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藏古龍之2:古龍散文全集-葫蘆與劍 人在江湖
典藏古龍之2:古龍散文全集-葫蘆與劍 人在江湖
  • 定  價:NT$480元
  • 優惠價: 79379
  •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唯一能與金庸抗衡的武俠大師──古龍
    ※古龍誕辰八十周年紀念代表作【貳】:《典藏古龍三部曲》大師風範,永垂不朽!古龍墨寶經典珍藏
    典藏古龍1:絕響古龍:大武俠時代的最終章
    典藏古龍2:古龍散文全集:葫蘆與劍 人在江湖
    典藏古龍3:爭鋒古龍:古龍一出,誰與爭鋒
    ※華人世界最新最齊全的<古龍散文全集>除蒐羅最齊之外,亦增補許多註釋,以解古龍迷之惑。 
    ,書中附有古龍墨寶經典珍藏16幅。
    ※著名學者龔鵬程、林保淳、著名文化評論家陳曉林、古龍長子鄭小龍..等──真心推薦──
    才氣縱橫的一代武俠宗師古龍,許多他筆下塑造的知名武林人物,鮮明地活在無數人心中……
    讀古龍的散文,讓你更能理解他這個人
    古龍以其大起大落的奇特人生
    確保了他人無法複製的精神世界

    作為與金庸並稱的武俠名家,一提起古龍,世人想到的是小說,是電影,絕對不會是散文。可偏偏古龍寫過上百篇的文章,談武俠,談人生,談時事,談情人,談朋友,談回憶。你若是錯過,便要失去從另一視角認識這位大師的機會。

    古龍的散文一如小說那樣的獨特,不但奇正相生,並且共存著悲愴、憂鬱、冷酷與歡樂、風趣、溫暖等等矛盾的元素,在氣息、節奏的表現上異於常人,讀他的文章,能幫助我們更理解他這個人、他的創作和美學觀念,他小說的背景,他的社會關係網,以及浪子之所以成為浪子的風華年代……
    華人世界最新最齊全的古龍散文全集,並收錄古龍珍貴手跡
    讀古龍的散文,讓你更能理解他這個人
    史上曾經出版過三部古龍文集,然而這些文集收錄的篇數或不夠齊全,或訛誤太多,很難令有識之士滿意。約莫在二○○八到二○一○年間,資深古龍評論家冰之火調度各種報刊雜誌,並接受一眾俠友幫助,將古龍文章進行了相對完整的蒐集,成為如今的《古龍散文全集》。

    ※古龍小傳: 
    武俠文學的巨匠古龍,本名熊耀華(一九三八至一九八五),籍貫為江西南昌。他不但被公認為臺灣的首席武俠名家,以整個華語世界來看,更繼平江不肖生、還珠樓主和金庸之後而為武壇的第四代領袖,完成了武俠小說的現代化轉型,被評論家胡正群評為「古龍之前無新派」,影響了無數的文藝創作者。
    然而,這位大師的幼年生活撲朔迷離,連出生地都有香港和上海兩種說法,一如他筆下的人物出身令人難以捉摸。可以肯定的是,六七歲時他隨父親定居漢口,不久又移居香港,十三歲時舉家再遷往臺灣。因此,古龍與兩岸三地都頗有淵源,值得從作品背景中去細細發掘。
    赴臺後,古龍先後就讀於臺灣師範學院附屬中學初中部和成功中學。在校期間,古龍可以算是一個文藝青年,寫過一些新詩和散文,也取了固定的筆名「古龍」。然而十七歲時父母離異,古龍憤而逃家出走,混跡於四海幫,堪稱「由文入武」,展開了傳奇般的人生新頁。其著作中獨特的浪子情懷,大半根源於這樣的坎坷人生。
    為了餬口,古龍自淡江英語專科學校夜間部英語科肄業,除了在出版社擔任抄寫工作,也曾在美軍顧問團管理圖書,偶而還代筆武俠小說。一九六○年時,古龍正式出道,以武俠作家為專職謀生。未及十年,便有凌駕於臥龍生之上的態勢。自一九七六年起,由於影視改編的推波助瀾,聲勢更是如日中天。在古龍的作品中,隨處可見瑰麗多奇、靈氣流轉的文筆,出人意料的情節,不拘中外的思想文化,以及對人性的洞悉和展示。小說曾被改編為多部電影、電視劇,堪稱武俠影視史上最耀眼的原著作者;後來他也曾親自擔任編劇、導演、製作,並且創辦了寶龍、群龍影業公司。
    他的父親熊飛(字鵬聲)曾經在國民政府中擔任公職,到了台灣以後一度從商,經營大勤棉紡廠,並以筆名「東方客」寫武俠小說。中年時突然拋棄家庭,長子古龍憤而斷絕父子關係,自稱上將熊式輝之子。一九六○年代,熊飛受知於政治家高玉樹而重返公門;晚年自東吳大學退休,罹患帕金森症,與長子古龍於病床上相逢。古龍的母親郭新綺早逝。大妹熊小雲遠嫁夏威夷,經營珠寶生意,與古龍較為親近。另有二妹熊小燕、三妹熊小毛(改名熊懿)。弟名熊小華(改名熊國華),據聞自幼過繼他人。
    由於破碎的家庭背景和坎坷的年少過往,古龍的感情世界複雜而缺乏定性,複製了父親所造成的家庭悲劇。先是與妻子鄭月霞(莉莉)同居十年,生下長子鄭小龍(一九六七-),期間仍與千代子(日籍)等多名女友交往,並曾奪結拜兄長臥龍生之所愛,相偕隱居於基隆。其後與葉雪(安娜)生下次子葉怡寬(張怡寬,一九七三-),因而離棄鄭月霞母子。一年後又離棄葉雪母子,改與梅寶珠結婚,生下三子熊正達(一九七七-)。然因風流韻事不斷,五年後梅寶珠攜子改嫁。最後的枕邊人是年輕的于秀玲。
    因情思敏感而善於寂寞,古龍重酒、重色而亦重友情。倪匡為友人中最親暱者,牛哥夫婦則被古龍視如兄姐。因性好揮霍而不善理財,早年多寄食於異姓兄長家中。鄒郎〈來似清風去似煙〉指出:「他經常居無定址,幾乎常以諸葛青雲、臥龍生、費蒙、我的家為家。」聲譽鵲起後,依然千金散盡還復來,復來之後又散盡,與友人豪飲爭杯,而逐漸疏遠故舊。不惑之年染上肝病,屢次進出醫院;四十七歲時更因負債累累,刻意酗酒而暴卒。他的生命宛如流星劃過天際,留下剎那的永恆;但他陰鬱和爽朗、多情和絕情、絕不低頭和自暴自棄的極端性格,至今仍難以蓋棺論定。
  • 古龍 如果說金庸是舊派武俠小說的改良者、總結者、集大成者,那麼古龍則是新派小說的締造者、開拓者、樹豐碑者。本名熊耀華的古龍,豪氣干雲,俠骨蓋世,才華驚天,浪漫過人。名作家倪匡說:「古龍熱愛朋友,酷嗜醇酒,迷戀美女,渴望快樂。他以豐盛無比的創作力,寫出超過了一百部精彩絕倫、風行天下的作品,開創武俠小說新路,是現代武俠小說的一代巨匠。他是他筆下所有英雄人物的綜合。」古龍的作品永不褪流行,以獨闢蹊徑的文字,寫石破天驚的故事。他與金庸、梁羽生被公認為當代武俠作家的三巨擘。
  • 記述之二

             
    附錄古龍短篇「疑作」的說明與誌謝        編輯部


    本書收入了三篇附錄文章,形式上是兩個短篇武俠及一個電影故事,但實際上三篇全都是電影故事,之所以列為《絕響古龍》的附錄,是因為古龍生前參與過極多影視改編、拍攝事項,當年古龍作品改編或衍生的影片更曾經紅遍台港與東南亞,幾乎到了「有華人處即有古龍影片」的地步。既然影視曾是古龍生命歷程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在這部古龍最終追尋與關懷的作品中,自不可任其缺位。
    然而,與古龍相關的電影小說雖紛繁蔓衍,令人目不暇給,絕大多數乃是影視公司編劇人員所撰,非古龍親筆的作品。外界所不知悉的是,古龍本人雖極少親撰劇本,但在影視界友人要求下,有時確會手擬簡短的電影故事,供他們作為討論如何完成劇本之參考。況且,古龍在構思長篇武俠作品時,有時會信筆寫下故事大綱,後來隨著情節的發展與轉折,整體格局可能已頗有擴張,然畢竟不會全然偏離故事大綱。
    一般人往往只看到古龍作品如天馬行空、不受羈勒的一面,卻不知作為以發揚武俠文學為平生志業的創作者,古龍對於布局結構、精神內涵及行文節奏,有他相當矜慎的一面,常會先在腦海中及稿紙上作好準備工夫。誠然,隨著求新、求變、求突破的心理驅動,古龍作品在不同的階段展現出不同的風格,但作為構思時最初草擬的雛型故事大綱或電影故事,由於極其精簡,倒不可能說變就變。
    〈邊城〉與〈掌門人之死〉分明是只陳述情節大綱的電影故事,前者發表於香港《武俠與歷史》周刊,該刊係金庸創辦,長期由倪匡主編。刊出〈邊城〉的時間為一九六八年三月,其時古龍與倪匡已成為好友,而周刊此期正在連載古龍名著《絕代雙驕》。至於〈掌門人之死〉,則發表於香港《武俠春秋》周刊第一八三及一八四期,分上下兩篇刊出,時間為一九七三年十月份,其時該刊也極力爭取古龍作品連載,不惜一再重刊古龍已出版的若干長篇名著。就這兩個短篇的布局構想、情節變化及若干行文用語看來,有些像是古龍前期的套路,但就其整體風格而言,卻似缺少古龍作品特有的靈氣。因此,本書將之列為古龍的「疑作」,即:不敢斷言是古龍親筆作品,但因這兩篇作品發表時古龍本人未表異議,且與兩刊物的老闆或主編均熟絡,因此也不能斷言是偽作。
    至於《蕭十一郎》,古龍言明是先有劇本、後有小說,且劇本是由他本人親撰,至於作為劇本綱要的電影小說,是否為古龍所寫,古龍未曾提及,如今已無從查考。而從這篇電影小說的情節相對薄弱,固然與《蕭十一郎》名著判若霄壤,也不像是電影劇情的濃縮呈現;但為了將古龍親筆的長篇作品所常流溢的那種俠氣與靈氣,和故事大綱或電影小說之類高度精簡(而枯燥)的文案式作品,加以並列對比,畢竟是很有意義的布置。因為,正是通過這樣的對比,人們才更會深刻體認到古龍作品特有的俠氣與靈氣。
    本書中多篇作品的原始文本,以及三篇附錄的來源出處,承許德成先生及陳舜儀先生鼎力協助,熱心提供。許、陳二位先生對本書及另本古龍遺作《古龍散文全集──葫蘆與劍 人在江湖》,從材料蒐集到整編、勘誤、校對,亦是悉力以赴,許德成先生更提供了諸多寶貴意見,值茲付印之際,容我們謹致

  • ※典藏古龍2:《古龍散文全集》:葫蘆與劍 人在江湖
    書中附有古龍墨寶經典珍藏16幅(圖片)
    古龍珍貴手跡
    編者序 葫蘆與劍:古龍散文全集的韻味 陳舜儀
    代序一 念古龍 倪匡
    代序二 小憶古龍  倪匡
    代序三 古龍,再現江湖 陳曉林

    ◎卷一 欲上青天攬明月1960-1974
    ‧《遊俠錄》附言
    ‧新歲獻辭
    ‧武俠小說的創作與批評
    ‧《劍玄錄》更名啟事
    ‧鐵血傳奇前言
    ‧我的朋友倪匡
    ‧寫在《紅塵白刃》前
    ‧此茶難喝──小說武俠小說
    ‧製片製騙且說武俠電影
    ‧為我們的搖籃齊來飲一杯
    ‧鐵膽大俠魂前言
    ‧寫在蕭十一郎之後
    ‧說說武俠小說
    ‧談談新與變
    ‧風雲第一刀後記
    ‧小說武俠小說
    ‧寫在天涯明月刀之前

    ◎卷二 人生得意須盡歡1974-1980
    ‧吃客
    ‧談談意境
    ‧血鸚鵡代序
    ‧城裡城外
    ‧朋友
    ‧楔子寫在江湖人之前
    ‧從絕代?驕到江湖人的一點感想
    ‧從因病斷稿說起
    ‧台北奇俠傳
    ‧牛哥的三奇
    ‧盛筵之餘
    ‧一點異見
    ‧關於陸小鳳
    ‧白玉老虎後記
    ‧作者聲明
    ‧關於武俠
    ‧楚留香這個人
    ‧關於小李飛刀
    ‧不唱悲歌
    ‧鳳舞九天前言
    ‧武俠與女性
    ‧武俠中的女性
    ‧我不教人寫武俠小說我不敢
    ‧我也是江湖人
    ‧一個作家的成長與轉變
    ‧關於楚留香
    ‧吃膽與口福
    ‧寫在劍?星魂之前(部份文字)

    ◎卷三 古來萬事東流水1980-1985
    ‧寫當年武壇風雲人物於酒後 其一 王度廬
    ‧關於飛刀
    ‧寫當年武壇風雲人物於酒後其二 鄭證因
    ‧談當年武壇風雲人物於酒後 其三 朱貞木
    ‧風鈴馬蹄刀
    ‧陸小鳳與西門吹雪
    ‧陸小鳳與西門吹雪註
    ‧陸小鳳與西門吹雪小啟
    ‧陸小鳳與西門吹雪古龍小啟
    ‧陸小鳳與西門吹雪小啟
    ‧楚留香和他的朋友們
    ‧另一種美
    ‧雜文與武俠
    ‧看小李飛刀第一集
    ‧另一個世界還是有關武俠
    ‧誰來跟我乾杯(僅收擴寫文字)
    ‧槍手手槍代序
    ‧短刀集序
    ‧高手
    ‧銅錢的兩面
    ‧一些問題,一些回答
    ‧多少往事
    ‧紅燈綠酒
    ‧卻讓幽蘭枯萎
    ‧繁華一夢
    ‧人在江湖
    ‧轉變與成型
    ‧酒界轉生
    ‧財神與短刀代序
    ‧劍氣滿天花滿樓序
    ‧寫在不是集之前
    ‧寫在大武俠時代之前
    ‧紫煙前言
    ‧邊城刀聲序
    ‧誰來跟我乾杯加長版

    ◎卷四 不是集1982-1985
    ‧不是回信
    ‧不是悲觀
    ‧不是勸告
    ‧不是沒有
    ‧不是刀鋒
    ‧不是珍貴
    ‧不是相聚
    ‧不是忘記
    ‧不是離別
    ‧不是愛情
    ‧不是悲哀
    ‧不是朋友
    ‧不是就是
    ‧不是不是
    ‧不是自由
    ‧不是祝福
    ‧不是不幸
    ‧不是音樂
    ‧不是東西
    ‧不是不幸其二
    ‧不是幸福
    ‧不是派頭
    ‧不是圍城
    ‧不是雙鋒
    ‧不是張徹
    ‧不是玫瑰
    ‧不是感慨
    ‧不是不說
    ‧不是推薦
    ‧不是不能

    ◎卷五 臺北的小吃1985
    ‧台北的小吃
    ‧唐矮子牛肉麵
    ‧有關牛肉麵種種之一
    ‧有關牛肉麵種種之二
    ‧再說牛肉麵
    ‧老董與小而大
    ‧關於牛肉
    ‧欣福與幸福
    ‧關於排骨麵1
    ‧關於排骨麵2
    ‧淞園食府
    ‧秀蘭與東林
    ‧武昌街上1味噌湯與加厘飯
    ‧武昌街上2排骨大王
    ‧武昌街上3鴨肉扁
    ‧武昌街上4牛雜大王

    ◎卷六 附錄:回首向來蕭瑟處
    ‧翻譯小說:神秘的貸款
    ‧孔子的軍事言行
    ‧公鵝
    ‧林肯的遺物
    ‧世界珍聞
    ‧從北國到南國
    ‧除疤新藥
    ‧盤尼西林剋星
    ‧星有多重
    ‧荒唐
    ‧古龍小傳
    ‧古龍散文年表
  • 本文為研究古龍早期小說創作的重要文獻,形式為駢文,刊載於古龍《飄香劍雨》第六集開頭,一九六一年二月中庸出版、華源經銷。

    匆匆歲暮,又始新春,倏然一年,彈指間過,所以望者,值此新歲,能為諸君,稍娛双目。
    蒼穹有七(1) ,劍毒有四(2) ,孤星零落(3) ,書香只一(4) ,遊俠雖全(5) ,湘妃未三(6) ,飄香劍雨,一巴掌矣(7) ,零零落落,深致歉意,殘金得續(8) ,神君有別(9) ,稍強人意,諸書都全,才對得起,新的一年,加工加急,讀者諸君,恭賀新禧,古龍拜年。

    1處女作《蒼穹神劍》至一九六一年初只出版七集,其後第一出版社請正陽續寫後七集,其面貌與今本相去甚遠。
    2《劍毒梅香》古龍只交出四集便斷稿,清華出版社被迫請上官鼎續寫後十一集,並於一九六○年十二月起陸續出版。未幾古龍上承前四集劇情,於一九六一年二月交由華源出版社另行推出《神君別傳》,與上官鼎互別矛頭。
    3當時《孤星傳》只完成第一集,所以稱「孤星零落」。
    4《劍氣書香》古龍只完成一集,真善美出版社另請陳非續寫後7集。
    5《遊俠錄》是唯一在一九六○年殺青的古龍小說。
    6指《湘妃劍》當時還沒有出版到第三集。
    7一巴掌,指《飄香劍雨》當時才出版五集而已。
    8疑《殘金缺玉》於報刊連載時一度斷稿並由他人代筆,即今本第六章〈謎一樣的人〉,自「看官,你道程垓所見的道士」至「霍老爹,你救活了我,我怎樣謝你才好?」約三千三百五十字。
    9《神君別傳》乃《劍毒梅香》主角七妙神君之別傳,全書僅十一章且未完成。


    武俠小說的創作與批評
    刊載於一九六一年八月二十日大華晚報第三版,同版另有諸葛青雲〈賣瓜者言〉、司馬翎〈展望武俠小說新趨勢〉、臥龍生〈武俠小說的前途〉和惆悵客(胡正群)〈外行人語〉等相關文章。

      武俠小說,不可否認的,有許多人提起它來,會搖搖頭說:「我不看這類東西!」這正如另一些人提到其他作品時,也會輕輕地皺一皺眉頭說:「我不看這類東西!」一樣。任何一種小說,都擁有它的讀者,小說之能有讀者,也自有它存在的因素,我相信無論是誰,只要他選擇了寫作為「職業」,目的總是冀求自己的作品能有讀者,能夠使看完自己作品的人,對於真與偽、善與惡、美與醜,有更明確的分判與認識。那麼他縱然是為生活而寫作,但他對社會人心,也就算是有所貢獻了。 
      近年來,武俠小說的興起,我不敢說是因為其他文藝作品的貧乏,更不敢說是因為武俠小說本身的充實,但我確知,通俗文學的興起,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是必然的事,因為讀者有權選擇自己喜愛的作品,他如選擇了以闡揚忠義、針對邪惡為主的武俠小說,又何足以為怪?
      作為一個武俠小說的作者,其內心的辛酸苦辣,是很難以為人瞭解的,他得留意選擇自己寫作的故事,旣不能流於荒謬,更不能失之枯燥。敘事選擇得要不離主題,人物創造的要極不平凡,寫兒女纏綿之情,唯恐稍帶猥褻,寫英雄白刃之鬥,更恐失之殘暴。因為社會的限制是那麼嚴格,而讀者的要求,卻又日漸其高。
      但是,武俠小說寫作者的環境,卻是不同於「袖珍讀物」之在美國,推理小說之在日本--這兩種都是美、日當今最流行的讀物--更不同於任何一本文藝巨作的創作。參考資料的缺乏 (1),使得它寫作困難,再加上寫作的過度,以及生活的需求,使得它根本無法經過多次的考慮及修正 (2),於是武俠小說本已受到種種限制的寫作環境,就變得更加狹窄,這卻不是一般人所想像得到的。
      當然,武俠小說中,也有一些主題含糊不明的作品,這也正如別種小說也有良莠不齊的蕪亂現象一樣,因此我們非常冀求社會的批評,我記得一句話,是說:「真正的創作的活躍時代,是由批評的活躍時代為前導的。」批評可以改正作品的混亂,提高寫作的水準,更可以啟發讀者的閱讀能力。批評之與寫作,本是休戚相關的事,我站在作者的立場,該是歡迎批評指教的!

     (1)資料缺乏,是因為前人作品被查禁。一九五九年底,台灣實施「暴雨專案」,查禁「舊派」及香港「左派」武俠小說,目的是為了遏止「為匪宣傳」及「盜印猖獗」。一九六○年二月十七日,各大報同時刊出台北市警察局查扣武俠小說四萬八千多本的消息,並且同聲指斥「內容荒謬下流」、「統戰」;到了十九日,冊數已達八萬多本。十八日中央日報第四版則借文藝作家之口指名金庸《射鵰英雄傳》、《碧血劍》等小說在香港左派的《商報》上連載,而其盜印本亦在台灣民間流傳。諷刺的是,查禁政策導致市場的供需失衡,反而促成了本地作者崛起並大量生產新作,連中央日報都在一九六○年屈服於讀者壓力,開始連載起武俠小說。
     (2)屠龍生〈談武俠小說諸名作家〉提及臥龍生、司馬翎自言每天都有幾百個人物在腦子裡砍殺,「他不能停筆,因為編者和讀者非叫他砍殺下去不可!」見一九六七年六月四日經濟日報第七版。又古龍〈一個作家的成長與轉變〉:「為了要吃飯、喝酒、坐車、交女友、看電影、住房子,只要能寫出一點東西來,就要馬不停蹄的拿去換錢」。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