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家園:孤兒之父喬治‧慕勒的生命自傳&信心歷程
天堂家園:孤兒之父喬治‧慕勒的生命自傳&信心歷程
  • 定  價:NT$380元
  • 優惠價: 79300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5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曾是小偷、騙子、玩世不恭的人,上帝卻使用他,照顧萬名孤兒,成了舉世公認的「孤兒之父」──這個人就是喬治‧慕勒。
    慕勒牧師在這部日記體自傳中,詳實記載了他從年少的敗壞,如何翻轉生命,進而蒙神呼召服事孤兒。他憑著過人的信心恆切禱告,從不主動求助於人,深知上帝才是真正的孤兒之父,是孩子們自始至終的供應者。他生前幫助了超過萬名無依無靠的孩子。直到如今,慕勒的信心見證仍激勵著世人,他的工作藉由慕勒兒童之家、慕勒安養院及聖經協會不停延續下去。

    「我一直以來的期盼,禱告多時的日子,今天終於來臨,我的心願得以實現。今天,我為四千多名孤兒籌建的孤兒院終於開幕。我為此事禱告了七年,這是多麼珍貴的一天。這份祝福並不教我驚訝,因為我滿有信心一直在期待,也預計神會按祂的時間成就。」
    ──喬治‧慕勒1857年11月12日 日記
  • 喬治‧慕勒 (George Müller, 1805-1898)

    1805年9月27日生於普魯士(今德國境內)克羅彭斯特,父親是稅務員。慕勒在成為基督徒之前,曾是喜歡說謊的小偷。
    接受基督成為救主後,神以奇妙的方式使用他,讓他一生幫助了上萬名孤兒。他從未求人供應他的需求,也未曾入不敷出。他相信主會供應自己和孤兒的一切,而主也未曾令他失望。
    1834年,慕勒創立了「國內和海外聖經知識協會」(Scriptural Knowledge Institution for Home and Abroad),宗旨為協助日間學校及成人學校依聖經原則教學、幫助貧童就讀這些日間學校、出版聖經及提供宣教士和宣教學校各種資源,後來加上第五項宗旨,亦即照顧孤兒。
    其後四十年,慕勒靠著神的幫助,於英國布里斯托的艾什利丘成立了五所大型孤兒院,每年資助一萬英鎊給將近兩百名宣教士。
    1875年,慕勒開始巡迴佈道,足跡遍及四十二國,三十萬公里,超過三百萬人聽過他傳講福音。神將一個年少時曾偷竊自己父親財物的男孩變成了天父的忠僕,放心將資源全賜給他。
    直到今日,慕勒的事工還在繼續。喬治‧慕勒基金會(George Müller Foundation)旗下分成慕勒兒童之家、慕勒安養院及聖經協會三大慈善機構,延續他未完的志業。
  • 引言

    什麼是信心禱告?舊約和新約裡提到信心禱告的經文有什麼意涵?那些應許只存在於聖經時代,抑或是留給後世與我們的資產,直到耶穌再臨?

    這些問題吸引了無數教徒的注意。慎思的基督徒讀到聖經裡這些美妙的應許,往往會問自己:「這些經文代表什麼?是神對我的應許嗎?我真的能將自己所有瑣細的憂慮交給智慧無窮的神,相信主會安排,按祂的全知與慈愛指引我嗎?禱告真的具有超越的力量,能成就其餘力量所不能成就,勝過所有其他作為,讓一切作為都臣服於禱告的美好大能之下嗎?若是如此,為何我始終未有完全的信心,讓自己接近神,相信主會實踐祂的應許呢?」

    本書便在講述禱告的力量,是其最深刻的一次見證。一位名叫喬治.慕勒的德國青年基督徒回應了神的呼召,遠赴英國布里斯托援助當地的貧童。他牧養了一小群教徒,自己卻要求不支薪,只接受教徒的自主奉獻。而他的禱告得到了回應,金錢總是在需要時到來。

    幾年後,神呼召他設立孤兒院,照顧和教育失依的孩童,他也照做了,不只出於良善的動機,還希望藉此說服世人,神確實會回應人的禱告。慕勒決定只憑神的幫助來做這件事。他當然不是盼望神供應金銀財物任他使用,而是知道主會在人心中做工,讓人來協助他。他更相信這事若是出於神,祂必供應一切所需。於是,慕勒便抱著孩童般的天真將自己交託神,而他的所需總是及時得到滿足,有如百萬富豪到銀行領款一樣穩當。

    喬治.慕勒身形細瘦,穿了鞋身高一米八十,說話時深棕色的眼眸閃著慈愛的光芒。他總是一身黑衣,只用別針扣著白領結,粗黑的頭髮梳理平整,不論在講台或路上,他的外表打扮永遠一絲不苟,整整齊齊。慕勒精通六種語言,拉丁文、希臘文、希伯來文、德文、法文和英文,還能讀荷蘭文及兩三種東方語言。他的藏書包括一本希伯來文聖經、三本希臘文新約、一本希臘文詞語索引與詞彙手冊、五六本各版聖經及數種語言的聖經最佳譯本。這些就是他所有的書!

    講道時,他會引述整章經文或幾個段落,從中引申出豐富的教義,就算遠渡重洋而來也值得一聽。他的講道方法讓會眾從聖經中大大得力,讓他們比許多讀了三年神學院的年輕牧師更能導引慕道的靈魂。

    一般人要是事工如慕勒先生一般繁重,往往覺得自己減少禱告與讀經情有可原。慕勒卻全非如此。當他在內室禱告,藉著讀經與神獨處,他會束緊屬靈的腰帶,擦亮信仰的盔甲,為一天做好準備。他會帶著完全的信心與孩子般的天真,相信主說的每句話。他每天總有好幾次急切拾起聖經,彷彿時時與父神交談,從他天上的父那裡得到新的指示與寶貴的應許。

    慕勒從來不為了他人讀經,總是只為自己,為找出天父對他有何要求。他如此沉浸於神的真理之中,開口提到神時,聽者總會想起我們的救主於約翰福音七章三十八節所說的話,感覺「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
    慕勒的禱告言詞平實,虔心而謙卑。他知道自己的父是如此富足、慈愛與寬容,因此總是隨時求祂祝福,並且得著。但他禱告裡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永遠以主耶穌基督的名求。榮耀神、尊主為大,是他禱告的永恆主題,終其一生繚繞於心。

    慕勒先生成就的事工,在今日的我們看來簡直偉大,範圍之多之廣,遠超過大多數人所能承擔。但他始終沉著鎮定,常懷禱告的心,將一切憂慮交到主的手上。

    藉由紀錄神對他的信實,讓教徒對主也懷有同樣的信心,這是喬治.慕勒畢生最大的願望。唯有這信心能取悅神。它憑愛而行,能純淨心靈,除去我們路上如山的阻礙,使主加力給我們。它是我們一切冀求的根柢,一切不可見事物的根據。願這樣的信心降臨在所有閱讀本書的人心中,遍及生命各個角落。
  • 目錄
    一 沉迷罪惡的生活
    二 浪子回頭
    三 邁向宣教
    四 傳道、學習和成長
    五 學習憑信而活
    六 在布里斯托開始宣教
    七 神學院的建立
    八 神信實的確據
    九 事工的擴展
    十 在試煉中堅忍
    十一 凡事信靠神
    十二 祈求與得著
    十三 仰望恩主
    十四 操練可加強信心
    十五 恆常禱告和及時應允
    十六 增加信心的靈糧
    十七 豐盛時期
    十八 神施行奇蹟
    十九 回應上帝服事的呼召
    二十 管家振奮的人生
    二十一 信仰的新凱歌
    二十二 收取越多,奉獻越多
    二十三 更多聖工,更大神蹟
    二十四 不斷的興旺與成長
    二十五 聖靈彰顯的工作
  • 我在一八○五年九月二十七日生於普魯士王國的克魯本司戴特,任職稅務員的父親以世俗的原則教導兒女,兄長和我很自然經常犯罪。我還未滿十歲,已經多次偷政府的錢,那些錢本來由父親保管,結果我連累他要填補那些損失。
    在我十一歲那年,父親送我到哈伯斯塔特,預備我上大學。他希望我成為一位牧師,但不是要我服事神,而是希望我過舒適的生活。我的娛樂之一就是看小說,以及沉迷罪惡的事情。十四歲那年,母親突然離世。那晚我玩橋牌至凌晨兩點,第二天則去了酒館。我對母親的死無動於衷,反而越加沉淪。
    在舉行堅信禮和聖餐儀式前三天,我犯了嚴重的道德過錯。堅信禮前一天,我並沒有承認悔改,反而對牧師撒了謊。我既缺乏禱告,又沒有真誠的悔改和信仰,對救恩計劃的認知也貧乏,但我內心雖然這般糟糕,卻行了堅信禮,參與了聖餐儀式。由於儀式的莊嚴有點感染了我,因此那個下午和晚上我留在家中。
    到了夏天,我抽了一些時間學習,但更多時間用來彈鋼琴和吉他、看小說、流連酒館,多次決心改變自己,但很快便忘得一乾二淨。父親幫我在馬德堡附近一所學院留了學籍,得知消息後十分高興,因為我以為離開了那班豬朋狗友,生命就能不再一樣。然而我在那裡的生活更加空洞,繼續沉淪各式各樣的罪惡。
    到了十一月,我有一趟愉快的旅程,用了六天時間沉溺罪惡。可是在我回程前,父親發現了我沒有專心求學,反而來了這裡。因此,我回去時盡可能取了所有金錢,然後逃到了布勞恩斯魏克,在那裡度過一星期,住在一家收費昂貴的酒店,將錢都花光了。我身無分文,只好去另一家酒店,在那裡又住了一個星期。酒店老闆最後起疑心,看出我沒有錢,於是要求我支付費用,還搶去我最好的衣服作為抵押。
    我之後走了六里路,來到一家旅館。進去時,我假扮帶著足夠的旅費。但在第三天早上,我悄悄溜出了院子,飛快逃跑。
    那時旅館老闆早對我起疑,他把我捉住了。警察盤問了我三個小時,然後將我送進監牢。我在十六歲那年成了監牢裡一個囚犯,那裡住滿了小偷和殺人犯。
    一年後,負責這宗案件的長官將我的行為告知父親。我一直留在監獄裡,直至他寄錢來,為我支付了旅費、旅館的欠款,以及監獄的生活費。兩天後父親到來,重重地打了我一頓,帶我回舍納貝克的家。我向父親撒了更多謊言,不斷遊說他,終於說服他容許我在秋季就讀北豪森一所學院。
    我住在北豪森這所學校的校長家中。由於表現好,他十分喜歡我。他對我如此看重,以致將我推舉為班中的模範。我獲得了同輩的尊重,表面上很風光,但我絲毫不將神放在心中。結果我因為罪惡的生活而染病,留在房間養病長達十三個星期。
    在我養病期間,竟毫無悔意,對神的話語漠不關心。我的藏書超過三百本,卻沒有一本聖經。有時我想成為不一樣的人,嘗試改變行為,特別是去了參與聖餐儀式。在領聖餐前一天,我一向不做某些事情。在這天,我會向神承諾成為更好的人。但一至兩天後,我就會將這些承諾忘得一乾二淨,回復之前罪惡的生活。
    到了二十歲,我獲得了榮譽引薦,成功入讀哈雷大學。我甚至獲得了批准在路德教會傳道。但我一如既往感到不快樂,與神相距很遠。
    我現在決心改變生活態度,原因有二:首先,除非我改變過來,否則沒有教區會聘用我為他們的牧師;其次,若沒有對神學充分認識,便無法有足夠的收入好好過活。可是當我就讀哈雷大學後,所有立志便化為烏有,即使我在神學院求學,還是回復了原來放縱的生活。在內心深處,我多渴望告別這種可悲的人生。我並不享受這樣的墮落,十分清楚終有一天我會被這樣的生活徹底摧毀。不過我依然對冒犯神不感羞愧。
    一天,當我與幾個酒肉朋友待在旅館,我遇見了一位從前的同學貝塔。四年前我在哈伯斯塔特與他認識,由於他為人寡言和拘謹,我看不起他。但我心想,跟他交朋友是明智之舉,因為良伴可以幫助我改善操守。
    在哈伯斯塔特期間,聖靈一直在貝塔的內心工作。可是,他往往下了決心改掉惡習,不久卻又故態復萌。最後,他離開了神的道,在他所知不多的花花世界盡情享樂。
    我與他成為朋友,深信這段友誼可以引領我走向道德的生命。他也很樂意跟我做朋友,因為他認為我可帶給他一些美好時光。
    那年八月,貝塔、我和另外兩個同學去了郊區四天。回來後,我對旅遊的興趣比從前強烈,於是提議出發前往瑞士。我們冒充父母寫信,取得了護照和最多的旅費,這樣便離開了學校,去旅遊了四十三天。
    我傾慕瑞士的湖光山色,但仍然鬱鬱不樂。在這次旅途上,我好比猶大,負責管理金錢。我玩弄手段,使旅費僅是其他朋友的三分之二,我同時也撒了許多謊言,才令父親不再對我的開支起疑。
    暑假這三個星期中,我決心往後要活得不一樣,但這份改變僅能維持幾天。當假期結束,看見新同學帶著錢來到學校,我所有的立志再次不見蹤影。我那麼容易便回到舊有的惡習。我雖然沒有榮耀神,還放縱犯罪,沒有悔改的心,但神並沒有放棄我。

    儘管我活在罪中,內心冰冷,神卻憐憫我的境況。我從前那樣漠視祂,手邊沒有聖經,多年來也沒讀過任何經文,並且很少上教會,僅是出於禮儀才每年領聖餐兩次。從來沒有人向我傳福音,沒有人告訴過我,耶穌希望基督徒在神的幫助下按照聖經的教導生活。簡言之,我從不知道生活可以截然不同。
    十一月的一個週六午後,我與朋友貝塔一同散步。他告知我,他每個星期六開始到訪一個基督徒的家庭,那裡有個禱告會。他們研讀聖經、唱詩、禱告,並誦讀一段列印的講章。
    我聽了後覺得這就是一生中要尋找的寶藏。我們那個傍晚一同出席了禱告會,我不明白信徒為何樂見罪人對神的福音感興趣,因此我對突然造訪表示歉意。我永不會忘記一位親愛的弟兄如何友善地回應,他說:「你喜歡的話只管常常來,我們的房子和心都向你開放。」
    我們坐下唱詩,凱塞弟兄跪下求神賜福我們的聚會。他現在到了非洲宣教。他跪下時令我深受感動,因為之前我從沒見過人跪在神面前,也從沒試過跪下禱告。他讀了其中一章經文,然後誦讀一篇列印的講章。聚會結束時,我們唱了另一首詩歌,屋主接著領禱。他祈禱時,我心裡想:「雖然我的教育程度比這人高,但我的禱告差得遠了。」
    那晚的聚會使我念念不忘。我愉快莫名,若是要找出原因,我是無法清楚解釋的。當我們徒步回家,我對貝塔說:「我們在瑞士旅行的所見所聞,以及我們之前的享樂,都無法跟這晚相提並論。」
    主以不同的方式,使用不同的人開始作工。毫無疑問,祂那晚賜下恩典,在我身上開始工作。儘管我幾乎不認識神,但那晚是我人生的分水嶺。
    之後的幾天,我規律地到那個弟兄的家中,我們一同研讀聖經。神和祂的話語令我激動,我迫不及待希望星期六再次到來。現在我的生命不再一樣了,縱然沒有立即除掉所有過犯,但我離開了那班豬朋狗友,不再去旅館,也改掉了撒謊的習慣。我時常讀聖經和祈禱,喜歡與一群弟兄姊妹相聚。我帶著正確的動機上教會,即使被同學取笑,仍公開承認對基督的信仰。在閱讀宣教的通訊時,我有了亮光,希望成為一名宣教士。我為此多個星期不斷祈禱,幾個月後,便遇見了一位虔誠而年輕的弟兄赫爾曼.鮑爾。他是一位學識淵博的富家子弟。他放下家族的舒適生活,選擇成為宣教士,到波蘭的工場服事猶太人。他的模範震撼了我,我人生首次覺得要向神完全奉獻,沒有保留。
    神的平安出乎意料充滿了我的生命。我寫信給父親和大哥,鼓勵他們追求神,告知他們我現在何等喜樂。我深信他們若看見通往快樂的路,必定會欣然接受。令我吃驚的是,他們的回信充滿了忿怒。
    當時,神差派了一位神學教授圖魯克博士到哈雷大學任教,一些信主的學生於是從其他大學跟隨他來到這裡。我認識了其他基督徒,神幫助我在祂裡面成長。
    我對成為宣教士的熱忱再次燃點,於是到父親那裡尋求他的批准,若沒有他的准許,我無法加入任何德國的宣教機構。父親十分不悅,狠狠痛罵了我一頓,表示他在我的學業上花了很多錢,希望我可以成為牧師,領取穩定的薪酬,讓他安享晚年。現在這些前途化為烏有了,他說要跟我斷絕父子關係,接著在我面前痛哭起來,苦苦求我回心轉意。
    神幫助我勝過如此艱難的試煉。我雖然比從前更需要錢,但決定不再向父親支取一分一毫。我仍要在神學院多待兩年,既然無法向父親保證如他所願成為牧師,賺取穩定收入,那麼便不該要求他供養我。
    神賜予我力量堅持這個決定。當時哈雷大學來了幾個美國學者,其中三位是美國大學的教授,他們在此進行文學研究。由於他們不懂德文,圖魯克建議我聯絡他們。這些學者中有的是基督徒,我負責在研究上給予他們指引,幫他們撰寫課堂講義,他們給我的薪資優厚,支付學
    費綽綽有餘。我為了神作出少許犧牲,沒想到祂卻豐豐足足供應我。儘管仍然十分軟弱,對信仰的知識匱乏,但我渴望為基督得著靈魂。每月,我都會向人傳遞三百份宣教文章,分發大量福音小冊子,又寫信給一些仍在罪中生活的昔日好友。
    學校裡一位男教職員在幾里外主持一個清晨禱告會,那時我決定參加這個聚會。然而,我不知道他仍未信主。他後來告訴我,他主持這個禱告會,僅僅是為了幫助一位親屬。他誦讀的講章並非他的原創,而是從一本書抄襲來的。他還告訴我,我的仁慈感動了他。我發揮了作用,令他關心屬靈的事情。自此,我知道他信了主,成了主裡一位真正的弟兄。
    這位男教職員邀請我到他的教區傳道,因為那裡一位年長的牧師很需要我的協助。我心想,若能從這位屬靈的長者身上學會撰寫講章,就能牧養人群。我於是接受了這份差使,妥善整理他的講章,然後默記其中的內容。
    我在清晨崇拜負責講道,但我不喜歡那篇講章,便決定下午的崇拜改為傳講福音,開始時誦讀馬太福音十五章。當我開始教導時,說:「虛心的人有福了。」立即感到聖靈的膏抹。清晨那篇講章過於複雜,聽眾不易理解,但現在他們聽得津津有味。我內心異常地平安和喜樂,
    只覺工作得到神的賜福。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