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密碼:用靈氣召回金鑰匙
大人密碼:用靈氣召回金鑰匙
  • 系列名:Magic
  • ISBN13:9789863872498
  • 出版社:印刻
  • 作者:魏可風
  • 裝訂/頁數:平裝/240頁
  • 規格:21cm*14.8cm*1.3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8/17
  • 中國圖書分類:修身
  • 定  價:NT$300元
  • 優惠價: 79237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5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蟄伏在生命體深處的療癒能力──靈氣
    ‧靈氣導師融合真實案例,見證靈氣之力

    靈氣,來自宇宙深處的神祕力量。
    「靈」是智慧與神性,「氣」指無形之力,是生命最細微慈悲的療癒能量,蟄伏在生命體深處。
    古印度人以脈輪來詮釋連結,接收外來的衝擊,反映內在的思緒。
    不同的脈輪在身心靈各層面各有主掌。

    人生的道路上充滿著各種不確定、無法預知的事情:
    追求完美無缺的婚姻、孝順的子女、高枕無憂的經濟狀態。事業上被讚賞的成就、老而健康的身心,手足親人都平安,長壽又和睦友好。看似要的不多,但這點願望,卻總是不斷碰壁跌跤。

    「我能夠」如何改善目前的處境?「我值得」他人如何對待?
    工作周遭充斥小人,祈求可以達到「清除小人」?
    夫妻間的相處狀況是否會影響到親子關係呢?

    本書每篇從各個處於迷霧狀況的小故事,借助靈氣五守則──
    ‧就在今日,不生氣
    ‧不擔憂
    ‧感激一切
    ‧貢獻己力在分內之事
    ‧和善待人

    讓問題能迎刃而解,念頭一轉,就是柳暗花明。

    深呼吸、左右手合掌,讓左半邊的身體和右半邊的身體與內在的專注連結,
    祈請靈氣的光與力量,靈光一閃,脈輪打開,信任與交付,在光的祝福中找回金鑰匙,穿越困境。

    就在黑黑體力越來越衰弱的關頭,可風破例挪出三天時間,緊急傳授靈氣的課程給我,她是我啟發靈性的好友,平日生活簡樸自律甚高。和她學靈氣是自然的,沒有局限沒有形式,在任何環境下,只要祈請靈氣,我都能夠結合更大的正向能量,那是寧靜與信任的。──崔苔菁

  • 魏可風

    靈氣師父、德國彩光針灸治療師。
    曾修習中醫、針灸、氣功、靈氣、德國彩光針灸、生命能量檢測法、肌內效貼布、紫微斗數、家族排列……等。
    自2002年開始致力於彩光及靈氣能量的治療與開發,並結合各類療法期能幫助個案找回個人心靈的平靜。
    著有小說《臨水照花人──張愛玲傳奇》,散文集《張愛玲的廣告世界》、《在世界的盡頭拈花微笑》等。
  • 前記

    脈輪小宇宙
    禮物──一分鐘的靜心
    我的星球
    最厲害──覺知幼稚的內在小孩
    靈魂的居所
    浴光──走上療癒之路
    珍貴的土壤
    流竄的火焰──憤怒
    他人的眼神
    在愛情中尋找道路
    迷霧中的抉擇
    找回金鑰匙
    連結靈氣穿越困境

  • 靈魂的居所
    感受的具體形狀是圓形?正方形還是三角形呢?實際上,感受是看不見摸不著的,就像空氣一般,既沒有範圍的界定也根本來無影去無蹤。有時引發各種情緒,也可能在還沒有意識到心情的複雜轉向時,這些感受已經替大腦做出動作和決定。

    我思斷腸,伊人不臧。棄我遠去,抑鬱難當。我心相屬,日久月長。與卿相依,地老天荒。?袖招兮,我心歡朗。?袖飄兮,我心痴狂。?袖?兮,我心流光。?袖永兮,非我新娘。
    —節自英國民謠〈綠袖子〉揚州才女蓮波翻譯

    英國人最驕傲的歷代君主中,十六世紀的童貞女王伊莉莎白一世幾乎是傳奇。這首英國民謠從伊麗莎白一世時期家喻戶曉,正是女王的父親亨利八世在追求女王的母親安波林皇后時所譜的長笛曲,曲音憂愁傷懷,情意綿長。然而浪漫的結合,並不保證這位都鐸王朝的第二任皇后永遠幸福,在婚後三個月就因為各種原因失寵了,三年又三個月後被冠以莫須有的通姦罪推上斷頭台。更多的宮廷織錦隨著天光流轉,情慾火熱但忠誠不足的亨利八世前後共娶了六位皇后,兩位被休,兩位上了斷頭台,一位病死,最後一位才為他生出心心念念的兒子。
    對於長女瑪莉公主而言是父親休了母親,對於次女伊莉莎白公主而言是父親殺了母親。在父權至高的時代,宮廷貴族的華服錦縟在暗夜裡腥風血雨不斷,沒有人能夠真正走入童貞女王的內心,也許她應該恨父親殺了母親,或者她認同母親的冤屈卻崇拜父親雄才大略的霸氣與藝術音樂的極致才華,又或者,這些對她而言根本都不重要,生存恐懼本身已經足以讓她得到所有的磨難,從常理推想,她的人生應該充滿迷離矛盾與憤怒戾氣。但從歷史事實翻頁卻得到相反的印證,女王從未在每一個命運的轉捩點上跌入失常,永遠在波濤洶湧中因著沉著的意志力張開乘風破浪的翅膀,帶領英國臣民走向輝煌治世。
    給予生命的人並不是聖者,相反的,是一定會犯錯的平凡人。而父母親之間的愛恨情仇也可以成為最佳的正反面行為模式與榜樣。

    成為父母親是人類在學習成長的各種領域中最嚴苛、壓力最大的事件,沒有付出努力和承擔,就不會有兒語互動與被子女尊敬的收穫。孩童總是仰望並且神聖化父母親,但是成為父母親時面對孩童們的仰望,卻經常要感到被依賴的麻煩和面對人生每個第一次缺乏經驗的手足無措。有些人面對壓力和承擔時會一肩扛起,抗壓性低的人就選擇逃走、假裝沒有看見或是做出最投機的選擇,把後面的麻煩留給伴侶或其他人處理。如果有一種可以選擇父母再出生的機制,大概世界上的憂悲苦惱就會減少一半以上。因為父母親的品質至少影響人格二十年以上,而人格性情正是主導人生選擇的最大因素。
    這就是命運以及命運掌控的可能性。
    古老人類為了生存而敬神畏天,他們為了生產豐足的食物而日夜仰觀天空,歸納出太陽月亮與其他星辰的運行規則,把太陽所走的路線命名為黃道,循著黃道分為十二宮位。在迥異的東西方文化中居然發展出非常相似的命運預判法則,西方的占星術和東方的紫微易數。
    從黃道觀看的基礎在四百多年前被哥白尼推翻了,實際上並不是太陽繞著地球轉,而是相反的,地球繞著太陽運轉。即使今日天文學科學領域不斷更新認知,人們對於奠基於黃道觀看的占星術或八字推命、紫微斗數,仍然陷入「信不信由你」的疑惑中,對於古老的運算以及命運的好奇也從未消停。
    煉金術、塔羅牌、姓名學、八字推命、九宮格、各種宗教通靈、靈擺、水晶預知,亙古以來人們因為太想深入命運的奧義,所以從不放棄致力於開發各種工具與方法,總希望能夠一瞥未來,那怕能攫獲一絲絲訊息也好,預知是一件多麼誘人的想望。很多父母親在嬰兒一出生就抱去給算命師看八字,現代人甚至還可以計算懷孕年份與剖腹時辰,預期得到一個吻合自己各種期待的孩子,健康、聰明、孝順、帶財運,包山包海。
    這個美夢來自於嬰兒看起來像白紙般的可塑性,似乎總給父母帶來無限的希望。但是嬰兒的命運其實和整個家族息息相關。父母親以及兩方的祖輩,在家族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時刻都影響著那張白紙。古老面相學中,雙眼即是日月,太陽是父親投射的洞悉,月亮是母親賜予的靈動,那雙天真澄澈的眼瞳永遠在好奇中爍爍發亮,還是逐漸開始閃躲黯淡或忸怩呆滯?每一種神情都是最真誠無欺的鏡子。
    這面鏡子千絲萬縷牽引著滿布神經纖維的身體,情緒在神經傳導中時刻不停地帶領著內分泌腺體,掌管身體內在所有的變化。
    孩童從跌撞習步到安穩站立,左半邊的身體關聯著母親的支持,右半邊的身體緊繫著父親的力量,身體中央從頭骨到尾椎,整條脊柱是靈魂意識的居所。將左右兩邊的父母親能量整合集中,就成為往後在這個世界探索的最大資本。
    海底輪/大地、臍輪/母親、喉輪/父親,這三個脈輪承接著探索世界的最初嘗試。其實命運從來不曾固定屬於哪一條道路,命運是每一個念頭與抉擇的加總。而從小仰望父母的親子關係中培養成的人格,幾乎決定每一次面對事件時的想法與抉擇。

    親愛的孩子
    二十一歲的子清去英國念大學,暑假回來休息後,打算繼續申請就讀音樂教育碩士班。母親已經幫他規畫好,讀完回來就在家附近開一間樂器行,邊收學生教小提琴和鋼琴,邊兼玩樂器,交女朋友、結婚生小孩,一輩子無憂。
    他的排行上面有兩個同父異母的姊姊,還有三位同母異父的哥哥,這五位兄姊中最小的也比他大八歲,他的父母親是各自離婚後再結婚生下他,所以很早就規畫著老年生活要和這個最小的兒子一起住。
    這天晚上子清生日,在家中開慶生會,朋友們帶了各種紅酒、氣泡飲料來,玩鬧到天亮。有些人喝掛了,直接睡在地板上,客廳臥房都分不清楚了,到第二天接近中午才一個個離開。母親進臥房叫他的時候,他側臥橫躺在地上,搖醒他之後才看到半邊臉居然是紅腫的,額頭也有擦傷。子清手扶著頭,感覺強烈的偏頭痛,大概睡一半又從床上跌下來了。這是從小就有的毛病,但是去英國留學的四年中都沒再發作過,不知道為什麼一回家又出現了。
    母親疼惜地撫摸他的臉頰,四年沒回來了,一回來又出事。「在英國一定有一頓沒一頓的吃又常常熬夜吧!沒關係,我和你嫂嫂他們一起去幫你禱告。」母親已經好幾年狂熱於宗教信仰,對於教會捐獻、禱告、活動參與不遺餘力。子清搖搖頭,撥掉母親的手,表示沒什麼大礙,過幾天就會好,不需要大驚小怪。母親卻小聲地說:「唉,這就是牧師說的,家裡有??」母親的話被站在門口的父親打斷了,「是啦是啦,家裡有惡魔,因為我們有佛堂的關係,佛堂上拜的那些都是惡魔!」父親說完哼了一聲,撇頭離開,不久後就聽到客廳傳來父親誦經的聲音。
    子清真後悔暑假回家,原本該在倫敦郊區的星巴克打工,都和朋友說好了,卻禁不住母親的要求還是回來了。他根本想都沒想過畢業後回來經營樂器行。父母親的問題是無解的,像這樣每天相互攻訐對方的宗教已經很久了,他幾乎無法想像畢業後回來,人生將是如何扭曲。申請研究所只不過因為尚未在英國找到工作而已,他絕對要在英國定居。
    小學六年級時,他第一次作噩夢從床上摔下地,父親帶著他去行天宮收驚,母親知道了,就特別找牧師牧師娘和他一起吃飯,牧師娘親手將一條白金十字架項鍊掛到他的脖子上,從此以後,母親每天都要檢查他的十字架還有沒有戴好。父親為了十字架項鍊,帶他去吃三一冰淇淋、買球鞋棒球帽,偷偷告訴他,其實母親的上帝不過是佛教世界第四天的天主,佛教的宇宙觀能量場還是大許多許多倍,譬如國王會分封領土給諸侯一樣。他不小心在晚餐時天真地問母親:「上帝真的是諸侯嗎?」母親立刻拉下臉指著父親的鼻子罵:「你根本是惡魔附身!」父親也破口大罵:「你這個賤人!你給我滾出去!」
    母親收拾皮包行李,臨出門前把子清拉住一起走,屋外下起大雷雨,雷電閃閃,父親摔下洗一半的碗盤從廚房衝出來拉住子清另一隻手,受到拉力的衝扯手臂肩膀都痛,子清驚天動地號啕大哭,大門是打開的,響聲在樓梯間迴盪,隔壁萬媽媽走來勸架,「你們是多辛苦才結婚的,如今何苦呢?這個孩子當初還歡喜地選良辰吉日剖腹生產,是個健康帶財命的好孩子,看在孩子份上,放下行李吧!」
    從此以後子清就不願意多說話了,也許沉默還比說錯話好,父母親是他的天,話說錯了天是會崩塌的。反正生活不過是做功課、吃喝拉撒睡。離開家找朋友玩樂時最沒有壓力,自私一點,別看著父母的臉色,每天就可以過得快樂。
    小學到高中的幾年間,子清經常想逃家,為了躲避父母親總是要求子清對各自宗教的認同。這種時候他就會夢到上帝帶領大批羅馬將領騎著高大的馬匹,每個將領都是臉上刀疤橫眉豎目,另一方,觀世音菩薩號召玉皇大帝天兵天將,祭起大旗纛,各自揮兵在空中廝殺起來,地球變成一片火海,機器人按下核子彈發射,他被丟到快要爆發的火山口,又因為山崩地震而無處躲逃。在心跳氣喘中醒來時,他已經躺在冰涼的地板上。
    多少年了,他仍然沒有擺脫這個噩夢。
    子清苦笑了一下,看時間才想起下午有一個朋友要介紹漂亮女生給他,腫起來的半邊臉實在有礙觀瞻,子清爬坐起來,忽然一陣天旋地轉,背部、肩膀、手肘、大腿、肚子、屁股、膝蓋無處不痛,可能是昨天喝太多了,宿醉的關係。勉強撐著去廁所刷牙,想照照鏡子,頭卻抬不起來,他又驚又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卻仍然不想找爸媽。急忙撥電話找朋友,這就取消了下午的娛樂,由朋友陪同去醫院檢查。
    在醫院,子清連續吐了三次,醫師判定是腦震盪現象,他的脊椎雖然看不出受傷,但是腳已經沒有力氣,頭仍然抬不起來。腦部斷層掃描意外發現小腦邊緣與大腦枕葉間有一顆腫瘤,看腫塊的邊緣是整齊的,醫師覺得應該是良性瘤。可能已經存在很久了,也可能是導致子清經常從床上摔下來的原因。雖是良性腫塊,但如逐漸長大,也許會壓迫中樞神經,造成腿部運動以及身體平衡發生問題。為了更深入確認,也做了抽血檢查。
    隔週去看驗血報告卻有不好的消息了,血中有特殊的胎兒蛋白,白血球與淋巴球指數不正常,紅血球有鐮刀現象,直指惡性造血的可能,醫師又安排兩周後的全身核磁共振。
    不會這麼倒楣吧,也許過幾天就沒事了,子清每次摔床偏頭痛都會這麼安慰自己,也就這樣過好了幾年,從來沒有人知道他的情況。這次應該也不會有例外。但是一周又一周過去了,臉上的外傷雖然平復,脖子無力抬起、胸腹疼痛以及腿軟情況不但沒有好轉,還越來越糟,他必須扶著牆壁才能走路,否則平衡感欠缺之下感覺容易跌倒,頭整個垂掛在脖子上,必須戴上護頸才能勉強挺直,看來他已經無法回英國念書了。
    核磁共振找出更大的病因,他一直有肚臍周圍悶痛的毛病,原來胰臟腫瘤已經悄悄進入第四期,肝臟也有腫塊出現,再印證血液檢查,確認癌細胞轉移到骨髓,是急性骨髓性白血病。父母親靜靜地聽著醫師說明,不能相信一個活脫脫的孩子竟然已經在死亡懸崖邊緣。
    母親崩潰地哭起來,父親伸手擁抱母親。這是子清多少年來夢寐以求的畫面,如今實現了,卻是因為他的病已經無可救藥。胰臟只有一個,癌四期又有多處轉移,是無法處理了。醫師告訴他們,子清應該還有兩個月的存活可能。這兩個月中,最麻煩的會是全身可怕的疼痛。可以這麼比喻,皮膚上一道不小心割裂的傷痕如果沒有處理好,會潰爛出膿,那是非常疼痛的。癌末病人的身體內所有的癌腫塊,最後會因為從血管吸收不到養分而開始潰爛,比皮膚上的潰爛會疼痛上一萬倍。因此癌末病人的鴉片可待因、鎮靜劑、嗎啡等等需求量非常大,口服止痛如果無法完全,就必須注射,只有安寧病房可以處理。
    他們按照醫師的建議,讓子清入住安寧病房,每天從早到晚輪流來陪兒子。彷彿又回到幼稚園時候,子清好幾次發燒住院,父親一下班就來醫院,先讓照顧了一整天的母親回家洗澡換衣服,不久母親又帶著熱熱的飯菜來醫院,打開飯菜盒子,三個人侷促在病床旁的小桌子上分食,幸福溫暖就在手肘靠手肘的擁擠分食中無限擴張。每次父母親相互韃伐,子清好幾次希望自己乾脆生病住院,現在父母親完全不提宗教信仰,至少在他面前是如此,子清無聲地笑了。
    用他的生命換取父母親的和解,是值得的!
    他要求父母把他最愛的一把小提琴帶到安寧病房來,神智清醒的時候他還可以自娛娛人。但是隨著胸水腹水逐漸增加,嗎啡的作用被稀釋,子清經常在半夜全身劇痛醒來,醫護人員幫他加足了鎮靜劑量,用盡各種方法,他仍然熱痛大喘呼吸窘迫,連喝水都嗆到,這已經是醫療的極限。
    好幾天來,子清在痛苦中呻吟,這天夜裡,他又喘咳又痛得必須坐著睡,父親忽然幫他按摩關節穴點,把手放在他腹部最不舒服的地方,母親從他的後腦沿著脊椎慢慢往下撫觸,子清感覺身體內一陣微微的電流通過,舒適又酥麻,疼痛大軍似乎逐一潰散,漸漸睡意爬上雙眼,朦朧中,他看到親愛的爸媽相對微笑著,恍若隔世的微笑,他擁抱著飽飽的安心睡著了。
    原來,他的爸媽在很短的時間內,想辦法找到學習靈氣的機會,為了親愛的孩子,他們輪流認真學習,直接在子清劇痛時派上用場。以手傳遞靈氣進入需求者的身體,最直接的印證即是疼痛的有效緩解。脊椎是所有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伸出長觸鬚之處,撫觸整條脊椎很快可以平息哭泣的靈魂。開啟靈氣的管道接收光能量再給予,是最直接的療癒工具,和任何宗教完全沒有牴觸。因為所有的宗教神聖的力量都在正向大光明中,人們以為進入一種宗教就必須是永遠的精神結合,但是正常人既沒有作奸犯科,也沒有殺人放火,在困境中找尋精神的依靠與庇護,這個宗教接觸看看,那個教義嘗試貼近,尋尋覓覓的路途中,哪一種宗教家庭才合適入住,其實只在每個人的性情合適哪一種信任。是的,關鍵就在信任。進入靈氣的信任中,可以連結原本宗教信仰的信任,沒有絲毫衝突,祈請光的祝福本身,也沒有任何宗教界線。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