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遇到的好人
我所遇到的好人
  • 系列名:寫文章
  • ISBN13:9789863586210
  • 出版社:白象文化
  • 作者:老馬
  • 裝訂/頁數:平裝/216頁
  • 規格:21cm*14.8cm*1.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8/06/01
  • 中國圖書分類:分傳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9216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4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發生在大時代的真實故事,有真情、有血淚,更有人性的挑戰與溫暖的回憶。
    ◎反右運動將作者父親定為右派,書寫一家人的落難與重生,也記錄那段歷史的足跡。
    ◎歷經20年苦難,在鬥爭中學習成長,在高壓下看見真情。

    這裡我不想談殘酷醜惡的政治,但不能做一個不知感恩的人,就用這枝笨筆來我手寫我心吧!──老馬

    六十年前的那場鬥爭,一旦被定罪,就相當於古代的抄家流放,條條道路都被堵死,包括家人在內只能困守深山野嶺自生自滅,能活著已是不易,想走出來實是萬難,而姐弟六人在父母不屈不撓的努力,以及在許多好人的幫助下,最終都能走了出來!

    當時「唯成分論」甚囂塵上,地富反壞右的子女等同於上面所謂的「五類分子」,升學和工作都被拒於門外,要麼站直,要麼趴下,我給自己做出了決定:讀完高二退學,接替父親養家,書可以不唸,脊樑不能彎下。

    梅蘭爸爸聽我說只借住一晚,第二天要回家,他知道那裡山大溝深路途不近,如果曬暈了倒在路上連個人都見不著,要我就在這兒住下,不准走了;蘭幫著我磨破了嘴皮子,廠長終於發了善心給我一個活;梅蘭媽媽教我縫製棉衣褲,就這樣,以後我在外地上學,有三年時間沒有回家,冬天的棉衣全是自己料理的。

    在那個極度困難的年代,大家都掙扎在溫飽線上無力顧及他人的時候,我受到了他們真心的關愛。藉由文字感謝曾經幫助過的每個人,因為有你們,我們才能走向未來。

    ※ ※ ※
    在我的認知裡,寫書是件大事,只有作家才能辦到,我不是作家,所以從未有過這種奢望。但我也沒有料到,在我75歲時實現了這個「奢望」。2017年5月31日我開了自己的微博,取名為「老馬博客──感恩人生」,開始不定期的發表文章,到11月底為止,竟然集結成了一本書。

    為什麽會寫?我想很多老年人都能理解。因為人到暮年,常多回憶,往事一一湧上心頭時,就想把它記下來,我就多次有過這種念頭,但因為不自信,回為懶惰,也只想想而已,没有見諸於行動。

    直到有一次,我購得一本書,是錢穆大師的作品,書名是《八十憶雙親‧師友雜憶》,單這書名,就令人汗顏羞愧,待讀完不由得五體投地。八十歲的老人,能將往事一幀幀、一件件、人名、地名、書名、一茶一飯、一言一語如數家珍、活臨活現的躍然於紙上,真不愧為大師啊!

    本書前言中有一段話,更深深觸動了我:「自念我之生命,身體髮膚皆傳自父母。而今忽已耄老,精神衰退,志業無成,愧對當年雙親顧復教誨之恩。……庶我兄弟四人之子孫,留於大陸者,他年當能讀及,亦使稍知祖德之一二」。

    所謂慎終追遠,由此我想到了自己的家族,祖父母輩經過解放初期的土改鎮壓早已根系斷絕;父母輩含辛茹苦的言教身教只留在我們姐弟間,下一輩所知甚少,況且這裡面還牽扯到一段不公正的歷史,也應讓世人知道。更有常常困在我心裡不能忘懷的、有恩於我們的許多好人,若不記載於筆墨,始終良心難安。就在這種心境的驅使下,我再一次下定了寫點什麽的決心。

    但寫來寫去,越過短短的快樂的少年時代,一邁進1957年,筆下就都是淒苦歲月,沉重和壓抑堆滿心頭,遂擲筆作罷。直到有一天,偶然聽到一首歌,歌名是〈遇到一個好人〉,突然靈光一閃,何不就寫我所遇到的好人,這正是我念念不忘的,也是我最想表達的,和我所要感恩的啊!

    思路一變,換一種角度,筆下頓時順當起來,所以當即就為博客起名為「感恩人生」,定書名為《我所遇到的好人》。

    往事已隨風而去,忘卻寃恨,記住永遠的恩情,是這本書的主旨。

  • 老馬

    生於1942年,職業為中醫師。
    我手寫我心,六十年前姐弟六人從幼年到成年的艱辛歷程;在險惡的政治環境中許多相識和不相識的人無私的幫助;感謝他(她)們!
  • 「各人自掃門前雪」是許多人的共識,也包括我在內。所以冷漠自私沒有被鄙視,潔身自好也能得到推崇和標榜。在國內時我有過一次「血」的教訓,所以「少管閒事」成了我的口頭禪。

    大約是八十年代末,自由市場初興,學校附近出現了許多新開的店舖,一次在人頭湧動的店裡,我瞥見小偷正準備對一位懷抱嬰兒的女士的背包下手,趕忙示意使小偷沒有得手。輪到我買了東西正準備轉身離開時,站在櫃台裡面的一位大姐輕聲叫住了我,叫我先不要走,並用下巴向門外示意,我頓時嚇出一身冷汗,明白了她的意思。其時我貼住櫃台不敢轉頭看向外面,直到警鈴響過,外面嘩聲一片復歸於常後,大姐才告訴我「可以走了」。

    事後我才知道小偷是團夥行竊,有專下手的,有專盯人的,還有專對付敢「壞」他們事的。這次驚嚇過後,不僅我不敢管閒事,還把倆個孩子叫到面前,告誡他們也「少管閒事」。

    到了國外後,發生在我兒子身上的二件事徹底更正了我的想法。一次是剛來不久他丟了錢包,包內有各種卡和一些現金,兒子是個粗心鬼,想著只好自認倒楣掛失另辦了,沒想到二天後收到一位不具姓名的人寄來的大信封,內裝完好如初的錢包。

    另一次事就大了,是1995年的秋天,兒子夫妻倆還在讀書,晚上兼職打工,夜裡十一點左右回家過馬路時被車撞了。國外十點以後地處僻靜的地方路上基本無人,車也很少,估計他倆大意沒等綠燈,結果黑地裡被一右拐的車撞了。四顧無人,開車的是個白人小青年,那時大家都沒手機,他挨個敲臨街住家的大門,終於敲開了一家,借用人家的座機打通了急救電話,叫來了救護車才離開。這是受傷較輕的兒媳後來才告訴我的。

    這二件事對我震動很大,它教育我人不能冷漠,一定要互伸援手。其實人世間的互相關愛很早以前本是中華民族的常態,我的父母一生熱心助人,我們姐弟六人又受惠於別人,這世代相傳的美德不能在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輩中變成稀有甚至成為絕響。「少管閒事」久了,由冷漠而冷血,連起碼的「惻隱之心」都會失去的。我收回以前對子女們的告誡,是我錯了。

    還有二件有意義的小事,一次我在紅綠燈旁目睹二邊車輛靜靜等待鴨媽媽帶著四個兒女緩緩走過馬路的情景,刹那間讓人感到那生命的平等、和諧,身心都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動。

    另一件事是我那上小學的外孫五年前表演給我看的。五年前他剛入學,橫跨學校門前那條小馬路時,有老師帶著他們,由於是男校,小男孩們一律左手托帽,右手向兩旁停下的車輛致意,年復一年,一日二次已成習慣。當年小小兒郎,邁著胖胖的小腿,露著天使般的笑容向兩邊揮手致意的那種畫面,每每回想起來,頓時感到世界無限美好。

    然而,在天真無邪的孩子們表達著他們「心存敬意」的時候,成人們不僅應該留下乾淨無污染的環境,更應留下健康善意的心靈。

    最後,這本書主要是獻給我善良的父母,還有可敬的師長,並藉以感恩所有幫助過我們的好人。

    就算記憶消失,歷史應該留存,善意更應流傳,是我的心聲。

  • 那個時代
    我的父親
    我的母親
    我家的第一位恩人及她留下的一粒火星
    走進深山
    終生的感悟
    天外來客
    來看城裡人
    從穿衣開始的移風易俗
    投桃報李,來自村民的關心
    關於讀書的話題之一
    關於讀書的話題之二
    關於讀書的話題之三
    我見識了人性的崩塌
    我把自己推上了絕境
    要麼站直,要麼爬下
    對母校及這座城市的最後一顧
    離開學校後我遇到的一家好人
    差點和死神擦肩而過的第一份工作
    尚未落實的新起點
    玩笑成真,感謝我遇到的好人
    沙漠中的綠州
    飢餓的年代,蒼白的青春
    被捉弄的命運
    文化大革命前夕的平靜
    多事的1967
    我立足的醫院
    再談我的父母
    草草的終身大事
    峰迴路轉
    一次「有趣」的姐弟對話
    亂世中的三姐妹
    成為清理階級隊伍的對象
    塞翁失馬
    最後走出深山的小妹
    並非多餘的話
    續篇一‧懷念我的中學老師
    續篇二‧懷念我的中學老師
    續篇三‧悼念我的海棠、丁香
    後記‧致敬那些無主的靈魂
  • 終生的感悟

    任何事,只有親身經歷過才能感悟一生,邁進深山的這個寒假,對我的啟迪只有二個字:挺住!我想我的弟妹們也一樣。沒有這次磨礪,我們會隨時倒斃在今後會碰到的任何一段艱難的歷程中。
    砍柴,過去想都沒想過的事,我是長女,連廚房的切菜刀都沒摸過,給母親打下手也頂多是拉拉風箱,更不要說下面的弟妹了,他們還都在蹦跳嘻笑的年紀,但這個寒假,他們每天都乖乖地能跟著我一步三滑地下到溝底,手指粗細的乾樹枝與其說是砍下來的,不如說是一刀刀剁下來的。
    更艱難的是從溝底把柴揹上大路,每每回想起來,那只有山羊能駐足的陡峭山路,二個分別比我小2歲和小4歲的妹妹是怎麼爬上去的,因為再累都得挺住,沒有能停靠的地方。弟弟才9歲,空手爬上去已很吃力了,但我們捨不得丟下任何一根用血汗換來的成果,我讓他們靠在路邊休息等我,我再一次一步三滑地回到溝底,這第二次的攀爬是全靠意志完成的,腿肚子打顫、眼前發黑都沒有跪倒,咬著牙也得把柴捆揹上來,大家心裡都明白,柴禾和糧食同等重要,我們只能靠自己。
    母親在家裡的任務更重,分給我們的房子在村子的最後邊,從來就沒人住過,屋簷下椽眼裡四處往裡貫風,父親還不知在那裡,母親從場裡揹來一大捆麥草(這是經隊長同意的),紮成一個個草把,我們不在家時就由6歲的小妹扶著凳子把一個個洞口塞緊堵住。
    另一個重要任務是燒炕,原先在城裡我們睡的木板床,有厚厚的被褥,冬天頂多加個湯婆子(類似熱水袋,只是銅製的)就可以。但這裡是土坑,加上高寒的山區,熱炕是取暖的唯一手段。也許是多年沒燒過的原因,不知那裡堵住了,燒起來煙不外冒只往裡倒貫,我們束手無策,準備睡冷炕算了。恰巧羊倌大爺趕一群羊回來到我們院裡,這群羊就住在我們對面的草屋裡,有牠們作鄰居給我們憑添了不少生趣。他看到我們一群婦孺守在屋外的炕洞邊一籌莫展,找來一根長柴繞到屋後從一個不起眼的洞口裡一頓猛搗,煙終於有出路了。他又教我們不能光用柴燒,趕緊去場裡揹麥衣(細小的麥皮麥渣之類)來壓在上面,那是專門用來煨炕的。家裡人多,母親又在屋角為我們姐妹準備了厚厚的草舖,午夜夢回,常常會時空錯亂,常會回到住了六年的大屋裡,感概是有的,但現在不是抹淚的時候,似乎大家都達成了共識,誰都不提過去的種種,在心裡我們已和昨天告別了。
    比起生活上的困難,精神上的壓力更重。我們似乎被拋在孤島上,看不到未來。父親不知何時回家,我們自知身分有別不敢去親近別人。黃家灣的黃姓人家居在村中央,那裡是一個溫暖的大家庭。我們與另一外姓人家隔溝相望,只有去場房裡揹麥草時才路過他家,看到他們四口之家整潔的小院和汪汪朝我們叫的小黑狗。我們住在遠離人群的村後,除了羊倌,沒有別的人來,屋外就是無邊的曠野,天一擦黑就緊閉屋門不敢外出,唯一的妙處是白天太累了,所有的憂愁煩惱都很快被帶入夢鄉了。
    有人說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有人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常糾結於二者之間,很多情景不是想忘就能忘掉的。十五歲時在家庭發生了巨大變故之下,我一夕長大,選擇了面對一切困難,和父母共同承擔;在長期淪為賤民的歲月中,選擇了堅忍,挺直腰桿,絕不沉淪。在好人的相助下,經過近20年的努力,終於完成了父母的宿願。然而人的一生難得風平浪靜,在我五十歲時,又一次面臨命運的考驗,那就是措手不及的家庭解體,我和尚未踏入社會的一雙兒女孤懸海外,舉目無親,畢竟曾經過幾十年的磨難和成長,我選擇了面對和接受,選擇了放下,在異國他鄉給孩子們一個溫暖平靜的港灣。
    要說終生的感悟,應有三點:一是無論何時,不忘親情、不負真誠,天道無親,只助善者;二是挺起腰桿做人,只要努力不懈,終有結果;三是從書中獲取勇氣和力量,讀書可以自救,不會使人自棄,不會絕望沉淪。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