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效應:在人間創造情愛天堂的科學
蜜月效應:在人間創造情愛天堂的科學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 79284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預購中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暢銷書《信念的力量》作者布魯斯‧立普頓博士 動人力作
    所謂的蜜月效應,
    是在濃情密意時感受到的一種幸福、熱情、活力、健康的狀態。
    在此狀態中,你會覺得人生真是美好,
    於是迫不及待想起床,展開全新的一天,
    也會覺得活著真好而想感謝宇宙。

    你的信念,才是讓你無法找到及體驗那種親密關係的主因。
    只要改變信念,就能在生活中創造蜜月效應,
    所有的人際關係也將會建立在愛、合作與溝通的基礎上,
    進而創造「人間天堂」。

    ◎我們正在創造自己的人際關係
    蜜月效應並非偶發事件或機緣巧合,而是個人信念所創造出來的實相!
    布魯斯˙立普頓博士在書中披露了蜜月效應如何顯現,又為何無法持續下去。他解釋了為何荷爾蒙、神經化學物質、基因,或有欠理想的家庭教育,不是無法創造自己想要的那種人際關係的原因;同時,他也探討量子物理學(好振動)、生物化學(愛情藥水)、心理學(意識心與潛意識心)等,對於創造及維持如膠似漆的感情有何影響。
    我們是用信念創造生活,也把這些信念發送到周遭的能量環境中。我們正在創造自己的人際關係。明白此一概念,便能自由創造出自己想要的各種人際關係!

    ◎意識心與潛意識心
    濃情密意的兩人生活,不只牽涉到兩顆意識心,還有兩人各自的潛意識心。這「多出來」的兩顆潛意識心,可能會摧毀這段原本幸福美滿的感情。因為當意識心不再注意此時此刻,我們便會在不知不覺中表現出預設的行為,也就是成長過程中習得的行為。對許多夫妻而言,一旦潛意識的程式浮現,蜜月的光環便將迅速消退。
    作者在書中介紹了可以用來重新編寫潛意識心程式的工具,以幫助你移除在生活中阻礙你創造及維持蜜月效應的那些無形障礙。
    因此,只要移除潛意識程式裡的障礙,將意識心的願望、渴望與抱負,編寫入潛意識心裡,便能隨心所欲地過著有創造力的、浪漫的、夢想成真的生活,創造出永恆的蜜月。之後即使切換至自動導航模式,也絕不會做出之前那些惡劣的行為,因為潛意識程式將符合意識心的渴望與願望。當情侶或夫妻的四顆心連成一線,就能變回剛戀愛那幾天討人喜歡的模樣。

    ◎創造人間天堂
    雖然本書內容主要探討個人能如何創造或重燃美妙的感情,但作者也解釋了由「人間天堂」這種感情所創造出的能量,能夠以何種方式療癒地球並拯救人類。對人類來說,愛不但是最強效的成長因子,也具有感染力!你當在生活中創造出蜜月效應之後,跟你一樣心中有愛的人也會被吸引到你身邊,而且人越多、越快樂。
  • 布魯斯˙立普頓(Bruce Lipton)
    細胞生物學家與演講家,為國際公認連結科學與心靈的權威。曾任職於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醫學院,之後亦曾於史丹福大學進行史無前例的幹細胞研究。曾著作暢銷書《信念的力量》(The Biology of Belief ),近作為與史帝夫˙柏曼(Steve Bhaerman)合著的《自發性演化》(Spontaneous Evolution)。布魯斯˙立普頓於二九年榮獲頗負盛名的(日本)五井和平獎,彰顯他在促進世界和諧方面的科學貢獻。


    譯者簡介
    張琇雲
    臺灣大學外文系學、碩士,於譯界耕耘二十載,深覺譯土浩淼、譯者道遠,以及莫非定律之難逃。譯作二十餘本,包括《靈性歧路》、《前世今生愛未央》、《奇蹟,正在發生》、《超越:生命的幸福之道》、《療癒密碼》、《追逐日光》、《聖境香格里拉》……等,每本都是心血結晶,都是最愛。

  • ◎各界好評
    一項著實出色的成就……喜樂充盈的一生,盡陳於一本精簡的書稿中。這本書我讀了又讀,愛不釋手,每一分鐘都樂在其中。
    ——偉恩˙戴爾(Wayne W. Dyer)博士

    布魯斯˙立普頓的這本著作,是我讀過最棒的一本探討愛情的書籍,無論從個人或星球的角度來說皆是如此,而我在這個領域可稱得上是博覽群書!我與布魯斯及其愛妻瑪格麗特私交甚篤。他們感情融洽,相知相惜,創意十足,且具有感染力。你也可以像他們一樣,在人間過著天堂般的生活。布魯斯倡導新科學原理,也使用這些原理來教導、解釋,並鼓勵所有人體現自己一直渴望得到的那種愛。
    ——生物學家、心理學家瓊恩˙波利森科博士(Joan Borysenko)╱暢銷書《關照身體,修復心靈》(Minding the Body, Mending the Mind)作者

    《蜜月效應》從細胞的層次來詮釋親密關係的魔力,同時教導我們如何為自己創造出這樣的關係。
    ——醫學博士、婦產科醫師暨克莉斯汀˙諾斯魯普(Christiane Northrup)╱《紐約時報》暢銷書《女性的身體,女性的智慧》(Women’s Bodies, Women’s Wisdom)、《更年期的智慧》(The Wisdom of Menopause)作者

    倘使你曾疑惑原本令人悸動的一段新戀情,為何頓失魔力與光輝,你一定會想讀這本書。《蜜月效應》絕對能讓我們最重要的人際關係再度綻放光芒、重獲新生,因為這本書能讓我們了解與他人相處背後的科學,也能讓我們學到如何採用最好的方法與策略,順利與他人建立關係。
    ——雪柔˙理察森(Cheryl Richardson)╱《創造生命奇蹟:你的人生不一樣》(You Can Create an Exceptional Life)、《自我照顧的極致藝術》(The Art of Extreme Self-Care)、《明明白白的恩典》(The Unmistakable Touch of Grace)、《為生命奮鬥》(Stand Up for Your Life)、《人生New起來》(Life Makeovers),以及《生活慢慢來》(Take Time for Your Life)作者

    布魯斯˙立普頓這本著作探討的是情愛關係背後的科學,內容妙趣橫生,讀來趣味無窮!他清楚說明情侶或夫妻不僅能從量子物理學、生物化學與心理學當中學到豐富的知識,也能提升覺察力並增進感情。任何希望情侶或夫妻關係和樂,或已擁有這種關係並想維持下去的人,這本書非讀不可!
    ——蓋˙漢德瑞克博士(Gay Hendricks)╱《大跳躍》(The Big Leap,與凱瑟琳˙漢德瑞克〔Kathlyn Hendricks〕合著)及《有意識的愛》(Conscious Loving)作者

    只要是正努力在感情中強化愛與信任感的夫妻或情侶,一定要讀《蜜月效應》這本書!布魯斯˙立普頓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解釋愛情魔力背後的科學,內容引人入勝、激勵人心,最重要的是還發人深省!
    ——艾莉兒˙福特(Arielle Ford)╱《侘寂愛情》(Wabi Sabi Love)作者

    這本書解釋我們如何墜入情網,又如何在蜜月效應消逝時情意盡失,內容精彩絕倫,說明鞭辟入裡。可喜的是,布魯斯˙立普頓也清楚說明只要修正潛意識程式,扭轉自己最根本的模式,便能在所有人際關係中重溫蜜月效應。立普頓借助細胞生物學、惰性氣體研究、覺知教養及其他學理,論點闡述清楚詳盡,內容簡單易懂,讀來輕鬆愉快,卻收穫豐碩。立普頓的作品一向不負眾望,本書也不例外!
    ——妮基˙史卡利(Nicki Scully)╱《煉金療癒法》(Alchemical Healing)、《星球療癒》(Planetary Healing)作者

  • 前言
    錯過了愛而走完一生
    是虛擲光陰的旅程
    愛這一潭生之泉湧
    唯有真心與靈魂能飲盡
    ─魯米(Rumi)

    年輕時,若有人告訴我,我會寫一本談情論愛的書,我絕對會回應你是瘋了不成。當時的我認為愛情是詩人與好萊塢製作人杜撰的神話,只會讓人心情低落,因為愛情可望而不可及。永恆的愛?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算了吧!
    通常成長於什麼樣的環境,自然就會有什麼樣的造化,我也不例外。我的家庭非常強調教育的重要。父母認為,教育的價值,在於區分出不同等級的生活,這就是何以有些人從事苦力粗活卻只能勉強餬口,有些人則因為擔任白領管理階層,有著一雙軟嫩的手,日子過得舒適安逸。顯然我父母抱持的理念是:「不好好讀書,這輩子就別想要有出息。」
    可想而知,因為有這樣的信念,只要是能讓我增長知識的事,我父母一向全力相挺。我清楚記得二年級時,在諾瓦克老師的課堂上初次見到奇妙的微生物世界:有單細胞的阿米巴原蟲和美麗的單細胞海藻,例如名字取得很有意思的「水綿」(spirogyra)。上完課,我非常激動,於是在放學後立刻衝回家,拜託媽媽買一部顯微鏡給我。她二話不說,立刻開車載我到店裡,買下我生平第一部顯微鏡。這個反應,跟我之前大吵大鬧,吵著要買跟羅伊.羅傑斯(Roy Rogers)同款的西部牛仔帽、六連發左輪手槍和槍套,可真是南轅北轍!
    雖然我崇拜過羅伊.羅傑斯,但亞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才是我年少時的偶像。他集結了我喜歡的米奇.曼托(Mickey Mantle)、卡萊.葛倫(Cary Grant) 和貓王艾維斯.普里斯萊(Elvis Presley)等人的特點於一身。愛因斯坦那張舌頭微伸、白髮在頭上炸開的照片,我百看不厭。我也很喜歡看他出現在我家客廳那部電視的小螢幕裡(當時電視才剛問世),他看起來就像個和藹、聰明、頑皮的老爺爺。
    最讓我引以為傲的是,愛因斯坦跟我父親一樣,都是猶太移民,而且他還憑藉著傲人的科學本領,洗刷了身為猶太人的污名。我是在紐約州威徹斯特郡(Westchester County)長大的,那段期間,偶爾我會感覺自己被人排擠,因為鎮上有些父母擔心我會傳播「布爾什維克主義」(Bolshevism),所以不讓孩子跟我玩在一起。因此,當我知道愛因斯坦非但未遭人排擠,還是個備受世人尊崇及景仰的猶太人,我感到與有榮焉,也放下了心上的一塊大石頭。
    用心教學的老師、教育至上的家庭,再加上我自己盯著顯微鏡看數小時也不厭倦的熱情,最後造就了我這位細胞生物學博士,也讓我取得威斯康辛大學醫學與公共衛生學院的終身職。不過說來諷刺,我反而是在辭去威斯康辛大學的教職,轉而探索量子力學等「新科學」之後,才真正懂得自己年少時的偶像愛因斯坦對世界的貢獻,有多麼深遠卓著。
    雖然我的學術成就如日中天,但在其他領域卻是標準的一事無成,尤其是感情領域。我二十多歲就結婚了,但當時的我太年輕,也不大能控制情緒,根本不適合經營婚姻這麼重要的人際關係。婚後第十年,有一天我知會父親我正在辦理離婚手續。他堅決反對,還告誡我「婚姻如事業,要公事公辦」。
    事後回想起來,父親之所以會有那樣的反應,也是情有可原。一九一九年,他離開俄羅斯移民到美國,那個年代的俄羅斯革命方興未艾,連年戰亂,生靈塗炭,死傷無數,難以想像父親一家人的日子過得多麼艱辛,連活不活得下去都是個問題。因此,父親對感情的定義,就是一種工作夥伴的關係。在這種關係中,婚姻只是生存下去的一種方式,類似一八○○年代定居在美國蠻荒西部、胼手胝足的拓荒者招募郵購新娘的情形。
    我父母的婚姻,反映了父親「事業至上」的態度,只是在美國出生的母親並不認同父親的理念。他們一週在一起工作六天,家庭和事業經營得有聲有色,但印象中,我們這些為人子女的從未見過他們親嘴或卿卿我我的表現。我十一、二歲時,父母的婚姻顯然已經名存實亡。這段沒有愛情的婚姻讓母親滿心怨懟,也因此父親的酒愈喝愈凶,兩人不時惡言相向,原本和諧的家庭變得四分五裂。父母爭吵時,我和弟弟、妹妹便往衣櫥裡躲。即便父母最後決定分房睡,家中也總是瀰漫著一股一觸即發的氣氛。
    我的父母和許多一九五○年代的傳統夫妻一樣,婚姻生活過得再怎麼不快樂,也要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等小弟離家念大學,他們就離婚了。真希望當時他們知道:日後子女若是有樣學樣,夫妻感情也不會和睦,如此所造成的傷害之大,倒不如他們早日分開。
    我原本以為,我們家之所以分崩離析,父親是罪魁禍首。但在心智成熟度與日俱增的同時,我也愈來愈明白母親對於夫妻失和、家庭破裂也難辭其咎。更重要的是,我開始明白他們的行為如何被編寫入我的潛意識裡,又如何影響了我。也因為如此,無論我再怎麼努力,都無法與出現在我生命中的女性營造甜蜜的感情。
    那幾年,我也活在痛苦之中。離婚讓我痛徹心扉,一想到兩個寶貝女兒,更是椎心泣血的痛。她們現在雖然已經長大成人,事業有成又具有愛心,但當時她們還只是稚氣的小女孩呀。離婚的傷實在是太痛了,致使我立下絕不再婚的誓言。人世間並無真愛,至少我這麼認為。於是十七年來,我在每天刮鬍子時,都會反覆唸誦「我絕不再婚,我絕不再婚」這句真言。
    可想而知,我不是在談戀愛時會許下海誓山盟的那種人!可是儘管每天早上都唸那句真言,我卻無法不理會小至單細胞生物,大至體內有五十兆細胞的人類,只要是有機體,都會有的一種生理必然性(biological imperative),亦即與另一個有機體建立關係的驅力。
    我經歷的第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有著很老套的劇情:一個情緒障礙症狀嚴重的老男人,愛上一名年輕女子,經歷了一場由荷爾蒙引起的火熱戀情,心智年齡也驟降為青少年。那一年,我整個人飄飄然的,天天快樂似神仙,因為在我的血液裡,流淌著「愛情藥水」,亦即那些神經化學物質與荷爾蒙(第三章將介紹這些化學物質)。可想而知,我那青少年般的愛情終有墜落、燒毀的一天(她說她需要「空間」,說完便騎著腳踏車揚長而去,才騎沒多遠,便投入一位心血管外科醫師的懷裡)。之後一年,我待在空盪盪的大房子裡,沉浸在痛苦中,為了那位棄我而去的女子傷心難過。對海洛因上癮者來說,突然戒斷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對失戀後體內的荷爾蒙與神經化學物質回復至平常狀態的人來說,也是如此。
    某個寒冷冬日,人在威斯康辛州的我,(照例)正一人獨坐思念那名棄我而去的女子時,突然有個念頭竄起:「該死!別再煩我了!」孰料念頭一起,立刻有個智者之聲回答說(這聲音偶爾會在關鍵時刻出現):「布魯斯,她跟你分手,不就是不想再煩你了嗎?」我哈哈大笑起來,果然一笑解千愁。此後,只要我又鑽牛角尖,便放聲大笑。最後,我用笑熬過了那段孤僻期!
    雖然很久之後我才重新振作起來。
    等我搬到加勒比海地區,在一所境外醫學院任教時,才看清楚自己的狀態有多糟。當時我住在一幢濱海別墅裡,院子裡開著芬芳美麗的花朵,甚至還附贈園丁和廚師各一名,真可謂人間仙境。我想與某人分享這個新生活(但我指的當然不是結婚,我仍堅守每天早上唸不再婚咒的習慣)。我要的不只是一名性伴侶,而是能有人與我分享在這世上最美的地方所過的新生活。但是我愈努力尋找,反而愈找不著,即使我有一句攻無不勝、戰無不克的搭訕臺詞:「若你沒什麼要緊事,何不到我在加勒比海的別墅坐坐?」
    有天晚上,我對一名女性說了這句理應無往不利的搭訕金句。她剛到格瑞那達(Grenada)不久,那座島嶼風景如畫,會讓人漸漸愛上它。後來我們到遊艇俱樂部酒吧聊天,我覺得她很風趣,於是請她再多陪我一會兒,別這麼快就回遊艇上工作。她看著我的眼睛說:「不要,你和我是不可能的,因為你太黏人了。」我彷彿被子彈打中,頓時跌坐在椅子上,啞口無言。因為太錯愕了,我久久不能言語,最後才勉強擠出:「謝啦,妳這句話還真是暮鼓晨鐘哪。」我知道她說的一點也沒錯;我知道必須先把日子過好,才可能得到朝思暮想的那種真感情。
    在那之後,耐人尋味的事發生了:一旦放下迫切想找人談戀愛的念頭,在我的生活中,反而開始出現願意跟我交往的人。最後,親愛的瑪格麗特,亦即本書真正的靈感來源,進入我的生命裡。之後我們的生活,就像浪漫喜劇描繪的那種情景,那些喜劇,我還曾斥之為無稽呢。
    不過,這些是後話了。在那之前,我得先學會自己並非「命中注定」要孑然一身,也並非「命中注定」必須委屈地談一場又一場失敗的戀情。我必須學會:雖然生命中每一段失敗的戀情都是我自己創造的,但相對的也能創造出我自己想要的那種甜蜜感情!
    我是在加勒比海地區開始跨出第一步,在體驗到一次科學上的頓悟之後。那次頓悟,我在第一本著作《信念的力量》(The Biology of Belief)裡提到過。當我在琢磨細胞研究的結果時,發現細胞並不是由基因控制的,人類亦然。那頓悟的一刻,也是我轉變的開始:我從一個抱持不可知論的科學家,變成一個引述魯米名言的科學家,相信每個人都有能力在人間創造屬於自己的天堂,也相信永恆的生命超越了肉體。我也將那次轉變的歷程,記載在《信念的力量》書中。
    在那一刻,我也開始從一個罹患恐婚症的懷疑論者,轉變成終於能對生命中每一段失敗的戀情負責的成人,明白自己有能力創造理想的戀情。在這本書裡,我將利用在《信念的力量》(及其他)書中簡要說明的科學觀念,記述我那次的轉變。我將解釋荷爾蒙、神經化學物質、基因,或有欠理想的家庭教育,為何不是無法創造自己想要的那種人際關係的原因。信念,才是你無法找到、無法體驗那種親密關係的主因。只要信念改變,人際關係也會隨之改變。
    當然,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因為在兩個人的關係中,其實有四顆心在發揮作用。除非對這四顆心如何互相抗衡(即使出發點是善意的)有所瞭解,否則將一直在愛情路上「尋尋覓覓,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這就是為什麼勵志書籍與心理治療往往只能充實知識,卻無法帶來真正的改變,因為影響著人際關係的,其實有四顆心,但這些書籍卻只處理了其中兩個!
    回想你一生中最蕩氣迴腸的那場戀情,那場讓你愛得無法自拔、「轟轟烈烈的愛情」。你們接連數天做愛做個不停,有著用不完的精力,不吃不喝也沒關係:這就是原本應該永遠持續下去的「蜜月效應」。然而,蜜月期卻往往演變成三天兩頭的爭吵,或離婚,或互相容忍。幸好這不是蜜月期過後唯一的結局。
    你可能以為自己那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純屬巧合,或只是錯覺,而最後的幻滅則純屬運氣不佳。但在這本書裡,我將解釋你是如何創造、又是如何扼殺了生活中的蜜月效應。只要知道這效應是如何創造與失去的,你就能跟我一樣,不再埋怨自己感情運不佳,繼而創造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種感情,連好萊塢製作人看了都會想改編成電影!
    我可是經歷了數十年的失敗,才終於展現出這樣的結果!因為有太多人詢問我和瑪格麗特是如何維繫感情的,因此我們將於後記解釋這十七年來,我們如何創造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種蜜月效應,以及今後將如何持續下去。之所以想分享自己的故事,是因為對人類來說,愛不但是最強效的成長因子,也具有感染力!你會發現,當你在生活中創造出蜜月效應之後,跟你一樣心中有愛的人也會被吸引到你身邊,而且人愈多、愈快樂。讓我們聽從魯米在八百年前提出的忠告,陶醉在對彼此的愛裡,如此地球才終能進化為一處更美好的處所,屆時每一個有機體都能在地球上活出屬於自己的天堂。希望這本書能讓你跟在加勒比海地區那一刻的我一樣,邁開步伐,踏上在人生中的每一天創造蜜月效應的旅程。

  • 前言
    第1章 建立關係的驅力
    第2章 好的能量振動
    第3章 愛情藥水
    第4章 四顆心,四種心思
    第5章 惰性氣體:散播和平、愛與聖羅勒茶
    後記

    附錄1:蜜月效應檢核表
    附錄2:可用於電影治療的喜劇片
    參考資源
    參考文獻
    致謝

  • 第1 章 建立關係的驅力

    我們無法想像有哪種生命形式
    能遺世獨立,
    與其他生命形式毫無瓜葛。
    —路易士.湯瑪斯(Lewis Thomas)

    倘若你曾經歷多次失敗的戀情,可能會懷疑為何還要繼續嘗試下去。我敢打包票,你之所以堅持下去,不只是為了那段(有時為期短暫的)美好時光,也不是因為有些電視廣告以熱帶島嶼的恩愛夫妻為主角,看了令人心動。儘管失戀的戰果輝煌,儘管離婚的統計數據令人心寒,你仍然堅持下去,這是因為「與他人建立關係」是人類與生俱有的本能。人類本來就不該離群索居。
    有個基本的生理必然性驅使著你,也驅使著地球上的每個有機體成群結隊,與其他有機體建立關係。無論意識到也好,不知道也罷,你都會出於生物本能而想與他人結交。更確切地說,個體聚在一起,組成群落(community),是推動生物演化的主要驅力,而這種群聚現象始於兩個個體。我稱此現象為「自發性演化」(spontaneous evolution),也在同名的《自發性演化》一書中加以闡述。
    當然,還有其他為了確保個體及物種生存而存在的生理必然性,諸如覓食、性、成長、保護等驅力,以及難以解釋的、為生存而戰的強烈驅力。雖然我們並不知道生存意志這個程式如何被編寫入細胞裡,也不知道它被編寫於何處,但無庸置疑的是,沒有生物會輕易放棄自己的性命。當你試圖殺死細菌這最原始的有機體時,想必它不會說:「好吧,我等你來殺我。」反之,為了保住自己的一條小命,它會竭盡所能、想盡辦法逃走。
    當生理驅力未得到滿足,當生命受到威脅,我們會在內心深處感覺到似乎有哪裡不對勁,而且這種感覺甚至會在意識心察覺到有危險之前就出現。現在世界各地都有人有這種直覺感受:許多人在思索地球環境遭到破壞,以及破壞地球環境的人類還能存活多久等這些問題時,會覺得胸口悶悶的。雖然本書內容主要探討個人能如何創造或重燃美妙的感情,但我將在最後一章解釋由「人間天堂」這種感情所創造出的能量,能以何種方式療癒地球並拯救人類。
    我知道這件事並不容易做到,但在我認識的人當中,有一則極為成功的範例,他們創造出具有療癒力的感情,而這種感情終將療癒地球。誠如多位古代神祕學家所言:「答案存乎一心。」感情和睦的本質與力量,顯現在由數十兆細胞組建成的群落中。這些細胞通力合作,最後構成了人類。乍聽之下,你可能會覺得這種說法很不可思議,因為在照鏡子時,按理你可能會得出「自己是單一的實體」這種結論,然而這卻是個大錯特錯的觀念!其實每個人都是由五十兆個有感知力的細胞,在一個包覆著皮膚的培養皿中組構而成的群落。我將在第三章更深入解釋這個出人意料的觀點。
    身為細胞生物學家的我,曾花不少時間研究塑膠培養皿中那些幹細胞的行為與命運,並且樂在其中。在每個包覆著皮膚的人體內,都有數十兆個細胞。這些細胞相處和睦,遠勝過爭吵不休的夫妻與戰亂頻仍的人類社群。光從這一點來看,便足以證明我們為什麼能從這些細胞身上學到寶貴的洞見:五十兆個有感知力的細胞,五十兆個居民,在一個極複雜的群落中和平共處。這些細胞各司其職,每個細胞都有健康照護、保護措施,以及一套切實可行的經濟制度(這套制度建立在交換三磷酸腺苷﹝ATP﹞分子的基礎上,而生物學家常稱三磷酸腺苷這種能量單位為「國幣」)。反觀人類的職責,只不過是想出能讓區區七十億人口和諧共存的策略。這一比,可真是小巫見大巫。再者,相較於由五十兆細胞協力組成的人體群落,每對夫妻的任務,不過是想出能讓兩個人順利溝通及和諧相處的方法。相形之下,豈不是易如反掌嗎?(不過我知道,這件事有時就像是我們在人世間所遭遇到的最艱鉅挑戰。)
    確實,單細胞有機體,這個地球上最早的生命形式,花了將近三十億年,才想出如何與彼此建立關係的方法。駑鈍如我,也不必花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啊!等單細胞有機體真的開始聚集在一起創造多細胞的生命形式後,最早組建出的是鬆散的單細胞有機體群落或「群體」(colony)。不過,群居在演化上有個好處,就是對環境的靈敏度提高,工作量也能共同分擔。因為有這項好處,不久後結構嚴謹的有機體便誕生了。最初組成這有機體的,只是數百萬個能互動交流的單細胞,然後增加為數十億,最後變成數十兆。
    這些多細胞群落規模不一,小者如細菌、阿米巴原蟲等微生物,大者如螞蟻、狗、人類等可輕易用肉眼看見的生物。沒錯,連細菌都是群居生物。它們組成分散的群落,透過病毒與化學信號隨時保持聯繫。
    就在細胞同心協力,設法打造出大小、形狀不等的有機體時,新近演化的多細胞有機體也開始自行聚集成群落。例如,從宏觀面來看,顫楊樹(學名為populus tremuloides)形成一種「超級有機體」(superorganism),而組構出這個有機體的,是一大叢、一大叢基因完全相同的樹木(嚴格來說是樹幹)。這些樹木在地底下盤根交錯,根部相連自成一系。目前已知根部完全相連、面積最大的顫楊樹叢位於美國猶他州,占地一○六英畝,暱稱為「潘多林」(Pando)。有些專家主張潘多林是世界上最大的有機體。
    和諧的多重有機體社會(multiorganism society)所呈現出的群性(socialnature),有助於我們認識人類文明的根本。螞蟻就是很不錯的例子。螞蟻跟人類一樣,都是多細胞的社會有機體(social organism),一旦離開群落便無法獨活。確切地說,每隻螞蟻都是一個次有機體(suborganism),真正的有機體其實是整個蟻群。路易士.湯瑪斯如此描述螞蟻:「螞蟻像極了人類,而且像到一個令人尷尬的地步。牠們養殖菌類,飼養蚜蟲為家畜,組織軍隊發動戰爭,噴出化學液體警告及迷惑敵人,俘虜奴隸……徵用童工……不停交換訊息。除了看電視以外,螞蟻什麼都做。」
    在哺乳類動物身上,也很容易觀察到自然界形成群落的驅力。以馬為例。小馬跟人類兒童一樣,活潑好動,喜歡到處亂跑,馬父母是看在眼裡,氣在心裡。為了讓小馬歸隊,馬父母會輕咬小馬,做為一種負增強的手段。倘若輕咬無效,接下來馬父母就會採取最有效的處罰方式:把不守規矩的小馬趕出馬群,而且不准牠回到馬群裡。結果,連最好動、最難調教的小馬,都會覺得這是最嚴厲的懲罰,於是想盡各種方式重回馬群。
    至於人類社群,我們能自己照顧自己的時間比螞蟻長,但過程中可能會發瘋。這讓我想到《浩劫重生》(Cast Away)這部電影。電影中,湯姆.漢克斯(Tom Hanks)所扮演的角色被困在南太平洋的一座島嶼上。他用割傷流血的手掌,在一顆威爾森(Wilson)牌的排球上拓印出一張人臉,並將這顆球取名為「威爾森」,這樣他就有聊天的對象了。四年後,他終於鋌而走險,搭著東拼西湊出的木筏,離開那座島,因為他寧可在試著找人交流的路途中死去,也不願再獨居荒島,即使他已經找到覓食與飲水的途徑,也就是活下去的方法。
    許多人以為繁殖驅力是人類最基本的生理必然性。無庸置疑,繁衍後代攸關物種存亡。這就是性之所以讓人感到愉悅的原因,因為自然界要確保人類會有想生兒育女、維持物種生存的欲望。然而,漢克的角色之所以冒險離開那座荒島,並不是為了繁衍後代,而是為了與排球以外的人交流。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