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郎謀殺案
牛郎謀殺案
  • 定  價:NT$280元
  • 優惠價: 79221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3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男人找牛郎是不名譽的行為!但小子也太可口了吧……」

    全球推理界一枝獨秀!
    絶無僅有的偵探小說──「香檳謀殺案」系列!
    英國狂熱賣破30萬本!來自土耳其的暢銷作!
    妖嬌、搞笑、多元謀殺、令人喘不過氣!
     
    「如果你厭倦了由老奶奶或退休警察轉任偵探主演的推理故事,
    這系列保證耳目一新。」──《今日美國報》

    華麗炫目的異色犯罪小說,就在伊斯坦堡夜色底-
      令人心跳加速的變裝偵探,穿起緊身褲登場~

    從失戀中力圖振作的柏薩克.薇拉,不論是偵探還是捕獲男人的能力──
    通通滿檔、油門踩到底,火力全開。
    迷人的西裝褲挺俏的屁股後,發現一具牛郎屍體。
    喔喔,這次玩大了!

     魅力非凡的柏薩克.薇拉,白天是網路工程師,晚上是伊斯坦堡最聲名狼藉的變裝皇后夜店老闆娘,土耳其暢銷作家馬赫梅.穆拉特.索瑪筆下的濃妝偵探再度登場。

     她剛被情人拋棄(竟然!),心情down到谷底──在最慘(最醜)的時刻,認識已婚帥哥律師哈魯克.佩克登。不久兩人的情事被電話打斷,消息傳來,哈魯克的大舅子因為涉嫌謀殺惡名昭彰的牛郎被捕。

     她決定追查命案,為愛人的大舅子洗刷清白。(同時也不忘摸上哈魯克的大腿)。她重回牛圈,周旋在愛慕者之間,並兼顧夜店與她的電腦程式工作。姐,就是忙!還要駭入國家安全系統,沒想到,竟找到這個城市裡新貴階級背後的勒索網絡。

     「我的天啊,保養品不夠了!」

    「香檳謀殺案」是土耳其最具國際知名度的偵探小說系列,是一套以時尚變裝皇后為主角的偵探故事。作者馬赫梅.穆拉特.索瑪踏入文壇前,先後擔任 Sony 的電腦工程師,後來又受聘成為花旗銀行高管。身為推理迷,他想寫出像香檳泡泡般令人快樂而非賣弄血腥暴力的推理作品,自承受到巴爾札克和派翠西亞.海史密斯影響的他,竟創造出一名白天是英俊瀟灑的企業顧問,晚上卻是變裝人士聚集的夜店老闆娘,也是個嬌媚性感的業餘偵探,不僅擅長泰拳搏擊,還酷愛以假亂真地模仿奧黛莉赫本!有練過的「姊姊」果然討喜又迷人!

    本系列雖碰觸土耳其同志夜店及性工作者等內容,不過在奧罙.帕慕克的出版社「聯絡人」背書下榮登暢銷冠軍,美國、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瑞典、希臘、巴西、波蘭、保加利亞等國也相繼出版,英語版更是由企鵝蘭登書屋發行,並成功打入暢銷書市。其中《先知謀殺案》和《牛郎謀殺案》更先後售出電影版權。被譽為阿嘉莎.克莉絲蒂遇上阿莫多瓦的綜合體。全球推理文壇獨一無二的偵探形象,充滿娛樂性,保證令讀者耳目一新。

  • 作者/馬赫梅.穆拉特.索瑪
    一九五九年生於安卡拉。

    從中東大學工業工程學院畢業之後,短暫擔任過工程師,較長時間擔任過銀行員。沒在土耳其浴場健身時,他撰寫犯罪小說。

    「香檳謀殺案」系列榮登土耳其暢銷書榜首,停留數月,之後在十四個國家出版 (英國、美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波蘭、希臘、德國、瑞典、保加利亞、波士尼亞-赫賽哥維納、巴西、埃及和台灣)。

    他是電影和電視的編劇,為許多報章雜誌撰寫古典樂評。

    現居伊斯坦堡、里約熱內盧,偶爾在世界的其他角落,只要當地有足夠的陽光。


    譯者簡介
    譯者/李建興
    台灣台南市人,輔仁大學英文系畢,曾任漫畫、電玩、情色、科普、旅遊叢書等編輯,路透新聞編譯。
    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譯有《失落的符號》、《殺手的祈禱》、《把妹達人》系列等數十冊。

  • 「香檳謀殺案系列真有趣,讀起來搞笑,而且意外地生動活潑,讓人窺見我們大多數人不了解的另一個世界,同時仍是好看的偵探故事。」
    ─ 莎蓮.哈里斯,《南方吸血鬼》系列作者

    「像卡布奇諾的一本書──表層的泡沫與嘶聲掩蓋了底下的黑暗與苦澀。」
    ─ 薇兒.麥克德米,《人魚之歌》作者

    「如果你厭倦了由老奶奶或退休警察轉任偵探主演的推理故事,這系列保證耳目一新。」──《今日美國報》

    「充滿娛樂性。娘娘腔的喜劇驚悚,令人腎上腺素狂飆。」──《泰晤士報》

    「聰明俐落的伊斯坦堡犯罪系列。」─《衛報》

    「新鮮、厚顏無恥,又充滿生活情趣。」──科克斯評論

    「網路與現實世界極端主義的模糊世界,比任何變裝者夜店的燈光更朦朧。令人愉快的配方。」
    ─《Time Out》雜誌

    「伊斯坦堡版的瑪波小姐,雖然他愛穿緊身皮衣而不是花呢裙子。」─《每日電訊報》

  • 人物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致謝詞

  •  我們跟著領班走到澎澎的貴賓那桌。他們就坐在舞台前面。
      澎澎和他們吻頰、打招呼。我刻意保持距離。雖然我根本還沒看到他們的臉,已經對他們自信的笑聲和輕柔的喉音退避三舍。但是命運把我交給澎澎照顧,無法避免的總是會發生:她轉過身介紹我。
      卡儂.哈諾格魯.佩克登是大家所謂的「正統淑女」:美麗、傲慢、優雅又冷淡。可想而知,她沒有起身,只對我伸出手,掌心略微向下地免得我錯過那枚大鑽石戒指。她展示了在形狀優美的手指上那些法式美甲。
      她的頭髮做成最新流行的樣式,化妝簡單到好像素顏──而且她的妝比我漂亮多了──衣服顯然就是「名牌」,她的首飾數量很少,但無疑有保險,全身上下圍繞著Vera Wang的夏日氣息。換句話說,我羨慕得臉都綠了。
      她的深綠色眼珠顯示她既聰明又會算計。
      我轉向她老公,他懂得怎麼對待女士,站了起來。當我把目光從坐著的老婆移到他身上,第一次感到震驚:好帥啊!
      「我是哈魯克.佩克登,」他低聲說,跟我握手。我的膝蓋發軟。「我們很榮幸今晚有你加入。」
      我呆坐著,沉默又丟臉,化著醜妝穿著不像樣的行頭,應該療養未癒合的傷口,卻為了身邊無法到手的男人小鹿亂撞。簡單說,整個狀況讓我囧爆。不過,他們說什麼我都微笑,盡量用最簡短的方式回應。
      卡儂很努力用鈴鐺般清脆的語氣清晰地念出她繼承自父親的姓氏「哈諾格魯」的毎個音節,她不像我對上流階級的預期,不是閒著沒事幹的貴婦,而是積極參與家族的紡織生意。他們有海外的門路。她提到,當然只是順便,她經常被迫飛去英國。
      我祈禱澎澎趕快上台,我就有時間可以看別的地方,不用再禮貌地看他們的眼睛;或者該說,我不用再壓抑自己猛盯著哈魯克。我仍然因為被拋棄而心痛,我的靈魂像夜一樣黑暗,垂涎一個從每顆毛細孔散發異性戀氣息的男人絕對沒有意義,尤其他就坐在我對面和寵愛的老婆旁邊。有時一件事可能導致另一件,謹慎的序幕未必是壞事,但我沒勇氣。我怕我脆弱受傷的自尊再遭受一次重擊,可能超過我的承受極限。
      雖然我掙扎著迴避他的目光,我們三人圍坐的桌子很小。即使我矜持地垂下目光,仍看得見那雙手,一手拿著威士忌杯,另一手偶爾伸出來拿乾果:修飾良好,遍布血管的手因為玩菁英運動變得又大又壯,但完全沒有長繭。他的指甲很寬,邊緣彎曲,沒有剪太短。他戴著婚戒;是完美之手上唯一的污點。我不是戀手癖者,但那對手掌真是迷死人了。我願意讓它們摸遍我全身上下。甚至……
      澎澎在千鈞一髮之際上台了。
      她的新節目是拉丁主題,從賽維亞那斯舞的動感節奏到探戈的肉慾激情。森巴、佛朗明哥、響板、多層次舞裙…褶邊裙在佛朗明哥舞曲派上用場之後,脫掉, 露出開高叉到臀部的緊身裙和網襪,然後一名稍微裝腔作勢,但是高大健壯的探戈舞伴出場……
    傻笑的暴君嫉妒地護衛著屈服的澎澎,這時她已滿身大汗(把她相當可觀的體重投入他懷中,死命地抓住他),同時哈魯克接聽了他的手機。他教養很好不會容許他的電話在表演中作響,所以一定是查覺到來電震動。他歉疚地看看我和他老婆,聽了一會兒。不論他在吵鬧的拉丁舞曲中聽到什麼,他的臉色大變。卡儂跟我都警覺地看著他。
      「抱歉,我馬上回來,」他起身走向門口同時說,手機仍貼在耳朵邊。
      哈魯克回座時明顯臉色蒼白。即使在昏暗的室內,也看得出他臉上沒有血色。
      「來電的是法魯克,」他說。
      對卡儂說的。畢竟,法魯克這個名字對我沒有意義。
      「他因為謀殺被捕了。」
      我不是桌上唯一感到震驚的人。但只有我崇拜地凝視著哈魯克。她繼續講話。
      「我不懂。」
      「涉嫌殺了個小巴司機。」
      他說話時歉疚地瞄我一眼; 他的眼睛深邃又迷人。我好想要鑽進他的眼中,完全交出我自己。
      卡儂可不會讓我這麼做。
      「他出車禍了嗎?」
      「親愛的,你知道他們不會為了車禍拘捕任何人。」
      當澎澎正要精彩大結局,發現坐在VIP桌上的貴賓們竟專注在彼此身上,而非看她表演,從台上奚落說。
      「先生,你可以等表演結束再跟小姐講價嗎?」
      三對憤怒的眼睛突然瞪著她,澎澎發現失禮了。愣了一下。
      「恐怕我得馬上告退了,」哈魯克說。
      「我也要去。」
      「但這樣對客人太失禮了。」
      「我得堅持你們快過去。這種時候不必顧慮我了。你們有要緊事。而且澎澎是好朋友,我不會落單太久。我會轉達你們的遺憾。請便,走吧。」
      「真是太不巧了,」哈魯克說,一貫紳士風度。但他們還是丟下我離開,兩人都給我名片同時祝我晚安,安慰我說希望有機會盡快碰面。澎澎驚訝地望著他們的背影,他們走出了夜店。
      我忍不住也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多麼郎才女貌啊!我的目光飄到哈魯克的屁股。他雙手插在褲袋裡,讓外套掀高起來。他褲子的高級布料──必定是絲織品──緊貼著健壯養眼的臀肌,像顆新鮮蘋果飽滿的兩半,即使從我坐的位置都看得見那美妙的舞動,緊盯著,直到他們大搖大擺走出門外。
      那就是謀殺案掉到我頭上的經過,把我深深吸進了一連串事件的漩渦。

    ✽✽✽✽

     隔天早上我醒來時聞到烤吐司香味,飢腸轆轆,或許是吃了維他命的結果。 我貪婪地嗅聞,察覺到各種美味早餐的香氣混雜在麵包中。我再也忍不住,跳下床。
     早餐的滋味跟香氣與外表一樣美妙。每一口都超好吃。
     雖然我吃完了正常的份量,在澎澎堅持下又吃了一盤。怪的是,我仍然覺得很好吃。
     「我打給法托絲了。今晚她會過來,」她告知我。
     法托絲大姊是多年來在我們變裝皇后、變性人和人妖的小圈子內到府服務的美容師。「衰老的狼群是新生羔羊的笑柄,」有一天她宣稱,相當突兀地用家喻戶曉的安納托利亞諺語表示她要退休了。意思是,她一到四十歲就發現她的客戶名單,所謂的「仰慕紳士圈」成員在迅速縮減,於是她把業務內容從賣淫換成熱蠟除毛、脫毛膏、拔眉毛、手毛漂白、染髮之類的。她的私生活風風雨雨,穿插著公然吵鬧的尷尬場面,驅逐了川流不息般討軟飯吃的小狼狗。據說她所有收入都花在他們身上,導致她今日幾乎一文不名。然而,她的自尊心還算完整,當她靈敏地把陰毛從小姐胯下拔除時,舉止仍像伊莉莎白女王一樣尊貴。除了澎澎,我們都尊稱她「大姊」,按照土耳其家庭傳統一樣尊重她。
      「什麼時候了?」我問。
      「快三點了。」
     「我一定是睡過頭了。」
     「親愛的,你需要。你的身體需要休息。」
     我決定看報紙等到法托絲大姊上門來,用任何專業人妖都需要、整死人的美容儀式懲罰我。新聞在第三版。
     「上流社會醜聞!」標題誇張地宣稱。
     「知名財務顧問法魯克.哈諾格魯涉嫌謀殺被捕,被控殺害廿四歲的小巴士司機沃坎.薩里多干。 」
     沃坎.薩里多干的身分證大頭照和法魯克.哈諾格魯在辦公室擺姿勢的沙龍照,顯然是專業人士拍的,並列刊登。我向澎澎大喊:「法魯克不就是卡儂的哥哥嗎?」
     「嗯哼,」澎澎證實。過了幾秒,又說:「幹嘛問這個?」
     「妳看過報紙沒有?他被逮捕了…」
     「我知道。有什麼新消息?」
     整個早上我們揮之不去的只有一個疑問;伊斯坦堡上流社會的人無疑也都在想:這個富家子弟兼「個人財務顧問」(就是「放高利貸的」)怎麼會去謀殺一個公車司機?
      不出所料,哈魯克.佩克登代表他大舅子辯護。報導中有提到他的名字,但是沒照片,也沒有進一步細節。
     「別管它了,親愛的。你似乎魂不守舍。」
     澎澎說得對。
     「說說看你在想什麼,」她眨眼說。
      再多錢也無法說服我承認自己迷失在對哈魯克.佩克登的妄想中。

    ✽✽✽✽

     套用澎澎的話說,我「重新開張」而且「煥然一新」。她讓我別無選擇只能讓全世界闖進來。
     法托絲大姊還沒幫我做完除腿毛,上門訪客已經絡繹不絶。澎澎精心安排間隔的下午與晚間會面,像時鐘一般精準地進行,不幸的是訪客越來越多,又似乎無意像到達一樣準時離開。我的客廳乍看之下好像成了打扮傷風敗俗的主婦們的下午茶,也像餐具公司派對或雅芳小姐的家庭展售會。我是現場唯一沒有陷入七嘴八舌的人。偶爾,會有小姐同情地看我一眼,毫無疑問地夾雜著仰慕囉。
     我懶得嘗試跟上他們的對話,只靜坐在男中音和假音的嘈雜話語之中。我也沒興趣聽哪個小姐交了哪個男朋友,或驕傲地描述荷爾蒙注射跟矽膠植入締造了什麼奇蹟。
     直到我的注意力被卡車貝札吸引。
     「今天早上我嚇了一大跳!我有個老相好…被殺了!誰殺他的?是個上流社會的高利貸!你無法想像他有多棒。一旦硬起來,就不會軟掉。而且大得不可思議,好像綁了個可樂瓶似的。每個人至少都應該體驗一次。阿門。」
     「他死後無疑還會增加幾吋,」澎澎插嘴,「親愛的,隨便你說都行。反正死無對證了。」
     「我要是說謊,願阿拉當場劈死我,」卡車貝札宣稱,伸出大手砍進她一對巨乳之間。
     黑眉露露匆忙插嘴,嘴裡還含著蛋糕。
     「別說了!你已經被天打雷劈夠多次了。」
     「平凡!你們都太平凡了,」卡車貝札罵道,然後轉向我說,「抱歉。你當然例外。我不懂你怎麼還在跟這些人攪和。」
     聽到我自己也感到好奇。
     「所以妳認識沃坎?今天報上那傢伙?」
     「不然你以為我在說什麼?你都沒在聽!你從來不聽我說!」
     「貝札親愛的,告訴我妳知道沃坎的所有事。從頭開始…」
     我很低落,需要關注、照顧和鼓舞,所以小姐們好心地閉嘴聽卡車喋喋不休地歌頌沃坎的好處,我偶爾插嘴發問。我原本打算收集一點哈魯克.佩克登的資料,但連扯到法魯克.哈諾格魯都沒辦法。貝札只願意談論那個大屌的種馬。
     貝札認識沃坎時他剛從軍中退伍,開始當公車司機。肉慾旺盛的貝札通常找不到顧客的時候,就會在小巴士上打混找男人。照例,她搭上心儀司機的車子,坐在對方旁邊的前座,挑逗地反覆交叉又張開雙腿直到終點站。雖然不能指望收錢,這招倒是十之八九有效。那一晚也是這樣。當最後一位乘客在終點站下車後,沃坎沒有跑到後座,而是把車開到哈西歐斯曼村一處偏僻的樹林裡。沃坎的持久力連貝札也驚訝,她的性慾可是深不見底。結果,他把她累壞了。沃坎開始到貝札家裡去找她,雙方都滿意這樣開心的安排,持續了一段時間。
     沃坎「像影星一樣英俊」,剛在陸軍鍛鍊出來的完美身材,充滿性飢渴年輕人的耐力,又擁有令人驕傲的巨根,若是進入成人影片業界一定會成為超級巨星。至少貝札這麼宣稱,細節描述得連我都懷疑她或許說的是實話。
      「好粗…又好長…有巨大的頭和最誘人的粉紅色…我是說,妳一旦摸到肯定愛不釋手。包皮的邊緣像精美的蕾絲,主幹上彎曲的血管像刺繡。好罕見,好漂亮!奇蹟中的奇蹟,肯定是天上真主的恩寵造就。當他高潮時,呃,簡直是洪水潰堤……我生平從來沒見過或嘗過那樣的東西。」
     聽眾們完全陷入沉默,坐在椅子邊緣,如癡如醉,嘆息,心跳加速,掌心冒汗。
     每個好故事都需要一個壞人,這次是沃坎的姻親,他姊夫。姊夫對沃坎有種奇特的影響力,沃坎對他的意見言聽計從,做什麼事都要先跟他商量。但是這兩人也是出了名的經常吵架。沃坎會在姊夫背後說些很難聽的話,但到他面前就是個服從的小孩。
      據貝札說,同樣在當公車司機的那個壞姊夫強迫沃坎從業餘牛郎轉為專職。
      黑眉露露不肯相信。「他一定自己也有意願,」她反駁,「否則他不會這麼做。妳真的以為人人都能夠當牛郎嗎?妳太好騙了!醒醒吧!」
      「我不在乎妳相不相信。那孩子是個天使。都是姊夫把他寵壞了。讓他跟我疏遠。當然跟錢也有點關係。沃坎欠了一屁股債。因為他要買小巴士。我有幫他一下,只是能力有限。」
      「我早跟妳說過了!看吧,他拿妳的錢!」露露得意地大叫,「與其責怪他,怎麼不自己反省一下?是妳讓那小子習慣伸手拿錢。」
      「呃,露露,」梅莉莎打斷,「妳再這樣會惹人厭的。而且卡車太忙了。相信我,妹子。」
      「她說得對,」卡車低吼說。
    我插嘴,「別理他們。後來怎樣了?」
    我不只是他們的老闆,他們每晚出沒在我店裡。我的意願就是命令。於是小姐們閉嘴讓卡車繼續說。
    無論是不是姊夫的主意,過不久沃坎就成為伊斯坦堡最當紅的牛郎。再一陣子就不找貝札了。他仍然偶爾開他的小巴士,但通常把車子交給他弟弟或當天僱用的司機打理。沃坎的時間已經太寶貴不能做普通的工作。
      「真可惜,」她總結說,「像獅子一樣的男人,地球上不太可能再出現那樣的大屌了。真浪費。願阿拉懲罰殺他的人!希望他們的手斷掉,眼睛瞎掉,心臟停掉……我遺漏了什麼嗎?」
      「應該夠了,親愛的,」梅莉莎安撫她。
      原來,據稱被哈魯克.佩克登的大舅子, 法魯克.哈諾格魯,殺害的那個兼差公車司機曾經是知名的牛郎……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