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文學

    • 總論

    • 文藝批評

    • 寫作/翻譯/演講

    • 中國文學

    • 東方文學

    • 總論

    • 日本文學

    • 韓國文學

    • 遠東各地文學

    • 中東文學

    • 阿拉伯文學

    • 波斯文學

    • 印度文學

    • 東南亞各國文學

    • 南洋文學

    • 西洋文學

    • 小說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中國圖書分類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一部-士兵的女兒I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一部-士兵的女兒II
  • 系列名:mild
  • ISBN13:9789573333289
  • ISBN9:957333328
  • 出版社: 皇冠
  • 作者:香月美夜
  • 譯者:許金玉
  • 裝訂/頁數:平裝/384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2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7/09/04
  • 中國圖書分類:特種文學
  • 書展優惠:暢銷書榜B
  • 定  價:NT$299元
  • 優惠價:79236
  • 可得紅利積點: 7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文學作品 > 文學 > 東方文學 > 日本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隨書附贈:「邁向做書之路」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珂琳娜的結婚〉、〈井邊洗衣的閒話家常〉!

    如何自己做一本書?
    就從「造紙」開始吧!

    沒有錢也沒有體力,還是要做書!
    愛書少女的異世界奮鬥記第二彈!

    麗乃轉生到異世界成為窮人家的小女孩梅茵,轉眼之間已經過了一年了。嗜書如命的她,在這裡不但買不到書,想要看書更是難上加難,於是她每天都絞盡腦汁想要自己來做書。
    但接二連三的挑戰,最後卻都以失敗告終,加上遭到「身蝕」侵襲,讓她成天臥病在床,前途真可以說是多災多難。
    不過,靠著與生俱來的毅力和鄰居少年路茲的幫助,梅茵一邊努力賺錢,一邊終於開始了真正的「造紙」之路。
    眼看她的夢想正要起步,但就在此時,「身蝕」的熱意卻又再度從她的身體裡爆發出來……
  •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興趣是閱讀,現在則是寫作更開心。
    先前才心想,
    要是第一集的封面是拿著書笑得很開心的梅茵就好了,
    就收到了和想像中一模一樣的插圖;
    後來又心想,要是第二集的封面飄著白紙就太棒了,
    就收到了有白紙從天而降的插圖。
    椎名老師是不是和我有心電感應呢?

    繪者介紹:
    椎名優


    第二集是做書的第一步,
    造紙奮鬥篇!
    也是讓人非常想吃「奶油馬鈴薯」的一集。

    譯者介紹:
    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離別前,再說一次再見》、《官僚之夏》、《雨樹之國》、《機械狂人》、《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Story Seller故事販賣者》等作品。

  • 動手做和紙

    要做和紙了。終於可以做和紙了!而且還不是自己做,路茲也會幫忙,當作是面試的一環。太棒了!
    結束與商人的會面,我又蹦又跳地踏上歸途。
    ……現在的我,感覺可以和花式溜冰員一樣跳躍轉圈一圈或一圈半。
    「唔呵呵,呵呵呵~」
    「梅茵,心情好是沒關係……但妳不要太激動喔,不然又會發燒了。」
    「怎麼可能不激動嘛!因為要做紙了耶!現在終於可以做紙了!要是做出了紙,也就可以做書。萬歲──!」
    眼看書就在伸手可及之處,哪可能不激動呢?我小跳步地走著,路茲抱頭嘆氣。
    「……梅茵,雖然說要做,但要怎麼做啊?我可是完全不知道喔。而且也需要工具吧?真的沒問題嗎?」
    路茲帶著嘆息丟來了冷靜至極的問題,原本興高采烈的心情頓時煙消雲散。
    一口氣被拉回到現實世界的我,想到自己的現況就臉色慘白。我知道做和紙的順序,也勉強記得那些工具的名稱,還曾經看過介紹沒落紙匠與工具的書籍。但是,要用來做和紙的那些工具要怎麼做出來,我就不清楚了。沒有工具,就做不了紙。
    ……嗚哇,得先把工具做出來嗎?啊啊啊,結果我的知識還是一樣沒有什麼用。
    「喂,梅茵,妳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安靜。不會到了這時候才說做不出來吧?」
    路茲的表情變得非常不安,我忙不迭地搖頭。
    「才不會呢。我知道怎麼做紙,也一直都很想要。可是,因為我的力氣砍不了樹,也汲不了水,現在也還不能生火,又搗爛不了纖維,所以一直做不出來。我又不能因為自己的任性,就叫你幫我做紙……」
    「我都說過我會幫忙了,可以和我商量看看嘛……」
    路茲有些不甘心地噘嘴。我很開心他的這份心意,但做紙是重度的勞力工作。跟之前趁著採集的空檔,幫我挖土和砍樹枝這些小任務完全不一樣。
    「路茲,我先聲明喔,我能做的就只是教你怎麼做紙。和我之前自己先試試看,再請你幫忙不一樣,從頭到尾做紙的工作幾乎都得由你自己一個人完成。這樣子你還是願意嗎?」
    「那當然,我們不是說好了嗎?妳想出來的東西,全都由我來做。」
    雖然剛才路茲二話不說就答應,但有必要再確認一次。因為他剛才搞不好只是在情勢所逼下,不得不點頭。
    「路茲,還有啊,所有東西都要先從工具開始做起,你真的有毅力嗎?」
    「……梅茵也會一起做吧?」
    「當然,我也會盡量幫忙。」
    說著,我卻「嗯……」地陷入沉思。如果要做工具,就必須先列出需要哪些工具;也要把家裡翻過一遍,尋找有沒有可以替代的物品。雖然會惹母親生氣,但既然身無分文,也只能盡可能找到替代工具。
    「我會把需要的工具寫下來,再找找看有沒有可以代替的東西。如果沒有,就只能自己做了……然後,我想請路茲去找可以當造紙原料的樹。」
    「森林裡多得是樹吧?」
    「是啊。可是,我又不知道哪一種樹適合做紙。」
    我知道構樹、結香和雁皮這類樹木都適合做和紙,但不知道在這個世界,適合做紙的是哪一種樹。
    「呃……通常適合做紙的樹木,纖維都會比較長,不容易斷裂,而且帶有黏性,纖維和纖維容易黏在一起,還能取出大量的纖維……可是,我分辨不出來哪些樹的纖維屬於比較長又堅韌的。」
    此外我在書上看過,構樹是一年生的樹木適合造紙。因為長到第二年以後,纖維就會變硬,長出樹節,做起來比較困難。但我只是空有這些知識,根本看不出來樹木是一年生還是兩年生的。真的很沒用。
    「……妳說的這些太難了,我也分辨不出來啊。」
    「總之,樹木應該也有軟硬的分別吧,我們需要比較年輕又柔軟的樹。」
    「因為樹齡越大會越硬嘛。」
    對我來說,所有的樹都硬得砍不動。但路茲已經習慣在森林採集了,應該分辨得出來樹木柔不柔軟,容不容易砍倒吧。
    「是啊,也有些紙是用竹子和矮竹做的,所以只要是植物,應該都可以做紙,只是要看適不適合而已。不過,還是找容易做成紙的植物比較好吧?如果以後要當商品販賣,更要選擇適合做紙的樹。」
    如果想做紙販售,也要考慮自己種植樹木,否則原料很快就會用光。「如果可以自己種、方便取得原料的話,那就更好了。但是路茲,你應該也不知道哪種樹木好種吧?」
    「不,好種跟不好種的樹木不一樣喔。有些樹長得很快。」
    「真的嗎?!」
    真不甘心,因為極少外出,累積的經驗太少了。自從可以前往森林,現在也才過一個月。還沒砍過樹的我根本挑選不了樹木。
    「路茲,那選樹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我想多用幾種樹試試看,看有什麼樹木適合,所以你先想想看有哪些質地比較軟的樹吧。還有,我想請你幫我找『黏著劑』。」
    「那是什麼?」
    「是做紙時用來當糨糊的東西,可以把纖維黏起來,但我不知道這附近有沒有。像是會流出黏稠汁液的樹木,或者果實也可以,你有想到什麼嗎?」
    路茲似乎一時半刻也想不出來,思索了好一會兒。
    「嗯……我會問問看常跑森林的人。」
    「那我負責回想做紙的順序,把必要的工具寫下來,再好好想想要怎麼做。」
    列舉出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不知不覺就到家門前了。
    「到了。那以後一起加油吧!」
    路茲翡翠色的雙眼閃閃發亮,充滿了幹勁。「嗯!」我也用力點頭,踏進家門。

    「梅茵,妳回來啦。不要太沮喪,以後一定可以再幫到別人的。」
    「咦?多莉,妳在說什麼?」
    「下一次再加油就好了,知道嗎?」
    一走進家門,母親和多莉就開口安慰我。
    「結果成功了喔。雖然有附帶條件,但我們獲得錄用了。」
    「咦?!」
    向兩人說了今天的來龍去脈,她們都大吃一驚,異口同聲說著:「那得慶祝才行!」我背對兩人拿出石板。接下來得回想製造和紙的步驟,把必要的工具列出來。
    「我現在要準備下一階段的東西。」
    「畢竟這是成為學徒的考試嘛,要加油喔。」
    向為我加油的多莉點點頭,我拿起石筆,在腦海中回想做紙的步驟。
    首先,要砍下當作原料的樹木和植物。路茲有類似柴刀的工具,平常又會砍樹,所以不需要什麼工具吧。好,下一個。
    如果要用構樹造紙,需要用蒸的來剝下黑色表皮,所以需要蒸籠。廚房有的話就借用吧。我馬上在廚房裡尋找,但沒有找到。不過,目前為止我們家從來沒有出現過蒸熟的料理,所以沒有蒸籠也在意料之中。在石板寫下蒸籠和鍋子。好,下一個。
    然後要把蒸過的樹枝泡進冷水,再趁熱剝下表皮。不管要蒸還是要剝,都得在河川附近進行,但只要有小刀,應該不需要其他東西。好,下一個。
    接著要晒乾,還要在河裡浸泡一天以上的時間再剝下白色樹皮,但這兩個步驟都不需要特別的工具,只要有小刀就能解決吧。好,下一個。
    要用灰燼和水把白色樹皮煮到變軟,去除多餘的雜質,所以需要灰燼和鍋子。蒸煮時的鍋子可以重複使用,但想取得灰燼會有難度。我覺得母親不可能分給我,也不知道光靠蒸煮樹皮時產生的灰燼夠不夠用。在石板寫下灰。好,下一個。
    把煮過的白色樹皮放在河川裡浸泡一天以上,洗掉灰燼,再放在太陽底下晒乾,讓它變白。之後再挑掉受損的纖維和清理樹節。這些步驟都是手工,所以不需要特殊的工具。好,下一個。
    搥打纖維直到變得像棉花一樣軟。敲打纖維時需要四方形的木棒,這可以用木頭或木柴做出來吧。在石板寫下角材。好,下一個。
    把搥打過的纖維加水和黏著劑攪拌均勻。所以攪拌的時候需要桶子和水盆,還要用抄紙器抄紙。是那種外形長得像木框,用來篩紙的抄紙器。看來這個抄紙器會是最難準備的工具。在石板寫下水盆和抄紙器。好,下一個。
    拿下抄紙器上的竹簾,把附在竹簾上的紙膜移到置紙板上。置紙板是放置紙膜的平臺,然後把一整天做的紙膜疊在置紙板上,放置一天一夜等它自然瀝乾。在石板寫下置紙板。好,下一個。
    然後用重石慢慢加壓,繼續把水分壓出來。好像只要壓上二十四小時,黏著劑的黏性就會完全消失。什麼重石都可以嗎?記得家裡是有榨油用的壓榨器,但路茲會用嗎?總之,我先寫下重石。
    壓完以後,再從置紙板上一張張地小心撕下紙膜,貼在板子上。在石板寫下平坦的板子。放在太陽下晒乾,從板子上撕下來以後,就大功告成了。
    「嗯……這樣一想,需要不少東西呢……」
    需要的工具有蒸籠、鍋子、角材、灰、水盆、抄紙器、置紙板、重石和平坦的板子,還有原料和黏著劑。雖然看過照片和圖畫,過程也大致上記得,但畢竟沒有自己親手做過,所以細節不是很清楚。例如樹木纖維、黏著劑和水的比例。
    不過,忘了是什麼時候,有過農村體驗、不像偶像的偶像曾在電視節目上製作過紙張。偶像都做得出來了,沒有我做不出來的道理。
    ……快點想起以前看過的電視節目!我的記憶力,加油!不過,那個偶像的工具是借來的吧?並沒有自己做工具吧?還有指導老師吧?可惡──!
    我只是空有知識,但實際上做過的紙,就只有家政課上利用牛奶利樂包做成明信片大小的再生紙。雖然很想說服自己總比完全沒做過的好,但實在沒有什麼幫助。
    總之,先挑戰明信片的大小吧。工具做小一點,難度也會比較低,而且既然要測試哪一種樹適合做紙,用小道具試做也會比用大道具做來得實際。

    「路茲,那第一步先做蒸籠吧。」
    想要做出中華料理在用的那種圓形蒸籠恐怕有難度,但如果要用木頭做出四角形的蒸籠,應該比較簡單吧。我在石板上畫出蒸籠的形狀,拿給路茲看。
    「做法是很簡單,應該做得出來,但妳有釘子嗎?」
    「咦?!不能在木頭上面削出缺口,再組裝起來……嗎?」
    「妳在說什麼啊?」
    本來想要做工具,這下可傷腦筋了。沒有用來做工具的工具。雖然木頭砍就有了,卻沒有釘子。這個世界的釘子,也不是小孩子想要就買得起的價格。
    而且,就算有砍木頭的工具,也沒有可以進行加工的道具。如果可以借用父親的工具箱,我又稍微會點江戶指物1的技術,就可以削出榫孔和榫頭來接合了,但即使知道這世上有這項技術,自己也無法重現。況且如果只靠說明,路茲就做得出來,那就不算是一門工藝技術了。
    日常生活會用到釘子,所以製作金屬器具的打鐵工坊應該有賣,但奈何阮囊空無一物,計畫才剛開始就四面楚歌。
    「梅茵,那要怎麼辦?」
    「嗚,我會找歐托先生商量看看。說不定可以幫他的忙,拿到釘子當報酬……」
    首先,只能去找願意花錢請我做事的人了。

    隔天來到大門,我就問歐托先生:
    「歐托先生,我想問你,釘子通常要多少錢?如果你有認識價格比較便宜的店家,想請你幫我介紹。」
    「……為什麼要釘子?梅茵,妳釘不了釘子吧?」
    沒錯,我的力氣根本舉不起鐵槌。石筆和墨水也就罷了,我怎麼會想要釘子呢──歐托納悶地歪過頭,於是我嘆氣回答。
    「現在為了做紙,必須先做必要的工具,但我們沒有用來做工具的工具。」
    「啊哈哈哈哈哈……!」
    歐托立刻非常不給面子地拍桌大笑。都已經向班諾發下豪語:「春天之前會做出來。」要是做不出工具,可會笑掉人家的大牙。明明我正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頭耶!
    我氣呼呼地瞪著歐托,他就擦去笑到滲出眼角的淚水,對我咧嘴一笑。表面上很陽光,卻是有些心機的商人笑臉。我不由得心生警戒,察覺到這一點的歐托更是得意地笑了。
    「只要妳告訴我怎麼做出那種能讓頭髮有光澤的東西,我就把一些釘子給妳。」
    這樣的交易根本划不來。要是洗髮精的做法透過歐托傳入班諾耳中,我就失去了一張有用的王牌可以和班諾談判。損失未免太大了。
    「……只是給我釘子,不能就把做法告訴你。看班諾先生之前的反應,這項商品好像可以帶來龐大的利益喔。」
    「哦?妳觀察得很仔細嘛。」
    歐托有些佩服地嘟囔說。我含糊地應著「還好啦」,拚了命地動腦筋。要是沒有了歐托這條人脈,我就沒有其他人脈可以求救了。
    ……歐托先生為什麼想要簡易版洗髮精?
    歐托和班諾不一樣,他並不是商人。所以,應該不是想要拿來賣,但有可能是想向班諾賣個人情。
    ……雖然和一般人比起來,歐托先生打扮得算是乾淨整潔,但感覺他對外表並沒有講究到想用用看洗髮精的地步,通常是女性才會想用……老婆?是老婆嗎?!
    如果是歐托心愛的老婆聽說了這件事,想要洗髮精,這樣就說得通了。
    「……歐托先生,要告訴你做法是不可能的,但可以現場以物易物。」
    歐托輕輕挑眉。從他表現出興趣的樣子,對於做法本身好像並不執著。從中發現了一絲制勝的機會,我繼續開口提議。
    「我想想喔……我還會告訴珂琳娜夫人使用方式,再幫她把頭髮洗得光滑又柔順。畢竟只是把實物給你們,不知道怎麼用的話也很傷腦筋吧?」
    「好啊,交易成立。」
    歐托完全是不假思索就點頭。才在想在歐托面前祭出珂琳娜的名字應該最有效,但萬萬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那下次放假的時候來我家吧,到時候再以物易物。」
    「了解。」
    於是就這樣說好了,下次放假的時候,要帶著簡易版洗髮精前往歐托家,當一天臨時的美容師(雖然只有洗頭)。眼看有辦法可以拿到釘子,我鬆了一口氣,但照現在手邊的數量,我自己要用的簡易版洗髮精就不夠用了。
    而且簡易版洗髮精是消耗品,今後歐托又很有可能繼續拿東西和我做交換,所以最好先大量製造吧。

    「路茲,我有門路可以拿到釘子了!」
    「真的嗎?梅茵,妳太厲害了。」
    「嗯,但也要給對方『簡易版洗髮精』做為交換才行……我們家現在剩沒多少了。你今天可以幫我做洗髮精嗎?」
    「嗯,好啊。」
    趁著有人幫忙,我多做了點簡易版洗髮精,想當作今後籌措資金用的籌碼。
    「再過一陣子就可以採到密利露了,但現在的季節是梨烏的果實最適合。」
    在森林裡採了梨烏果實,再回到我家搗碎,請路茲榨油。路茲也還用不了壓榨器,所以是用榔頭敲打。我接連把香草丟進榨好的油裡頭。
    「唔……做法滿簡單的嘛!」
    「對啊,重點在於要用哪種油和哪些香草。所以我們可以用做好的洗髮精和別人交換,籌到自己想要的材料和資金,但絕對不能把做法告訴別人喔。」
    「為什麼?」
    「因為很簡單啊。只要告訴對方做法,他就可以自己做了吧?以後就不會再拿東西和我們交換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明白了。」
    我把做好的簡易版洗髮精倒進一個小容器裡,拿給路茲。路茲不解地偏頭。
    「我又不需要。要籌到材料和資金的人是妳,梅茵自己拿著吧。」
    「這些是你幫忙的份,也順便讓卡蘿拉伯母高興一下吧。她不是一直追問你嗎?」
    面試前幫路茲把頭髮清洗乾淨以後,他說過:「我媽媽一直問我頭髮怎麼會變成這樣。」在那之後我都還沒有遇過卡蘿拉,所以她肯定一直纏著路茲追問吧。
    「真的耶,得救了!梅茵,謝謝妳。」
    路茲喜孜孜地接下。我模仿歐托的笑容,對路茲親切微笑。
    「就算卡蘿拉伯母兇巴巴地問你,也絕對不能告訴她做法喔。順便練習一下怎麼給人成品,但又不告訴對方做法吧。等你成了商人,很多事情都得保密才行。」
    「……也挑個簡單一點的人讓我開始練習嘛。」
    路茲頓時像洩了氣的皮球,我不禁噗嗤失笑。
    ……不過,想不到為了一根釘子就要這麼煞費苦心。看來想要做出和紙,路途還遠得很。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