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二部神殿的見習巫女Ⅲ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二部神殿的見習巫女Ⅲ
  • 定  價:NT$299元
  • 優惠價:79236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糟糕!強大的魔力和印刷技術被人盯上了!

    「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18年度單行本No.1!

    隨書附贈:「梅茵的守護者們」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艾倫菲斯特地圖+番外篇〈神殿的午飯時間〉、〈古騰堡的稱號〉


    為了讓更多人能以便宜的價格買到書,梅茵竭盡所能地提升印刷技術,終於完成了「金屬活字」。然而,梅茵擁有強大魔力的消息也在貴族之間迅速傳開,引起各方人馬在暗中覬覦。
    另一方面,因新的印刷技術問世而備感威脅的墨水協會,也開始探查梅茵的身分來歷。面對步步進逼的危險,神官長決定將梅茵藏在神殿裡,並請求騎士團長將她收為養女,以便獲得更嚴密的保護。
    於是梅茵就這樣和侍從們一起在神殿度過漫長的冬天,眼看和最珍愛的家人相處的日子開始倒數,梅茵又該如何迎接未知的挑戰?
  •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目前在《大家的圖書館》雜誌隔月連載散文。
    寒假期間,費了大把工夫想加上地圖,
    結果畫地圖的時間都足以寫兩個短篇了呢。

    繪者介紹︰
    椎名優

    雖然梅茵正面臨重大危機,
    但今天這個時候,
    真想在等待雪融的同時來片帕露煎餅。

    譯者介紹︰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離別前,再說一次再見》、《官僚之夏》、《雨樹之國》、《機械狂人》、《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Story Seller故事販賣者》等作品。

  • 序章

    「卡斯泰德大人,斐迪南大人到了。」
    聽了侍從的通報,卡斯泰德往會客室移動,看見自己的第一夫人艾薇拉和長男艾克哈特,正開心不已地與斐迪南談天。看得出兩人十分仰慕斐迪南,卡斯泰德不禁苦笑。在斐迪南進入神殿以後,如今還仰慕他的貴族可謂少數。
    「斐迪南大人。」
    卡斯泰德喚道,斐迪南回過頭來。互相道完寒暄,請斐迪南入座後,侍從們立即開始準備款待客人。
    「不好意思要掃你們的興了。艾薇拉、艾克哈特,能迴避一下嗎?」
    卡斯泰德請兩人離開,他們還不滿地瞪過來,但斐迪南只是輕揮了揮手說:「這是機密。」兩人便回答:「是。」很快離開了會客室。雖然對兩人的差別待遇感到有些不滿,但事到如今也沒什麼意義。
    準備好了酒與菜餚,侍從們也退出會客室,房內只剩下了卡斯泰德和斐迪南。眼見房門徹底闔上,卡斯泰德才放鬆緊繃的肩膀,講話也不再拘謹,變回了面對老友的態度。
    「斐迪南,抱歉讓你特地跑一趟。但眼下那邊的情況有些棘手……」
    他拿起銀製酒杯喝了一口,表示沒有下毒後,再向斐迪南勸酒。斐迪南輕拿起酒杯,湊到嘴邊。看他馬上放鬆了表情,可知這款酒符合他的喜好。
    「嗯,我早就料到情況會很棘手了。斯基科薩的母親肯定會大吵大鬧,到處向人訴苦吧。神殿長也來向我抱怨過了。」
    事情正如斐迪南所說的,因此卡斯泰德露出苦笑點頭。
    十天前討伐陀龍布之際,卡斯泰德身為騎士團長,指定了斯基科薩和達穆爾擔任青衣見習巫女的護衛。因為兩人在同行的騎士中魔力較低,又還沒有過討伐陀龍布的經驗,倘若只是負責保護在一段距離外待命的神殿人員,卡斯泰德心想兩人應該能夠勝任。豈料,兩人竟然傷害了護衛對象,還導致陀龍布二度出現,犯下無可挽回的失誤。所以現在兩人都遭到禁足,被關在騎士宿舍裡,直到決定如何懲處。但是,斯基科薩為了減輕自己的責罰,大概是聯絡了自己的家人,他的母親正四處奔走,懇請那些權力者幫忙說情。
    「聽說也跑去向薇羅妮卡大人哭訴了。所以,與其由你前往歸還,我想不如交給我,我幫你歸還吧……」
    卡斯泰德說著,指向斐迪南帶來的魔導具盒。
    「真是謝了,我也想避免碰到她。」
    斐迪南手上的盒子只有領主和得到領主許可的人才能打開,裡頭裝著可窺看他人記憶的魔導具。陀龍布討伐過後,平民出身的青衣見習巫女在治癒土地的儀式上,展現出了過人的魔力量,遂決定動用這樣魔導具來調查她對艾倫菲斯特有無危害。
    青衣見習巫女彷彿得到了黑暗之神的祝福,有著耀眼夜空般的烏黑柔亮長髮,卻又有著明月般的金色眼眸,秀麗的五官讓人印象深刻。更讓人在意的是,外表年幼得完全看不出來是已經受洗過的孩子。但是,明明外表年幼,魔力卻強大到令人瞠目結舌。讓一整片荒蕪之地盈滿綠意,卻沒有表現出半點疲憊的樣子,由此可知她的魔力比起雖是中級貴族,魔力卻只有下級貴族程度的斯基科薩要多出數倍不止。一般的見習巫女不可能擁有這樣強大的魔力。若再繼續長大,不知道魔力量會成長到多麼驚人。
    卡斯泰德自身並未舉行過治癒儀式,也沒有觸碰過神具,所以不太能夠推算出她究竟擁有多少魔力量。但是,不只斐迪南主張必須盡快查明她有無危害之心,連領主也答應了使用查探記憶的魔導具,表示事態確實非比尋常。
    「那麼,結果怎麼樣?」
    卡斯泰德接過盒子,順便詢問使用了魔導具的結果。斐迪南難得沒有藏起筋疲力竭的神色,按著太陽穴說:
    「她毫無惡意也沒有害人之心。滿腦子就只想著書,到了令人厭煩的地步。」
    雖然露出了麻煩至極的表情,但斐迪南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感覺變得不太一樣。和他父親死後,神情像是放棄了一切,說著「我懶得對抗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了,一切都與我無關」,並進入神殿的那時候比起來,好像恢復了點情感與生氣。
    「梅茵擁有在另一個世界,以高階貴族身分生活過的記憶。雖然現在是個孩子,卻有大人的記憶。」
    「啊?你說什麼?」
    關於梅茵的報告太過出乎意料,斐迪南說的話一時間沒有進入他的大腦。卡斯泰德忍不住反問,於是斐迪南又說了一遍。對梅茵懷有疑心的斐迪南都特意使用了魔導具,確認她有無危險,所以所言一定不假,但還是讓人無法輕易相信。
    「這真是……太荒唐了。」
    卡斯泰德勉強擠出了回應,斐迪南也點頭說「我想也是」。
    「連親自看過了梅茵記憶的我,都覺得這太過荒謬,更不會有人輕易相信這種事吧。但是,這是事實。梅茵擁有在另一個世界生活過的記憶,再加上平民區的常識,讓她的言行舉止特別異於常人。但是,她並沒有惡意,也無害人之心。倘若她的記憶能為艾倫菲斯特所用,將能帶來龐大的利益吧。不過,因為她一心只想著書,需要有人在旁引導,才能知道可以派上什麼用場。」
    比起聽了再多也無法理解的異世界描述,卡斯泰德更在意的,反倒是斐迪南居然這麼多話。分明與他人同步,窺看了他人的記憶,看起來竟然心情還不錯。
    「看來你很中意她嘛。」
    「你指誰?」
    「就是那個名叫梅茵的青衣見習巫女。」
    如今貴族人數驟減,魔力不足,所以卡斯泰德也明白魔力強大的見習巫女十分珍貴。但是,斐迪南對於那個平民青衣見習巫女的照顧,已經超出了一般所謂重視的範疇。不僅讓她乘坐自己的騎獸,還讓兩名侍從同行,待命期間更指派護衛保護她,簡直是過度保護。記得還給了她自己製作的戒指和回復藥水。最驚人的是,當著眾多騎士的面宣告青衣見習巫女是在自己的庇護之下。卡斯泰德完全沒想到斐迪南會說出那種話來,當時可是十分震驚。
    聽到卡斯泰德這麼說,斐迪南露骨地板起臭臉。
    「……我才不是中意她,只是她的利用價值很高。」
    「哦?」
    斐迪南接著說明了梅茵不僅魔力豐富,計算能力也出色,所以在神殿處理公務時很器重她;又說因為梅茵在說話時都是基於完全不同的常識,所以常有新奇的見解。看著這樣的斐迪南,卡斯泰德很想問他,這跟中意是有哪裡不一樣?但是,他並不當面戳破。斐迪南對於自己重視的人事物,向來不是藏起來不讓人發現,就是主動保持距離。進入神殿以後,這個傾向更是顯著。
    ……難得性情乖僻又難搞的斐迪南這麼欣賞一個人,還是別胡亂戳破,讓他與對方保持距離吧。
    從小就認識斐迪南的卡斯泰德雖然如此心想,但為此,有很多事情都不得不小心提防。
    「不過,因為梅茵當時展現出了強大的魔力,以騎士團為中心,青衣見習巫女的事情已經大幅傳開了。她的處境可能比我們想的還要危險。」
    「我想也是。她的魔力甚至強大到了超出我的預期,雖然我已聲明她是在我的庇護之下,但現在的我只是神官。想得到魔力的貴族勢必會蜂擁而至,遲早會遇到危險吧。我也不敢肯定能擋下所有人的介入。」
    斐迪南的語氣輕描淡寫,缺乏變化的臉孔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但是,這其實是他對於自己力有未逮,感到非常懊悔又不甘心的表情,但大概沒有人能看出來吧。
    「那麼,你打算怎麼做?」
    「你能收養梅茵為養女嗎?」
    始料未及的請求,讓卡斯泰德瞠大了眼。身為騎士團長的他是上級貴族。要收為他的養女,代表梅茵擁有與上級貴族相當的魔力量。
    「我認為最好盡快讓她歸屬於某個貴族。以她擁有的魔力量,不能永遠當個一無所知的青衣見習巫女。梅茵必須前往貴族院學習如何控制魔力,在神殿我勉強還能保護她,但若要讓她成為貴族,我並不足以成為強大的後盾。明知只會讓她暴露在更多的危險之中,我卻幾乎沒有可以信任的託付對象。」
    卡斯泰德也試想了下。斐迪南可以信任,又不會粗魯對待平民出身的梅茵,還能提供給她符合其魔力量的教育,這樣的貴族人家究竟有多少?
    ……大概只有我家了吧。
    「我會好好教育梅茵,讓她即使成為你的養女也不會令你蒙羞。況且,梅茵擁有能夠自己賺錢的聰明腦袋,撫養時不足的部分,就由我來準備。」
    「你竟然為她這麼費心,真的很難得。」
    卡斯泰德不由得脫口而出,斐迪南垂下了目光。他往後重新坐好,交叉修長的手指,沉默著思考回答。然後,慢慢地開口說了:
    「梅茵身為平民,若沒有強大的後盾,不知道會受到什麼樣的對待。而且,我只是不想看見有人發生和我一樣的遭遇,僅此而已。」
    這不是全部的原因吧。但是,也確實不是謊言,亦是不加敷衍的真心話。知道斐迪南痛苦的過往,卡斯泰德只是輕嘆口氣,轉頭看向窗外。
    「……我不介意收她為養女,但是,要是知道了你最先拜託的人是我,恐怕有個人會大吵大鬧吧?」
    多半察覺到了他在指誰,斐迪南的表情變得凝重,輕輕敲起太陽穴,「不管是誰都一樣麻煩……」但是,雖然表情凝重,其實此刻斐迪南的身心都非常放鬆,恐怕也很少人能夠看出來吧。面對依然難以解讀的斐迪南,卡斯泰德揚起了苦笑。


    印刷協會

     

    神官長利用魔導具看了我前世的記憶。雖然大吃一驚,但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我想這麼做也是無可厚非。但是,實際體驗過後,我發現那個魔導具簡直太棒了!使用它的時候,我能在夢裡再看一次看過的書。所以我拜託了神官長,希望他以後再使用那個魔導具,他卻二話不說就回絕了。
    ……原本的目的確實只是為了確認我有無危害,和有沒有利用價值,但偶爾陪我一起使用那個魔導具有什麼關係嘛。神官長真小氣。
    我在心裡發了點牢騷,但神官長也判定今後若在他和班諾的監督之下,一如既往開發商品,將能夠帶來利益,而且我也沒有惡意和加害之心,所以對此我還是心懷感謝。我可以繼續過著和以前一樣的生活了。
    ……而且,我也深刻明白到了。
    自己在麗乃那時候,母親有多麼寶貝我,而現在的家人又有多麼重視我。前世沒能做到的,我更要回報給現在的家人,好好孝順父母。不能把和家人共度的時間視為是理所當然,我要時刻懷著珍惜的心。

    「梅茵,昨天做紙的時候,我們也開始印製繪本了。」
    隔天,我久違地前往奇爾博塔商會,一路上路茲向我報告最近梅茵工坊和侍從們的情況。
    「路茲,你能具體算出可以做幾本繪本嗎?結果最後做了多少張紙?」
    「八十本是極限吧。加上現在正在做的紙,最多就是八十本了。如果只靠現在有的紙,可以確定能做七十五或七十六本,但既然要一鼓作氣,當然是越多越好吧?」
    「嗯,謝謝你。天氣越來越冷了,一定很辛苦,加油喔。」
    第二次要印的兒童版聖典在路茲的計算下,大約能做八十本。經過上一次,灰衣神官們都記住了印刷方法,所以由他們來印,應該不出幾天就能完成。那麼,接下來換我得想想繪本的銷路了。我看著腳邊小聲嘀咕。
    「如果想賣書,還是成立新協會比較好吧……」
    「協會?」
    「對啊,像是印刷協會或出版協會……你也知道貴族至今擁有的書,和我們在梅茵工坊做的書完全不一樣吧?」
    目前為止,這裡的書都是一筆一畫用手抄寫在羊皮紙上,然後集結成冊。再加上色彩豐富又細膩的插圖,皮革封面還鑲綴了金箔和寶石,所以自然極具藝術價值。
    「我們做的書藝術價值很低吧?畢竟是繪本,又是給小孩子看的……」
    「不光這樣,連做法也完全不一樣喔。這是神官長告訴我的,他說目前為止的書,不可能只在一間工坊裡就完成。」
    至今都是有人負責抄寫文字,有人畫圖,有人負責統整並把羊皮紙縫製成書,有人負責製作皮革封面,有人負責為封面鑲上金箔和寶石……每一道手續都交給不同的工坊,由不同的工匠去做,最後完成一本書。因此,這裡並不存在所謂的書本工坊。
    但是,在梅茵工坊製作並販售的書籍,雖然只是使用了簡易的印刷技術,卻可以在同一間工坊裡一口氣印出好幾本相同的書。既然製作及賣書算是一項新事業,為了確保利益與技術,以及維護品質,就需要可以帶領這項事業的協會。
    「首先得和班諾先生商量呢,可是……」
    如果我要賣書,就會透過路茲在奇爾博塔商會販售。但這樣一來,必須為了新事業成立印刷協會的人,就變成了班諾。我不認為班諾會把印刷協會交給其他人管理,但這樣會造成他很大的負擔吧。
    「班諾先生原本就要管理奇爾博塔商會了吧?再加上絲髮精工坊、植物紙協會和植物紙工坊,還有希望可以在春天完工的義大利餐廳,現在如果再多了印刷協會,我很擔心班諾先生會不會忙得累垮身體……」
    我扳著手指,計算起我自己知道的班諾負責的工作,接著驚覺每件事都和自己有關,不禁感到青天霹靂。班諾要是過勞而死,結果根本是我害的吧?我頓時臉色發青,路茲卻只是板著臉說:
    「老爺是因為自己樂在其中才那麼忙,所以沒關係啦。這也不是妳該擔心的事。只要馬克先生沒有開口阻止,都還撐得下去吧。」
    因為自己樂在其中才那麼忙碌的班諾,加上全面給予支援的馬克。想到兩人的關係,看來比起班諾,我可能更該擔心馬克會過勞而死。

    「梅茵!妳又幹了什麼好事?!」
    馬克一帶我們走進辦公室,班諾雷聲般的怒吼就迎面撲來。我來是要討論印刷協會的事情,什麼都還沒有做,而且是專程過來找班諾商量的,為什麼突然大發雷霆?我完全是一頭霧水,眼冒金星地瘋狂搖頭。
    「沒、沒有啊!我什麼都還沒有做喔?!」
    「上級貴族向我們提出了委託,要我們用最快速度做好妳儀式用的服裝!這叫什麼事情也沒有做嗎!還不快從實招來!妳到底幹了什麼好事?!」
    聽完,我馬上想到提出委託的上級貴族是誰,拍了下掌心。
    「啊~上級貴族是指卡斯泰德大人吧?他是騎士團的團長,真的遵守了跟我的約定呢。太好了。」
    「好個頭!突然接到上級貴族的傳喚,我嚇得心臟差點要停了!妳這笨蛋,我不是說過一有事情就要報告嗎!」
    聽到班諾這麼說,我設身處地地想像了下,血液立刻凍結。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的情況下,突然接到上級貴族的召見,根本會讓人嚇得魂飛魄散。
    「對、對不起!因為我發燒病倒了,才沒有想到要向班諾先生報告。」
    而且神官長再三交代,與騎士團有關的事情不可洩露出去,所以連為我擔心的路茲和侍從們,我也沒能詳細說明,更沒想到要向班諾報告了。
    「唉,算了。雖然心跳差點停止,但這下子也和上級貴族攀上了關係。難得有這個機會,我會善加利用……不過,妳的儀式服前陣子才剛做好吧?那件怎麼了?」
    「因為和騎士團有關的事情不能洩露,所以我不能說,總之那件已經不能穿了。」
    回想起變得破破爛爛的儀式服,我無力地垮下肩膀,在胸前比了×,表示不能說明。班諾搔了搔頭,但也露出了可以理解的神色。
    「那就沒辦法了。有些時候,我們這些平民最好也別知道太多事情。那麼,既然妳今天來不是為了衣服,那是為了什麼?」
    「因為接下來要重新印製兒童版聖典,所以關於銷路,覺得該來找班諾先生商量。剛做植物紙的時候,不是成立了植物紙協會嗎?我在想這次可能也需要成立印刷協會……」
    我看著寫字板,說明我為什麼覺得有必要成立印刷協會。班諾摸著下巴,點了好幾次頭。
    「印刷協會嗎……反正早晚都有這個必要,我也不希望權利被人搶走,所以最好一開始就先成立好吧。梅茵,妳現在能賣給我幾本書?」
    「教科書可以挪用接下來做好的,所以之前做好的有二十本可以賣。」
    因為後來買衣服的時候並沒有賣書,所以這時候若想賣,可以賣出二十本。扣掉五本贈書,和放在孤兒院食堂的五本,其餘的都還堆在工坊裡頭。
    「路茲,去工坊拿來。沒有實際成品,公會不會答應成立印刷協會。」
    路茲立即跑向神殿。班諾則針對成立協會時需要填寫的書面資料,向留下來的我一一提問。班諾埋頭寫著申請用的資料,看起來真的十分忙碌。望著他眉心間的皺紋,我不禁對於又增加了他的工作感到過意不去。
    「……要是再成立印刷協會,班諾先生會不會太忙呢?身體負荷得了嗎?」
    我擔心地這麼問,班諾卻只是瞥了我一眼,用鼻子哼氣。
    「這不是妳該擔心的事。況且就算成立了協會,印刷工坊也不會一舉增加。」
    「咦?為什麼?印刷工坊不增加,書也不會增加吧?」
    「首先,因為買的人很少。植物紙工坊本身數量也不多,印刷用墨水的做法也還沒有傳開。在這種情況下,只是先成立協會而已,不會花到我多少時間。」
    植物紙協會是因為還牽扯到既得利益,班諾又想趕在新的競爭對手加入之前,自己也成立工坊,才會忙得不可開交。而印刷協會,因為其他人都還蒐集不到印刷用的材料,所以暫時不會增加。
    「我都努力到印刷這一步了,書居然不會增加,太殘忍了!我很高興不會占用到班諾先生太多時間,但聽到印刷協會會門可羅雀,真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印刷協會能不能變得門庭若市,就看人們對妳做的書接受度有多高了。」
    班諾嘟囔說著,喀喀喀地寫著資料。我想了想識字率與客群,回道:
    「我覺得兒童版聖典在有小孩子的貴族之間……尤其是不算富裕的下級和中級貴族之間,應該會賣得不錯。所以接下來暫時都預計用神話和騎士故事來做繪本。」
    我在發燒昏睡的期間思考過了。像是討伐陀龍布時騎士團所用的魔法武器,還有治癒儀式、神的祝福。所有人手上的發光魔杖,應該是用以操控魔力的媒介,只要有魔力,便能輕易讓魔杖改變形體。但是,不論是神的祝福、治癒儀式,還是施展大型魔法或者咒術,都需要朗誦神的名字。
    我也是因為唸了神的名字,才偶然形成了祝福,花了大把時間背下來的祈禱文中,也一樣有神的名字。要讓武器獲得黑暗之神的祝福,同樣也需要唸祈禱文。換言之在貴族社會,使用大型魔法時都得背下神的名字。
    「所有貴族都必須記住神的名字。而且和貴族有往來的大店店員,也要把神的名字背下來吧?像是班諾先生和神官長打招呼時,也說到了神的名字。只要在販賣繪本時,宣傳說這能夠幫忙記住神的名字,應該能在貴族和大店老闆間賣得不錯。」
    「……畢竟妳也慢慢對貴族有所了解,這個見解倒是不錯。但是,目前這樣的外觀並不受歡迎,還是換成皮革封面比較好吧?」
    班諾說,但我慢慢搖頭。
    「不,梅茵工坊還是會繼續做現在的書。如果有客人需要皮革封面,請他們和以前一樣,自己委託給皮革加工的工坊比較好。」
    「這是為什麼?」
    班諾的赤褐色雙眼發出利光,我豎起食指說了:
    「第一個理由,是要分散工作。如果都透過奇爾博塔商會下訂,所有委託會集中給同一間工坊吧?考慮到交貨期限、品質的維持和競爭原理,我覺得不應該讓一間工坊獨占所有工作。」
    「這麼說來,記得妳很討厭決定專屬工坊。」
    先前為了義大利餐廳在討論事情的時候,班諾好像以為我討厭擁有專屬的工坊。但是,我並不是討厭專屬工坊。
    「其實我並不介意特別光顧某一間店喔。我只是不喜歡明知道工坊的工作量已經超過負荷了,卻還不知變通,不能委託給其他工坊。而且,把工作都集中委託給同一間工坊,我覺得只會造成不必要的糾紛。」
    我嘟起嘴巴辯解後,班諾又哼了一聲。
    「還有嗎?」
    「第二個理由,是客人的喜好。既然花大錢買了書,客人會想照著自己的喜好加上封面吧?那讓客人自行去委託,滿意度應該也會更高。與其我們自己隨便加上皮革封面,不如只提供書的部分,也能省去拆掉封面的麻煩。因為梅茵工坊的書只用線縫起來而已,很容易就能解開,也非常便於加工。」
    我豎起兩根手指說明,同時也思考了第二版兒童版聖典的裝訂。本來想用好不容易做好的明膠黏合書背,但如果要讓客人自行加工,那可能還是和之前一樣,維持在只用線縫起來的狀態比較好。
    「第三個理由是時間。如果要製作精美的封面,每本書花費的時間就會變多。梅茵工坊的優勢,就在於可以短時間內做出大量同樣的書籍,如果要花時間在製作封面上,就無法以數量取勝。而且,與其花時間做封面,我寧願增加書的種類。」
    比起一本精緻華美的書籍,我更想要有看不完的書。我也不喜歡一本書要等上很長的時間才做好。我知道這完全是自己的私心,但我不想退讓。
    「第四個理由是價格。如果再變更貴,原本已經很狹小的客群就無法再擴張了。現在我們的首要之務,是要讓客人掏錢買書。即便是愛面子的貧窮貴族,也可以聲稱之後會再請人加工,只是現在專屬的工坊太忙,先把書買回來放著。也應該有客人和我一樣只需要內容,並不在乎外觀。」
    我列出了不做皮革封面的四個理由後,班諾露出了五味雜陳的表情。
    「我明白妳想盡可能壓低書的價格,賣給更多人看的熱情。但是,卻和一般都想盡可能提高價格、獨占利益的商人思維完全相反哪。」
    班諾說一般商人為了提升商品的價值,都會在外觀絞盡腦汁,讓人覺得很難買到,藉此提高價值,無所不用其極想獲得更多的利益。
    「……我這樣的做法行不通嗎?」
    「不,如果只是在這座城裡做生意,也許不太適合,但如果想拓展版圖到各個地區,這種做法還算不壞。可以用來強調和以往的書有哪裡不同。」
    班諾先是閉上眼睛,再張開赤褐色雙眼,商人特有的銳利眼光注視著我。
    「這算是我商人的直覺吧……和書有關的事情,我覺得要盡可能依妳想要的方式去做。但是,因為有別於以往的常識,所以我會要求妳回答出我可以接受的理由。」
    班諾說,答應了讓梅茵工坊的書直接以線裝書的形式販售。
    「那我們乾脆往薄利多銷這個方向前進吧!」
    「休想,該賺的錢還是要賺。妳這笨蛋,要以此為前提拓展市場。」
    ……唔唔,班諾先生以利益為優先的鐵則真是不動如山呢。

    寫好了申請資料的時候,路茲也把繪本裝在籃子裡回來了。賣給班諾後,得到了三枚大金幣。感覺還要花上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夠壓低書的價格,我不禁為此嘆氣。但是同時,對於現在手頭變得寬裕,也安心地鬆了口氣。這樣一來就可以在開始下雪之前,再為孤兒院和院長室多購買一點食材了。
    「梅茵,去商業公會吧。」
    讓路茲拿著繪本,班諾老樣子把走路速度很慢的我抱在手臂上,前往商業公會。踏出商會,只見載滿了農作物的運貨馬車在大道上來來往往。現在城市開始準備過冬了,所以進城販賣農作物的農民也增加了不少,也有很多人跑出來買東西,路上的行人比平常還要多。家家戶戶更飄出了在做蠟燭的牛脂氣味,好臭。
    「班諾先生,你覺得味道比較不臭的蠟燭會受到貴族的歡迎嗎?」
    我聽說過有錢的貴族會用蜜蠟,那麼也許在想節省開銷的貴族之間會賣得不錯。想起了孤兒院做的加了香草的蠟燭,我這麼問班諾先生,他一臉「妳又在說什麼了?」的表情挑起眉毛。
    「比較沒有臭味的蠟燭嗎?」
    「啊,是那個『鹽析』之後加了藥草的蠟燭嗎?雖然還沒開始用,但蠟燭本身的味道就比較沒那麼臭了。」
    「路茲!你怎麼沒有向我報告!」
    班諾立刻發出怒吼,路茲瞪大了翡翠色的眼睛。
    「咦?在報告孤兒院要準備過冬的時候,我就已經提起過了。應該是因為老爺把注意力放在了同時製作的明膠上,才沒有聽進去吧。」
    「啊……有可能。」
    明膠的製作比起做蠟燭更罕見,所以班諾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去了吧。雖然這裡也有明膠,但通常都是需要的時候才去購買所需的量,除非是工坊在製作商品時會用到,否則一般不會自己做。
    「我身邊的人是因為貧窮,才沒有另外做『鹽析』,但我一直很好奇有錢人家買的蠟燭有經過『鹽析』嗎?班諾先生用的蠟燭,是淡黃色還是白色的呢?」
    「是淡黃色的。一半牛脂一半蜜蠟……」
    「那表示有錢人們買的蠟燭,也都沒有經過『鹽析』吧。」
    班諾說他們準備過冬的時候,能用錢買到的東西幾乎都是花錢解決。既然班諾沒聽說過經過鹽析的蠟燭,表示城裡多半也沒有出現過這種做法。
    「我們不會特別自己做,都是用買的,所以做法倒是可以賣給蠟工坊或協會。」
    「那等到了春天,再去蠟工坊推銷這個做法,請他們協助我們做蠟紙吧。」

    一邊討論著蠟燭的事情,一邊穿過人潮洶湧的商業公會二樓,走上三樓。當班諾向櫃檯表示要申請成立印刷協會時,穿著學徒制服的芙麗妲從後頭走了出來。她搖晃著櫻花色的雙馬尾,面帶微笑,看起來好像比初夏那時候長高了一點,感覺變得成熟了許多。
    「哎呀!梅茵,近來可好?」
    「芙麗妲,好久不見了。磅蛋糕賣得怎麼樣呢?」
    上一次見到芙麗妲,是在夏天舉辦的磅蛋糕試吃會上。聽說試吃會大獲成功,磅蛋糕的名字和美味,還有廚師尹勒絲和芙麗妲的名字,如今也都廣為人知。
    「磅蛋糕大受歡迎唷。貴族們也都讚不絕口,還有人在問有沒有其他點心呢。梅茵,如果還有其他點心,我願意用合理的價格買下來喔。」
    芙麗妲笑容可掬,央求我販售新食譜給她。我別開目光,看向班諾。眼神一對上,班諾就瞪大雙眼,意思明顯是免談。如果是稍早前還很缺錢的時候,我大概二話不說就賣了吧。人有沒有錢,果然很重要。
    「班諾先生可能會生氣,我現在也不缺錢,所以還是下次吧。」
    大概早就料到了一旁的班諾不可能答應,芙麗妲手托著臉頰說:「哎呀,真是遺憾。」但臉上的表情卻不怎麼感到可惜。
    「聽說梅茵進了神殿,我本來還很擔心,但妳看起來精神不錯呢。身蝕的熱意沒事了嗎?找到願意和妳簽約的貴族了嗎?」
    「謝謝妳為我擔心。目前身蝕都沒有問題,但我還是一樣不打算和貴族簽約喔。因為我想和家人在一起。」
    「是嗎?但應該有很多人向妳提出提議吧?」
    芙麗妲不解地偏過臉龐,我也跟著歪頭。從來沒有貴族向我提出過要簽訂契約的提議啊。
    「沒關係的,反正既沒有人向我提出提議,我也不打算簽約。而且等到了春天,我的弟弟或妹妹就會出生了。都要當姊姊了,我才不可能和貴族簽約呢。」
    一旦這時候簽約,我肯定看不到接下來要出生的小寶寶了,我才不要!
    「哎呀,請幫我向妳的母親說聲恭喜。另外,如果有時間的話,請再過來玩吧。尹勒絲也在等妳喔。」
    「嗯……但我接下來會很忙,有太多事情要做了。」
    自從開始往返神殿後,總有忙不完的事情。除了發燒病倒的日子以外,事情多到我從來不曾待在家裡悠哉休息。
    「梅茵會這麼忙碌,是因為要成立新的協會嗎?」
    「是啊,因為這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雖然現在是裁切厚紙在做紙版,但我還是想著手做謄寫版印刷和活版印刷。接下來還要改良紙張和墨水。滿腦子都在想著書的事情,雖然很忙,但也很開心。
    「梅茵最想做的事情……是書嗎?」
    「對啊!我做好了第一本書喔。接下來還要做更多,然後開始販售。到時候芙麗妲也買來看看吧。」
    我說,芙麗妲卻露出苦笑搖搖頭,「沒有看到實際成品,我沒辦法答應妳唷。」就算是認識的人,也不會輕易掏錢購買,不愧是班諾嚴加戒備的商人學徒。我從路茲拿著的行李裡頭拿出一本兒童版聖典,遞給芙麗妲。機會難得,我想知道富豪千金出身,在經商上又具備銳利眼光的芙麗妲會有什麼評價。
    「這個就是成品喔。妳覺得怎麼樣?」
    多半也一樣好奇芙麗妲的感想,辦著手續的班諾停下動作,轉頭看向芙麗妲。芙麗妲的眼神已經變成了在鑑定商品的商人,注視著聖典。
    「……這真的是書呢。可是,只有內頁而已嗎?」
    芙麗妲翻看著內文問道。其實已經附上了加有押花的封面,但對於習慣這裡原有書籍的人而言,紙做的封面好像稱不上是封面。
    「這張加有押花的紙就是封面喔。至於皮革封面,可以自行帶去自己經常光顧的工坊,依照自己的喜好加上去。如果沒有常去的工坊,也可以由奇爾博塔商會介紹。」
    除了奇爾博塔商會介紹的工坊,也可以自己找工坊做封面,這點真不錯呢──芙麗妲瞄了眼班諾這麼說。
    「梅茵,這本書多少錢呢?」
    芙麗妲問,於是我看向班諾。我不知道班諾打算為自己追加多少利益。
    「是一枚小金幣和八枚大銀幣。妳要買嗎?」
    「嗯,我要買。」
    芙麗妲當場作了決定,與班諾重疊公會證,買下兒童版聖典。能夠當機立斷買下來的芙麗妲固然了不起,但光靠一本書就讓自己賺了三枚大金幣的班諾,更讓人肅然起敬。看來我這邊也要稍微提高價格,讓自己能有更多獲利。發現自己無法成為徹頭徹尾的商人,我不禁暗自感到洩氣。芙麗妲啪地闔上繪本,對我微微一笑。
    「梅茵,下一本繪本能不能仔細說明各個季節的眷屬神呢?我一直記不住五神的眷屬神呢。」
    這次兒童版聖典的內容,描寫的是最高神祇以及與季節有關的五柱大神,並沒有出現五神的眷屬神。芙麗妲提出的要求,也提醒了我富豪以及貴族的小孩需要哪一方面的知識。知道了明確的需求,要做下一本繪本就容易多了。
    「芙麗妲,謝謝妳。那我接下來就做做看眷屬神的繪本吧。」
    我拿出寫字板做筆記。見狀,芙麗妲睜大眼睛,探頭看向寫字板,目光停留在了鐵筆上。
    「梅茵,這個是什麼?權利又是在班諾先生手上嗎?」
    「……妳對能賺錢的東西真的很敏銳。」
    低頭看著一秒鐘就注意到了寫字板的芙麗妲,班諾佩服地嘆氣。芙麗妲則是沮喪嘆氣。
    「沒能趕在班諾先生之前先把梅茵招攬過來,真是太可惜了。對能賺錢的東西再怎麼敏銳,也完全派不上用場嘛。」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