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確保您的帳戶安全,如接獲三民書局來電詢問滿意度或訂單出錯,要求重新設定。請立即掛掉電話,並致電三民確認或撥165諮詢,永遠不要操作ATM。
 
品牌專區-『天使文化』
品牌專區-『悅讀紀』
品牌專區-『巨石文華〈夢想季〉』
品牌專區-『蝴蝶季』
品牌專區-『魅力‧花火』
 
  • 工具圖書

  • 文學

  • 中國文學總論

  • 國學經典

  • 世界各國文學

  • 領袖傳記文學

  • 文學研究評論

  • 民族、宗教文學

  • 詩歌、韻文、散文

  • 小說

  • 兒童文學

  • 軍事

  • 歷史傳記

  • 地理旅遊

  • 語言學習

  • 法律

  • 社會科學

  • 政治外交

  • 美術藝術

  • 哲學宗教

  • 教育

  • 體育休閒

  • 電腦〈計算機〉

  • 醫療保健

  • 考題類

  • 數理科學和化學

  • 天文學、地球科學

  • 生物科學

  • 工業技術

  • 農業科學

  • 交通運輸/航空航太

  • 環境科學、安全科學

你是光陰派的糖(簡體書)
你是光陰派的糖(簡體書)
  • 人民幣定價:32元
  • 定  價:NT$192元
  • 優惠價:87167
  • 可得紅利積點: 5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分享:
   簡體分類: 文學 > 中國文學 > 小說 > 新體長篇、中篇小說
   簡體書文學 > 小說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目次
  • 書摘/試閱
  • 她以為的初見,對他來說,卻是久別重逢。

     

    《飛言情》雜誌重磅連載

    《一見你就笑》作者愛喝水再創暢銷經典

    俏麗醫科生VS飛機製造高材生

     

    初次見面,她小手一探,不得了!這位校草有點“腎陰虛”!

    就算校草追愛路上各種“厚顏無恥”,也撼動不了她心裡的那個人啊。

    “你好騙,更好哄,是塊當女朋友的材料。”

    “所以我說教你談戀愛,包教包會。”

    ……

    都說男追女隔座山,可他隔的這座,是喜馬拉雅山吧!

     

    從沒有哪個校園男神追女生追得像樂川這麼辛苦——

    第一次見面,王靈均診斷他為“腎陰虛”;

    要無所畏懼,再見面就得陪她去解剖室守大體,還得靠看驚悚片壯膽;

    要心胸寬廣,既能聽她追憶暗戀往事,也能冒雨送她去見暗戀對象;

    要別出心裁,表白都用密碼文字,為找“天註定”的相愛證據跋山涉水;

    ……

    好不容易追到手了,居然差點被王靈均親手毀容!

    有人問樂川,王靈均究竟是哪里好?

    樂川笑而不語,不懂她的人,怎會明瞭。

     

     

  • 愛喝水,言情作者,擅長校園青春題材,風格多變,可歡脫可悲虐。筆下人物豐富,性格各異,故事情節細膩,於細微處見情見意。作品《一見你就笑》等。

  • 第一章 桌子底下的愛情

    第二章 你的腎,好嗎?

    第三章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第四章 只怕你真心

    第五章 我的心事,你的秘密

    第六章 解剖學和邏輯學

    第七章 最熟悉的“小初戀”

    第八章 越表達,越蒼白

    第九章 神助攻與豬隊友

    第十章 聽,風的聲音

    第十一章 天平的兩端

    第十二章 過客只待天邊月

    第十三章 I LOVE YOU

    第十四章 穩穩的幸福

    第十五章 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

    第十六章 這一次,我押全部

    第十七章 自己悟去吧

    第十八章 我們配不配

    第十九章 中秋月下的秘密

    第二十章 秋葉靜美

    第二十一章  素顏修行

    第二十二章  回家的路

    尾聲 我用一萬種方式飛向你

  • 第一章    桌子底下的愛情

     

    姜穀雨款款地走進女廁所時,我正和兩個神似雙胞胎的錐子臉美女,就減肥到底哪家強,展開熱烈討論。

    我告訴她們,中醫認為,脾陽不足是肥胖的主要原因,扶脾陽才是減肥的關鍵。針灸減肥不需要節食,通過刺激經絡穴位綜合整治臟腑功能,以增強能量代謝。不必要的能量代謝出去,體重自然而然就會減輕。

    我講得頭頭是道,不遺餘力地弘揚中華偉大而悠久的中醫學說,兩個美女也聽得津津有味。早已習以為常的姜穀雨補完妝,從鏡子裡看了我一眼,狀似不經意地道:“我剛剛可看見廖繁木了。”

    聽聽,也只有姜穀雨能把“廖繁木”三個字喊得如此漫不經心。作為一個暗戀廖繁木十年的人,我做不到。揮手送別兩位美女,我急不可耐地摟住姜穀雨的小蠻腰,請她留步。

    “他怎麼來了?”

    “我哪兒知道。”她嫌惡地拍打我的小爪子,但擋不住我眼裡炙熱的光,軟下語氣,“好像和學生來吃散夥飯吧。”

    畢業在即,校園內迴圈播放著各個時期的校園民謠,從《同桌的你》《B小調雨後》到《梔子花開》《青春紀念冊》。校園外大大小小的館子裡,十桌有八桌吃散夥飯的。好像每年一到這個時候,不放聲唱歌,不大口喝酒,不對心儀的男神表個白,不和睡過的姑娘分個手,就枉做了四年大學生。

    廖繁木是材料學院的導員,這屆畢業生是他帶的第一屆學生。朝夕相處了四年,師生情誼深厚,吃散夥飯肯定不能少了他。

    據我多方打探,他的學生中對他愛慕已久的不在少數。有男有女,如狼似虎,想借此機會將純潔的師生感情,名正言順地昇華一下。

    按資排輩,要昇華,我得是第一個。

    前方敵情堪憂,潑涼水胡亂洗把臉,我拉著姜穀雨沖出女廁所。

     

    十幾分鐘後,我們出現在了廖繁木所坐的飯桌下面,貓著腰,縮著腿,大氣不敢出。除此之外,我還得忍著姜穀雨的超級大白眼,露出諂媚討好的笑容。

    姜穀雨狠狠地瞪我——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很想知道,一會兒工夫,我們怎麼會躲到桌子下面來了?

    十幾分鐘前,我只打算躲到包間門外偷聽一下,沒想到趕上現場表白直播。兩個男生像事先商量好似的,同時向一個女生表白,場面尷尬。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男生們各幫各的,女生們大呼小叫,包廂裡登時亂了套。

    看熱鬧從來不嫌事大。我怕看得不夠清楚,往裡探了探脖子,好巧廖繁木站起來,視線似有若無地掠過我所在的方向。我嚇得腿軟,便蹲了下來,蹲著蹲著又改爬了,爬著爬著就爬到桌子下麵去了。等我反應過來,桌子底下全是腿,我已無路可退。

    至於姜穀雨為何願意捨命陪君子,我表示很費解。她自己更費解,打手勢示意我,擋著臉沖出去。我縱觀全域,深表歉意地打手勢告訴她——擋臉叫自欺欺人,現在當眾爬出去,裡子面子會丟光光的。

    姜穀雨白了我一眼,鼓著腮幫子扭過一邊,不再搭理我。

    此時此刻,我無比激動的心情也不允許我搭理她。廖繁木的一雙令人垂涎的大長腿,離我只有0.01釐米。美色當前,我好想抱一抱……

    腦海中驀然閃過一抹纖細的身影,我顫顫巍巍地伸向廖繁木的手一頓,觸電般改抱自己膝蓋,緊閉雙眼抵抗美色誘惑,暗暗等待時機開溜。

     

    照道理,打完架大家互看不爽,飯局應該早早收場。誰承想,他們還打出感情來了,席間氣氛越來越好。追憶四年美好的時光如梭飛逝,暢想一番未來鴻鵠遠志。男生們齊聲向女生們送出祝願,又感動,又唏噓,現在居然玩起了最沒創意的真心話大冒險。

    我豎起耳朵,很仔細地捕捉廖繁木的聲音,可惜天不遂人願,他始終沒主動說過什麼話。有男生敬酒,他爽快乾杯。有女生委婉表達愛意,他乾脆一句“已經有喜歡的人”便打發了。

    聽到這句話,姜穀雨轉回頭,向我投來同情憐憫的目光。好像我不擠出兩滴悲苦的眼淚,就對不起她似的。所以,為了不辜負姜穀雨的厚愛,我擠了擠眼睛,勉強做了個欲哭無淚的表情。或許不夠到位,換來她的一記白眼。

    哭,是沒用的。

    早在確定自己喜歡上廖繁木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自己註定只能成就一場無疾而終的單戀。當時我還天真以為,不過三五月,最多三五年,我總會遇到更喜歡的人,瀟灑作別這場對廖繁木的暗戀。

    時至今日,初心不改整整十年,我很苦惱——為什麼還沒遇到可以令我終結暗戀的那個人,不會半道上出家了吧?

     

    “導員,跟我們講講你喜歡的人吧,她一定很漂亮!”

    有人八卦地發問,全場安靜。

    對,她很漂亮,明眸皓齒,和廖繁木青梅竹馬。兒時六一表演《白雪公主》,他演王子,她演公主。小學,他是旗手,她是護旗手。中學,兩個人成績名列前茅,是老師們眼中的天之驕子。大學裡他們正式戀愛,又成為一對令人羡慕的校園情侶……

    關於他和她的故事,我如數家珍。可身為當事人,廖繁木卻在短暫沉默後,簡單地回答了一個字:“嗯”。如此明顯的敷衍自然不能服眾,趁著酒興正濃,又有人不斷追問,甚至出言威脅,不說真心話,那就只能玩大冒險了。

    “好,我選大冒險。”廖繁木的聲音乾脆俐落。

    一般這個時候,選擇大冒險的風險特別大。按套路,要麼找陌生人表白,要麼挑熟人玩親親。不管哪一種情況,我都不希望發生。我正猶豫著要不要衝出去,英勇舍去自己的面子裡子,救廖繁木于水火時,姜穀雨的手機響了,而且很大聲。

    她嚇了一跳,手忙腳亂地摸出手機,沒等按靜音,桌子底下一圈的腿已經變成了一圈的人腦袋。個個眼睛放光,跟圍觀外星生物一樣,稀奇地打量著我們。沒時間無地自容,我奪過姜穀雨的手機接通,邊假裝滿地找東西,邊對著那頭不知是誰瞎嚷嚷。

    “別著急啊,這不正幫你做著地毯式的搜查嘛。知道知道,好幾千的手鏈,找不到,我照原價賠償。”

    姜穀雨反應也不慢,裝模作樣地配合著我的胡言亂語,順勢撥拉開兩顆腦袋,說聲讓讓,就正大光明地爬出了桌底。我緊跟其後,兩個人一路低頭滿地亂看,安全抵達包間的門口。我前腳剛跨出包間門,後腳就響起了熟悉的低沉男音。

    “王靈均。”

    我抖了個激靈,眼瞅著姜穀雨腳底生風,跑得無影無蹤,自己愣是一步也邁不動。無可奈何,我只能硬著頭皮轉身,朝廖繁木扯了個僵硬的笑臉。

    “繁木哥,這麼巧,你也來找東西啊?”這話好像不對,我忙改口,笑容堆砌得更加殷勤,“你也來吃飯呀!我就不打擾你和學生們聚餐了,再……”

    “見”字沒出口,廖繁木已逕自來到我身旁,面對方興未艾的學生們道:“你們慢慢吃,我有點兒事先走了。”

    此言一出,有幾個女生即刻顯露出失落的神色,而後看我的眼神裡盡是不滿與抱怨。我雖然覬覦廖繁木已久,但真沒驕縱獨佔他的膽兒。於是我悄無聲息地退出包間,沒走兩步,手就被人握住。

    回過頭,我不解地看向廖繁木。他清俊的面容上並沒有太多表情,我一掙脫,又被他握得更緊。他好像醉了,眸光比平時炙熱幾分,又像沒醉,還是那麼神情從容而淡然。

    “你忙你的,我在和同學吃飯。”

    他沒鬆手:“我喝多了,你陪我回學校。”說著他按了按額頭。

    我有點兒猶豫。廖繁木的人品有保證,我對自己的人品可沒什麼信心,萬一半道上把他給……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