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166餘萬種 1.9萬
六爻(壹):鵬程萬里(簡體書)
六爻(壹):鵬程萬里(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55元
  • 定  價:NT$330元
  • 優惠價: 75248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10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六爻》全五冊之第二部,重磅上市!

    ★Priest,超人氣作家,代表作:《默讀》《有匪》《大哥》備獲好評,掀起一片評論熱潮!
    ★作者文風瀟灑暢達,題材類型包羅萬象,極擅以幽默語言諷刺現實,引人深思!
    ★懵懂的少年,痛苦的成長,探討生與死哲理意義上的扛鼎之作!
    ★《六爻》已簽約同名影視!Priest親自修訂,編輯部兩年打磨


    本作是晉江暢銷作者Priest的一部原創古風小說。故事講述了一個破敗不堪的沒落門派“扶搖派”如何在臭美猴、搗蛋精、刻薄鬼、二百五和小雜毛這幾個同門師兄弟的手里重振繁榮的故事。年少時便遭遇事故打擊命途坎坷,門派沒落、毫無依靠的師兄弟們又該在塵世間何去何從?雖然作者行文戲謔幽默,但引人入勝的故事發展下暗藏的情感卻不容忽視,並且作者極其善于營造氣氛,故事更是高潮迭起,懸念層生。看畢掩卷,卻會發現《六爻》的一切悲劇來源于“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是源自人性的執念,對長生權勢的渴望。海報:

  • Priest
    原創熱銷作家,代表作《山河表里》《大哥》《默讀》《鎮魂》《有匪》等,已影視化作品:《鎮魂》,即將影視化作品:《默讀》《有匪》《六爻》等。作者文風精練,寫作以來,熱銷至今。作品多正劇向,語言詼諧幽默,行文流暢,風格大氣,善于構建各種各樣的世界觀,能夠把對于人生哲理的探究和情節較和諧地融為一體。
  • 小說的結構很清晰,整本書氣勢恢宏,格局宏大。《六爻》對于整個背景世界的描寫並不多,基本都是繞著師門四人的故事在打轉,但你讀后就是覺得,這個世界很龐大,有一種仙氣,毫不做作,唯細節處見真章。讀《六爻》,像鯤鵬現世,有謫仙的感覺,是一種道心的大圓滿。
  • 第一章 斬斷塵緣
    第二章 扶搖
    第三章 修行
    第四章 后山
    第五章 天劫伊始
    第六章 步入仙門
    第七章 下山
    第八章 北冥
  • 第一章斬斷塵緣
    程二郎十歲那年,家裡來了個神神道道的老道,自稱同二郎有緣,他爹聽說這緣分值紋銀二兩,喜出望外,當場做主,將他賣給了道士。
    今年年景不好,幾個月沒下一滴雨,眼看著就是顆粒無收的一場大荒。年前程二郎的娘又生了小弟,小弟生得艱難,他娘產後一直虛弱得下不了床,家裡少了一個能幹活的勞力,多了個整天吃藥的病秧子,本就不富裕,一時間更加捉襟見肘。老大學徒已有一年半,再過上幾個月,就能讓家裡見著回頭錢,是程家的指望,老么尚在襁褓之中,做爹娘的割捨不下,只剩下中間一個二郎,純屬多餘,叫人買了,到底也有個去處。
    二郎臨走的時候,他的親娘破天荒地下了床,紅著眼塞給他一個小包裹,裡頭是幾件換洗衣服並一打發麵餅子。衣服不必說,自然是他大哥穿不了改的,餅是他爹頭天后晌連夜做的。
    做娘的看著年僅十歲的幼子,忍不住在袖口掏了掏。程二郎見她哆哆嗦嗦地摸出了一吊銅錢,顏色晦暗的銅錢突然將二郎冷漠的心弦撥動了一下,他像只凍僵的小獸,在冰天雪地裡聳動鼻尖,嗅到了一點儿娘的味道。可那一吊錢叫他爹瞧見了,男人在旁邊重重地咳嗽了一聲,女人便只好又含著眼淚,將銅錢揣了回去。於是“娘的味道”就如鏡花水月,忽悠一下,沒有容二郎聞個真切,就煙消雲散了。
    “二郎來。”他那沒滋沒味的娘拉了他的手,將他領到里屋,在床沿上坐下,指著屋頂上吊著的小油燈,問道,“二郎,你知道那是什麼?”
    程二郎漠然地抬頭看了一眼,答道:“仙人長明燈。”
    這貌不驚人的小燈,是他們程家的傳家之寶,相傳是二郎太奶奶的嫁妝。巴掌大的一盞,古樸的烏木底座上刻著幾行符咒,沒有燈芯,也不用燈油,它就能自行發光,長長久久地照亮那一尺見方的地方。
    程二郎一直想不通,這玩意兒除了夏天招蟲外還有什麼用途,不過仙人之物麼,向來不必有什麼實際用途,只要在街坊鄰里串門時能顯擺一二,對於鄉野村夫而言,它就是個可以世代相傳的寶貝疙瘩了。
    所謂“仙器”,就是“仙人”刻了符咒的東西,凡夫俗子仿也仿不來,仙器品類眾多,用途更是五花八門,有不用添油的燈、不怕火燒的紙,諸多種種,不一而足。有那富貴人家用的飯碗外畫著仙人撰寫的符咒,可以避百毒,打碎了以後,一個瓷片就要四兩黃金。
    “仙人”,其實就是“修真之人”,也稱“道人”或者“真人”,據說他們以引氣入體、溝通天地為入門,倘或修為再深些,還可以辟穀不食、上天入地,乃至於長生不老、渡劫成仙。
    種種傳說有鼻子有眼,但真仙人誰也沒見過,好仙器更是千金難得。程家娘子彎下腰,殷殷地看著二郎,近乎討好地溫聲問道:“等二郎學成歸來,也給娘做一盞長明燈好不好?”
    二郎沒有回答,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心裡涼薄地想道:想得美,你今天把我送出門,以後我不管學成學不成,是死是活、是豬是狗,都絕不會再回來看你一眼。
    程家娘子一怔,發現這孩子不像父母,倒有點她娘家大哥的影子。她大哥是她家祖墳上冒出來的一小縷青煙,從小不像農家子,長了個眉目如畫的模樣,父母傾家蕩產供他讀書,十一歲就考上了秀才,人都說她家落了個文曲星。可文曲星大概是不願在人間久留,還沒來得及考上舉人,就病得一命嗚呼。大哥死的時候,程家娘子還小,有些印像已經模糊了,現在忽然回憶起來,想他在世的時候,彷彿也是這樣,有一副天生地長的城府,不管心裡是歡天喜地還是怒火蓬勃,都只是這麼輕描淡寫的一眼,矜持得不動聲色,又讓人心生畏懼,怎麼都親近不起來。
    她不由自主地鬆開了手,同時,二郎也好像明白她的疏遠,不著痕跡地後退半步。他就這樣,溫順且不置一詞地將母子兩人的生離死別掐了個戛然而止。
    就這麼著,二郎跟著老道士走了。P2-5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