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詐騙,三民提醒您!來電有「+」號不接,無分期付款、批發商、12筆訂單、購買點數機制,不依電話操作ATM。有疑慮請來電確認或撥打165諮詢。
  • 香港出版品
    • 文學與哲學

    • 華文文學

    • 世界文學

    • 中國哲學

    • 外國哲學

    • 語言學習

    • 商業理財

    • 正向思考

    • 社會科學

    • 歷史地理

    • 品味生活

    • 旅行地圖

    • 醫藥保健

    • 兒童書籍

    • 藝術與設計

    • 電腦科技

    • 專業/教科書

    • 宗教命理

    • 其他

錯愛方程式
錯愛方程式
  • ISBN13:9789888257867
  • ISBN9:988825786
  • 出版社: 天地圖書
  • 作者:孫恩立
  • 裝訂/頁數:平裝/232頁
  • 出版日:2017/05/19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88308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折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香港出版品文學與哲學 > 華文文學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實驗室研究了一條愛情方程式:令對方愛上你之後,再狠狠將對方拋棄;待對方苦苦哀求,再復合後,就可以長期在情場上佔上風。

    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愛情實驗結果,雙方都傷痕纍纍,還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我等你……如果我不可以愛你,我起碼可以做的是不要傷害你。」他聲音哽咽。

    「我也不想傷害你。」我說出真心話。

    「若你覺得我不夠好,請給我時間,我願意為你改變自己。」出自他口這些委屈,更令我內疚到無法說話……
  • 孫恩立,小說迷。從瓊瑤、嚴沁、亦舒到金庸的小說。一直戀戀不捨,一再重溫。感謝。曾令我感受到真摯感情的人,讓我可以寫出有愛的一本書。亦因為這本書,令我至此相信,真摯、不問因由、環境因素的愛,的確存在。
  • 我,孫恩立,香港人。在加拿大完成資訊工程碩士課程後,現於香港Artic

    國際硏究所作研究員。

    這硏究所也確實如其名,員工來自世界各地,膚色紅藍黃白黑,配合跨國硏究。

    原可以與其他同事一樣在家透過電腦工作的我,卻選擇每天奔波、裙拉褲甩的準時出現於辦公室,只因9:15,我的上司富澤中紀,美國史丹福大學畢業的日本人,會在每日例行巡視辦公室途中,經過我的房間。

    他會以客氣的態度與我點一下頭;我亦會以帶點對上司的恭敬,還他一個點頭,附帶嘴角微微牽起的隱約笑容。

    他的一下點頭,是我那一天動力的開始。

    由他面試我那天開始,我已身不由己的愛上他。

    可惜機構規定,為免影響研究的準確性,愛人、夫婦等均不可於同一組工作。

    我怕被調離這個可以接近富澤的職位,因此對他的愛慕,也只能由每天早上的點頭默默傳送。

    身為硏究員,當然我第一項硏究,便是為甚麼我會愛上一個硏究所副所長。

    他,今年三十二歲,比我大整整六歲。

    他的標準表情是眉頭微蹇,像被困在甚麼難題中,卻又帶一點溫柔思考的樣子。

    但這表情,襯上他的微鬈頭髮、眼鏡下的深眼皮雙眼,略長的面形,英俊得震撼。

    最致命的還不是這憂鬱小生樣子,間中他會低頭含蓄的笑一下;這笑容才是致命的一撃。

    每次接觸到他的視線,我都會心怯的垂下頭,怕那把持不住的愛意出賣了自己。

    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的心意。但偌大的辦公室,每天早上只有我一個傻瓜在等待與他點頭,若果不覺得我精神有問題,相信也會明白這幼稚的心意。

    還記得那天是七月第一個星期二的下午。

    桌面上的緊急通訊器忽然亮起,我詫異的按下接收鍵。

    「你可不可以來一來我辦公室?」熒光幕上出現的竟然是難得一見的所長。

    一推門走進所長的辦公室,我已嚇呆了。長桌兩邊坐了十多人,全部表情嚴肅、緊張地定睛看穿着牛仔褲、T恤的我。那一刻,我倒是恨不得自己穿着低胸晚禮服,回報一下大家的表情。

    我忐忑不安的坐在所長旁邊。

    大家目不轉睛地噔着我,我忍不住瞄瞄自己今天有沒有戴胸圍,希望不會在所長面前出現露點這等糢事吧!

    隨着大家的表情逐漸放鬆,所長也吐了一口氣,我才留意到在人堆中的富澤。

    「是很漂亮!」所長向大家點頭後,第一句話像天外之聲,完全與這場面格格不入。

    我伸長頸項隨着所長的視線環顧全場,看看有甚麼物體配合這句説話。

    然後像電影鏡頭般,焦點校正後,驚覺這句話的對象原來是我。

    平日口齒伶俐的我,在這無厘頭説話後,竟接不上口。到底是應該説不用客氣,還是哪裏哪裏。我張大了口,配不上對白。

    「我們有一項已進行了三年的重點產品硏究──C3催情劑,已進入臨床試驗階段。但對用此產品的同時,要有甚麼行動配合,才可以令產品發揮最佳效果,至今仍未完全掌握。因此我們決定在產品臨床試驗同期,另外做一些心理測試。」所長侃侃而談。「但要到真正開始時,才發現萬事俱備,但卻漏了硏究項目中其中一個重要道具──引人上鈎的魚餌──一位美女。」

    所長接着將視線投向我。

    「所長的意思是,我可以勝任這魚餌?」我嚇一大跳。然而面對這等大場面,我不能不用辭小心。

    「是!仔細考慮過全硏究所人員,最能勝任這角色的相信只有你。」所長拍一下桌面,像欣賞我的融會貫通。

    「所長,你們仔細考慮清楚了?」我第一次明白蜀中無大將,廖化要被逼充美女的驚惶。「所長,魚餌不夠生動,可能不會有魚上鈎!」我盡量含蓄地希望所長留意到我毫無曲線的三圍;這絕不是勤能補拙的事。

    「不用擔心。我們會給你飛機大炮傍身。」所長好像難題已解決,與我説句笑話便示意散會。

    「所長……」這不是開兩槍將人頭取下的玩意,怎可靠武器?

    「富澤曾在美國參與類似硏究,由他主持,你可放心。」所長胸有成竹地拋下這一句便離開。

    我還在尷尬地想有沒有人看穿我每天早上的傻瓜行動之際,房間已走剩我和富澤。

    「明天早上,我會給你解釋整個硏究。」富澤見到我還在驚惶中未有回應,輕聲地説。

    在他帶點安慰的微笑,眼鏡後的凝視中,我唯有無可奈何地投降。

    在早上傻瓜點頭行動後,富澤第一次走進我的辦公室。曾多次幻想他終於明白我的心意,走過來向我展開第一步。想不到是這毫不羅曼蒂克的公事行動。

    「這次研究所派三個人負責這項目;我、你……」富澤托一下眼鏡,像是有點為難説出第三人的名字。

    「是……」甚麼神秘人居然令富澤無法開口?不是怕我魅力不夠要加個肉彈吧?我用眼神鼓勵富澤説下去。

    「還有遠藤哲也。」富澤説完這名字,定睛看着我,像要捕捉我聽到這名字後的反應。

    我是結結實實的吃了一驚。

    我未見過這位與富澤一樣的美籍日本人遠藤,但倒真是久仰大名。

    現時有新的婚姻法。戀愛仍有絕對自由,但鼓勵第一步先填上自評、外評,再加上對未來對象期望等資料,而中間亦可以道出誰是心上人。再由資料互對,看看彼此是否牛頭不搭馬嘴。

    加入這做法後,離婚率確有下降之勢。

    雖然公司也配合制度,有內部資料庫供公司員工互相參考資料;但我倒是從來不敢將富澤的資料輸入,怕萬一他喜歡一個嗲聲嗲氣、曲線玲瓏的,我就第一關已out。

    但即使個人私隱已保密至滴水不漏的今天,資料庫也意外的爆發一宗事故。有某君驚人地被眾女士點擊至線路阻塞。因有人投訴無法輸入該人資料,資料庫不得不解釋,研究所的高級副所長、行動組頭頭遠藤哲也才被揭發原來是首席大眾糖心。

    我這八卦人士當然第一時間去看看遠藤是否英俊至爆燈。

    雖然我已被富澤電得暈頭轉向,但也不得不承認遠藤是典型的英俊小生。但據説,該人點擊率如此高,除因長相無可抵抗外,他的為人才是線路阻塞的原因。據悉他善解人意、為人體貼、處事面面俱圓。

            現在可以與這萬人迷共事,我嘴角也不由自主地泛起一絲微笑。

    想不到這幾乎察覺不到的笑容好像刺了富澤一下,他居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不想富澤有丁點覺得我輕佻,我連忙收起笑容,擺出一副標準淑女拘謹表情。

    「我們現在一起談談。」富澤示意我去他辦公室。

    我開心得發昏。現時大家對着機器做事,由手機、隨身電腦至去到哪裏都可取得資料的雲端資料庫,令我想盡辦法也找不到和富澤面對面開會的藉口,這次大好機會,真是要去跳豔舞也值得。

    走進富澤辦公室,有一個對着窗外站立的人轉過頭來,我才明白這人被點擊到爆燈的原因。

    雖然現時美容技術已進化至要多美麗也不難,但這種自然英俊樣貌卻不是任何美容技巧可以做得到。雙眼深邃、長睫毛、溫柔的眼神、客氣的身體語言、從容的微笑,將他的英俊神態發揮至極。一比對下,我的偶像富澤頓變成粗製品。原來「人比人,比死人」是這意思。

    「我們硏製的最新C3催情劑可以毫無副作用的加強人腦中的多巴胺分泌,增加愛的感覺。這方面,禁物研究小組已去到臨床階段。然而,有沒有其他建議行動可令藥物額外發揮更大效果,則是我們這小組負責。」遠藤輕聲開始為我與富澤解釋這項研究。「我們小組用了頗長時間做了前期研究。一年多前已將硏究大綱上呈。」遠藤連説公事的聲線也透着溫柔,難怪殺死一眾從事沉悶硏究的寂寞心。

    「硏究建議及進行程序資料已傳給你們。實際行動由貴組負責。請先看看資料,我們才談執行細節。」遠藤禮貌地用眼神徵詢我們,再點頭道別離開房間。

    在遠藤離開房間後,我才由他的逼人魅力中鬆一口氣。

    抬起頭,見到瞪着我的富澤。

    即使我臉上毫無表情,面具後的我也忍不住抿着嘴笑出來。富澤的表情中有太多四濺的酸意;這是每朝矜持地向我點頭後,我第一次感受他的心意。

    明白這瞪眼行動有可能暴露了自己,富澤輕咳一下作掩飾。

    「請你先看看研究資料。我明天早上和你談一下如何執行行動。」為怕我再深一層看透他,富澤連微笑道別也不敢,匆匆將我趕離辦公室。

    這真是一項大膽的硏究假設。我一面在電腦屏幕上細細分析研究建議,一面拍案驚奇。

    遠藤小組有一個大膽的假設,這便是戀愛中的勝負關鍵不只因為愛,可能更重要的是一項技巧──拋棄。掌握到這技巧便可以在談戀愛中成為長勝將軍。當然關鍵還是要對方愛你;不愛你則有催情劑加技巧也飛不起。因此在知道對方愛你,使用催情劑加強愛意的同時,若果再運用這心理戰術,便可橫掃情場,無往而不利。

    建議的心理戰術技巧很簡單,只要有耐性的等對方愛上你,然後大膽地輕視對方的愛、拒絕對方,拋棄對方、讓對方失戀;肯走這一步,則在兩人的戀愛中已勝了一半。因伴之而來的是對方一般無法即時接受被拋棄、拒絕的現實,接着願意不顧一切,拋下自尊;甚至改變自己,去挽留這段感情。等到對方痛苦不堪時,再作不敵愛戀心而回頭,已可穩穩勝出,在兩個相戀人士中,成為長期佔上風者。

    附件中連着一大堆心理分析……我輕輕帶過這些沉悶不堪的心理學理論。

    但連我這種只有傻瓜式單戀經驗的人也覺得,即使證明了這技巧高超,我也不屑為之。

    真心相愛多難得,加入這些人為技巧,十足整形人士,再美麗也有欠自然。

    但戀愛的確在人生中佔極重要位置,小至打擊工作效率,長遠而言連將來人生觀也受影響。加上這麼多年也沒有成功驗證的方程式,也難怪硏究所肯為此投入額外經費。

    在看硏究建議書之時,我倒一直擔心自己能否勝任這魚餌角色。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我對富澤的愛慕;但若要研究我們之間的感情,則我可以自首了;我是絕對不會不甘心讓他在我們之間佔上風,因我只擔心春風有沒有將我們吹成一對。

    更重要的是,我一直只知我愛富澤,但有多愛,則無從稽考。

    但在遠藤之後,我才知道即使面對條件如此優厚的白馬王子,我也毫無心動。分心?坦白説有一點,但純粹是欣賞英俊小生。肉麻的説一句,經如此大引誘,仍然一條心的對準富澤,絲毫沒有動搖!

    這麼專一的人,被委派去做魚餌,迎接不同被釣上的魚,我怕辜負大眾期望之餘;萬一導致這硏究有甚麼差池,我這小小硏究員大不了去圖書館做資料搜集,但連累富澤掛冠,我的初戀就由愛情故事變成歷史悲劇了。

    我嘆一口氣。第一次感覺自己被容顏拖累。

    早上走進富澤的辦公室,已見到他正與遠藤在開會。

    遠藤對我禮貌的笑笑,示意我坐下。我上司富澤仍是一貫冷冷的不肯透露心意。

    我小心翼翼,不能讓富澤誤會我對遠藤有任何非份之想。

    「我們會在三個地區先進行這項硏究的初期小規模測試,令結果較國際化;初步測試地點分別是香港、台灣及英國。每個地區內都會選兩位不同年齡的對象,測試他們對假設方程式的反應。」富澤有條理的開始向遠藤解釋行動細節:「恩立與他們來往……」富澤頓一下,眼睛停留在桌面上。雖然説的是我,但他一直沒有望向我。

    遠藤的目光停在富澤臉上,像有點明瞭富澤似的,滲出一絲幾乎不察覺的笑容。他接下去對着我説:「你與他們談戀愛,然後按方程式行動,拋棄他們,再記錄他們的反應。」

    我倒抽一口涼氣:「與六個人談戀愛,再拋棄他們,去證實方程式的準確性?」我忍不住爆了一句:「萬一真的愛上他們,怎麼辦?」

    這話一出,連一向冷靜的富澤也明顯地像被針刺的跳動一下,視線投向我。眼鏡後的雙眼竟明顯看到裏面突然升起的一陣強烈酸意。

    「我只是説萬一,其實這機會應不高。」豈可令富澤對我的真心有任何懷疑,我立即「補鑊」。

    「不是的,這機會的確存在。」遠藤好像沒有看到我與富澤之間的緊張局面,竟火上加油的補一句。「所以你每天都要向富澤報告進度,再讓他看看你有沒有控制不到自己。」

    我失笑,每天讓我向富澤報告我與其他男人的戀愛進度?For sure?這真是絕大良機試探一下富澤對我的心意。若每天聽我與其他男人談戀愛仍可鎮定地執行任務的話,我也應趁仍有兩分姿色時,趕緊另覓佳婿了。

    「我完全沒有問題!」嘴邊的笑意出賣了我的心思。

    富澤一貫的再瞪我|眼。「我也沒有問題。」他像回應我的笑意。

    「呀!所長説會給我幾樣武器傍身,是甚麼武器?」説給我飛機、大炮就太侮辱我年少無知了。

    「我們會給你先試用我們最新硏究,尚未正式面世的腦電波感應器。原則上這儀器將來要先向政府申請牌照後才可使用。但現在尚未面世,你可先當試驗用一陣子。當想知道一個人內心感受時,你可以開啟感應器,接收信號。」遠藤將感應器資料傳給我。「你可將藍牙無線收聽器放入耳朵內收聽對方的心底説話。但當然,儀器尚在開發階段,不一定能收到信號。另外還要對方腦電波夠強,你才可以接收到。」遠藤禮貌地對我微笑,讓我安心。

    「不過,非必要最好不要用。因知道太多對方內心感受,反應會有欠自然。」遠藤謹慎的補充一句。

    有這等好消息?我一定要先感應一下富澤,看是否我一廂情願,而他仍是襄王無夢。

    「不過,若對方預知你有此企圖,先加預防,你也不會收到信號。」我的上司像有讀心術似,淡淡一句,讓我急急打消大想頭。

    不用感應器,我已可以想像我上司心底的想法。「恩立,想知道我的心思?你太妙想天開了!」

    「我們研發的催情劑是當對方對你有意時,增加一下他腦袋中的多巴胺分泌,令他對你的愛意強烈一些。但我們小組的測試焦點倒不單是催情劑,而是一項情人交往時的心理反應。我們小組相信這伎倆加催情劑一起使用的話,可以令催情劑更有效。」遠藤慢慢向我介紹硏究重點。

    「自然一些,硏究數據才更正確。」我低聲嘀咕。

    富澤像聽到我的低語,眼鏡後傳來一絲附和的眼神。

    「因時間緊迫,硏究行動下星期便會開始,請你有空多看一下背景資料。」遠藤以徵詢的眼光看着我與富澤。見我們沒有異議,便示意會議完畢。

    但已準備離開的遠藤忽然停下,低聲向着我説:「這硏究項目我們計劃已久,許多細節也詳細考慮到,你不用擔心。」他接着輕拍一下我肩膀,再禮貌地輕輕點頭離開。

    遠藤手心的溫暖讓我帶來安心,我點點頭回他一個微笑。

    一轉眼,又看到富澤的瞪眼。

    我心中的笑意,像漣漪般一圈圈擴大。小子,你的酸意已藏不住了。

    富澤像不甘心被我看穿他的心意,又一次急急將我趕走。

    這陣子我經常在硏究所留到深夜才返家。我告知家人現時我正進行特別研究項目,工作時間不定。因此,我才不用安慰我那大小事都擔心的母親,還有我那一向不知道在發生甚麼事的父親。幸好,他們唯一女兒的我,是標準大事化小的類型,否則面對這種夫妻組合,不神經衰弱也會被活活嚇死。

    但想不到我體能如此不堪一擊,這一陣子的早出晚歸,捱夜看資料,竟令身體作出無聲抗議。那天在辦公室與富澤開會,忽然倒下。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在一片人聲中醒過來。迷糊地看到周圍的一片白色,還有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人。然後,眼前焦點漸漸清晰,最後聚焦在床邊的富澤。只見一向冷靜的他,竟鬍鬚滿面,嘴唇焦乾,疲倦不堪的用手托着頭。雖然我身體仍軟弱得不能動,但喜悦卻迅速傳到全身。富澤雖然一再努力藏住他對我的心意,但他在我床邊那份憔悴擔心,卻出賣了他──他對我,是應該有感情的吧!溫暖的感覺悄悄在全身蔓延,我也在他深藏的情意中,安心的再次閉上眼睛。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