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氣財神:愛與關懷的耶誕頌歌(中英對照)
小氣財神:愛與關懷的耶誕頌歌(中英對照)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英國維多利亞時期小說大家狄更斯最經典的耶誕故事。
    ★結合童話與寫實的《小氣財神》,喚起人們對周遭人事物的關懷之心。
    ★經典插圖復刻版,由亞瑟‧拉克姆與約翰‧里希雙插畫家繪製。
    ★譯者撰寫專文「導讀」,可對本書有更深層的理解與體會。
    (以上文字請放在內容簡介的最前面,並用紅色強調)

    史庫奇是個唯利是圖的吝嗇鬼,不喜歡關心別人,也不喜歡過耶誕節。耶誕節前一天,史庫奇過世的生意夥伴馬利的鬼魂來找他了,那天夜裡,史庫奇陸續經歷了三個幽靈的到訪,幽靈帶領他看見自己錯誤的待人處事之道,並且讓他看見自己未來的下場,史庫奇才真正敞開心胸,決心改變自己。

    在狄更斯創作《小氣財神》的時代,古老的耶誕氣氛與耶誕精神儼然已逐漸衰弱,但因為本書廣受讀者喜愛,促使人們重新開始重視耶誕節的重要傳統,並且喚醒人與人之間的友愛與交流。本書曾多次改編為電影、電視劇、舞台劇,是史上最著名的耶誕故事之一。

  • 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一八一二年出生於英國樸茨茅斯(Portsmouth),是維多利亞時期最知名的小說家之一,他畢生創作了許多批判、寫實的小說,如《孤雛淚》(OliverTwist)、《塊肉餘生記》(David Copperfield); 也為耶誕節書寫了歡樂的故事,如《小氣財神》(A Christmas Carol);也借用歷史故事當作背景創作小說,如《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除此之外,他也寫遊記、評論和戲劇。他的作品產量豐富,時常藉由作品揭露社會現實,並諷刺人們的惡行惡狀,以他獨特的文學手法,創造出許許多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

    譯者簡介
    劉孟穎
    國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學士。喜歡繪本、喜歡童書、喜歡把自己當小孩,小時候的夢想是讀完全世界所有的書。譯有五十餘本兒童圖畫書,其中近二十本曾獲選「好書大家讀」及「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的推薦書單;另外還譯有《安徒生童話精選集》、《王爾德童話集》、《叢林之書》、《原來如此故事集》等多本兒少文學經典名著。

  • 譯者導讀
    偉大小說家的人道關懷

      「從前從前,有個可憐的孩子,他家境貧困,也沒有人願意幫助他,在這個工商業迅速發展的社會下,他只好自己學習在城市的夾縫中求生存,遇到了數不清的委屈與磨難。」這是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 1812-1870)筆下典型的故事背景,是他看到的世界,也是他自己人生的寫照。
      狄更斯是英國維多利亞時期最知名小說家之一,他畢生創作許多批判、寫實的小說,如:《孤雛淚》(Oliver Twist)、《塊肉餘生記》(David Copperfield)、《遠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他為耶誕節書寫了歡樂的故事,如:《小氣財神》(A Christmas Carol);他也借用歷史故事當作背景創作小說,如:《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除此之外,他也寫遊記、評論和戲劇。
      儘管狄更斯相當多產,作品又具有變化,他的創作多半仍然圍繞著自己的人生和周遭的社會,他在作品中揭露殘酷的社會現實,以批判的角度諷刺人們的惡行惡狀,關心小人物的生存,並以他獨特的文學手法,創造出許許多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

    困苦的生活成為創作的養分

      一八一二年二月七日,狄更斯出生於英國樸茨茅斯(Portsmouth),他出生時的名字是查爾斯•約翰•赫芬姆•狄更斯(Charles John Huffam Dickens)。狄更斯的家境並不寬裕,家裡總共有八個孩子。當他還年幼時,全家就搬離樸茨茅斯了,所以他其實是在查塔姆(Chatham)長大的,他在那裡享受了快樂的童年,閱讀了不少書籍。幾年後,他們再度舉家搬遷至倫敦,但是到了那裡,原本就不是很寬裕的家境卻變得更加困苦。
      狄更斯十二歲時,他的父親因為欠債入獄,依據當時人們的習慣,母親和年幼的弟弟妹妹也必須一起搬到監獄裡,那時候已經稍微懂事的狄更斯被留在監獄外,被迫離開學校,進入製鞋工廠工作,每天必須勞動十個小時,努力賺錢養活自己和家人。在那短短的幾個月內,他切身感受到社會底層的生活與其辛苦,他對自己的家庭與經濟狀況感到羞恥,也因為必須獨自在外工作求生,而產生一種被拋棄的感覺。這一切都對當時小小年紀的他造成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事實上,工業革命時期,童工在英國變得相當普遍。狄更斯曾當過童工的經歷,也清楚地反映在他後來的作品中,他的小說裡時常出現被拋棄的孩子,他們必須獨自在社會上求生存,卻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他們渴望著幸福,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都相當脆弱,十分容易受到傷害,例如:《孤雛淚》中的奧利佛、《塊肉餘生記》中的大衛、和《遠大前程》中的皮普。狄更斯也藉由這些小說中小人物的奮鬥,反映了工業化發展下,弱勢者必須面對的黑暗社會現實。
      幸好,在父親入獄後幾個月,狄更斯一家人得到了一筆遺產,讓全家恢復了生計,父親獲釋,狄更斯也回到了學校重拾學業。兩年後,狄更斯開始在律師事務所當職員,律師、客戶、職員,這些就是他平常所見。這段工作經驗與後來在律師組織擔任特約記者的經歷,讓他對於當時法律制度下的官僚主義和陰謀詭計相當熟悉,這些敘述也出現在他後來的小說中,如:《尼古拉斯•尼克貝》(Nicholas Nickleby)、《董貝父子》(Dombey and Son)、和《荒涼山莊》(Bleak House)。狄更斯藉此表達了自己對社會的看法,同時也讓一般大眾有機會看到社會的不同面向。

    寫作生涯的起飛

      狄更斯的寫作生涯其實是從當記者時開始的,他先後當了律師組織的特約記者、國會記者,最後成為《晨報》(The Morning Chronicle)的記者,並且在許多報章雜誌發表了短篇故事,記錄他的所見所聞。狄更斯當時並非以本名發表,而是以筆名「博茲」(Boz)刊登,而這些作品最後都被收錄在他出版的第一本書──《博茲札記》(Sketches by Boz)。
      《博茲札記》出版後,「查曼與浩爾出版社」(Chapman & Hall)邀請他加入一個新的創作計畫,他們邀請了當時著名的插畫家作畫,並請狄更斯為那些插畫撰寫故事,最後成為了定期在雜誌上連載的《匹克威克外傳》(The Pickwick Papers),書中描述匹克威克和三位朋友的旅行,生動地描繪了英國當時的社會狀況。作品出版後,原本應該是配角的文字,竟然變得比插畫還要受歡迎,狄更斯創作的故事大獲成功,不但奠定了他的寫作地位,也影響了當時人們的閱聽習慣,人們開始會定期購買雜誌,和全家人一起閱讀,迫不及待想知道故事接下來的發展。
      在狄更斯的寫作事業逐漸起步時,他與凱薩琳•霍佳斯(Catherine Hogarth, 1815-1879)結婚,並且先後生下十個孩子。在充滿著孩子的大家庭中,混亂在所難免。狄更斯的作品中也不時出現鬧哄哄的家庭狀況,例如:眾多孩子們的嬉鬧、無力管理的主婦,但這些混亂並非負面象徵,而是代表了無限的幸福。
      不久後,狄更斯進入雜誌社《賓利雜集》(Bentley’s Miscellany)當編輯,他的小說《孤雛淚》也在此連載。狄更斯就這樣不斷在雜誌上連載小說,如:批判約克郡寄宿學校的《尼古拉斯•尼克貝》、歷史小說《巴納比•拉奇》(Barnaby Rudge)都是他早期膾炙人口的作品。他的小說一部接著一部刊登在各個雜誌上,可說是相當多產的成功作家。狄更斯不但受到英國讀者的歡迎,連美國讀者也十分喜歡他的作品,因此他在一八四二年受邀到美國,之後為這趟旅行寫下了遊記《美國紀行》(American Notes)。

     

  • 「兒少經典名著」總序
    發行人的話
    譯者導讀──偉大小說家的人道關懷
    第一章 馬利的鬼魂
    第二章 第一個幽靈
    第三章 第二個幽靈
    第四章 第三個幽靈
    第五章 故事的結尾
    A Christmas Carol (英文版)
  • 第一章 馬利的鬼魂
      首先我要說的是,馬利死了,他真的死了,因為葬禮簽名簿上有牧師、教堂執事、葬儀業者和主要弔唁者的簽名。連史庫奇也簽了名,凡是他肯簽名,史庫奇這個名字在交易所可是相當好用的。總之,老馬利就像一根釘死的門釘一樣,確定已經撒手人寰了。
      請注意!我的意思並不是指,在我的認知裡,門釘會特別釘死到什麼程度。我自己倒是傾向於認為,棺材釘才是五金買賣中釘得最死的鐵器。但這個比喻有著我們祖先流傳下來的智慧,我不該用我這雙不潔的手隨意修改,否則這個國家就完了。因此,請各位容許我再次強調:馬利就像根釘死在門板上的釘子一樣死透了。
      史庫奇知道馬利死了嗎?當然知道,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史庫奇和馬利已經合夥不知道多少年了。史庫奇是他唯一的遺囑執行人、唯一的遺產管理人、唯一的財產繼承人、唯一的剩餘財產受贈人、唯一的朋友和唯一的哀悼者。但是史庫奇並沒有因為這件不幸之事而悲傷過度,即使在葬禮當天,他依然是個出色的商人,他用一筆划算的交易將葬禮辦得既莊嚴又隆重。
      談到馬利的葬禮,就要回到我在開頭所說的話了:馬利確定已經撒手人寰了。這點一定要搞清楚,否則我接下來要提的故事就一點也不足為奇了。就好像如果我們沒有在開場前就確定哈姆雷特的父親已經去世,那麼他在東風吹拂的夜裡,漫步於城牆上的行為,就跟任何一位中年男子在入夜後,魯莽地出現在某個吹著微風的地方(例如聖保羅教堂的墓園)一般,除了用來嚇唬自己兒子脆弱的心智以外,便完全沒什麼特別的了。
      然而,史庫奇卻始終沒有把老馬利的名字塗掉,即使是過了好幾年後,辦公室的大門上仍然寫著:史庫奇和馬利。而這間公司就叫「史庫奇和馬利」,剛入行的人有時候會把史庫奇叫作史庫奇,有時候則會把他叫作馬利,但這兩種叫法,史庫奇都會回應。因為對他來說兩者都是一樣的。
      喔!史庫奇的確是個吝嗇鬼!他是個巧取豪奪、搜刮錢財、貪得無厭、絕不放手又視財如命的老罪人,還像一顆打火石一樣又尖又硬,沒有鐵能在上面撞擊出任何火花,更像是一隻行事隱密、沉默寡言、總是孤孤單單的牡蠣。內心的冷酷凍結了他蒼老的面容,凍傷了他尖挺的鼻子,使他的臉頰乾癟、腳步僵硬,使他的眼睛發紅、薄唇發青,他還總是用刺耳的聲音精打細算。他總是帶著一身寒氣,讓他的頭頂、眉毛和削瘦結實的下巴都結了一層白霜,更讓他的辦公室在大熱天也宛如冰窖,即使是耶誕節時分也不曾多一絲絲的溫暖。
      外頭的冷熱變化對史庫奇幾乎沒有任何影響。暖和的天氣沒能溫暖他,酷寒的天氣也沒能讓他渾身發冷,沒有風能吹得比他更刺骨,沒有雪能下得比他更具惡意,沒有傾盆大雨能降得比他更不饒人。甚至是惡劣的天氣也不知道該怎麼傷害他,就連猛烈的大雨、大雪、冰雹也只能吹噓,至少自己在一個地方勝過史庫奇:它們會大方給予,而史庫奇則從未這麼做。
      沒有人會在路邊叫住史庫奇,帶著喜悅的表情問他:「親愛的史庫奇,你好嗎?你什麼時候要來拜訪我?」乞丐不會請求他施捨分文,小孩不會問他現在幾點,在他這輩子裡,不分男女,從來沒有人向他問過路。連導盲犬也好像認得他,牠們會在他經過的時候,拉著主人拐到門廊或者庭院裡,牠們搖著尾巴,似乎在說:「失明的主人啊!沒有眼睛總好過有著像他那樣邪惡的眼睛。」
      但史庫奇在乎嗎?他就是喜歡這樣。在擁擠的人生旅途中擠出屬於他的路,同時警告人間的溫情與他保持距離,因此認識史庫奇的人總會叫他「瘋子」。
      話說從前有一次── 在一年中最好的日子,也就是耶誕節前夕── 老史庫奇坐在他的帳房裡忙碌著。天氣陰寒刺骨、霧氣瀰漫,他聽得到外面巷子裡人們喘著氣走來走去的聲音,他們手捶胸口、在石子路上踏步取暖。城市的鐘剛過三點,但天色已經很暗了──其實這一整天都不是很亮,隔壁辦公室的窗裡燭光搖曳,彷彿為這觸手可及的棕色天空裡抹上了一點紅。霧氣從每一道隙縫和鑰匙孔中湧入,外頭濃霧瀰漫,即使只隔著最窄的巷道,對面的房子依然看起來宛如幻影。看著漆黑的雲霧低垂,朦朧了萬物,人們不禁想像自然之母就在旁邊,把水燒得雲霧蒸騰的樣子。
      史庫奇帳房的門開著,以便監督他的職員,那人正在如櫃子般陰暗狹小的房間裡抄寫著書信。史庫奇的火爐裡升起的火很小,可是職員身邊的火卻比他的還要更小,看起來似乎只燒著一塊煤,但他沒辦法去添煤,因為史庫奇把煤箱放在自己的房間,只要他拿鏟子進來,他的老闆肯定會要他捲舖蓋走人。因此,職員披著白色圍巾,試圖在蠟燭邊取暖,但他失敗了,因為靠蠟燭取暖需要有豐富的想像力,但他可不是個那樣想像力豐富的人。
      「耶誕快樂,舅舅!上帝保佑你!」一個雀躍的聲音喊道,那是史庫奇外甥的聲音,他突然來訪,史庫奇先聽到聲音,才知道他已經進來了。
      「哼!」史庫奇說:「胡來!」
      史庫奇的外甥剛剛才在濃霧和霜氣中快速行走,所以他渾身發熱,好像全身都在發光。他的臉龐紅潤且帥氣,眼神閃閃發亮,呼出的氣凝成霧氣。
      「舅舅!你說耶誕節是胡來?」史庫奇的外甥說:「我相信不是這個意思吧?」
      「我就是這個意思。」史庫奇說:「耶誕快樂!你有什麼權利快樂?有什麼理由快樂?你已經夠窮了。」
      「別這樣,」他的外甥快樂地回答:「那你有什麼權利憂傷?有什麼理由悶悶不樂呢?你已經夠有錢了。」
      史庫奇一時之間想不到更好的回答,只好又「哼!」了一聲,接著又說了一句「胡來!」
      「舅舅,別生氣!」他的外甥說。
      「我還能怎麼樣?」他舅舅回答:「我就生活在這樣一個到處都是傻瓜的世界!耶誕快樂!什麼耶誕快樂?對你而言,耶誕節只是個沒錢付帳單的時節;發現自己老了一歲,卻連一小時的財富都沒有累積到的時節;結算收支時,卻發現帳本裡整整十二個月,每一個項目都透支的時節。」史庫奇生氣地說:「如果我想的能實現,那麼每個嘴裡說出『耶誕快樂』的傻瓜都該跟他的布丁一起煮熟,再用一根冬青樹枝刺進他的心臟,埋葬起來。就該這麼做!」
      「舅舅!」他的外甥懇求。
      「外甥!」舅舅嚴厲地回答:「你用你自己的方式過耶誕節,而我用我的方式過節。」
      「過節!」史庫奇的外甥重複了一遍:「但你根本不過節啊!」
      「那我就不過節。」史庫奇說:「但願這個節日能給你帶來好處!但過去它又曾帶給你多少好處?」
      「許多事情都能給我帶來好處,但我敢說,我並未從中獲利。」外甥回答:「耶誕節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每逢耶誕節,先不論因為它神聖的名字和起源而產生的尊敬,若可以撇開這些,我依然認為它是個好日子,一個友善、寬恕、慈善和喜悅的日子。就我所知,在漫長的一年中,似乎只有在此時,男男女女才會不約而同地敞開他們緊閉的心靈,為身分比自己卑微的人們著想,把他們當作人生旅途的夥伴,而不是邁向不同道路的異類。因此,舅舅,雖然耶誕節從未把分文放進我的口袋,但我還是相信它曾帶給我好處,並也將繼續帶給我好處,所以我敢說,願上帝祝福耶誕節!」
      小房間裡的職員不由自主地鼓掌,但他立刻查覺到這個舉動不是很恰當,便傾身假裝在撥火堆,結果卻不小心撲滅了火爐中的最後一點火花。
      「再讓我聽到你發出任何一點聲音,」史庫奇對職員說:「你就不用再來上班了,回家過你的耶誕節吧!」他轉頭對外甥繼續說道:「你是個相當有影響力的演說家,先生!我真好奇你怎麼沒進議會?」
      「舅舅,別生氣。來吧!明天和我們一起用餐。」
      史庫奇卻說他寧願看他—— 是的,他的確這麼說了,他把那句惡毒的話完完整整地說了出來,說他寧願先看見他的外甥面臨絕境。
      「這是為什麼呢?」史庫奇的外甥喊道,「為什麼?」
      「你為什麼結婚?」史庫奇說。
      「因為我戀愛了。」
      「因為你戀愛了!」史庫奇低吼,好像這是世界上唯一比「耶誕快樂!」更荒謬的事情。
      「再見!」史庫奇說。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