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圖書館海圖全覽:世界應該是什麼樣子? 200張以上你從沒看過的海圖,這些都是統治地球的說明書
大英圖書館海圖全覽:世界應該是什麼樣子? 200張以上你從沒看過的海圖,這些都是統治地球的說明書
  • 定  價:NT$460元
  • 優惠價:9414
  •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海圖是什麼?為什麼「海圖」象徵支配世界的權力,而不是「地圖」?
    ◎鄭和下西洋比歐洲地理大發現還早,為什麼中國明朝無法成為海上強權?
    ◎葡萄牙本是歐洲小角色,因海圖技術,搖身一變成為強權、主宰半個地球。
    ◎英國艦隊打敗荷蘭、法國稱霸全世界,當時英國用的竟然不是英國繪製的海圖。
    ◎為什麼地中海會成為海圖的起源?不是北海、波羅的海、南中國海?

    海圖將「人類所知道的世界」一點一點的展開在眼前,
    不單只呈現出海洋的面貌,更記載著權力的更迭、歷史的軌跡,
    大英圖書館20年歷久不衰經典,新版問世!
    世界首席探索地圖專家彼得‧懷菲德(Peter Whitfield)畢生心血力作。

    ◎沒有海圖的時代,如何航海?用人名給風命名,跟海圖有關。

    ‧謎樣的西元前航海術 : 五千年前就有遠航技術,卻沒人知道如何辦到的?
    在文字出現以前,航海技巧都靠口頭傳播。沒有羅盤與海圖,在難以
    測量方位與距離的情況下,古人只能靠風向及夜空中的繁星引導。

    ‧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早在西元十一世紀,維京人就已接觸過美洲。
    他們從太陽、鳥、魚判斷島嶼方向,並順利成為北方水域的霸主。

    ◎海圖,促成大航海時代。

    ‧最早的海圖,上頭沒有標出陸地;但後來海圖比地圖精準百倍
    曲曲折折的陸地輪廓,詳盡且逼真,是什麼技術畫出來的?沒有空拍機、
    沒有熱氣球、更沒有衛星的年代,海圖如何讓地球上各大陸島嶼曲線畢露?

    ‧早期海圖充滿謎團 : 現存最早的海圖《比薩海圖》充滿謎團,
    因為精準的畫出地中海海岸線。但在這之前,沒有任何一張類似地圖存在
    的證據。直到現在,航海學家仍不知道該如何使用它。

    ‧世界是葡萄牙與西班牙航海家拓展的 :
    地中海西岸有義大利、東岸有穆斯林,葡萄牙長期被鄰國圍繞,為何突然
    變成海上強權?貿易只是表象,背後是否有其他意義?
    哥倫布其實只到了加勒比海,為什麼以為自己抵達印度?因為
    當時只知緯度,對經度的距離沒概念,導致誤會大了。

    ◎歐洲海權時代的海圖──統治地球的說明書

    ‧船堅炮利決定海戰結果?才不是
    沒有砲的年代,希臘海軍怎麼打贏波斯艦隊?
    有了砲火和快速帆船的年代,各國其實造艦技術都差不多。
    一場準備經年的海戰,可能半小時到一小時就分出勝負。
    英國艦隊一個下午就俘獲法國西班牙聯軍幾百艘船,光憑船堅炮利哪有可能,
    為什麼海圖對海戰扮演這麼重要角色?問問鴉片戰爭打輸的清朝吧。

    ‧科學進步對海圖的影響 :
    航海家為了解決測量經度與磁變問題,研發出六分儀、天文表、磁變圖與
    精密計時器,使得海圖從經驗繪圖,轉變為涵蓋天文和地理幾何學的地表
    客觀模型。

    ◎戰爭、帝國與科技──過去200年

    ‧庫克的開創與他的後繼者?
    英國艦隊靠著庫克船長精密測繪聖羅倫斯河的地形,
    成功突擊法國領地,讓艦隊能逆流而上登陸魁北克,並佔領該城市。
    為什麼庫克偉大?不是航海技術超卓,是因為他留下來的海圖。

    ‧帝國憑著海圖,打穿中、日、非……門戶
    國家的海外領地與貿易,決定海圖製作的需求,與收集資訊的能力。
    英國早期仰賴荷蘭、法國的海圖,到後期研發出能適應嚴格技術的海圖,
    成功將領地延伸至全世界。

    大英圖書館20年歷久不衰的經典,收載遠古至近代之珍稀海圖作品,
    帶你一窺這些精美圖鑑背後,無人所知的輝煌旅程。

    推薦者
    東華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蔣竹山
    知名臉書「即食歷史」部落客 seayu
    作家、知性節目主持人 謝哲青

  • 彼得‧懷菲德

    地圖史與世界探索的獨立學者與首席專家。著有《天堂圖誌》(The Mapping of the Heavens)、《倫敦:地圖人生》(London: A Life in Maps)、《世界諸城》(Cities of the World)與《旅遊文學史》(Travel: A Literary History)等書。


    譯者簡介:
    廖桓偉

    淡江大學經營決策系、東吳大學企管研究所畢業。
    現任出版社編輯,希望引進更多有趣(且暢銷)的書,透過翻譯來感動讀者,譯有《第三波數位革命》、《電競產業的大未來》、《城市地底的城市》、《強迫行為的心理學》(皆為大是文化出版)。
  • 引言:以西方歷史為岸,走入人類與海洋之間的廣闊故事

    1522年9月,一艘名叫「維多利亞」(Victoria)的小船,載著18個人停泊在西班牙鄰近塞維亞(Seville)的海岸。這艘船裝滿香料與異國貨物,但這群人筋疲力竭、營養不良。
    他們是某支艦隊的倖存者,共五艘船、270位船員,三年前在費南多‧麥哲倫(Ferdinand Magellan)的指揮之下,展開航海史上最偉大的冒險,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繞行地球。

    他們歸來之後,「地球是球體」的概念,終於從理論層次,躍入人類經驗的領域。麥哲倫啟航時,航海貿易商早已在世界各地的海岸與島嶼航行了好幾世紀,但直到麥哲倫這群文藝復興時期的歐洲探險家,才首次踏進「規劃周延的跨洋航行」這個未知領域。

    1490年至1520年,這30年建構出世界歷史的關鍵時刻。當時歐洲人突破自己的疆域,無意間啟動了創造現今世界樣貌的歷程:麥哲倫的首次繞行地球,正是這股獨特動態的明確象徵。

    在這歷史性的運動中,「精通航海」絕對是不可少的催化因素。許多科技的變革,讓遠洋航海得以成真:指南針、觀星、改善過的造船技術,以及面對各種挑戰的槍砲。

    15世紀,穆斯林占領中東,歐洲探險家被迫往南方與西方的海洋發展。海外的新發現,和歐洲的宿命論與統治觀有截然不同的感受──世界正等著被探索與劫掠。

    在這樣的文化之中,貪婪被宗教動機美化;正如一位西班牙歷史學家所寫,他們希望新大陸(按:New World,歐洲人於15世紀末發現美洲大陸及鄰近群島後,對這片新土地的稱呼)能夠「服侍上帝與陛下,為陷入黑暗之人帶來光明,並獲得富足,就跟所有人的渴望一樣。」1494年的《托爾德西里亞斯條約》(The Treaty of Tordesillas)中,教宗當局將新發現的領土,全部瓜分給西班牙與葡萄牙,可說是全球等級的傲慢之舉。這種精神被克里斯多福‧馬羅(Christopher Marlowe)的戲劇《帖木兒大帝》(Tamburlaine),給完美的捕捉下來──帖木兒大帝憂心的望著世界地圖,端詳亞洲、非洲與歐洲,然後悲嘆道:「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刻,這些地方都還無法被我征服嗎?」

    15世紀至19世紀歐洲對於世界認知之演變過程,藉由海圖的歷史,更加清晰的展現在大家眼前。海圖上的世界從地中海延伸出去,16世紀涵蓋並描繪出大西洋與印度洋,18世紀到達太平洋,到了19世紀則連南北極地區都納入其中。

    這些海圖表達出人們當時的地理與政治。歐洲國家製作海圖,很明顯是依據他們收集航海資訊的能力,以及他們的商業需求而定。因此在1400年至1900年間,義大利製圖師的事業,由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法國與英國接續下去,而這些國家在海權方面都有所成長。
    要了解製圖過程,就一定要持續意識到它的政治背景。海圖也是航海史的一部分,過去的航海家常使用地球表面或天文學等知識,辨別自己的所在位置,這與海圖本身的歷史是密不可分的。

    本書的研究全以歐洲為中心,因為世界海洋的海圖繪製,是屬於歐洲人的事業。即便是更先進的文明,如中國也沒有繪製海圖的傳統,而日本到17世紀才開始繪製海圖,而且以歐洲的範本為基礎。

    假如亞洲與美洲在中世紀就被發現與殖民,那麼世界歷史就會截然不同。早期船員與探險家的勇氣與成就,贏得我們的欽佩,但這並不是要刻意粉飾歐洲在非洲、美洲與亞洲擴張領土時,造成的巨大災害。

    這些文化的交會,在許多當代的出版品中都已描寫過,而我們現在,則想拋開《大航海》(特奧多雷·德‧布里著)這類書籍,無數令人作嘔的殘暴描寫。

    早期探險家的冷漠無情,無疑是殘酷與鋼鐵般耐力的另一種展現,這是他們對自己的要求。1500年至1900年的漫長航海時代,見證了歐洲對於世界各地的蓄意入侵。這是歷史的浪潮,現在雖已從人們最直接的政治概念中退去,但它留下來的遺產可能是永久的。

    在幾個世紀以來,海圖與地形圖都有相當流暢的關係。對於現代海圖來說,地形特徵的描述(海岸、島嶼、河口)不只是各自獨立的類別;它們全被當作一個框架,來獲取更進一步的航海資訊。

    當代海圖以自己的語言具現出這些資料,假如想用這種海圖航海,就一定要精通它的語言。這並非自古以來皆如此,15世紀至19世紀有許多海圖帶有雙重目的,除了航海,也用來展現地貌。這裡的歷史性理由很明顯:海圖對世界上許多地方來說(尤其是島嶼),是唯一可取得的地圖,於是製圖師就要扮演雙重角色,把內陸細節畫出來。

    現代海圖帶有太多編碼過的資料,比起地形圖或許更接近技術圖表,而且在航海的技術系統中,它扮演的角色越來越沒那麼重要。以前的海圖反而更接近一般的地圖:它們將世界各地海岸與島嶼的地形樣貌,直接呈現出來,而陸地上的人也能與船員一樣,輕易理解它們。
    我由衷感謝許多學者與圖書館館員,協助我進行本書的研究:英國水文局(U.K. Hydrographic Office)的肯‧艾瑟頓(Ken Atherton)與海倫‧布利斯(Helen Breeze);前國家海事博物館(National Maritime Museum)館員德瑞克‧豪斯(Derek Howse);皇家地理學會(Royal Geographical Society)的法蘭西斯‧赫伯特(Francis Herbert);東尼‧坎貝爾(Tony Campbell)與其他大英圖書館(The British Library)館員;以及負責取得圖片的凱西‧霍夫頓(Kathy Houghton)。

    這項世界海圖的研究,將西方歷史饒富興味的軸線全部匯聚在一起:科技與政治的相互關係,以及貪婪、殘酷與勇氣的融合。我雖以如此巨大的主題為岸,緊靠它航行,但終究還是被引入開闊的海洋,走進人類與其周遭海洋的持久關係,所產生的廣闊故事。

    推薦序一
    世界歷史,由海圖告訴你

    東華大學歷史系副教授╱蔣竹山

    近來史學界最紅的一張航海地圖,應該當屬《塞爾登中國地圖》(Selden Map of China)。從2008年,在英國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Bodleian Library)的地下室發現以來,學者已經投入許多經費修復此圖,而且辦過活動討論內容,也引發許多學者當作論文題材。當然還誕生兩本與此地圖有關的著作,一本是卜正民(Timothy Brook)的《塞爾登先生的中國地圖:香料貿易、佚失的海圖與南中國海》(Mr. Selden’s Map of China: The Spice Trade, a Lost Chart and the South China Sea),另一本則是地圖的發現者羅伯特.貝秋勒(Robert Batchelor)的《倫敦:塞爾登先生地圖所塑造的全球城市》(London: The Selden Map and the Making of a Global City)。
    在2008年之前,還沒有人知道塞爾登地圖的特別之處,直到在美國研究大英帝國歷史的貝秋勒教授的緣故,才引起史學界的注意。他原本是到牛津大學的博德利圖書館查資料,卻意外在一份古目錄裡,見到一張中國地圖名稱,於是請圖書館員大衛.赫利威爾(David Helliwell)幫忙調閱。赫利威爾又通知明清史家卜正民一同去看。而當時唯一知道的訊息就是,這張地圖在1659年進到圖書館,屬於律師約翰.塞爾登(John Selden)死後捐贈的大批書籍之一。
    這張在圖書館地下室躺了近四百年的中國地圖,究竟有何魅力,能吸引這麼多的學者關注,尤其是著名學者卜正民?當然這與地圖所描繪的內容特色有關。卜正民處理這本書的方式,有點像是在寫推理小說,先安排一張被發現的藏寶圖,但地圖作者是誰?何時?何地?為何而做?通通沒有答案。作者因而扮起名偵探柯南,一路抽絲剝繭的帶領讀者,進入這張地圖所處的大航海時代。
    《塞爾登中國地圖》雖然精彩,但只是大航海時代眾多航海圖中的一張,無法綜觀海洋史全貌。要了解這個時代海圖的故事,彼得.懷菲德的《大英圖書館海圖全覽》絕對會是首選,因為這是大英圖書館一千多萬冊藏書中的海圖精選集。講到大英,我腦海裡浮現的是另外一本類似的書──大英博物館館長尼爾.麥葛瑞格(Neil MacGregor),透過100個館藏文物所寫成的《看得到的世界史》(大是文化出版)。這兩本書都有精美的圖像,加上詳細又易懂的文字特色,讓人一看就懂。
    懷菲德是一位地圖及探險史專家,著作相當豐富,而《大英圖書館海圖全覽》自1996年出版至今已二十多年,2017年還有過新版,頗受好評。
    本書的海圖以歐洲為中心,作者認為世界海洋的繪製,主要還是歐洲人的天下,即便是中國或日本,不是沒這個傳統,就是以歐洲為範本。因此書中所探討的海圖,以15世紀至19世紀為主。相較於當代海圖的技術圖表,帶有過多編碼過的資訊,大航海時代的海圖,除了航海外,還有展示地貌的特性,因此有海岸、河口及島嶼等地形特徵的描述,更接近一般地圖。
    透過懷菲德的導覽,我們可以知道沒有航海圖的時代如何航海?船員用什麼方式導航?像是考古學上,已經證實玻里尼西亞文化是在何時,跨越太平洋的遙遠距離傳播出去的,不過這些航行是如何規畫、導航,迄今仍是個謎。我最感興趣的是近代世界形成的關鍵時刻──〈歐洲海權時代的海圖〉這章。懷菲德認為在17世紀至19世紀,海圖從非常傳統、以經驗為基礎的世界海洋與海岸風貌,轉變成地表的局部客觀模型。而其促成的關鍵在於,用數學在紙上詮釋的地球全貌,以及源自天文資料的定位系統。
    直到如今,海圖以數位圖像的形式發布,顯示在螢幕上,可以與衛星的空間參照系統相互連線,提供即時及準確的定位。傳統海圖的導航功能雖然不再,但仍提供人們形塑全世界的圖像概念。
    本書不僅內容淺顯易懂,提供相當多的海洋史知識,相當適合一般讀者;書中各式各樣的精美彩色航海圖,對於地圖控而言更是一大亮點。光是一次能看足大英圖書館中,珍藏的這麼多航海圖像及說明,就已值回票價。

    推薦序二
    從海圖、航海,看歐洲如何主宰世界

    知名臉書「即食歷史」部落客╱seayu

    歐洲是個與航海息息相關的大陸,它與非洲被地中海分隔開來,而地中海可以說是孕育歐洲文明的搖籃。在過去的3,000年裡,海洋始終是強權間互相爭奪的地盤。
    正如書中所說,拓展海洋永遠都是貿易與戰爭的動機。誰掌握海洋,誰便掌握霸權。遠至古希臘時代,希臘人藉著在地中海沿岸航海,建立無數希臘城邦,彼此互相貿易、文化交流,繼而創造希臘的豐盛時代。希臘也憑藉海戰,擊退過波斯大軍,不然整個歐洲歷史可能就此改寫。
    到了古羅馬時代,羅馬人與同樣靠海洋崛起的大國迦太基,爭奪地中海的控制權,最後羅馬擊敗迦太基,自此發展為當時的世界帝國。在中世紀歐洲也出現過,利用海洋建立霸權的例子:維京人從寒冷的北歐,乘著帆船開拓冰島和格陵蘭,又入侵英國、法國和俄羅斯,建立起恆遠的影響力。
    以航海貿易為國策的威尼斯共和國,憑著在地中海的貿易經濟與軍事力量,搖身一變成為商業霸權,屹立超過1,000年。歐洲人在往後更加著迷海洋。15世紀,西班牙人首先發現美洲大陸,後來在當地建立殖民地,掠奪資源和財富,與傳統大國角逐霸主地位。葡萄牙、英國、法國、荷蘭等國也相繼發展航海事業,新的貿易航線不僅陸續被發現,也不斷在新土地上建立殖民地,歐洲在此後的500年間,成為主宰世界的中心。
    以航海稱霸世界,靠的並不只是勇氣,更是老練的經驗和知識。本書作者彼得.懷菲德告訴我們,海圖繪製的發展史,便是一部活靈活現的歐洲歷史。那麼海圖的出現,是否代表歐洲人開拓全球的關鍵?彼得告訴我們,這並非完全正確。
    在古典世界的航海中,並沒有留下什麼海圖。船員以口傳方式,將航海知識流傳下去。就算後來海圖的出現,也沒有迅速成為航海員的核心工作,他們靠的還是經驗,以及對天文的了解。因為各種定位問題及深不可測的海洋環境,所以能夠精準繪製海圖並不容易,大大局限了其實用性及可靠性。甚至有一段時期,海圖變成藝術品,成為貴族和富商的炫耀產物,因為有能力繪製出海圖的國家,代表能夠駕馭海洋,這也正是歐洲爭奪地盤的重要籌碼。
    整本書要告訴我們的中心思想,便是海圖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也沒有革命性的一刻,而且進步和革新也分散在歐洲的不同地區。與今天偏向技術圖的現代海圖相比,從前的海圖更像是地圖的雛形。歐洲人憑著對新世界、新航道的渴望,以及科學知識的融入,海圖的準確性和實用性才漸漸增加,眾多技術問題在海圖發展的500年間被一一征服,如同新世界一樣。這時候的海圖,才是真正的航海工具。
    本圖從航海的發展和蒐藏的海圖,透視歐洲人如何征服地中海,走出地中海後再征服大西洋,最後征服地球的每一寸角落。歐洲的霸權更迭,正與海圖發展不謀而合。每一個海上霸權的崛起,從海圖的發展便可以窺探一二。讀完本書便會發現海圖的發展史,與經典時代、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和工業革命等歐洲歷史脈絡相呼應。
    正如書中的一句話所說:「世界海圖的研究,將西方歷史饒富興味的軸線,全部匯聚在一起。」

    內文試閱
    早期海圖充滿謎團

    早期船上的羅盤並沒有流傳下來,但我們知道路易九世看的是哪一種海圖,因為現存最早的海圖,就是從這個時期傳下來的──西元約1290年的《比薩海圖》(Pisan Chart)。這張海圖(以及接下來一世紀流傳至今的其他海圖)可說是地圖史上最神祕的事件之一。
    只要瞧一眼《比薩海圖》,就會立刻發現兩項傑出的特色:第一,地中海海岸線被極為精準的描繪出來;第二,地圖被自兩個中心點放射的線條網絡涵蓋,明顯是將羅盤的形式貫徹在整張地圖上。
    這張精確度極高的地圖,是如何在中世紀的義大利現身?它與羅盤的關聯程度有多準確?它是一個人的原創作品,還是承襲自發展好幾個世紀的古老海圖?很難相信這是由單人繪製,但如果是後者,也無法解釋為何在1270年之前,沒有半點這類地圖存在的證據。
    然而有一項物品,則是從古典時代一路發展到中世紀,那就是航路手冊:在13世紀,希臘的周航記被稱為「波特蘭記」(portolani,意為「與港灣有關的紀錄」),列出港口與它們之間的距離。最有名的例子是《航海手冊》(Lo Compasso danavigare),在當時通用於義大利船員之間,因此讓人很輕易的猜測出,也許《比薩海圖》就是從這種文字內容,在羅盤方位的輔助之下轉變而成。
    可惜的是,《航海手冊》上的地名與《比薩海圖》差異極大,甚至連義大利境內的地名都不同。況且,把地名與方位轉換為一張精確的地圖,可說是一件大工程,不只需要高明的幾何與製圖技巧,還得憑空想像;在沒有相似物的情況下,創造出一種繪圖形式。
    就算《比薩海圖》是以現已失傳的波特蘭記為基礎,我們依舊不知道它是怎麼畫出來的;而且我們也無法正確回答這張海圖的最基本問題──要怎麼使用它?

    海盜德瑞克與英格蘭興起

    英格蘭踏入海上冒險競爭圈的歷程,幾乎與法蘭西斯.德瑞克爵士的戲劇性人生畫上等號。德瑞克強烈反對天主教與西班牙人,於是被伊莉莎白女王一世(Queen Elizabeth I)私下僱用為海盜,獲准在侵略美洲的航行途中,攻擊西班牙的領地。結果,他把原本要獻給西班牙國王的金銀財寶全納為己有,還重創了西班牙的港口與艦隊。
    英格蘭視西班牙為惡魔的勢力,所以發動戰爭是天經地義;但為了不讓女王的皇冠蒙塵,戰爭並沒有以官方名義公開進行,而是透過私掠船較勁。德瑞克最大膽的偉業,是在1577至1580年航海繞行全球一周;起初只是個魯莽的計畫,想通過麥哲倫海峽,侵擾西班牙的港口,以及他們在南美洲太平洋海岸的航運,這個區域在此時是西班牙人的要塞。
    目標達成之後,德瑞克解決返航問題的方式,就是繞行地球。他的成就引起大眾高度關注,地圖上開始畫出他留在世界上的足跡。其後他在1585至1586年的「西印度大突襲」(Great West Indian Raid),更被許多慶祝性質的地圖當作紀念,而1588年西班牙艦隊被英格蘭打敗的故事,也理所當然的被畫在地圖上,德瑞克在其中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
    這些地圖很難被當成具有功能性的海圖,反而比較像敘事地圖或新聞地圖,從它們的描繪,就可以看出海上事件對於伊莉莎白時代的歷史,以及英格蘭的國家意識有多重要。德瑞克曾經被稱為英格蘭海軍之父,從各種技術觀點來看這都不正確,但德瑞克的航海,確實成為英格蘭政經生活的永久核心特質;考慮到這點的話,他名副其實。
    歐洲海權拓展的過程,對航海術、造船術與海上經濟造成不計其數的影響,當然這是雙向的關係;歐洲科技促成了海外冒險,而新大陸的誘惑,也刺激了船隻設計、武器與航海術的進步。

    畫出南北極地區

    到了19世紀初期,地球海洋只剩南北極地區沒探索到。此時探險家已經知道,這些荒涼的土地,並沒有商業或帝國方面的利益可圖,但還是想把地圖完成。這股動力也就獨立出來,成為現在的目標。國家威望結合科學面的好奇心,產生新的企圖,也就是要穿過北極與南極的冰凍外圍。其中,西北航道就是持續最久的目標。
    這些源自巴芬灣與哈德遜灣的出路,如果真的存在,肯定掌握了加拿大北部的任何航道,但這些水域每年有8個月是冰封的,而且因為離地磁北極(此時位於布西亞半島﹝Boothia Peninsula﹞,約北緯72度、西經93度)太近,羅盤幾乎無用武之地。
    詹姆斯.克拉克.羅斯(James Clark Ross)與威廉.愛德華.派瑞(William Edward Parry)在1821至1833年間的幾次早期航行,累積了從蘭開斯特海峽(Lancaster Sound)到梅爾維爾島(Melville Island)這個地區的可觀知識。1831年,羅斯抵達地磁北極,他說:「此地是自然界最偉大、也是最黑暗的力量中心之一。」但引起大眾想像的,卻是圍繞在約翰.富蘭克林爵士(Sir John Franklin)身旁的謎團。
    富蘭克林於1845年率領「幽冥號」(Erebus)與「驚恐號」(Terror),卻在搜尋西北航道時失蹤,當時他已經是高齡60歲的知名人物。而籠罩在他足跡上的不祥之影,成為轟動一時的事件。
    1848至1859年間,為了尋找富蘭克林與其船員,已經累積多達四十次以上的遠征行動,直到有人在威廉王島(King William Island),找到埋有船員日誌的石堆為止。日誌上寫著,兩艘船已經被冰封了一年半,期間富蘭克林去世了,於是船員只好在1848年4月棄船,動身尋找最近的居住地,也就是500英里外,哈德遜灣公司位於決心堡(Fort Resolution)的一座基地。
    不幸的是,這趟旅程中的129名船員無人生還。他們乘著船上的小艇,希望能沿著巴克河(Back River)逆流而上,卻沒力氣拖著小艇橫越寒冰。人們找到這艘小艇時,旁邊有兩具骷髏、一支錶、一條手帕、一把梳子、一本祈禱書,以及一本奧利弗.戈德史密斯(按:Oliver Goldsmith,愛爾蘭詩人、作家與醫生)的《威克菲德的牧師》(The Vicar of Wakefield),看起來格外淒涼。
    尋找富蘭克林的遠征行動,大幅增加了加拿大北極地區的知識,而包括海軍部在內的地圖出版商,也開始發行特殊的海圖,來解說這段期間極地探索的過程。
    其中一位搜索者羅伯特.麥克羅(Robert McClure),在1850年成為第一個橫越西北航道的人,不過這有一部分,是他棄船之後靠雪橇達成;而且他的方向與前人相反,是穿過白令海峽進入北極海。這條人們尋找已久、連結大西洋與太平洋的航道,直到1906年,才被挪威的羅爾德.阿蒙森(Roald Amundsen)「真正」航行通過;他花了3年時間探險,也找到富蘭克林船員的骷髏;這些骷髏躺在北極冰地60年都沒人發現。
    至於另一條歷史性的航道是東北向航道,從歐洲到白令海峽,在1879年由瑞典人阿道夫.艾瑞克.努登舍爾德(Adolf Erik Nordenskiöld)成功通過。當時是19世紀末期,完全沒有可供辨認的極地地形,冰塊也沒有明顯的漂移,這讓船員與科學家推測,北極地區不是一塊大陸,而是一面結凍的海洋。
    這個概念之後被弗里喬夫.南森(Fridtjof Nansen)在1893至1896年間的「冰封航海」所證實。他的船穿過冰帽航行了1,500英里,路線與北極點只差幾度。相反的,在1820年代,人們數次目擊南極洲之後,就很清楚它是一塊大陸,有山、有冰河。
    南極洲在1819至1824年間,被俄羅斯人薩德斯.馮.別林斯高晉(Thaddeus von Bellinghausen)首次繞行,之後他花了8年時間,試圖畫出南極洲位於冰山另一端的海岸線,尤其是威德爾海(Weddell Sea)與羅斯海(Ross Sea)。
    南極地區涉入的海事領域,除了基本物理面差異之外,其實跟北極地區沒有太大的不同:都考量到橫跨陸地抵達極點的門路、科學研究,以及捕鯨等事業之商業潛力評估。
    這些地區的戰略價值(尤其是北極),一直到20世紀才浮上檯面。自此,極地探索變成一項國際競賽,雖然沒有實質的報酬,但科學、個人勇氣與國家間的角力,在這當中詭異的混雜在一起。

  • 前言 緊扣西方發展史的海圖

    第一章 沒有海圖的時代,如何航海?

    謎樣的西元前航海術╱海上移民與航海冒險

    第二章 海圖,促成大航海時代

    早期海圖充滿謎團╱波特蘭式海圖的發展╱地緣政治背景:地中海東部遭封鎖╱世界是葡萄牙與西班牙航海家拓展的╱地圖投影與製圖科學╱被海圖(政治權力)涵蓋的世界

    第三章 歐洲海權時代的海圖──統治地球的說明書

    西班牙獨霸的時代結束╱海盜德瑞克與英格蘭興起╱印製海圖出現,推動了荷蘭霸權╱麥卡托的地圖:革命性的製圖法╱西班牙的勁敵:英格蘭、法國與荷蘭╱科學進步對海圖的影響

    第四章 戰爭、帝國與科技──過去200年

    庫克的開創與他的後繼者╱英國水文局終於成立,加速海圖製作╱畫出南北極地區╱帝國憑藉海圖,打穿中、日、非……門戶╱海圖精準以致全球開戰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