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等魂師05:不夠嚇人不出名
末等魂師05:不夠嚇人不出名
  • 定  價:NT$220元
  • 優惠價: 79174
  •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 庫存: 2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魂力覺醒!武力開大絕!
    但可不可以不要一直打架,美少女我也是很累的啊啊啊~~


    隨書附贈:我的「妹控」哥哥們 精美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小劇場〈關於自動棄權這件事〉!


    歷經各種艱難險阻,好不容易終於回到帝都本家,
    玖玖原本打算感動落淚一番,以示自己有血有肉有人性,
    只可惜她不僅連一滴眼淚都擠不出來,
    最後還毀掉了半個演武場!
    呃,其實這真的不能怪她,一切都是端木家太不上道了啊!
    更惱人的是,「逼婚」陰謀好不容易暫時消停,
    端木傲卻因為先前的「護妹行動」而遭到禁錮。
    玖玖內心的白眼忍不住翻了幾翻:吼!麻煩事也太多了吧?!
    但為了展現對「妹控」哥哥的無限支持與愛護,
    她決定一探家族禁地「禁靈山」把心愛的哥哥給拎回家!
    豈料神秘的「禁靈山」竟隱藏著靈氣,
    除了比天塹森林更好玩,還是塊適合修練的風水好寶地!
    想想不久後即將到來的帝都大比,她還得與各家族菁英子弟過招打擂台,
    如今有了「禁靈山」助她修練,再加上哥哥、師父、小狐狸給她撐腰……
    屆時她端木玖想在帝都闖出響亮的名號,那還有什麼困難的呢?
  • 銀千羽

    每天跟文字奮戰的宅女,熱愛寫作與想像。
    生活中最大的樂趣是:小說小說小說,咖啡咖啡咖啡。
    目前最大的願望是──擺脫卡稿的詛咒,努力增加荷包厚度。

    繪者介紹︰
    希月


    腐生菌耽美科,雖是外來種但其實很純良。

  • 後記


    哈囉,大家好。好久不見。
    這一集,當寫到「待續」這兩個字時,銀姑娘簡直感動得要熱淚盈眶。媽媽(?),我終於寫完啦!嗚嗚嗚。想到寫這一集的過程,真是太太太,太一言難盡了。
    開頭難產。
    為了風哥的出場,文字反覆寫寫修修好多次(繼隔壁棚的初會虐了銀姑娘後,這個初會也虐了銀姑娘了)。再來坑坑巴巴的進度,終於一點一點地,寫到後面的時候,來過粉絲團的朋友們,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原始文檔,被word發生問題,給刪、掉、了。救都救不回來的那種。那一刻,銀姑娘真的是震驚得不敢相信了。好不容易快寫好了竟然給我來這齣?!這打擊太大,銀姑娘暈眩了兩天……
    各種拜G大神拯救與查證方法無效後,最後終於在NB找到前期存過的文檔。只缺後半,不用全部重來──也是要感謝。
    銀姑娘認命啦!唬哧唬哧地重寫,邊寫邊想,後半的這一版,跟之前寫的那一版,一定不太一樣。果不其然,寫到後十分之一要收尾的時候,猛然發現,這進度不對呀!就這種篇幅,根本寫不到原來的那一段啊!但是,已經這樣了,寫不到就寫不到吧,繼續──
    這個時候,銀姑娘很高興,因為,終於快寫完啦,白天還很快樂地和編編打招呼,到了半夜,就差半章的時候──游標,不動了。word,不動了。文件,不見了。
    銀姑娘:……
    又、來、了!銀姑娘感覺靈魂已經升天,沒力生氣呼喊救救命了。

    被word一再坑的銀姑娘,也是會學乖的。從第一次大當後,銀姑娘每天都備份。跟編編報告的時候,正好也備了一份。所以這次毀掉的,就是後面大概十分之一。
    再寫第三次~~

    因為word虐銀姑娘。銀姑娘太氣了,只好虐吃瓜群眾。(喂)
    於是這後十分之一,跟消失掉的那一版,又不太一樣啦!(哈哈哈)所以,大家現在看到的這一集,已經是第三版啦!(這次一寫好,還沒順稿,就先寄給編編一份,自己也備份,絕對要預防再被坑)
    終於把稿子順完後,銀姑娘簡直感動得想哭。這坎坷的「玖5之路」啊,銀姑娘終於走完了。嗚嗚~然後寫完的時候,還忍不住腦洞一開,蹦了兩個小劇場,還有一個之後應該會寫的番外,或可能寫在下一集裡。
    寫到這一集,天魂大陸的主要人物,大概都出現啦!玖玖也從天魂大陸生活小白,進化到現在半白的程度。(傲哥:我的功勞。駒哥:我也有啊。)接下來,玖玖將正式踏上大陸舞台!(大殺四方?)
    最後,要對大家說一聲:讓大家久等了,也謝謝大家的等待和鼓勵,希望大家會喜歡這一集喔。咱們下回見^__^

  • 第四十四章 端木世家第一天才

    突來一聲沉喝,挾帶一股力道。
    圍擋在大門前的數十名執法隊人員還來不及轉回頭,只覺一陣狂風席捲而來,身體一陣失重感!
    等看清楚時,他們已經懸在半空中!
    「呃──啊──」
    「誰?怎麼──」
    「怎麼回……」
    「拉、快拉住我,救……」人咧!
    震驚還沒過、求救聲還沒喊出來,數十個在空中用手腳抓來踢去、找不到重心的執法隊員們已經不由自主又飛撲往另一個方向──
    「哇、哇啊……」
    「砰砰砰砰砰!」
    「呃呃呃噗呃──」
    執法隊員們全數撞上演武場的圍牆,個個重摔落地,「砰砰砰」的響聲伴隨著一陣的痛哼聲,讓所有在場的人光聽都覺得一陣痛。
    隨之,狂風餘勁散開,吹過整個演武場,拂起衣角無數。
    原本吵雜的演武場,內外頓時一片安靜。
    狂風的餘勁,讓眾人不得不暗暗將重心下移,免得站不穩腳步。
    「這陣風……」風勢讓人不得不瞇起眼。
    「是誰……」怎麼風勁這麼大?
    演武場上的子弟們忙著擋風,而站在上方的端木定灼和幾名長老,已經看清了由門外遙遙走來的那個人──
    守在演武場內圍最後方的年輕侍衛們,看見平時敬重的執法隊前輩受傷,個個怒了──
    「膽敢在端木世家門前傷人,放肆!」
    「擅闖端木世家者,死!」
    長老們連阻止都來不及,就見守在那的十幾名年輕侍衛,齊力發出攻擊,直擊來人。
    而來人,只是眼神一沉,衣袂微動,一股氣流自他身上傾洩而出,不但將迎面而來的攻擊沖散,餘勁還撲向那些年輕侍衛們。
    「啊!」
    「呃!」
    「哇──!」
    「哎喲!」
    這次沒人被捲上空中,但是,發出攻擊的人卻全部被氣流震倒,當場屁股先著地,發出好幾聲悶叫──痛的。
    其他侍衛與執法隊員們,頓時不再輕舉妄動,但個個神情緊繃。
    端木定灼臉色微沉。
    「端木風。」
    僅僅只是一個喝斥,冷冽的語氣,明明音量不大,卻猶如當頭棒喝的一聲響,直接打入靈魂,讓演武場上的人心驚膽跳。
    只兩招,就破掉演武場的防衛,傷了他這幾年培養出來的侍衛與執法隊員各十數人,開出大門口前的一條路。
    這種破壞力,就連他和長老們都有一瞬間被驚住──但這怎麼可能?!
    端木定灼完全不接受這個事實。
    他怎麼會被一個天魂師嚇住?!
    上一次他聽說端木風的消息,是三年前。難道短短三年,端木風的實力已經提升到足以威脅他了?!
    絕對不可能!
    短短三年,端木風天分再高,也不可能提升整整一階。
    不可能、不可能。
    但,可以確定的是,他的實力的確比以前強了。
    端木定灼神情沉沉地看著他由遠而近,緩緩走來,但他卻沒有看他們,他的眼神所看的,只有一個方向。

    xxx

    一扇演武場大門,一道門檻。
    區隔出門裡、門外。
    擋在大門口那些礙眼的人消失,一道俊挺的人影踩著沉穩的步伐,看似緩慢,身形卻忽隱、忽現,眨眼間已經越過門檻,出現在門口,再一晃眼,他已經穩穩地站在大門口──
    這種速度,先是嚇了眾子弟們一跳。
    但當在場的升侍衛超過十年的子弟們看清楚來人時,就個個倒吸口氣、震驚得瞪大了眼。
    怪不得他們覺得哪裡不對,又覺得有點熟悉。
    「他、他他他……」激動得說不出話。
    他們認識他啊!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他……」旁邊的同伴,同樣激動得只能點頭點頭再點頭,嘴裡只會講「我知道」,但是兩眼放光,捨不得移開。
    「六六六六……」
    「溜兒什麼呀!」結巴的被巴了一下後腦勺。「是六六六……」
    一樣結巴。
    太太激動了,因為他是──
    偶像!
    他們記在心上,最敬佩的人啊!
    一離家就是十年,中間除了帝都大比,就只回來過一次,而且還只見了族長一面,人就又不見了的那個人。
    這些年來,他們只聽過他又打敗了誰、又闖過了什麼危險的地方,又跟誰一起做了什麼驚嚇別人的大事,還有,他被列為天魂大陸十大天才少年的事蹟──
    總之,就是他十年不在族內。
    但族內到處充滿他的傳說啊!
    這位,端木世家年輕一代,實力最強的天才。
    他回來了!
    他竟然突然冒出來了!
    他們的偶像回來啦?!
    有點不敢相信……
    不是他們不夠淡定,實在是這位──近十年來出門像失蹤、事蹟安危全靠「傳聞」的少爺,回來得太突然了啊。
    這些驚喜、懷疑的低呼聲,他像聽見、又像是沒聽見,反正一律無視。
    他目不斜視地跨過門檻、踏進端木世家大門。
    小玖也在看著。
    那是一個很好看的男人。
    清亮的眼眸、綴上細長的眉,淡麥的膚色、挺立的鼻梁,組合成一張立體分明的五官。
    當面無表情的時候,看起來有些銳利,卻絲毫無損他俊美的面容;一身白金色的輕鎧,英姿颯爽,有著少年般的面容、張揚懾人的神情,也有著成年男子般的沉穩、如松的挺拔身型。
    高束的黑髮、並著一身白金色的披風,隨著他身形的移動,率性飄揚在身後;步伐移動間,似有風旋在周身圍轉。
    乍然看到傳說中的、久違的少爺出現,在場的子弟們個個神情激動、臉色發紅,不斷抓著身邊的人搖晃,他們沒看錯吧沒看錯吧少爺真的回來啦而且這麼帥氣的出場方式簡直拉風閃亮得教人移不開眼啊啊啊……
    不行,他們有點激動得淡定不下來。
    六少,實在太帥氣、太帥氣、太帥氣!
    執法隊的前輩們,對不起啦!不是他們不想同仇敵愾地報仇一下,而是他們更服這一位呀!
    眾子弟們一陣興奮,但是有人突然想到──
    「聽說……六少很疼一個妹妹……」
    身邊的同伴,沉痛地點點頭。
    「就是九小姐。」無誤。
    所有人:「……」
    他們、正在、圍攻、九小姐!
    完了完了,六少會不會因此討厭他們、要教訓他們……
    「我們也是身不由己啊……」自首有沒有效?他們要自首!
    三爺和長老的話,他們哪敢不聽?
    六少會不會記恨他們啊?
    端木家的子弟們有人興奮、有人擔心。
    看他的眼神,也從目不轉睛、滿眼興奮,到一臉擔憂畏縮害怕,默默後退、再後退。
    就怕六少一個動作,他們跟著就要「飛上天」!
    只是就算怕,他們還是集體看六少看得目不轉睛,滿臉崇拜。
    六少卻誰都沒理,眼神直直看著此刻面對門口,表情有點疑惑、有點訝異、有點不解,還帶著點兒好奇的嬌俏少女。
    隔著幾丈的距離,兩人默默對視。
    五年。
    五年不見,她長大了。
    但他依然一眼就認出來──是她。
    秀氣白皙的五官,沒變。
    印象中嬌小的個子,雖然長高了不少,但還是嬌小。
    記憶中五官,脫了少許稚氣、多了些許少女的風姿。
    但是,卻都一樣漂亮,像陶瓷娃娃一樣,晶透無瑕。
    而最大的改變,是她的眼神不再木愣無神,而是有了靈動的神采。
    就這股靈動、一眨一皺間彷彿會說話的表情,便足以讓她整個人鮮活起來。
    眼神流轉間,一眨眼、一顰眉,處處充滿慧黠。
    她的表情,俏活豐富,彷彿會說話。
    再不是那個木木訥訥、毫無反應的小娃娃。
    他的眼神只注視著她,細細地看著她。
    至於待在她肩上的紅色小狐狸──暫時不在他的視線範圍裡。
    而她,同樣在看著他。
    這是一張存在她記憶中的臉龐,充滿英氣與帥氣。
    端木世家嫡系子弟,基本上沒有出現過醜男或醜女,通常是男的帥、女的美,只不過有的人在外貌上,更為出色。
    關於這一點,端木六少同樣是本代眾男性子弟中,被公認最為出色的。
    然而特別的是,當別人第一眼看見他時,注意到的不是他有多英俊,而是他那種氣質。
    那種混合著俊雅正直、卻又有些難以捉摸的神態,似正非正,那種捉摸不定的氣質,比他優雅帥氣的五官更引人注目。
    他一步一步走來。
    高瘦的身型,沒有威嚇人的強烈壓迫感,但他步伐前進間,一步一步,卻隱隱帶動周遭氣流,散向四周,像在無聲地催促在他前方的人,別擋住他的去路,快讓開。
    場內所有子弟們在愣神過後,隨著他踏步前進,紛紛不由自主往兩旁退散,硬是將被他們圍堵的練武場裡,清出一大片空地。
    端木玖看著他,一步步走向自己,直到他站定到她面前,還是滿眼專注、滿臉嚴肅,卻沒開口;她這才微偏了頭,像在思索什麼。
    一會兒後,她開口了:「六哥。」
    清稚的嗓音,隱隱有一種不確定。
    因為,她只在「記憶」裡看過他。
    而且最近的一次,還是在五年前。
    五年的時間經過,他的外表幾乎沒改變,還是一副剛成年的模樣──其實以端木玖的判斷,她覺得六哥好像變更年輕了。
    因為,他皮膚變得更好了呀!
    不但沒有黑,也一點都沒有那種在外奔波的人會有的古銅、小麥的膚色。
    反而白白淨淨、溫溫雅雅。
    但在這個強者為尊、實力至上的大陸,六哥當然不是那種文弱的奶油小生或連抓雞力氣都沒有的書生型男人。
    溫雅,不過是一種將所有力量掩藏起來的溫和表象。
    這個世界的人,有害沒害,從來不能以外表來衡量。
    如果有誰忽略了這一點,那麼被坑害絕對沒什麼好同情的。
    聽見她的聲音,俊美的青年驚喜地笑了。
    「小玖。」
    接著張開手,他彎身攔腰抱起她、舉高高,大笑著轉了一圈。
    「小玖、小玖,妳真的好了!」
    收到北御前傳訊的時候,他還不太敢相信,但現在見到她了、聽見她的聲音了,這表示──她是真的好了!不傻了!
    感覺,好像在作夢,他好高興,好高興……
    「……嗯。」六哥好激動,玖玖有點不適應。
    她竟然被舉高高了。
    她不是三歲以下的幼兒了,這種事,完全不符合她現在美少女的年紀和形象耶!
    就算是上輩子,她也沒被舉高高過。
    但這種抱法,卻讓她有種熟悉感。
    小時候,她常常是被抱著走的。
    記憶裡,她曾經呆呆愣愣的,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對任何事都沒有反應。
    吃飯、走路、睡覺、起床……樣樣需要別人幫忙。
    在別的相似年齡的子弟們,每天辛苦地修練、在演武場與住處來回忙碌的時候,只有她最「悠閒」。
    什麼都不用做、也什麼都不必管。
    每天吃飽了,就是坐在北叔叔和自己住的院子裡,看著院子外的人走來走去,忙忙碌碌。
    那時候六哥怕她無聊,常常在演武場的修練時間結束後,來到院子裡抱抱她、逗逗她,帶她出去玩兒……
    ──那記憶實在太呆了,簡直不忍卒睹。
    地洞咧?
    她想跳下去!

    而即使端木玖被舉高高、又轉圈圈,依然很沉穩地坐在她肩上的小狐狸──更不適應!
    牠瞪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有點不高興。
    但是內心想著,小玖的表情好多、好有趣,這種抱法……要學起來。
    在一人一狐還有點適應不良、各自默默思考又糾結並學習的時候,俊美的青年已經稍稍放下她,臉上還揚著笑容,眼神一直看著她。
    以前呆呆的、木訥的、乖乖的小玖,很可愛。
    現在靈動的、美美樣的、會開口叫人的小玖,也很可愛!
    「六哥?」怎麼一直看著她?
    端木風輕喟一聲。
    「小丫頭,長大了。」笑著揉揉她的頭。
    他一點都沒忽略她臉上的糾糾結結和呆愣,真是……好可愛!
    「……」前生今生都沒這麼被當成小娃娃揉過的小玖,又適應不良地呆了一下。
    這個,再揉下去她的髮型會亂,她要不要抗議一下……
    才考慮著,端木風已經依依不捨地放開手。
    揉幾下就好,這麼可愛的小玖的這麼可愛的髮型,揉亂太可惜了;雖然觸感很好,但為了小玖可以漂漂亮亮,還是要忍住。
    「小玖,再叫我一聲。」
    「六哥。」是這一聲?
    「嗯。」他很愉快地應了。
    「……」六哥好像……還很激動,看起來有點──傻!咳,不是,就是太高興了,所以笑得太開心了點兒。
    「糟糕。」俊美青年突然臉色一變。
    「怎麼了?」有人想偷襲嗎?
    她留意了一圈周圍。
    雖然因為端木風的出現,讓現場一觸即發的氣氛被打斷,但端木玖沒忘記她現在腳踩在哪裡。
    她還處於被人虎視眈眈地算計、被眾人包抄著準備把她抓起來的危急情況中呢!
    「妳第一次叫我哥哥,應該給妳見面禮,我竟然沒有準備到。」扼腕!
    端木玖:「……」
    這句話跟她想的完全不是同一回事!
    「不過我有帶禮物要給妳,見面禮我再補給妳。」俊美青年馬上想到辦法,笑著對她說。
    「不用──」
    「要。」拒絕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端木風打斷。他一臉嚴肅:「身為妹妹,不能剝奪當哥哥的樂趣,懂嗎?」
    「……」懂了。
    以前,每次六哥來看她,都有帶禮物。
    小到一顆糖果,大到像魂器這樣的貴重物品,不管價值貴不貴重,只要覺得適合她的、好玩有趣的,他都可以眼也不眨地送給她。
    從小到大,除了北叔叔,就只有端木風對她疼愛有加,一點都不把她當成傻子看待,也不輕視。
    連儲物手環這樣的魂器他都可以請人特別煉製給當時還是個傻子、不能使用魂力的她,已經很足以表示出,這個哥哥有多疼愛她這個妹妹了。
    而且從他出現開始,看的想的說的,全是她這個妹妹,這種關愛,讓端木玖對他少了一點陌生、多了一點熟悉感。
    「六哥,你要給我什麼禮物?」她好奇地問。
    「很多,有──」他心念一動,才想從儲物戒裡拿東西,右手就被制住。
    端木風抬起頭,被阻止拿禮物的不爽表情,立刻變成驚喜:「北叔叔?!你也在這裡……不對,你當然會在這裡,我竟然沒有看到你。」笑嘻嘻的。
    北御前在這裡,這一點都不必意外。
    做為一個從小對小玖保護有加的超級奶爸,北御前當然不會放小玖一個人來面對可怕的場面,有他陪著,才正常。
    明明站在端木玖身邊、卻完全被忽視的北御前:「……」
    差點翻白眼。
    他這麼大個人站在這裡竟然可以完全被忽視,這眼神──真是夠夠的。
    「北叔叔,好久不見。」端木風手一轉,手勢從被制止變成兩人握手,還晃了兩下。
    「好久不見。」正經回道,手腕微轉,就脫出握手,變成攻擊。
    「北叔叔一點都沒變。」還是一副少笑又嚴肅的樣子。端木風一邊應招一邊回道。
    幸好小玖不怕冷臉,不然北叔叔的嚴肅表情可以嚇哭小孩。
    轉瞬間兩人你來我往地攻守攻守,用一隻手也打得不亦樂乎,速度快得讓人幾乎看花了眼。
    但兩人臉上的表情始終輕鬆寫意。
    「你倒是……消息靈通。」指他及時趕到這裡,人未到、聲勢就先放出來的氣勢。
    「不夠及時。」端木風有點懊惱。
    他看得出來,演武場上有動過手的痕跡,這表示小玖或北叔叔,之前應該與這些護衛們、甚至是演武台上的人起了衝突。
    他趕來得太慢了。
    「但也不慢,剛剛好。」北御前一說完,兩人快得只剩影子的對招終於停下來,又是一副握手的動作。
    「你倒是變了不少。」看著他,北御前挑眉。
    更張揚了。
    「託福。」端木風笑咪咪。
    「變什麼?」端木玖好奇地問。
    「變──」端木風正要解釋,突然想到禮物的事,「剛才──」
    「就算你看到小玖很開心,也不要忘了這裡是哪裡。」北御前打斷他的話,說道。
    端木風終於有空注意到他們在哪裡、現在什麼場面。剛才完全忘了這群人的存在。
    禮物不適合現在給。
    北叔叔的阻止是對的。
    「那我們走吧,到我那裡去。」端木風飛快放開還和北叔叔握著的手,改牽小玖的。
    不相干的人太多。
    東西種類也太多。
    送小玖的禮物才不要在這裡被他們看見,先回他住的院子,再一樣一樣跟小玖慢慢說。
    還可以和「會說話」的小玖,說很久的話;很好,說走就走!
    而北御前,則走在小玖的另一側,三人一起往門口走。
    一個天階高手北大人、一個嫡系第一天才的六少、再加上一個──剛才把端木縈縈打趴的九小姐,本來悄悄又圍住他們的端木家子弟們,頓時氣弱地又後退了幾步。
    對北大人,他們聽說很久,在場子弟大部分都還沒有突破天階,對於天階高手,有本能的敬畏。
    對於六少,他是端木家本代第一天才、實力與魂階是每年蹭蹭往上飛,為家族爭到榮譽、又名列天魂大陸十大天才少年之一,他們崇拜都來不及,哪裡會想和他作對?
    最後對九小姐,那真是被剛才那場對決鎮住了。
    武師,也可以打贏魂師,以弱克強的呀──呸呸,什麼以弱克強,九小姐明明就很強!
    實力比較弱小的子弟們,頓時對未來有了新希望,看九小姐,就像看一個新偶像一樣,根本不會想攔阻。
    於是三人還真的一路暢通無阻。
    看見這兩兄妹加北御前這麼無視他的存在,眼看著就要走出演武場大門,端木定灼再度喝止一聲:「站住!」
    端木風往大門走的腳步一頓,想起來他日夜趕路回來的緣由,於是慢慢轉回身,看著端木定灼。
    連聲招呼也沒有,完全無視他這個長輩,端木定灼黑著臉質問:「出去歷練這麼久,看見長輩連問候都不會了嗎?」
    面對氣勢洶洶的端木定灼,端木風忽然笑了。
    在他露出微笑的同時,在場眾人彷彿感覺到一陣和風吹過身邊──錯覺吧?
    明明是針鋒相對、一不小心就要打起來的場面,他們怎麼會覺得和風溫煦?一定是錯覺。
    「是侄兒失禮了。」要問候是吧?
    簡單,滿足你。
    一反剛才的傻哥哥樣,端木風彬彬有禮地朝端木定灼所在的位置,微微躬身行了個禮:「三叔好三叔好久不見三叔安康三叔再見。」
    說完,對著身邊的小玖說:「小玖,問三伯好,然後把我剛才的話說一遍。」就像小時候,端木風帶著她出去玩,儘管知道她不會回應,還是每到一家店,或看見什麼物品、什麼人,就對她教一句,連打招呼都會教。
    即使她從來沒跟著他開口或行禮,對人進行禮貌的招呼,他還是每一次都會教她一遍。
    這次,端木玖一聽他的話,立刻站好,同樣朝端木定灼行了個禮:「三伯好三伯好久不見三伯安康三伯再見。」
    完畢。
    「很好,我們走。」端木風很滿意,打完招呼牽著小玖,轉身又走人。
    端木定灼差點傻眼。
    什麼不倫不類的問候!簡直狗屁不通!目無尊長!
    還竟然就這樣要走了?!
    「來人,攔住他們!」
    「是!」一聽到命令,所有護衛與子弟們反射動作,就圍住三人、以人海城牆,層層擋住大門。
    被攔路的端木風再度停步,臉上的表情沒有半點怒火與慌張,反而充滿玩味,「三叔,你調動執法隊攔住我,不怕我到大長老面前告狀?」他可不是犯錯的子弟,身為端木世家本代天資最高的嫡系子弟,端木風在端木世家裡的號召力與權力,可不輸一般長老。
    無論家族護衛還是其他子弟,無故攔住他的路、更意圖攻擊他者,視同挑釁與不敬。
    簡單來說,現在出手攻擊他,是要受族規懲罰的喔!
    擋在大門前的幾名執法隊員,頓時更遲疑了。
    「你妨礙了我的正事,就算大長老在這裡,也不會幫你。」端木定灼有恃無恐。
    「我妨礙了三叔什麼?抓小玖嗎?什麼時候開始,普通子弟,也可以隨便對嫡系子弟動手了?」端木風笑笑地反問,眼神不怒而威地掃過那些執法隊員與家族子弟們。
    子弟們雖然行動上一點讓步的跡象都沒有,但是心虛的眼神有點兒飄。
    端木定灼則是一臉威嚴地說道:「不是隨便。端木玖不遵從家族命令、更打傷長老之女,他們動手攔人理所應當;如果你執意要幫端木玖反抗家族,就一併同罪!」
    「什麼命令?誰發的?」端木風反問。
    「與你無關。你現在立刻退開,不要妨礙我行事;剛才的事我就不計較,否則──」
    「否則,就和小玖同罪,是嗎?」端木風幫他說。
    「沒錯!」
    端木風點點頭,依然笑咪咪的:「那就同罪吧。」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37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我的缺點是缺你(簡體書)
      • 優惠價:139元
      • 紅學六十年-三民叢刊15
      • 優惠價:117元
      • 樹媽媽
      • 優惠價:185元
      • 楚狂人投資致富SOP2
      • 優惠價:310元
      • 輕井澤
      • 優惠價:238元
      • 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
      • 優惠價:284元
      • 甘地(平)
      • 優惠價:169元
      • 劉伯溫:燒餅歌與推背圖
      • 優惠價:211元
      • 石頭裡的巨人:米開蘭基羅傳奇(二版)
      • 優惠價:139元
      • 保證成交的客戶心理操控術
      • 優惠價:211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