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熱搜02
空降熱搜02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79261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真人秀的錄製就要進入尾聲,播出卻迎來了高潮,
    收視口碑開低走高,冉霖的名聲也終於撥雲見日,
    不僅收穫了一堆路轉粉,和陸以堯的關係也更上了一層樓。

    他不僅粉了陸以堯,還喜歡上他了。
    喜歡這麼好的人,冉霖很無奈,也很無助,
    他希望維持友好的關係,卻又貪心地想要更進一步,
    可是在複雜的演藝圈裡想找到真心的同道中人,難!

    當一部武俠電視劇找上門、試了戲之後,
    冉霖才知道他竟然又和陸以堯湊在了一塊兒。
    再不是一週只見一次面的夥伴,也不是微信上的陸老師,
    這回成了必須一起長期日夜奮戰的兄弟,
    每一次的對戲和相處,都讓冉霖更瞭解陸以堯這個人。
    越瞭解,越喜歡。
    但喜歡上一個不可能在一起的人,該怎麼辦?急,在線等!

    顏涼雨 《鬼服兵團》《喪病大學》作者,再譜演藝圈生態!
  • 簡介:姓顏,名涼雨,字壯壯,平生最愛三件事,吃飯,寫文,看鬼片。自認閱盡一切重口味,落筆卻永遠小清新。沒什麼大的志向,只希望能用鍵盤敲打出生活的美好,也希望不管過了多久,那些曾經喜歡過我或者依然喜歡著我的朋友,不會為這份喜歡後悔。
  • 第一章
    【我當時真的只是隨口一問,誰知道你的粉絲對你愛得這麼深……】
    冉霖把這條不負責任的評論回過去,彷彿能看見陸以堯的白眼。
    陸以堯從來不會真的翻白眼,可能是覺得這種行為對別人不夠尊重,但相處久了你就會發現,他的白眼翻在心裡,而且笑容越是不失禮貌,心裡的白眼指數越高。
    出乎意料,陸以堯沒有揶揄回來,而是很快回了一段簡短語音:「看節目了?」
    冉霖怔住,想了下,才明白過來,陸以堯八成以為他在第一期被噴之後,玻璃心到連節目和微博一起戒了呢。
    【嗯,看了。】
    「最近兩期都還不錯,雖然收視大爆的可能性不太高,但口碑應該會低開高走。」
    陸以堯的語氣很客觀,但冉霖聽出來了,其實這話依然是開解他呢。
    那人以為自己還沉浸在第一期負面口碑的困擾裡,所以發截圖也好,聊口碑逆襲也好,都是為了讓他心情明朗。
    幹嘛非要管人家彎不彎。單是做朋友,這人已經百裡挑一了。
    冉霖壓下心底翻騰起來的熱度,也認真回覆――【你都說口碑會低開高走了,那收視肯定也會跟著逆襲的。】
    如果說他在意的是口碑,那陸以堯和他的團隊在意的一定就是收視,畢竟這是陸以堯的綜藝首秀,爆不起來,後面的綜藝路就會比較難走。眼下綜藝已經成為圈粉和漲人氣的利器,相比好口碑的作品,綜藝的難度更低,見效更快,幾乎每一個自帶流量的小生或者小花,身上都至少要有一個足夠熱度的綜藝壓陣。
    「收視有收視的規律,目前看,爆的可能性不大。」陸以堯的聲音裡倒聽不出太多遺憾,反而有種客觀分析員的態度。
    冉霖來了求學精神――【怎麼講?】
    「這個節目已經播完三期,收視基本恆定,也就是說第一期的惡評和第三期的好評,都沒有對收視帶來實質意義上的影響。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從始至終這個節目的收視主體都是粉絲。第一期效果不好,路人離開,但粉絲出於對偶像的喜歡,仍會堅持觀望,第二期口碑上揚,按理說粉絲更加穩固,之前流失的老路人也應該回來,更別說還應該有新入坑的路人,但第三期收視波動仍然不大,那就說明路人的比例在觀眾主體中低到可以忽略不計。所以真正影響這檔節目收視率的,從來都不是效果和口碑,而是粉絲的黏著度。」
    【如果未來某一期效果出奇地好,有了爆點,收視率激增也不是不可能吧。】
    「這個通告我們都只簽了一季,一共八期,播出三期,錄完五期,我沒發現有能真正大爆的地方,即便有,也是在後三期,但對於一個八期節目,後三期才爆的紅利只能留給第二季。」
    陸以堯條理清晰,論據充足,冉霖被說服了。
    但他還是很糾結――【要不是你發的是語音,我真的會以為我在和經紀人對話[汗]】
    等了一會兒,微信那頭才發來回覆,陸以堯的聲音已經帶上笑意:「好吧我承認,相比藝術追求,我確實對研究行業規律更感興趣。不過話說回來,你不覺得在一片亂象之中剝開表層看本質,是一件很過癮的事情嗎?」
    【眾人皆醉你獨醒?】
    「我喜歡這個比喻。」
    ……自戀患者都喜歡!
    冉霖承認,陸以堯大部分時間都很迷人,但有時過於自我感覺良好,真的讓人很想打臉!
    要命的是他手癢得不行了,一想到此刻聊天氣氛這麼好,他個沒出息的就捨不得破壞,淚目。
    心裡彈幕都能鋪滿畫面了,最後冉霖打出去的話還是小清新――【如果有第二季,你還參加嗎?】
    陸以堯毫無察覺,如實相告:「應該不會了,相比綜藝,我還是覺得演戲更有意義。所以最近在看一個本子,如果這個戲接了,我未來一年的檔期就徹底排滿了。」
    【看了一眼我的日程本,悠哉得就像退休生活……】
    「趕好每一個通告,完成好每一個作品就行了。」
    【「你一定會紅的」,正常不是都應該這樣鼓勵朋友嗎!】
    「好,你一定會紅的。」
    【你平靜的語氣讓我越發感覺前途一片黯淡……】
    陸以堯坐在書房的閱讀椅中,對著手機忍俊不禁。
    他的書房有著深沉的英倫風,裝修以深色系為主,除了留出門和窗,剩下牆面都被深棕色實木書櫃填滿,窗簾也是棕色,為了遮光,選了最厚實的材質。吊燈和地毯算是這間書房裡僅有的帶裝飾性的東西,都是復古卻並不過於繁複的款式,而地毯上零星的花紋,則是這裡唯一的亮色。
    寬大的深灰色閱讀椅就擺在書房正中間,閒暇的時候,陸以堯最喜歡窩在這裡看書。門一關,窗簾一拉,燈盞亮起,與世隔絕般的清淨,可以讓人順利進入書中世界。
    不過近一年陸以堯幾乎沒有假期了,所以只能是偶爾夜深人靜的時候,進來待上那麼一小會兒。
    今天也一樣,原本是覺得看完節目又刷了刷微博,腦子裡亂七八糟的訊息流太多,想進來看看劇本,靜靜心,再去睡覺的。
    哪知道剛坐下來,冉霖就回了微信,然後這一聊,看劇本的事就被他暫時擱置了。
    他發的都是語音,冉霖一直在打字,所以兩個人的對話全程存在時間差。
    陸以堯閒著也是閒著,便在等待回覆的時間裡跑到冉霖微博底下又看了看評論。相比第二期,冉霖今天晚上的評論區和諧了不是一點半點。雖然留言的「燃麵」數量還是遠少於「路人+別家粉絲」,但後者的評論態度已經從冷嘲熱諷轉變到了中立客觀。
    其實這種留言就挺好,實事求是,冷靜理性。未必非要對誰愛得要死要活,但也不必口誅筆伐。
    挑了幾個看起來不錯的留言截圖,陸以堯欣慰地發現基本不用打馬賽克了。
    偶爾亂入一條不算太順耳的,也沒有像上一次那麼過分,而且夾在一堆正面或者中性的留言裡,他相信冉霖沒那麼脆弱。
    一來二去,等冉霖發過來「晚安」的時候,陸以堯已經截了八張圖。
    數量肯定不能和上回比,但從杜拜錄影來看,冉霖的狀態也挺好的,所以陸以堯覺得不用下猛藥了,後續療程和風細雨就行。
    無意識地哼著英文歌,陸以堯把截圖全部選中,發送。
    冉霖剛刷上牙,忽然聽見手機又響。理智上,他知道對方發的肯定也是「晚安」,但身體不聽腦袋的,帶著一嘴的牙膏沫就直接就奔回客廳,迫不及待拿起手機看。
    晚安是有的。
    但是晚安前面,還有八張截圖。
    冉霖定定看著截圖,這才想起忘了告訴陸以堯,自己已經安裝回了微博。
    現在告訴也不晚。但講還是不講,這是個問題。
    講了,以後再沒有人熬夜幫你刷評論,發截圖了。
    不講,依陸以堯的做事風格,很可能會堅持截圖到第八期。
    想得太投入的結果,就是冉霖把牙膏沫嚥下去了。
    酸爽的味道裡,他終於有了決定。
    【截圖收到,不過我已經裝回微博啦[禮花]】
    有個人一直惦記著你,這種感覺真的特別好。但是一想到自己已經刷完評論了,那人還傻乎乎地熬夜截圖……他真沒辦法心安理得。
    本以為陸以堯會吐槽怎麼不早說。
    結果對方的語氣裡全是真誠地替他開心:「這就對了。其實不用太在意別人的評價,你清楚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才最重要。」
    【嗯。】
    陸以堯嘆口氣,連個「嗯」都要打字,看來冉霖是真的不喜歡語音發微信。
    雖然一晚上都在自言自語的感受有點複雜,但對於個人習慣,陸以堯向來尊重。
    「晚安。」發完這條語音,陸以堯放下手機,後仰靠進椅子裡,徹底放鬆下來。
    「晚安。」冉霖對著手機輕輕道了一聲,但最終,發過去的還是文字。
    不是他喜歡打字,他只是怕說話的聲音會洩露了他的情緒。
    那種帶著點興奮,帶著點羞澀,帶著點期待的,不能為人所知的心情。

    第三期引起的討論一直持續到了第四期播出。
    也並不是說第三期真的精彩絕倫到了什麼程度,只是留給觀眾的未解之謎比較多――
    第一,夏新然的防曬霜到底什麼牌子?
    第二,陸神在火星椰棕被一口氣吹跑時,究竟是什麼心情?
    第三,冉霖說的那句對不起,真的只是針對鑽木取火,還是別有深意?
    第四,陸以堯的私宅究竟是公寓還是別墅?
    第五,MAN到沒朋友的顧杰到底有沒有女票(女票:女朋友的意思。)……
    最終,這些問題也沒有官方答案,而興致勃勃討論的觀眾和粉絲,在第四期播放之後,就徹底將這些忘到了腦後。
    如果說第二期的整體風格變化讓觀眾感覺欣喜,但仍需觀望;第三期更加成熟穩定的嘉賓表現+剪輯後製讓觀眾重拾信心,略有期待;那麼第四期,《國民初戀漂流記》終於迎來了開播之後的第一個爆點。
    「陸以堯恐高」以及「我們欠冉霖一個道歉」並肩刷上熱搜。
    「國民初戀漂流記」、「迪士尼」、「陸以堯cos蜘蛛人」、「陳勝吳廣」、「夏新然旋轉木馬」則紛紛成為熱門話題。
    這其中不乏節目組和各明星團隊帶的節奏。但歸根結柢,還是節目效果使然。
    賞心悅目的遊樂場,青春洋溢的初戀團,從最初的緊張做任務,到中間的磕絆與摩擦,再到最後的體諒與團結,起承轉合經過剪輯和後製,節奏更流暢,情感更豐沛。
    及至最後集體放棄投票,導演公布今天沒有童話初戀,只有童話初戀團,這種熱血青春感達到頂峰。
    觀眾看節目,要的其實就是這種心理上的圓滿。當過程調動起了他們的情感,結局符合甚至超過他們的預期,觀賞快感便會加倍。
    陸以堯微博底下被痛斥他「拿這份錢就該受這份罪,怕高就別參加節目」的網友和「站著說話不腰疼,生理性恐高是會死人的」的真愛粉撕成了現場;冉霖微博底下倒是迎來一大批帶著「謝謝你體諒陸以堯」和「對不起之前罵過你」的陸神粉。
    一片喧囂之中,有一條普通觀眾發的觀後感微博,字數不多,卻異軍突起,回覆轉發均破萬,成為熱門話題裡最亮麗的一道風景線――
    悲傷的Eeyore:我一直管這個節目叫《國民男神初戀記》,幾次想改口都沒改過來,今天在電視裡看到他們一起坐旋轉木馬,我就明白了,這是神的啟示。

    第四期播出的時候,《國民初戀漂流記》已經完成第六期「法國‧浪漫初戀」的錄製。
    浪漫初戀最終給了冉霖,以至於他看著電視上的迪士尼,想的卻還是香榭麗舍大道,和陸以堯遞過來的咖啡香。
    不過說實話,咖啡聞聞就好,他還是喜歡豆漿。
    這個晚上在群裡討論最歡的依然是夏新然,看得出他對迪士尼流連忘返。但顧杰顯然被折磨得不輕,於是夏新然回憶什麼場景,他就跟著回憶什麼場景,奈何同一件事,在兩個人口中的景象截然不同,就像一體兩面,A面陽光明媚,B面黑雲壓城。
    冉霖和張北辰也見縫插針地加入他們,討論兩句。
    一片其樂融融。
    這和第六期錄製的感覺一樣,他和張北辰都默契地不提杜拜,後者也再沒做過讓人困擾的事情。
    奇怪的是一晚上陸以堯都沒發聲。
    冉霖有點想發私聊問問情況,反正他現在和陸以堯發微信也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又覺得對方工作安排那麼緊,說不定還在通宵趕工,這時候打擾容易讓人反感。
    瞻前顧後的結果,就是陸以堯仍舊沒動靜,張北辰倒發了私聊――
    【微博上好多人刷欠你一個道歉[笑]】
    冉霖有點意外,但還是調侃著回覆――【看見了,老淚縱橫。】
    【我也欠你一個道歉。】
    冉霖沒想到他會舊事重提,也沒想到他會這麼直接。
    【不用,都過去了。】
    【還是朋友?】
    【當然。】
    【在巴黎本來還想給你買禮物的,不過考慮到送不出去的可能性比較大,所以想來想去,還是決定不浪費了。】
    【機智如你。[讚]】
    【所以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
    【鋼鐵直。】
    【我就欣賞你的自信……】
    冉霖看著張北辰的回覆,莞爾,最後一絲顧慮也煙消雲散。
    凡事就怕聊不開。聊開了,大家都自在。
    最後,冉霖也沒給陸以堯發微信。
    事實上這個選擇是對的,因為那天夜裡的陸以堯,已經被親朋好友的奪命連環call搞得焦頭爛額,就算收到訊息,也未必有心力去回。

    「你會死的你知不知道!」
    深夜的機場貴賓休息室裡靜得連根針落地都能聽見,陸以萌高八度的尖叫穿透聽筒,震醒了在旁邊打盹的姚紅。
    陸以堯示意姚紅繼續睡,然後捂著手機來到角落,才低聲哄自家的小姑奶奶:「我知道,我知道,最後不也沒上去嗎。」
    「可是你已經認真考慮要上了!別和我說沒有,你眼睛一轉我就知道你在想什麼!」
    「……」
    「我給你講,這回買幾個包都沒用,媽說了,限你一個月之內必須過來一趟,她要面對面給你進行思想教育!」
    陸以堯被親妹妹吼得頭昏腦脹,但陸以萌這個小辣椒才只繼承了老媽的三分功力,自己親媽才是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的絕世高手。一想到未來三十天內還要去跟這兩位祖宗面對面,陸以堯就感覺自己生活下去的勇氣在流失。
    「哥,」陸以萌爆發完了,終於緩下語氣,「下次別接這種通告了,沒人非要你成重量級人物,我和媽都只希望你好好的。」
    陸以堯嘆口氣,看著牆上的掛畫,道:「如果早知道有這種項目,我也不會接。」
    「少來,」陸以萌嗤之以鼻,沉默片刻,才說,「我知道你在跟爸賭一口氣,非要做出成績給他看看。但拚也要有個限度。行,就算你沒上雲霄飛車,沒參加任何危險項目,那你忙到沒時間睡覺總是事實吧。你知不知道睡眠不足會猝死的。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和媽……」
    「打住。」眼看著自己就要被親妹妹咒死了,陸以堯趕緊出聲,「我有分寸,妳
    與其在這裡勸我,不如勸勸媽,我拍戲還有殺青的時候,媽給自己放過一天假?」
    「不要。」陸以萌考慮都不考慮,拒絕得斬釘截鐵,「一勸就是『怕我累就進公司來幫我呀』,我才不給自己挖坑。」
    「妳確實應該幫媽了。」陸以堯在這件事上倒是給親娘一個立場,「瘋玩了二十二年,該懂事了。」
    「為什麼明明是我罵你,說到最後總會變成你教育我……」
    陸以堯莞爾,眼裡帶上溫柔的笑意:「我一直都是正面角色。」
    陸以萌「切」了一聲,對親哥的自信或者說是自戀,致以最真誠的鄙視。
    「對了,我不是跟爸賭氣,我是真的挺喜歡這一行。」談話尾聲,陸以堯申明態度。
    陸以萌的回覆就四個字:「鬼才信你。」
    剛掛上電話,沒等陸以堯動身返回沙發,手機又響了。陸以堯看著來電顯示上的名字,笑意漸漸斂去,待接聽時,臉色和聲音都只剩認真嚴肅:「爸。」
    「兩個星期之內,必須讓我看見你。」陸國明和兒子從來不需要開場白,祈使句足矣。
    陸以堯垂下眼睛,或許心裡有千頭萬緒,但說出來的話只一句:「知道了。」
    陸國明滿意地掛上電話,前後沒超過一分鐘。
    陸以堯抬起眼睛,看著掛在這個角落牆壁上的不起眼的掛畫,那是一張機場或者說這個貴賓休息室用來宣傳的照片,不知哪裡找的模特兒,演繹一家三口,對著鏡頭笑得幸福洋溢。
    他們家似乎也有過這樣的全家福。
    之所以說似乎,因為陸以堯手裡確實沒有實物,只能在記憶中,依稀搜尋出一些影像,奈何那時候年紀太小,記憶總是模模糊糊。
    行程滿滿的一個月,還要搞出兩天分別去智鬥爹媽,陸以堯現在的感覺不是生活勇氣在流失,而是直接被抽空了。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