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輔的續弦妻03(完)
首輔的續弦妻03(完)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79198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情真意摯,餘韻綿長/櫻桃熟了
    因為上段婚姻的痛,她早已發誓不再嫁人,
    豈知當朝首輔的父親卻獨獨鍾意於她,盼她能當他的兒媳,
    聽聞首輔大人是個鰥夫,獨自撫養一兒,
    饒是這樣,依舊吸引眾多名門貴女的目光,
    這樣的人中龍鳳,豈會輕易看上她這個被棄的村姑呢?

    內 容 簡 介
    她覺得自己很幸運,嫁了個疼惜她的好夫君,
    就連當年無子的恥辱,如今也真相大白……
    文創風714《首輔的續弦妻》3(完)+封 櫻桃熟了◎著
    因為玉珠的神力,姜秀娘不論是種人參或紅蘿蔔,
    都比別人家種的又大又甜,開啟了她研究醫藥的興趣,
    製作出的藥丸有奇效,許多人慕名而來,如今已是供不應求,
    她在這頭忙著,遠在京城的汪右林也時不時出現,撩撥她的心。
    汪右林出身名門,兩人身分天差地別,她已沒有勇氣再去付出,
    可當她被土匪擄走,他出現營救她時,她不禁生出些許動搖,
    更沒想到堂堂一個首輔大人也會做出遞情詩的事!
    如此一來一往,還勞駕皇上出手,好像不嫁都不行,
    只是從村姑搖身一變成為勛貴之妻,要適應的規矩不少,
    許多人都來巴結,但也有看不起她的出身,等著看她笑話的。
    她知道,一腳踏入權貴之門,自是沒有回頭的餘地,
    不過只要步步為營,那些髒水自然潑不到他們身上,
    可她忘了,愈是身在高處,面臨的危險也就愈多……
  • 櫻桃熟了,標準的八○後,從小就是個小小幻想家,可以躺在學校操場上的草地上消磨一下午,腦子都是各種故事,或許是灰姑娘愛上王子的愛情故事,也能是一個和小夥伴們探險的故事,而我自己則是這故事裡的一員,暢遊在奇幻的世界裡,經歷和現實中不一樣的各種人生。後來就開始嘗試把和這些故事寫出來,從開始的無人問津,到現在以此為生。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番外1
    番外2
  • 第二十一章
    白琉璃噘嘴,見上官重樓難得嚴肅地看著自己,頗有些害怕,但還是問道:「我若喊你爹爹,你以後會不會不要我了?」
    上官重樓臉上露出幾分動容的神色來,說道:「當然不會,爹會永遠照顧妳,想吃什麼給妳買,想穿什麼也給妳做,直到妳長大成人。」
    白琉璃這才笑了起來,略帶幾分狡黠地道:「那,爹爹,我晚上還能再吃一顆糖嗎?」
    「不行。」
    白琉璃。「……」
    等白琉璃走後,上官重樓見姜秀娘一臉的驚訝,便解釋道:「過年時帶回家裡,被爹娘訓了一頓。」說著臉上露出幾分懊惱的神色。「說等她長大,別人都做祖父了,讓我把孩子留給他們養,要另外給我尋個娘子。
    「孩子還小,又剛失去父母,很依賴我,我如何肯?」上官重樓臉上露出幾分無奈的神色來,那是姜秀娘以前沒見過的模樣。「我就跟我爹娘說,只當女兒來養。
    「讓妳見笑了,我以前把心思都用在了醫術上,從來沒有想過這些。」
    上官重樓自顧自說著,顯然也是憋了許久,遇到姜秀娘,這才勾出了談興。「那時候也不管妳歡不歡喜,只一味地想要娶妳。」
    姜秀娘覺得上官重樓這會兒好像終於長大了,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但起碼上官重樓明白自己要什麼、做什麼,這就足矣。
    「師父,你要不要看看我在這邊種的人參?」姜秀娘起身說道。
    果然如姜秀娘所料,上官重樓馬上就來了興致,不復剛才的落寞。「自然要看看,還有師父給妳留的功課呢?」
    「……」姜秀娘有種搬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
    隨著肚子越大,朱貴人鬧得更凶了,有時候是不吃飯,有時候則是摔東西,只要能看到的東西都會砸個稀巴爛。
    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是為什麼,朱貴人差點害死皇帝,要不是因為這珍貴的龍胎,根本就不可能活到如今。
    離產期越近,她就發作得更厲害,一旁伺候的人更是戰戰兢兢,生怕有一天一個不注意,朱貴人會自殘傷了自己。
    朱貴人出事倒無所謂,就怕龍胎出了什麼事。
    皇帝的身體漸漸痊癒,雖然一邊的手和腳不太靈活,但被人攙扶著好歹能走路。
    這天用過午膳,興許是想看看孩子,皇帝便來到朱貴人的宮裡。
    要說如今皇帝能有什麼期盼,除了朱貴人的孩子,不做他想,只有他自己有了兒子,這皇位才能坐得穩。
    到了朱貴人住的院子,皇帝跟朱貴人閒聊了幾句,不過都是在問孩子的事。
    朱貴人見皇帝這般和藹可親,一想到自己以後的命運,忍不住落下淚來,跪在皇帝面前,拽著他的衣袖,哭求道:「陛下,妾身也不知道那藥吃多了會傷身,妾身是無辜的呀!再說,您忍心讓一個孩子剛出生就沒有娘?」
    皇帝見朱貴人跪下來,盯著她的肚子皺眉。
    一旁的內侍也驚到了,趕忙去攙扶。這肚子如今不小了,別出個好歹。「娘娘,您先起來。」
    「不起來,今天要是不給妾身一個說法,妾身就去死。」
    皇帝想起御醫的話來,不能刺激朱貴人,只得好聲好氣地哄著,卻絕口不提以後如何處置的事情。朱貴人也是人精,知道不能一味胡鬧,太醫署裡有許多狠毒的藥,可以讓她聽話地生下孩子。
    她就是想著每天都磨一磨,興許能動搖皇帝。
    皇帝只覺得這一次真不該來,還不如喊新入宮的秀女來作陪,實在是無趣得很,找了理由就離開了。
    到了路口,皇帝看到一個女子跪在地上,擦拭這一條路上的青石板,那模樣極為熟悉,似乎是被他送到朱貴人身邊的德清郡主。
    皇帝也不說話,就這麼靜靜地看著。
    這是朱貴人宮門前的一條路,通向皇帝的寢殿,德清郡主穿著一件宮女的綠色衣裳,跪在地上,從第一塊青石板開始認真地擦著,那虔誠的模樣似乎不是擦石板,而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皇帝不說話,內侍也不敢打擾,只這麼在一旁等著。
    皇帝看到夕陽投射在德清郡主略顯消瘦的面容上,卻意外地帶出溫暖的光暈,他目光暗沈,冷冷說道:「回宮。」
    時間匆匆而過,尤其是快樂的時光。
    很快地,酷熱的夏季就要結束了,姜家人也要回去秋收,姜秀娘很是捨不得,但也知道這事拖不得。她準備了許多禮物,給李氏、吳氏和白琉璃的都是衣裳和首飾,給姜老太太的則是檀香木手杖。
    孩子們則是文房四寶,鼓勵雙生子多讀書,不過姜秀枕對這般用心的姜秀娘搖了搖頭,說道:「唉,他們不是那學習的料子。」
    兩個孩子雖聰慧,但興趣不在這裡,不像汪羨康,因為汪右林是狀元郎出身,家裡藏書不少,但凡是汪家人,沒學走路就先學握筆,這是一種潛移默化的行為,汪羨康很自然地就覺得自己要好好讀書。
    可雙生子不一樣,比起枯燥的讀書,更喜歡跟姜秀枕練拳,到後面覺得練拳累了,開始對做藥丸感興趣。
    姜秀娘覺得無論做什麼,只要不是半途而廢就行,便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也不是非要讀書才行,況且做藥丸的營生總要做下去,如果孩子喜歡,那不是挺好?子承父業,咱們後繼有人了。」
    姜秀枕聽了,終於被安慰到了,笑道:「也只能這樣想了。」
    晚上,姜秀娘在算孩子什麼時候會生下來,會不會影響明年的春耕?畢竟澆灌露水的事情只有她能做。
    汪右林回來時,看到姜秀娘坐在椅子上想事情,肚子微微隆起,他的目光自然就柔和下來。
    姜秀娘一抬頭就看到汪右林,朝他笑了笑。「老爺用過晚膳了嗎?」
    因為汪右林大部分時間都在宮裡,常常是用過晚膳才回來,通常只能陪姜秀娘吃早膳。
    果然,汪右林說道:「用過了,妳別起來。」說著去隔壁漱洗,回來已是一身的清爽,也換了中衣。
    「明天他們就要走了。」
    因為有了身孕,變得十分感性,以前覺得很平常的事情,如今卻很容易哭。
    汪右林見姜秀娘實在捨不得,吻了吻她的鬢角。「若妳實在想得厲害,我在郊外也有不少田地,把藥田的事情挪到這邊來如何?」
    這意思就是舉家搬遷了。
    姜秀娘搖頭,怎能因為她的緣故讓姜家背井離鄉?她這次終於明白,為什麼許多人家都不願意讓女兒遠嫁,當真是見一面都難。
    汪右林又哄了姜秀娘許久,她的情緒才和緩了些,汪右林便跟她說起宮中的事情。
    「朱貴人的產期在明年二月,和咱們家的差不多,可宮裡不能沒有人主持,陛下已經定了明國公的小女兒入宮了。」
    這次宮裡這般亂,主要還是因為秀女中沒有能上得了檯面的,且皇帝當時也沒什麼心思;如今卻是不同,他有了子嗣,那孩子迫切需要一個身分高貴的母親,如果沒有意外,明國公的女兒入宮後,應該會直接封后,那孩子也會養在皇后的名下。
    姜秀娘問道:「那德清郡主呢?」
    汪右林沒有想到,不過幾日的交情,就讓姜秀娘這般關心德清郡主。他揉了揉眉心,說道:「已經入宮好幾個月了,皇帝那邊卻是毫無動靜。」
    姜秀娘沈默下來。所謂的破鏡重圓,不過是戲裡面的故事而已,其實真正說起來,破鏡就算圓了,還是會有裂痕。
    只是德清郡主該怎麼辦?真要在宮裡孤老終生嗎?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1/22上市的【文創風】714《首輔的續弦妻》3完結篇。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