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女鬼:民俗學裡的女鬼意像
臺灣女鬼:民俗學裡的女鬼意像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第一本從台灣民間傳說來談女鬼的專書
    ◎蒐羅各處的通俗鬼話結合+兼顧嚴謹的民俗論述=充滿閱讀樂趣的女鬼專書

    時常聽聞,怨氣難斷的女鬼依著生前執念纏著生人報仇、冥婚
    為何傳說總是女鬼的故事多?為何鬼故事中總是女鬼傳說最恐怖?

    對傳統女子而言,化作厲鬼是唯一得到自由與力量的方法──
    傳說中眾多的女鬼故事,都是女子因為生前受限於傳統禮教與生理的弱勢,受盡屈辱並不得善終後,被迫成了可怖的厲鬼逗留於陽世間,藉由自己或求助生人滿足生前的願望。
    這彷彿也說明傳統下的女性,受限於父權體制,唯有到了另一個世界,生前的委屈才能得到平復的悲哀……

    書中舉列處隧道、校園、水邊、山中等處的女鬼傳說,剖析民間之於女鬼的意象。

    內容介紹
    ◎前言 為何恐怖故事裡最嚇人的總是女鬼?
    ◎卷一 形女鬼:女鬼成因與特性
    男鬼、小鬼這麼多種阿飄,為何是女鬼是大眾最恐懼的對象?內容從死因與女性的類型作分析。
    ◎卷二 遇女鬼:生前說不出口的仇怨
    水╱井邊、山╱林內、校園、隧道等等,為何這些地方總與女鬼扯上邊?以場所做分類,分享各式女鬼奇譚。
    ◎卷三 說女鬼:眾人的冥界想像
    解讀女鬼故事所反映出來的社會文化意義,從兩性的觀點出發,指出男女差異,社會為之框定的刻板印象,透過故事意涵的分析,挖掘女鬼故事所蘊含著底層意義。
    ◎卷四 女鬼的重生
    溫柔如水的女人何以成為猙獰恐怖的女鬼,內容重新檢視社會的性別建構,揭露女鬼其所隱含的文化意義。

  • 陳秀華
    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所碩士,目前為學校教師。自小因特殊體質,除了具有某些能力外,也深受另一空間鬼神的干擾,尤其是女性的鬼魂時常展現出她們不安定的靈魂,令人狐疑不已,因此結合學術專業,藉由大眾耳熟能詳的民間傳說,抽絲剝繭將她們的無奈與心酸一一呈現出來。
  • 作者序
    前言 為何恐怖故事裡最嚇人的總是女鬼?
    ◎卷一 形女鬼:女鬼成因與特性
    ◈無法安息的死亡:自殺與他殺
    自殺
    他殺
    ◈徘徊人間的緣由:意外與絕祀
    意外
    絕祀
    ◈女鬼的這輩子:生前身分與特性
    無抵抗能力之幼女
    封建禮教下的閨女
    遭棄受虐之婦女
    ◈小結
    ◎卷二 遇女鬼:生前說不出口的仇怨
    ◈遇女鬼的情節
    因果報
    女鬼報恩
    女鬼復仇事
    主動求助
    借屍還魂
    捉交替
    ◈遇女鬼的地點
    後花園
    水╱井邊
    山╱林內
    校園
    隧道
    夢境
    ◈小結
    卷三 說女鬼:眾人的冥界想像
    ◈遭遇女鬼的文化意義
    政治環境
    宗教信仰的影響
    對浪漫愛的渴望
    ◈女鬼故事的性別意義-從男性觀點出發的考察
    女性作為男性欲求的客體
    1.美麗的姿色
    2.性滿足
    女性作為男性自我實現的工具
    1.名利的欲求
    2.權力的欲求
    ◈女鬼故事的性別意義―從女性觀點出發的考察
    女性主宰的權利與慾望
    1.權利的提升
    2.主宰慾望的擴大
    脫禮教的束縛
    1.追求自我實現
    2.抗爭父權體制
    ◈小結
    卷四 女鬼的重生


     

  • 前言

    為何恐怖故事裡最嚇人的總是女鬼?
      在充滿神祕未知,浩瀚無盡的宇宙中,存在著超出人類智慧所能理解、科學得以驗證的種種現象,千絲萬縷交互糾纏著,蘊含著無窮盡、無法解釋的意義。人,有如滄海一粟,在這遼闊的天際,相對地渺小了。人隨著生活的際遇坎坷浮沈,於人生旅途上,充滿著各種不可預知的變數。特別是面對生死大事,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生,生死循環不斷,按著一種自然規律進行,誰也無法拒抗。死後世界雖說幽明異路不容探索,但由於人對於生命結束後要往那裡去的好奇與想像,有著天馬行空的想法,因此人在有限的生命,引來對生命無限的遐思,以致於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無數關於超驗感應的事蹟與敘事,以及說不完的鬼故事。
      自古以來稱出生為人,死後為鬼,其實人除了「肉體」外,還有一個「靈體」,這個「靈體」與「肉體」平時會完美無缺地崁合在一起,但在「肉體」死亡後,「靈體」仍可能獨立存在於第三度空間,當時間與空間巧妙重疊時,造成「靈體」的出現,就是所謂的鬼。在科技當前、凡事求證,現代化的今天,這些無法得到驗證的現象,卻依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好奇不已。然而在講求科學的今日,鬼神信仰似乎是無稽之談,凡事都用科學做驗證求得的才是事實,但未知的空間是神祕廣大、不可知的,此現象已超過了科學範疇,簡單地說人世以外的空間是深不可測,更是無法掌握,因此,也讓人們對人世間以外的空間有了無限的想像。
      人在結束生命後,靈魂是沿著什麼樣的軌跡再度回到這個現實的世界,人死進入靈界裡雖稱脫離了塵世間瑣碎惱人的事,沒有任何令人痛苦、傷心的事,但這並不意味靈界生活會比人界好。有許多人極欲逃避現世生活中所背負的痛苦,便自殺而來到了靈界;我們只能順其自然地,循著今生、靈界、來生,繼續向人們必經的旅程而行。因此,有一說,人世間是因果報應,為消除業障、贖罪的痛苦之所;而靈界才是能夠獲得解脫的極樂世界。
      另一說,人死後回到靈界會清算你陽間的善與惡,善即得解脫,惡即須受苦難,進入到地獄或受六道輪迴之苦,然而每個人的想法,經驗都不同,除了走完今生,過渡靈界,進入來生,親身體驗因果輪迴的果報外,才能明確判斷問題的所在。在現世,無論碰觸到什麼事物,人們都會有真實的觸感,是堅硬的也好、柔軟的也好,我們都能切切實實地感覺到。而死後的世界卻是個模糊、恍惚的世界,我們永遠感覺不到確實的手感。而且,雙腳無法踩地,持續地漂浮在宇宙中,形體的出現有時像一團白霧或黑霧,有時又以人的形象出現,來無影去無蹤,感覺一切盡是空。靈魂是不滅的,人們在轉世輪迴、死亡、等候下一次投胎轉世間,便在靈界徘徊、行走,對現世的一切念念不忘、留戀不已。靈界又是為民眾所畏懼,但因為畏懼而衍生出各種想像,企圖顛覆了正常禮教的束縛。人畏懼厲鬼因而去崇敬祭拜,祈求不使騷擾人間,意圖以討好的方式來安撫厲鬼,所以從人民的虔誠信仰、民俗與宗教中,了解庶民生活對於鬼魂高度的崇拜。
      女鬼故事的起頭總是從「遇」開始,亦即祂們與陽世的交錯。來自他界與人界的交疊,美麗的他界女性與人間男性相遇產生的故事,貼近人民生活習慣,穿插著不可思議的情節,而且不分男女老少,總是廣受大家的喜愛。自古以來女性是相當重情感,在死後對在生前曾遭遇過的屈辱較難以忘懷,除了會將生前的性格表露無遺,有時還會因怨念而絕地大反撲。女鬼乃是眾鬼怪中性格最為鮮明,無論是穿紅衣上吊形成的厲鬼,或者尚未出嫁就意外過世的女鬼,又或因感情因素被拋棄的女鬼,愛恨情仇的糾葛,在世間通常引起軒然大波。因此,在人民的潛意識中,對女鬼的意象甚感恐怖。
      男性遇女鬼的情節通常不脫於婚戀關係,且多為女性主動獻情,無疑是反映了男性內心被追求的願望。當男性的慾望過度被壓抑便會即想突破,在他界裡不用受到世間道德的譴責,給予了男性壓抑過甚的性欲獲得了暢行無阻的權力。由於他界女性隸屬幻想世界,因此,使他界女性成為被壓抑之慾望、情愛宣洩處的對象。故事引藉女鬼意象在臺灣民俗中的生成狀況與背後含意,並循此線索深究兩性關係的不平衡狀態,以供世人重新省思父權文化的偏執性。
      在早期禮法倫理與制度中,愛情是為禮教所排斥的,婚姻也只是為了完成倫常關係,然而愛情卻是人們所不可或缺者,當對於愛情無法滿足時,於是人們飢渴的心靈便從幻想世界去尋求感情的補償,並從他界女性滿足慾望。其實從女鬼故事的情節中,我們可以得知傳統性別文化的承繼與反映,了解父權社會中的性別歧視、男性中心等等現象是如何形塑、壓迫著女性,從而揭發女性在父權社會裡的處境,並對其女性有著關懷與同情。另外,女鬼故事的內容往往突破傳統性別文化概念,因其不僅代表對刻板社會性別的顛覆,也提供有關於女性的新思維,透過解析女鬼故事裡不同於過去印象的性別刻畫,跳脫傳統性別文化的拘囿,讓兩性權益得以重新解讀、認識女性的多元面貌,以突顯女性的主體性。
    卷二 遇女鬼:生前說不出口的仇怨
    ◈ 遇女鬼的情節
      臺灣民間習俗,造成遇女鬼的情節,可分為「主動」與「被動」,主動去求是有目的,通常是為了思念至親而主動遇女鬼,民間信仰的觀落陰就是如此,觀落陰類似一種催眠術,藉由靈媒的引導而進入陰府和亡者相會。若以〈椅仔姑〉的故事來說其實就有點類似觀落陰,故事中椅仔姑是一位被嫂嫂害死埋在豬槽下的三歲小女孩,依照臺灣民間對於鬼神的信仰來分析,一個被凌虐致死,死後又被任意埋在豬槽裡的三歲小女孩,她沒有被人們祭祀、供奉,照理說,應該是個死後無所依歸的厲鬼,形象是很恐怖的,但未婚少女們會將她的亡靈主動迎請出來,而且當成遊戲來玩、問卜,這是很特殊的現象。而另一個解釋來看,因為嫂嫂在禮法上輩分高,我國倫理中「長嫂如母」的觀念,是屬於不能報復的對象,因此,人們感念三歲小孩是那麼的單純無辜,令人感到同情,故將她神格化,肅立崇敬之心,貼近人們日常的生活。
      「觀落陰」顧名思義,就是經過道士念咒施法後使參加者,本身以一種「靈魂出竅」的方式到另一個空間裡,去尋找過世的親人,參加者不但能夠清晰地看到亡者的身影,甚至還可以與之交談;從頭到尾,參加者本身「意識」非常清楚,所見之景象有絕對的臨場感,可說是陰陽兩界任我遨遊。
    觀落陰的起源亦甚久,古中國時期稱之為「觀靈術」,如漢武帝會見亡故的李夫人(干寶,《搜神記》「李少翁致神條」:「漢武帝時,幸李夫人,夫人卒後,帝思念不已。方士齊人李少翁,言能致其神。乃夜施帷帳,明燈燭,而令帝居他帳遙望之。見美女居帳中,如李夫人之狀,還幄坐而步,又不得就視。帝愈益悲感,為作詩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婀娜,何冉冉其來遲!』令樂府諸音家弦歌之。」)或唐玄宗派遣道士尋覓已死的楊玉環等,都是非常有名的「觀靈」傳說,干寶《搜神記》「營陵道人條」云:

    〈營陵道人條〉
      從前有一名道士,擁有能夠讓生人和已經死去的人相會的法術。某日,與道士住在同一個郡裡的男子前來拜訪道士,要求道士讓自己見見過世已久的妻子,並說若自己能再見到妻子一面,就死而無憾。道士聽聞深受感動,所以答應男子請求,傳授給他見到去世妻子的法術,然後特別叮嚀男子說:「你可以去見到死去的妻子了,但要謹記若聽到鼓聲時,務必要立刻出來,千萬不要眷念停留。」男子慎重記下道士的再三叮嚀。回去後,依照道士所教授的方法,果真見到自己的亡妻,當下男子悲喜交加,兩人見面一如過往的親密恩愛,不知不覺地時間流逝。這時候,突然男子耳邊傳來鼓聲,男子心中十分不捨,恨不得就留下與妻子永遠一起,但最後,他還是匆忙地走出門,門扇關上的瞬間夾住男子的衣襬,男子使盡全力拉扯才掙斷衣角脫身而出。
      約莫一年多後,男子辭世了,家人想將他與妻子葬在一起,在打開他妻子的墳墓時,赫然見到棺蓋下方夾著一塊衣襬。
     
      上文裡營陵道人擁有能夠讓生人和已經死去的人相會的法術,乃至故事中的男子真見到自己的亡妻,當下男子悲喜交加,兩人見面一如過往的親密恩愛,可見傳說中「觀靈術」的神奇奧妙。而上述種種「觀亡靈」的傳說,都可視為臺灣「觀落陰」習俗的源頭之一。在民俗裡所謂的觀就是和鬼神打交道,落陰就到陰間去,觀落陰也就是帶領陽間之人到陰間會親人。
      「觀」的時間通常選在夜間,將屋中燈火熄滅,使其屋內黑暗,人數並不限制,請示者均坐在長椅上。桌上則準備放了米的?、鋏、鏡、尺等物品,請示者首先以金紙擦拭手,用毛巾及金紙蒙住眼睛,槕頭此時以火點燃黃鼓子紙,並在請示者面前不斷的搖晃,誦念咒文,不久後即以尺在桌上敲,同時跟著節拍念咒,如此一來,請示者即進入被催眠狀態。被催眠者入陰府,將其領至陰府和亡魂靈魂會面,當見到自己想見的亡魂時,一解思念之情並安撫人心達到心靈重建之意義,因此,人們會視其所需而主動請鬼神協助。
      另一種遇女鬼現象,以民間故事或是傳說故事的精神來看,如果鬼靈希望人們來祭拜祂或供奉祂,通常都會先顯示神蹟或製造恐怖意象讓百姓感念或敬畏,有時則直接指示信徒應該如何做。但是「被動」遇女鬼的因素,情節錯綜複雜,將其分類探討之。
    因果報應
      所謂「因果報應,生死輪迴」是佛教哲學中的基石,根本教義之一,也是佛教鬼神觀的具體表現。人有身、口、意三種活動,身必有所行,此為身業,口必有所說,即為口業,意必有所想,便為意業。三業包括人的一切言行與思想意念的活動。業又有三種不同的性質,分為善、惡、無記,無記就是不善不惡之業。業是產生果報輪迴的根源,稱之為「業因」。按自己的業因善惡而得到相應的果報。報有三種,慧遠法師曾說:「業有三報,一曰現報,二曰生報,三曰後報。現在報者善惡於此身,即此身受,生報者,來生便受,後報者,或經生、三生、百生、千生,然後乃受。」因果報應和輪迴轉生是緊密相連的整體,及把三業、三報與三界六道輪迴聯繫起來,形成一條環環相扣的系統鎖鍊,有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之分,有天、人、阿修羅、地獄、惡鬼、畜生六道之別。眾生萬物及按自己所做善惡之業,在三界六道的的循環中輾轉輪迴不已,生死不息。自古至今,鬼神和人類之間的恩怨一直糾纏不斷,神仙鬼妖們施恩造福於人類,也時時作惡,威脅人類。
      善報,是人類行善積福的結果;若大部分鬼神施惡於人,卻是人類自己招致的,是對人類的無理行為的懲罰。而這正如同馮夢龍《醒世恆言》提到:「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遲。勸君莫把欺心使,湛湛青天不可欺。」舉頭三尺有神明,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甚至為惡不善者呈現的果報,
    會成為即時的現世報,應驗了天理昭昭,報應不爽的道理。
    1.女鬼報恩情
      自古以來宗教一直影響著人類的生活,在人類的思緒裡,不斷的存在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觀念,幾乎成為千年不變之定理。無論古代與現代也都因此觀念的盛行,發生了不可解釋之現象。若以當代傳說〈女鬼報恩〉來看,分享一則案例如下:
    〈女鬼報恩〉
      多年前,一名任職於宜蘭警局的王員警,協助因難產死亡的女子與嬰兒得到安葬。原來女子姓陳,生前因細故不告而別離家出走,母親因此怒氣難消,但經管區王警員多次耐心的勸說下,母親終於原諒了陳女,才和陳女的兄弟一起辦理了陳女與孩子的後事。事隔多日後,王姓員警於家中休息時突然聽到,「管區仔,謝謝啦!大人哦,多謝你!」王姓員警起初以為是錯覺,往窗外望去,見到一名女子手中抱著嬰兒微笑地向他點點頭。
      之後王姓員警陸續破了很多案件還多次被嘉獎,有次比較特別的是,一名毒犯竟然莫名其妙在陳女的租屋處前擦撞路樹,而恰好引起路過的王姓員警注意,本來是要處理車禍現場,卻意外查獲毒犯車上藏匿的大批毒品,這名毒犯被逮後直喊「我真是遇鬼了!」

      故事中的陳姓女子,過去因一時錯誤的行為,使得自己與孩子都往生了還無法得到家人的諒解,生前死後都無法得到妥善的照料,確實不堪。在他界中也與人世間相同,受人恩惠會急於回報,他界中延續了人世間的性格與倫理,就如上所述一個善心的警員,因幫助了一個無人理會女屍,女屍得到一個安然的處理,進而協助警員在工作上順利破案,連被捕的毒販都覺得相當的不可思議。
      相同的概念也見於李昂小說《看的見的鬼》中〈不見天的鬼〉,為了洗清冤屈投井自殺的月紅╱月玄到最後才明瞭,原來當自己無法光宗耀祖時,就等於失去生存價值。這與上述〈女鬼報恩〉故事中女子違背家人的期待,不告而別後,難產死亡。如同月紅╱月玄的角色般,家人本寄望能為家族揚眉吐氣,一旦背道而馳,下場會更加淒慘。女人角色原本就較男子低落,一旦無法再創造自身價值時,其身分地位直落千丈,甚至需要犧牲生命來換取卑微的自尊,實為女人悲慘的下場。

    除了上述故事外,在臺灣地區也有女鬼因為報恩,最後與郎君共結連理,例如〈紙新娘〉的故事:

    〈紙新娘〉
      有一個住在臺灣的陳姓殷商。他有兩個活潑漂亮的女兒,夫婦倆都很疼愛她們。其中一女因病死亡,父母親都很悲傷,就在女兒的棺裡裝了許多的金銀寶石翡翠等等的首飾陪葬。有一個盜墓賊見狀,就偷偷地到墓地挖開她的棺材來,拿走金銀財寶後,卻沒有把她的屍體掩埋起來就溜走了。
      在朦朧的月色中,有一個喜歡賭博但本性良善且熱心的青年人正要回家,這一天恰好輸了錢,正愁沒錢賭博,突看見路旁有個新墳墓被人挖開,死屍拋在棺外,他覺得很可憐,就將死屍放進棺木內,並掩埋起來。這時男子突然又想到怎樣籌賭本的事,「對啦!再向姑媽借五百塊,騙她說我要娶老婆。」於是他接受朋友的計策,想到了用糊紙新娘的方式,以假亂真騙姑媽。當天,就在姑媽交代新娘當媳婦的一些道理時,如將家庭打理妥當、好好照顧丈夫等,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始終靜默的紙新娘,讓男子冷汗直流深怕自己會在姑媽面前出包。突然,紙新娘答話了!卻讓喜歡賭博的青年和他的朋友嚇得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不久紙新娘起身到廚房做了幾樣菜招待姑媽,還彷彿真人般地姑媽談笑。
      過了一個月後,青年人在紙新娘的邀請下與紙新娘一同回娘家,回到家後紙新娘的父母都驚訝不已,母親即說:「妳已死就到妳該去的地方呀!」女子的靈魂才脫離了紙新娘。後來這男子在紙新娘的勸說下,不再賭博並認真工作,同時也因著他的善心與憐憫心,娶到了女鬼年輕漂亮的妹妹,與太太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早期因為物質生活低落,生活條件極差等等因素,連棺木中的陪葬品也成為竊賊下手的目標。而當竊賊要行竊時,比起耆老尊者之墓,早期女性地位低落,女性亡者之墓是他們較敢下手,也較不會被追究的對象。顯見女性即使死亡仍是弱勢,且難以得到尊重。上面故事中,男主角本性忠厚善良,遇到了曝屍荒郊野外的女鬼,不忍心見其慘狀,而把她掩埋了,如此誠心與善念進而成就了一段良好的異類姻緣,而女鬼的感念也間接促成男主角與女鬼妹妹的「緣分」,以至於獲得皆大歡喜的下場。
      從上文,我們可以了解,是非善惡的觀念,不只是我們人類在世間的要求,事實上他界比人界更有自律,有恩報恩、有仇報仇。舉頭三尺有神明,只要人心存善念,冥冥之中必感受到善意的回應。男子因一個善念,把暴露在荒郊野外的女屍掩埋,即改變了他的一生,實在讓人意想不到。
      另一種報恩型態則是因個人的宗教信仰,為個人利益而有所求,例如有應公廟就是因應此現象而產生,像〈林投姐〉的傳說中,一名賭徒因賭輸走至林投樹中,巧遇到身亡林投姐的鬼魂,要求建小祠供人祭拜,賭徒任務一達成,則讓賭徒贏得一筆相當可觀的報酬。這是一種互利的報恩方式,雖成為鬼魂同與陽世間人一樣有所求、有所願,是非善惡分明,恩仇必報,則是陽間現實社會的反映。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