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是土方歲三?!(全)
我的女友是土方歲三?!(全)
  • 定  價:NT$240元
  • 優惠價: 9216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看似平凡的大學生─矢守祐介,自幼就因夢中女鬼纏身而困擾不已。
    在開學當天他被抓去當轉學生張宇伶的輔導員,此時張宇伶竟自稱自己是陰間使者,逼迫祐介協助尋找違法攜帶前世記憶轉世的末代武士─土方歲三。
    這時,半路卻殺出自認是祐介前世情人的學妹佐佐木加奈。
    在兩女的夾擊下,祐介的前世記憶漸漸浮現,他坦承自己就是土方歲三,而加奈則是自己前世拋棄的情人。
    但沒想到加奈聽見他這麼一說,竟表明自己才是真正的土方歲三,而祐介是她的前世情人?!
    為了釐清誰才是真正的土方歲三,祐介和兩女共同踏上尋回記憶的旅程……
  • 朱夏

    出生時因為胎位不正,導致腦波雷達失效,變成天生的路痴,堅信相反方向才是正途,因此旅行三分之一的時間總在迷路。寫作雜食派,著有《陌生的新郎》、《我的男人是狐狸》等書。
  • 人物介紹
    第一章  櫻花樹下的少女
    1-1、愉快的校園生活宣告終結
    1-2、對妄想症患者勸說等於對牛彈琴

    第二章  陰間使者
    2-1、送佛送上天,要瘋就一起瘋
    2-2、誤會就像滾雪球一樣愈滾愈大
    2-3、真相在揭開的過程總是特別模糊

    第三章  真相往往出乎意料
    3-1、有時候真相反而令人難以相信
    3-2、活愈久的人看得愈清
    3-3、刻意說出不中聽的話是人性

    第四章  前世的你,今生的妳
    4-1、旅行往往能看出一個人的真面目
    4-2、不願相信的真相叫做現實
    4-3、有些傷就連時間也治不好
    4-4、用99分的快樂擁抱1分的悲傷

    後記

  • 第一章  櫻花樹下的少女
    1-1、愉快的校園生活宣告終結

    櫻花隨風撒落的月夜裡,她仍站在櫻花樹下靜靜等待。
    月光穿過枝椏灑落在女子披肩的秀髮上,幾片粉嫩的花瓣點綴在髮絲間。她藏在紅色袖口的手,握著一把華美但殘舊的武士刀,上頭的綁帶被無數所斬殺的敵人鮮血浸染,呈現骯髒的褐黑色。
    這樣血腥不祥的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她這樣的弱女子會有的物品。
    「明明約好的……」女子舉起武士刀,伸出細長的手指輕撫刀身,刀身上出現一滴一滴晶透的淚痕。
    看來今晚男人是不會出現了,再次拋下她一人在月夜裡苦守……

    #
    櫻花花瓣隨風搖曳飄落在地面,沒發出半點聲響。
    刺眼的陽光直接映入眼簾,讓我不禁瞇起雙眼。晴朗無雲的高空絲毫感覺不到昨夜颱風曾過境。但先前E大外牆邊滿開的櫻花樹現在卻因颱風侵擾失去朝氣。初春竟然會出現颱風,就連氣象局和政府研究專員都無法解釋這怪異的現象。
    一旁經過的幾名女學生,正用高八度的音量愉悅談論昨晚的電視節目。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的颱風,我又夢見小時候經常夢到的噩夢。多虧夢裡那女人淒厲的哭泣聲,害我一夜沒睡好,現在腦袋還昏昏沉沉的,不時迴盪著那女鬼的哭嚎聲。
    「矢守!」此時,我聽見了喊叫聲,從那異常爽朗又高亢的音量就得知來者是何方神聖。我趕緊縮起肩膀,頭也不回地大步向前邁進。
    「矢守,等我啦!」大谷用急促喘氣的聲音呼喚我,但他的大嗓門卻讓我一點也不想回頭。
    「矢──守──祐──介──」大谷大吼的同時,手臂繞過我肩膀,緊緊勒住我的脖子。
    「咳、咳!你幹什麼啊。」我呼吸困難,忍不住咳了幾聲。
    「啊呀,對不起。因為新學期剛開始,所以有點興奮過頭了。」
    大谷和往常一樣嘿嘿地笑著。春假剛染過的金髮在他小麥色皮膚映襯下,顯得格外顯眼。
    「祐介,你臉上的黑眼圈是怎麼回事,又夢到女鬼囉?看來你前世造的孽還真深。」大谷指著我的臉,品頭論足。我不禁在內心吐槽他染壞的頭髮。
    「要你管。是說明明今年已經不是新生了,有什麼好讓你興奮?」我揮開大谷的手,懶散地打了個呵欠。
    註:日本新學年是從春季四月開始。

    「哎呀,你不知道嗎?那是因為我們已經不是剛踏進大學校門的新生,這表示我們將從愚蠢的菜鳥新生,脫胎為成熟有魅力的學長。」大谷用誇張的手勢把瀏海用力往後撥,金色如稻草般的頭髮向後一彎又立刻恢復到原來的位置。
    不知道他究竟抹了多少髮蠟,頭髮才能達到如此絕佳的彈力。
    「成熟有魅力的學長?上面還有大三和大四,我們算得了什麼?」我不禁挑眉表示不屑。
    「哎呀!你這就不懂了,不管是大二,還是大三、大四,學長就是學長。我們變成學長就代表有新生進來。年輕可愛又青澀的新血要進來了,那些害羞內向的學妹們正等著我們指引,不是嗎?太棒了!要是有可愛的女生那就更好了。」大谷一臉色瞇瞇地笑著。
    他像傻子般亢奮地東張西望,對左右兩旁經過的女學生毫不避諱地上下打量。被打量的女學生不是賞他白眼,就是驚恐地快步離開。我下意識站離大谷一公尺遠,假裝不認識。
    這位金髮油條哥叫做大谷康二,是我在奈良老家就讀中學時認識的朋友。大谷從小就對女生很好奇,一直嚮往和漫畫般懵懂無知、天真爛漫的女主角邂逅,或許是目標太飄渺,以致光棍至今。中學二年級時,他還因為偷看爸爸收藏的寫真集而被打得半死。也時不時因為站在樓梯下偷窺女生內褲而被叫到教師辦公室罰站。
    雖然俗話說物以類聚,但我和大谷卻是完全相反的類型。我雖然也會對路上漂亮的女孩多投注點目光,但一點也不嚮往戀愛,更沒有任何興致。而大谷個性聒噪又愛湊熱鬧,而我卻是少話又討厭接近人群。
    說起大谷我這個唯一的朋友,也常害我被拿來說笑。
    「為什麼祐介的朋友是個笨蛋?我以為祐介的朋友都會是書呆子。」大我三歲的哥哥佑太老是用尖酸的語氣問道,一口氣便罵了兩個人。
    「佑太,不准這樣說你弟弟,有個性互補的朋友是一件好事呀!」媽媽總是溫柔拍拍我的肩,替我說話。
    在我想起不好的童年回憶時,大谷用手肘猛力戳了戳我的手臂:「哇嗚!你快看看那邊。」
    「啊?」我回過神,還不知道他在發什麼神經。
    「超級漂亮!」大谷發出誇張的驚嘆聲。
    「嗯,是喔。」我隨口回應大谷,但目光卻被右方一名短髮少女勾走了。她吸引我的目光並不是因為長相特別出色,畢竟我不像大谷對女生充滿好奇。我會注意到她,完全只是因為我聽見她和其他學生奇怪的對話──
    「不好意思,請問E大在哪裡?」少女拿著地圖向路過的女學生搭話。
    「E大,妳是說E大嗎?」女學生疑問。
    「是。」
    「其實左手邊就是E大了……呃,妳往前直走,左轉就是E大正門。」
    正門不過在前方三十公尺的位置,居然有人不知道正門在哪裡?我不禁感到詫異。
    「是外國人?還是路癡?」我低聲自言自語。
    「你在自言自語什麼?我說的是那邊,很正吧?」大谷用力拍著我的肩膀。
    我順著大谷的目光望去,看到一名少女站在前方櫻花樹下。
    少女黑色披肩的長髮隨風搖曳,櫻花凋零的花瓣從她頭頂飄落。女孩伸出手,極其愛護地讓飄落的櫻花落在手心。
    彷彿只有在小說和漫畫裡才會出現的畫面,我內心興起一股莫名懷念的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
    「好想過去向她搭話呀!」大谷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
    「喔,那待會兒見。」我話一說完疾步離開,以免被捲入麻煩的狀況。
    「什麼嘛!好冷漠喔。」
    「你想去搭訕人家就自己去吧,我先去圖書館。」我揮了揮手道別。
    「蛤?又去圖書館,才剛開學耶!血氣方剛、精力充沛的少男,怎麼可以整天泡在圖書館呢?」
    「你有什麼意見嗎?」我皺眉看著大谷。
    「好,你就去圖書館吧。到時候可不要纏著我問櫻花妹的電話號碼!」
    「隨便,祝你成功。」我拋下話離開,往圖書館走去。
    和大谷分開後,我在圖書館的入口遇到戶川教授。
    「咦,矢守同學,剛開學就來圖書館?真認真。」身材圓潤的戶川教授拿出手帕擦拭微禿的頭頂。就四月來說,今天的天氣確實有些悶熱。
    「只是剛好有想借的書。」
    「啊,對了。矢守同學,在你進圖書館前,我有件小事想請你幫忙,剛開學應該還很閒吧?」
    「對,暫且沒什麼要緊事。」我努力收起不甘願的表情。
    雖然說剛開學的確很閒,但戶川教授拜託的事絕對不是簡單跑腿、打打雜就能打發。但對方是我系上的教授,為了將來可以順利畢業,我沒有任何拒絕的餘地。不得已,只好跟著戶川教授到他的研究室。

    「嘖嘖,已經十一點了,怎麼還沒來……矢守同學,不好意思,可以麻煩你再稍等一下嗎?」戶川教授望向研究室牆上的掛鐘,露出抱歉的微笑。
    「是,沒關係。」我裝作不在意,勉強堆起笑容。實際上我們坐在教授研究室裡已經乾等超過半鐘頭了。
    研究室外傳來短促的敲門聲。
    「不好意思,打擾了。」從聲音聽來,拜訪者應該是女性。
    「啊,總算來了,快進來吧。」戶川教授在堆滿各式研究書的狹小通道裡轉了個身,深吸一口氣,閃過門邊美國政治與憲法堆疊的小書山,伸手打開門。
    身材圓胖的戶川教授動作意外敏捷,我看了不由得讚嘆。
    「抱歉,我遲到了。」對方發出輕柔的嗓音。
    我抬起頭只見方才在學校附近看到的路痴少女走進研究室。我不禁愣住,發出驚呼聲。
    路痴少女一臉疑惑地低下頭望著我。
    「你們互相認識嗎?」戶川教授問。
    「沒、沒有,是我認錯人。」我趕緊隨口塘塞,摸摸脖子掩飾尷尬。
    「這樣呀。張同學,請坐吧。」說完戶川教授便坐在我右側的沙發上,路痴少女輕巧地繞過我前方的茶几,走到我對面坐下。
    「這位是從台灣來的留學生──張宇伶。」
    「你好,請多多指教。」張宇伶點頭示意。
    「妳好,我叫矢守祐介,也請妳多多指教。」我趕緊自我介紹,並點頭回禮。
    戶川教授從胸前口袋拿出手帕輕輕擦拭額頭滲出的汗水:「張同學真是不好意思,原先安排小澤同學當妳的輔導員,結果不巧小澤同學上週出遊時摔傷,現在腳裹著石膏,不便行動,所以只好臨時換人。」
    小澤同學運氣真不好,竟然在開學前發生這種事。等等!換人的意思是找我嗎?不會吧?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過沒關係,在小澤同學復原前,就由矢守同學負責帶妳。矢守同學人很溫和善良,有什麼事不要客氣,儘管找他幫忙。矢守同學,萬事拜託囉!」戶川教授瞇起小小的豌豆眼,笑著看我。
    「咦?」在我回過神、還沒釐清現狀的同時,事情似乎已成定局。
    「矢守同學,交給你沒問題吧?」戶川教授微傾著渾圓的身子,發亮的額頭堆起一條條皺紋,睜大眼看著我問。
    「啊?嗯,沒問題。」我倉促點頭回應,還不忘適時堆起笑容。
    笨蛋!怎麼順著對話輕易答應了?這絕對不是什麼小事啊。肯定會花上一學期,甚至一整年,我現在還能收回我的話嗎?我愉快悠哉的大學生活難道就要畫下休止符了?
    事發突然,在我還來不及思考時,竟被牽著鼻子答應,我忍不住咒罵自己。
    正當我猶豫是否該出口反悔而猶豫不決時,戶川教授雙手一拍,笑瞇的雙眼露出一副卸下重擔的表情,笑說:「很好。那麼後面的事就拜託了,矢守同學。」
    戶川教授站起身開門目送我們離開。
    戶川教授關上門後,研究室外的走廊只剩下我和張宇伶。我身邊沒有半個女性朋友,也不擅長和女性接觸。面對剛認識的女孩,又是個外國人,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我尷尬地搔頭面向張宇伶,擠出笑容:「妳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嗎?例如辦健保之類的。」
    「沒有。」張宇伶面無表情地搖頭。
    唉!我最不擅長和這種動不動就句點的人打交道了。
    「這樣呀……那我留我的電話給妳,妳有什麼問題可以打給我。」我用所剩不多的精力擠出笑容,拿出筆記本,撕下一小片紙寫上電話號碼遞給她。
    「謝謝。」張宇伶接過紙條隨手塞進手上一疊雜七雜八的資料裡,似乎沒意思保留我的電話。
    我們一起搭電梯下樓,為了避免尷尬,我向她問了一些關於台灣的事,但她都只是簡短回答就結束話題。我猜想或許是因為她對日文還不熟悉吧。然而她的表情總是冷冷的,不像想和人交談的樣子。
    我們互相道別後我才鬆了口氣。我向來不愛主動接近人群,這份任務對我來說實在不輕鬆。
    我究竟是答應了什麼麻煩的任務呀!此刻,我只想找一面牆狠狠向前一撞,或是把臉埋進水溝裡大叫,但考量到衛生和後續清理的問題,只好勉強作罷。

    「呼──呼──呼──」
    課才剛開始不到十分鐘,大谷已趴倒在桌上呼呼大睡,壓在桌上的筆記本聚集了一小潭口水湖。
    我無聊地撐著臉頰望向窗外,一隻烏鴉發出吵雜的叫聲飛過去。戶川教授和往常一樣,講課講得很起勁,但內容卻總是偏離課程主題。我只好努力撐住沉重的眼皮,逼迫自己不要入睡。
    我低下頭偷偷打呵欠,轉頭看,坐在對面靠走廊位置的張宇伶正不時點頭打盹。
    我本來就因為不擅長和不熟的人交際來往,所以沒做過什麼志工或是輔導員的工作,再加上我慣於避開與陌生人接觸的機會,因此當時被戶川教授拜託擔任留學生輔導員時,我心中百般不願意,然而那位從南方島國來的路痴小姐向我拜託的事卻比我想像中來得少。
    不對,正確來說連一次都沒有。
    有時在學校巧遇時,她也只是面無表情地點頭,用冷淡的口吻向我打招呼。

    下午結束一天的課程,我照舊前往圖書館借書,正當我步出圖書館,準備往停車棚走去時,不巧又遇到張宇伶。
    「啊,張同學,妳好。」我故作親切地打招呼。
    「嗯,你好。」她說完話後一如往常如逃難似地離開。
    「這傢伙是怎樣,我看起來很可怕嗎?」我望著快步離去的張宇伶,忍不住自言自語。
    這時,我的背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伴隨著「鏘啷──」的硬物落地聲,撞到我的人也跟著用粗魯的語氣埋怨:「哎呀!痛死我了,沒事愣在這裡發呆幹什麼?」
    我轉過身,那聲音的主人正跌坐在地瞪著我,她的黑色長髮披垂在肩上,我想起一個月前和大谷在學校外頭的櫻花道上見過她,她就是那時站在櫻花樹下的櫻花妹。
    午後的金色夕陽使她的頭髮看起來更加柔順,讓人不禁想伸手觸摸,我一不小心竟看得出神,真的是相當美麗的長髮。
    「咳、咳!」櫻花妹不耐煩地清清喉嚨,我這才回過神。
    「對不起,妳沒事吧?」我伸出手擺在櫻花妹面前,試圖拉她一把。
    櫻花妹無視我的手,用自己的力量站起來。
    「剛才你都看到了,對吧?」
    「蛤?」我聽不懂她在問什麼。
    「內、褲!」她一個一個字用力唸出來,彷彿怕我沒聽過「內褲」這個詞。
    「啊?沒有,我剛才什麼都沒看見。」我急忙揮手否認,臉卻不禁發燙。
    「唉,算了。當女人果然就是會吃虧。那個,撿起來給我。」櫻花妹伸出細長的手指,指向落在地上的竹劍。原來剛才聽到的「鏘啷」聲是竹劍落下的聲音。
    「妳是劍道社的?」我撿起竹劍遞給她。竹劍上頭還掛著名牌,上頭寫著:佐佐木加奈。看來是她的名字。
    「對,你有什麼意見嗎?」她的聲音很不耐煩。
    我抬起頭發現她正皺著眉瞪著我看。我搖頭,只見她俐落地握著劍身,往前方體育館走去。
    說起劍道社,我每天回家時,總會經過體育館。下午五點時,正巧是劍道社的社課時間,常常可以聽見劍道社練習的聲音。男性社員發出殺人般的嘶吼聲,女性社員則發出像被砍殺臨死前的尖銳吼叫。
    我的老哥──矢守佑太,在中學時就一直是劍道社社員,國中到大學也經常是劍道比賽的常勝軍。他不僅身材高大健壯,運動神經也相當了得。
    和身材乾癟沒半點肌肉的我相比,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相同爸媽生出來的孩子。雖然哥哥熱衷劍道,但我卻沒來由地對劍道生出厭惡的情緒。
    這是一個多麼野蠻又毫無意義的運動。我總是這樣想。
    往體育館的方向望去,佐佐木加奈的身影早就沒入體育館內了。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37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馬上就能動手做!Cosplay道具實作攻略:從劍、槍等武器~王冠,靠自己做出低成本、外型精良的Cosplay道具!
      • 優惠價:211元
      • 保證成交的客戶心理操控術
      • 優惠價:211元
      • 我的缺點是缺你(簡體書)
      • 優惠價:139元
      • 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
      • 優惠價:284元
      • 樹媽媽
      • 優惠價:185元
      • 醜小鴨變天鵝:童話大師安徒生(二版)
      • 優惠價:231元
      • 任性與優雅:解密法國女人令全世界憧憬的法式魅力
      • 優惠價:198元
      • 石頭裡的巨人:米開蘭基羅傳奇(二版)
      • 優惠價:139元
      • 現代實用日本語文法
      • 優惠價:205元
      • 楚狂人投資致富SOP2
      • 優惠價:310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