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悔過書:我是最成功的老師,卻是最失敗的母親,一位校長媽媽沉痛的真實自白。
媽媽的悔過書:我是最成功的老師,卻是最失敗的母親,一位校長媽媽沉痛的真實自白。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 79284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十年前那一天我家變成了地獄,
    我的一對優秀的兒女開始拒絕上學,
    前程似錦的他們瞬間成了廢人,
    當時我還出了書,教父母怎麼教育孩子!
    他們可怕冷漠的模樣,甚至讓我想拿槍殺死他們!
    一個撼動人心的真實故事,
    一位校長媽媽的沉痛告白!

    ★ 甫出版狂銷100000冊
    ★ 連續24週各大書店生活家庭類暢銷榜NO.1
    ★ 2017 讀者票選的年度必讀書籍
    ★ 媒體注目的話題之書

    作者李柳南是一位國小校長,在專業領域上表現十分優異。凡是竭盡全力的她,回到家也是個盡力的母親,兒子是全校前一、二名的學生,女兒也就讀知名女校,所有人都羨慕她家庭和事業都如此成功。
    但某一天,她就讀高三成績優秀的兒子,突然拒絕去上學。而讀高二的女兒,不久也開始逃課。二個優秀乖巧的孩子,竟然在一瞬間拒絕所有的學習,就只是關在房間吃、睡、打電動、看電視……。
    當時她是學校意氣風發的老師,包攬各種研習的第一名,以過人的熱情和企圖心來帶班,家長們紛紛想把孩子送到她班上,而自己的孩子卻不願上學,這對她來說是多麼不堪的事啊!
    她在這樣的壓力下,曾三次昏倒送急診室,多次出了嚴重車禍,其中還動了大手術。但兩個孩子看到母親如此,仍舊像看到蟑螂一樣嫌惡……。甚至看到她昏倒後,還冷笑著說:「作什麼秀啊!」過去聽話的孩子不知何時開始變得可怕、冷漠。

    用心栽培的兩個孩子不但不感激她,還將她視為仇人。那種感覺如同天塌下來一般的悲傷,內心充滿了絕望。努力跟孩子溝通無效後,她甚至絕望的想:「乾脆把兩個孩子殺掉,再自殺算了……。」

    某一天她再度想找兒子談,但卻被兒子逼到角落羞辱,接著又看到女兒發狂大哭的模樣。那震憾的畫面,讓她備受衝擊,原來痛苦的不只有她,孩子們更是傷痕累累。於是,她開始回顧過往,開始反思自已到底做錯了什麼?

    還是孩子的我們,都曾在內心深深的被父母傷害過;
    成為大人的我們,在不知不覺中是否也曾傷害過孩子?

    那位母親說:我錯了。她深深的向孩子懺悔,放下一切的自尊、自我和驕傲,奮力的改變,為了找回孩子的愛,為了挽救回孩子的未來,她重新學習怎麼當老師,怎麼當媽媽,一切從頭開始……。

    這是一位驕傲的老師卸下自尊為孩子寫下的反省文,
     是一個絕望的母親找回孩子的心痛故事,
     同時也為受了傷的孩子和父母們,指引出了一條和解之路。
  • 李柳南
      一位積極活潑又樂觀爽朗的校長,於二0一三年獲頒大韓民國教練式輔導大會「年度教練獎」。李校長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首爾教育大學,十九歲時開始擔任教師,憑著十足的幹勁,只要是她負責的班級都能拿到第一名的成績,並在各種研習中名列前茅,三十多歲時開始在教學領域擔任「培訓老師的老師」。為了避免有更多父母和她一樣以「愛」之名而對子女犯下錯誤,在韓國及世界各地針對父母與教育者舉辦演講,期望父母們更加成長,同時增進親子間的關係。
    現為首爾明新小學校長、崇實網路大學青少年教練式輔導諮詢學系兼任教授、HD幸福研究所情緒教練式輔導一級講師、韓國教練式輔導協會KPC專門教練。



    譯者
    黃薇之
      曾任雜誌編輯、書籍編輯等工作十餘年,現為兼職韓文譯者。廣泛涉獵韓國文化,對於未知的韓國領域,永遠有一顆好奇心。
  • 【好評推薦】
    王意中心理治療所 所長、臨床心理師│王意中
    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宋怡慧
    資深教師、神老師│沈雅琪
    資深社區心理師│林仁廷
    好日子心理治療所執行長、心理師│陳品皓
    親子專欄作家、親子人氣部落客│陳安儀
    格瑞思心理諮商所所長│莫茲婷
    親職教育作家│黃登漢
    作家、教師│蔡淇華

    【推薦語】
    「別高高在上,別自以為是,真正愛孩子的父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懂得道歉的父母是最有智慧的家長。」──親職教育作家│黃登漢

    「成功的母親,不是擁有功成名就的孩子; 而是無論孩子身在哪裡,他都依然愛你如昔。」
    ──親子專欄作家、親子人氣部落客│陳安儀

    「當我閱讀時,不只我的孩子,無數學生的臉龐都一一浮現,讓身為母親也是老師的我,也忍不住寫下悔過書,這本書讓我變得更好。」──教師│河松子

    「若你是對於一般的教養書中那些難以達成的成功經驗感到厭倦的家長,我很推薦此書,在本書中,你能看出教養上的問題,並獲得實際的建言。」
    ──明新小學家長│南昶熙

  • 前言 我愧疚的告白

    1 媽媽,我不要去上學
    - 簡單又準確的父母等級判別法
    - 千萬不要學我
    - 把子女當成炫耀品的愚蠢父母
    - 父母說什麼就做什麼
    - 高三兒子的爆炸宣言
    - 高二女兒也跟進
    - 兒子的可怕舉動
    - 女兒的自殘騷動

    2 從哪裡開始出錯了呢?
    - 充滿憂鬱的大學時期
    - 我是父母還是監視者
    - 什麼是真正的成功
    - 可惜的人、痛苦的人、討厭的人
    - 孩子退學的原因
    - 賦予動機的第一步是自信
    - 肯定、尊重、支持、稱讚
    - 不要激怒兒女
    - 瞬間在遊戲場消失的孩子
    - 世上最困難的事
    - 稱讚訓練
    - 有了目標自然就會展開行動
    - 消磨掉的不只錢和時間,還有關係

    3 在絕望的盡頭遇見教練式輔導
    - 馬車與火車的差異
    - 好的對話與錯誤的對話
    - 像小雞一樣破殼而出
    - 教練式輔導是引水

    4 認識大腦就能更懂孩子
    - 爬蟲類腦、哺乳類腦、靈長類腦
    - 捕抓鹿、鯨魚、老虎的男人 - 我家是動物王國
    - 戒除遊戲成癮的方法
    - 為何會出現校園暴力
    - 專注的愉悅
    - 如何活化額葉皮質腦細胞

    5 培養孩子潛能的教練式輔導
    - 輔導一 讓孩子自己選擇
    - 快點選,一、二、三!
    - 尋找交通不便的偏遠地區
    - 輔導二 給予支持性的回饋
    - 輔導三 讓孩子感受成就感
    - 父母幸福的模樣是最好的遺產
    - 每天得和媽媽分離的孩子
    - 青春期的腦正在施工中

    6 教練型的父母如何對話
    - 教練式輔導對話程序
    - 填補「百分之二」的情緒教練式輔導
    - 夫妻離婚的理由
    - 對話的三種類型一 激起復仇心成為仇人的對話
    - 對話的三種類型二 破壞關係漸行漸遠的對話
    - 對話的三種類型三 感受幸福拉近彼此的對話
    - 打開孩子心房的情緒教練式輔導五階段
    - 情緒教練式輔導的三種實踐策略
    - 父母應對孩子情緒時的反應類型
    - 從圖象來了解父母的反應類型
    - 讓孩子描繪我的形象
    - 教練式輔導實習

    7 奇蹟的發生
    - 寫下來就會實現
    - 出現讓人心動的事
    - 在沙灘上寫下的願望
    - 刷了前往美國的機票
    - 考上美國大學心理學系
    - 全部A的成績單
    - 和子女一起如夢般的美國之旅
    - 兒子走上哲學之路

    後記 我是幸福的媽媽
    各界推薦

     

  • 高三兒子的爆炸宣言
    我的兒子一直是別人口中所謂的「完美兒子」,不但拿到全校一、二名,包攬各種比賽的獎項,還當選學生會長。大家總是羨慕的說:
    「他們家小孩不但一表人才又會念書、口才又好,簡直是完美。」
    每聽到這種話,我就會十分得意,自覺真的把孩子教得很好,以為我的孩子會永遠一帆風順。……
    高三的學生在三月時會有一場模擬考試,兒子在那次的模擬考試中,擠進了全國前一百名,成績維持在最好的等級,繼續這樣下去,進入名門大學已是勝券在握。我掐著指頭等待大學入學考試的那一天,大考結束後,寫著我親愛兒子名字的紅布條會掛在學校門口吧?我一直幻想著那天的到來。
    然而就在某個充滿紫丁香香氣的四月春日,那樣優秀且聽話的兒子,抓著下班的我對我說:
    「媽,我有話要說。」
    「要說什麼?」
    「你先坐好。」
    「你忙我也忙,簡單說重點。」
    在我的催促下,兒子有點不耐煩,音調也高了起來:
    「你先坐好,我要說的話很長。」
    「你現在哪有時間說這麼長的話?還不快進去寫習題,我很忙快點說,你是要用網路上課嗎?還是要再多上一個補習班?不然的話是要買講義嗎?」
    無論何時我老是說:「快!快點!我忙!」如果沒有這麼說,我是無法說話的。我連瞧都不瞧兒子一眼,只催促著他快點說話。兒子對著我的後腦勺說:
    「我實在無法去學校了,我能不能先休學,以後再去考學力鑑定考試?」
    從兒子口中說出來的話太令人震驚了,當時已經是四月底了。各位會對這麼說的孩子講些什麼呢?是啊,人生很長,休學後去做想做的事吧!會這麼說嗎?我說出口的第一句話是:
    「你瘋了嗎?你以為你在上幼稚園嗎?你去對全國的高三生做問卷調查看看,哪有不覺得辛苦的高三學生,你給我好好打起精神,現在是最重要的時候,稍有疏忽的話就前功盡棄,沒剩幾個月了,再忍耐一下。」
    那天我為了要讓兒子清醒,罵了他三十分鐘以上,丈夫知道這件事後,和過往一樣和我同個鼻孔出氣也罵了他,兒子砰砰關上門進了房間,我又把兒子叫了出來,再進行三十分鐘以上的禮貌教育。
    「怎麼可以在父母面前甩門呢?你從哪裡學會這麼做的?」兒子的淚珠一顆顆落下,進了房間把門鎖了起來。
    隔天開始兒子就不再提不去學校的事了,但是早上起床的時間卻越來越晚,這輩子未曾有過的遲到也開始了。我好說歹說勉強把他送到學校後,他也會用頭痛、肚子痛等各種理由早退。回到家之後,家教、補習班都不去,就只是躲在房間裡。
    接下來五月、六月、七月,我們家簡直就是戰場,和地獄沒有兩樣。從來沒有頂過一次嘴的乖乖牌,某天開始變得會頂嘴,每句話後面都像加調味料一樣加個「靠」字,還有不知從何開始,這輩子我壓根從沒聽兒子說過的「我操、幹你娘」都冒了出來。我簡直快要瘋了。我和兒子因為憤怒彼此相互吼叫的日子持續著,當中到底發生了多少事呢?和孩子間永無止盡的戰爭,那無數的事件要如何一一用言語表達?
    先撇開那些事件不提,那年的八月三十一日,兒子最終還是在自願退學書上蓋了
    章。以高三生的身分在八月三十一日休學的孩子,全世界只有我兒子了。在學校名列前茅,擔任全校幹部,曾是學校希望之星的模範生,為何會突然休學,沒有人能理解。
    「你有什麼比不上人的!」不管我再怎麼追問著,回覆我的只有兒子緊緊關上的房門而已。
    高二女兒也跟進
    兒子休學後,把所有希望都壓在兒子身上的我,猶如天塌下來一般的悲傷。
    在不知何時會結束的絕望中,過著如同地獄般的日子,幾天後,當時就讀某知名女校高二的女兒這麼說:
    「媽,我也有話要說。」
    我忽然心裡一沉,「不要說,我現在因為你哥都快死了,你想看到媽媽發瘋嗎?」
    儘管想堵住孩子的嘴,但冰冷的話還是傳入了耳裡,女兒的話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
    「您還是聽我說吧!那麼了不起的哥哥都不去學校了,沒那麼好的我為何還要去上學?我也要休學。」
    女兒的話如同晴天霹靂般讓我的眼前一片黑。
    「怎麼連妳……連妳都……你們要媽媽怎麼辦?」
    和兒子跟我說完話後的狀況一樣,我開始大吵大鬧、責罵、訓斥,心裡想著至少要保住女兒。我用盡了恐嚇、威脅、勸誘各種手段,硬是把校服套在早已長大的女兒身上,和丈夫輪流開車帶她去學校,可是只要把她帶到前門,她就從後門溜走,就這樣不斷的缺席。最後,女兒也在那年的九月底在自願休學書上蓋了章。
    大家都說人生中最重要的畢業證書是高中畢業證書;最珍貴的朋友是高中同學。曾是那麼優秀、又是我的炫耀品的兩個孩子,現在連高中畢業證書、同學都一一失去了。
    俗話說沒有贏得過孩子的父母,直到孩子自願休學之前,我都無法理解這句話。
    「父母贏不過孩子的話,那誰贏得過?不聽父母的話,就趕出去啊!」我曾這麼自信滿滿的說著。但就在幾個月之間,接連的事件之中,我深切感受到這世上真的沒有贏得過孩子的父母。
    休學後兩個孩子都做些什麼呢?就只是在家裡吃飯、睡覺、打電動,然後再吃飯、
    睡覺、打電動,吃飯、睡覺、看電視,吃飯、睡覺、下載電影來看……,兩個孩子就鎖在兩邊的房間裡,在裡面守著自己的孤城。
    他們就像遊戲成癮、影片中毒的人一樣,家裡摔碎的電腦螢幕、手機,剪斷的電腦線越來越多,孩子築起的城牆也就越來越高。
    這樣的歲月經歷了多久呢?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無情的歲月流逝,一年半就這麼過去了。在這如同地獄般的時間裡,兒子漸漸變成廢人,不但連家門都不出去,房間裡也不讓光線照入,甚至社交恐懼的症狀,變得越來越嚴重。
    這件事已經過很久,直到現在,我才能這樣若無其事的說著。在那一年半的時間
    裡,我是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掙扎著。雪上加霜的是,丈夫一帆風順的事業,也如同做夢一般在一夜之間倒閉,雖然心裡知道,丈夫的事業短時間也無法迅速恢復,但也完全看不到好轉的跡象,情況反而越來越嚴重。
    討債公司找到學校來,站在我上課教室的窗外等著,甚至在教會做禮拜時,也站在後面,形成一股恐怖的氣氛,但徘徊在家門口的討債公司,卻也因為感覺我的家很可怕,所以從不會進門。在負債累累的情況下,我們只好搬到位於地下室的租屋裡。
    那段時期,每一天我都很痛苦,從某天開始,我突然這樣祈禱著:
    「我真的很想死,但身為基督徒不能自殺,所以今晚請沒有痛苦的帶走我的靈魂,好讓我明天早上能前往天國。」
    然而隔天早上,我依然好好的睜開眼,此時,憤怒就會向我襲來。
    「別人都很容易心臟麻痺,為何我的心臟如此強壯?我該怎麼做才能死呢?」
    我每天都以這樣的心境活著,怎麼可能會健康呢?在這樣的壓力下,我曾三次昏倒送急診室,在不清醒的狀態下開車,三次撞到人,還有三次被車撞,住院好幾次,其中有兩次還必須動大手術。
    但是,我家的兩個孩子依舊不為所動,簡直就是冷血無情,甚至看我昏倒後,還冷笑著說:「作什麼秀啊!」某次昏倒把我送上救護車後,只打電話聯絡我丈夫,跟都沒跟到醫院來。總歸來說,就是變成了可怕的孩子。
    就算這樣我還是不想放棄,只要看到孩子還是會逼問:「什麼時候去考學力鑑定?
    何時要上大學?怎麼在玩?怎麼在瞎混?聽個網路課程也好,還是去寫個習題?」是我沒有清醒過來吧!
    由於丈夫的事業沒有好轉的跡象,我心裡想著「現在該由你們來撐起這個家了,總該要認真念書了吧!」內心變得更焦躁不安。雖然一身債務,但只要能讓孩子們上大學的話,不管什麼事我都會去做。
    看著成績比我家孩子差的朋友的孩子,都一個個進了好的大學,更讓我抓狂。心想如果我這條命死不了的話,不管用什麼手段或方法,我都一定要送他們進大學。
    只要我和孩子一對上眼,孩子就會用可怕的眼神瞪著我說:
    「光聽到媽媽的聲音就起雞皮疙瘩,聽到媽媽說話就覺得喘不過氣,拜託你不要講話,嘴巴閉上吧!想看我們死嗎?」他們會像這樣大聲怒吼著。
    我根本無法和孩子對話,兩個孩子看到我就像看到仇人、看到蟑螂一樣,然後我也會對著孩子回罵著難聽的話,而那些話更是劃破彼此的心,讓彼此更加難受。
    我實在是太過委屈又生氣了。
    「我做錯了什麼?我是怎麼拉拔你們長大的?像我這樣的媽媽要去哪裡找?」
    那是一段十分艱辛的日子。
    兒子的可怕舉動
    痛苦的時間不斷持續,我也慢慢開始放棄了,但在內心的一個角落裡,仍然抓著最後的希望繩索緊緊不放。
    女兒和我個性完全相反,她比較像敏感纖細的丈夫,所以我心想「女兒不像我,個性也固執,我還是放棄她吧!」但是我自認為和我極為相似,又聰明了不起的兒子,我可不能輕易放棄。
    某天回到家裡,只有兒子一個人在,我想這是個機會,便試圖要和他對話。
    「兒子!跟媽媽聊聊。」
    「我跟妳無話可說。」
    「你怎麼這個樣子?不是一兩天,而是天天如此,到底為什麼會什麼事都不想做
    呢?你說話啊!說話啊!」
    我像是哀求一般說著責備的話,然而兒子卻用兇狠的目光直盯著我說:
    「媽,我原本以為媽媽的腦筋很好,但現在看來好像不太靈光,到底是像誰啊?」
    這話誰說過呢?那是我在兒子小時候無心說過的話,而現在兒子用同樣的語氣對我說。瞪著我好一會兒,語氣更加兇狠:
    「我為何會這樣妳不知道嗎?要告訴妳嗎?」接著用手指著我,「我會這樣,都是妳!都是因為妳!妳想想過去是怎麼對我,是怎麼對妹妹的?被壓得喘不過氣的生活,還算活著嗎?爸爸的事業為什麼會倒閉?爸爸為何會變成那樣?全都是因為妳,就這麼搞不清楚嗎?」
    兒子脫口而出的衝擊話語,讓我幾乎昏厥過去,這些話我完全沒有意料到,我幾乎是放聲哭喊著說:
    「你都說完了嗎?你是怎樣?怎麼可以說這種話?我是怎麼把你養大的?想去的地方沒去,想吃的東西也沒吃,想穿的衣服沒得穿,想買的東西也忍住沒買,是這樣把你拉拔大的,這一點你比誰都清楚啊?」
    然而他的回答卻讓人更氣絕。
    「誰叫妳這麼過的?不是妳自己喜歡才做的嗎?媽媽要去玩時,我什麼時候抓著妳不放了?媽媽要買東西時,我有搶走妳的信用卡不讓你買嗎?從今天開始去玩吧!妳口中說的昂貴家教費、補習費,現在都不用付了,也不用做飯給我們吃,去玩個一兩個月回來,有誰會說什麼嗎?盡情去玩吧!到百貨公司把想買的衣服都買起來,還是要去看時尚秀?沒有人會攔你。」
    兒子挖苦我的話,像是把匕首插在我胸口。
    聽到這樣的話,我一股氣湧了上來,不自覺的拿起旁邊的掃帚揍了兒子幾下,正想再多打幾下時,兒子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殺氣騰騰的看著我,頂撞著說:
    「你又做對了什麼可以打我?我這段日子也累積了不少,今天就來算清楚吧!」
    那天,我被比我要高出許多,身高一百八十左右的兒子逼到牆角,該聽的、不該聽話都聽了,我雖然有滿腹的話想說,但在這個當下覺得如果再多說一兩句,可能就會被兒子掐住脖子或是痛打一頓,我心裡盤算「今天的時機不對,完全沒有人可以幫我,要是被兒子揍的話,會因為太丟臉而不敢向任何人說。」
    此時,兒子突然開始變得可怕了起來,我慢慢後退像是逃命一樣,好不容易從大門
    逃了出去。儘管如此,我還是鼓起媽媽最後僅存的自尊邊喊著:「臭小子,你下次就知道了」邊往外面逃去。
    我整晚都在路上徘徊,想著自己的處境有多麼無語、悲慘,眼淚漸漸模糊了視線,
    無論我怎麼想,都無法理解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女兒的自殘騷動
    發生這樣的事後,我覺得兒子太恐怖而不敢再招惹他,想說試著挽救一下不像我的女兒,沒想到女兒更是不容小覷。
    女兒當我是個透明人,我問的話完全不回答,甚至連我做的飯也不吃,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但一個禮拜、十天、一個月裡往往都見不上一面。
    某天我出公差,比平常要稍微早一點下班,拖著疲憊的步伐,無精打采的走回家。
    快到家時,不曉得從哪裡傳來一陣悲痛的哭聲,我心想到底是誰這樣哭著,傾耳聽著,發現是從我家傳出來的聲音,熟悉的聲音就是我的女兒。
    我擔心發生什麼事,嚇得快跑回去,家門前已經有好幾位鄰居正議論紛紛。我急忙打開大門進去,家裡一片混亂,女兒鎖上了房門,像是動物吼叫般放聲大哭,無論我怎麼求她開門都沒有用。由於實在太過擔心又好奇發生什麼事,我走到屋外爬上椅子,從窗戶的縫隙中偷偷查看孩子的房間,映入眼簾的是讓我十分衝擊的畫面。女兒的房間就像是被炸彈炸過一樣,撕碎的衣服和書本散落一地,連堅固的衣櫃門都被砸碎,哭著坐在床上的女兒,整個頭剃得精光,雙手滿是鮮血,臉上的表情更是難以言喻。在這情況下,我卻滿是憤怒,思索著「要怎麼管教孩子,別人才會知道我很厲害」我像個瘋子一樣使勁敲打孩子的房門。
    可是,突然有個念頭出現在腦海中,「這樣下去我的孩子要是死了怎麼辦?萬一自殺的話怎麼得了?」
    一想到孩子死後我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我不禁背脊一涼,整個人突然驚醒,恐懼感瞬間襲來。
    我收起想訓斥孩子的話,回到自己的房間,那晚孩子在她的房裡,我在我的房裡嚎啕大哭,我整晚都在思索「我到底從何開始,做錯了什麼?」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