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終極哲學觀:麻瓜的霍格華茲
哈利波特終極哲學觀:麻瓜的霍格華茲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 79277
  •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 庫存: >10
分享:
 限量贈品
行走好讀帆布袋(贈品)詳情
剩餘:26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本書特色 
     《哈利‧波特》,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小說;哲學教授們怎麼看?
     史上最有趣的哲學教材,看完此書,有如上了一學期豐富而有趣的西洋哲學人文概論課。美國Goodreads 、Amazon 網站4.4星評

     哈利波特不只是史上最受歡迎的小說,全年齡的人都為它著迷,還引發了許多書評家、學者,認真的撰寫深度評論,其魅力何在?原來,它不只是單純的魔法故事,它還融合了各面向的哲學、人生議題,並給出了相當富有內涵的方向,讓這一系列故事也給讀者正向的支撐,讓年輕讀者從中得到許多人生艱難抉擇的解答……而現在,這些哲學內涵都由哲學教授一一破解、分析出來了。
     本書收錄18篇由淺入深的當代哲學學者文章,包含五大部分:命運與靈魂、最強力的魔法(與女性主義)、自由與政治、需求與轉變、死亡、希望和意義。
     本書涵蓋了西方人文思想的各個面向的精髓,倫理學、形上學、政治哲學、女性主義、知識論、心靈哲學……看完本書,有如上了全年的哲學人文概論課。
        J.K.羅琳暢銷的哈利‧波特系列小說,表面上看起來可能是單純的故事,但就和霍格華茲一樣,小說中也有許多隱藏的密室、暗門、和令人費解的秘密。《哈利‧波特的終極哲學觀》引用了哈利波特系列全部七冊小說的內容,針對善與惡、愛、死亡、權力、犧牲、和希望等議題,提出了強而有力的深刻見解。是不是真的像鄧不利多說的,我們的選擇,遠比我們的才能更可以呈現出我們的真實面貌?是否真有死後的世界,如果有,會是什麼模樣?來用儲思盆檢視你的思緒吧。喝一大口巴費醒腦劑,加入巴沙姆才華洋溢的哲學家團隊,一起探索波特系列小說和電影裡燒腦的深奧問題吧。

     

  • 格雷葛里‧巴沙姆(Gregory Bassham)是賓州威爾克斯-巴里國王學院的哲學系主任及哲學教授,共同彙編過《哈比人與哲學》、《魔戒與哲學》、《納尼亞傳奇與哲學》、以及《籃球與哲學》,本人也是本書其中三篇的作者。
     

    威廉‧爾文(William Irwin)
    是賓州威爾克斯-巴里國王學院的哲學教授,發想了哲學與大眾文化系列書籍,且共同彙編過暢銷書《辛普森家庭與哲學》,並監督協作了近期的系列,包括《蝙蝠俠與哲學》、《怪醫豪斯與哲學》、與《愛麗絲夢遊仙境與哲學》。


    譯者:王冠中
    在外商新聞通訊社擔任多年編譯後,進入認真的翻譯世界。譯作有《印象停格:莎莉.曼恩攝影回憶錄》。

  •  #不簡單的《哈利‧波特》哲學書

        以青少年流行動漫與通俗小說來闡述哲學的風氣漸漸盛行,這樣的方式讓哲學活了起來。Wiley出版了一系列以知名動漫、通俗文化為主題的哲學書,包括復仇者系列的英雄們、南方公園、暮光之城、辛普森家庭……等等。美國學者們對通俗文化的重視與入世,也可見其努力推動哲學、想方設法將人文變得活潑有趣的心意。2004年先出版的《哈利‧波特與哲學:如果霍格華茲由亞里斯多德當家》,帶來相當好的迴響,針對《哈利‧波特》書中的腳色、道德觀,四個學院,做了第一層的分析,當時《哈利‧波特》才出了五冊。因為獲得相當好的迴響,因而促生了第二本。一如副書名「麻瓜的霍格華茲」,這本更加入世,探討麻瓜們的人生大問。而第二本內的篇章,則更深入地,探討了書中的各個人文議題,讓我們再一次感佩。
        經由本書的詳盡分析,才發現,從愛情、靈魂、死亡、預言、命運、女性主義、同志議題、愛國主義到社群主義與自由主義,《哈利波特》幾乎無所不包,令人讚嘆作者J. K. Rowling本人深廣的西洋人文涵養,將重要的西方民主進程與人文議題都濃縮在這系列的七冊哈利波特中,並用各種細節、對話與前後一貫的情節鋪陳,精采地演繹出來。經由學者提點後,才恍然大悟那些隱藏在各卷中小小的巧思,原來富有深意。
        小說文本一旦出手後,就擁有自己的生命,詮釋權回歸讀者。因此我們也得以盡情地,各言己見,爬梳書中連作者都無意間暴露出來的各種意涵。有別於文學評論的著眼點,這些議題看來非常新鮮,饒富啟發性。
        而好小說的渲染力,就像本書12章提到的:

    哈利和友人們身為書中角色所經歷的事件,我們也以讀者的身分體驗到了,因為羅琳邀請我們主要透過哈利的視野來觀看哈利的世界。儘管我們有時候會比哈利快一步,看到哈利有限視野之外的東西,但羅琳使用敘述的誤導,強化了我們的錯誤認知,引領我們偏離關鍵的問題。我們的預先判斷有許多並未受到挑戰,而我們,就和哈利一樣,也經歷一段發現之旅,沿途調整詮釋方式,最終獲得知識。再回到一開頭,如果像達力‧德思禮這樣的人也能轉變而開始欣賞哈利,那麼就算對於最頑固、最冷漠的讀者來說,還是非常有希望的。
    羅琳的作品厲害之處不只在於說故事的功力,更在於有改變讀者的力量。如果我們讓羅琳的魔法在我們身上發揮作用,我們的思考習性就會被啟動、被挑戰,而且被轉變。跟隨著哈利和其他角色,我們不只變成更好的讀者,也變成了更好的人。

    這七冊小說背後富含的寓意、背景知識,藉著這本書個作者的涵養,讓人能夠更清楚明晰地了解,其實真正的收穫不只是讓人能夠更深度地看懂哈利波特而已,而是扎扎實實地上了一堂有趣的西洋人文哲學概論課。

     

  • 前言(湯姆‧莫里斯)
    致謝:發送學院分數
    序:哈利‧波特與哲學的魔力
    第一部
    物質的分靈體:命運、本體和靈魂
    1 哈利‧波特書中的靈魂
      史考特‧錫洪
    2 天狼星‧布萊克:是人?是狗?
      艾瑞克‧賽德爾
    3 魔法世界的命運觀
      傑若米‧皮爾斯
    第二部
    世界上最強大的魔法
    4 愛的選擇:賽佛勒斯‧石內卜的救贖
      凱薩琳‧婕克‧迪佛 與 大衛‧保羅‧迪佛
    5 愛情魔藥第9¾號
      格雷戈里‧巴沙姆
    6 哈利‧波特、激進女性主義、與愛的力量
      安妮‧柯林斯‧史密斯
    第三部
    波特觀察:自由與政治
    7 愛國主義、學院忠誠、成員義務
      安德魯‧P‧米爾斯
    8 鄧不利多的政治信念
      貝絲‧阿德米拉 與 雷根‧蘭斯‧雷茨馬
    9 鄧不利多、柏拉圖、和權力的慾望
      大衛‧賴‧威廉斯 與 亞倫‧J‧凱爾納
    第四部
    萬應室:波特百匯
    10 鄧不利多是同志嗎?誰說了算?
       塔瑪爾‧薩柏‧根德勒
    11 選擇與能力:鄧不利多論自我理解
       格雷戈里‧巴沙姆
    12 洗心革面的魔法
       S‧喬爾‧加弗
    13 都是腦袋搞的鬼? J.K.羅琳論分辨真實和虛幻
       約翰‧格蘭傑 與 格雷戈里‧巴沙姆
    14 儲思盆的魔力:哈利‧波特與記憶魔法
       艾美‧金德
    15 霍格華茲的教育:好的、壞的、與醜陋的
       格雷戈里‧巴沙姆
    第五部
    揭開神秘面紗:死亡、希望、和意義
    16 鳳凰的真實秘密:透過死亡讓道德重生
       查爾斯‧塔利亞費羅
    17 高錐客洞的另一頭:死後世界與尋找生命的意義
       強納森‧L‧沃爾斯 與 傑里‧L‧沃爾斯
    18 為何哈利和蘇格拉底選擇赴死:論美德與共同利益
       邁克爾‧W‧奧斯丁
    撰文者:(麻瓜的)霍格華茲教師群

    書摘
    前言
    湯姆‧莫里斯(Tom Morris)


    2004年時,文學界有個關於哈利‧波特的重要事件,但這事件不需要全球各地睡眠不足的父母半夜帶著盛裝打扮的過動小孩來到書局,為了等待新的波特冒險故事上市,興奮地睡不著。這次的事件不是因為J.K.羅琳(J. K. Rowling)寫了新的故事或是特別舉辦書迷見面會,而且這事件也沒有登上報紙頭條或電視新聞特別快報,而是一本各界意料之外的書出版了:《哈利‧波特與哲學:如果霍格華茲由亞里斯多德當家》(Harry Potter and Philosophy: If Aristotle Ran Hogwarts),一本由大衛‧巴格特(David Baggett)和蕭恩‧克萊因(Shawn Klein)共同彙編的哲學書。
    這對哈利和書迷以及全球廣大讀者來說是個值得關注的事件,因為該書的出版,驗證了哈利‧波特系列受關注的深度與廣度,不僅受到小朋友、青少年、以及富有想像力的青年喜愛,也受到學術界各層級教授的關注。學院和大學裡這些智慧的巫師,都注意到了哈利的非凡故事,也發覺其中蘊含了很棒的想法與生命課題。勇氣、欺騙、友誼、幸福、正義、愛、和野心,加入了良善、邪惡、死亡和自由等許多議題,隨著哈利‧波特系列冒險故事一冊冊呈現在我們眼前,我們也在其中發掘許多深入探討這些重要議題的機會。
    在我一開始受邀為第一本哲學書撰文探討波特故事中更為深入的主題時,我必須承認,我覺得茫然不知所措。那時,我還沒讀過波特系列。我以為那是給小孩子看的書。但該計畫的一名編輯向我強力保證說,哈利‧波特適合所有人閱讀,而且吸引了全球各年齡層的讀者。於是,在好奇心驅使下,我翻開了第一冊,而且就像許多成年讀者一樣,我馬上著了迷。後來,每當我準備坐下來閱讀,我都有種想要穿上黑袍和戴上高聳尖帽的奇妙衝動。我很快就看完了前四冊,當時也只出版到第四冊,所以我又回去從頭開始閱讀,慢慢讀,等待新書的到來,細細品味那錯綜複雜的故事,並且開始發掘字裡行間四處迸發出的智慧火花。
    到了波特系列全數出版後,我大多數都已經讀過六遍了,每次都有更深入的洞見作為收穫。哈利世界中發生的事情比表面上看到的還要多,絕對不只是故事中許多角色的陰謀詭計那樣而以。在表面下潛藏著許多概念,真實的智慧遍布書頁。主修古典學的喬安‧羅琳(Joanne Rowling)不僅是出色的說書人,而且很擅長將生命中重要事物的深刻觀點編織在故事裡頭。
    我受到了啟發,迅速寫了一篇關於哈利‧波特重要特質的文章,探討他的勇氣,而我的筆也停不下來,很快地,我就自己寫完了一整本書,檢視這些不可思議故事中的哲學洞見;沒有哪本書能像這樣把各個世代給連結起來。我在第六冊發行後,就把我的書完成送交給出版社,屏息好一陣子等待羅琳計畫的第七冊書出版,想看看最後一本書的故事是否支持我對前面幾冊的解讀。我可以很高興的說,第七冊出版後我大大鬆了一口氣,因為我先前的主要解讀都是有效的。但身為哲學家,關於哈利和他的友人,並不是我來做最後定奪的。
    眼前這本讓人興奮的新書《哈利‧波特的終極哲學觀:麻瓜的霍格華茲》,是對波特系列中的重要概念全新詮釋。整個波特系列已全數出版,羅琳甚至也在公開場合談論了一些沒能寫進書裡的事情,因此這書的所有作者得以仔細思索他們選擇的議題並寫下其結論。哲學家和其他頂尖哈利‧波特專家在此集結,就書中最重要的概念發表新的觀點和見解——有些概念甚至能改變人生。讀這本書就好像裝上了哲學解碼器,它將針對這系列知名小說背後最深刻的故事,提出了非常重要的觀點。
    一切都已塵埃落定。偉大的戰役已經結束,存活下來的角色也繼續過著自己的人生。是時候來盤點回顧這個屬於這世代最引人注目的文學現象,看看它探討了那些我們人生中會面臨的重大議題。當你在閱讀本書,思索著這些重要議題時,你會再次體驗到J.K.羅琳這個不朽故事的真實魔力。

    9. 鄧不利多、柏拉圖、和權力的慾望

    大衛.賴.威廉斯(David Lay Williams)和亞倫.J.凱爾納(Alan J. Kellner)


    最適合擁有權力的人,是那些從不曾追逐權力的人。
    ――阿不思.鄧不利多
    一個城市中即將成為統治者的是最沒有統治慾望的人,那必定是最好的城市。
    ――柏拉圖

    阿克頓男爵有句常被引述的話,說道「權力會使人腐化,而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的腐化。」這句話俐落地道出了許多人公認的日常智慧。然而,這世界卻從來都不缺權力遭濫用的例子。統治者一直在發掘更新更有創意的方式來中飽私囊、賦予朋友特權、鞏固甚至更強化自身的威權。羅列出來的罪刑,甚至會讓許多食死人吃驚――或者可能讓他們很羨慕。
    在一個因科技進展、甚至是道德提升而自豪的年代裡,為什麼我們在保護自己免於領導者侵占篡奪的方面會沒什麼長進?或許是因為我們還沒學會第一位西方政治哲學家柏拉圖(Plato,西元前約428-348年)教導我們的事。柏拉圖對此事的解決方案明確又簡單:權力絕對不應落入那些渴望權力的人手中。相反地,權力應該只賦予那些寧願去忙別的事情的人。很矛盾地,那些對權力不感興趣的人,反而會是最好的領導人。這個教訓,碰巧是哈利.波特系列整個結尾高潮中的重要元素。
    柏拉圖和鄧不利多:失散的兄弟?
    阿不思.鄧不利多生活在一個風風雨雨的年代。他見到了黑魔法巫師蓋瑞.葛林戴華德(Gellert Grindelwald)的崛起和殞落,也經歷了佛地魔的恐怖統治。他見過交戰衝突,有他帶著魔杖親身參與戰鬥的,也有較微妙型態的交鋒,像是集結盟友或是收集情資。他和整個系列中幾個最重要的角色有私人交情。葛林戴華德是他童年的好友,而佛地魔則是霍格華茲最傑出的學生之一。這些經驗讓鄧不利多了解到,和平有多麼不穩定,以及擁有真正耿直的領導者有多重要。
    柏拉圖也是生長在一個政治異常動盪的時代。他整個青年時期都在長達數十年的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中渡過,那是他的家鄉雅典城與強大城邦斯巴達之間的戰爭。這場戰爭和其餘波提供了很好的機會,可以觀察到人性最好以及最糟的一面。和鄧不利多一樣,柏拉圖見證了才華洋溢卻又對權力飢渴的同學阿爾西比亞德斯(Alcibiades)崛起,性格狂暴的阿爾西比亞德斯掌握了軍事和政治權位,後來又背叛了雅典,與敵人斯巴達為伍。1雅典最後輸了戰爭,被迫接受暴政統治而蒙羞,統治者是斯巴達的「三十人僭主集團」(the Thirty),以令人畏懼的克里提亞斯(Critias)為首。克里提亞斯是個兇殘嗜血的暴君,碰巧又是柏拉圖母親的堂表親。數年後,柏拉圖受邀前往敘拉古(Syracuse),協助訓練大狄奧尼西奧斯(Dionysius I)的任性兒子。和鄧不利多一樣,柏拉圖也曾認真考慮從政――考量到其才能、家世和個人經驗,這算是個合乎常理的選擇。2因此,儘管柏拉圖有時候會被認為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哲學家,但這和真實情況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他對政客以及他們與權力關係的觀察,是根據真實經歷而來的。
    柏拉圖在與政治權勢的接觸中學到了什麼?他對於自身經歷最詳細的回應,記錄在他的「第七封信」(Seventh Letter)裡,是寫給敘拉古(Syracuse)統治者的。信中提及他自身在政治權力中打滾的經歷,包括在伯羅奔尼撒戰爭結束後曾有機會加入三十人僭主集團。起初,他深受吸引想加入他們,以打造新的社會,或許也能創造「更偉大的利益」,就如同年輕時的鄧不利多和葛林戴華德所渴望的。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無法加入這個新的政體,這新政體「相較之下讓前政府看起來像黃金一樣珍貴。」3暴君擁有無限度的權力,也因此被權力沖昏了頭,展開了報復仇殺、清算舊帳、充公私人財富、而且最後在存續的民主下,不義地處死了柏拉圖摯愛的老師蘇格拉底。這已足以讓柏拉圖「厭惡地退出」政治生活,最終全職奉獻於哲學,就如同和葛林戴華德的決鬥造成鄧不利多的妹妹死亡,因而改變了鄧不利多對政治生命的想法。4
    和鄧不利多一樣,柏拉圖放棄政治,轉投入教育。對政治的不滿,引領他創設了學院(the Academy),這是西方文明中的第一所大學,而學院也是現代英文學者(academic)一詞的根源。柏拉圖也在學院裡體驗到一些人生最大的勝利。柏拉圖學院著名的校友包括哲學家西塞羅(Cicero)以及柏拉圖自己的門生亞里斯多德(Aristotle)。柏拉圖在學院教學期間,也寫下許多個人最著名的著作,涵蓋的主題相當廣泛,包括藝術、倫理學、科學、數學、哲學、甚至還有愛。因此,鄧不利多和柏拉圖兩人都是放下政治的重擔和誘惑,並在教導年輕學子中找到了慰藉。
    然而,柏拉圖雖然退出了政治圈,但卻沒有放棄關於政治的系統性思考――這點也很類似鄧不利多,他在霍格華茲擔任教授期間仍參與了關於魔法政策的事物。柏拉圖發現學院是用來反思政治世界,並把自身經歷提升為智慧的最佳地點。他的政治哲學完整且巧妙地呈現在他的著作《理想國》裡。書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提議,或許是一個由哲學家統治的城邦。5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描繪的理想社會,包含三個階層――勞動階層、軍人、和領導者。最後這個階層擁有所有的政策制訂權力,並且要管理日常國家事務。柏拉圖的哲學家領導者擁有巨大的權力,因此很重要的是他們一定要是最優秀且最有資格領導的人。尤其是,他們必須擁有全部四種「基本德行」(cardinal virtues):正義、勇氣、智慧、和自制。為了確保唯有最具智慧且最正直的人才能成為領導者,柏拉圖提出了嚴苛且長期的教育過程,目的是要從眾人中篩選出菁英。這教育過程一直持續到三十五歲,而且需要在公職擔任十五年的實習生。這整個過程會讓霍格華茲感到汗顏。最後,柏拉圖希望,如此我們應該就能夠分辨出波特和馬份。
    當然,柏拉圖認為領導者最重要的特質是智識(intelligence)。他一再表明,領導者必須要學習能力強,而且擁有不凡的好記性。想當然柏拉圖經常被稱作是第一位公開提倡將政治權力與智識相結合的哲學家。確實,這也是為什麼他堅稱唯一合格的領導人是哲人領導人(philosopher ruler)――因為哲人在大腦智力方面超越他人。
    雖說這或許是柏拉圖認定領導人特質中最知名的元素,但單有智力並不足夠。從大眾文化中,我們看到許多傑出的罪犯都把自身的天賦用到了狡詐的意圖上――《超人》裡的雷克斯.路瑟(Lex Luther)、《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裡的漢尼拔.萊克特(Hannibal Lecter)、《星際大戰》(Star Wars)裡的安納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以及《王牌大賤諜》(Austin Powers)裡的邪惡博士(Dr. Evil)。智能或許是擔任領導人的首要條件,但柏拉圖要求的不只是顆超級聰明的腦袋。領導人除了有腦袋外,也要有德行。問題在於――不管對柏拉圖或對波特系列來說――要如何辨別哪些有天賦才華的人會運用自身的能力來做好事,哪些人會把天賦用於自私的目的上。
    特別是,那些過度愛自己的人並不適合當領導人。6他們通常是最有聰明才智的學生,但很難抗拒自身的衝動,也招架不住拍他們馬屁的人。和佛地魔一樣,他們認為政治權力是滿足個人慾望的管道,因此他們渴望權力。他們貪求權力,並且使出渾身解數來取得權力。但正是這種對權力的渴求,暗示了他們並不適合行使權力,根據柏拉圖表示:「當統治權是爭鬥而來的……內戰摧毀了這些人,也毀了城市其餘的部分。」7像克里提亞斯這樣的暴君通常很短命,而且會帶著整個國家一起陪葬。回想一下佛地魔的例子,他的人生――實際肉身存在的時間――也是相當短暫。在《神秘的魔法石》裡,他必須引用獨角獸的血才能恢復氣力;他必須吸取他人的生命,才能再次恢復實體的型態。儘管柏拉圖認為魔法無法用來拯救一個人,但他對於暴君的分析,仍然適用於哈利的世界。因此,我們應該要去找出對於掌握政治權力沒有興趣的人:「一個城市中即將成為統治者的是最沒有統治慾望的人,那必定是最好的城市。」8
    柏拉圖提供了一個有用的測試,幫助讀者辨別哪些人可能會屈服於權力的誘惑,以及哪些人可以抵抗權力的誘惑;那是一個題為「蓋吉斯的隱形戒指」(Ring of Gyges)的故事,而J.K.羅琳也在《死神的聖物》裡透過哈利的隱形斗篷(稍後會再討論)來致敬重現這則故事。柏拉圖的這則故事,是由《理想國》中的角色葛勞康(Glaucon)來述說,而葛勞康實際上在真實世界中是柏拉圖的兄弟。根據該故事,一個牧羊人在地震後找到一只神奇的戒指,並且發現只要把戒指轉向自己,他就能隱形。著迷於這項新的能力下,原本謙虛的牧羊人立即設計引誘國王的妻子,在她的協助下攻擊並殺死了國王,奪下王位,這一連串事件是在很短的期間內發生。葛勞康指出,「當能夠在市場上任意拿取想要的東西而不會被懲罰、能夠走進他人的屋裡跟任何自己想要的人發生性關係、能夠殺害任何想殺的人、能夠從牢裡釋放任何想釋放的犯人、能夠做所有使自己在人群中看起來像是神一樣的事情時,沒有人……會如此地不被腐化,以至於堅持遵循正義,或讓自己遠離他人的財物,不去觸碰。」9
    柏拉圖暗示的回應是,葛勞康的結論只適用於那些渴求權力的人。那些真正良善和正義的人――也就是那些適合掌政權的人――不管自己是不是能隱形,行為舉止都不會改變。對那些少數合格的人來說,他們並沒有野心想要踏過友人或同胞的利益,來滿足自己的私慾。因此,隱形也不會給他們帶來政治利益。說到底,柏拉圖希望政治權力落在那些有智慧也有道德的人手中。這些特質,最可能出現在那些對權力的誘惑絲毫不感興趣的極少數人身上。蓋吉斯的隱形戒指,是用來分辨哪些人能被信任授予這類權力的最佳測試之一。的確,這個關於誰能抵抗權力誘惑的問題,是哈利.波特系列中值得探索的一個核心問題,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那個問題。

    柏拉圖和鄧不利多:失散的兄弟?
    阿不思.鄧不利多生活在一個風風雨雨的年代。他見到了黑魔法巫師蓋瑞.葛林戴華德(Gellert Grindelwald)的崛起和殞落,也經歷了佛地魔的恐怖統治。他見過交戰衝突,有他帶著魔杖親身參與戰鬥的,也有較微妙型態的交鋒,像是集結盟友或是收集情資。他和整個系列中幾個最重要的角色有私人交情。葛林戴華德是他童年的好友,而佛地魔則是霍格華茲最傑出的學生之一。這些經驗讓鄧不利多了解到,和平有多麼不穩定,以及擁有真正耿直的領導者有多重要。
    柏拉圖也是生長在一個政治異常動盪的時代。他整個青年時期都在長達數十年的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中渡過,那是他的家鄉雅典城與強大城邦斯巴達之間的戰爭。這場戰爭和其餘波提供了很好的機會,可以觀察到人性最好以及最糟的一面。和鄧不利多一樣,柏拉圖見證了才華洋溢卻又對權力飢渴的同學阿爾西比亞德斯(Alcibiades)崛起,性格狂暴的阿爾西比亞德斯掌握了軍事和政治權位,後來又背叛了雅典,與敵人斯巴達為伍。1雅典最後輸了戰爭,被迫接受暴政統治而蒙羞,統治者是斯巴達的「三十人僭主集團」(the Thirty),以令人畏懼的克里提亞斯(Critias)為首。克里提亞斯是個兇殘嗜血的暴君,碰巧又是柏拉圖母親的堂表親。數年後,柏拉圖受邀前往敘拉古(Syracuse),協助訓練大狄奧尼西奧斯(Dionysius I)的任性兒子。和鄧不利多一樣,柏拉圖也曾認真考慮從政――考量到其才能、家世和個人經驗,這算是個合乎常理的選擇。2因此,儘管柏拉圖有時候會被認為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哲學家,但這和真實情況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他對政客以及他們與權力關係的觀察,是根據真實經歷而來的。
    柏拉圖在與政治權勢的接觸中學到了什麼?他對於自身經歷最詳細的回應,記錄在他的「第七封信」(Seventh Letter)裡,是寫給敘拉古(Syracuse)統治者的。信中提及他自身在政治權力中打滾的經歷,包括在伯羅奔尼撒戰爭結束後曾有機會加入三十人僭主集團。起初,他深受吸引想加入他們,以打造新的社會,或許也能創造「更偉大的利益」,就如同年輕時的鄧不利多和葛林戴華德所渴望的。但他很快就發現自己無法加入這個新的政體,這新政體「相較之下讓前政府看起來像黃金一樣珍貴。」3暴君擁有無限度的權力,也因此被權力沖昏了頭,展開了報復仇殺、清算舊帳、充公私人財富、而且最後在存續的民主下,不義地處死了柏拉圖摯愛的老師蘇格拉底。這已足以讓柏拉圖「厭惡地退出」政治生活,最終全職奉獻於哲學,就如同和葛林戴華德的決鬥造成鄧不利多的妹妹死亡,因而改變了鄧不利多對政治生命的想法。4
    和鄧不利多一樣,柏拉圖放棄政治,轉投入教育。對政治的不滿,引領他創設了學院(the Academy),這是西方文明中的第一所大學,而學院也是現代英文學者(academic)一詞的根源。柏拉圖也在學院裡體驗到一些人生最大的勝利。柏拉圖學院著名的校友包括哲學家西塞羅(Cicero)以及柏拉圖自己的門生亞里斯多德(Aristotle)。柏拉圖在學院教學期間,也寫下許多個人最著名的著作,涵蓋的主題相當廣泛,包括藝術、倫理學、科學、數學、哲學、甚至還有愛。因此,鄧不利多和柏拉圖兩人都是放下政治的重擔和誘惑,並在教導年輕學子中找到了慰藉。
    然而,柏拉圖雖然退出了政治圈,但卻沒有放棄關於政治的系統性思考――這點也很類似鄧不利多,他在霍格華茲擔任教授期間仍參與了關於魔法政策的事物。柏拉圖發現學院是用來反思政治世界,並把自身經歷提升為智慧的最佳地點。他的政治哲學完整且巧妙地呈現在他的著作《理想國》裡。書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提議,或許是一個由哲學家統治的城邦。5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描繪的理想社會,包含三個階層――勞動階層、軍人、和領導者。最後這個階層擁有所有的政策制訂權力,並且要管理日常國家事務。柏拉圖的哲學家領導者擁有巨大的權力,因此很重要的是他們一定要是最優秀且最有資格領導的人。尤其是,他們必須擁有全部四種「基本德行」(cardinal virtues):正義、勇氣、智慧、和自制。為了確保唯有最具智慧且最正直的人才能成為領導者,柏拉圖提出了嚴苛且長期的教育過程,目的是要從眾人中篩選出菁英。這教育過程一直持續到三十五歲,而且需要在公職擔任十五年的實習生。這整個過程會讓霍格華茲感到汗顏。最後,柏拉圖希望,如此我們應該就能夠分辨出波特和馬份。
    當然,柏拉圖認為領導者最重要的特質是智識(intelligence)。他一再表明,領導者必須要學習能力強,而且擁有不凡的好記性。想當然柏拉圖經常被稱作是第一位公開提倡將政治權力與智識相結合的哲學家。確實,這也是為什麼他堅稱唯一合格的領導人是哲人領導人(philosopher ruler)――因為哲人在大腦智力方面超越他人。
    雖說這或許是柏拉圖認定領導人特質中最知名的元素,但單有智力並不足夠。從大眾文化中,我們看到許多傑出的罪犯都把自身的天賦用到了狡詐的意圖上――《超人》裡的雷克斯.路瑟(Lex Luther)、《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裡的漢尼拔.萊克特(Hannibal Lecter)、《星際大戰》(Star Wars)裡的安納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以及《王牌大賤諜》(Austin Powers)裡的邪惡博士(Dr. Evil)。智能或許是擔任領導人的首要條件,但柏拉圖要求的不只是顆超級聰明的腦袋。領導人除了有腦袋外,也要有德行。問題在於――不管對柏拉圖或對波特系列來說――要如何辨別哪些有天賦才華的人會運用自身的能力來做好事,哪些人會把天賦用於自私的目的上。
    特別是,那些過度愛自己的人並不適合當領導人。6他們通常是最有聰明才智的學生,但很難抗拒自身的衝動,也招架不住拍他們馬屁的人。和佛地魔一樣,他們認為政治權力是滿足個人慾望的管道,因此他們渴望權力。他們貪求權力,並且使出渾身解數來取得權力。但正是這種對權力的渴求,暗示了他們並不適合行使權力,根據柏拉圖表示:「當統治權是爭鬥而來的……內戰摧毀了這些人,也毀了城市其餘的部分。」7像克里提亞斯這樣的暴君通常很短命,而且會帶著整個國家一起陪葬。回想一下佛地魔的例子,他的人生――實際肉身存在的時間――也是相當短暫。在《神秘的魔法石》裡,他必須引用獨角獸的血才能恢復氣力;他必須吸取他人的生命,才能再次恢復實體的型態。儘管柏拉圖認為魔法無法用來拯救一個人,但他對於暴君的分析,仍然適用於哈利的世界。因此,我們應該要去找出對於掌握政治權力沒有興趣的人:「一個城市中即將成為統治者的是最沒有統治慾望的人,那必定是最好的城市。」8
    柏拉圖提供了一個有用的測試,幫助讀者辨別哪些人可能會屈服於權力的誘惑,以及哪些人可以抵抗權力的誘惑;那是一個題為「蓋吉斯的隱形戒指」(Ring of Gyges)的故事,而J.K.羅琳也在《死神的聖物》裡透過哈利的隱形斗篷(稍後會再討論)來致敬重現這則故事。柏拉圖的這則故事,是由《理想國》中的角色葛勞康(Glaucon)來述說,而葛勞康實際上在真實世界中是柏拉圖的兄弟。根據該故事,一個牧羊人在地震後找到一只神奇的戒指,並且發現只要把戒指轉向自己,他就能隱形。著迷於這項新的能力下,原本謙虛的牧羊人立即設計引誘國王的妻子,在她的協助下攻擊並殺死了國王,奪下王位,這一連串事件是在很短的期間內發生。葛勞康指出,「當能夠在市場上任意拿取想要的東西而不會被懲罰、能夠走進他人的屋裡跟任何自己想要的人發生性關係、能夠殺害任何想殺的人、能夠從牢裡釋放任何想釋放的犯人、能夠做所有使自己在人群中看起來像是神一樣的事情時,沒有人……會如此地不被腐化,以至於堅持遵循正義,或讓自己遠離他人的財物,不去觸碰。」9
    柏拉圖暗示的回應是,葛勞康的結論只適用於那些渴求權力的人。那些真正良善和正義的人――也就是那些適合掌政權的人――不管自己是不是能隱形,行為舉止都不會改變。對那些少數合格的人來說,他們並沒有野心想要踏過友人或同胞的利益,來滿足自己的私慾。因此,隱形也不會給他們帶來政治利益。說到底,柏拉圖希望政治權力落在那些有智慧也有道德的人手中。這些特質,最可能出現在那些對權力的誘惑絲毫不感興趣的極少數人身上。蓋吉斯的隱形戒指,是用來分辨哪些人能被信任授予這類權力的最佳測試之一。的確,這個關於誰能抵抗權力誘惑的問題,是哈利.波特系列中值得探索的一個核心問題,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那個問題。
    #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