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詐騙,三民提醒您!來電有「+」號不接,無分期付款、批發商、12筆訂單、購買點數機制,不依電話操作ATM。有疑慮請來電確認或撥打165諮詢。
  • 一般分類
    • 親子共讀

    • 電腦書

    • 財經企管

    • 文學作品

    • 語言學習

    • 藝術設計

    • 休閒生活

    • 社會人文

    • 宗教命理

    • 科學‧科普

    • 醫療保健

    • 總論

    • 衛生學

    • 公共衛生

    • 中國醫葯

    • 中國醫方/草本

    • 西法醫學

    • 外科

    • 婦產科/老幼科

    • 葯物及治療

    • 醫療施設/醫師及護理

    • 營養/食品

    • 養生

中國圖書分類
女外科的辛辣日記02:暴走狂飆
女外科的辛辣日記02:暴走狂飆
  • 系列名:FOCUS
  • ISBN13:9789863425052
  • ISBN9:986342505
  • 出版社: 三采文化
  • 作者:劉宗瑀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版次:1
  • 規格:21cm*14.8cm*2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5/12/11
  • 中國圖書分類:外科
  • 定  價:NT$360元
  • 優惠價:9324
  • 單次購買 10 本以上 8折
  • 可得紅利積點: 9 點
  • 參考庫存: 目前有庫存
  • 加入購物車    
分享:
   一般分類醫療保健 > 外科

商品介紹
  • 商品簡介
  • 作者簡介
  • 編輯推薦
  • 目次
  • 書摘/試閱
  • 「我的工作就從血肉中開始!」
    熱血女醫帶領外科怪咖、揭開笑淚交織的醫院風雲!

    我究竟是為了什麼成為外科醫師?
    所見所聞所學,這些偉大故事,該怎麼傳承?
     
    除了日日暴走怒吼、血淚交織的外科怪咖們,
    這次加入「全年無休、隨call隨到」的婦產科,
    以及永遠和時間賽跑的神經外科,
    Dr. Liu領軍、三科聯手掀起白色狂潮──
     
    一身代表崇高、平等、無畏的白袍,
    他們謹守醫學之神的誓言,守護凡人的生老病死,
    但困在失控且失速的體制內,面臨自己的人生兩難和困境時,
    誰又能撫慰他們……?
    曾經巍峨的白色高塔,如今搖搖欲墜,
    這群滿心熱血與理想、仰望高塔的人們,何去何從……?
     
    台灣醫界最「暗黑幽默」的圖文書!
    深入不為人知的外科領域、直指醫者的偉大與脆弱!
     
    「幽默感是一種非常難得的智慧,它必須客觀、自信、愉悅,還要聰敏!我很替小劉醫師開心,因為她在壓力下還維持了她的幽默感,這是我們家族的好品種。很以她為榮。」──高雄榮民總醫院副院長 劉俊鵬醫師
     
    ★專職救命的外科醫師放下手術刀,執筆寫出生命的無常與無奈!
    ★光怪陸離的醫病百態,酸甜苦辣、百味雜陳的醫療現場手札!

  • 劉宗瑀 Lisa Liu
    1980年生,2006年長庚大學醫學系畢業,2011年成為外科專科醫師。現任高雄市立聯合醫院一般外科暨乳房專科醫師。
    與老公蜜蜂先生為國小同學,兩個女兒及三隻狗狗的媽。興趣:袖珍屋模型、手作工藝、偵探科幻小說、繪畫,藏有千本漫畫。
    文章發表於良醫健康網、關鍵評論、聯合報元氣周報專欄。發表著作:《女外科的辛辣日記》、《臨床隨行,走出白色巨塔陰影》(合輯)。痞客邦人氣部落客,網誌「Lisa Liu女外科的血淚史」。
  • 【各界齊聲鼓掌】
    高雄榮民總醫院副院長 劉俊鵬醫師
    醫師作家   劉育志(小志志)
    高雄市立聯合醫院泌尿科主治醫師   蔡秀男醫師
    律師╱暢銷作家   呂秋遠
    「小百合的學醫隨筆」小百合
  • 自序──最溫柔的,最有力量

    就這樣來到了第二本書,真是太神奇了。
    對於從事臨床工作、值班開刀行禮如儀的我,一寫完第一本書正想喘口氣時,排山倒海的詢問:「何時第二本?」真讓我傻眼!
    這感覺,就像是產婦剛喘著氣、漲紅臉、留著汗、髮絲還黏在臉頰上,推出了產房,順利看著剛出生的小娃兒送去嬰兒室,又累又欣慰正要瞇上眼休息的那朦朧之間,突然聽到「何時要生第二胎?」一樣。
    喂!
    休息一下好嗎!
    抗議歸抗議,結果一轉眼又咬牙寫了這本出來,人啊~~
    這本書的字數,爆多!情緒,爆多!荒誕跟戲謔、悲痛與糾結,更多!
    簡單來說,在這寫作的路上,最最最策動我的一切初心,全部都在這了。這一路,感謝很多的前輩與同事新舊朋友們支持,尤其是家人,團聚在一起,健康、平安,有著小小夢想、掙扎、歡笑甚至爭吵的平凡人生,是多麼大的幸福。
    往往……
    最堅持的力量,都來自於平凡。
    最激勵的鼓舞,都出生於絕望。
    最溫柔的,最有力量。

    謝謝你們,給我力量。
  • 《女外科的辛辣日記2:暴走狂飆》  目錄
    自序  最溫柔的,最有力量
    人物介紹
     
    Part 1 價值
    No more R.I.P.
    廉價的尊嚴
    不在桃花源
    誰的錯?
    小白甩尾
    多麼痛的領悟
    「悲哀」的代名詞
    義診不思議
     
    PART2生死
    重生之一:大愛
    重生之二:判定
    重生之三:哀矜
    失去搖籃曲的母親
    誰來打開真理之門?
    失去名字的人
    漫長的道別
    說到愛──給三十七週寶寶的話
     
    Part 3掙扎
    最後的夜行軍
    終曲
    那些年我們捧過的LP
    綠野仙蹤啦啦啦
    靠北社團
    即將沉沒
     
    PART4崩壞
    彼岸
    她將要……
    黑暗中漫舞
    末路
    最後一哩
    不滅的火光
     
    最終章 新生
    啟程

  • 〈小白甩尾〉


    閱讀本文建議搭配音樂:「Tokyo Drift」-Teriyaki Boyz

    很快的,董哥的憤怒及引起的軒然大波就被我甩在腦後。
    每日忙到連睡覺時間都沒有,連出生剛滿兩個月的阿寶都是靠著保母傳來照片,才勉強知道她長成方的還是圓的、尿布NB已經穿不下要改成S啦、要打預防針健保卡要拿來囉……
    自顧不暇。
    急診變成常常遇到一元,慢慢對著他的想法也改觀了。
    所有人都要謙卑自問:是否我的看法過度主觀?同樣的事情,為何感受的角度會差異之大?我所想表達的原意為何會被誤解?是否沒有站在他的角度著想?
    外科又急又快又直接的表達方式,不是每個人都招架得住。
    只要有些原則堅持得住,其實不同理解不見得不好。
    我對外科的理解是:易對病人顯著改善、較為效率性的醫療、容易在短時間內定奪出事件的各種處置及結果走向。
    而外科的最後堅持原則是:不傷害病人。(Do no harm.)
    以上的冠冕堂皇,於是乎常常出現我在電話中吼學弟、在急診罵病人、刀房內摔器械的場面。
    講了這麼多就是承認──自己EQ低。
    而一元學弟呢?
    從我的側面觀察,他對外科的理解來自於他父執輩早年建立的權高望重地位,認為事不必躬親、醫師的醫架子是天命,帶著約莫二十年前的浪漫幻想。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我或許是羨慕他的,或許。
    一秒。
    不、不、不。
    我每天在他後頭收尾就已經夠吐血了,說怎樣,我還是無法羨慕這樣的他。
    隨著他逐漸成為資深住院醫師,終該到來的測試還是會來的:他要情歸何處?到底哪科要收留他?
    年度最大獎揭曉之前,每科主任提到他都心驚膽跳XD 。
    這是我看過最有趣的一次,大家都深怕自己的科別被他看上(捧腹)。m9(^Д^)
    ﹡﹡﹡
    急診有一支非常強大的軍團:救護車EMT。
    車上的救護人員交班有時比之前轉交醫院還要精準確實,他們的經驗在很多時刻也是重要關鍵。
    在急診聽他們的無線電通話,也是急診時時刻刻開著的背景音。
    當時急診的配置是這樣:
    在市中心有一個區域醫院等級的分部,本部則是在車程約一個半小時,還要過收費站、爬高低坡、常常塞車的路段後,才能到達的醫學中心。
    如果在分部的急診收到程度太嚴重、無法當場處理的病人,就會在最快時間內送上救護車,然後飆到醫學中心去。通常醫師是守在急診裡頭等待救護車送人進來,而且出乎大家想像的,在急診深處其實有時候是聽不到救護車的呼嘯聲的。
    一次,我就坐上了這樣轉送病人的救護車,真的是心臟都快跳出來!
    司機推入折疊病床把病人塞進後車廂,指揮家屬坐在副駕駛座,此時需要一個醫護人員跟車?!
    同院之間的救護車轉送由該醫院自行出醫護人力跟車,緊急處理患者在車上的任何動靜。而這種差事,當時就落到小小住院醫師頭上。
    我被推上救護車前還滿手抱了點滴,馬上要開始我的救護車初體驗,死記資深護士小胖交代我的事項:
    「記得點滴到十要換!」
    「記得血壓計每五分鐘要按!」
    「記得急救箱在牆上櫃子!」
    「記得氧氣瓶刻度調到三!!」
    ……
    一堆要我記得,我只能拚命點頭就怕記不得,低頭跟病人病床一起窩到後車廂,人才剛坐下、屁股才剛碰到椅子…
    小胖又喊:「記得──」
    「歐〜咿〜歐〜咿〜歐〜咿!」話還沒聽完,救護車就開始鳴笛,有夠大聲!
    我摀住耳朵看向後車窗外,看到小胖嘴巴在動,但不懂說啥?跟她搖了搖頭,只見她比了個單手握拳高舉的動作,瞬間我內心震動!
    那不就是海賊王的「知名場面」:我還有夥伴們!!!
    啊啊好感動!雖然說自己是隱藏版漫畫迷,但是看到有人懂這梗,而且用來幫我打氣,我一定不負所託〜〜
    才想到「託」,就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
    鳴笛聲一響,司機突然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全開,我沒坐穩就隨著救護車呼嘯整個被甩到差點跌倒,拚命想要穩住自己,東抓西爬之後發現躺在床上的病人一臉狐疑看著我。
    病人可能在想:醫生妳有事嘛?(≖_≖)
    我只好鎮定住,伸手抓住車頂上的扶手。單手高舉、單手高舉……啊!我懂了!
    原來小胖才不是跟我講什麼海賊王之夥伴呢!她是要我手抓牢!!
    事實的真相原來這麼單純又浪漫落空。 (´;ω;`)
    魂斗羅密技全開的司機大大,開車好猛啊!平日被我們膩稱小白的救護車,看不出來這麼靈活!沒坐過救護車或是賽車不敢確定,甚至還有一咪咪甩尾的感覺?整條高速狂飆路肩、遇到塞車路段還能像是摩西過紅海一樣,慢慢把前方車潮逼開,雙手都緊握的我恢復一臉鎮定,但其實內心還是很震撼的!
    震撼到甚麼程度?
    當時我聽著鳴笛聲,想到平時在路邊隨著救護車靠近跟離開,「杜普勒效應」(註1)改變的高低音,可以應用到觀察宇宙間其他星系是遠離我們銀河系,再推論到宇宙是持續的膨脹,而膨脹的空間所多的東西,跟時間的交互作用……
    是的,我根本就被那車速嚇到神遊了。
    回過神,仔細看看點滴氧氣血壓計,一抬頭!嚇!已經到目的地了!媽呀這廿分鐘有沒有!
    當下我一整個的腿軟簡直就是……
    司機大大您好神!
    ﹡﹡﹡
    又一次跟一元學弟在一起守急診,但這次的事情卻讓我得了個教訓。
    當時在急診內,突然有個騎機車來的民眾闖入,然後大喊:「卡緊ㄟ卡緊ㄟ!你們趕快出去救!」
    原來是他在過來醫院的半路上看到有個路倒,急急就直接駛進我們急診求救!
    這下好了,急診門口平常待命的EMT隨車人員剛出任務,剩下的司機跟救護車都還有,但是隨車救護人員呢?
    我轉頭看看一元閃閃動人的眼神,掃過一眼急診內小貓兩三隻,評估了一下之後交代:「學弟,我去隨車,你守急診,沒事再說!」
    接著就跟著救護車出動去尋找病人。
    經歷過初次救護車震撼後,這次我總算能鎮靜下來,也觀察到了司機大哥們的工作。其實急救不是衝著一股熱血,就像海灘遊俠一樣直接手無寸鐵地亂衝。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果沒有經過所有人員都共通的SOP、沒有合適的急救工具,有時急救反而變成二次傷害。
    剛才的民眾自行通報,沒有經過電話及急救中心調度,其實我們的出發已經算是人員充裕下的自發行動。司機大哥無線電回報:「XX急診回報,剛才有民眾通報WW路段上有路倒,我們已經出發。」
    調度中心回:「收到。」
    然後,接著就聽到調度中心廣播:「WW路段上路倒已有XX急診出發,剛剛另外電話通報派出的YY急診請不用出動。」
    哇!效率也太快!還好我們馬上通報,不然就變成兩邊急診重覆出動的情形。急救資源稀少珍貴,一個現場出動一邊,才不會占用到之後可能需要出動的資源。
    結果我們在WW路段上來回數遍,怎樣都找不到疑似路倒的影子。
    司機大哥:「XX回報,剛才民眾通報WW路段上的路倒,已經來回找過,找不到。」
    調度中心:「另外還有電話通報過,你們繼續現場搜索,戈吹幾雷啦!(台語:再找一下啦)」
    司機跟我也都急了,放大眼睛拚命尋找,深怕一錯過,真正「命懸一線」就這樣錯失了!
    結果在一個剛剛經過至少三次的路口草叢旁,發現了昏迷不醒的中年男,我一跳下車,叫喚無反應,呼吸心跳脈搏都有,才要檢查瞳孔時,從後車廂推來推床及長背板的司機叫:「小心!保護頸部!」
    的確,任何不能排除頸部受損的昏迷病患,在急救時都要做到很重要的這點。於是我束手站著等待他搬來頸圈。等頸部保護確認後,才一起一人護頭頸、一人翻身,「圓滾木翻身法」(Logroll)後把長背板塞到病人背後,正要一起推病人上車時……
    此時一台計程車靠近,一元下車來!
    我整個驚訝到不行。「學弟!你幹嘛過來?!急診呢?我不叫你……」
    一元無辜:「急診沒事啊!我很無聊,想說這邊比較好玩!」
    %@$^!&^!%!@#%好玩個頭!
    我:「怎麼可以放急診沒人在!哇咧!^$!$&!@」
    一元:「妳自己講的『沒事再說』,現在沒事了啊!!」
    哇哩咧,我講那個話哪是那意思?這是怎麼解讀的啊我老天!
    一元繼續要講,我突然懂了!主觀的衝動是不會聽他人解釋,講再多也白費,我不可能永遠解釋到所有人都明白……
    突然司機大叫:「小劉醫師過來!病人Seizure(癲癇)!」
    我馬上衝過去一看,病人口吐白沫眼睛上吊顫抖!哪還管甚麼一元兩元啊!趕快處理,趕快衝回急診重要啊!急救車上,氧氣要開、口咽呼吸道管要塞,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口水有沒有嗆住呼吸道?臉色如何、呼吸狀況呢?病人已經全身被包得緊緊,但看得出來手腳也在抽搐!
    我們彈起、跳上車:「快快快!」急忙甩尾衝回頭急診處。我眼睛緊盯著血壓計上狂飆到一百九十的收縮壓,計時其實才不到一分鐘時間,病人全身癱軟狂冒冷汗,我檢查了一下瞳孔反射,看窗外,已經好快就回到急診!
    司機的技術好到讓人幾乎遺忘剛剛那段路程是幾乎要半小時車程、將近五十分徒步的距離啊!
    結果我回急診,馬上就有其他人手來幫忙,等我抬頭一看!慘了!急診何時爆滿?最慘的是,外科現場剛剛開天窗沒有醫師!結果我一細看,坐鎮電腦前的是臉色沉重的老狐狸醫師……
    剛剛護士小胖發現沒醫師,又湧進了大量病人,急摳了他來幫忙!
    這下我慘了!
    忐忑地跟老狐狸打招呼後,一起把急診現場的病人消化掉,一忙亂之下,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時間。揮汗如雨,更多的是自己沒有鎮守好現場的冷汗直冒。
    果然等忙碌到一段落,老狐狸就在角落開訓。
    我誠心地概括承受所有指責。
    畢竟此事因我考慮欠周全而起,單憑一己衝動跟拚勁,沒有顧慮到全盤,引起軒然大波及可能的傷害,真的非我始料能及。
    急救有固定的SOP在走,不是憑空虛設,有它重要的道理。
    我頹然地在角落反省。然後深呼吸,振奮自己,嗯!還有病人等著,記取教訓,要更努力及小心!該反應的該表述的,我依舊會堅持坦下去!
    片刻不能停,我一邊處理排山倒海而來的病人們,腦海中似乎想起……疑?我好像在哪漏了甚麼?
    我看看急診現場,每個要送去檢查的魚貫推出跟送回;每個包紮好傷口、要回家的診斷書都開好了,每個等待會診的都有下落,每個準備住院的都接到病房交班,每個病人頭上的隱形自走計時器都像是老奶奶的咕咕鐘般溫柔。
    急診一片井井有條、祥和安寧。
    看來沒漏掉甚麼。
    我甩甩頭,繼續處理病人。
    突然猛一抬頭……
    啊──幹!
    一元學弟呢?

    等了很久之後,一元學弟才沮喪地走回急診。
    迷路加腿痠忘了帶手機,又攔不到計程車,五十分鐘的路走了兩小時。


    註1:「杜普勒效應」在1842年由 CHristian Doppler提出,解說的是當聲源朝觀察者靠近時,前方的波由於聲源的運動而被壓縮,於是感覺頻率增高了。反之,遠離時則波前間的距離增加了,觀察者因而感覺頻率變小的現象。這是科學史上最有趣的實驗之一,也被應用於觀測天體和人造衛星的運動。

首頁公司簡介異業合作人才招募圖書館採購/編目門市公告&三民禮券兌換處好站連結三民‧東大‧弘雅圖書目錄古籍‧古典圖書目錄