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舍第一部
啞舍第一部
  • 定  價:NT$250元
  • 優惠價: 9225
  •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書摘/試閱
  • 簡體版單冊狂銷超過150萬本的超人氣幻想奇譚,繁體版強勢登場!
    顧漫╱《微微一笑很傾城》 蝴蝶藍╱《全職高手》、《天醒之路》
    金牌作家聯合絕讚推薦!

    一間有著奇珍異寶的古董店,一個神祕的古董店老闆。

    這間店裡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
    因為它們都不會說話,所以這裡起名叫──啞舍。

    商業街的街邊,有一家奇特的店面,
    夾在現代化的店鋪之間,卻是古色古香的風格。
    這是一間古董店,店裡的古董都是價值連城,絕非凡品。
    這些古物,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
    承載了許多年,無人傾聽。
    因為,它們都不會說話,所以這裡起名叫「啞舍」。

    從連接兩個時空的〈魚紋鏡〉,到能燃燒千年的〈人魚燭〉,
    還有能找回失物的〈香妃鏈〉,和封印神獸的〈山海經〉……等,
    諸多古董都將經由穿著〈赤龍服〉的神祕老闆之手,
    在啞舍與有緣人之間流通。

    十二件古物,十二段回憶,十二個故事,
    啞舍裡帶著悠久歷史的眾多古董看似詭祕,
    然而最具謎團的,也許就是那位掌管此店的年輕老闆……
    下一位客人,將會是誰?

  • 中國百萬級青春暢銷書作家,2015年第十屆作家富豪排行榜憑藉1100萬版稅位居第10,也是 TOP10中最年輕的作家。AB血型的射手座,主業宅女,副業碼字,擅長烹飪和幻想,愛好閱讀 和旅行,追求奔放自由的人生,所以遊走於歷史與幻想之間,寫下一個又一個略帶哀傷的美 麗故事,代表作《啞舍》系列、《昊天紀》系列、《守藏》等。
  • 內容試閱
    楔子

    長命鎖,傳曰能替嬰孩消災祛邪,「鎖」住生命。是以甫出生之嬰孩佩長命鎖至十二歲方止,乃華夏習俗。
    有夫妻二人,恩愛非常。一日,夫因意外而逝,妻悲痛欲絕,腹中遺子早產。此子體虛氣弱,恐不出月餘便隨其父而去。
    妻輾轉求一先生相見,那先生問曰:「汝願此子活命,不計代價否?寧用汝命換之否?」
    妻點頭。
    先生曰:「吾有一長命鎖,可假汝所剩壽元十二年,為此子換性命十二年,鎖至其十二歲時,鎖斷,人亡。『長命鎖』,實乃『償命鎖』。」
    妻續求之,誓曰若其子能續命長大成人,其願墜入無間地獄,受煎熬之苦。
    先生沉吟半晌,終應允。言曰此長命鎖至多可鎖住此子二十四壽元,二十四年後,當親往,取回長命鎖。
    妻含笑而逝。
    二十四年後……

    第一章 魚紋鏡

    何亦瑤著迷地看著面前玻璃櫃裡放著的那塊圓形古鏡,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
    「喜歡嗎?喜歡可以拿出來看一下。」古董店的老闆輕笑地建議道。
    何亦瑤連連點頭,她雖然知道這個古鏡她可能連買都買不起,但她還是想拿在手中真實地觸摸一下。
    古董店老闆打開櫃檯的鎖,把這塊銅鏡拿了出來。「這塊是漢代罕見的魚紋銅鏡,因為漢代銅鏡多以龍虎鳳鳥四神為圖案。這塊紅綠鏽的品相極好,傳說中是漢代名將霍去病的心愛之物,小姐妳可真有眼光。」
    何亦瑤把這塊銅鏡小心翼翼地用雙手拿著,目不轉睛地看著背面微凸的四條栩栩如生的鯉魚。雕刻的圖案簡潔而流暢,形態各異,真的好像是在水中暢游的樣子。鏡子大概只有她手掌大小,鏡身很薄,很輕,至少比她想像中的要輕多了。何亦瑤正在心中嘀咕這古鏡是不是贗品,下一秒她翻過來看到斑駁的鏡面時,卻又有些不確定了。
    還算平滑的鏡面到處都是劃痕,一道道都代表了歲月無情的洗禮,隱約可以在鏡面上看到自己模糊的影子,何亦瑤看到這種模糊的美感,又不甘心放下手了。
    她是在去補習班的路上無意間走進這家古董店的,因為這家古董店的店名叫「啞舍」,那塊古香古色的招牌吸引她走了進來。
    她好奇地問了下老闆店名的來由,老闆回答道,啞舍裡的古物,每一件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承載了許多年,無人傾聽。因為,它們都不會說話,所以這裡起名叫啞舍。
    很有深意,何亦瑤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裡。
    雖然店裡很破舊,沒什麼生意,不過她知道若是這家店裡擺著的都是真品,價格肯定是她一個高三學生怎麼也買不起的。
    但是,她卻在轉身要走的時候,發現了這面古鏡。
    何亦瑤知道自己是個喜新厭舊的人,所以只要有看上眼的東西,能不買就不買,省得到時候又擺在屋子裡發霉,還要聽母親的嘮叨。
    但是,她非常想要這塊古鏡啊!怎麼辦?
    何亦瑤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荒謬的藉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對這塊銅鏡這麼執著。她聽到自己的聲音很冷靜很冷靜地說道:「老闆,我們學校的社團要上演一齣話劇,需要用到一塊古鏡,能不能租給我們用一個月啊?」她想自己只是一時圖個新鮮,等到一個月以後,也許早就不喜歡這塊髒兮兮的古鏡了。
    但是她自己都覺得這個要求太過分,正想多說幾句來挽救的時候,不期然地聽到這個年輕的古董店老闆說了一個「好」字。
    「呃?」何亦瑤待了一下,隨後開始興奮地追問需要押什麼東西押多少錢才夠用。結果對方只是要了她的學生證登記了一下,其他什麼都沒要求。
    呼,也許是自己想得太多了,這塊銅鏡根本就是贗品。但是她絲毫不想放開鏡子,只感覺這冰涼的觸感特別舒服,像是觸動了心中某一塊的柔軟。
    「租金就意思意思吧,十塊錢。」古董店的老闆隨意地說道。
    這麼便宜?何亦瑤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直接問價格了。但是她已經說了是租,所以還是硬著頭皮在登記本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心下決定若一個月後,還是喜歡這個古鏡的話,就一定來問問價錢。
    年輕的老闆看了眼她登記的名字,細長的眼眸瞇得更細了,修長的手指在登記本的「瑤」字上劃過,曖昧的說道:「哦,對了,還有件事。」
    「什麼?」何亦瑤正對著鏡子愛不釋手中,聽到他這句話時,反射性地抬起頭。
    「有一點妳要記住,這個銅鏡絕對不能擦,絕對不能。」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何亦瑤恍惚看到這個長相俊秀的老闆嘴角好像勾起了一絲詭異的笑意,但是她並沒有在意。當時的她,只顧著把銅鏡包好放進包內,急著衝向補習的地點。

    等到晚上回家的時候,何亦瑤打開書桌上的小檯燈,把古鏡拿在手中,一點一點地打量著,似乎要把這塊鏡子印入腦海中。
    可是晚上還有複習題要做,何亦瑤欣賞夠了之後,就把銅鏡立在了一堆參考書旁。本來是把背面對著自己的,不過她總是覺得劃花的鏡面要比製作精美的背面對她的吸引力更多,就索性把銅鏡翻了過來。
    「這麼花,古代的女子都是怎麼梳妝的啊?」何亦瑤看著鏡面裡模糊不清的人影,忍不住小聲嘀咕道。她看著上面斑駁的劃痕,本想拿擦電腦螢幕的酒精棉布擦拭,但是當手剛要碰到鏡面時,古董店老闆的叮囑突然響起在她耳畔。
    「有一點妳要記住,這個銅鏡絕對不能擦,絕對不能。」
    何亦瑤無奈地放下酒精棉布,估計這個銅鏡真的是贗品吧,老闆怕她擦了之後會變新,哈哈!
    何亦瑤心情頗好地開始埋頭寫作業,每當休息的時候就抬頭看看這塊鏡面。不知道為什麼,她每次看到斑駁的鏡面時,都忍不住展開笑容,心情也隨之放鬆了許多。
    當她在作業本上寫完最後一筆時,大大地伸了個懶腰,然後習慣性地朝鏡面看去。就這麼不經意地一眼,卻讓她心跳漏了一拍。
    因為她居然發現,鏡子裡面的模糊人影……好像不是自己……
    至少,她頭上也絕對不會多出個髮髻來,而且,那個人影也不隨著她的移動而移動……
    「你、你是誰?」何亦瑤忍不住出聲問道,雖然知道可能根本沒有人會回答。
    沒有反應。
    何亦瑤鬆了口氣,揉了揉眼睛,肯定是今天歷史老師留的作業太折磨人了,自己產生幻覺了。她索性把鏡子翻了過去,走出房門去客廳上了會兒網,吃了點點心。
    自從升上高三之後,電腦就被老媽從她的屋子裡搬了出去,放在客廳裡。每天只有在完成作業的時候,才能去上十分鐘的網。查資料?當然用不著,她屋裡一面牆的參考書和資料書。老媽說不能全部依靠電腦,現在高考答試題不還是要用筆寫嗎?什麼時候高考進化到托福那樣,需要機考的時候,再批准她用電腦複習。
    何亦瑤登錄QQ,和好朋友聊了下今天的八卦,便到時間洗澡睡覺了。她的高三生活從暑假開始就這麼悲慘,可以預見開學之後,肯定會補晚課補到慘絕人寰。
    等躺倒在床上的時候,何亦瑤已經處於半睡眠狀態了。但是就在要進入夢鄉時,她突然聽到寂靜的屋裡傳來了一聲縹緲虛幻的聲音。
    「汝……汝是何人?」
    這聲音輕得幾乎讓何亦瑤以為是自己的幻覺。但是下一秒,她就從床上翻坐起來,衝向書桌,打開檯燈,死命地瞪著手中的鏡子。
    「……是何人?」
    這次聲音更清晰了一些,確實是從這個鏡子裡傳出來的。
    檯燈的映照下,斑駁鏡面上的劃痕更加明顯,但是這次何亦瑤很肯定地看到,裡面那個模糊的人影並不是她自己。
    「汝是何人?」鏡子裡的人顯然也看到了她,驚呼道。
    「我不是何人……吾名何亦瑤。」何亦瑤細聲細氣地用著古語,滿臉黑線,自己是不是精神出了毛病啊?這銅鏡看起來還真不是贗品,這裡面封著一個鬼魂耶!當然,她根本就不覺得這有什麼恐怖的,這鬼魂明顯是出不來,又能對她做什麼?
    「吾乃霍去病。」這次鏡子裡的回答快了很多,而且聲音也清晰了很多,還可以聽得出是個男人的聲音。
    「匡!」鏡子從她手裡滑落,掉到桌上,發出一聲巨響。
    「小瑤!妳還沒睡嗎?現在都十點半了!妳明天不上課了嗎?」母親在房間外拍門,何亦瑤趕緊把古鏡夾在書本裡,馬上關燈。
    那是個千年的幽魂嗎?堂堂大將軍霍去病會被困在一個古鏡裡嗎?怎麼想也覺得太令人振奮了!何亦瑤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害怕,反而非常開心,把自己捂在被子裡偷偷笑著。

    何亦瑤發現,平日裡,不管她怎麼擺弄這銅鏡,都沒有反應,只有在晚上十點的時候,鏡子才產生變化。
    「你是霍去病?那個很有名的漢代將軍?」
    「將軍?吾現在是一個校尉,不過很快就會成為將軍的!」
    「書裡寫著的你是將軍啊。」何亦瑤翻著今天特意從圖書館借來的漢代歷史書,難道是同名同姓的鬼?
    「哈哈!不知汝說的是什麼書。汝呢?死於何故?為何汝會在姨母給吾的銅鏡裡?」
    鏡子裡的話讓何亦瑤駭然,她死了?什麼時候死了?
    她連忙使勁捏了一下自己的臉。嗚!好痛!
    「我活得好好的!在上學!在念書!」
    「咦?那汝憑什麼說吾死了?小爺也活得好好的!在騎馬!在射箭!」
    何亦瑤呆了,她沒死,他也沒死,那麼說……這鏡子可以跨越時空連接兩個世界嗎?
    「喂!既然說自己不是女鬼,就現出自己的面貌讓小爺看看!別因為是一副死相而怕見人!」
    何亦瑤早就忘了古董店老闆告誡她不能擦拭鏡面的忠告,生怕自己擦電腦的酒精棉布會損害鏡子,她溜到父親的書房找到一塊擦眼鏡用的鹿皮,抱著試試的心情開始輕輕地擦著鏡面。
    每擦一點,鏡面就稍微亮了一些,直到她手累得都快痠掉的時候,聽到鏡子裡那個可恨的聲音戲謔道:「呦!披頭散髮的,還說自己不是女鬼?」
    「匡噹!」何亦瑤把古鏡往桌上一扔,再也不管鏡子裡如何呼喚,在母親拍門之前就關掉檯燈,上床睡覺。

    這麼一放,何亦瑤足足有三天忘記了古鏡,補習班的作業再加上本來學校老師留的作業,就讓她更沒時間去想其他事情了。
    直到她這天回家的時候,發現本來亂糟糟的桌子被收拾得很乾淨,而這個古鏡正端端正正地反扣在她的書桌上,頓時才想起來。
    「老媽!妳又隨便動我的東西了!」何亦瑤朝屋外吼了一聲,然後便把老媽的嘮叨關在了門外。
    她拿起銅鏡看了半天,都沒發現有什麼異常。還是必須要等到十點之後嗎?
    何亦瑤把銅鏡靠著參考書擺好,正要低頭寫作業,看著自己垂下來的長髮,想起那霍去病之前說的話,索性好好地梳了一個馬尾辮,然後開始學習。
    等到十點的時候,果然銅鏡裡傳來了戲謔的聲音:「呦!好久不見!有一個月了吧?咦?這回居然把頭髮梳起來了?女鬼不是碰不到自己的頭髮嗎?」
    何亦瑤手中的自動鉛筆芯「啪」一聲斷掉了。「你才是女鬼呢!不對,你說什麼一個月?我這裡才過了三天啊!」她朝古鏡看去,發現鏡面要比上次清晰了一些,隱約可以看得到鏡子那邊有一抹跳動著的燭火,還有一個男人的輪廓。
    「喂,女人,汝……妳再擦擦鏡面,上次妳擦過之後,好像能看清點了。」霍去病學著何亦瑤把汝和吾改了過來。雖然有些彆扭,但卻讓他覺得新奇不已。他倒是不在意什麼一個月還是三天的,他更好奇是否能看清楚這個女人的相貌。一個女鬼哦!照那些坊間傳說,女鬼肯定是美豔絕倫的!
    何亦瑤看看已經寫完的作業,乾脆拿起桌上的抹布開始擦起來,「你說一個月沒見到我?怎麼回事?你之前是什麼時間才能看到我的?」
    「最開始是六月初一,然後上上次是六月十一,而今天是七月十一。我記得很清楚啊,六月初一那天我去上林苑射獵,喝得大醉,回來的時候就發現鏡子裡的妳。」
    「咦?難道我們的時間不一致?也許這面古鏡就像是個視訊鏡頭,連接了兩個時空呢!只不過,這網路線可能有點太長了,有延遲。喏,不過為什麼我們說話沒延遲呢?」
    「女人,請講我能聽懂的話!視訊鏡頭是什麼?網路線又是什麼?」霍去病很努力地聽著,但發現只有聽沒有懂。
    「視訊鏡頭就是連接到電腦上的一個鏡頭……算了,當我沒說。」何亦瑤翻了個白眼,覺得自己和一個古人講什麼視訊鏡頭?他們只懂通天鏡!
    「喂!你也擦啊!別光我一個人幹活。」
    「我擦?我手中的鏡子是新的啊!已經很亮了!擦什麼擦?」霍去病彈了彈銅鏡面,「女人,我彈鏡面妳疼不疼?人家都說如果損壞物品的話,寄居在裡面的鬼也會痛的!」
    「痛你個鬼!」何亦瑤使勁地擦著鏡面,想像成霍去病的臉,我蹭我用力蹭!「我才不是女鬼!」
    「知道,所以我叫妳女人嘛!」某人用非常敷衍的語氣說道。
    何亦瑤恨得牙癢癢,她才不管這個霍去病是不是什麼漢代名將,現在的這個霍去病還真是有些欠扁。如果能隔著鏡子扁他就好了!
    不過這個想法何亦瑤也只敢在心底想想,如果鏡子對面真的是一代名將霍去病,那她扁過去反而被扁的可能性更大。
    胡思亂想中,何亦瑤湊過去朝鏡面呵了一口氣,再努力地用抹布擦了擦,然後那個惹人厭的聲音再次響起。
    「看到妳了!什麼嘛!那些大叔騙人!女鬼才不美豔絕倫呢!長得很嚇人才對!」
    「匡噹!」何亦瑤把鏡子直接反過來扣在桌上,然後拿著書洩憤似的使勁砸了幾下。
    她長得很嚇人?何亦瑤忍不住朝著自己梳妝檯上的鏡子看去,裡面映出一張清秀可愛的臉。
    那傢伙眼睛有問題!還說什麼騎馬射箭!別射到自己人就算很好了!
    鏡子裡還不斷傳來「女人!女人!」的呼喚聲。
    何亦瑤用手摸著銅鏡背面的紋路,想起剛剛在把鏡子翻過去前,依稀看到一張俊逸的臉。
    她臉紅什麼?誰要管那個傢伙?關燈,睡覺!

    「喂,女人,妳在嗎?」晚上十點,銅鏡裡準時傳來某人的聲音,只是這次,並不是那麼的輕佻,聽上去還有些深沉。
    何亦瑤只在內心掙扎了兩秒鐘,便把翻過去的銅鏡重新翻了過來。她不得不承認,有個兩千多年前的網友還是挺牛逼的,更別提是有名的霍將軍了。
    斑駁的鏡面上,劃痕少了一些,裡面映出一張英姿颯爽的容顏。還是有些模糊,但是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清澈而閃著深邃的亮光,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何亦瑤的心神,再也移不開視線。
    「什麼事?」何亦瑤發現霍去病正瞪大了雙眼盯著她,於是不安地向椅子裡縮了縮。他不會從鏡子裡爬出來吧?
    「女人,妳怎麼穿成這樣?」
    何亦瑤低頭一看自己的吊帶睡裙,暗罵聲「小色狼」,立刻去找了件外衣套了起來。這種穿著估計對古代的男人太刺激了。不過,男人?何亦瑤又仔細看了看霍去病的臉,好奇地問道:「喂,你多大了?」
    「小爺今年十六歲了,怎麼了?他們拒絕我參軍!」霍去病拿起手中的酒壺灌了一口,「嘁!小爺我已經足夠資格上陣殺敵了!別告訴我妳也像他們那樣嫌我年紀小!」
    十六?怪不得這位網友五官稚嫩,原來是個未成年少年,何亦瑤挑挑眉道:「乖,叫姐姐。」
    「不叫!女人,妳能不能每天都陪我聊天?每次要等上十天呢!不能隨叫隨到嗎?」霍去病打了個酒嗝,無賴地要求道。
    「我每天都在陪你聊天啊!」何亦瑤撇撇嘴,隨叫隨到?霍少爺以為她是哈利‧波特的校友,學過移形換影哦?
    「喏,看來是天上一天,地上十天啊!」霍去病遺憾地嘆道。
    「咦?難道剛剛你是在誇我是仙女?哎呀,真是的。」何亦瑤不好意思地捧頰道,故意曲解霍少爺的意思。
    霍少爺難得沒和她拌嘴,他喝得有些神志不清,嘟嘟囔囔說著一些模糊的話,「女人,想……不想看……塞外的風景?要……一直在我身邊,別、別走……我會帶妳……妳去看的!」說到最後,自己卻先趴在桌上睡著了。
    何亦瑤靜默地看著鏡裡面那位懷著鴻鵠之志卻鬱鬱醉倒的少年將軍,覺得胸口有些發堵……她記得,在歷史上,霍去病二十四歲就英年早逝……
    該不該告訴他?但說了,他會當作笑話吧……

    「女人,我霍去病生為奴子,長於綺羅,卻從來不曾沉溺於富貴豪華。大丈夫生來就應該戰死沙場,保家衛國!那些長安的浪蕩子放縱聲色,享受長輩的蔭庇,總有一天會變成垃圾。讓他們嘲笑我!我讓他們永遠都說不出話來!」
    「女人,妳知道嗎?匈奴每每騷擾我朝邊境,聖上卻以和親和陪嫁財物來維持相對的和平!」
    「女人,如果讓我上得沙場,肯定會殺敵四方!」
    「女人……喂!妳有沒有聽我說話啊?」
    「聽著呢聽著呢!」何亦瑤挖了挖耳朵,繼續低頭做著複習題。
    這種情況都維持好幾週了,每天晚上十點,她都能通過銅鏡見到這位兩千年前的「網友」,大概半個鐘頭,就會強制下線。而霍去病每十天才能見到何亦瑤,所以算起來,都快一年了。
    「妳騙誰啊?連我的臉都懶得看一眼,妳在寫的那個東西很有趣嗎?有小爺我有趣嗎?」
    這是她明天要交的作業,補習班明天是最後一天,然後就要開學了!不過,何亦瑤眨了眨眼睛,抬頭看向桌上的桌曆,突然間醒悟過來,她明天就應該去把這個銅鏡還回古董店了。
    雖然,霍去病的碎碎念有些擾人厭,但她發覺,自己已經習慣了每天晚上聽他在那裡倒苦水。她忍不住朝右手邊的銅鏡看去,斑駁的鏡面,顯出對方青澀卻難掩霸氣的一張臉。
    「你……」何亦瑤想和他好好道別,可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這個銅鏡,肯定是真品,就算賣了她,她也買不起。
    而且,她真的無法再陪他這樣聊下去了。這一個月間,她為了不改變歷史的進程,什麼都沒和他說,老老實實地當一個聽眾,估計現在他還認為自己只是個寄居在鏡子裡的女鬼。
    「女人,妳知道嗎?其實我很少和人說話的,但是對著妳,總是有說不完的話。也許是因為我根本不認識妳,妳也不認識我的緣故吧……」
    何亦瑤一呆,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霍去病這些天發的牢騷,她都聽在耳裡。皇后衛子夫是他的姨母,他的舅舅衛青是大漢將軍,他想要上陣殺敵,不想過長安安寧的生活……何亦瑤總覺得,那是和她無關的另外一個世界,但是在他每天一點一滴的滲透下,自己就像是親眼目睹一般,在他的身邊,透過仍然模糊的鏡子,看著那些華麗奢侈的夜宴、看著宮中富麗堂皇的裝飾、看著他策馬奔跑在獵場上……
    「女人,記得我說過,要帶妳看沙漠草原嗎?十天後,我帶妳去看!」霍去病興高采烈地說,何亦瑤能看到他飛揚的雙眉,就像插入雲間的兩把利劍,鋒利而獨特,「我已經主動請纓,聖上封我為驃姚校尉隨軍出征了!十天後,一定要等我!」
    鏡面已經恢復,但是霍去病振奮的聲音彷彿仍然迴盪在她的耳畔。
    何亦瑤的心一軟,單手托著下巴呆呆地看著古鏡。她不說多餘的話,只做聽眾,這樣應該可以吧?明天去啞舍問問老闆,可不可以把古鏡繼續租給她。她想把小豬儲蓄罐裡的硬幣都取出來,預付一年的量,應該沒問題吧?
    相關商品

      • 滾滾遼河(二版)─三民叢刊144
      • 優惠價:383元
      • 王瓊玲系列套書
      • 優惠價:1245元
      • 待宵花:阿祿叔的八二三
      • 優惠價:237元
      • 長生殿
      • 優惠價:340元
      • 啼笑因緣
      • 優惠價:356元

    本週66折

      • 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
      • 優惠價:284元
      • 劉伯溫:燒餅歌與推背圖
      • 優惠價:211元
      • 醜小鴨變天鵝:童話大師安徒生(二版)
      • 優惠價:231元
      • 團扇
      • 優惠價:132元
      • 我的缺點是缺你(簡體書)
      • 優惠價:139元
      • 火病:不可輕忽火氣,長期累積將會燒掉健康 現代人都應該知道的舒壓、降火療法
      • 優惠價:185元
      • 楚狂人投資致富SOP2
      • 優惠價:310元
      • 紅學六十年-三民叢刊15
      • 優惠價:117元
      • 甘地(平)
      • 優惠價:169元
      • Still Stuck
      • 優惠價:299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