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的續弦妻02
首輔的續弦妻02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情真意摯,餘韻綿長/櫻桃熟了
    因為上段婚姻的痛,她早已發誓不再嫁人,
    豈知當朝首輔的父親卻獨獨鍾意於她,盼她能當他的兒媳,
    聽聞首輔大人是個鰥夫,獨自撫養一兒,
    饒是這樣,依舊吸引眾多名門貴女的目光,
    這樣的人中龍鳳,豈會輕易看上她這個被棄的村姑呢?

    內 容 簡 介
    「……清且淺,相去復幾許。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沒想到一首他捎來的情詩,竟也能讓她的心掀起漣漪。
    文創風713《首輔的續弦妻》2+封 櫻桃熟了◎著
    汪右林身為權傾朝野的一朝首輔,雖然喪妻,獨自撫養兒子,
    卻不減他的優秀風采,依舊是最熱門的佳婿人選,
    就連前岳家也存了把妻妹嫁進來的想法,
    可他一心輔佐帝王,顧好親兒,無意耽溺情愛,
    直到遠在姜家村的父親說,有個女子不錯,希望他能前來相看,
    這姜秀娘雖然和離過,但卻難得收服如頑童般的老爹,以及傲嬌兒子的心,
    唯一一點,她誓不再嫁,
    這下有趣了,落花流水皆無意,能迸出什麼火花?
    豈料話不能說太滿,他和已故妻子相敬如賓,
    卻不知和一個女子相處起來竟也能這樣有趣,
    當他看到別的男子覬覦她,尤其對方還是優秀的神醫,
    他才知道,自己是管不住這心了……
  • 櫻桃熟了,標準的八○後,從小就是個小小幻想家,可以躺在學校操場上的草地上消磨一下午,腦子都是各種故事,或許是灰姑娘愛上王子的愛情故事,也能是一個和小夥伴們探險的故事,而我自己則是這故事裡的一員,暢遊在奇幻的世界裡,經歷和現實中不一樣的各種人生。後來就開始嘗試把和這些故事寫出來,從開始的無人問津,到現在以此為生。
  •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 第十一章
    旁邊有個蓬頭垢面的男子躺在地上,聽了這話,說道:「當然是拉出去血祭。」
    「血祭?」
    那人恐懼道:「姑娘,妳是剛來的吧?妳沒發現這裡很奇怪?一般土匪抓了人肯定會要贖金,可他們沒有,因為他們的目的不是錢,他們就是等咱們這些人餓得差不多了,說明身心乾淨了,就可以拉出去血祭了。」
    姜秀娘被說得害怕,一旁的姜純豐道:「秀娘莫怕,爹爹在這裡的時間最長,肯定是先拉爹爹出去。」
    姜純豐是幸運的,被抓進來前在口袋裡藏了一些吃的。一開始進來時會被五花大綁,但是等五、六日餓得差不多就會解開束縛,姜純豐就拿那乾糧吃;就像剛才躺在地上的那人說的那般,只有餓乾淨的人才會被拉出去血祭,如此姜純豐才等得到姜秀娘幾個人進來。
    「爹爹,您莫要嚇我,秀枕哥肯定會想出辦法的。」
    在外面的姜秀枕真的快急瘋了,他原本想去報官,可聽村民說那縣令跟土匪是一夥的,你去告狀,說不定直接就把你也抓了去。
    他想著去找幫手,結果去了附近幾間鏢局,一聽說是在這裡走丟的,死活也不肯管了。
    其中有個人看他可憐,便道:「兄弟,我跟你實話實說,那地方歸馮家管,馮家可不是一般人家,他們在京裡有人,就是這邊的縣令也不敢如何,你要是真想救人,就拿銀子去馮家找找門路,說不定能救人,又或者……」
    姜秀枕身上怎麼可能帶那麼多銀子,就是剩下的盤纏也才三、四十兩,所以拿錢贖人根本就不可能。
    他問起另外一個方法。「或者什麼?」
    「你們在京中可有認識的人?託了關係,直接找到馮家,那馮家不看僧面看佛面,總是顧忌一些,說不定就放人了。」
    「京中……」
    姜秀枕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汪右林,汪右林身為當朝首輔,總是能管這地方的馮家吧?
    可是他心裡沒底兒,汪右林跟他們親近不過是因為汪老太爺,他自己卻是推拒了好幾次的婚事,他肯嗎?
    況且馮家在京裡有人撐腰,也就是說想要救人,就要跟同在朝為官的人為敵,汪右林會願意救一個連自己都推拒了好幾次婚事的女子,而與同僚對峙嗎?
    姜秀枕一點底都沒有,但這會兒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不過他還是聰慧的,知道直接求汪右林是不可能的,便寫信給汪老太爺,他知道汪老太爺最疼愛姜秀娘,肯定不會置之不理。
    他花了十兩銀子,找人把信寄出去,那人親口答應會盡快送去,可姜秀枕想到,這來來回回再傳到京城,最快也是半個月後,姜秀娘幾個人能扛得住嗎?
    他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妥,第二天直接去了和他說實情的鏢局。
    那鏢局的總鏢頭今年已經五十歲了,但是身上肌肉鼓鼓的,猶如年輕人一般健壯,正在院子裡練武,拿著一把石錘提上去又放下來,看到姜秀枕來了,無奈地道:「兄弟,我是看你可憐才說實話,你別是賴上我了,我這小門小戶的,靠著力氣吃飯,當真是管不了你的事。」
    「如果我說我認識首輔大人呢?」
    「什麼?」
    姜秀枕覺得真等汪老太爺讓汪右林幫忙,估計太晚了,便想著能不能兩邊都問問,興許汪右林看在汪老太爺的面子上幫自己一把呢?總之不能坐以待斃,都要試試才行。
    如果這兩個辦法都不行,不要這條命也只能硬闖了。
    「我知道你們鏢局可以想辦法快速遞信,我想讓你把這封信送到首輔大人府上。你別怕,我們真認識,首輔大人的父親住在我們村子裡,和我們家極為親近。」姜秀枕怕他不信,又補充道:「都這種時候了,我還能說大話?你只管叫送信的人說是從奎縣姜家村來的,首輔大人自然會見。」
    如果是旁人肯定不幫,可總鏢頭心裡恨馮家恨得不行,他們和馮家也有血海深仇,只是鬥不過而已……
    總鏢頭見姜秀枕說得有模有樣,狠下心,說道:「那我就試試吧!」

    這天,汪右林剛剛下衙,正讓丫鬟伺候漱洗。實在寒冷,光是坐著轎子回來的路程,就凍得手腳發麻,看來下次還是得多帶幾個暖手。
    就在這時,金緯軻走了進來。「大人,門口有個人說是奎縣姜家村來的,有信送給您。」
    其實一開始門子直接把人給轟走了,首輔門前總是有各種奇怪的人,有的人為了想要見首輔大人一面,還會冒充親戚,實在叫人無奈。
    恰好金緯軻出門辦事,聽那人說道:「是姜秀枕讓我來的,說他妹子被人抓走了。」
    聞言,他心裡打了一個激靈。姜秀枕只有一個妹妹,那就是姜秀娘,而姜秀娘多麼得汪老太爺的喜歡,甚至讓汪羨康也當作自己的娘一般,如果真是姜秀娘的事,那可真是大事情。
    他這才上前把人領了進來。
    汪右林看了信,臉色變了幾變,他起身去了書房,那裡放著一疊信,上面最近一封是汪老太爺寫的,裡面寫了許多,最後卻提了一句,說姜家幾個人包括姜秀娘在內,動身去接姜純豐,還說姜秀娘這個年能全家團聚了。
    他又打開姜秀枕寫的信,仔細看,去的地點都是同一個地方,顯然不是假的。
    他急得在屋內踱步,沈吟許久,俯身在案桌上寫了一封信,對金緯軻道:「你帶著這封信去雙河鎮,務必要把人給救出來。」
    金緯軻點頭道:「大人,我這就出發。」
    只是金緯軻出了房門,又聽到汪右林喊他回去,他轉過頭,以為汪右林有其他吩咐。
    他進門一看,就見汪右林正在換羊皮厚底靴子。「還是我親自去吧!」
    金緯軻嚇了一跳。「大人,京裡離不開您呀!」
    「我們早去早回就是。」汪右林似是下定了決心,等丫鬟圓兒給他披上大氅,便大步往外走。
    他先去看兒子汪羨康,抱起他道:「羨康,爹爹要出去幾天,你乖乖待在府裡,要聽李姑姑的話。」
    金緯軻很著急,最近皇帝每日都要召大人進宮議事,這時候離開如何向皇帝交代?
    可汪右林卻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根本就顧不上這些,寫了給皇帝的告假摺子叫人遞上去,就直接出了門。
    京城裡接連下了好幾天的大雪,異常寒冷,一出門,那風吹在臉上如同刀割一般。
    金緯軻只能瞇著眼睛,說道:「大人,要不明日再出發吧?」
    「現在就走。」汪右林狠狠甩了下馬鞭,那馬本就是漠北的千里駒,最不懼寒冷,馬上就疾步跑了起來。
    金緯軻無奈,帶著其他隨從一同追上去。

    雙江縣令李昆今年才二十八歲,卻已經娶了十二個小妾,那府邸十分奢華,仿了江南的樣式,雕梁畫棟,亭臺樓閣,還在中間鎮了一塊從江南運過來的太湖石。
    這自然不是他家底有多深厚,而是得了馮家的供奉。
    馮家種的人參在業界是頂尖的,自然是肥得流油。
    這天,李昆正在聽堂會,他的第十二房小妾正是戲子出身,穿著一身鮮紅的戲服,正在唱《貴妃醉酒》。
    李昆聽得入迷,閉著眼睛打拍子,嘴裡哼唱著,顯然十分享受。
    忽然,小廝匆匆忙忙地跑了進來。
    「老爺,不好了,有個人要狀告馮家,讓您去升堂呢!」
    李昆冷笑。「馮家也是他們告得起的?簡直吃了熊心豹子膽……」只是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一個身材挺拔的男子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走了進來,那些僕婦、丫鬟們因為那人的氣勢,硬是沒人敢上前去攔。
    「大膽!你是什麼人?竟然敢私闖縣令府邸!」李昆氣得不輕,正要發作,卻看到那人拉下灰鼠皮的罩帽,露出一張熟悉的面容。
    「李昆,你考中進士的文章還是我給你批注的,怎麼?如今這會兒認不出本官了嗎?」
    那人面色如常,卻是氣勢如虹,教人不敢直視。
    李昆嚇得瞪大眼,立時跌坐在地,結巴道:「首、首輔大人,您、您怎麼來了?」
    李昆腦子都是空白的,等和汪右林說起上山剿匪,這才恢復了幾分清明。「這匪賊太猖獗,自是不該放任,可下官手裡只有十幾個衙役差遣,這種事還是要給兵部上書,讓雙江縣哨所出兵才是……」
    山上那些人哪裡是什麼匪賊,都是馮家養的打手而已,李昆既然收了馮家的好處,早就是拴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生死與共。
    李昆飛快地想著對策,手放在身後,擺了擺手,讓心腹趕緊去馮家報信。
    汪右林都看在眼裡,心中冷笑,說道:「本官來的路上已經拿了剿匪的官書,這會兒余將軍應該已把整座虎頭山都包圍了。」
    「大人……」
    「走吧!咱們去瞧瞧,到底是誰在這邊魚肉百姓,禍害鄰里。」
    李昆像是被人架著一般,走出了縣衙府邸,一出府門就看到一隊兵士,領頭是一個身材中等、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穿著一件紅色鎧甲,見到汪右林道:「大人,小的是余將軍派來接大人的。」
    汪右林點了點頭。「事不宜遲,馬上上路吧!」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22上市的【文創風】713《首輔的續弦妻》2。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