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詐騙,三民提醒您!來電有「+」號不接,無分期付款、批發商、12筆訂單、購買點數機制,不依電話操作ATM。有疑慮請來電確認或撥打165諮詢。
  • 香港出版品
    • 文學與哲學

    • 語言學習

    • 商業理財

    • 正向思考

    • 社會科學

    • 社會

    • 政治

    • 法律

    • 軍事

    • 歷史地理

    • 品味生活

    • 旅行地圖

    • 醫藥保健

    • 兒童書籍

    • 藝術與設計

    • 電腦科技

    • 專業/教科書

    • 宗教命理

    • 其他

你看錯了,我們不是邊青
你看錯了,我們不是邊青
  • 定  價:NT$490元
  • 優惠價:88431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折
  • 可得紅利積點: 12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香港出版品社會科學 > 社會
   一般分類社會人文 > 社會學 > 社會 > 社會學各論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他們看上去很壞?
    他們不喜歡讀書所以一事無成?
    他們晚上不在家便是去蒲(遊蕩)?

    你,覺得他們是「邊青」(邊緣青年)?

    造成青年問題的,不一定只是青年自身,還有社會及家庭問題──有甚麼土壤,就會開出甚麼花朵。

    三個青年問題工作者訪談:
    剖析年輕人於社會中面對的困難,以多角度看香港年輕人。

    十位「過來人」故事:
    曾經入黑社會、吸毒、墮胎、偷竊、遭虐打或入獄的他們,現在是歷奇、滑板及街舞導師、社工等等。他們透過協青社找到感興趣的事,看到自己的價值、生命中的美好,再以生命影響生命。

    他們,不是邊青。
  • 梁瑋瑜,生於香港,八十後女子,育有三貓一孩。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畢業,2004年加入傳媒工作至今,曾任職《蘋果日報》、《東Touch》、《The Good Life》,現駐守《JET》,寫設計寫文化,始終最愛寫人物訪問。努力堅持不要成為自己討厭的大人。
  • 多謝協青社,它從青年人中發掘了很多「獨角金魚精靈」,讓他們不致因為不會爬樹而變成鹹魚,反之進化成為戰鬥力高昂,能一躍龍門的「鯉魚王」。

    ──黃修平

     

    蒲吧鼓吹的精神是做人一定要發掘自己的興趣,專注自己喜歡的事,用自己喜歡的事感染會員、同事,整個團隊的工作氣氛就像一家人。

    ──Sunny @ Supper Moment

     

    要幫助年青人改變,並非單從他們的學習困難、行為及家庭問題為著眼點,而是要讓他們看見生命中的美好。

    ──盧陳清泉

     

    如果青少年成長時,能夠感到被愛護、被禮待,又能克己,從而實現自己關心的事、發揮自己的長處,很多青年問題的標和本也會得到解決。

    ──黃蔚澄博士

     

    要幫青年人找到一技之長,告訴他們做小眾也沒問題,只要做自己,找到自己獨特的地方,不和別人比較,向著自己的目標邁進,始終都會有希望。

    ──葉嚴仁敏

     

    協青社是一間精品店,開宗明義只服務邊緣青年,他們的服務是先鋒,永遠走在最前。

    ──盧鐵榮教授

     

    以前接受警司警戒的大多是邊緣青少年,現在一些中產階級的孩子,就讀名校也一樣出事。

    ──鄧惠雄

  • 序一  讓年輕人進化成「金魚王」和「鯉魚龍」/黃修平(電影導演、編劇)

        最近網絡上流行一段影片,講如果要教育一條金魚爬樹,這條金魚一定不會成材,寓意教育制度必須因材施教,否則很多原可開出花朵的種子都只會白白給浪費。

        香港因著獨特的歷史、文化環境和制度,本應是個很多元的城市,在我城成長的年輕人,應該就包含著鳥、魚、和各式各樣不同潛力的Pokémon。但偏偏,我們的教育制度就只懂教我們爬樹。

        最近我因拍攝紀錄片,和十幾個十來歲的少年頗深入地交談過。原來教育制度以至父母和社會對「成功」的單一定義,對他們生活和理想所做成的擠壓,是遠比我想像的大,絕非我們日常評頭品足之間所能感受到的。而這班年輕人,背景、興趣、能力各異,在香港當下年輕人中有一定廣泛的代表性,證明「教金魚爬樹」的問題實在相當普遍。

        所以很多謝協青社,它從年輕人中發掘了很多「獨角金魚精靈」,讓他們不致因為不會爬樹而變成鹹魚,反之進化成為戰鬥力高昂,能一躍龍門的「金魚王」,這些都是我在拍《狂舞派》做資料搜集和物色舞林高手時所認識到的。

        也多謝協青社對《狂舞派》在拍攝場地上的協助,以及好幾條從協青社游出來的「金魚王」的熱情參與,讓這套至少在題材和選角上,都跟其他曉飛的電影有點不一樣的作品,也從一開始時像一條被看死的弱小「鯉魚王」,進化成後來的「鯉魚龍」。

        但「鯉魚龍」尚未滿足,《狂舞派》將拍續集,無論能否與協青社再續緣份,也衷心希望協青社再發掘更多不同的Pokémon,助他們進化,助香港進化!

     

    序二  做好追夢途上每件小事/Sunny(樂隊Supper Moment及鐵樹蘭主音)

        寫這篇序的時間正是剛完成演唱會翌日的下午,在台上我說過,十年前的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普通得連份工要洗廁所不多不少也會介意的一個年輕人。回帶到十年前,2006年我中五畢業,剛剛加入樂隊,每個月Band房的租金對於年少的我確實是一種負擔,自自然然需要一份工作,誤打誤撞就到了蒲吧見工,一做就做了三年。當年我十八歲,就是在協青社蒲吧擔任活動助理一職,想不到這看似卑微的職銜竟給我人生上了其中兩個最重要的課堂。

        第一課便是由洗廁所開始,我們在蒲吧的工作除了了解會員之外,其餘時間就是要保持地方清潔。對於一個從小到大都不常做家務的年輕人來說,要拿著一桶一比九十九的漂白水、地拖、毛巾、鏡刮,行勻四層樓的男女廁,與異味和不敢想像的污漬來個近距離接觸,完事後還要把這些清潔用具再清洗,頭幾個月真的習慣不來。就算每次也有一位同事拍檔一齊洗,老實講,感覺仍然非常難受!

        直至有一位上司出現,大家都稱呼他為昌記,認識他的朋友都會知道他凡事親力親為,盡心又盡力,我們心裡都認定他是「大佬」!有一晚人手短缺,清潔時間殺到來,他走到遠處拿起地拖,然後點了我名字並老友鬼鬼地向我直呼:「喂,陳仕燊,同我洗廁所啦!」那時與他並不熟絡,只知道他是上司,要處理很多文件,所以他很多時候會趁清潔時間上去辦公室處理事務。以為他平時在偷懶,想不到他兩三下手勢便能把廁所洗得一乾二淨,那種熟手程度,在我眼中好像是馬戲班表演一樣亮麗。即使廁所多麼污糟,昌記也是面露笑容、一絲不苟的去清洗,還和我談笑風生。過程中得知他原來初入蒲吧都像我一樣當一名小員工,經過幾年,一步一步走下來,快樂地做好目前的小事,現在是我的上司,是我的「大佬」了!

        穿起制服便要放低自我,聽起來理所當然,但在這裡工作卻是相反,蒲吧鼓吹的精神是做人一定要發掘自己的興趣,專注自己喜歡的事,用自己喜歡的事感染會員、同事,整個團隊的工作氣氛就像一家人。

        當時我是做通宵更,每晚外展社工都會帶來一班又一班夜歸青年,有的是一班朋友柴娃娃不願回家,有的是離家出走,有的更是有家歸不得。每晚到來的夜歸人背後都有一段故事,而我每晚便化身為他們在蒲吧Band房玩樂器夾BandBand友,順道了解他們。看著他們坐在爵士鼓前亂打,拿著電結他卻沒有把結他音箱扭開,忍不住就會把自己所認識的分享給他們。看著他們由亂來一通到夾到一首簡單的歌,哪管只是曲目的一段,臉上的雀躍也難以掩飾!過了一段日子,已記不起確實日期,這班夜歸人依舊過來練習,Band房傳來的聲音竟然是上一次練習的曲目。聽到後心裡的確抖了一抖,感動的感覺在心頭不斷的湧現,我知道我上了第二課,生命的確能夠影響生命,學會與人分享並帶領別人成功,百般滋味在心頭,持之以恆你必定離快樂不遠!

        做人要有夢想,的確是老生常談,但我們往往都在所謂的追夢旅途上偷懶,只看大目標,卻不做好小事,追逐成功卻擁抱不來失敗。其實每件小事都是替你累積經驗,累積到的經驗我們更要學懂和人分享;尊重別人,別人也會尊重你,團隊氣氛就會一下子強大起來。就算面前風大浪大,屆時經驗和團隊眾志成城的意志就是讓你能夠從容應對,把船駛到目的地的主要原因。

        我要在此多謝蒲吧,這兩個課題畢生受用,希望所有在追夢旅途上的浪人有一天可以到達心目中的彼岸,共勉之!

     

    序三  向協青社每位同工致敬/溫文儀(BBSJP,協青社執行委員會榮譽會長)

        廿五年不是一段短的時間,初生嬰兒在這段光景如果不浪費生命,也可以拿到一個碩士學位。李文烈神父創立了協青社,在未有政府認同及資助之前,要把協青社營運至今天的規模,度過那漫長的歲月,是發白日夢。

        然而,愛心、決心、祈盼、創新、努力、堅持、有計劃、相互扶持……日子就是這樣過去了,協青社在這段日子也成長了。

        一九九七年之前,協青社是慈幼會內的一個社會服務的項目。在這年,協青社註冊成為一個與慈幼會維持關係而又獨立運作的慈善機構。我們每年都編寫年報,除了報告會內的整年工作內容、交代清楚捐款的使用,亦常常介紹社會裡邊青的境況。各政府部門首長、各界別的有心人和關心我們工作的社會人士訪問協青社也會一一交代。這個公開透明的運作模式,也令社會各界人士認知邊青的境況,進一步支持協青社。

        協助遇上困難的年輕人認清生命的方向、加強他們面對成長中重重障礙的信心、給他們指引和鼓勵──協青社在支援年輕人的工作手段不只是傳統的「說教」,關心和細心聆聽是主要工作的一部分。待他們接受了我們之後,工作就接近成功,之後的也就要視乎年輕人的客觀環境有沒有太多的難以改變的因素。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香港很多家庭和學校都沒有令年輕人感受到生命中的樂趣,反而把他們推到遠遠的邊緣。可能是家庭結構複雜又薄弱,而學校也未能理解一些年輕人的困難,於是他們就這樣溜了或漏了出來。而這現象是一天比一天、一年比一年差。還幸有些有困難的年輕人遇上我們;不幸的是,沒有碰到我們的年輕人也多的是。

        在李文烈神父領導下,岑大衛、陳達湘和謝貞元的創新支援手法,令全體同工學會實質地讓跟我們一起的年輕人感受到社會的溫暖,令他們對生命開始找回信心。

        協青社最基本的理念就是珍惜每一位年輕人的生命,每一條生命都是寶貴的。我們工作的方法是從不放棄任何一位年輕人,所以工作是艱鉅的。同時社會狀況每況愈下,我們的工作永遠做不完。

        協青社內的社工和其他工作人員都是薪低假少。不認同我們宗旨的,實在不會參與協青社的工作,所以每一位在職同工都熱愛著他們每天所做的事。對於離開了的同事,我們很理解他們於客觀環境下的困難,感謝他們在職期間的貢獻,亦希望他們把協青社的精神面貌、創新的工作方法在外交流。在這多元的社會、混亂的社會局面,協青社以有限的資源,作無限的發揮,我怎能不向我們現在和過去所有工作人員致敬?

        祝願協青社再度另一個光輝的廿五年。

     

    緣起  看見生命中的美好/盧陳清泉,臨床心理學家/協青社執行委員會委員(2002年至今)/協青社前會長(20102014年)

        身為心理學家,如何助人改變,是我常思考的問題。參與了協青社的義務工作後,使我對如何幫助年輕人改變及成長,有了新的體會。

        認識協青社之創辦人Father Peter Newbery逾三十載,從前我們的辦公室相連,是工作上的好鄰居。在日常談話中,也理解到他對年輕人工作的熱愛。直至他與協青社前副總幹事岑大衛創立全港首創的年輕人深宵外展及住宿服務,便有幸一直參與協青社義務工作,見證協青社成長。

        一般人對協青社的認識始於我們年輕人的街舞、地下音樂,及各樣年輕人潮流文化活動。大家可能會不知道,這些活動非由協青社同工主導,而是因為年輕人所愛,而引進成為協青社的主題活動。尊重年輕人文化,愛年輕人所愛,與年輕人同步,是協青社的精神。

        心理學一向側重處理人之問題為本。但近年正向心理學提出,若要人幸福快樂成長,要助他們尋找自己的長處、優質心理素質及個人目標……特別的是,當年協青社在正向心理學思潮出現之前,已開始幫助年輕人尋找他們的長處,建立不一樣之平台,讓他們起飛。

        從書中年輕人之故事,讓我們看到街舞、地下音樂、歷奇活動等等,不單是一些興趣活動,而是發掘及成就年輕人長處之起點。原來深受家庭、學業、生活困擾的年輕人,在同工的關懷輔導下,也能在文化活動平台上建立自信、尋找方向。

        是的,要幫助年輕人改變,並非單以他們的學習困難、行為及家庭問題為著眼點,而是要讓他們看見生命中的美好──每人各自的長處及夢想、身邊人的關懷及支援、生命中不同發展的可能性等等,從而讓他們重拾希望。

        常常希望能把年輕人的故事及協青社的傳奇多與人分享。承蒙三聯書店之李安女士對香港年輕人之興趣與關懷,把他們的故事整理,編印成書,玉成好事。

        在此先要多謝書中年輕人無私的分享,讓我們看到一個又一個動人的成長故事。更要多謝Peter與協青社的同工及委員,能讓我這個永遠年輕的「長者」,在他們身邊參與學習。

        年輕人的家人、老師、協青社的同工是年輕人成長的土壤中重要一環。我們也希望能把他們的感受及看法在書中呈現。在編輯過程中,我們也聽取了本港學者對青年研究之心得,獲益良多。

        最後,亦衷心感謝作者梁瑋瑜小姐的熱誠幫忙,沒有她不眠不休的寫作,我們亦難成書。

        但願,此書除了讓讀者了解香港年輕人的境況外,更能幫助讀者看到在困難中改變的希望,看到人間的真善美!

     

    自序  重建生有可戀的世界/梁瑋瑜,本書作者/傳媒工作者

        十三個月大的女兒正值好奇心旺盛的高峰期,對於眼前所有事物皆感興趣,用盡一切方法探索手中的玩意,又摸又咬又聞,這個時候有人把它搶走的話,她幾乎要跟你拚命。小人兒提醒了我,人天生本來對世界好奇,愛玩樂愛學習,可是為甚麼只需十年八載,這樣熾熱的學習心情會逐漸歸零?

        撰寫此書期間某天,帶女兒到幼兒園參加生平首次面試,第一部分學校要求一班幼兒坐在課室裡玩玩具,老師在旁拿著紙筆,一邊觀察一邊評分。從沒想像到連小孩子與生俱來最愛的玩耍,也有被評分的可能,究竟要怎樣的表現才能得到高分、才能得到入學資格?想起本書訪問的青年,正是在這樣的教育制度下失去了對學習的熱情,得不到升學入場券,於是他們開始疏離學校,向外尋找自己的價值。對於社會而言,離開學校,脫離主流,就是邊緣。

        幸好,他們在邊緣之中遇上了一拍即合的嗜好,從此日以繼夜在練滑板、練街舞、練結他,不怕跌不怕痛不怕手指起枕。他們彷彿變回一歲的小孩子,對手中的玩具愛不釋手,眼中流露著對人生的熱情,對世界重拾興趣。只要從他們所屬的領域看,你會發現他們不是邊青,而是不折不扣的專家。

        每次訪問青年人,身為媽媽的我腦海總冒出一個問題──在這個求學只是求分數的時代,如何不讓女兒對人生的熱情熄滅?寫罷此書,深知答案是複雜的,世界也不會因為此書的出現,一下子變成我們心目中的烏托邦。但若能透過這些文字,觸及有份建構社會的人,為下一代帶來一點正面改變,便已無憾。

        本書得以順利完成,必須謝謝每一位被訪的青年人,感激他們相信我,願意真誠地分享活生生的經歷與體會,成就了此書最動人的部分。感謝三聯的李安小姐,她豐富的編輯經驗給我非常寶貴的引導和鼓勵;謝謝編輯羅宇正小姐、鄧淑妍小姐及設計師Sophie,在製作此書前期及後期提供的協助。謝謝協青社的信任,給予我自由的採訪及寫作空間。謝謝地上最有義氣的攝影師陳明傑,他一句「你吹雞我就來!」,無以為報,在心中。謝謝外子沿路的支持與提點,你是最好的。

        謹將此書獻給女兒知知,寄望能略盡綿力,為妳重建一個生有可戀的世界。

  • 序一 黃修平

    序二 Sunny @ Supper Moment

    序三 溫文儀

    緣起 盧陳清泉

    自序 梁瑋瑜

     

    青年問題工作者訪談

    1.青年人需要甚麼?(盧陳清泉女士、葉嚴仁敏女士)

    2.一切由青年身邊人做起(黃蔚澄博士)

    3.青年問題混雜化(鄧惠雄先生、盧鐵榮先生)

     

    個人故事

    不一樣的青年服務──李烈文神父的夜蒲外展

    被欺凌事件簿──女神積極面對精神病

    一失足成恨可填──丁丁感情的歸屬

    浪子回頭金不換──植陽向高難度挑戰

    成績決定父子情──陳家傑帶著書本去露宿

    踏板生涯型爆──林輝城的社工之路

    沉淪毒海到陽光少年──張恆達尋覓滑板夢

    無心向學早涉社會──阿齊教舞令生命改變

    Hip Hop燃點生命──小肥重拾學習的興趣

    (附錄:陳兆榮老師──協青社助Danso由零變學界第一)

    單親家庭苦與痛──魏家傑從街童到歷奇導師

    (附錄:家傑媽媽──由束手無策變心滿意足)

    中港婚姻的虐兒事件──女車神Coco成長記

     

    附錄

    協青社架構表

    協青社大事年表

  • 沉淪毒海到陽光少年──張恆達尋覓滑板夢

        達達的外表無疑是個陽光青年,高䠷而鋼條形的身材、古銅色的皮膚,一眼就知道是個運動小子。事實上他滑板從來不離身,在協青社見到他的話,他九成都是在練習踩板,Facebook所有貼文都與滑板有關,他的身影也出現在香港大大小小的滑板比賽之中,屢獲佳績。遇上滑板之前,他是個不太有成功感的少年,讀書成績不佳,鍾愛的籃球也不算玩得特別「標青」。在學校文化的影響下更加入了黑社會,曾嘗試吸毒和運毒,若運氣差一點,他可能要在監獄裡度過不短的日子。幸好遇上滑板,令他重新找到滿足感,甚至畢生的目標。

     

    $3.6會費入黑社會

        從小在學校的成績都一般,屬中下游分子,到了初中更發覺自己不喜歡讀書。其實若我認真讀的話,應該能夠讀上去的,也曾經憧憬過大學生活,但想著想著又覺得很無謂,反正人家常說,「周街都是大學生」,不值錢吧,我寧願做專門一點的事情。

        中一、二時在學校加入了黑社會,其實也不算是正式的黑社會,大佬都是同級同學,很「小學雞」,沒甚麼特別技能,只是比我早一點入黑社會而已。入會循例要交一次會費,只是$3.6,我也不知道為何這樣便宜,交了會費,大佬會請我們飲飲食食,被欺負時也會有人幫手。當然,當大佬要人幫手時我們也要幫,事實上我在學校很少被欺負,都是欺負別人居多,因為大多數時候我們都是十多二十人在一起,太容易就可以欺負別人。其實我也可以「收𡃁」,但我不想做大佬,有風險的,若果被人戳的話就一定是大佬被戳,對我來說入黑社會只是玩玩,不是想發展過世,所以就安份守己沒有做大佬。

    食大麻、索K、吃搖頭丸

        十三歲時初次接觸毒品,一班街童坐在公園沒有甚麼做,其中一個大佬叫我們食大麻,那時我覺得這不是毒品,只有白粉才算,所以有人請就食。食大麻的感覺像食煙,也像飲醉酒,但沒醉酒那麼辛苦。每個人食大麻的感覺都不同,有些人食完要飲果汁,有人食完要吃麥記,對我來說不是「High」那種,反而令我呆呆的,整個人變得緩慢,這感覺會持續數小時。後來食大麻食到無癮,就開始索K,初初也頗驚的,因為感覺有點像白粉,但了解後確信它不是白粉,而且我們覺得不會上癮,就安心索K。索K的感覺好像升上太空,輕飄飄的,像熟睡時突然掉下去的感覺,我覺得很舒服,但這感覺只維持二十分鐘左右。

        之後連索K都滿足不到我,就開始食搖頭丸,顧名思義,就是一聽到音樂就控制不到自己,不斷地搖頭,試過有人用力按著頭部,眼睛也會不斷的搖,很搞笑,但如果沒有音樂的話會很慘的,就好像山竹牛肉沒有喼汁般不暢快。吸毒的場所有時在公園,有時在朋友家,有時心急起來會去傷殘人士廁所,其實索完K面上會白朦朦的,一直以來沒有被警察拉也算好彩。我們一般在晚上九、十時左右出動,其實街上還有不少人,但從來沒人理,或者他們看不出我們是在吸毒,只像一班傻仔在玩耍。

    賣「足磅」毒品的老實拆家

        我吸毒不算頻密,大約一個月食一次,最瘋狂時期兩星期一次。起初當然有大佬免費供應,後來要夾錢,當時我的零用錢只夠付交通和膳食費,我不想偷不想搶,想走一條快一點的路,於是開始賣毒品。最初我做跑腿,每次一百元,現在回想真的很少錢,如果不幸被警察捉到很不值,有時候為了安全起見會乘的士運貨,因為成本太高,唯有將幾批貨集合一次過買賣。後來覺得做跑腿風險太大,賺錢又不多,我就開始當拆家。做拆家沒有甚麼入門條件,有錢便可以,我拿了畢生積蓄的幾千元,和朋友一起購買毒品,一批貨大約一萬多元,一兩星期便可賺回三千元。那個年代吸毒的人比較多,而且我們走的是老實商人路線,0.8一包的毒品是真的「足磅」,也沒有像其他拆家般混雜奶粉、玻璃粉等雜質,所以口碑較好。我的角色像是判上判,有一個「承辦商」,大佬去取貨,我們再夾錢。試過一次我身上帶著一包五十粒搖頭丸,準備去交收,我還穿著校服,走著走著見到警察,心裡不禁一驚,但我立即望著其他地方轉移自己視線,幸好沒被他發現,或許我的打扮不是「重MK」,看來只像正常學生,我知道要運毒的話不應該打扮得太潮,以免增加自己被懷疑的機會。

        事後回想,如果當時被警察查到,應該一定要入獄,必死無疑,開始不想再帶毒品。當我開始賣毒品時,已經不想再食,因為知道自己食的話就賺不到錢,可惜最終還是食了很多,錢都蝕了,結果就決定不再賣了,疏遠了那群朋友,順便連黑社會也甩掉了。之前一直都不肯定家人是否知道我吸毒,試過索完K回家,入門口時跟媽媽打個照面,入了洗手間才發現鼻邊一片白朦朦。那時候電視一播關於吸毒的節目,我就立即躲進房間,因為怕家人問我有沒有吸毒時不知如何應對。後來電視台那些勵志節目要拍我的故事,同事建議我先跟家人交代,否則親戚或街坊問起會把他們嚇壞,於是我就找個機會向家人剖白,誰知媽媽說早就知道了,只是沒有拆穿我。

    初踩板為吸引女仔

        十四歲的時候,朋友介紹我到協青社玩,那裡最出名的是二十四小時開放,有室內籃球場,夏天打波不怕日曬雨淋,入會費又平,還有很多女仔,所以常常去。我在那裡看到一個大哥哥踩滑板,他的綽號叫「弱智」,我那時覺得他踩板不算很勁,不過也吸引到很多女生看,好像很有型,於是我也試著踩滑板,也叫他教我。後來知道他在協青社上班,我覺得是筍工,有錢賺又可以踩板,當時我還有兩個月才夠十五歲,但也急不及待預備應徵青年大使的職位,記得「弱智」還教我如何打求職信,但是我那封信只有兩行字,而且連CV也沒有,那時候真的甚麼都不懂。往後的日子,我幾乎天天去協青社玩,放學後去踩滑板,踩到十時多就打機、打籃球,到半夜三、四時才回家。

        最起初玩滑板是認為它可以吸引女孩子,也十分刺激,很符合我的性格,之後持續下去的動力就變成每做到一個花式的成功感,每次做到別人做不到的動作,或者得到別人讚賞都覺得很滿足。其實我不算是很擅長滑板,可能只是比其他人明白得快一點。以前打籃球覺得自己不夠別人厲害,而我讀書成績不好,身形又不健碩、不夠好打、賺錢又不多,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很普通的人。但原來有一件事─滑板,我比別人學得快,相對厲害一點,讓我自覺終於可以發展一項別人比較少接觸的事業,或許日後可以成為這方面的高手。

    受傷亦堅持繼續練習

        以前香港沒有很系統性的滑板教學,可能是一些前輩用兩年時間學懂了一招Ollie,然後將精髓告訴我,這樣我就會比上一輩的人學得快,但是教法還是以示範為主,沒法很確實的按部就班教我,所以有點難以掌握。踩滑板有跌撞,跌得甘當然也會痛,拗柴情況不時出現,最嚴重的是仆到下巴和拉扯得太激烈以至膝頭移位,但沒有大傷過。這些對我來說不會成為我堅持練習的阻礙,只要我繼續練習,可以做到別人做不到的花式,放上Facebook跟別人分享,我就可以頂得住。後來我學懂了專心,如果太在意四周是否有人看著我踩板,多數都會失手而跌倒。

        我試過打破一個滑板紀錄,是在滑版界的大型網站The Berrics,每星期會開一款花式,一分鐘做得最多的那個滑板手就可以成為紀錄保持者。有一個花式,本身的紀錄是一分鐘二十二個,我可以做到二十五個,於是我就將影片傳送給他們,但一直都不被接受。或者因為我是亞洲人吧,那個網站很少張貼亞洲人的影片,我唯有告訴自己算了,自己心知就夠了。

    穿起寶貴的協青社制服

        終於等到夠十五歲,協青社就有人打電話來叫我見工,他問我為何要請我,我答他我自覺會比其他人努力,事實上我真心相信自己會努力工作的。我見工的時候,只帶了一張中二成績表,成績還要麻麻,穿著牛仔褲帶著斜孭袋,那時見到另一個來見工的人穿西裝,拿著的檔案夾厚疊疊的,我心想:「死啦,一定不夠他撼」,本來想就這樣離開,但想起之前答應了「弱智」要好好見工,唯有頂硬上。

        沒想到過了幾星期,就收到電話說聘請我了,我當然十分興奮,可以放學之後來做兼職,總比讀書令我更開心,最重要是可以踩板。以前見到其他人穿著蒲吧制服踩板,雖然有的很殘,又穿了洞,有漂白水漬,但依然覺得好有型,可以想像當我第一次穿起那件制服時心情是如何興奮,著在身上好像高人一等似的。而最好笑的是我穿了一次回家洗完,晾衫的時候就跌了落樓下,我住十五樓,猜想它跌了在八樓,幸好真的估中而且拿回,那件Tee對我來說真的很寶貴。

        青年大使的職責十分簡單,替會員做證件、倒垃圾、洗廁所,還有和會員傾偈,平日放學後返四、五小時,星期六、日九小時,每天都過得很快樂,第一次出糧後立即買了人生第一塊滑板。我做了一年青年大使,就轉職活動助理,三年後調到AS Production,那時候AS Production打著發展滑板文化的旗幟,但其實沒有真正熟悉滑板文化的人,起初覺得加入AS Production無助我的滑板事業發展,主要工作是在Band show擔擔抬抬,我有手有腳,能夠做到的都會做,一直以來心知Band show不是我的興趣所在,但也知道要等AS Production賺到錢才可以發展滑板,所以我有意志力繼續頂住,之後終於可以入學校教滑板,直到現在。

    變身「阿Sir」 教滑板也教做人

        後來我們開始入學校教學生踩滑板,初初覺得自己很有型,人生中沒有想過會當「阿Sir」,即使我和學生年齡不算相差太遠,學校老師也叫我做阿Sir。我們大多會去Band 3的中學教,以前我很著重教滑板技巧,現在則重視教他們怎樣做人。

        我在很多學生身上都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一望就知道他們下一步會怎樣,被大佬陷害、運毒時被交人,死路一條。在滑板班休息的時間,我會爭取機會跟他們傾偈,一開口問他們「跟邊瓣」,他們就很驚訝我為何知道,這是因為他們走的路我都走過,會覺得原來阿Sir以前都入過黑社會,「勁喎」,會比較容易接受我的意見。我沒有很大的宏願要他們學懂潔身自愛,或者重新喜歡讀書,只要他們不坐監我覺得已經很好,能夠幫助他們不出事,我就有很大的成功感。以我的理解,很多學生不知道讀書為了甚麼,我就會勸他們尋覓一下自己的理想,年紀還那麼輕,不一定要覺得讀書就是一切。

    為踩板堅持鍛煉體能

        我在踩滑板初期,就已花很多時間鍛煉體能,做掌上壓、跑圈,但這舉動令我在滑板界的形象很「Kai」,當時很多人覺得踩板不是這樣,沒有人認同我,連我的徒弟都不認同。他們也太受大環境影響,大家覺得踩板是Lifestyle,不是運動,有空時應該圍在一起食煙而不是練體能,練體能會令到踩板這件事不有型。幸好我有一位同事十分支持我,他說踩滑板要在這麼高的地方跳下來,肌肉不夠強的話會容易受傷,而且滑板影片拍出來好像很「Chill」,但人家在背後練習了幾多我們都不會知,所以我繼續堅持自己相信的那一套。近年開始有一些滑板高手展示一些做Gym的相片,整個圈子的風氣才慢慢改變,現在連最有型的滑板手也拍片講練體能,終於證明我的堅持沒有錯,而我也真的發現自己比其他滑板手有力一點,沒那麼容易受傷。也有人說過我似機械人,因為一個花式動作我會練一百次,日復日的練,當然不會突飛猛進,但漸漸也會見到成績。

    奧運夢

        香港每年有不少大型滑板比賽,記得第一次參加其中一個最多業餘好手參加的比賽時,我緊張得一個花式都做不到,第二年再參加就晉身首十名,第三年第四名,到第四年就名列第三位,非常開心。

        滑板這項運動終於會在2020年成為奧運項目,我的目標是有機會參加兩屆奧運,然後到32歲可以開滑板學校,不但可以維生,也可以養著一班喜愛滑板的人,若不可行的話開一間賣滑板用品的商店也不錯。其實在香港當全職滑板手不容易,現時全香港只得四個,他們的薪水還只有一萬多元。聽說起初只有數千元,他們是一路捱上來的,而他們不退下來的話,其他人也很難加入這個圈子。

    望下一代板仔能與世界揮手

        我現在協青社擔任滑板導師,另外也私人教授踩滑板,總算是靠滑板維生,起初的薪水只有八千元左右,自卑得不敢跟朋友說。我明明已經不是亂花錢的人,天天帶飯,也不夠錢給家用。幸好家人一直都很支持我,認為我找到自己的專業就很好了,他們自己也捱過苦,知道這是人生成長過程的一部分,雖然哥哥也曾經笑我「傻仔」。

        香港的滑板場不算少,但發展得不好是不夠人的問題,很多人覺得踩滑板沒前途,最多只有萬多元人工,隨便找一份工都比它高,他們會質疑是否值得這樣搏命去投身一項運動。而且香港的板仔不算太友善,大家在同一場地踩板也不會交流一下,只會各有各踩,以致板仔不夠團結。外國板仔除了友善得多,整個文化也不像香港般勢利,他們的工作時間短,令人可以投放多點時間在滑板上,香港卻是一個消磨時間和理念的城市。我很希望我們這一代人可以盡力付出多一點,我們一年教六十至八十個學生,希望令踩滑板將來可以成為能夠賴以為生的興趣,吸引更多人重視這項活動;希望十年、廿年後,香港板仔可以和世界揮手,否則只會像現在很多板仔般加入運動品牌工作做過世,這樣就沒有真正幫到下一代,令滑板成為一件可持續發展的事情。

     

    後記

        今年才二十四歲的達達由於早「出道」,現已桃李滿門,跟隨他學滑板的人多不勝數。其中一位徒弟近日參加香港區大型賽事勇奪出線資格,即將到韓國參與國際性滑板比賽,更有機會成為奧運滑板代表隊一員,代表香港參加下一屆奧運會。其實全球滑板好手一直爭取滑板成為奧運比賽項目之一,達達身為其中一員,自然也以參加奧運為目標。他希望幫助下一代發展滑板的心願,正逐漸實踐,即使自己未能晉身奧運會,若他朝有一個徒弟能完成此心願,他也算是在香港滑板史上留下重要的足跡。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