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夢遊仙境(150年傳唱不墜精裝紀念版)
愛麗絲夢遊仙境(150年傳唱不墜精裝紀念版)
  • 定  價:NT$299元
  • 優惠價:79236
  •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 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讀我。」
    能從那個莫名其妙的世界活著回來,這世上還有什麼能嚇到我啊?

    享譽全球超過150年 梗王 X 金句王經典作品
    想像力突破天際 英國荒誕文學代表作
    改編作品無以計數,包括1950年代的迪士尼動畫電影到近年的真人電影《魔鏡夢遊》

    特別邀請師大翻譯所博士吳碩禹 以現代的語言
    打造重溫天真歲月的無障礙成人童話
    並請到知名插畫家Via Fang賦予經典插畫新生命
    呈現《愛麗絲夢遊仙境》跟以往不同調性的面貌

    維多利亞女王、王爾德、維吉尼亞・吳爾芙、華德・迪士尼 忍不住點讚

    「只要你走得夠遠,一定能到得了某個地方的。」柴郡貓說。
    戴著懷錶的白兔、咧著一張嘴的柴郡貓、寫著「喝我」的小瓶子、滿嘴「砍頭砍頭」的紅心皇后……《愛麗絲夢遊仙境》的角色形象鮮明,早已深入人心,作者路易斯.凱洛在某個下午為三位女孩講述的荒謬故事,在百年後還具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應該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而《愛麗絲夢遊仙境》的魅力正在於它的不可思議以及不可預測,看似有節奏的片段,一翻過頁就落入莫名其妙的走向,跟掉進兔子洞一樣突然。加上書中極富特色的出場角色,總是不經意說出帶著哲理、意圖引人深思的話語,又會突兀轉換場景,讓讀者跟著愛麗絲一起哭笑不得,卻忍不住想個著一探究竟。
    《愛麗絲夢遊仙境》一書的版本眾多,有些是為了讓小朋友容易閱讀的簡化改寫版,有些是鑽研作者字句所著的註解本。改寫本略過文字遊戲,雖大致可得故事旨趣,卻難窺卡洛爾巧思。註解本鉅細彌遺,但閱讀之際則需停頓消化文本之外的各類訊息。但除了這一速一緩之外,能不能以另一種速度一探兔子洞呢?本書為全新完整譯本,配上原始插圖,以「散策」般閒適自在的步伐,陪同讀者一起「漫遊」奇境。為此,碰上文字雙關,盡力在譯文中創造相似語言效果,但不提供過多註解,希望讀者能直接透過譯文,緩步觀察卡洛爾的奇想世界。

    本書特色
    ★台灣知名譯者全新翻譯,打造親切年輕的經典故事。
    ★台灣知名插畫家重新上色,在經典味道走出新意。
    ★刻意減少註解,先享受故事本身的樂趣,有興趣再繼續鑽研。
    ★小開本精緻裝禎,無論收藏或送人都是最佳選擇。

    “Only Lewis Carroll has shown us the world upside down as a child sees it, and has made us laugh as children laugh.” ―Virginia Woolf
  • 路易斯.卡洛爾(Lewis Carroll)╱著
    英國知名作家、數學家與邏輯學家。
    原名查爾斯.道吉森(Charles Lutwidge Dodgson),出生於英格蘭柴郡,就讀牛津大學基督書院,在數學和古典文學等領域皆表現出色。某個夏日午後,基督學院院長利德爾(Henry Liddell)的三個女兒請他講故事,卡洛爾以院長次女愛麗絲(Alice Liddell)為靈感即興說了個故事,也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原型。

    吳碩禹╱譯
    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博士。英國布里斯托大學英語教學碩士。
    喜歡翻譯小說,以譯筆輕剖書中人物生命故事中的肌理和溫度。
    已出版作品包括譯作《五個傷痕》、《微寫作》;翻譯教學著作《英中筆譯1》、《英中筆譯2》及英語教學著作《遜咖日記單字本》系列。

    約翰.田尼爾(John Tenniel)╱繪
    英國知名插畫家、漫畫家。
    曾就讀皇家藝術學院,並為英國《Punch》雜誌繪製機智嘲諷的政治漫畫長達50餘年。約翰.田尼爾最廣為人知的作品,便是為《愛麗絲夢遊仙境》及《愛麗絲鏡中奇遇》兩書特別繪製的插圖。在藝術上的傑出表現,也讓他於1893年受封為爵士。

    Via Fang╱重新上色
    喜歡畫動物,喜歡用沾水筆作畫。
    英國愛丁堡大學插畫系碩士,畢業後於愛丁堡大學擔任駐校藝術家。畢業作品《動物肖像畫》(Animalbum)系列被選為蘇格蘭藝術畢業展代表作品,並受BBC專訪報導。曾於英國、美國和台灣舉辦畫展。作品多見於雜誌專欄、報紙、平面廣告、周邊商品。客戶遍及英國、美國、台灣與日本。

  • 仙境散策指南

    若要列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經典兒童文學作品名單,《愛麗絲夢遊仙境》絕對名列前茅。在許多讀者真正翻閱《愛麗絲夢遊仙境》之前,可能都已經對愛麗絲墜下兔子洞後的種種奇遇耳熟能詳,由此也可見愛麗絲故事早已深植中文讀者心中。事實上,《愛麗絲夢遊仙境》早在1922年已經進入中文世界。當時語言學家趙元任以靈活中文翻譯此書,原作者路易斯・卡洛爾精心藏於書中的文字遊戲、奇思妙想、邏輯與數學問題,趙元任都一一巧妙化解,以原書中一段雙關語為例:

    “ But they were in the well,” Alice said to the Dormouse, not choosing to notice this last remark.
    “ Of course they were,” said the Dormouse: “well in.”

    阿麗思故意當沒聽見了這末一句話,她又對那惰兒鼠問道,「但是她們已經在井裡頭了勒,怎麼還抽出來呢?」
    那惰兒鼠道,「自然她們在井裡頭,儘儘裡頭。」(趙元任,1922, 107頁)

    此處in the well 與 well in 二語雖短,卻足以讓眾多中文譯者傷透腦筋。但趙元任卻以「井裡頭,儘儘裡頭」輕鬆化解,其譯筆靈動可見一斑。也因此趙譯一出,其《阿麗思漫遊奇境記》長年獨佔鰲頭,為中文譯界公認最佳譯本。據賴慈芸研究(2000) ,後續諸多中文譯本皆改編自趙譯,亦難有出其右者。《愛麗絲夢遊仙境》這麼一本小書,就因前有原作者路易斯・卡洛爾的文字遊戲、後有趙元任精妙譯本,成為不少中文譯者心中一座不易挑戰的大山。原文與經典譯本並立,後續譯者只好另闢蹊徑。有些選擇繞道而行,暫且擱下書中各種文字遊戲與無稽詩,刪減濃縮,著重於故事情節。現行諸多兒童改寫本大多採取此策略(如:東方版、鹿橋版等)。有些則以近似人類學式的觀點,定點考掘,一一細究原文各種互文典故,詳盡註解(如:張華譯本(2010)、王安琪譯本(2015)、陳榮斌譯本(2016)等),讓讀者不但窺得兔洞秘境,更可了解洞裡乾坤。改寫本略過文字遊戲,讀者雖大致可得故事旨趣,卻難窺卡洛爾巧思。註解本鉅細彌遺,但閱讀之際則需停頓消化文本之外的各類訊息。以看畫展來打比方,改寫本大約就是走馬看花,火速瀏覽。註解本則像是帶著專業導覽隨身看畫,工筆起落皆不錯過。但除了這一速一緩之外,能不能以另一種速度一探兔子洞呢?基於這個動機,筆者接下了這個挑戰,希望能以「散策」般閒適自在的步伐,陪同讀者一起「漫遊」奇境。為此,碰上文字雙關,筆者盡力在譯文中創造相似語言效果,但不提供過多註解,希望讀者能直接透過譯文,緩步觀察卡洛爾的奇想世界。然而,這個任務並不輕鬆。書中愛麗絲一語正道盡筆者翻譯時的心緒:

    「待在家裡舒服多了。」
    可憐兮兮的愛麗絲想著:
    「身體不會忽然變大變小,也不會被老鼠兔子使喚來使喚去。
    我有點後悔跟著兔子跳下洞來了,
    不過……不過……猜不出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這樣日子好像比較有趣。」

    這個「散策」的翻譯定位,意味著筆者一來難以閃躲原文中的文字遊戲、二來又得放下註解這強力武器,僅能在譯文方寸之間,盡力展現原文的風采。於是翻譯之時便也似愛麗絲一般,常常被原文「使喚來使喚去」、時時得絞盡腦汁讓中文「變大變小」找出更多可能。過程中偶爾也會「後悔跟著兔子跳下洞來了」,但又覺得這樣確實「好像比較有趣」。左右為難之間,筆者盡力在翻譯時,保留原文趣味與音韻效果。以下二段為例:

    (一)
    “Edwin and Morcar, the earls of Mercia and Northumbria, declared for him; and even Stigand, the patriotic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found it advisable―“
    “Found what?’ said the Duck.
    “Found it,” the Mouse replied rather crossly: “of course you know what ‘it’ means.”
    “I know what ‘it’ means well enough when I found a thing,” said the Duck: “it’s generally a frog or a worm. The question is, what did the archbishop find?’

    『有愛德華與莫卡二氏,莫西亞、諾森比亞伯爵者也,俯首稱臣。又有坎特伯里大主教,史提根氏,原一忠民也,見勢之……』」
    「見四隻什麼?」鴨子問。
    「是『勢之』好嗎。」老鼠沒好氣地應著:「『勢之』是什麼意思你應該懂吧。」
    鴨子說:「我當然知道呀,我出門常常東看西看,不是見到四隻青蛙、就是看見四隻蟲。可你沒回答我的問題,到底主教看見四隻什麼呀?」

    此例中,卡洛爾借用英文中it既可作虛受詞又可實際代指名詞的雙重性質,一虛一實之間,成了老鼠與鴨子的雞同鴨講。中文代詞用法不同於英文,筆者嘗試以諧音譯之,創造另一種雞同鴨講效果。

    (二)
    …the Drawling-master was an old conger-eel, that used to come once a week: HE taught us Drawling, Stretching, and Fainting in Coils.’
    `What was THAT like?’ said Alice.

    「『划划』課的老師是條鰻魚,每個禮拜來學校一次,專門教我們『速瞄』跟『游划』。」
    「是要怎麼瞄、怎麼划?」

    此處卡洛爾以drawling 取代drawing, stretching 代替sketching, fainting in coils戲仿painting in oils。筆者除了以諧音翻譯外,也試著以兒童問話的語氣來詮釋愛麗絲的提問。希望展現作者巧思之外,也能在人物對答之間,還原此書創作之初的「兒童本色」,讓讀者不論年齡大小,能在譯文中感受到卡洛爾當初為小愛麗絲精心打造的童趣世界。
    個人此譯《愛麗絲夢遊仙境》,受惠於前譯良多,若沒有譯界前賢勇於攀上這座大山,探索中文表達的各種可能性,則沒有今日此譯本。身為譯界一員,筆者僅希望個人拙譯能夠陪伴讀者閒適漫步於路易斯・卡洛爾建構的奇想世界,讓讀者不因「經典」二字拒此書於千里之外,也不因「兒童文學」而輕忽了作者的獨具匠心。筆者雖有此懷抱,但原文精妙,譯文中力有未逮之處,尚請讀者不吝指正。

  • 1. 跳下兔子洞
    2. 眼淚池
    3. 跑腿比賽跟好長好長的尾巴故事
    4. 兔子派來小比爾
    5. 毛毛蟲的忠告
    6. 豬和胡椒
    7. 瘋茶會
    8. 皇后的槌球場
    9. 假海龜的故事
    10. 龍蝦方塊舞
    11. 誰偷了餡餅?
    12. 愛麗絲的證詞

    仙境漫遊散策

  • 1.跳下兔子洞
    愛麗絲跟姊姊兩個坐在河邊,姊姊忙著看書,愛麗絲沒事可做,坐得無聊得發慌。愛麗絲往姊姊的書裡探了幾眼,但那書上既沒圖畫也沒問答,愛麗絲心想:「一本書裡,沒有圖畫又沒有問答,有什麼好看?」

    於是她心裡想著,(其實她也不過是勉勉強強打起精神想著。誰叫天好熱,熱得她發昏。)編個花環好像還滿好玩,不過大熱天裡還得爬起身去摘雛菊,到底值不值得費這功夫?就在這時候,一隻粉紅眼睛的大白兔從她眼前跑過。

    本來看見一隻大白兔也算不上稀奇,就連聽到白兔說「糟了!糟了!要遲到了!」愛麗絲也不以為意。(後來回想起來,她才覺得當時早該發現這不大對勁,不過那時她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一直到愛麗絲看見白兔從背心口袋掏出一隻懷錶,看了看時間然後又匆忙走開,她才跳起來,驚覺自己從沒見過穿著背心的兔子,更別說是穿著背心還帶著錶的兔子。愛麗絲好奇得不得了,急忙跟上, 穿過草地,恰好看見兔子一躍,跳進樹籬旁一個大兔子洞裡。

    愛麗絲也跟著往下跳,到底要怎麼出來,這她倒是完全沒想過。

    一開始,兔子洞像條隧道,筆直往前,忽然一個彎往下。這彎來得突然,愛麗絲完全來不及反應,就跟著往下掉。一掉才發現自己似乎跌進一個很深很深的井裡。

    這口井要不是真的很深,不然就是她摔得很慢,因為她還有時間可以細細左顧右盼,想著等會兒到底會碰上什麼事。剛往下跌的時候,愛麗絲朝下望了望,想探探自己到底會跌到哪裡去,不過底下實在太黑了,什麼都看不到。所以她就隨意看看身旁有什麼。一看,發現井壁全是櫥櫃書架,四處掛著地圖和圖片。跌經一個架子,愛麗絲順手從那上面拿了個瓶子,上面寫著:橙子果醬,只可惜裡頭什麼也沒有。不過她也不敢隨便把瓶子扔了,怕砸死了底下的人,等到掉到一個櫥櫃旁,她才趕忙把果醬瓶給塞到架上。

    「這可好了,這麼摔過一次,我看我再也不怕從樓梯上跌下來了。家裡的人一定會覺得我很勇敢。哼,就算我從屋頂上跌下來,我也絕不會吭一聲的(這句話倒是說得一點也沒錯。)」愛麗絲心想。

    就這麼跌呀跌呀跌,什麼時候才會跌到底呢?「我現在到底跌了幾哩深呀?」愛麗絲放聲問起自己來。「應該快跌到地心附近了吧。我想想,那不是跌了四千哩深了? 應該沒錯吧。(這類知識愛麗絲上課時還學了不少。此時此刻雖然身邊一個人也沒有,稱不上是展現學問的好時機,但練習說說似乎也還不錯。)」「對對對,地心是四千哩深沒錯。話說回來,那我到底跌到緯度哪裡、經度哪裡啦?(其實經度是什麼、緯度是什麼愛麗絲完全不懂,不過她覺得光是說得出這兩個字就夠有學問了。)」

    沒過多久她又說:「我該不會掉著掉著,掉到地球的另外一頭去吧!要是我一出去看見人都頭下腳上走路那就好玩了!記得那是叫『倒栽人』1 吧?(這回她倒是慶幸沒人在身邊,那個詞聽起來不大對。)」「不管怎樣,我總得問問他們我到了哪個國家,對吧。女士您好,請問這是紐西蘭還是澳大利亞?(她邊說還打算邊行屈膝禮― 想想看,人在空中跌,竟然還想行禮呢?要是你,你辦得到嗎?)不過,一問人家一定覺得我什麼都不懂,竟然連這也要問?不行不行,還是別問好了,說不定可以在身邊看見什麼線索。」

    跌了又跌、跌了又跌,愛麗絲實在沒事可做,沒多久又想起:「今天晚上黛娜(戴娜是愛麗絲家的貓。)一定會很想我。午茶時間他們應該會記得給黛娜一碟牛奶吧。噢!黛娜呀,要是你在這裡陪我一起往下掉就好了!在空中跌呀跌的雖然沒老鼠,不過要抓隻蝙蝠應該沒問題。反正蝙蝠跟老鼠也差不多少。話說回來,不知道貓吃不吃蝙蝠?」愛麗絲一時忽然睏了起來,半夢半醒喃喃自語著: 「貓吃不吃蝙蝠?貓吃不吃蝙蝠?」說著說著又變成:「蝙蝠吃不吃貓?」反正這兩個問題她都答不出來,說對了說反了也無所謂。愛麗絲好像睡著了,夢見她跟黛娜手牽手散著步,問了黛娜她剛想著的問題:「黛娜,你老實跟我說,你吃過蝙蝠嗎?」突然之間「砰!」「砰!」兩聲, 愛麗絲跌在枯枝枯葉堆上。她終於著地了。

    愛麗絲毫髮無傷,轉身跳了起來。抬頭一看,上頭一片漆黑。眼前一條長走道,愛麗絲一望,恰好看見白兔急急忙忙走了進去。愛麗絲像一陣風趕緊跟上,一刻也沒耽擱,所以還趕得及在白兔拐彎前聽見他說:「這麼晚啦! 我的老天耳跟老天鬍呀!」轉彎前,愛麗絲本來還緊緊跟在白兔身後,但一轉過彎就不見白兔身影了。只有愛麗絲一人站在一個矮而深的大廳,天花板懸著一排燈,整個廳裡就只有這麼一排燈。

    大廳四周環著好多扇門,每一扇都上了鎖。愛麗絲從這頭一扇一扇試著開開看,又從那頭一路試回來,沒有一扇門打得開。她往廳中間走去,心裡很難過,不知道自己要怎樣才能走出這兒。

    忽然她走到一張三腳桌前,這桌上上下下全是實心玻璃做的,桌面上放著一把小小金鑰匙,沒其他的。愛麗絲立刻想到,也許這鑰匙可以打開哪一扇門。不過真討厭! 不是鎖太大、就是鑰匙太小。不管哪扇門,這鑰匙肯定都打不開。但試到第二回,她發現一道小布簾,是之前她沒注意到的。布簾後有扇小門,只有十五來吋高。愛麗絲把金鑰匙伸進鎖孔一轉,竟然能開!她好高興。

    愛麗絲開了門,看見門後有一條走道,走道又窄又小,比老鼠洞大不了多少。愛麗絲跪下來,往門裡一看, 原來走道那頭是個花園。她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花園。她真想趕快離開這個昏暗的地方到那頭去,在鮮豔花叢跟清涼噴泉間散步。只可惜門那樣小,她連頭都塞不進去。「就算我的頭進得去好了,」愛麗絲這可憐的孩子心想, 「肩膀過不去也沒用呀。噢!要是我能像望遠鏡一樣要伸就伸、想縮就縮那多好。如果有誰願意教教我,要隨意伸伸縮縮好像不是難事。」接連發生了那麼多不合常理的事情,於是愛麗絲也開始覺得世上好像沒有什麼是絕對辦不到的。

    就這麼愣在小門旁好像也不是辦法,於是愛麗絲又走回桌邊,暗自希望能再找到把鑰匙,要不,能找到本書教人怎麼像望遠鏡一樣伸縮也可以。這回還真讓她找到了個小瓶子(「剛才桌上明明就沒有這個。」愛麗絲說。)小瓶瓶頸上兜著張標籤,上頭端端正正兩個大字寫著:「喝吧。」

    「喝吧。」聽起來確實很誘人,但聰明如愛麗絲,她可不會就這麼嘰哩咕嚕真喝下去。「我才不喝,一定得先檢查有沒有哪裡標示著『有毒危險』。」愛麗絲讀過不少故事,裡頭的小孩有被燙傷的、有被野獸一口吃掉的、還有好多碰上倒楣事的,都是因為沒把人家教過的道理記在心上。例如:燒得通紅的撥火棒握久了會燙傷、刀在指頭割得深會流血。再來就是愛麗絲謹記在心的:標示著「有毒危險」的東西不要喝,否則要不了多久,保證你知道它的厲害。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