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豪俠傳(二)
神州豪俠傳(二)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79190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台灣武俠泰斗臥龍生精品集,重溫武俠經典
    臥龍生與司馬翎、諸葛青雲並稱台灣俠壇「三劍客」
    後加入古龍合稱為「台灣武俠小說作家四大家」

    在高半仙的牽線下,以重金買通天牢的官員及侍衛宮的御衛,再賄賂宮中得勢太監以取得開釋的詔令,竟然徑自進入獄中,救出了被監禁十七年之久的少年王宜中及其寡母。自此,王宜中的身世、遭遇,以及日後的思慮、行動,成為情節推動的主軸,而本為江湖第一大幫「金劍門」軍師,卻以「高半仙」渾名潛伏京城圖謀大事的高萬成,也終須向王宜中說明原委……
    天下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原來,神算高半仙之所以願意持續指點迷津,條件竟是要求張嵐等人,先至天牢救出兩名死囚--御史遺孀王夫人及遺孤王宜中。
    更讓張嵐等人吃驚的是,半仙高萬成不但是江湖第一門派金劍門的成員,而且他們冒死救出的王宜中,更是金劍門門主朱崙,在臨死前親定的掌門繼承人。
    而之所以讓王宜中在天牢一待十七年,就是為了讓他能在不受外界干擾的環境中,修習武學中至深至奧的「一元神功』,繼而能以掌門人的身分,重新光大金劍門,並找出害死朱崙的元凶……
  •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
    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 十一 波譎雲詭
    十二 金劍新主
    十三 奪魂一劍
    十四 大智若愚
    十五 棋差一著
    十六 陰魂不散
    十七 故弄玄虛
    十八 神出鬼沒
    十九 潛龍在淵
    二十 端倪漸露
  • 奔馳中的篷車,突然停了下來,垂下的車簾,也被捲起。
    陽光下,只見瞎仙穆元和高半仙,垂手而立,面對篷車,神色間一片恭敬,在兩人身後,排立了二十多個中年漢子。
    趙一絕凝目望去,只見篷車前面之人,都已取下了蒙眼的罩子。
    王公子看得大為奇怪,低聲對趙一絕道:「這些人幹什麼的?」
    瞎仙穆元道:「在下等恭迎王公子。」
    王公子道:「趙叔叔,這怎麼可以,他們太客氣了。」
    對這等場面,趙一絕也有著十分意外之感,怔了一怔,道:「世兄,咱們下車吧!」
    王公子聽他答非所間,只好依言下了篷車。
    高半仙向前面行了兩步,道:「王公子,在下高萬成。」
    王公子點點頭,道:「高先生。」
    高萬成道:「公子駕臨李子林,乃我等十餘年的心願,今日一旦得償,心中至感歡樂。」
    王公子啊了一聲,道:「為什麼?」
    穆元道:「片刻之後,公子就知道了。」
    王公子回顧了趙一絕一眼,道:「趙叔叔,這是怎麼回事啊?」
    趙一絕苦笑了一下,道:「他們說得不錯,等一會兒世兄就知道了。」
    穆元一抱拳,道:「公子請。」
    瞎仙穆元和高萬成轉身帶路,穿過了一片林木,行到了一座青磚砌的瓦舍前面。
    趙一絕和張嵐,是禿子跟著月亮走,沾了王公子的光,也跟著行到了瓦舍門前。
    高萬成、瞎仙穆元,停下腳步分讓兩側,齊齊欠身說道:「公子請。」
    王公子心中大感奇怪,沉聲說道:「趙叔叔,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嗎?」
    趙一絕道:「不錯啊!」
    王公子道:「他們究竟在做什麼,晚輩是越來越糊塗了。」
    高萬成道:「公子身分崇高,人人敬重,但請放心入室。」
    王公子仰臉望望天色,道:「時間不早了,晚輩該回去了,免得家母懸念。」
    高萬成急急說道:「公子,我們等候十餘年,只等今天,公子如若決絕而去,豈不使我等寒心。」
    王公子奇道:「寒心?」
    瞎仙穆元接道:「是的,大江南北,千百位武林英雄,都在等待消息,公子不可以等閒視之。」
    王公子道:「武林英雄?」
    高萬成道:「是的。此事關係十分重大,公子萬萬不可推拒。」
    王公子道:「等我回去請示過母親之後,再來此地不遲。」
    高萬成道:「公子先請入室中,拜受過金劍之後,瞭然了內情,再回去告訴令堂不遲。」
    王公子雖然被高萬成說得甚感好奇,怦然心動,但仍然搖頭說道:「不行,我得先稟明母親。」
    穆元道:「我等費盡心機,安排下今日機會,公子怎可毫不重視?」
    王公子道:「我為什麼要重視?」轉身向外行去。
    趙一絕伸手攔住了王公子的去路,低聲說道:「既然來了,就該瞧個明白,世兄堅持不進室內,想必是心中害怕了。」
    王公子搖搖頭,道:「我不怕。」
    趙一絕接道:「不怕,咱們就一起進去。」一推王公子行入了廳中。
    目光流轉,不禁嚇了一跳,原來,這外面看來,毫不起眼的一座瓦舍,裡面卻佈置得十分豪華。
    一色的黃綾幔壁,一張方桌上,鋪著黃緞子桌面,黃氈鋪地,一眼間,看不到第二種顏色。
    但更使張嵐和趙一絕驚奇的,還是那廳中桌椅擺設的形勢。靠後壁處,黃綾幔著一幅神像,但因黃綾遮掩,看不清供的是何神像。那神像之下,有一張單桌,也鋪著黃色的緞面,桌上放著金色的短劍。
    單桌前是一張金交椅,兩側一溜排下來,都是圓形的小凳子,上面全都鋪著黃色的墊子。這形勢十分明顯,能坐在那金交椅上的人,身分都高很多。
    高萬成和瞎仙,齊齊跟了進來,道:「王公子,那單桌上的金劍,是武林中十分權威的信物,公子先拜金劍。」
    王公子道:「一把劍,我為什麼要拜它?」
    高萬成道:「那不是普通的劍,它代表一種很高的身分。」
    王公子搖搖頭,道:「要在下拜那金劍可以,不過,在下希望你們能說出一個道理,那金劍的珍貴之處何在,非要在下拜它不可。」
    穆元道:「你拜過了金劍之後,受了劍令,我們自會把詳細的內情,告訴你。」
    王公子道:「這話越說越奇怪了,我為什麼要拜受劍令,我到此地作客,和劍令何關?」
    穆元回顧了趙一絕一眼,道:「趙兄完全沒有對他說過嗎?」
    趙一絕道:「一是在下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再者各位也沒有交代過我先給王公子說明,我們談好的事,只把王公子帶到此地。」
    王公子冷笑一聲,道:「趙叔叔,你們原來早就安排好了圈套,是嗎?」
    趙一絕道:「王世兄,這算不得圈套。我帶你到此地來,並無半點惡意,只不過事先沒有說明你是主客罷了。」
    王公子冷冷說道:「那你帶我來,現在可以送我回去了。」
    高萬成道:「公子,你不能走!」
    王公子道:「為什麼?」
    高萬成道:「因為我們等了十幾年。」
    王公子接道:「如是我一定要走,你們準備怎麼樣?」
    高萬成怔住了,良久之後才緩緩說道:「公子,這中間,還有很多原因,但必須公子拜過了金劍之後,我們才能詳作說明。」
    王公子面現為難之色,沉吟不語。
    趙一絕輕輕咳了一聲,道:「世兄,你是否覺著有些奇怪?」
    王公子道:「太奇怪了,所以在下不敢輕作任何允諾。」
    語聲一頓,道:「趙叔叔見多識廣,經驗豐富,不知有何高見?」
    趙一絕道:「高見不敢當,法子倒有一個。」
    王公子一抱拳,道:「晚輩請教。」
    趙一絕道:「當年關雲長封金掛印,堅辭曹營而去,留為後世美談,如是世兄覺那些內情,都不足以使你留下,自然亦可掛劍而去了。」
    王公子道:「不錯。」
    他回顧了高萬成一眼,道:「我要如何拜受金劍?」
    高萬成道:「那金劍乃一代權威之徵,公子要行三跪九叩的大禮。」
    王公子啊了一聲,舉步向前行去,望了那金劍一眼,拜了下去。
    就在那王公子拜下去的同時,趙一絕突然間覺著有點異樣,目光左右轉動,只見高萬成和瞎仙穆元,都拜了下去,再往外面看,二十幾個黑衣人,也全都跪在地上。
    原來,陪著王公子、趙一絕等行入廳中的,只有高萬成和穆元兩個人。
    趙一絕望望張嵐,低聲道:「張兄,咱們也該拜下去吧!」
    張嵐道:「對!入境應該隨俗。」
    趙一絕雖跪了下去,但兩道目光,卻仍然不停地左右轉動。
    只見高萬成和穆元臉上一片肅穆、虔誠,不禁心中一凜,也收斂起嬉笑之容。
    這廳中佈設的雖然簡單,但卻給人一種嚴肅的感受。
    王公子依言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禮,緩緩站起身子,回過頭,道:「我現在應該如何?」
    高萬成起身行了過去,低聲說道:「取受金劍。」
    王公子沉吟了一陣,緩緩伸出手去,取過金劍。
    只見高萬成和瞎仙穆元齊齊向前行了兩步,拜伏於地,道:「見過門主。」
    王公子呆了一呆,道:「什麼門主?」
    高萬成道:「金劍門的門主。」
    王公子歎了一口氣,道:「你越說我越糊塗了,什麼人拿了這把金劍,就成了金劍門門主嗎?」
    高萬成道:「這把金劍,豈是輕易可以拿得的,此劍放在此室,已有十餘年之久,一直無人動過,我們等候了這多年,就是要等這一天,把金劍交給公子。」
    王公子接道:「這金劍和我有關嗎?」
    高萬成道:「如是和公子無關,在下等怎會非要把這柄金劍交給公子不可呢?」
    王公子道:「晚輩想不出,這金劍會和我有什麼關係。」
    高萬成道:「我們奉上一代金劍門主的令諭,指定了王公子繼承他的門主之位。」
    王公子道:「老前輩說笑話了,上一代金劍門主,是何許人物,在下連姓名也不知道,他又怎會指定我承繼金劍門主之位。」
    高萬成道:「公子太年輕,不知道這段經過,這內情緣起於令尊大人的身上。」
    王公子接道:「我爹爹死去了十幾年。」
    高萬成道:「所以,我們也等了十幾年,等公子長大成人。」
    這時,突然響起了一陣弦管樂聲,飄入耳際。
    高萬成道:「公子,請坐吧。」
    王公子道:「不用客氣,咱們站著談也是一樣。」
    高萬成道:「四大護法和八大劍士,都要來拜見門主。」
    王公子急急接道:「不成啊,我還未知內情,也未答應任此門主。」
    高萬成道:「但公子已經取過金劍令,無法再推辭。至於詳細內情,俟他們朝拜過門主之後,在下自會給公子說明。」
    王公子道:「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穆元道:「公子,為了等候公子接掌金劍門,我們已設法三延降魔會期,今年勢已無法再延,公子快些落座,接受拜見,免得寒了天下英雄之心。」
    王公子雖然不知什麼是降魔大會,但他卻從穆元的神色間,瞧出事情十分嚴重,怔了一怔,道:「這些事來得太突然了。」
    趙一絕大步行了過來,道:「世兄,既來之,則安之,你先坐下,接受過他們的拜見之後,咱們再談以後的事不遲。」
    王公子茫然一笑,緩緩坐在那金交椅上。
    高萬成緊傍王公子身側而立,低聲說道:「公子,四大護法龍、虎、獅、豹,都是江湖上第一等奇人,見到他們時,公子最好不要多言,露出破綻。」
    王公子奇道:「露出什麼破綻?」
    高萬成道:「這金劍門主,乃武林中第一等門戶,代表著正義、權威,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直在暗中覬覦此位,公子福澤深厚,全然不費工夫,就得了這門主之位。你如一言露出馬腳,不但使金劍門中的劍士寒心,而且,四大護法亦必因無所附依,星散而去。那時,整個武林必將亂成一盤散沙,再想重聚四大護法,勢比登天還難了。」
    王公子啊了一聲,道:「真的這樣嚴重?」
    高萬成急得頂門上直淌汗珠兒道:「嚴重得很,公子要千萬幫忙。」
    王公子道:「我要說些什麼,才不會露出馬腳?」
    高萬成道:「公子不用說話,只要點頭就成,一切由在下應付。記著,你身分尊高,不論他們行何等大禮,只要拱手還禮就成了。」
    王公子看那高萬成汗水滴在前胸之上,臉也急得變了顏色,點點頭,道:「好吧,我幫你這個忙。」
    高萬成道:「公子肯幫忙,那是好極了,以後的事,咱們再慢慢地商量。」
    這時,管弦之聲,突然頓住。李子林中,恢復一片靜寂。
    瞎仙穆元行近趙一絕和張嵐的身側,低聲說道:「兩位不是金劍門中人,但你們對本門幫助很大,既然趕上了這場熱鬧,我們自是不便攆兩位出去,但望兩位只要看,不要講話。」
    趙一絕道:「我明白,我們是啞巴只瞧不說。」
    穆元點點頭,緩步退開。
    寂靜中,突然響起了一個宏亮的聲音,道:「四大護法,晉謁門主。」
    高萬成道:「門主已然升位,四大護法請進。」
    室門外響起了一個威重的聲音,道:「赤鬚龍嚴照堂告進。」
    王公子抬頭看去,只見一個身著紫袍,赤鬚垂胸,身材修長的大漢,緩步行入,人一進門,兩道冷電般的眼神,就投注在王公子的身上。
    行到金交椅前,已然把王公子從頭到腳看了個清清楚楚。
    這才一撩紫袍,拜伏於地,道:「嚴照堂叩見門主。」
    王公子點點頭,欲言又止。
    高萬成道:「門主示意,嚴護法起身落座。」
    嚴照堂道:「照堂謝座。」站起身子,抱拳一揖,才在左首第一個位置上坐下。
    高萬成仰首叫道:「請林護法晉見門主。」
    室門外,響起了一個宏亮的聲音,道:「出山虎林宗,晉見門主。」
    一個身著灰衣的大漢,快步行了進來,直赴金交椅前,凝目望了金交椅上的王公子片刻,突然,伏身拜了下去。
    王公子早已得了高萬成的指示,也不還禮,端坐在金交椅上。
    林宗拜見過公子之後,站起身子,在右首第一個位置坐下。
    高萬成道:「請常護法晉見門主。」
    室外一人,高聲應道:「獅王常順告進。」
    一個身著青袍,短鬚如戟,頭如巴斗,目似銅鈴的大漢,如疾風一般行了進來。
    王公子只覺此人相貌奇特,有著威武逼人的感覺。
    獅王常順,直行到金交椅前,撲身拜了下去。
    王公子冷眼旁觀,發覺這三人的禮法,都是一般模樣,只是三人性格不同,舉動間有快有慢,心中甚是奇怪,也不說話。
    只輕輕咳了一聲,道:「常護法請起。」
    常順站起身,道:「多謝門主。」緊傍嚴照堂身側坐下。
    高萬成道:「劉護法晉見門主。」
    但聞室外響起一個尖厲的聲音,道:「金錢豹劉坤晉見門主。」
    王公子凝目望去,只見一個身材短小,骨瘦如柴,一身黑衣的漢子,快步行了進來,拜伏於地。
    高萬成等他行過大禮之後,說道:「劉護法請起。」
    劉坤一挺而起,在出山虎林宗的旁側坐下。
    王公子目光轉動,打量了四人一眼,只覺這四人各具特色,一眼之下,都給人一個很深刻的印象。
    高萬成道:「四位護法,這就是門主遺命指定的承繼人,諸位都已經見過了。」
    赤鬚龍嚴照堂道:「門主遺命,我等自然遵從。」
    出山虎林宗接道:「我等已拜見了門主,此後,自然要聽他之命,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獅王常順道:「我等已拜見門主,此後自當善盡護法之責,以保護門主安全。」
    金錢豹劉坤道:「門主已拜受令劍,我等此後如有抗命之舉,願死於本門令劍之下。」
    高萬成道:「四位護法既然都已經同意了門主指定的承繼人,足證門主的眼光遠大,非同凡響。」
    赤鬚龍嚴照堂,當先站起身子,緊隨著出山虎林宗、獅王常順、金錢豹劉坤,齊齊站起,欠身說道:「門主有什麼差遣,但請吩咐。」
    王公子一臉茫然,不知如何回答。
    高萬成急急接道:「新門主還要接見八大劍士,四位護法,請下去休息吧!」
    嚴照堂等四大護法,齊齊抱拳一禮,道:「屬下等告退。」
    王公子點點頭,道:「諸位好走。」
    嚴照堂道:「多謝門主。」帶著林宗、常順、劉坤等轉身而去。
    高萬成提高了聲音,道:「門主請八劍士晉見。」
    只聽一陣步履之聲,傳了過來,八個身材相若,一色黑袍,年紀四十以上的大漢,魚貫行了進來。
    高萬成低聲說道:「這八大劍士,乃金劍門中的中流砥柱,替金劍門立下了無數的汗馬功勞,門主對他們客氣一些。」
    王公子啊了一聲,起身說道:「八位不用行禮了。」
    原來,八大劍士,已然排成了一排,正準備大禮拜見。
    那站在左側為首的黑袍大漢,欠身應道:「門主之命,我等不敢不遵,我們恭敬不如從命。」
    王公子道:「諸位請坐吧!」
    八大劍士十六道目光,投注在王公子的臉上瞧著。
    王公子心中大感奇怪,暗暗忖道:「這些人不像是來拜見門主,倒像是來仔細地相度我了。」
    只聽高萬成說道:「四大護法已然叩見過門主,這是上代門主遺命指定的承繼之人。」
    八大劍士齊聲說道:「我等叩見新門主。」口中說話,人卻齊齊拜了下去。
    王公子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感覺到自己擔當這門主的身分,似乎是他們有意的安排,而且,也似乎是在借重自已。
    八大劍士行過大禮,自行在兩側落座。
    這八人年齡相若,看上去不過三、四十歲的樣子,而且衣著相同,使人看起來,有些無法分辨之感。
    其實,八大劍士,都已是五十開外的人了,只不過他們內功精深,看上去,要比實際的年齡小上十幾歲。
    坐在左面首位的劍士,站起身子,道:「門主在世之日,費了十年苦心,使天下魔道斂跡,江湖上風平浪靜,如若再有十年時間,以門主的才慧智略,必可解決千百年來武林中一直無法解決的黑、白兩道上的紛爭,可惜,天不假才人以年,門主大願未償,竟棄我等而去。」說到此處,語聲微頓,目光卻盯注在王公子臉上瞧看他的反應。
    王公子微微點頭,默不作聲。
    左面首位劍士,輕輕咳了一聲,道:「門主新執劍令,事端萬千,我等不敢驚擾,半月之後,如得門主寵召,當舉以降魔衛道的策略,恭請裁奪。」
    王公子點點頭,道:「好!半月之後,定當再請諸位,請教大計。」
    八大劍上相互望了一望,齊齊站起身子,道:「那麼,我等先行告辭了。」恭恭敬敬地抱拳一揖而去。
    王公子目睹八大劍士離去之後,回顧了高萬成一眼,道:「還有什麼事?」
    高萬成道:「事情還有很多……」
    目注室外,高聲說道:「諸位請各歸方位,聽候門主新命。」
    瞎仙穆元舉步行到室門口處,掩上木門。
    王公子放下金劍,站起身子,道:「現在,事情完了,時間也不早了,在下也該回去了。」
    高萬成微微一笑,道:「公子,不是想知曉這金劍門的內情嗎?」
    王公子道:「唉!在下倒是很想聽聽內情,只可惜,在下沒有很多的時間了。」
    高萬成道:「王公子,你已是金劍門的門主,這些內情,你必須知道,因為這些內情,不但關係著你,而且,和令堂及令尊都有著很深的關係。」
    王公子沉吟了一陣,道:「我如遲遲不歸,家母定然十分懸念,待晚輩回去稟明家母之後,明日再來此地,聽老前輩說明內情。」
    高萬成道:「公子,你不能走,因為,這李子林四周,有著重重的埋伏,公子很難出去。」
    相關商品

      • 方邪真:殺楚(上冊)
      • 優惠價:162元
      • 武烈18
      • 優惠價:153元
      • 至尊煉器14
      • 優惠價:153元
      • 家有狐仙02
      • 優惠價:153元
      • 雷武九天03:踏入先天
      • 優惠價:153元

    本週66折

      • 我和這個世界說好了(簡體書)
      • 優惠價:106元
      • 模糊的疆界:易宗唐手道創始人洪懿祥大師傳奇
      • 優惠價:330元
      • 香氛聖經:調香師的祕密配方
      • 優惠價:461元
      • 心懷正向的信念(簡體書)
      • 優惠價:178元
      • 開店創業天時˙地利˙人和招財術
      • 優惠價:223元
      • 跨樂十六國
      • 優惠價:264元
      • 金牌助理(簡體書)
      • 優惠價:75元
      • 李善東生命清潔中心
      • 優惠價:238元
      • 科學與歷史
      • 優惠價:403元
      • 完全網銷手冊:提升你的網路行銷即戰力
      • 優惠價:284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