了,我估計你在場也會聽得熱血沸騰的。」
    王小軍憤慨道:「你們之所以考試不過,是因為他做了手腳,你知道嗎?」
    段青青道:「這些已經不重要了,而且後來綿月都跟我們坦白了。」
    王小軍恨恨道:「這就是綿月的高明之處,他覺得隱瞞不了的事,便會直截了當地告訴你,然後再說服你。」
    段青青道:「武協大會之後,你成了他的頭號敵人,你想到了嗎?」
    王小軍苦笑道:「想到了,受寵若驚。」
    段青青道:「綿月直言不諱地說,要想成事就要對付鐵掌幫,因此他特意問過我還願不願意繼續留在民協。」
    王小軍道:「我也很好奇,你為什麼願意繼續留下來?」
    段青青道:「我得知道他要準備怎麼對付鐵掌幫。」
    王小軍笑道:「以你的個性,沒有當場翻臉也真是難得。」
    「我又不傻。」段青青道,「但是自那以後,我其實也成了他最不信任的人,我明顯感覺到他們有很多事都避開我,不論我去哪裡,身後總跟著尾巴,為了聯繫到你,我可沒少費心。」
    「所以丁青峰跟蹤你,你知道?」
    「當然。」段青青看了下時間,「丁青峰應該快出來了,我長話短說,這次見你,就是為了跟你說一句話。」
    「什麼?」
    「趕緊離開河北!」段青青一字一句道,「綿月已經對你動了殺心。」
    王小軍道:「你覺得我能去哪兒?」
    「回鐵掌幫,有師父和師叔的庇護,他們應該不敢硬來——」段青青忽然疑惑道:「說到這我很納悶,在綿月的計畫裡,為什麼把師父忽略掉了,難道這不是他目前才最該操心的嗎?」
    王小軍嘆道:「看來綿月真沒把你當自己人,有些話他不對你說,只好我對你說了——我爺爺現在功力全失。」
    段青青驚訝得捂住了嘴,王小軍道:「別細問了,總之很複雜。」
    向來自信滿滿的段青青也變得有些失措道:「那我們下面還能倚仗誰?」
    王小軍道:「還是我問你吧,綿月是不是特意派人跟蹤了我?」
    段青青點點頭:「你剛到河北界內我們就都知道了,綿月的計策是跟車不跟人,所以你們去過哪裡他都清楚。」
    「原來如此。」王小軍忽道,「那你和丁青峰在河北幹什麼?想來綿月不會派你們兩個來追殺我吧?」
    段青青道:「所有新入民協的人都有一個任務,那就是至少再招募兩個新成員。」
    「是要撬武協的牆角嗎?」
    段青青道:「撬牆角只是一部分,還有那些沒參加武協的江湖名人和武林門派是我們主要的目標。」
    王小軍笑道:「綿月這是要走薄利多銷的路線啊。」
    段青青道:「你別笑,武協現今不過三百多人,整個武林又有多少門派?任民協這樣發展下去,武協很快就會勢單力孤。」
    王小軍果然不笑了。撓頭道:「所以你來河北是發展新會員的,順便給我傳個警訊?」
    「是的,河北門派林立,是綿月看好的重要發展地區。」
    王小軍道:「你有名單嗎?」
    「還真的有——」段青青掏出一張密密麻麻寫滿了名字地址的紙。
    王小軍忙用手機拍了下來,一邊道:「這種東西綿月怎麼放心給你?」
    「因為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是秘密,現在民協和武協已經公然對峙,這些以前武協看不在眼裡的人,自然會對民協有天生的好感,你們武協要想保證純正血統,又要和民協對抗,會員的吸收問題你要處理好呀,我的小王主席。」段青青調侃地說。
    段青青又緊接著道:「我的目的達到了,我再說一遍,趕緊離開河北,不要再開你們那輛破車了,你去幹你的事,綿月那邊我替你盯著。」
    王小軍急問:「我該怎麼聯繫你。」
    「別想著聯繫我,有需要我會想辦法找你的。」
    眼看分手在即,王小軍百感交集道:「青青,你為什麼要做這麼危險的事,只是為了鐵掌幫嗎?」王小軍知道以段青青的性格,勸她收手她是肯定不會聽的,所以也就省了。
    段青青笑道:「精神空虛的富家女想找刺激唄。」
    「那你可注意別被洗了腦。」王小軍提醒她。
    段青青道:「放心吧,別人加入民協無非是為了名利,這兩樣我都不缺,就拿我來見你的藉口來說,別人不幹活,每天逛商場早該被懷疑了,可放在本小姐身上,就誰也不敢說什麼。」
    王小軍感慨道:「女孩果然還是要富養啊!」
    段青青這才把拎進來的大衣穿在身上,在鏡前顧盼道:「我穿這件衣服好看嗎?」
    當兩個人一前一後走出試衣間的時候,店員都瞪大眼睛,然後露出了曖昧的眼神。
    段青青小聲道:「你快走。」把手上的大衣交給店員道:「幫我包起來吧。」
    王小軍快速離開,招呼陳覓覓他們上車回酒店。
    路上因為有大徒弟在場,所以王小軍沒有多說。金刀王他們吃完中飯,就在酒店包了房打牌。王小軍他們新開了一間房,這才把和段青青見面的事說了一遍。
    唐思思擔心道:「那青青豈不是很危險?」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55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83元

    本週66折

      • 創意水彩-畫藝百科系列
      • 優惠價:165元
      • 大業風雲:隋唐之際的英雄們
      • 優惠價:297元
      • 英語大考驗
      • 優惠價:86元
      • 與時間賽跑:擺脫瞎忙的40個法則
      • 優惠價:158元
      • 跟誰聊天都盡興:不失言、不失禮、不失落的魅力說話術
      • 優惠價:158元
      • 抗暖化,我也可以:氣候變遷與永續發展
      • 優惠價:251元
      • 心理學辭典
      • 優惠價:495元
      • 圖解NLP擺脫大腦控制,改變心態立刻行動!
      • 優惠價:185元
      • 領導與管理5大祕密:如何創造一支勝利的團隊(修訂二版)
      • 優惠價:205元
      • 海客述奇:中國人眼中的維多利亞科學
      • 優惠價:92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