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著光亮那方:與其抱怨身處黑暗,不如提燈前行【限量雙書衣版】
向著光亮那方:與其抱怨身處黑暗,不如提燈前行【限量雙書衣版】
  • ISBN13:9789869337182
  • 出版社:悅知
  • 作者:劉同
  • 裝訂/頁數:平裝/384頁
  • 規格:21cm*14.8cm*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6/08/29
  • 中國圖書分類:人生哲學
  • 定  價:NT$350元
  • 優惠價: 9315
  •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 庫存: 1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名人/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本書特色-
    ★ 上市一個月內,即突破75萬冊!
    ★ 【誰的青春不迷茫】系列暢銷超過700萬冊!
    ★ 台灣限定版.「迎向光亮」雙面書衣設計,一書即擁有雙重溫暖的感受。
    ★ 讓劉同的文字,陪你度過每個敲打鍵盤的時刻,三款電腦桌布:「一個人不必要多強大」、「容易感受溫暖的軀體」、「有裂痕,才有光亮」。三種尺寸,請至[悅知官網]下載。

    明知道前方很苦,為何還義無反顧?我想,還是因為有光亮吧。───劉同

    當一個人需要光亮的時候,他是積極的;
    當一個人找到光亮的時候,他是無畏的;
    當一個人追逐光亮的時候,他是可敬的;
    當一個人給予別人光亮的時候,他是溫暖的。
    願你在自己存在的地方,成為一束光,照亮世界的一角

    我們的青春都一樣,孤獨、迷茫、有光亮。
    17則關於轉彎、告別、相信、妥協、努力、開闊、無畏、原則、微光、不變、代價、釋懷、牽掛、相愛、理解、裂痕、光亮的故事,17種選擇,17段人生片刻。

    獻給在茫茫黑暗中追逐那微小光亮的你。

    關於轉彎
    過不去的事要過去,放不下的情要放下。翻過一頁,才能書寫另一頁,這樣才能讓人生慢慢成為一本書。

    關於告別
    心裡真正掛念一個人時,你根本就不敢邁進去;心裡真正掛念一個人時,你根本就不願意離開。

    關於妥協
    無論身處何方,陷於何種境地,都要試著去做環境的主人,向下生根,向上開花。

    關於努力
    當你努力想完成一件事情的時候,信念會給你比能力更強大的力量。

    關於無畏
    那些窘迫的事實,越是掩蓋,越是讓人看出膽怯和心虛。

    關於原則
    封鎖一些人,不是因為小情緒,而是為了大日子。

    關於代價
    有些朋友你多年未見,以為只是失去了一個朋友,其實,是失去了很多的自己。

    關於理解
    我們總是善待毫不在乎的人,卻對最親近的人過於苛刻。

    關於光亮
    因為不滿意而抱怨,也許是因為沒有遇見過更難的事。抱怨並不會讓人更滿意,但樂觀卻可以。


    【溫暖推薦】
    暢銷作家 中古小姐
    故事貿易公司  張西
    跨界王 黃子佼
    專欄作家 韓浩月
    背包旅人  藍白拖
    (以上順序按姓氏筆畫排列)

  • 劉同

    湖南師範大學中文系畢業,青年作家,現任光線影業副總裁。
    曾出版《誰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獨,雖敗猶榮》等作品,銷量已累計突破700萬冊,創造近年青春書籍新紀錄,連續多年獲得各大網站非虛構類作品第一名,兩年均獲中國作家榜年度最佳勵志書。

    著作│《誰的青春不迷茫》、《你的孤獨,雖敗猶榮》(悅知文化)

  • ─推薦序─
     向有光亮的方向走,是最正確的事

    文.韓浩月/專欄作家,代表作《錯認他鄉》(「醉醒客」系列)

    讀劉同的文章,不禁想起臺灣作家劉墉,這位我在中學時期常讀的作家,擅長以小故事堆積情感,最後給出一個頗有意味的結尾,作品非常好讀。劉墉是40後,劉同則是80後,寫作風格有不少相似之處,又都姓劉,可以視為內地的劉同繼承了臺灣劉墉的衣缽。

    《向著光亮那方》,是劉同出版的第三本書,確立了他的風格,以溫暖、細膩、通透,構成了他看待事物的視角。在80後的幾位暢銷書作家中,他走的是另外一條偏傳統的路線,無論是寫作方式、抒情方式、還是價值觀提煉,都讓人覺得,他的文字是有淵源的。

    沒讀過劉同的前兩本書,僅從新出版的這本看,他還是擅長記錄生活裡的小細節,過去或現在打過交道的人,能夠敏銳地捕捉到內心被觸動的瞬間,並用柔軟的語言敘述出來……可以把縈繞於內心的情緒,直白而又富有意味地敘述出來,是一種能力,也是諸多寫作者渴望擁有的狀態。在青春閱讀領域,劉同成為一個標誌性的作家,與他的文字天份不無關係。

    劉同重視人際關係,《向著光亮那方》可以視為一本人際之書,他寫見面上會見到的讀者,寫郵件往來的網友,寫同學、寫朋友、寫學校旁邊推車賣臭豆腐的方老太……無一不是講他與他們的緣分,與他們的情感。在這本書裡,對環境的描寫特別少,對人物的刻畫特別多,從心理學的層面講,這是作者份外關注互動關係的緣故,在這個人與人之間充滿懷疑與敵意的時代,劉同以敞開自己的形式,贏得了讀者的信任。

    劉同式的寫作生逢其時。他的文字沒有任何的凌厲,儘管泣血式的書寫更容易獲取共鳴,但無數迫切需要撫慰的年輕心靈,更渴望朋友式的關懷。劉同的文字也不同於心靈雞湯,心靈雞湯是講道理的,但劉同極少在文章裡講道理,他只管記敘,淡淡的、雋永的,即便是雞湯,他的文字也是撇去了頂層那些油花的雞湯,食之只有清新,沒有膩歪。

    整體地看80後暢銷書作家的寫作,會發現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和前輩作家們擅長在真實的土壤上虛構龐大的故事不同,他們更願意從自己的成長與經歷中去撰寫自己覺得有價值的內容。劉同的書,即是代表。他在寫實,但卻不是直接面對令人灰頭土臉的現實,而是從一地雞毛中去採擷美好的碎片,拼成生活本來該有的另外一副面孔。

    「與其抱怨身處黑暗,不如提燈前行」,封面上這句與書名相得益彰的話,是《向著光亮那方》的格局體現,也是文字背後劉同的價值傾向。光亮是希望,是指引,是力量,向著有光亮的方向走,是那些自視軟弱、無力、覺得身陷泥淖中的人,唯一能做的事,也是最正確的事。

     

  • ─作者序─ (節錄)一路嚮往有光亮的方向

    這些年,我遇到了一些人。有的人只是一個模糊的印象,有的人留下了側臉的記憶,有的人面對面相視了好幾分鐘,還有一些人一兩年才見一次,剩下一些人一直在我看得見的身邊。
    有時候我想起他們,覺得很暖。我想和你說說他們。

    幾年前,在武漢華中師範大學和同學們面對面交流。因擔心離場時會引發混亂,便讓主持人繼續活動內容,自己悄悄地退場。事後,主持人跟我說,有個穿白色連帽衫的女孩,背著書包戴著眼鏡,梳著齊瀏海,知道我已經離開之後,她對主持人說:「哥哥,我能不能抱抱你?」
    主持人問:「為什麼?」
    女孩說:「你們站在台上的時候,那種自信給了我好多力量,我希望能夠抱抱你們,讓自己也成為這樣的人。」
    有些人聽到這些話,一定會覺得很荒唐,難道抱一個人就能得到對方的力量?然而,主持人向我轉述這件事時,我卻覺得心頭一暖。面對一個陌生人,要說出自己內心幼稚的願望,不僅需要勇氣,還要有「真的想要變得更強」的信念。

    我跟同事說了自己的心情,同事回說:「有時候,一個人遇見另一個人真的會有改變,無論對方是不是足夠強大,只要這個人願意去接納、去尋找、去突破,人生就會有更多的可能。若你總等著別人來救你,只會坐以待斃;主動伸出手去抓住東西,也許還能浮上岸。」

    四年前,我出差到長沙兩天。收件匣有一封來自湖南大學的郵件。我還記得寫信的是剛讀大一的辛同學,在信中她寫了大學對她的意義,也寫了她理想中大學的樣子,文筆措辭很講究,行文也工整。最後,她提到希望我能再抽出兩個小時多安排一場活動。幾千字的郵件,初出茅廬的信心和掏心掏肺的誠意,讓我一下就回到了當年讀書的心境和模樣,我給她回信說:「好的」。

    時間又過了一年。再次收到她的邀請郵件,依然是工整的行文,以及更為穩重和自信的語氣。有了第一次的交道,第二次也就順理成章了。

    到了第四年,我帶著電影《匆匆那年》到湖南宣傳,又收到辛同學的來信。她說她已經申請到阿里巴巴數字閱讀部門的職位,這是她最後一年帶著學弟學妹們工作,希望我們還能夠去湖南大學。我說:「好」。

    在那一次之前,活動都是匆匆忙忙的,沒有過多的客套,也不知道現場的工作人員有誰。《匆匆那年》的活動結束之後,我突然想起這件事,就問同事,誰是辛同學。這時,遠遠走過來一個女生,穿著長版風衣,微笑著像個老朋友。

    我祝賀她有了一份自己心儀的工作,也驚歎四年的時間就這麼一晃而過。於她,四年一直在成長;於我,唉,感覺老了四歲。

    二○一五年的四月,因為工作需要,我帶著《左耳》又到了湖南大學。前腳剛到就收到了一封郵件,信裡寫:「今天去湖大了嗎?雖然我已不在那裡了,仍然祝好。還能與嶽麓山下的記憶安然相擁──發自座標已變為杭州的腳下生風往前走的辛同學。」

    我沒有回覆郵件,卻抑制不住滿懷喜悅。

    她曾在郵件裡說:「第一年,因為『信』的加場,那份感動帶來的善意,在之後的日子裡,給了我莫大的鼓勵。那種感覺就像霧氣彌漫的早晨,天八分亮,摸索著向前,迎面而來的車燈,穿過霧氣帶來驚喜──每念及此都極具畫面感。而這就是我以為的,盪氣迴腸的勇氣。」
    看著一個人一直在變得更好,那種感覺比自己好起來,還要好。

    還有小強。偶然的原因,我去年去了一趟小強在西安城旁邊的老家。小強的媽媽說:「有一天,他突然在電視上看到了光線傳媒的徵人廣告,第二天就收拾東西說要去找你,攔也攔不住。他身上的錢不多,只夠買一張去北京的車票和幾晚的住宿。但,他從未出過遠門,我和他爸爸都很擔心。」

    我想起第一天見到小強的樣子。本來面試是要跟人力資源部提前預約的,但小強背著大書包、提著大箱子直接到了櫃台前,戴著眼鏡,一副很認真的理科男模樣。剛好,人資的同事正送走一位剛結束面試的應試者,問了小強幾句之後,印象不錯,破例讓他得到了初試的機會。我不知道小強使了什麼招,居然讓人資的同事當天就打電話給我,要我親自給他面試,因為他待不了兩天。

    剛好那天臨時取消一個會議,於是見了小強。我問他平時喜歡做些什麼,他說拍照。我問他用什麼拍照,他就從大大的背包裡拿出裝備,說是自己存錢買的。我想要看看他的作品,他拿出電腦,每一次的拍攝記錄都整整齊齊地分類好,十分清楚,而且電腦桌面也很乾淨。我問他平時寫不寫東西,他說寫,我說回頭再給我看,他說我帶了。接著,打開箱子,拿出厚厚一疊作品。我笑了,他也笑了。

    那一刻,我想和這個小孩成為同事。不是因為他熱情或積極,而是他已做好了所有準備。哪怕是我請他現場做個蛋炒飯,他都能夠立刻從箱子裡拿出油鹽醬醋爐灶來。

    一晃幾年,小強依舊認真地工作,偶有疏忽,我也會特別嚴厲地批評他。我總覺得一個人年輕時必須要吃很多虧,犯很多錯,要被當成小孩很多年,才能夠真正成為那種獨當一面、被人依賴的人。我總是怕他想事情不夠周全,所以這些年任何事情都要用不同的方式交待好幾遍。

    籌備電影《誰的青春不迷茫》的那段時間,我每天焦頭爛額,忐忑不安。面對別人的電影,我無所畏懼,一路往前。輪到自己的電影,突然就傻了。無論怎麼做,心裡都沒個底,很慌張。不知道該怎麼發佈訊息,也不知道觀眾會不會有興趣,幾次跟小強通電話,都憂心忡忡。小強大概也認為自己幫不上忙,就只能安慰我說:「不要太焦慮了,大家都會來幫你的」。
    過了一周,小強說:「同哥,我已經把各個微博群、微信群的讀者都整合起來了,大家都很期待,所以,你只管去做吧。」

    接著,小強把大家的對話畫面截圖發給我。那時,我突然覺得多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我問小強:「你是怎麼把大家整合起來的?」他只笑了笑,什麼都沒說。

    直到後來,我在微博上看見有人留言給我,附上了一張圖片──那是小強寫的一篇關於我的文章,好多細節我都忘記了,一個理科男居然記得那麼清楚。那篇文章看得我淚眼婆娑,想到以前讓他寫個幾百字的工作總結都得三催四請,再想到他自己是一邊哭一邊寫這幾千字的文章,猛然發覺,他已經長大了,能對我說「同哥,你先撤,我斷後」了。

    這些年,身邊每個人面對生活都有掙扎、困惑、無助、委屈、不服,可是,每個人面對未來卻又無比的堅韌、相信、努力、堅持、奔跑。進入一群人之中,會有對比、失落、自卑、迷失,可抽身而出的時候,也能明確地告訴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追求的是什麼,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我不怕偶爾的難過,因為我很清楚路還很長;我不怕偶爾的想放棄,因為我很清楚那只是自己一時的無力。

    我們都是普通人,沒有先天優越的條件,沒有養尊處優的環境,我們的每一天,都要靠自己的努力,逐日捱過。自漫長無涯的人生中,尋找些許微光,就像賣火柴的小女孩,在嚴寒的冬天裡,哧地一聲,一次次在燃起的火光中,看到溫暖的爐火、噴香的烤鵝、美麗的聖誕樹,還有最親愛的奶奶,這未嘗不是一種接近卑微的幸福的方式。

    當每一根火柴點燃之後,彙聚成熊熊火光,我們就不會在寒冷中孤獨離去,而是照亮溫暖整個人生,前路與歸途,光明一片。

    我想知道你,也想知道自己,在通往未來的路途上,是否能點燃那些微光,一直向著光亮的方向前行。

  • 轉彎_扛著梯子走的人
    過不去的事要過去,放不下的情要放下。翻過一頁,才能書寫另一頁,這樣才能讓人生慢慢成為一本書。直到事過境遷再閱讀,才有往事繁花似錦,回憶溫暖如初。
    向前不難,只要學會轉彎。
    告別_聰明的孩子,提著易碎的燈籠
    某些希望的破滅其實也是好事,起碼不用再每天帶著傻傻的期望,能夠立刻死心去投入新的開始。
    相信_我的傻瓜表叔
    一個人不必要多強大,只希望不管經歷過多少不平,有過多少挫折,你都能舒展著眉頭過日子,內心豐盛安寧,不怨天尤人,不苦大仇深。
    對每個人真誠,對每件事熱忱,相信這世上的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
    妥協_春天睡了,種子醒著
    世界複雜,人生多變,現實殘酷,我們不得不隨時調整自己的預估與期望。我們不是世界的中心,只是很微小的一部分。
    如果總是「什麼都想要」,那最終就是「什麼都得不到」。面對不盡如意,懂得妥協是金。
    一種生活的呼吸:《機會不一定在遠方》
    努力_光,打在你身後
    是會越來越糟,還是會僥倖變好,這取決於你的努力,以及面對大方向的選擇。基本上便決定了一個人一生的浮沉。
    做一個努力的人好處在於,人人見了你都會想幫你。如果你不做出一點努力的樣子,人家想拉你一把,都不知你的手在哪裡。
    開闊_我是如何賺到現在這些錢的
    人生都是走著走著就開闊了。
    現在的你,不用著急。讓未來的,本該屬於你的樹再長長,那些花再開開,等你遇見的時候,才是他們最美的時候。
    無畏_人總不能被幾個尷尬問題打趴吧
    笑的金科玉律是,當你想笑別人的時候,先笑你自己。
    那些窘迫的事實,越是掩蓋,越是讓人看出膽怯和心虛。
    適度地自嘲,主動道破真相,讓我們在窮途末路時,也顯得坦然無畏。
    原則_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
    對於不可靠的人和不可靠的承諾,事不過二。第二次的信任不是給他們一個敗部復活的機會,而是給自己一個徹底死心的理由。機會給多了,對方不會覺得你善良,只會覺得你好騙。
    一種生活的呼吸:《不要努力和別人成為好朋友》
    微光_一碗番茄雞蛋湯
    疾風驟雨,衣履盡濕的時候,有人借傘替你遮一遮,這悄悄的一線光,是你我之間最值得珍重的緣分。
    不變_她一直在老地方
    世上有什麼是不變的呢?大概只有變化。
    在永恆的變化中,能擁有一些不變的回憶,老時間、老地點、老相識、老味道。
    舊時天氣舊時衣,當時年少春衫薄,如斯美好。
    代價_你還記得嗎
    為了適應社會,為了迎戰時間,我們投身於一種職業,為之哭為之笑,有人風生水起,有人懷才不遇。我們會放棄一些夢,也懂得了有些夢根本不會實現,那些深夜的痛哭以及離鄉背井的掙扎,都是必須付出的青春的代價。
    釋懷_多年以後,如若相逢
    人就像個陀螺,擦肩而過的人越多,轉得越是灑脫。就怕之後,無法控制旋轉的慣性,遇見了誰,都是習慣性地錯過。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常常從熟悉到誤解,從分離到釋懷。釋懷才是最終認識自己和理解別人的方式。
    一種生活的呼吸:《我是麻將桌上的三缺一》
    牽掛_為了我媽,也要好好地活著
    失去媽媽的人,就像身體的一部分也隨她而去,餘生歡笑都打了折扣。
    我們急於擺脫父母的束縛,卻不知那會成為後來、最求之不得的牽掛。
    相愛_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喜不喜歡,愛不愛,合不合適,在不在一起,住不住一塊,有沒有名分,過不過得下去,是七件事。
    理解_為什麼最親近的人反而離得最遠
    一個人總是善待他毫不在乎的人,卻對最親近的人過於苛刻。若把這個壞習慣改過來,則天下太平。
    我們心中有太多的自我,言必稱我。當我們學會同理心,便可以理解之前不能理解的人,包容之前不能包容的事。
    一種生活的呼吸:《我們的人生只是為了走上正軌嗎?》
    裂痕_生活可以比藥苦,也可以比蜜甜
    凡事總有過去的時候,回頭看劫後餘生的自己,原來,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光亮_從開頭看到結束
    在你我的心靈深處,都有一個無線電台,只要它不停地從人群中,從無限的時空中,接收美好、希望、光亮、歡欣、勇氣和力量的資訊,你我就永遠年輕。
    一種生活的呼吸:《明知道前方很苦,為何還義無反顧》

    |後記|誰的青春不迷茫,其實我們都一樣

  • <光,打在你身後>

    二○一五年春節,接到陌生來電,高中同學Copy打來跟我說,大家正一起聚會喝酒,不知道我是否回來了,所以才試著打電話給我。如果我在的話,他們希望我能過去一趟。
    我說我在,問起「他們」是指哪些人。Copy說了一長串熟悉又略帶陌生的名字,他最後說老賀也從廣州回來過年了,點名要見我。
    老賀,真的是很久沒見了。我們是老賀帶的最後一屆畢業班,之後他們因為工作全家搬到廣州。中間十五年,一點消息也沒有。
    你們等等我。
    心情激動,但更多是緊張。
    換了幾件外套。
    穿大衣覺得自己老了。
    穿皮衣覺得自己不夠真誠。
    圍上圍巾覺得有點刻意。
    最後選擇了一件大大的棉衣。
    看起來臃腫,但大衣裡的人,跟高中並無不同,瘦瘦的,對任何事都帶著一點點拘謹。
    高中的時候,我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班上同學幫我取了一個外號─「小表弟」。「小表弟」代表著幼稚、天真、不懂事,也代表好說話,跟誰都能相處,不會拒絕別人。
    我不喜歡這個外號,甚至是討厭,感覺那全是自己的缺點。更生氣的是,女生每次聽完男生的解釋之後,都會用媽媽一樣慈愛的眼光看著我,說:「哇,﹃小表弟﹄真的好適合你,好可愛。」
    某一次下課時間,老賀路過走廊,聽到同學這麼叫我,隨口說了一句:「嗯,跟你還滿像的。」神奇的是,自從老賀說這個外號還不錯之後,我也就覺得這個外號還真不錯。那種感覺大概是─能被自己崇拜的人認可,無論認可的是哪一方面,都覺得很開心。起碼,對方記住自己了。
    老賀是文科重點班的班主任,同時也是年級所有文科班的英文老師。而我高一時就讀理科重點班。高二的時候,文理正式分班。分班考試我考得很糟糕。爸媽急壞了,親戚勸說趕緊送禮,如果名額定了,送再多東西也不管用。
    我和老賀不熟,他高高壯壯,像個北方人,一直笑咪咪的,學校裡盡是他的傳說:教課很厲害啦、英文口語全市冠軍啦、老婆很漂亮啦,以及他每天晚上都要到本地最高級的夜總會吹薩克斯風啦。
    以現在來看,會吹薩克斯風都很了不起,更何況在十幾年前。但,很多人對此頗有微詞:一個老師怎麼能去夜總會兼差呢?一個老師晚上難道不需要備課嗎?一個英文老師再新潮也不能這樣啊?!
    這種說法在我們那個小城市聽多了,難免讓人心生疑惑,好像真是這麼回事。
    可是,老賀每次出現在學校時,自信的模樣,臉上掛著微笑,好像別人的議論,對他而言只是撣撣身上的灰塵那麼簡單。
    我很羨慕這樣的人,從不把焦慮掛在臉上,說話有條有理,你甚至能感覺到他把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規規矩矩地使用得當,一個一個扎實堆疊。這代表著他的態度,也代表著他的根基,一番話說完,面前不是情緒,而是一座高樓拔地而起。
    總之,那時只要遠遠地看見老賀,都覺得渾身湧起一股力量,想要成為他那樣的人。
    因為崇拜久了,總是會想他那樣的人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優點,久而久之,就好像和他很熟一樣。
    以致於與父母討論完自己的分班失利之後,鬼使神差地,我鼓起勇氣站在了老賀他們班的門口,等著他下課。
    老賀挾著教材走出來,怯懦的我站在走廊上,生生脆脆地喊了一聲:「賀老師。」他停下來看著我。我說:「我想找你。」
    在高中的我不是一個勇於發表自己觀點和意見的人,因為害怕意見被人忽略,也怕被人瞧不起,任何事情都不敢出頭。對同學如此,對於老師則更甚。但不知為何,看到老賀,我有想表達的欲望。
    身高一八五的他停下來,低頭看著當時一五八的我,目光帶有壓迫感,但一看到他的嘴角突然揚起了微笑,我突然就擁有了能夠與他平視的力量。那種鼓勵特別親切,暖暖的,讓人絲毫不會緊張。
    我說:「賀老師,我是理科班的學生劉同。也許您不認識我。但我想告訴您,我很想進入您的班級,我知道這一次考試我還差一些,但是我肯定我可以的,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說完這些話的,老賀中途並沒有打斷我,他帶著笑意的目光甚至鼓勵著我繼續把想說的話說完。
    「好的。我知道了。我回去考慮一下。你也不用太著急。」老賀帶著微笑這麼說。
    之後,媽媽終於通過各種關係約到賀老師在辦公室見面,當媽媽帶我進辦公室時,老賀坐在椅子上,抬起頭笑著對我媽說:「不用麻煩,劉同他已經來找過我了。」我媽很疑惑。在她眼裡,我只會把事情搞砸,她一直以來的任務就是把我從偏離軌道的方向導正。
    老賀笑笑地看著我,說:「劉同跟我說了他的想法,我也明白了他的想法。你們等消息就好。」那一刻,我突然覺得自己長大了,不是因為自己有多成熟,而是在老賀心裡已經把我當成了一個大人。我很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也尷尬地笑了笑。
    後來,當我的名字出現在文科重點班的表格裡時,我在心裡痛哭了一場,並且發誓一定要好好學習。就算不是為了自己,也要為老賀對我的信任。
    可惜的是,進入高二之後,我的成績依然不見起色。說白了,我還是那個跟在很多同學後面的小孩,依然不怎麼敢說話,不怎麼敢發言。對此我一直很羞愧,感覺讓賀老師丟臉了,雖然沒有人知道這件事,但對我而言,就像是賀老師扔了全部家當,只為了從外面抱回一個蛋,可是帶回家孵了幾個月,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數學我學不會,因為高一的基礎就很差,根本聽不懂。
    國文我學不好,死記硬背的東西就是做不來,又不如其他同學那樣憑感覺就能回答國文題目。說不清是什麼原因,或許是自己沒有開竅,只把國文當考題,而不是真正的溝通工具。
    因為國文和數學都學不好,對於老賀教的英文更是沒臉面對,英文也爛得一塌糊塗。又因為主科很差,剩下歷史政治什麼的,更是覺得沒信心。
    本來以為自己如雨後的春筍,就要冒芽了。沒想到,一場大雨過後,不僅沒有冒芽,反而被一場土石流埋得更深了。
    我開始躲著老賀,什麼都不積極,不是因為缺乏自信,而是怕他失望。與其讓他一次又一次失望,不如待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就好。
    老賀似乎發現了我的異樣。他也不找我聊天,而是點名讓我參加各種文科班的課後活動。
    我的普通話很爛,他偏偏讓我參加演講比賽。
    我邏輯並不是特別清晰,他偏偏讓我組了一個班級辯論隊。
    我根本不會跳舞,他讓我和幾個男生一起跳民族舞《珠穆朗瑪》。
    英文更不用提了,但他給我一篇稿子去參加英文口語比賽,還告訴我,只有幾百個單詞,背熟了,就能拿獎。
    美術我不在行,他讓我帶領同學參加全校畫黑板大賽……
    還有五千公尺的無線電定向越野3……他帶著笑意地說,反正你也沒事……
    反正我也沒事……
    我是真的沒什麼事。聽課聽不進去,每天無精打采,彷彿世界全是黑的,唯一的光,可能就是老賀發現我沉進海底,冷不防把我打撈上來那一刻。雖然我想一直沉底,但他每次點到我名字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告訴自己: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是一定要做好啊,要做好。
    我和幾個學舞蹈的同學一起跳的《珠穆朗瑪》拿了第一名。
    我參加的英文口語比賽拿了優秀獎。
    我的五千公尺定向越野跑完了全程。
    我把黑板畫得亂七八糟竟然拿了最佳創意獎。
    我的成績不好,但老賀讓我用另一種方式體驗到做學生的另一種可能。只是他在學習上並沒有對我提出任何意見,甚至在家長會上也不曾批評我。我想他可能在為我尋找另一條出路吧。
    高三的時候,班級進入全面複習。那時,我才開始明白學習的重要性。我以前一直以為學習,是為了父母開心,老師開心,考上好學校什麼的。
    進入高三的前夕,去了省會的大學參觀之後,突然意識到,原來一個人成績好的話,是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以選擇自己想要交往的朋友。而成績差的人,只能被迫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選擇也相對少很多,看不到自己想要的精彩,
    不知道自己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你努力了,就能在大學裡遇見和你一樣努力的人。
    你付出多少代價,你考上哪間大學,那個大學裡的大多數人和你付出的代價也一樣。一個人的人生中,大學同學佔很大的比重。所以,大學同學是怎樣的人,對每個人來說都很重要。
    剛進高三,老賀找我。他問:「你對考大學有信心嗎?」我不知道。我的成績都很差。但我知道,提高分數是我唯一的出路了。他說:「現在開始複習數學,要不要試著從高一數學的每一小節開始複習?」又接著說:「雖然很多東西你不懂,但到最後也都能懂個七八分。數學比那些『東西』更容易。」
    我突然明白了,為什麼老賀讓我參加各種活動了,也許是他想讓我明白,學習很重要,但學習的能力更重要。很多人覺得自己成績不行,就什麼都不行了。只要有學習的能力,就有更大的可能性。
    我按照老賀的方法去做了。每天把數學的每一個小節弄懂,做題目,再晚都行,就是不能拖。慢慢地,小考都能考到前十名,一到月考,就掉下去了。但我不會再輕易地覺得自己不行了,等到全部複習完畢,數學滿分150分,起碼能考個90分吧。
    也是因為數學慢慢好起來,語文也開始有了自信,接著是其他科目。人生的齒輪,就這樣慢慢地開始運轉了起來。
    高考的結果,考上了湖南師範大學,老賀特別開心,升學宴上他喝了幾杯酒,說劉同你要好好的,要加油。然後又對我爸說,你的兒子總是能從一片廢墟中找到一點點光,打也打不死。當時的我並不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但我知道這一定是老賀覺得我很有用的地方。
    也許是老賀當初說「他是一個會在黑暗中找光的人」,之後無論遇見什麼樣的事情,再令人如何崩潰,我的第一個念頭都不是「怎麼辦,完蛋了」,而是「來,我們來看看光在哪裡吧」。
    寫了十年的小說賣得都不算好,身邊的朋友都用努力來形容我。當初我出版了第一本書,即使一分錢稿費都不要,也沒有出版社願意出,現在和那時相比,已經進步不小了。
    很多年的薪水都沒漲,但對比一下過去的自己,起碼接觸到了越來越多的人,學到越來越多的東西,只是還沒有變現而已。
    戀人提出分手,我想,也好。不然,過幾年再分手,會比現在更難受。
    工作的夥伴不給自己好臉色看,我想,那就一筆一筆記下來吧,等到有一天真要撕破臉的時候,再一筆一筆當眾告訴對方。
    談了很久的合作最後一刻破局了,我想,果然,早就知道會出問題,只是不願意面對或是根本沒有發現問題出在哪裡。原來自己離成功還差那麼遠。這麼一想,覺得收穫更大了。畢竟,談成一件事情只是讓別人覺得厲害,失敗反而讓自己學到更多。
    甚至在網購買到了假貨,給對方一個負評之後,想一想,一千塊買到了自己「再也不會輕易做某件事」的教訓,也算是很便宜了。
    包括生活中總會發生的很多很多委屈,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我想,趕緊把這些事情記錄下來,等到自己翻身的那一天,再說出來,應該滿精彩的。
    有時我在想,這樣是不是太阿Q了,但又立刻告訴自己並不是啊。阿Q是放任自流,越來越麻木。而我是找一個讓自己能接受的更舒服的方式,堅持朝好的方向繼續,而不是放棄。
    有人曾問:「同哥,你最佩服自己的優點是什麼?」我以前回答的是堅持。
    現在我得改一下答案。我最佩服自己的優點應該是:懂得讓自己變得更開心。
    不開心的時候,就給自己一個開心的理由;想不明白的時候,就給自己一條想得明白的路。當你意識到,你能對自己負責;你的靈魂能夠讓現實的你變得更好;你是你最好、最親,也是最可靠的朋友的時候,你便會想方設法讓現實的那個自己變得更好。
    當你說的話沒有人回應。
    你寫的東西沒有人看。
    你做的事獲得不到肯定。
    你約會傻等兩個小時,那個人也沒有出現。
    你是哭呢,懊惱呢,還是罵自己沒用呢?
    如果你真的學會了讓自己開心,給自己鼓掌。
    你就會告訴自己:
    多好啊,你敢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發言了。
    多好啊,人家打了十局撲克牌,你卻寫了一千多個字。
    多好啊,沒人盯著你,你終於能一個人把事情做完了。
    多好啊,在這個年頭,還能傻等一個人兩個小時,人品真是沒話說。說出去,保證想跟你相親的人也能排到好幾條街外去了吧。
    阿Q嗎?不阿Q。
    每天我們遭受的質疑已經夠多了。
    每天不盡如人意的事情已經夠多了。
    每天看到的令人不開心的事情也已經夠多了。
    這世界已經夠噁心了,不是嗎?
    為什麼我們還要繼續埋怨自己呢?
    十五年過去了,老賀聽說我在,要見我。走進他們在的飯館之前,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打算進去先乾掉一大杯白酒,把自己灌醉。高二的時候不害怕,現在反而慌了。
    同學老師一整桌,看見我來了,都很開心。一個一個叫著我的外號。我看見老賀了,樣子一點都沒變。他坐在那裡笑咪咪地看著我,說:「我好久沒有見你了,長那麼高了啊,走在街上我都不敢認你呢。」
    「我一定會主動叫你的。賀老師,我先敬你一杯。」我很開心。「你變得那麼會喝酒了?」老賀很驚訝。
    我不會喝酒,我只是知道,如果哐哐哐連乾三杯的話,就會打破曾經那個害羞的自己。酒過三巡,我問老賀高二時為什麼會讓我進入文科重點班。這個問題憋在我心中十七年。
    他似乎想了很久,然後說:「你之前在理科班不是一直跟在一群同學後面嗎?
    好像做任何事情都躲在後面,我就覺得你這個小孩氣場很小很弱,但,完全沒有想到你會主動來找我。說實話,那樣的你把我都嚇到了。我很吃驚,你這樣的人怎麼敢來跟我談你的想法呢?」
    光打在你的身後,牆上便有了巨大的身影。
    「與其說是相信你的成績會好,不如說是相信你比同齡人更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吧。」也許,當你努力想完成一件事情的時候,信念會給你比能力更強大的力量。
    高二在走廊上,當我叫住老賀的時候,大概就是這個道理。

    相關商品

      • 人生哲學
      • 優惠價:213元
      • 幸福易開罐
      • 優惠價:170元
      • 從常識到智慧:生活8x5
      • 優惠價:196元
      • 人生哲學(三版)
      • 優惠價:279元
      • 人生十論(三版)
      • 優惠價:255元

    本週66折

      • 文壇巨擘蘇東坡全傳
      • 優惠價:223元
      • 洛克菲勒寫給兒子的三十封信
      • 優惠價:152元
      • 針灸腧穴定位
      • 優惠價:66元
      • 神準!台股錢滾錢操作實錄秘辛
      • 優惠價:317元
      • 阿富汗史:文明的碰撞和融合(增訂三版)
      • 優惠價:198元

    推薦書展
    公司簡介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目錄古籍‧古典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